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八零家有娇妻致富忙

重生八零家有娇妻致富忙

木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赵香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她穿越到八零年代,重生到一个肥婆的身上。别人说她胖,嫌她丑,说她不知羞,整天追着一个男人跑。幸好,赵香云拥有一个无论何时何地,都护着她的极品亲妈。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了,减掉一身的肥肉,带着极品亲妈过好日子。别人怎么想,谁在乎?只是,那个突然向她表白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貌似还没有减肥成功……

主角:赵香云,江卫民   更新:2022-07-16 01: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香云,江卫民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八零家有娇妻致富忙》,由网络作家“木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香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她穿越到八零年代,重生到一个肥婆的身上。别人说她胖,嫌她丑,说她不知羞,整天追着一个男人跑。幸好,赵香云拥有一个无论何时何地,都护着她的极品亲妈。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了,减掉一身的肥肉,带着极品亲妈过好日子。别人怎么想,谁在乎?只是,那个突然向她表白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貌似还没有减肥成功……

《重生八零家有娇妻致富忙》精彩片段

“你们看,这头肥猪,都肥成这样了,怎么还好意思出来?”

“不就是大队长的女儿吗?又黑又丑的,有什么脸逼着人家在城里念过书的苏兴华娶她?”

“……”

赵香云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听到很多人在指责她,说她丑,说她胖,骂她不要脸,整天追着一个男人跑。

头痛欲裂,勉强睁开眼睛,赵香云傻了眼。

入眼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土砖糊的烂墙,上面夹杂着一层黄泥,屋顶是茅草制的,稀稀落落的,给人一种随时都要掉下来的感觉。

而她,躺在一张土炕上,身上盖着一张颜色发黑的棉絮。

突然,赵香云觉得有些恶心,赶紧翻身趴在炕上呕吐,这一吐,吐了一肚子水出来,水吐完,人舒服了很多。

赵香云抬起手,准备擦一擦嘴角的水渍,当她看到自己又黑又肥的手时,一下子傻了眼!

我的天,这……这是她的手?

赵香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哆嗦着碰了一下自己的脸。

肉,满脸都是肉,还特么油!

天,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赵香云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明明不是这样的。

她很瘦的,很白的。

这不是她!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撞开,一个穿着满是补丁衣服的妇女,冲了进来,抱着赵香云就开始哭。

“香云啊,傻孩子……你怎么就这么想不通呢?你怎么能做那种傻事?你喜欢那个苏兴华,可以和妈说,妈就是绑,也将人给你绑过来让他和你结婚!”

“你怎么就这么傻啊?妈要是没了你,可怎么活啊……”

妇女的哭腔,落在赵香云耳朵里。

赵香云脑袋嗡嗡响了几声之后,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了上来。

她大约是穿越了。

而且穿到了七十年代。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赵香云,今年十六岁,在这个人人吃不饱,而且天天要干活儿的年代。

她是个例外,不用干活儿不说,也从来没有饿过肚子,可以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没别的原因,她爸赵志远是草籽生产队的大队长,整个草籽生产队的活儿,都是他爸分配,她爸又是个女儿奴,宁愿自己干活儿,都不会让原主干活儿。

至于她妈陈五月,更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往好了说,那是一个传奇。

家中五个兄弟姊妹,除了她在农村,其余各个都有本事,在各个领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哪怕已经成家立业,仍旧各个都将她当成宝,定期给她寄粮票、布票以及钱。

在这么困难的年代,陈五月一个人有就有一个宝库,偏偏这宝库里的东西,就只有原主能碰。

往坏了说,她妈是个极品。

还是种田小说里,蔫坏、蔫坏的极品。

她极品成啥样?同样是自己生的孩子,除了赵香云,也就是这个原主,能够吃香的喝辣的之外,其他的,除了点糠粑、麦麸,哪怕是过年过节,都吃不上半口肉。

这一养,就将原主养成了又胖又傻又骄横的性子!


原主之所以躺在炕上,是因为喜欢上在城里念过书回来,同在一个生产队叫苏兴华的男人。

苏兴华长得白白净净的,斯斯文文的,和生产队其他男人都不一样,又念过几年书。

高中毕业之后,一直在等着上面给他分派工作,这一等,就是三年。

赵香云在闭塞的生产队待了十几年,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从此芳心暗许,为了追求苏兴华,做了不少傻事儿,甚至闹得整个生产队的人都知道了。

苏兴华念过书,分派工作是迟早的事儿,可三年等下来,他在生产队待的早就不乐意了,又被一个黑丑的胖子喜欢,顿时觉得恶心极了。

从来不给好脸色给赵香云看。

赵香云不知道,还以为苏兴华太矜持,仍旧每天追在苏兴华屁股后面,甚至让他爸分派活儿的时候,给苏兴华分派最轻松的,分粮的时候,也分最多。

自己也时不时的拿口粮救济苏兴华。

苏兴华一边得着原主的好处,一边仍旧和原主保持距离。

当然,时不时的也会给原主一点甜头,若即若离的,让原主以为,他对原主也有那么点意思,原主因此付出的更多了。

终于,在苏兴华和生产队的村花曲梦梦搞在一起之后,赵香云疯了一样,骂曲梦梦狐狸精不要脸,还要对付曲梦梦,结果惹怒了苏兴华。

苏兴华骂她丑,骂她胖,骂她没人要。

甚至生产队其他队员,暗地里骂赵香云丑的话,也被赵香云听到了,她一气之下,就跳了河。

原主是一命呜呼了,而她赵香云,则不知道怎么捡了个漏,占据了这又黑又胖的身子。

陈五月的哭声,将赵香云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看着面前穿的破破旧旧的陈五月,极品是极品了一些,但对原主好的没话说。

赵香云伸出自己胖乎乎的手,给陈五月擦了擦眼泪,”妈,我不喜欢那个苏兴华!”

“啥?”陈五月愣住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妈,我不是跳河跳的,在河边洗手,不小心摔下去的,不是外头传的,为了那个苏兴华去死!您也别再说,将人绑过来和我结婚的事情了,我不稀罕!”赵香云说。

事实上,原主的确喜欢苏兴华。

但她不是,她可看不上一个弱不禁风,比白斩鸡还不如的男人。

她看上的男人,必须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最最重要的是,人品得好!

像那个苏兴华,为了口吃的,就骗女人,这种男人要不得!

至于跳河……原主已经死了,并且一辈子没有过好名声。

她不能让原主死了,还背一个为了男人跳河的骂名。

赵香云说完这番话,陈五月又喜又气。

喜的是闺女好像和过去不一样了。

气的是外头那些长舌的,竟然敢说她闺女是为了男人跳河。

“香云,你放心,这笔账妈给你记着,那几个说了你坏话的,我让你爸给他们分重活儿,不给他们工分,累死他们!”陈五月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赵香云知道,她妈这是极品模式开启了。

咳嗽了两声,她拉住陈五月的手,“妈,算了,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爱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情,我们清者自清,不怕诋毁!”

陈五月一脸宠溺的看着赵香云,越看越觉得满意。

哼,她这么懂事的女儿,那些人还敢编排,遭雷劈的玩意儿!


“饿了不?妈给你炖了鸡汤,去给你端过来!”陈五月突然冲赵香云说了一句。

赵香云确实饿了。

这具身体,很胖。

而且易饿,一天最少五顿饭。

顿顿都要肉,要不然就是鸡蛋。

生产队每家每户只能养五只鸡,赵志远是大队长,比普通人又多两只鸡的名额。

这五只鸡,从抓回来那天起,就盖上了赵香云的章,生了鸡蛋,鸡蛋是赵香云的。

母鸡养熟了,鸡汤、鸡肉也是赵香云的。

其他人,哪怕是一根鸡毛,也闻不着。

“妈,你给我盛一碗就行了,剩下的给我爸几个哥哥和嫂嫂,还有您一人一碗!”赵香云说。

“香云,你说啥傻话呢?那鸡炖了就是你的,你爸吃啥?你哥他们吃啥?你看看你,又瘦了,妈都要心疼死了!”陈五月一副心疼坏了的语气。

赵香云看了看自己粗壮的手臂,眼角抽了抽。

她瘦?

她瘦?

特么的,她哪里瘦了?

整个生产队,就找不出第二个比她还胖的,就是那生产队养的猪,也比她瘦!

“妈,女儿长大了,懂事了!不想一个人吃独食了,我就想跟着爸妈,跟着家里人一起分享。”赵香云强忍着恶心,冲陈五月撒娇。

特么的,想她在现代,也活到了二十多岁,快奔三的年纪,竟然要学着一个小孩子的语气撒娇。

真真真太恶心了!

陈五月宠溺的摸了摸赵香云油腻腻的头发,眼神中,半点嫌弃也没有,“啥吃独食啊,吃独食咋啦?我闺女难道就不能吃独食?妈不喜欢吃,你爸也不喜欢吃。至于你几个哥哥和嫂嫂,就更不用管了,命糙的很,这么多年也过来了!”

陈五月专制独裁的很,在吃东西上面。

赵香云一口老血在喉咙里,吞不下去,吐不出来。

内心流着面条宽的眼泪,思索着自己的未来。

她妈是老极品,而她是小极品。

她以后的路,怕是不好走!

陈五月起身站了起来,去厨房,把一锅炖的喷喷香的鸡汤,都给赵香云给端了过来,放在赵香云的炕桌上。

赵香云这么胖个身材,爬起来不容易,废了好大的力气,勉强坐在炕桌面前。

可看着这么大一锅鸡汤,她是真的吃不下。

“妈,你和我一起吃好不好?”赵香云不死心的说了一句。

“香云,妈才说啥?就这么点鸡汤,还不够你一个人吃的,妈咋能和你一起吃?赶紧吃吧?等过几天,生产队的活儿忙完,骂让你哥带你去县城,扯几块布,妈给你做新衣裳!”陈五月在旁边催促。

赵香云闭了闭眼,她还是下不了手。

一锅三四斤的老母鸡,换做原主可能没问题。

换成她,她真的干不下去啊!

她不想撑死,更不想继续胖死。

“妈,我求求你了,别让我吃这么多好不好?大家都说我胖成猪了,我要减肥,我就喝一碗成不?就一碗!”

赵香云快快哭了。

谁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好?

她现在就想求她的极品妈,将爱洒向人间,分给更多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