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千亿萌宝妈咪求抱抱

千亿萌宝妈咪求抱抱

时光熠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如浥无意间撞破继母奸情,甚至他们还要夺走她家的公司。夜晚,她拿着公司公章离开,身后却是继母雇的坏人,紧紧跟踪她。危急之时,一个小包子抱住了她的腿,不仅喊她妈妈,还说要找爸爸保护她。可当他找来所谓的爸爸,慕如浥直接愣在当场。来人竟是她未婚夫的叔叔容骏,可她不记得自己给他生了孩子啊?!

主角:慕如浥,容骏   更新:2022-07-16 01: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如浥,容骏 的女频言情小说《千亿萌宝妈咪求抱抱》,由网络作家“时光熠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如浥无意间撞破继母奸情,甚至他们还要夺走她家的公司。夜晚,她拿着公司公章离开,身后却是继母雇的坏人,紧紧跟踪她。危急之时,一个小包子抱住了她的腿,不仅喊她妈妈,还说要找爸爸保护她。可当他找来所谓的爸爸,慕如浥直接愣在当场。来人竟是她未婚夫的叔叔容骏,可她不记得自己给他生了孩子啊?!

《千亿萌宝妈咪求抱抱》精彩片段

夜幕高举,冷风簌簌。

作为刚毕业的实习生,慕如浥是最后一个走出公司的人,她裹紧身上的风衣,快步向对面的马路走过去。

她垂眸便见地上两道瘦长黑影。心里一紧。

她加快了步伐,暗自握紧手中的公章,急忙放进口袋里。

那日在慕宅里撞破那对奸夫淫妇,她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要不是她一时冲动打电话告诉她爸这件事情,或许,她爸就不会在见到床上那一幕的时候,气的中风住院。

慕如浥咬紧牙关,杏眼通红,含着滔天恨意。

冷风吹来,刮面如刀,那两个人还在后面。

她打算拐进这七弯八绕的巷子里,甩掉他们。

可那两个人却穷追不舍,步步紧逼。

她神经紧绷着,飞快想着脱身之法。

“妈咪!终于找到你了!”

忽的一阵软萌的声音传来,慕如浥低头一看。

有个长的粉雕玉琢的小包子,正瞪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自己。

小脸上满是兴奋激动。

慕如浥把小包子着急抱到一个角落里,摸了摸小包子那蓬松柔软的头发,解释道:“我不是你妈妈,你认错人了!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慕如浥双眸快速环绕四周,都没有找孩子的家长。

那小包子却蹙眉噘嘴,一副极为憋闷的样子。

“不嘛!你就是我的妈咪!我不可能认错!妈咪妈咪!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呜呜呜……”

慕如浥有些无奈的扶额,她蹲下身来,想哄一哄小包子,却被他一把给抱住了。

软萌的小奶音在她耳边轻声道:“妈咪!后面那两个人是不是坏人啊!我看他们一直跟着你。”

她顺着他视线看去,微微喘着气道:“是啊!所以小包子快跑吧!姐姐不想你受伤。”

小包子却不乐意,小短手更紧的抱着她的后颈。

声音很坚决:“不!我要与妈咪共进退!还可以帮妈咪打败坏人。”

慕如浥正无奈,却听见身后脚步声渐近,如同在耳畔响起。

慕如浥预感不好,情急之下,只能便一把抱起小包子,转身就跑。

她忙抱着小包子拐进了胡同里,掏出手机想要报警,却被一只白胖的手劈手夺去了。

“我来打电话给爹地,他会来救我们的!”

小包子熟练的按出一串号码。

片刻之后,电话通了。

“哪位?”

对方清冷淡漠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不容置喙的威严。

小包子一下子就认出了自家爹地的声音,忙喊道:“我是你儿子容予熠!我跟妈咪,也就是你未来的妻子慕如浥被坏人跟踪了!你快点过来救我们啊!”

予熠小朋友喊叫的声音太大,以致于办公室里一众股东经理都听的一愣。

容总什么时候结婚的?

还有孩子了?

都这么大了?

容骏听见“慕如浥”的时候神情一顿,眼神莫名复杂了起来:“慕如浥怎么了?”

语气明显比方才的冷漠多了丝紧张。

慕如浥听得一愣一愣的,却也来不及多想,便赶紧抢过电话,“不许胡说!”

她颦了颦眉,只觉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熟悉,只不过待她拿过电话时,早已断了线。

这高冷磁性的声音怎么那么像……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慕如浥突然问道。

“容骏呀。”

慕如浥脚步一顿,脸色变了变,“叫什么?”

“容骏。”小包子眨眨眼,很是不解自家妈咪为什么大惊失色的。

慕如浥嘴角抽了抽。

容骏,商业金融圈的大亨,京城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同时也是她未婚夫的四叔。

她跟他见过几次面,这个男人英俊的外表下冷峻疏离,压迫感很强,非常不好相处,每每撞见他,慕如浥都情不自禁想躲。

另外一边,容骏手机是没电关机了。

儿子容予熠?慕如浥是他未来妻子?

他看着桌面上黑屏的手机,方才电话里孩子的话令他心里久久不能平复。

一想起慕如浥,他眉间微蹙,最终还是猛地站起来,抓起外套跑了出去。

留下在场一声呼喊。

“容总,这,会议还没完呢!”

……

“你跑不掉了!把公章交出来!”

两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人已经一步步逼近小包子和慕如浥了。

慕如浥见逃不掉,咬着牙道:“公章不在我身上!我藏起来了,只要你们放过这个孩子,我就去把公章拿给你们!”

其中一个闻言却笑,“哼!放屁!现在你们都在老子手里!老子让你交,你还敢不交?”

说着就要上手直接搜身。

小包子喊道:“我爹地可是容骏!你敢动我妈咪一下试试?”

那两个人都笑了,“笑死了!那容总能跟你们是一个层次的?”说完面露凶相直接上前冲去。

慕如浥抱着小包子奋力踹了他一脚,却被另一个人狠狠往湖里一推。

慕如浥没站稳,蓦地向前扑倒。

“啊!”

冰冷的湖水漫过身体,冷的刺骨,慕如浥一手抱着小包子,冰得快没有知觉的手还是奋力想要把他抬起。

两个黑衣人人慌了,“不会出人命吧!”

“别管了!赶紧跑吧!”

二人正要走,刚转身便被两个穿黑色西装的人挡住了。

面前这个神情冷漠而狠戾,眼底闪动着精光的男人不是容骏还能是谁。

一路赶来的容骏用助理的手机再次拨打刚才的电话时,却发现怎么打都不通了。

那会的容骏才觉得事情不对劲。

“救……命!救救……!”

容骏一眼便瞧见了湖中央无助胡乱拍水的人儿。

他心猛地一紧紧咬着牙,想都没想,直接跳进了湖里。

“容……容总!”

一并跟来的秘书脸色惊变呼喊了一声!

慕如浥手脚已经发麻了,她无力地闭上双眸,只觉得自己就快要沉下去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有力的大手揽过她的腰,阻止了她的下沉。

容骏将抱着小包子的慕如浥倒仰着托住,带着这一大一小飞快往岸上游去。

小包子被保护的很好,还有力气抱着慕如浥,哭的惊天动地。

慕如浥躺在岸边上,面色苍白,奄奄一息。

容骏内心涌上从未有过的慌乱,“小浥?小浥,醒醒。”


看着躺在地上毫无生气的慕如浥,容骏赶紧给她做心脏复苏,双手却止不住地颤抖。

“救护车还有多久到?”

容骏大喊了一声,森寒的声音任谁都听得出其中的紧张!

“还……还有五分钟。”

秘书吓得结巴了,她从来没见过一向沉稳冷峻的容总有过现在这会心乱如麻,害怕不已的样子。

容骏捏住慕如浥小巧白皙的鼻子,接着,俯身含住了女人柔软的唇瓣,一下又一下。

“噗!”慕如浥忽的喷出一口水,咳嗽几声,睁开了眼睛。

“妈咪!”小包子哭着大喊道。

此时救护车也及时赶来了。

容骏看着清醒过来的慕如浥,心中沉重的大石才得以放下。

“四叔……”被抬上救护车的慕如浥虚弱地唤了他一声

容骏的心顿时又是一紧,他一时半会失态地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温柔道,“有我在,没事了。”

急救室外。

小包子还是哭的撕心裂肺,“妈咪!我要去看妈咪!”

从刚才到现在,他就一直没停过,喊的都破音了。

容骏本来对小孩哭闹十分厌烦,他蹙眉,沉声道了一句,“你别哭了。”

小包子闻声果然乖乖闭嘴了,只是泪眼汪汪,雪白小脸跟糯米团子缩水似的皱起来,憋的通红。

容骏看着他这委屈的样子,一时心软解释道:“这里是医院,你这么大声哭闹会吵到别人。”

小包子抬头看他一眼,委屈巴巴的,接着突然一把抱住他,小奶音喊道:“爹地!妈咪不会有事吧?不会吧?呜呜呜……”

容骏剑眉收紧,这孩子一开始就一直喊慕如浥妈咪,现在还喊自己爹地,难道慕如浥真的是他母亲?他把自己错当成爹地了?

小包子哭的越来越伤心,容骏的西装都湿透了。

容骏叹了一口气,则轻轻拍着他的背。

小包子哭着哭着,却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开口道:“爹地,你一定要让妈咪醒来,不然我就会消失的。”

容骏闷声道:“小朋友,我不是你爹地。慕如浥,真的是你妈咪?”

难道她跟容修珩未婚先孕的孩子?!

想到这,容骏只觉得心里闷得慌,像是堵了一块巨石一般难受。

小包子却擦干眼泪,一脸认真道,“爹地!你要相信我!慕如浥会是你未来的老婆,我的妈咪,我是你们以后的孩子!”

只是他在未来的世界昏迷了,然后来到了这里罢了!

容骏眉头微蹙,“别说了。”

他有点怀疑这孩子,是不是精神不太正常?

小包子却灵机一动,继续道:“爹地,你以前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你说这是你小时候经常听过的。”

不等容骏反应,小包子自己说了起来

“你说迷路的仙鹤之所以找不到小鹿,是因为它贪婪洞窟里的泉水,可是小鹿被坏巫女施了魔法,只能见到森林里的四,四什么物来着……”

容骏提醒道:“四足动物。”

小包子猛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爹地!你还记得对不对?”

容骏心里一动,他当然不会忘,这是去世的母亲给他讲的唯一一个童话故事。

容骏心里奇怪,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是再次看向小包子时,寒潭般深邃的眼睛里,多了些复杂情绪。

许是倒腾一晚上,小包子也累了,躺在容骏怀里稀里糊涂就睡着了。

他睫毛纤长卷翘,轻抿着小嘴,白嫩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痕。

容骏见了心底一软,细心的将他额前刘海抚开。

不知过了多久,慕如浥终于出来了。

容骏看着慕如浥的脸色可算是有了些红润,他紧缩的眉心这才舒展,对手下吩咐道:“安排最好的特护病房,还有,”他看了眼怀里的小孩,“查一下他的来历。”

慕如浥躺舒舒服服睡了一夜,醒来就看见了身边的小包子,还有,她四叔!

慕如浥惊的从床上坐起来,恭恭敬敬喊道:“四叔好。”

小包子笑着喊:“妈咪!是爹地啦!”话落,飞奔过去紧抱住慕如浥。

慕如浥一惊,小孩子话不要乱说啊!

正欲教育小包子一番,却被容骏按住肩膀,“快躺下吧!医生说你需要休息。”

那你还一大早就来她房间?

容骏好似听见了慕如浥心声一般,指着小包子解释道:“是他要来看你。”

慕如浥看着眼神亮晶晶盯着自己的小包子,心又被萌化了,可劲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容骏接着道:“医生说你身体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今天就能办理出院手续了。”

容骏没有开头问慕如浥昨晚的事情,慕如浥也只字不提。

慕如浥点点头,又看了眼小包子,问容骏,“那他怎么办?”

“他不是你跟修珩的孩子吗?”容骏黑眸流转着,盯着慕如浥。

慕如浥瞪着这双眸急忙解释,“当然不是了,我是昨天晚上发现他一个人,担心他危险才把他带走的,但是他一直管我叫妈咪。”

她跟容修珩虽然感情还算稳定,但是聚少离多,说起来,上次修珩说去进修之后,他们两个便一直都没见面,只是偶尔电话视频,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孩子。

容骏闻声,眼眸闪过一丝难以让人捉摸的窃喜,随即面无表情道:“我会派人送他去警察局,警察会找到他的父母带他回家。”

小包子闻言却紧抓住慕如浥,“不要!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啊!妈咪!我不要离开你!”

慕如浥温声哄道:“不会,不会,我带你回家好不好?不会让别人带走你的!”

小包子妙变笑脸,“那妈咪你要带我回家,妈咪最好了!”

慕如浥:“……”他还真把自己当他妈妈了。

警察局里,机智的小包子一眼便看穿了自己爹地妈咪骗他了。

他扒着慕如浥的脖子说什么都不肯撒手,“你们怎么可以不认自己的孩子呢,爹地妈咪大坏蛋!我不要警察叔叔,我不要!”

两位警察也是一脸尴尬,其中一位仔细瞧了瞧孩子,发现细看,这孩子跟容骏还是长得颇为相像的,于是便提议三人验个DNA。


小包子一听,疑惑的问:“警察叔叔,DNA是什么呀?”

警察笑了笑,简洁解释道:“就是可以检测出别人,是不是你的爹地妈咪的东西。”

小包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对警察甜甜笑道:“警察叔叔,那给我爹地妈咪验一下吧!”

容骏和慕如浥两人对视,双双一愣。

但是为了让小包子认清他们两个的身份,也只能这么做了。

……

医院里,

容骏拿着化验单出来,慕如浥忙抱着小包子跑过去看。

小包子也瞪圆了眼睛去瞟着,一大一小看的甚是认真。

上面“匹配度%99。6”的字样却让慕如浥险些站不稳。

而且,两张都是?!

慕如浥不可思议地望着容骏问道:“我们怎么会有孩子?”

两人复杂的眼神看着小包子,小包子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奶声奶气道,“爹地妈咪,抱!”

两人都不清楚为什么这件事这么离奇。

由于慕如浥家已经不安全了,本来她说要住酒店,但是上次目睹了她差点送命的容骏沉着脸却说了句,

“不行,住我家。”

慕如浥愣了一下,干笑了两声,“不太合适吧。”

容骏反应过来后方才觉得自己失礼了,看着慕如浥,缓缓道,“修珩这段时间不在,照顾你,也是我该做的。”

慕如浥点点头,半响后温柔笑道,“好,那就多谢四叔了。”

小包子也很高兴,“和爹地妈咪一起回家咯!”

……

到了容骏家里,慕如浥洗完了澡,就准备招呼小包子也来洗。

刚出了浴室门,就听见敲门声。

她条件反射一下就跑过去开了门,结果就看见她四叔站在门口。

慕如浥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她现在身上可就穿着件白T啊!还被头发打湿了一大半。

这样怎么见人啊!

慕如浥忙露出端庄恭谨的笑容,“四叔,稍等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说着就要关门,容骏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等等。”

慕如浥咬紧牙关,强颜欢笑回头问道:“四叔,还有什么事么?”

容骏面不改色,却眸色一暗,“有。”

“您问。”

“这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慕如浥愣了,诚实回答:“我也不知道啊!”

“真的?”容骏逼近几步,眸光凛冽,吓的慕如浥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抵上了门。

这下慕如浥退无可退,被禁锢在门和容骏之间。

狭窄的空间里,女人身上洗完澡后的自然清香扑鼻而来,彼此的气息变得炙热,交织在暧昧的灯光里。

容骏默了片刻,只盯着慕如浥,流畅精致的下颌线和轮廓分明的侧脸在灯光下晕染得仿佛玉雕一般。

慕如浥继续装无辜,杏眼圆睁,如同迷途小鹿。

突然,容骏陡然靠近,近的能看见慕如浥的睫毛微颤,如蝴蝶振翅一般。

四目相对,慕如浥惶恐不安,止不住心跳加快。

在一边观战的小包子,十分有眼色的拿被子盖住了眼睛,小声嘀咕道,“哈哈哈!爹地要亲妈咪了!”

他们的感情果然一如既往的好!

“生没生孩子,你自己没感觉吗?”

性感低哑的声音传来,慕如浥的脸没出息的红透了,额上出了层薄汗,却宛如烈士般坚定开口:“我真的没有生过孩子,我对天发誓!”

容骏不言语,只盯着她。

这么近,他甚至能看见小丫头颊侧泛着浅金色光芒的细软绒毛。

慕如浥以为容骏这是不信,又解释道:“四叔,我觉得DNA也不一定都是准的对吧?说不定是弄错了。我对四叔绝对只有晚辈对长辈的尊敬,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与四叔您有…有孩子就,更不可能了!”

容骏则镇静的多:“是吗?”

慕如浥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四叔!如果不信改天再做一次就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房间了!”

慕如浥说着,就动了动手腕,意思很明显,让四叔高抬贵手放过她。

容骏自然也不可能总把人拘着,便松了手,低声道:“抱歉。”

慕如浥重获自由,笑靥如花,“没事没事!四叔,明天见,晚安!”

说完“嘭”一下关上了门。

容骏:……

他有那么可怕?

慕如浥惊魂未定,手机突然响了。

她走到床边,接起电话问道:“喂?哪位?”

“您好,我是A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李医生,请问您是慕如浥慕女士吗?”

慕如浥听到医院两个字,猜想应该是交医药费的。

“噢,我是,请问是又欠费了?欠了多少?我……”

“不是,您误会了。”那医生道:“您的母亲想要签署您父亲的《终止治疗同意书》,想问……”

“什么?”慕如浥又惊又怒。

她想到医生不过是来通知她的无辜人,便迅速冷静下来说道:“我不同意,我继母说的不算,麻烦医生您继续我爸的治疗,出多少钱都无所谓!我马上过来!”

赶到

赶到医院时,慕如浥正好看见了慕爸病房前正和医生说话的继母叶繁锦。

叶繁锦衣着鲜丽,浓妆艳抹,一点伤心憔悴之态也无,还在盈盈笑着。

慕如浥心底的火腾的烧了起来,她走过去,压抑着怒火道:“你凭什么签我爸的《终止治疗同意书》?你还是人吗?”

她爸能进医院,全拜这个女人的所赐!吃她爸的用她爸的,还出轨在外面找男人!

送走医生,叶繁锦陡然变了脸色,冷笑道,“凭什么?就凭我是他法定的妻子!还是你法定的母亲!哼!你个野丫头,现在是以什么口气跟你母亲说话!”

慕如浥不想和这种粗俗的女人争吵,免得拉低自身素质。

她直奔主题,“不管你说什么,我不会同意你签字的!”

叶繁锦却道:“那可由不得你!我现在才是你爸的法定监护人!”

慕如浥看着女人,狠咬着牙,握紧了拳头,指甲陷入掌心,已经沁出了血。

叶繁锦看着慕如浥这隐忍愤怒的样子,嗤笑道:“怎么?还想动手?这里可有监控,打我?我告到你倾家荡产信吗?哈哈哈!”

女人有恃无恐的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刺激着慕如浥的神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