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富婆快乐群小说

富婆快乐群小说

宋冉言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可看到校门口穿着白衬衫、颀长的身影朝着我走来,我却又只有一个念头。别人都不行,一定得是他!

主角:宋冉言顾尧   更新:2022-11-14 17: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冉言顾尧的其他类型小说《富婆快乐群小说》,由网络作家“宋冉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可看到校门口穿着白衬衫、颀长的身影朝着我走来,我却又只有一个念头。别人都不行,一定得是他!

《富婆快乐群小说》精彩片段


「宋冉言,我要杀了你。」


我扒拉着她,想把手机拿回来。


不断响起被添加的提示音,我瞥了一眼,看到自己进了一个这种群。


之前就有听过传言,这种群还有另一个作用,有点类似于社交软件,双方先聊着,都觉得可以才往下一个阶段走,觉得不行也不存在谁勉强谁的行为。也不知道闺蜜怎么描述的我,才不过一会儿,新朋友的那一栏已经 99+了。


这种群能有什么好男人吗?


我正想着,宋冉言却突然大叫。


「等等,圆圆,你看看这不是你喜欢的顾尧吗?」


伴着她尖锐的声音,我停下了脚步,把手机拿回来,一看,还真的是顾尧的名字。


是我添加了无数次好友依然被拒绝的高岭之花,姓名旁边的那一串号码,熟得我能倒背如流。


好啊,感情顾尧拒绝我是因为我平时太过低调?


「让你之前不开豪车。」


一时间各种情绪交织,苦涩、难堪、愤怒、伤心混在一起,像是被打翻了的调味盘,说不上哪种情绪占据主导。


我拿了串车钥匙去车库里挑了辆骚包的兰博基尼。


「圆圆,你还不死心啊?」


我也说不上我死没死心,但最终,不甘的情绪占了上风,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把车停在了顾尧学校的门口,张扬的标志,鲜艳的颜色,不出意外地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不过几分钟,我还没等到顾尧,身边却涌上了不少帅气的面孔搭讪我。


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晃过,我突然有些不懂自己,顾尧也不过是他们中的一个,不过就是脸蛋好看点,气质突出点罢了,我何必对他念念不忘?


可看到校门口穿着白衬衫、颀长的身影朝着我走来,我却又只有一个念头。


别人都不行,一定得是他!


「我能要一下你的微信吗?」




耳边还有男生的声音,我的心却飞到了顾尧身上,往前冲到他身边拉着他的手。


「一个月多少钱?我承包了。」


我的豪迈却让他的脸骤然黑了下来,盯着我半晌,又瞥了眼我的车,顾尧倏地笑了,嘴角的笑意却让我有些头皮发麻。


「你没病吧?」


被他紧盯着,我没了气势。


「怎……怎么了?」


「你不是在群里吗?」


说完我把手机递给他看。


他却只是瞥了一眼。


「所以呢?」


我弱弱地。


「我很有钱的。」


「所以呢?」


他越来越咬牙切齿的模样让我打了退堂鼓。


「你满脑子都在想什么?」


欸?


我误解了?这个群不是我想的那样吗?


我往后退。


「那……那没事了。」


顾尧却拦住了我。


「你就这么想和我在一起吗?」


我点了点头。


顾尧垂下睫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那你别后悔。」


后悔?


我要后悔了,倒立洗头。


顾尧坐上我的车时我还有些不真实感,窗外的阳光洒入,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忽明忽暗的光影,长睫似鸦羽,落在眼睑下方,隐隐约约有种撩人,可搭上他那张脸,却又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去我家?」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把人带回家就很难收尾。


顾尧原本看着窗外,听到我的话才瞥向我。


「你就这么急迫地想和我住在一起?」


我脸上倏地有些发热,盯着他若隐若现的锁骨,我言不由衷。


「说什么呢?我就想煮饭给你吃。」


余光瞥到他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想来是信了。


我发动引擎,为了证明自己说的很有钱,我特地把人带回我最大的一栋房子。


进了玄关,我怕伤害到他的自尊心,刻意看了他一眼,他的脸上却看不见一丝局促,举手投足之间尽是贵气,看起来比我还像是这栋房子的主人。


我光着脚踩在地上,冰箱里,意料之中地,阿姨早已把时下有的食物买得齐全,我转过身问顾尧。


「我下碗面给你吃,要不要?」


其实我不会煮饭。


下一秒。


他撑着手把我抵在冰箱门前。





「你确定你会?」


他的双眸好像氤氲着水汽,不自觉地让我落入其中,陡然间,星辰大海,盛夏喧嚣,我脑中一片空白。


这个时候不亲他,有点亏。


毕竟我是资本家的女儿,也算是个小资本家。


我怎么能吃亏呢?


我主动凑了上去,顾尧一僵,最终选择了回应。


唇边传来一片温热的触感,空气似乎都变得格外清新。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点落在水泥地上,污浊殆尽,万物滋长。


等我晕晕沉沉地醒来,天色已变得昏暗,厨房传来阵阵的香味,不合时宜地,我竟有些感动。


我起身走到厨房,顾尧围着阿姨的粉红色围裙,有些突兀,但很温柔。


他拿着勺子,神态看起来轻松又慵懒,察觉到我看他的目光,他瞥了我一眼。


神色依旧冷淡,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


「先吃饭吧。」


我理直气壮地把碗递给他。


「帮我打一份。」


顾尧的手一顿,接过碗给我盛了一份。


倒是意料之外地好吃,本以为是中看不中用的菜色,没想到竟真是色香味俱全。


「扫码。」


我掏出手机二维码递给他,有些解气。




原先我找他要联系方式是被当场拒绝的,他语气冷得冻成了冰。


「不好意思,我不想加。」


当时他说的话似乎依旧在耳边环绕,不舒服的情绪卡在了喉咙,上不来下不去。


我寻思我也不差吧,以前怎么就被他拒之门外了?


我把话说得难听。


「这张卡给你,不会让你吃亏的。」


顾尧的身子僵成了一道直线,紧抿着唇,好看的弧线却带着隐忍。


半晌才接过我递给他的卡。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明明就很喜欢他,明明想讨好他,把我所有的好东西都放到他面前,可看到他的态度,却选择不断说一些非本意的话伤害他。


大概,就是不爽他看不上我吧。


才不过一会儿,刚刚的温情就像是一场梦,我和顾尧又像是陌生人一样,一顿饭吃得毫无味道。


两个人各吃各的,一句话都不说。


我有些后悔,想说点什么,却又无从开口。


宋冉言的电话这时打了过来,我接起。


她的声音很大,所在的地方还充斥着混乱的喊麦声。


「圆圆,快来,就差你了。」


她几乎是用吼的,不用脑子也能想到她是在什么地方。


我扫了眼顾尧,他也听到了宋冉言说的话,但神色却一点没变,带了些若有若无的嘲讽。


怎么,没见过有钱人的生活?


若是平时,我是不爱去这种地方的,周围震耳欲聋到人和人之间除了贴着说话便再听不清彼此的声音,我又不太喜欢和不喜欢的人贴得太近。


但现在我和顾尧气氛尴尬得我想逃离,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你晚上就住这里,明天我送你回学校。」


我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不让自己在他的眼神中败下阵。




我希望他说点什么挽留我,可想也知道不太可能。


拿着包,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到了酒吧,宋冉言看见了我便朝我挥手,周遭一片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人群磕了药一般地摇头,摆动,身体幅度极度浮夸。


「圆圆你来了?怎么舍得丢下顾尧?」


宋冉言贴着我的耳朵,嗡嗡声不断,我听清了她的话。


脑海中闪过顾尧那张冷淡的脸,我摇了摇头,反问她。


「你不是戒酒了吗?怎么又来了?」


宋冉言轻嗤了声。


「小男生不能惯着。」


我知道「体育生兼职群」也是因为宋冉言,她在群里找了个弟弟,黏人得紧,不过一个礼拜,两人便打得火热。


想了想我问她。


「你说这个群会不会有点风险,不会被举报吗?」


宋冉言突然笑出了声。


「不会吧圆圆,你真的信了?」


「顾尧没和你解释吗?」


我回想了一下,如果他的那句「你满脑子都在想什么」算是解释的话,那应该是吧,可是如果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他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


「没解释……」


「啧,我只是随便说的,这个群就是正经的兼职群。」


那顾尧怎么会同意和我在一起?我还想问她,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果不其然是那个弟弟的来电。


「瞧,醋坛子翻了。」


她边说着边把酒杯推到我面前。


「圆圆,你喝吧,我要是真喝了,回去还真麻烦,哄起来费劲。」


感情叫我来,就是秀恩爱给我看吗?


脑海中是顾尧那张冷淡的脸,我心里有些发堵。


拿起杯子就往肚子里灌。


酒过三巡,我头脑开始发昏。


脑海中想到顾尧伸出手接过卡的神情。


所有的疑问都有了解答。




醒来的时候周围是熟悉的环境,房间里除了我外,再没有别人。


宿醉过后是头疼。


昨晚自己怎么回来的愣是想不起来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闺蜜。


「宋冉言,我昨晚怎么回来的?」


对方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心虚。


「你家那个带你回去的。」


我家那个?


说的不就是顾尧了。


「你一直喊他的名字,我就把人给你找过来了。」


昨天宿醉后的记忆满满涌了上来,骂顾尧的话好像还在嘴边。


他不会都听到了吧?


我冷哼。


「你是不舍得丢下你的江逸弟弟吧。」


我可记得喝酒前她手机的电话就不断了。


回应我的是一阵长长的沉默,过了半晌话筒里传来宋冉言的讪笑声。


「嘿嘿,下回我补偿你。」


见色忘友的家伙。


地板传来脚步声,我抬眼,顾尧穿了套黑色的长袖睡衣,手上端着碗白粥走了进来。


脸上的神情依旧疏离冷淡。


「先去洗漱好,喝点粥吧。」


他的手纤细修长,手臂上隐隐可见青筋,骨节分明,极具美感。


看这样子,估计我再怎么骂他,他也不在意。


心里有些发堵。


我伸出手使唤他。


「抱我去。」


顾尧已经伸出的手似乎一顿,尔后无可奈何般地环过我的腰。


只一瞬,我整个人落入他的怀中,薄荷香气涌入鼻腔,明明就是自家的沐浴露,我却觉得搁自己身上就没什么味道,搁他身上却格外好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