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航海在大明

航海在大明

中华田园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个拥有十多年阅读经验的老书虫,刘晋在醒来之后,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很快便接受了穿越的这个事实!依据脑海中的记忆显示,这里是大明朝,原主是个贫苦的读书人,刚刚取得秀才的功名,只待最后一次乡试。刘晋欲哭无泪,他对于古代考试知识一窍不通,该如何高中举人?

主角:刘晋,王氏   更新:2022-07-16 01: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晋,王氏 的女频言情小说《航海在大明》,由网络作家“中华田园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个拥有十多年阅读经验的老书虫,刘晋在醒来之后,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很快便接受了穿越的这个事实!依据脑海中的记忆显示,这里是大明朝,原主是个贫苦的读书人,刚刚取得秀才的功名,只待最后一次乡试。刘晋欲哭无泪,他对于古代考试知识一窍不通,该如何高中举人?

《航海在大明》精彩片段

浑浑噩噩、晕晕沉沉之中,刘晋觉得自己头痛欲裂,有大量的信息不断的涌入大脑之中,这些信息似乎是一个人从小到大的经历,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古人。

“我这是历史小说看多了?”

脑海中,刘晋这样想到。

作为一名拥有十多年网文历史的骨灰级老书虫,刘晋看过的小说没有一万也有几千了,其中他最喜欢的网文小说是历史穿越类的小说。

最近他刚刚迷上了一本历史穿越小说,作者文笔相当不错,沉迷其中的刘晋真的是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一连好几天的时间都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

所以大脑之中多出了一个古人的从小到大的信息,刘晋还以为自己是太沉迷于小说之中,这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导致的。

朦朦胧胧之中,刘晋吃力的睁开自己的双眼,一点点光线折射进来。

破旧的小屋,窗户上面的窗纸都已经完全破烂,靠着窗户,一张破旧的书桌只有三条腿是完好的,另外一条腿竟然还是用一根木根支撑起来。

书桌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几本略显破旧的书籍,这书籍并不是现代的书籍,而是古代线装的那种书籍,书籍的纸张一看就很粗糙,远不如现代的纸张白洁。

除了几本书,还有几只毛笔,这毛笔笔锋已经开叉,上面的狼毫毛都已经掉落了很多,不过却是洗的干干净净。

砚台则是一块随意从河边捡回来的石头打磨而成的,黄褐色的斑点都清晰可见,里面还有一些已经干涸的墨水,似乎已经有几天没有使用了。

除了这个书桌之外,整个小屋也仅仅只有刘晋躺着的床了。

这床也是用土和几块木板搭建而成的,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干草,至于刘晋身上盖着的被子,上面打满了补丁,在一些破烂之处还能够看到一些结团发黑的棉絮。

“我这是穿越了?”

刘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尽管自己家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但是长在新时代,纵然再贫穷也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更何况,这场景一看就知道是古代贫穷人的家。

“啪~”

刘晋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顿时脸上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感。

“我这是真的穿越了?”

刘晋整个人都变的有些呆呆的。

这好好的看着小说,过着快乐的小日子,竟然一下子就穿越了。

“贼老天啊!”

“穿越就穿越吧,你好歹也让我的起点高一些吧,小说当中的穿越大军,不是穿越成为皇帝皇子公侯,至少也是要穿越成为地主家的傻儿子之类的吧。”

“到了自己呢,看这个样子,我这是开局连把刀都没有的节奏,别不说一条狗了。”

很快,刘晋结合脑海中多出来的信息,顿时就明白自己的处境,忍不住都要跳起来,指着天骂起来了。

原来刘晋并不是全部穿越过来了,仅仅只是灵魂穿越到了古代。

眼前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也是叫刘晋,还是一个读书人,并且已经取得了秀才的功名,就等着明年秋天参加三年一次的乡试,只要能够乡试考中就成为了拥有特权的举人老爷。

按理说,这样的开局,刘晋不应该指天骂娘的,毕竟在明朝,读书人的地位那可是相当高,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可不仅仅只是口号,而是实打实的有各种各样的特权。

除了当官做老爷就不说了,还可以不用纳粮,也不用去服徭役,换成现代来说就是不仅仅可以去当官,还可以享有免税、免除给国家白白做工的特权。

要知道在古代,纳粮和服徭役这两样东西是生下来就不可避免的,只要不想当反贼,不想当流民,不是贵族,这两样东西就会如影随形,相伴一生。

只有成为了士大夫,那么就可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成为拥有特权的存在。

而一旦成为特权阶级,自然而然就会大量的人依附过来,将自己的田地挂靠在你的名下,仅仅只是一个挂名费就可以坐在家里分享农民一年的辛劳所得,至于娇妻、小妾之类的,在这个时代就更不用说了。

只是这一切的前提是成为举人,也就是通过乡试考试,成为举人老爷才可以。

可是偏偏还仅仅只是一个秀才就被后世的刘晋所占据,叫一个后世的人来参加这个时代的八股科举考试,刘晋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这也是刘晋为什么要指天骂娘的原因了。

没有中举,这意味着刘晋依然还是没有摆脱原有的阶层,也同样意味着刘晋依然需要纳粮,依然需要服徭役,至于当官发财之类的就别想了,后世穿越而来的刘晋根本就不可能通过科举考试成为举人的。

“你好歹也是成为举人之后再被我穿越啊。”

刘晋欲哭无泪,看着家徒四壁,一阵阵的冷风通过破窗户这里不断的吹进来,让刘晋忍不住打个寒颤。

通过这具身体前主人的记忆,刘晋知道,现在是弘治十年,属于明朝中叶。

这个时候小冰河期已经到了,此时也不过才刚刚过了中秋,可是天气都已经非常的寒冷,外面都已经结起了冰霜。

这寒风一阵又一阵,让刘晋瘦弱的身体都忍不住死死的躲在被子里面,只是这个被子估计已经有很长一段历史了,保暖效果实在是堪忧。

同时刘晋也是严重怀疑,在黑黑棉团之中是不是会有一些小动物之类的存在,一想到这里,刘晋也是忍不住想要将被子给扔掉,可是一阵寒风吹来,想了想,刘晋又觉得和小动物住在一起或许会更暖和一些。

“坑爹的穿越啊。”

蜷缩在被窝之中,头枕着双手,刘晋忍不住仰天长叹。

后世的刘晋虽然也是非常普通的家庭,但至少来说有一处遮风挡雨的家,冬天的家里也有暖气,可以光着膀子一边吃冰棍一边看外面的雪花飘落。

尽管说无法山珍海味、餐餐大鱼大肉什么的,但是一日三餐顿顿有肉,吃个饱饭也是最基本的了,甚至于偶尔也能够邀上三五好友下馆子,喝点小酒,吹吹牛什么的。

可是通过脑海之中的记忆,刘晋清楚的知道。

在这个时代,纵然是地主家的日子也绝对达不到后世的普通人的标准,在这个靠天吃饭的古代,所有的一切都维系在土地之上。

而土地的出产是极为有限的,遇到风调雨顺的时候还能够勉强过下去,可是现在是小冰河期的开始,在小冰河期的影响下,天寒地冻,粮食的产量大大减少,甚至有时候还会出现颗粒无收的情况。

即便是地主,在农民没有收获的情况下,地主家也不会有多少余粮,而且收上来的都是粮食,想要餐餐有肉,地主家的日子也没有这样奢侈。

刘秀才虽然是秀才,但是家里仅仅只有祖上传下来的十几亩田地,也正是靠着这点田地,刘秀才的母亲王氏才能够将刘秀才送去私塾读书,考到了秀才。

但古代读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般普通人家根本就没有办法支撑一个读书人的消耗,一般也只有家底殷实的地主之家才能够支撑一个读书人。

古代首先就是需要一笔不菲的束脩,这束脩是给私塾老师的,一般越好的老师,束脩就越贵,毕竟老师也是人,也是要吃饭的,不可能免费教你读书写字的。

除了束脩之外,读书所需要的笔墨纸砚同样非常贵,别的不说,单单是书本这个在现代稀松平常的东西,在古代就贵到让人难以置信。

在古代,没有现代先进印刷技术的情况下,一本书要多少钱呢?

以宋朝为例,一两黄金兑钱36贯钱,有本书叫《大易粹言》,它的成本是3.3贯,大约是2.8克的黄金,而黄金在现代大概要300一克。

所以,印这么一本书,成本就需要840块钱,后来还有个官员专门给书籍定价,这本书更是翻了一番,卖出一千多块钱的高价来。

这还仅仅只是简单的换算,事实上,在古代,黄金的价值远比现在的黄金更值钱,而古代的人在小农经济的情况下,一文钱的获取难度要远大于现代。

可见这书本在古代是何等的昂贵,一般的普通人家,别说是读书,单单是一本书就足以打消你送孩子去读书的念头了。

更何况还有束脩、笔墨纸砚,另外既然是清高的读书人,那自然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这田里、家里里里外外多张口,少个劳动力,这一进一出之下,能够支持起读书人的家庭都是殷实的家庭。

很显然,刘晋穿越的这个家离殷实两个字是差了很远的,不读书的话,勉强温饱还是可以的,而仅仅十几亩地,想要支持刘晋读下去,这日子可想而知了。

刘晋伸手摸了摸自己肚子上面的排骨,再看看细小的手臂,忍不住再次骂了起来。


“坑爹的穿越啊!”

刘晋再次指着天骂道。

“穿越成这样,你好歹也是给个金手指什么的,不然我怎么在这个时代混,岂不是要丢光了穿越大军的脸面。”

“别人好歹也是知道玻璃如何去做,至少也是能够搞点小产业攒点家当,又或者是知道蒸汽机、珍妮纺纱机之类的。”

“可是,我是文科生啊,偏偏还是一个学渣,牛顿的三定律也仅仅只是知道他是被苹果给砸到脑袋想出来的。”

“这穿越大军的利器什么玻璃啊、纺纱机、还有炼铁、火药配比什么的统统一窍不通,穿越还是魂穿,连个番薯、玉米、土豆之类都没有带个过来,不然好歹也能够靠这个混个铁饭碗之类的。”

想起自己以前看到那些历史穿越小说,刘晋都忍不住哭了,这是真的哭了。

刘晋那个后悔啊,要是知道自己看小说会穿越的话,当初看那些历史小说的时候就应该好好的仔细看一看怎么做玻璃,怎么搞纺纱机之类的,读书的时候就应该好好的学好数理化,这不仅仅走遍天下都不怕,连穿越了也是能够用的上。

“叮咚,您的私人定制金手指到账,请您接收。”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在刘晋的脑海中响起,让刘晋整个人都忍不住惊喜的差点跳了出来。

“哈哈~果然不愧是穿越大军,出身不好,金手指来凑,总是要混出点人样来的。”

刘晋心里面顿时就乐呵了。

在刘晋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界面,这界面有点像是各种游戏里面的技能天赋图一般,大部分的地方都暗的,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仅仅只有开头的地方是点亮的。

“什么破金手指,怎么也没点说明啊。”

很快,刘晋也是忍不住再次骂了出来,因为研究了大半天,刘晋赫然发现,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除了刚刚开始出现的那道声音,除了脑海中出现这个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

这个金手指既没有继续发出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文字说明,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利用,似乎好像确定暂时来看是没有什么用的。

“喂,金手指?”

“系统?”

“贼老天?”

“你好歹给点反应啊,你这样叫我怎么去用,好歹给点任务啊、抽奖啊、经验点什么之类的,这样才更合理一些吧。”

刘晋在脑海中对着金手指不断的呐喊,可是这金手指就是不为所动,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刘晋也是忍不住一阵泄气。

“难道是我没有激活的缘故?”

“还是说有什么特别的触发条件?”

“又或者我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想到这里,刘晋又忍不住对着自己的大腿狠狠的一掐。

“哎呦~”

一阵非常真实的疼痛感再次传来,让刘晋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是真的穿越了,而且还是带着金手指穿越了,只是这坑爹的穿越,坑爹的金手指。

“唉~既来之则安之,好歹也是穿越大军的一员,好歹也是有个金手指。”

良久,刘晋也是无奈的接受了这样一个现实,脑海中则是开始仔细的整理起原先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

现在是弘治十年,也就是1497年,明朝已经有120年历史,正处于明朝中期。

当今皇帝是明孝宗朱佑樘,明朝历史上第九个皇帝,弘治皇帝为人宽厚仁慈,躬行节俭,不近声SE,勤于政事,重视司法,大开言路,努力扭转朝政腐败状况,驱逐奸佞,勤于政事,励精图治,任用王恕、刘大夏等为人正直的大臣,史称弘治中兴。

纵然是明朝的皇帝一个个被都后世修书的人给黑的一塌糊涂,但是对于弘治皇帝,依然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但最让人感动的,是他的宽厚仁慈,不管对谁,他都是宽厚对待,甚至包括他的仇人。

有历史学者就评价说,明朝传到他手中,还能够在绵延100多年的,其中他的功劳功不可没,要不是弘治皇帝,明朝极有可能传承不到200多年。

刘晋作为一名历史小说迷,自然而然也是看过很多穿越到弘治朝的历史小说,弘治皇帝统治的时期虽然算不上是明朝最好的时期,但至少来说,绝对是最让人安心的一个朝代。

明朝让人闻风色变的厂卫在弘治皇帝的管辖下也是人畜无害,朝堂之上的大臣也不是那种权臣,各个方面在都非常不错。

只是可惜的是,弘治皇帝英年早逝,到弘治十八年年仅三十六岁就驾崩了,接替他的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又是一个爱玩的主。

这是这个时代的背景,对于刘晋来说,至少还算不错。

只是明朝开国到现在已经120多年,随着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再加上小冰河期的到来,美洲的高产、耐寒、耐旱的玉米、土豆、番薯之类的农作物又还没有传到大明这里。

一旦有个灾荒年之类的立刻就会流民四起,活不下去的农民也是纷纷举起了起义的旗帜,而东南沿海一带的倭寇又越演越烈,可以说也是一个内忧外患的年代。

特别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刘晋还是北直隶永平府昌黎县人,这个位置放在后世的话大概就是河北省秦皇岛市下的昌黎县。

这里放在现代的话,位置还是相当不错的,因为离京津之地很近,同时这里还是渤海边,这又靠海,又靠京津之地,位置可想而知了。

但是这是明朝,这是封建的农耕社会,是小农经济的时代。

这里虽然靠近北京,但是古代交通不便,出门基本靠走,关键是历朝历代都限制老百姓的出行,想要出远门之类的需要找地方政府开具路引,没有这个东西,你出远门的话就是犯法,要被治罪的。

所以纵然是靠近天子脚下,想要去一趟北京也是很难的事情。

至于说靠海这个优势,那更是不用提了,明朝从朱元璋开国开始就例行海禁,目的是为了严防从元末就开始出现的倭寇、海盗。

虽然永乐年间的时候有郑和下西洋的壮举,但是开放的仅仅是官方渠道的朝贡贸易,民间私人依然不准出海,而后随着倭寇之患越演越烈,海禁的政策也是越来越严格,以至于到了片帆不得下海的程度。

这靠海可不像后世,意味着可以去下海捕鱼,可以搞港口建设,可以招商引资,意味着便捷的海洋交通等等。

在这个时代,靠海对于沿海的老百姓来说不仅仅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还是清苦的代名词。

这靠海的田地基本上都是最下等的田地,产出远远比不上内地的平原,更比说和鱼米之乡的肥沃田地相比了。

永平府昌黎县这里还算好一些,是北方靠海,如果要是在东南沿海地区,这时刻还要担心倭寇和海盗的袭击,情况就更糟了。

所以在这个时代,靠海的人比起靠山的人要穷很多、很多,至少靠山的人还可以吃山,柴火什么的至少不用犯愁吧,偶尔运气来了,还能够有点野味。

这靠海的人,如果不能下海的话,日子可想而知。

当然在这个时代,纵然是允许你下海,在航海技术有限的情况下,在大海之中搏浪,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更需要的还是运气。

刘晋仔细的整理着脑海之中的记忆,结合自己所看过的历史小说,自己学过的历史、地理知识等,也是大致的弄清楚了现在的情况,可以说起点真的很低。


“唉,科举是考不成了,我一个现代人考八股文,估计现在的秀才身份都要被人给剥夺了吧。”

“可是不去考科举的话,一时半会也想不出该做些什么,朱重八给所有的人定下了身份和职业,军户是军户,工匠是工匠,世世代代,子子孙孙都是如此,想要跨行搞副业那是绝对不允许的,特别是对于我这种无权无势的平头老百姓而言,难道要安安分分在一亩三分地上劳累到死?”

刘晋枕着头,思索着以后的出路,可是想来想去,似乎好像也只有科举这一条道路是比较好的道路。

可是偏偏刘晋是后世之人,想要走科举之路,学四书五经来翻身,想到这里,刘晋都忍不住愁眉苦脸。

“还是要看看如何激活我的私人定制金手指吧,不然真的要给穿越大军丢脸了。”

想起脑海中的金手指,刘晋忍不住再次尝试起来,看看是不是能够有新的发现。

然而无论刘晋如何尝试,依然没有任何的作用,依然还是老样子,似乎真的是需要什么条件才能够激活。

“张大夫,麻烦您走一趟了,晋儿已经昏迷一天了,至今都还没有醒来,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同时伴有一个女子带着细微哭泣的声音。

“令郎是怎么昏迷的?”

声音越来越近,张大夫也是一边走一边问起一些情况来。

“哎,唐老爷想要侵占我的十几亩田地,故意找人在上游截掉我家田里面的水,我儿气不过就去找他们理论,谁想被人推倒撞到了石头上面,都昏迷一天多了。”

“唐老爷家财万贯,有着几千亩良田,为何还要处处为难我们这孤儿寡母的。”

刘晋的母亲王氏一边走也是一边哭,说到伤心处,泪水也是忍不住一滴滴的掉下来。

“夫人不用过于担心,令人吉人自有天相,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秀才公了,只等明年高中,自然也就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

张大夫也是不断的安慰王氏,张大夫一向也是妙手仁心,医术非常不错,更为关键的是愿意给穷人看病。

两人说话之间就来到了刘晋的房间,刘晋自然继续装着昏迷不醒的样子。

“麻烦张大夫了。”

来到刘晋的房间,王氏见刘晋还昏迷不醒,眼泪哗啦啦的掉下来。

刘晋的父亲死的早,丢下了这孤儿寡母,王氏含辛茹苦的将刘晋养大,还培养刘晋读书、考功名,单单是靠家里面的这十几亩田地那是远远不够的,这其中的辛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非常庆幸的是刘晋从小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知道自己辛苦,懂得体恤王氏的难处,从小刻苦读书,现在也不过才17岁就已经考到了秀才的功名。

明年要是能够一举高中,成为举人老爷的话,所有的一切付出自然都是值得。

可是偏偏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刘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王氏都不知道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张大夫来到刘晋的床边,仔细的给刘晋把脉。

“令郎脉象平稳,应该是没有任何的事情。”

很快,张大夫把脉完毕,微微沉吟一番说道。

“那为何他一直昏迷不醒?”

王氏一听,顿时也是松口气,可是一看到刘晋始终昏迷不醒,也是着急的问道。

“令郎是撞到哪里了?”

张大夫想了想问道。

“后脑这里。”

王氏急忙扶起刘晋,将刘晋受伤的地方露出来给张大夫看。

“这个唐老爷,他这是要存心致人于死地,令郎也真是命大、福大,这样都没事。”

张大夫仔细的检查刘晋受伤的地方,一边检查也是一边忍不住说道。

“令郎脉象平稳,一直昏迷也应该是脑部受到重击的原因,不用过于担心,只是…”

张大夫仔细的检查完毕,忍不住摇摇头说道。

“只是什么?”

“还请张大夫直言。”

王氏一听,顿时就急了。

“只是令人造此一劫,这脑部受伤,说不定以后会变的浑浑噩噩,轻则丢失记忆,严重的话说不定还会变成傻子。”

“哎~”

张大夫说完也是叹口气,拿起自己的行医箱,也是准备离开,这种昏迷的现象药石无效,只有等他自己醒来了。

“我的儿啊~”

听到张大夫的话,王氏顿时忍不住趴在刘晋的身上哭了起来。

这些年,再苦再累她都无所谓,因为刘晋是她所有的一切,现在听到这样的噩耗,想到自己儿子以后的人生,这哭的就更加伤心了。

“娘~”

刘晋觉得自己不能再装下去了,不管怎么样,既然穿越到了这里,接受了刘晋的一切,自然也是要认眼前这个王氏。

所以刘晋也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轻轻的喊道。

“晋儿,你醒了!”

听到刘晋的声音,王氏一下子来精神了,连忙看着刘晋。

“娘,孩儿没事,让您担心了。”

刘晋看着眼前的王氏,衣着虽然破旧,但是收拾的非常整齐、干净,满脸沧桑,不过依然能够看得出来,她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一个标致的美人。

“列祖列宗保佑,我儿没事了。”

听到刘晋的话,王氏也是连忙跪下来向祖先报喜。

“夫人,看样子令郎并无大碍,说不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想必明年定然能够一举高中,到时候自然也就不怕那个唐老爷。”

一旁的张大夫见刘晋醒来,也是笑着安慰王氏。

“张大夫,谢谢你。”

刘晋看向张大夫,这张大夫穿着灰色的长袍,留着山羊胡,面目慈善,背着一个行医箱,从刘晋的记忆当中知道,这个张大夫为人非常不错,特别是对穷苦人家,很多时候都是不收诊金,免费帮人看病。

对于这样的人,刘晋发自内心的尊重。

“不必言谢,我也没有做什么。”

“你刚刚醒来,要多注意调养,另外唐老爷还是不要去招惹了,你要留着有用之躯,等你高中,他自然是奈何不了你,到时候想要报仇雪恨也未尝不能。”

张大夫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对刘晋叮嘱道。

“我晓得,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张大夫您。”

刘晋点点再次表示感谢。

“夫人,刘公子,在下先告辞了。”

张大夫点点头,然后直接告辞,也不等王氏和刘晋有所表示,快步的往外面走去。

“张大夫,先等一等~”

王氏一看,连忙追了上去,一边走也是一边从袋子里面拿出十几文钱。

“张大夫,麻烦您走一趟,这是诊金,还请您一定要收下。”

“夫人,令郎依然无恙,我也没有做什么,无功不受禄,还请收回。”

“这怎么能行,劳烦您走一趟,这诊金无论如何也是要收下的。”

“夫人,令郎要多加调养,明年又要参加秋闱考试,我也知道你们家的难处,这诊金真的不能收,只是希望令郎将来高中,为官一任的时候能够造福一方。”

张大夫说完这话,也是头也不回,快步离开了刘晋的家。

刘晋在床上,没有出去,听到的只是声音,不过也大致能够脑补出外面的一切。

很快,王氏就走了进来。

“张大夫是个好人,晋儿,当要记住张大夫的恩德,以后如果你有出头之日,一定要报答。”

王氏看刘晋没事,也是放下心来,想到张大夫来一趟,连杯水都没喝,也是对着刘晋叮嘱道。

“嗯~”

刘晋郑重的点点头,心里面也是默默的记住了张大夫。

“晋儿,我去给你煮点面来,你昏迷了一天一夜,肯定是饿坏了。”

王氏看刘晋并没有变的浑浑噩噩,更不像傻子,也是重重松口气,想到刘晋已经昏迷一天一夜,也是赶紧往外面走去,准备给刘晋煮点吃的。

“咕咕~”

这时刘晋的肚子叫了起来。

刘晋摸摸自己的肚子说道:“我是真的有点饿了。”

“你先休息,好好休养,我去煮碗面来。”

王氏见刘晋知道饿,那更是满脸笑容,一边叮嘱也是一边往外面走去。

“嘶~还真是够疼的。”

王氏一走,刘晋也是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这里一阵剧痛传来。

“听张大夫的话,这个唐老爷似乎要置自己于死地。”

刘晋的脑海中回忆起关于唐老爷相关的记忆和内容来。

害原主人刘晋昏迷,便宜了后世刘晋的唐老爷是周围乡里的一霸,有家财万贯、良田千亩,可偏偏是为富不仁,横行乡里,欺男霸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