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甜妻来袭顾少霸道宠

甜妻来袭顾少霸道宠

江染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纸协议,聂苒苒闪婚第一权贵顾子濯。大婚过后,当她得知男人花心又狠辣之时,她为了保住小命,收拾东西转身跑路,可谁知男人竟对她下了全城搜捕令,对她全城追踪。直到她被他堵在机场里的那一刻,聂苒苒才知道,这辈子她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主角:聂苒苒,顾子濯   更新:2022-07-16 01: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聂苒苒,顾子濯 的女频言情小说《甜妻来袭顾少霸道宠》,由网络作家“江染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纸协议,聂苒苒闪婚第一权贵顾子濯。大婚过后,当她得知男人花心又狠辣之时,她为了保住小命,收拾东西转身跑路,可谁知男人竟对她下了全城搜捕令,对她全城追踪。直到她被他堵在机场里的那一刻,聂苒苒才知道,这辈子她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甜妻来袭顾少霸道宠》精彩片段

云城,最出名的迷金酒吧,灯红酒绿。

聂苒苒站在二楼的988包房里,微微窘迫。

晦暗的灯光搭配着震耳的音乐,一群男男女女搂抱在一起。

他们摇骰子,玩游戏,甚至是……

“行了啊,四儿,你悠着点,顾总在呢。”

“知道了,快了。”

聂苒苒看不太清那个说话的男人,只能看见他抱着个女人,椅子晃的厉害。

“诶,那个谁,新来的?”

刚才那个喊四儿的人,将眼睛一转,看向聂苒苒喊道。

聂苒苒伸手扯了扯短的遮不住腰身的衣服。

“对……我……我是来……卖的。”

聂苒苒紧张到牙齿打颤,话都说不清楚。

聂苒苒的话刚落,哄堂大笑,那些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般,毫无顾忌的笑着。

“妹妹,你卖多少钱,哥哥们看看,买不买得起。”

刚说话的那个男人,继续问聂苒苒。

聂苒苒紧张的几乎说不出来话。

“我……需要……五万块,我卖五万块。”

聂苒苒说的底气不足,到后面几乎听不见她的嗓音。

又是哄堂大笑,夹杂着几声不遮掩的嘲笑声,“卖的这么贵,干净吗?”

聂苒苒微微愣住,五万块,贵了吗。

聂苒苒咬唇,一着急,慌张的改口,“我可以便宜的……两……两万就好了。干净、我干净的。”

她的话落,却又是一阵笑声。

聂苒苒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贵了,妹妹。”有人开口。

聂苒苒怕了他们了。

“不能、不能再少了。”

聂苒苒咬牙坚持道。

“行,两万也行,就是我们怎么知道你干净,要不,你脱下来让哥哥们看看。”

浪荡而又不堪入耳的话,过去的十八年里,聂苒苒从不曾听到过。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快点啊,不是要卖吗?”

聂苒苒犹豫了很久,屈辱的泪含在眼眶里,颤抖的手慢慢伸向扣子。

那些人夹着烟,喝着酒,搂着女人,他们看聂苒苒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笑话。

顾子濯看着颤抖的不行还强装镇定的女孩,往烟灰缸里弹了下烟灰,突然开口,“行了别脱了,我买你。”

本来乱哄哄的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云城权势滔天,谁也得罪不起的顾家掌权人顾子濯开口,谁都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聂苒苒颤抖的手指顿住,她通红着一双眼睛看过去。

是他,她从刚才就一直在观察他了。

那个坐在主位,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男人。

他跟周围的人似乎格格不入,身边没有女人,自己一个人坐在中间,清冷孤傲。

见聂苒苒看过来,顾子濯伸手端起一杯酒,送到嘴边喝了一口。

灯光有些暗,聂苒苒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见他拿酒杯的手,骨节分明白皙如玉,无名指上带了个戒指,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环。

聂苒苒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男人,会在她最难堪的时刻,说买她。

聂苒苒呆滞了一会,又赶紧把解开的扣子扣回去。

明明是一句交易的话,却给了她温暖。


余承之端着酒坐在顾子濯的身边,他似乎对这事挺讶异的,“子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怎么也在酒吧买小姐了,这种货色,你也看得上?”

聂苒苒听到这话,难堪的咬住了嘴唇。

“成年了吗?”

顾子濯并没有回答余承之的话,而是看着聂苒苒问。

包厢里在这一刻非常的安静,毕竟是顾家的那位爷发话买女人,谁都不敢吭声。识相的包厢服务生,把震耳的音乐都关掉了。

周围太安静,聂苒苒都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我……”

聂苒苒揪着衣摆,汗出了一手,支支吾吾。

怕他嫌她年龄小而不买。

“我二十了。”

顾子濯靠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他慢条斯理的吞吐烟雾,没有说话。

聂苒苒有些心虚。

隔了一会,顾子濯掏出钱包,拿了一沓钱放在桌子上。

“没带什么现金,这里有五千,只多不少,你先拿着。”

聂苒苒还没有动手去拿顾子濯给的钱。

余承之就已经一扬手,把钱挥在地上。

动作肆意轻佻。

那些红钞,如同下了一场雨,晃的聂苒苒眼睛疼。

“你惯着这种人干什么。”

余承之和顾子濯说完话,看着聂苒苒。

他趾高气昂的扬了扬下巴,又说:“想要钱吗?自己捡。”

聂苒苒揪着衣摆的指尖微微颤抖,却还是蹲下来捡钱。

她需要这些钱,无论多屈辱。

聂苒苒半蹲着,把散落的红钞用手捡起来。

捡到最后一张的时候,余承之抬脚,将那张钱踩在脚底下。

“麻烦,抬抬。”聂苒苒望着那个妖冶的男人说。

“哦。”

余承之听见聂苒苒说,莫名听话的抬起了脚。

聂苒苒还纳闷,他怎么突然那么好说话了。

但是下一秒,蚀骨的疼痛从聂苒苒手上传来。

“啊!”

聂苒苒疼得近乎于尖叫了一声。

余承之用皮鞋底,狠狠的踩住了聂苒苒的手背。

“余承之,玩玩就好,别太过了。你应该清楚,这女人,我要了。”

顾子濯看了余承之一眼,带着了几分警告的意味。

说罢俯身,扣着聂苒苒的手腕,将聂苒苒的手从余承之鞋底抽出来。

他的手掌很宽厚,薄热的温度从手腕传来。一直烫到聂苒苒的心里。

聂苒苒看着顾子濯深邃的眼眸,涨红了一张脸。

她想起他刚才的话‘这女人,我要了’。

聂苒苒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这样直白露骨的话,不由得心悸。

顾子濯扯着聂苒苒的手腕,将聂苒苒朝门口带。

她就乖巧安分的抱着红色的一沓钱,跟在他身后。

走到门口的时候,聂苒苒听见身后很响的一声,伴随着玻璃破碎和女人细微的尖叫声。

聂苒苒回头,看见余承之的脸色,跟吃了苍蝇似得。

穿过幽暗的走廊,聂苒苒停了无数次,听着那些人跟顾子濯毕恭毕敬的打招呼。

“你是这里的老板?”

到了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聂苒苒好奇的问了一句。

顾子濯回头看聂苒苒,太压迫的视线,让聂苒苒瞬间转开了眼睛。

聂苒苒低头,看着地板。

她不得不承认,她怕他。


怕他那张俊美的脸也好,怕他的气场也好,总之……她怕他。

“我看着像是这里的老板?”

“他们都和你打招呼……你应该……”

“我不是。”

“哦。”

沉默了一会,聂苒苒听见他的声音:“杵在那里干什么,过来。”

聂苒苒抬头,才发现他已经坐上了车后座,她赶紧跑过去。

她小心翼翼的关上车门,然后将钱整理了一下,一张一张的数了三遍。

真的只多不少,有足足七千九,算上在余承之脚底下她没捡的那一张。

顾子濯把八千当做五千给了她。

算聂苒苒有私心,聂苒苒不打算告诉他。

顾子濯靠在车后座,正襟危坐的闭目养神,聂苒苒偷偷的观察着他。

“那个,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钱,我奶奶在医院,等着用钱。”

她说着,突然看见他睁开眼。

聂苒苒马上低头。

许是多拿了钱心虚,她的声音也比之前更小了一点,“催着我,交手术钱。”

顾子濯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她被迫仰着脸。

聂苒苒不敢和他对视,就垂眸望着他的衬衫衣领。

“为什么不敢看我?心虚?”

顾子濯突然发问。

听见这话的聂苒苒,心里咯噔一下子。

果然是他的钱,他心里有数。

他看上去如此精明,怎么会把八千当五千给她。

他一定是在测试她。

聂苒苒悄悄看了顾子濯一眼,伸手将一旁的钱拿起来,举在他面前。

顾子濯盯着聂苒苒的这个举动,眼中并无波澜,只是神情里多了几分玩味。

聂苒苒小声的开口,“这里有七千九,比五千多了两千九。这样算的话,你还需支付我一万两千一。”

她特意强调了比五千多了两千九,这样说,总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聂苒苒抬眼怯怯的去看顾子濯,却见那男人唇畔有了弧度。

顾子濯松开扣着聂苒苒下巴的手,嗓音沉静低醇,“价钱我们谈好了,我不会欠账。只不过,我要验货。”

聂苒苒涨红了一张脸,“没……没问题的。”

一路沉默,聂苒苒被顾子濯带到了一栋很漂亮的房子里。

他打开灯。

亮如白昼的灯光,让聂苒苒拿手遮了一下。

“这房子装修这么久以来还没有住过人,不过定期有打扫,东西也没缺过。如果你想跟着我长久,这里也可以归你。”

顾子濯看上去对这里也很陌生,翻了翻几个柜子,才找出来一瓶酒。

他往酒杯里加冰,身长玉立的站在冰箱旁。

聂苒苒摇了摇头,“顾先生,我并没有想要跟你长久的意思。”

顾子濯抬眼看着聂苒苒,而后点头,“那你去洗澡吧。”

聂苒苒站在原地没有动,踌蹴了好一会才问他,“厕所在那里?”

顾子濯抿了一口酒,看了聂苒苒一会,似是想起什么,他朝着她走过来。

“浴室在二楼,主卧就有,你会吗?不会的话我教你,当然,也不介意一起洗。”

他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嘴唇是凑近聂苒苒的,太过贴近的距离,让她颤栗了一下。

聂苒苒赶紧朝后退了一步,“会的,我会的。”

顾子濯盯了聂苒苒一会,“你真的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