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宿舍的传说小说免费阅读

宿舍的传说小说免费阅读

陈落落张雯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可能要死了。但是我听说了一个消息。今晚陈落落和她男朋友出去的时候,说起了一个人,名字叫乔乔。说那是一个很恶心人的贫困生。姐妹,我只能走到这儿了。」晚上睡觉之前我听见了宿舍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虽然是在敲门,但是那声音很小。像是想进来但是又怕打扰到里面的人。

主角:陈落落张雯   更新:2022-11-14 19: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落落张雯的其他类型小说《宿舍的传说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陈落落张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可能要死了。但是我听说了一个消息。今晚陈落落和她男朋友出去的时候,说起了一个人,名字叫乔乔。说那是一个很恶心人的贫困生。姐妹,我只能走到这儿了。」晚上睡觉之前我听见了宿舍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虽然是在敲门,但是那声音很小。像是想进来但是又怕打扰到里面的人。

《宿舍的传说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晚上回宿舍的时候陈落落正在一件一件地试衣服,看我们进来了,娇笑了一句:


「等下我要出去找我男朋友,你们陪我一起去。」


我看了看时间,这会儿是晚上六点半。


与此同时,宿舍墙壁上多了一行字——


「11.尽可能满足室友要求。」


规则要求我们八点前必须返回宿舍,如果陪陈落落出去的话,一个半小时内倒是也有可能回宿舍,但是太冒险了。


我没急着答应,刚走到床边就发现桌子上又压了一角信笺纸,上面写着——


「不要陪陈落落出去!」


于是,我告诉陈落落:


「实在不好意思,今天走的路有点多,就不想出去了。」


陈落落肉眼可见地不高兴了起来,张雯连忙应了下来:


「我陪你去吧。」结果,直到九点五十,陈落落和张雯才回宿舍,张雯的脸色很苍白,陈落落怀里还抱着花。


我刚上床就听见张雯对陈落落说:


「落落,我是陪你出去的。」


「所以呢?」


「现在我回宿舍迟了。」


陈落落笑了笑,然后又答:


「那,关我什么事呀?是我求着你出去的吗?」


张雯崩溃得大哭,不知道哭了多久,我听到了张雯爬上床的动静,手机亮了一下。


发现是张雯给我私信的微信消息:


「我可能要死了。但是我听说了一个消息。今晚陈落落和她男朋友出去的时候,说起了一个人,名字叫乔乔。说那是一个很恶心人的贫困生。姐妹,我只能走到这儿了。」晚上睡觉之前我听见了宿舍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虽然是在敲门,但是那声音很小。像是想进来但是又怕打扰到里面的人。


除了四号床,陈落落床位的位置离门口最近。


那敲门声又响了几分钟,陈落落「啪」地一下从里面力气极大地拍了一下门:


「敲什么敲?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早就过了八点了!还知道回来啊!」


「麻烦开个门吧,我忘记带钥匙了。」


「因为你忘记带钥匙了,所以我就需要帮你开?」


我给张雯发了条微信:


「赌一把吧,你现在下去开门!」


张雯肯定没睡,收到了我的信息后,立马下床打开了门。


门外没有人,但是张雯关门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句很轻的「谢谢」。


十二点开始,宿舍又响起了磕头声,这次说的话倒是变了。


「我求求你们了。那是我好不容易才赚来的,里面还有邻居借的钱。求求你们了,放回来吧。」


我点进了乔乔的微信,发现乔乔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了一条朋友圈——


「求你们了,谁拿的,放回来好不好?」陈落落在下面评论了一句——


「笑死,没钱读什么书啊。」


这两天虽然被宿舍的各种事折磨得头疼,但是我依旧会下意识地刷朋友圈,我敢确定,我没有看见过乔乔的这条朋友圈。


再一看时间,嘶,没有。



张雯没死。


只是早上起来的时候鼻音很重,像极了重感冒。


全身都在发抖冒冷汗。


明明是大夏天,宿舍里的空调也早就关了,但张雯却一直在强调好冷。


我试了试张雯的额头,有点热。拿出体温计一量,果然发烧了。


「我明明没干吗啊,怎么发烧了?」


「因为有『人』被冻着了。」


剩下的话不需要我多说,张雯也听懂了。


张雯感冒得有点重,今天就没有带上她一起出门,主要是出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A 大一向奉行的都是开学一周后才军训。


今天是领军训服的日子,大早上的就收到了乔乔给我发的微信:


「夏夏,帮我去一个学姐那里拿个军训服可以吗?我觉得学校的军训服太贵了,所以去一个学姐那里买了二手的。对了夏夏,你要吗,我可以把学姐微信推给你。」我琢磨了一下才回乔乔:


「好,我去帮你拿。但是我就不了,我已经买了。不好退,到时候浪费。」


乔乔是向一个大三的学姐买的,我到的时候那学姐已经站在树下等着了,看见了我还问了一句:


「乔乔呢?」


「乔乔家里有点儿事还没有来。」那学姐给了个袋子给我。


「军训服在里面了。里面还放了一些我自己做的牛轧糖。既然乔乔还没来,那你们分着吃了吧。」


我找了个理由拉着学姐逛了逛操场,九月初的 A 市太阳很大,逛着逛着就和学姐坐到了阴凉处的草地上。


「学姐是怎么认识乔乔的?」


「哦,录取通知书下发的时候我在群里卖二手书,乔乔那时候加的我。」


学姐还跟我说:


「其实一开始我没想过你们这些新生会从我这里买书的。我印象中,好像大一下学期开始,才会有人陆陆续续地买这些旧书。」


和学姐告辞之前,我问了学姐一句:


「学姐,如果在学校里丢了东西报警的话,会怎么样?」


「警察会先去找辅导员了解情况。我的建议是,价值不高的话,不要报警。因为如果学校经常有警车的话,难免会影响声誉。你要是报警的话,可能院里都会找你聊天。怎么,你是丢东西了吗?」


回了宿舍楼,我没有选择直接上楼,而是敲响了宿管阿姨值班室的门。


宿管阿姨正在值班室里看电视,看到是我还招呼了一声:


「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阿姨,我有个室友,丢东西了。」



张雯休息了一天,到我回宿舍的时候,张雯已经退烧得差不多了。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七点三十了,我问张雯:


「要不要赌一把?现在出门。」


张雯愣愣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一咬牙一跺脚:


「赌!走!」然后换了鞋跟我一起出了门。


下楼梯的时候碰见了约会回来的陈落落,陈落落看了看时间:


「还差二十多分钟就八点了,你们这是要去哪?」


「去接室友下班。」


陈落落看了我几眼,讽刺似的笑了几声:


「现在又开始装亲亲好室友啦?当初是谁陪着我一起去找辅导员说乔乔偷东西的?」


经过陈落落身边的时候,我问她:


「你现在这个男朋友怎么来的,你比我清楚。」


陈落落变了脸色。


「那又怎么样?那个乔乔穷得很,配得上这么好的男朋友?」


走出了宿舍楼,宿管阿姨在后面问我:


「快点儿回来啊!宿舍楼太晚会落锁的!」


「知道了!就去接个室友!」


直到走远了,张雯才想起来问我:


「乔乔来了?」


「没有啊。」张雯沉默了一下,然后问我:


「那我们出来干吗?公然挑战一下宿舍规则吗?」


「也不是吧。」


我拉着张雯去了学校外面的一家小吃店。


大学城附近嘛,各种小吃多得很。


我拉着张雯进去的那家小吃店收拾得很干净,里面的人也很多。


像这种小吃店因为人手不足经常会找大学生兼职,没有为什么,一是离得近,二是大学生成本低。


我拉着张雯进来的时候还看到了门口贴的招兼职的广告,一小时十块钱,很少,但是来应聘的应该不少,这可比学校里的助学岗给钱多多了。


刚进门就被撞了一下,是一个穿着 T 恤、牛仔裤的女孩子,脚上穿着一双刷到发白的帆布鞋,身上有很淡的洗衣粉味。


撞了我们连忙停下来说了「对不起」,然后等我回了一句:


「没关系。」后才急匆匆地跑远。


小吃店的老板过来打圆场:


「小姑娘不懂事,做事毛毛躁躁的,撞了你们实在是抱歉。」


「没事。」


然后我问了一句:


「老板,那应该是你们店里的兼职吧?你们店里的兼职下班那么早的吗?」


老板擦了擦汗:


「嗐,哪能啊。这会儿可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但是啊,那姑娘特殊。她们宿舍奇怪得紧,要求每晚八点前回宿舍。要我说啊,她们宿舍就针对她。」


直到坐下来吃饭,我才发现张雯的手都在抖。


「刚刚那个女孩子,是乔乔。」


「你怎么知道?」


「乔乔之前让我教她验证学信网,我看过她的照片。」


我点完了菜,然后听见张雯抖着声音问我:


「所以刚刚那是乔乔对吗?所以乔乔死了对吗?」


「对。」


「滴答。」


「滴答。」


……


我能明显感觉到在我床边说话的那个声音走远了,鼓起勇气把自己从被子里扒拉出来,悄咪咪地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视野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以为是刚刚因为太害怕眼睛闭得太紧导致现在看不太清,又睁大了一点。


我从床帘的缝隙里看到了一双脚,那双脚不是很白净,甚至有些黝黑和皲裂。


我心跳漏了一拍。


宿舍是上床下桌,我顺着床帘缝隙看到的脚,再往上是穿着红色裤子的腿。这,只能是谁吊死在了宿舍。


「是你,拿了我的东西吗?」


这声音似乎就来自我的上方,我下意识地抬眼看,只见我的床帘顶部突然出现了一张脸,那张脸,惨淡灰败。


我被吓得几乎要尖叫出声,那张脸越来越近,几乎要贴到了我脸上,那张脸的眼珠暗淡无光,离得近了,我几乎昏厥过去。


「应该不是你。」


随着这句话话音落下,那张脸也陡然消失,我也随之被吓晕过去。


早上是被张雯的惊叫惊醒的,拉开床帘一看,只见地上都是泥土,在那泥土之上,还落了一层血,陈落落半边身子挂在床沿上,一只手搭落着,手腕上被划了一道口子,手腕上的血已经凝固了,想必昨晚听到的滴水声来源于此吧。


在下床之前,我把那几条荒诞的规则默念了一遍。


陈落落是违反了第四条规则,虽然张雯也应声,但是显然,张雯并没有明显地违反哪一条规则。


下床的时候看到我的桌子上出现了一个红色塑料袋,很显然张雯也发现了,但只是看了几眼,然后极快地移开了视线。显然,张雯也牢记了规则。


「现在怎么办?」


「通知辅导员。」


一边说着一边给辅导员打了电话,听了我们的描述,辅导员没有半点惊讶,挂了电话,辅导员就出现在了宿舍。


辅导员个子很小,但是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直接就把陈落落从床上扛了下来,扛出门之前转头跟我们说:


「不要声张哦 ~ 学校会处理的。」


张雯已然接近崩溃,拉住了辅导员的手:


「导员,我要换宿舍。」


辅导员一下子就挣脱开了:


「不可以哦。这个宿舍是你们自己选的哦 ~」


与此同时,辅导员背部出现了一行话——


「 宿舍一经选定,不允许中途更换。」



吃完饭回宿舍之前,我和张雯两个人绕路去了甜品店。


甜品店已经要打烊了,我和张雯买了店里的最后一个生日蛋糕。


很小的一个,只有六寸,但是做得很精致。


一路小心翼翼地提回宿舍,进宿舍楼的时候阿姨问我今天谁过生日,我向阿姨借了一个打火机,然后告诉阿姨:


「哦,已经过完了。现在就是补一个。毕竟室友离家远嘛。」


提着蛋糕到了宿舍门口,我也没急着拿钥匙开门进去。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宿舍里传出了打电话的声音,操着一口我听不懂的方言,但是声音很小,过了一两分钟,宿舍里传来了陈落落的吼声:


「天天说些什么东西啊!就你一个人打电话用的方言,果然是小地方出来的,就是没素质。」


我和张雯都想不通这是怎么和素质这东西挂钩的,过了一会儿,宿舍门突然打开了,从宿舍里跑出了一个人影,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听见那个「人」打着电话说:


「好着呢好着呢,室友都特别照顾我。就是语气不太好,你们别多想。」


陈落落看见了蹲在门口的我和张雯:


「你们怎么回来得这么迟?快进来,我要关门了。」


我问她:


「刚刚乔乔跑出去带钥匙了吗?」


「我管她带没带呢。自己跑出去的,关我什么事。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我这张雯起了身,然后往刚刚乔乔跑的方向追,陈落落在后面喊:


「等下别想着我会给你们开门!」


张雯回头喊了一句:


「你以为就你有钥匙?」


找到乔乔的时候,乔乔正缩成一团蹲在地上哭,那是一簇影子,由死后执念太深所凝固出来的影子。


我把蛋糕放在了地上,打开了包装,和张雯两个人在蛋糕上插上了蜡烛,拿出打火机点燃:


「乔乔,我们给你补个生日吧。」


乔乔抬起了头,那是一张很清秀的脸,但因为常年缺乏营养显得暗淡蜡黄,头发也很柴,穿着的衣服能看得出来已经洗过很多遍了,很干净却也很破旧,见了我们马上擦了擦眼泪,然后问我们:


「你们怎么来了?」


「来给你补个生日。对不起,你生日那天我们都不在。」


「没事。我不在乎这个。」


「可是你之前也陪着我们过生日了。」


乔乔又哭了,我和张雯就坐在一旁陪着她,哭累了,乔乔抬起头问:


「我没有任何对不起你们的地方,你们为什么要拿我的钱。那五千块钱,是我好不容易打工赚来的!」我拍了拍乔乔的肩膀:


「我知道是谁了。我会向她保研的学院举报的。」


「有用吗?」


「有用。」


张雯给乔乔切了块蛋糕,乔乔吃了两口。


「好甜啊。」


「你以后会更甜的。」


乔乔放下了蛋糕,拥抱住了我和张雯,低声和我们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把你们卷进来的。我只是太难过了。你们的朋友陈落落也没事。现在那个陈落落不是真的陈落落。那是我模仿的我以前的室友。」


我抱住了乔乔:


「你真的很好。」乔乔笑了笑,然后消失不见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宿舍,趴在宿舍桌子上睡着了。


我和张雯互看了一眼,陈落落从宿舍外面走了进来,一起进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


「你们好,我是陈落落。」


「你们好,我是陈桉桉。」


我拿出手机退出了那个三个人的群聊,我退出的那一瞬间张雯也退出了,那虽然是我们暑假打游戏时候创的小群,但是当那个小群存在的时候,另一个人就被我们排除在外了。


搜乔乔的名字,果然已经不在好友列表了。


宿舍里也没有了那奇奇怪怪的规则怪谈。


可能是因为陈落落在那场荒诞的「梦境」中「死」得早,所以陈落落对那一切都没有印象。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我和张雯各种搜集资料举报 309 宿舍以前的宿舍成员。


一周后,接到了举报成果。


那几个人已经全部被取消了保研资格。


辅导员找我和张雯的时候,我在办公室外面看到了三个女生,那三个女生站在一起,各个脸上都是愤懑不平,看见我的时候,为首的一个女生来了一句:


「都怪你,多管闲事!」


我问她们:


「是你们中的谁,拿了乔乔的五千块钱?」


那三个女生的神色一下子不自然了起来,最后扔下一句:


「我们又没做什么,过几天也就还给她了。谁让她心理承受能力那么差,为了五千块钱都能寻死。」


我摇了摇头,和张雯一起进了办公室。


辅导员问我为什么,我盯着辅导员的眼睛告诉她:


「老师。乔乔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她的死不应该轻轻揭过,更不应该让那群罪魁凶手获利。」辅导员看了我很久,最后说了一句:


「乔乔曾经也是我最喜欢的学生。她努力上进,乐观向上。」


这件事解决后,张雯曾经问过我相不相信辅导员说的那句话,我说:


「相信啊。曾经很喜欢是真的。后来想息事宁人也是真的。」


「为什么?」


「因为刀子不落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


愿所有人,都可以于高山之巅,见大河奔涌。于群山之巅,觉长风浩荡!



乔乔出生在大山里。


自小父母没有重男轻女,勒紧了裤腰带送乔乔去读了大学。


乔乔自小成绩很好,是那一片里成绩最好的孩子。


去读大学之前,乔乔在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出人头地,以后一定要把父母接出大山。


可是大学第一天,乔乔就发现,自己与宿舍成员似乎格格不入。


她们穿着精致的衣服,化着漂亮的妆,漂亮,干净,精致。


乔乔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洗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衣服,脚上的帆布鞋还是高一那一年买的,自己的脸油腻蜡黄,背包里放着十几块钱一支的洗面奶。


这是乔乔第一次舍得买洗面奶。


进入大学的乔乔总是很忙,天天很认真地学习,因为乔乔听说过,学校的奖学金很高。


课余时间全部都在各种店里兼职。


就这样,和室友越走越远。


那三个女孩子都是一个城市的,有着说不完的话,天天打着游戏,嘴里念叨着乔乔不认识的明星,穿着乔乔看不出牌子的衣服。


甚至还在宿舍里公然讨论她们小群里的聊天内容,第一次听的时候,乔乔只觉得难堪。


明明这个宿舍是四个人啊,为什么她们三个人要另外拉一个群呢。


后来,乔乔也就想通了。


这样也挺好,井水不犯河水的,对大家都好。


直到辅导员找了乔乔,问乔乔是不是偷了宿舍里的东西。


乔乔当时就慌了。


「导员我没有。」


那天辅导员和乔乔聊了很久,最后乔乔问辅导员:


「导员,我可以换宿舍吗?」


「哎呀,室友情是处出来的。换什么宿舍呢?」


直到后来,乔乔才知道原来是宿舍里丢了一瓶沐浴露,也不是被谁偷的,就是掉角落里了没有人发现。


可是,她们甚至没有找,甚至没有问,直接就把偷东西的罪名安在了乔乔的头上。


乔乔听进了辅导员的话,开始试着和她们相处,对她们提出的各种要求也都尽可能地同意,从自己微薄的兼职工资里送她们生日礼物。


更是承担了宿舍里所有的卫生打扫。


宿管阿姨曾告诉过乔乔:


「乔乔,你不要太惯着她们。她们是不会记得你的好的。」


乔乔挥挥手表示不在意。


可是她们越来越过分。


大一下学期,乔乔在 QQ 上聊了一个男孩子,男孩子对乔乔很感兴趣。


约乔乔出去见面,这件事被室友发现了,几个女孩子争着吵着要一起去。


最后的最后,那个男孩子成了其中一个室友的男朋友。


大二暑假,乔乔工作了一个暑假,赚了八千块钱,妈妈突然被查出来尿毒症,乔乔给了妈妈一万块钱,其中有七千是奖学金,剩下的五千块钱带去了学校。


一年的学费是五千。


乔乔没有给自己留任何生活费。


可是,到学校的第二天,乔乔发现自己的五千块钱不见了。


乔乔当时就慌了,当即就报警了,警察先找了辅导员。


第一天肯定是没有查出什么的,辅导员把乔乔叫去了办公室,告诉乔乔:


「乔乔,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不需要报警处理的。」


乔乔相信了辅导员。因为辅导员对乔乔不错。


可是最终呢?那五千块钱还是没找回来。


乔乔甚至一间宿舍一间宿舍地下跪,求求拿钱的人把五千块钱还回来。


宿管阿姨告诉乔乔,一般这种都是室友偷的。


乔乔跪在宿舍求她们,只换来了她们的冷嘲热讽。


这一年来,乔乔经历的冷嘲热讽实在是太多,一下子就承受不住,在宿舍寻了短见。


但是因为执念太深,乔乔怨灵不散。


眼睁睁地看着室友踩着她的尸骨保研,眼睁睁地看着室友继续拿她当笑话。


「也不看看自己多穷,天天身上一股小吃店的味道。」


「就是就是,和她一个宿舍丢脸死了。」


「太不幸了,居然和她当室友。」


「对对对,我第一天看到她就不喜欢她。」


……


原来这就是不喜欢她,孤立她的理由。


明明某个室友在自己发烧生病的时候也曾给自己接过热水啊。病好后的乔乔对那个室友特别好,各种送早饭什么的。


可是为什么那个室友也骂得那么凶呢?


还以为自己多么地十恶不赦,原来不是啊。


后来的乔乔也知道了当初她们为什么会拿自己的五千块钱,原来那段时间某个室友的「哥哥(喜欢的明星)」要去魔都开演唱会。


室友想去听,但是身上的钱不够,所以,拿了她的钱。


那是乔乔的学费,却是她们随手拿去听演唱会的钱。


幸亏遇见了夏夏她们,虽然那一开始就是乔乔做的一个局,冒充学姐把人骗进 309,但是还好,她们真的帮到了她。


乔乔的怨气一分为二,一份是原本的乔乔,一份是那些室友。


所以,才会有那些相违背的规则。


一边是想保护自己,一边是模仿室友。


看似拿命在玩,但是乔乔真的没有伤害过她们。


她只是想要得到一点点善意。


乔乔的怨气消散离去之前,听见有人说:


「生活的压力,各种的失意,学业的压力。爱得惶惶不可终日。乔乔,你是个好姑娘。」


「乔乔,向前走,别回头。」


向前走,别回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