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傅先生宠妻太甜

傅先生宠妻太甜

夏箩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叶云苒被同父异母的妹妹算计陷害,怀上傅北爵的孩子,一胎四宝。生下孩子之后,妹妹抢走她的两个孩子,李代桃僵,成为傅家的少奶奶。叶云苒死里逃生,不得不带着另外两个孩子暂时离开。五年后,她带着天才萌宝,高调回国,当年被抢走的两个孩子,她当然要抢回来,至于傅北爵,连自己孩子的亲妈都能认错,她可不要……

主角:叶云苒,傅北爵   更新:2022-11-03 16: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云苒,傅北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先生宠妻太甜》,由网络作家“夏箩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叶云苒被同父异母的妹妹算计陷害,怀上傅北爵的孩子,一胎四宝。生下孩子之后,妹妹抢走她的两个孩子,李代桃僵,成为傅家的少奶奶。叶云苒死里逃生,不得不带着另外两个孩子暂时离开。五年后,她带着天才萌宝,高调回国,当年被抢走的两个孩子,她当然要抢回来,至于傅北爵,连自己孩子的亲妈都能认错,她可不要……

《傅先生宠妻太甜》精彩片段

夜,漆黑如墨。

叶家别墅的后屋仓库里,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

叶云苒满脸苍白,干枯的唇褪去了所有血色。

她高高耸起的腹部一阵一阵紧缩,下体不断的涌出猩红的血。

怀孕才八个月,她怎么就有了要生的感觉......

这是要早产了吗?

八个月早产,会有多危险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她一分一秒都不敢耽搁,手脚并用的爬到了门口,用力的拍门。

“周伯,我要生了,求求你送我去医院,求求你了......”

门外,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正在抽烟。

闻言,冷冷道:“大小姐,你肚子里的是来历不明的野种,你觉得先生和夫人会送你去医院丢人现眼吗?老实呆着,别吵吵!”

叶云苒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八个月前,她被记者拍到在酒店的不雅照,成了全城最大的笑柄!

紧接着,她被查出来怀孕,父亲嫌她丢人,强迫她打胎!

可,在打胎的前一秒,她突然翻身下病床,逃了。

她宁愿死,也不愿意把孩子打掉。

于是,父亲命人将她关在了这个小小的屋子里,让她自生自灭。

她被关了整整八个月。

从未踏出过这里一步。

“周伯,求求你了,救救我的孩子,不然会闹出人命来的......”

“周伯,求你帮帮我......”

腹部的剧痛一阵阵袭来,叶云苒哀求的声音也越来越虚弱。

但守在门口的人就像没听见一样,怡然自得的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

叶云苒下体的血一阵阵涌出来,她的衣裙被浸湿,整个人都泡在血水里。

她近乎绝望的抓着门把手,疯了一般的去撞门。

她不能让孩子死在肚子里,绝不能!

“你疯了,你干什么?”

门口的周伯被吵到了,气的将门给拉开,他无视成片的血,抓着叶云苒的头发就要将她扔回去。

就在这时——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周伯的手连忙顿住,回过头,恭敬地道:“二小姐。”

叶云苒猛地抬头,看向走进仓库的一道身影。

是叶雪莹。

她的妹妹!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常好。

叶云苒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雪儿,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叶雪莹勾起唇,淡声道:“周伯,这可是我们叶家的大小姐,你怎么像拖着一条死狗一样?”

周伯眼神一闪,更加恭敬的道:“二小姐,不是我逾越,是大小姐太不知好歹了,竟然想逃走去医院。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叶家大小姐怀着野种,岂不是影响了叶家的声誉,我这也是为了叶家着想。”

“不错,回头我让父亲给你涨工资。”

叶雪莹赞许的说了一句。

她转过头,目光落在叶云苒的腹部:“姐姐,你肚子里的孩子真命大,当初父亲要给你打胎,你拼死留下。父亲早就说过了,这个孩子,叶家绝不会再管。如果他活着生下来,算他命硬。但如果死了,正好也给我们叶家留点名声......”

“不,我的孩子不会死......”

叶云苒感受到了叶雪莹不善的目光,捂着腹部连忙往后退。

她浑身都是血,一身衣服成了血衣,甚至脸上头发上也都沾了血和汗,嘴唇干枯的裂开,眼眸几乎泣血,整个人就像是从垃圾堆里走出来的。

看着昔日海城第一美人狼狈至此,叶雪莹忽然笑出了声。

“姐姐,你知道八个月前,为什么你会跟野男人风流一夜吗?”

她弯下腰,满脸的讥讽,“那件事,是我安排的。”

“你说什么?!”叶云苒猛地呆住。

与此同时,她腹部再次紧缩,又有血水涌出来。

叶雪莹满意一笑:“从小到大,你都是叶家的小公主,手里握着叶氏集团的一半股权,十八岁成人礼时又成了叶家的继承人,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吗?你这么纯洁无瑕,高高在上,那我,就要让你成为人尽可夫的女表子!”

“你、你!”

叶云苒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她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从未想过,毁了她一生的那件事,竟然是她最亲爱的妹妹安排的。

“在你关在这里的八个月,我已经成为了叶家新一任的继承人,叶云苒,从今以后,你就只能是海城名声最差的女人,一个为野男人生过野种的破鞋,你这一辈子,都被毁了!哈哈哈哈!”

在她的刺激之下,叶云苒的腹部传来剧烈的绞痛,下体突然开始撕裂。

她整个人疼的快晕过去。

“啊......!!”

她忍不住发出痛呼,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她苍白的脸朝上仰着,两腿本能的打开,身下大片大片的血水往外涌。

一股力道在她的下体挤压着,她整个人像是被撕扯成了几半......

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又其实并没有那么久,一阵婴儿的啼哭突然在小小的仓库里响起来。


叶云苒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她抬头看向身下,将染透了血水的裙子掀开,看到了两个孩子。

孩子浑身都是血水,捏着小拳头撕心裂肺的大哭着。

这是她的孩子。

竟是双胞胎。

叶云苒还来不及喜悦。

孩子,却突然停下了哭泣。

两张小脸憋成青紫色。

“孩子,别怕,妈妈在这里......”

她的一颗心揪紧,爬过去,刚要抱住孩子,突然,一只脚走过来,狠狠踩在了她的手背上。

“姐姐,你还真有本事,居然生了一对双胞胎。”

叶雪莹看向孩子的眼神里满是阴冷。

“可惜,这两个野种好像是短命鬼呢,活了才几秒钟,就归西了。”

“你别胡说!我的孩子没有死!”

叶云苒的心脏几乎炸裂,她伸手要够孩子,想摸一摸孩子的脸,想轻轻地拍拍孩子的小屁股,可是,她还没碰到孩子软软的身躯,一个女佣就走了进来,冷着一张脸将地上的两个孩子拎了起来。

“二小姐,这两个死婴怎么处置?”

叶雪莹压根就不在意两个孩子的死活,若是死了,看着叶云苒悲伤,她会觉得特别痛快。

当然,就算这两个孩子活着,也没什么,带着两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叶云苒这辈子都休想翻身。

叶雪莹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了两个孩子身上。

然后猛地顿住。

这一对双胞胎,长得简直一模一样,因为长时间营养不良,小脸瘦巴巴的,皮包着骨,脸部的线条都显出来了。

这两张脸,让她莫名想到了海城只手遮天的大魔王,傅北爵。

紧接着,她又想到,叶云苒出事的第二天,傅家似乎全城在找一个女人......

难道,跟叶云苒这个小贱人风流一夜的人,是傅北爵?

天......

叶雪莹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雪儿,我们是亲姐妹,求求你送孩子们去医院,他们还没有死,还活着......医生一定能救活他们的!”叶云苒抓住叶雪莹的衣摆,声嘶力竭的哀求着,“无论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股份可以给你,叶家继承人的身份我也不要,雪儿,只要你能救孩子的命......”

叶雪莹收回神思,抬脚将叶云苒给踹开。

她冷冷的说道:“两个野种死都死了,送到医院去也没用。来人,把野种抱出去,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不——!”

叶云苒心神俱裂,连忙爬着追出去。

却被叶雪莹一脚给踹翻:“姐姐,你刚生完孩子,还是好好休息吧,瞧瞧你身下,还在出血。要是大出血了,父亲可不会同意送你去医院,你自求多福吧。”

她说完,猛地将门给关上。

“不!雪儿!叶雪莹!你不能这样!把孩子还给我!!”

叶云苒抓着铁门的栏杆,声嘶力竭的怒吼道。

她一双眸子满是悲痛,血丝盘旋着,清冷的瞳仁深处涌出了无穷无尽的恨意。

如果她的孩子死了,叶雪莹就是杀人凶手!

可能是她的眼神太过于锐利,叶雪莹竟然被盯的硬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死了幼崽的动物尚且都能复仇,如果叶云苒侥幸活下来,那她以后肯定会多一个劲敌......

而且,叶氏集团的股份还在那个小贱人手上。

若是小贱人以后勾搭上了傅北爵,那她谋划的一切全都完了......

叶雪莹扭头,阴冷的看向守门的人:“周伯,这几天叶家有尊贵的客人要来,你去前院忙,这里不用管了。”

呵!

刚生完孩子,孩子就死了,身心都遭受重创,叶云苒八成要大出血!

女人生孩子大出血,那就是死路一条!

姐姐,我原本不打算要你的命,可,谁让你自己不长眼睡了海城最尊贵的男人......

既如此,只好送你一程了。

叶雪莹拿起一把大锁将铁门给锁上了。

她刚走到门口,女佣就急匆匆而来:“二小姐,两个野种没死,又哭起来了,还要埋了吗......”

叶雪莹眼珠微微凝滞。

小野种真命大,竟然没死......

如果这对双胞胎是傅北爵的儿子,那就会是傅家这一代唯一的孙子......

作为傅家血脉的母亲,叶云苒怕是会成为海城最尊贵的女人......

所以,叶云苒绝对不能活着!

她必须得再加一把火!

叶雪莹抬手将两个奄奄一息的孩子抱过来,冷冷道:“今晚的事,谁都不许说出去。”

女佣连忙点头。

而此时,仓库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叶云苒根本就来不及为死去的孩子悲痛,她躺在满是血水的地上,腹部的绞痛再度袭来。

这样的疼痛感太熟悉了,她刚刚生孩子之前,就是这样的阵痛......

她的手,摸了摸腹部,感受到了异样。

难道,肚子里还有孩子......

叶云苒的眸子猛地瞠大。

她不敢再耽搁,连忙用力,血水再度涌出。

撕裂感一阵阵袭来,若不是有一股力量支撑着自己,叶云苒早就晕厥过去了。

可她知道,不能晕。

如果她不省人事了,肚子里的孩子就会被憋死。

她咬着自己的舌尖,将舌尖咬破了,这才清醒了一点......

“呜哇哇——”

微弱的哭声响起。

叶云苒泣血的眸子里猛地亮起一道光。

她艰难的撑起上半身看去......

是两个孩子!

她竟然,生了四胞胎!

难怪她的肚子大的惊人!

难怪她的食量一天比一天大!

原来是四个孩子,她何德何能竟然有了四个宝贝......

可,先前生下来的两个哥哥,却不在了......

如果叶雪莹能及时送两个哥哥去医院,她的那两个宝贝也一定会活下来。

叶云苒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她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妹妹。

八个月前被关在这里,她总觉得因为自己是家族的耻辱,就算被关起来了也活该。

可是现在她才知道,一切都是阴谋。

为了夺走她叶家继承人的身份,叶雪莹居然如此丧心病狂。

她不会放过叶家的......

叶云苒强撑着身体向两个孩子爬过去。

是一个男孩和女孩。

两个孩子身上全是血,但依然遮不住他们漂亮的瞳仁。

这是她的宝贝,她会用生命去守护。

叶云苒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抱进了自己的怀中......

突然!

一阵热浪袭来。

她抬头,就看到仓库门口亮起了火光。

火舌毫不留情的卷进了仓库,从铁门的缝隙烧进来,门口的家具也沾上了火星子。

“不......来人!着火了!救命!”

叶云苒疯了一样的拍门。

外面毫无反应。

隐隐约约中,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这把火,是人为的!

叶雪莹间接害死了她的孩子,现在,又想烧死她!

因为,叶氏集团的股份,大部分都在她的手上。

只要她还活着,她永远都是叶氏集团最大的股东。

叶雪莹继承人的位置也坐不稳。

所以,她只能死。

难产大出血,加上失火,她的死,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叶云苒被火舌逼得退到了墙角,两个孩子在她的怀里吮吸着手指,浑然感觉不到危险即将来临。

“宝贝,妈妈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她眯起眼眸,扭头看向两米高的窗口。

......

叶家半夜失火。

大火来势汹汹,仓库里堆着许多易燃品,夜风一吹,火势急速蔓延。

虽然及时叫了消防车,可火势太大,整栋别墅都被烧光,价值几个亿的货物也被烧的干干净净。

直到黎明时分,火才灭了。

佣人走过来汇报道:“先生,清理过现场了,消防员说是有人恶意纵火......”

叶家家主叶振山猛地拍桌:“恶意纵火?谁敢在叶家放火,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给我去查!”

站在边上的叶雪莹眼眸闪了闪,轻声道:“爸爸,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赶紧让人去看看有没有伤亡,叶家上下几十口人,万一有人葬身火海......”

佣人摇头:“火是从仓库烧起来的,那边没有人住,并无伤亡。”

什么?!

没有伤亡?!

叶雪莹惊愕的睁大眸子。

叶云苒那个贱人就是住在仓库,门被锁了,一场大火定能将小贱人给烧死。

怎么会没有死呢?

若是让叶云苒逃走了,那她所有的计划都会被打乱。

她深吸一口气,又缓缓道:“爸爸,姐姐就被关在仓库,昨天晚上她突然要生了,求我送她去医院,我没同意......姐姐会不会恼羞成怒,故意纵火?”

“我怎么会生出这种丧门星,来人,给我去找,一定要把她给抓回来!”

叶振山满脸都是愤怒。

几个亿的货物被烧光了,接下来他还要赔偿上十亿的违约金。

若不是叶家的家底够雄厚,怕是要就此破产。

而就在此时,佣人匆匆来报:“先生,距离叶家一千米的湖里发现一具女尸,疑似大小姐......”

“姐姐竟然想不开跳河自杀了,都怪我......”

叶雪莹狠狠松了一口气,脸上却挂满了泪珠,“姐姐昨天夜晚刚生下来的两个孩子没有妈妈了,该怎么办......”

叶振山丝毫没有女儿死了的悲痛,满脸震怒和不耐烦:“两个野种留着干什么,随便找个孤儿院送过去,省的给我添堵!”

“爸爸,那两个孩子长得很像傅北爵......”叶雪莹缓缓道,“姐姐八个月前的野男人,很可能是傅家的当家人,傅北爵......”

叶振山不可置信:“傅北爵......”

傅家,海城金字塔最顶端的人,他们叶家只有仰望的份......

“多少人想跟傅家合作都没有机会,现在傅北爵的儿子在我们手上,为什么不利用一番?”

叶振山眯起眼睛:“雪儿,你的意思是?”

“我带孩子去一趟傅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