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爱意沸腾

爱意沸腾

池未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分开多年后重逢,宋念和楚风都有要复合的想法,但谁也不提,暗暗周旋。听到她接电话,他故意关心了句男朋友问题。确定她单身后,他也提了一下自己单身。后来他紧追不舍,一路跟着她回酒店,主动提出交个朋友。宋念拒绝了,她说不缺朋友。直到两人复合那天,她低血糖,他用手给她接着吐出来的糖,大家才后知后觉:是楚风主动求和!

主角:宋念,楚风   更新:2022-07-16 0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念,楚风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意沸腾》,由网络作家“池未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分开多年后重逢,宋念和楚风都有要复合的想法,但谁也不提,暗暗周旋。听到她接电话,他故意关心了句男朋友问题。确定她单身后,他也提了一下自己单身。后来他紧追不舍,一路跟着她回酒店,主动提出交个朋友。宋念拒绝了,她说不缺朋友。直到两人复合那天,她低血糖,他用手给她接着吐出来的糖,大家才后知后觉:是楚风主动求和!

《爱意沸腾》精彩片段

宋时回到的时候,宋念正在表演“走直线”,看她摇摇晃晃的样子,陆许伸手准备去扶她,还没碰到,就被宋时回抢了先。

他上前扶稳宋念,看了一圈,都是认识的人,平时一起闹习惯了,但是趁他不在闹宋念就不行!他语气不好,“谁灌的?”

陆许距离最近,小声跟他说,“没人灌,她自己喝的。”

宋时回闻言,低头看向宋念,正好与她眼神相撞,见她仰着一张小脸笑嘻嘻的,准备数落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问她,“还能走吗?”说完没等她回答,又对陆许说,“我先带她回去,你们接着玩。”

其他人忙不迭应着,积极地送他出门,宋时回转身时,余光瞟到两个女的指着他在说笑,分明就是在偷偷议论他。宋时回权当没看到,半揽着宋念往外走。

在会所的时候还没觉得她身上酒味重,在车上给她系安全带的时候他皱了皱鼻子,“就两瓶啤酒的量,你还挺逞能!”

宋念还是嘻嘻笑着,“我高兴。”

宋时回推了一把她的脑袋,“折腾我,你当然高兴!”

宋念嘀咕了一句,“又不白折腾。”

宋时回没听清楚,也没打算细问,发动引擎出发,问她,“回我家?”

宋念摇了摇头,“不了,你把我弄回御景水岸就行了。”

宋时回听了,恨了她一眼,“你这个样子晚上谁照顾你?送你回小叔那边!”回那边,起码还有婶婶照顾。

宋念闻言狠狠地打了他一下,“宋时回,你喝醉的时候我哪次送你回大伯家了!”

“得,我送你回御景水岸行了吧!”他动了动胳膊,“你再用力点,我就被你打残了,看晚上谁照顾你!”

宋念挑了挑眉,“这么说,晚上你要住我家?”

宋时回白了她一眼,“谁让我是你哥呢!”

宋念做委屈状,“你要是不愿意,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我哥日理万机,一分钟流水几千万上下,哪能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堂妹身上呢。我可以的,我自己一个人能行!”说完还自己给自己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宋时回对她这番说辞早已免疫,目不斜视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宋念立马收起了刚才那副可怜样,夸赞道,“还是我哥最好!”

宋时回点头,“总算说了句人话。”

宋念没有回话,用手垫着下巴在车窗边吹风。

宋时回察觉到有冷风灌入,把车窗摇上去,“宋大小姐,开着暖气吹冷风,太奢侈了。”

宋念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又把车窗摇下,喃喃道,“不吹风要吐了。”

“知道自己不能喝还喝,活该!”嘴上虽然这么说,车速却也放缓了,“说吧,有什么心事?让哥哥开导开导你。”

宋念闻言笑道,“哪有什么心事。”

宋时回问,“失恋了?”

宋念转头看他,“谈都没谈,失的哪门子恋?”

宋时回道,“以为你又重新谈了个。”

宋念回头继续看向窗外,“没有,感觉没什么意思。”

宋时回疑惑,“什么没意思?”

宋念不回话,看着马路边的路灯从远到近,再被甩在后面,一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宋时回却有自己另一番理解,说道,“相亲也没有什么,你去见一面,再加个微信好友,谈不谈得成另说,又没有让你见了就必须定下来。虽然我也觉得没这个必要,但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宋念打断,“相亲?相什么亲?”

宋时回噎了一下,敢情她还不知道?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就我妈和你妈打电话的时候,我听了几句,猜了个大概。”

宋时回打哈哈,宋念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宋时回自悔失言,不自在地看了看手表,还有10分钟到12点,又下意识地点亮了自己的手机,一条未读消息都没有,他几不可闻地哼了一声。

宋念把他的行为都看在眼里,偷偷笑了笑。

到家门口的时候,宋念抬手看了看表,时间刚刚好。宋时回走在后面,上前看她还没有开门,取笑道,“喝了点酒连密码都记不住了?”

宋念倚在门上,没有动作。

宋时回不疑有他,熟练地按下密码,一边按一边说,“怎么门口的灯也不亮?”

一打开门,里面漆黑一片,按理说,即使现在寒冬腊月,家里也会透点灯光什么的,不至于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

宋念家里的照明灯都是智能感应,但今天全都失了灵,他心里疑惑,伸手去摸开关,一按下,嘭地一声,宋时回差点被吓得跳起来,心有余悸时,就看到落地窗位置的窗帘缓缓拉开,前奏刚响起,他就听出是他最喜欢的那首《Today》。

待窗帘完全拉开,第一句歌词也随之唱起:

“现在是零点十一,

今天是你生日。

你不喜矫情,

我也别树一帜。

……”

宋时回转头看宋念,只见宋念低头看表,他也看了看表,时间刚好00:11分。

他心里第一想法就是,这个妹妹没白疼!

唱到副歌,客厅里和庭院的串灯都亮了起来,暖黄色的灯光,衬得这幅场景格外温馨。宋时回快速地扫视了一圈,陆许带着会所的那帮人围着他,之前指着她说笑的那两个女生凑到他的右边,“时回哥,怎么样?惊不惊喜?”

宋时回点头道,“惊喜惊喜!有心了!”

陆许说,“宋念头等功,哥记着她就行!”

宋时回哪里不知道这是宋念的主意,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都记着都记着!”

众人簇拥着他朝庭院走,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都是彩带礼花,原来砰的那声,是礼花筒的声音。

今天他生日聚会,都是年轻人,玩笑话放开了说。他经营酒店的,平时交际应酬不少,官话套话更是信手拈来,被众人围攻,几个轮回下来,别人竟半点便宜没有占到,还全部被哄得喜笑颜开。

宋念又跟着喝了几杯酒,还准备再喝被宋时回拦了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主角。”

宋念笑。

时回给她端了杯果汁换过她手上的酒杯,“你去旁边玩会儿。”

宋念乖巧地点了点头,举着杯子抱了抱他,“哥,生日快乐!”

他拍了拍她的背,表示知道了,宋念便端着杯子去找了个沙发坐下。偶尔有人过来找她闲谈,她都礼貌应对着。

虽然她本意是请几个要好朋友一起闹闹就好了,但是“嘉利集团少爷过生日”本身就能当个娱乐版头条,真容不得随便凑合。他这头衔也是个累赘,弄得她少请了这个也不是,少请了那个也不是,最后还专门让大伯母拟的宾客单。

今晚就算打头阵了,反正她这边是独栋别墅,也不怕扰民。来这一场年轻人的狂欢,总好过明天去正宴上跟一群商业大佬胡吹海侃。

正想着一些有的没的,就感觉周围的光暗了下来,她抬眼也没见到对方正脸,只能动了动脑袋,这才看清对方。

“许井然,你就非得长这么高,看你都费劲!”

男子笑,应声坐在她的沙发把手上,“身高是我的优势,毕竟我是靠这个吃饭的。”

宋念敷衍了两声,问,“一结束就过来了?”她看他还带着妆。要知道,除了工作,许井然是那种平时连水乳都懒得擦的人。

他点了点头,半开玩笑道,“老板儿子过生日,我这小员工肯定得积极啊!也不能给你丢面儿!”

许井然是嘉利集团下面JJ服装品牌的模特,身高191,长相混血又有高级感。这两年经过系统培训,他变得专业又迷人,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自己人不说,谁又看得出早年前他只是个奔波于各个剪彩现场的礼仪呢。

现在的他,宛然一个贵公子。

宋念看了眼他,又看了眼四周,“文恺也来了?”

文恺是JJ品牌的首席模特。

许井然回,“我走的时候他还在拍摄。”

宋念点了点头,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不远处几个女孩子指着他在说什么,她习以为常,收回目光对许井然说,“等会儿宋时回带着你认认人,你去混个脸熟。”

许井然点头,像个听话的弟弟,也对,他确实比宋念小一岁。

两年前,他们在婚纱影楼相识,当时影楼要拍样片,她是定好的女模特,而男模特六选一,最后许井然胜出。

初见,毫不夸张地说,她是他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不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气质神韵,她都是绝佳的那一个。本以为这样的她,应当是冷傲的,没想到她却是个热心肠,合作期间她吃的喝的,都会多买一份给他,休息间隙也会主动找话题跟他聊天。

后来两人成为朋友,才知道,她对大部分人都这样,这只是她的教养使然,而在当时,这样的她在他眼里闪闪发光。后来她给他介绍了许多工作,最后还把他推荐到嘉利集团下的JJ品牌去当服装模特。

显而易见,她是他的贵人,她改变了他的人生,他打心底里感激她。

甚至可以说,他崇拜她。

所以她说什么他都欣然接受,更何况,她从来都是为他好。

许井然朝宋时回的方向看了看,陆许看到了他招手让他过去,他转头问宋念,“我现在过去吗?”

宋念笑,“不去跟寿星打招呼,陪我在这儿坐着做什么。”

许井然挠挠头,“不是……”也没好意思说出口,他是看她有点醉了,想看着她。

宋念见他欲言又止,一副疑问的神情。

许井然站了起来,说,“那你先休息会儿,我去跟宋哥打个招呼。等会儿……”他本来想说,等会儿我送你回去,又反应过来这里就是她家。

宋念见他又止了声,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先过去吧。”

许井然点了点头,抬脚前说了一句,“别乱跑。”

宋念心想,这是我家,什么乱跑!喝了口果汁,感觉到手机在震动,她拿起一看,陌生号码,但还是滑动了接听键。

有点醉的她,说话都软了几分,还带着长长的尾音,一声喂之后,那边半天没出声。她又拿着手机在眼前瞧了瞧,确认还在通话中,重新拿到耳边时,就听到手机那头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记得这个声音,又怕自己听错。

下一秒,听筒里传来,“我是楚风。”

楚风……她心里又默念了一次这个名字。


他其实没有必要打这通电话,就算打了,他的目的也绝不是跟她确认地址,可是他就真的只是在电话里跟她确认了地址。

赶到地方的时候,老远就看到门口站着个人,他从心底希望那人是宋念,但越走近越觉得对方不是宋念,宋念应该还要高一点。不过是不是真的会高点,他也不大确定,毕竟算起来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

正在心里计算到底多久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身影从门口走出来。

这次他确定,对方就是宋念。

几乎同时,他心里有了答案,他们已经有2年零3个月没有见了。

宋念一出来就看到朝这边走的楚风,她也朝他走过去,半道跟他一起往回走,“还以为你找不到。”

楚风回,“有导航。”

说完又觉得自己回答过于冷漠,转眼看了看宋念,她脸色没有半分异样。正想另挑个话题的时候,眼光注意到了她身上的外套,一看就是男款。

宋念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她出门的时候懒得去找自己的外套,便拿了门口衣架上最上面的许井然的外套。

他没问,她也什么都没说。

进了门她就把外套脱了重新放在挂架上,楚风跟着也脱下了外套,旁边空着的吊扣不挂,偏偏把许井然的外套移了一格,然后把他自己的外套挂在宋念选的吊扣上。

宋念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楚风却好似没事人一样。

不打算深究,她走在前面,带他去找宋时回。楚风跟在后面,大概比了下她的身高,心下想着,果真没有估错,她确实比门口那位高些。

宋念从长桌上给他拿了一杯酒,侧身递给他的时候,发现他唇角微勾,她不解道,“你笑什么?”

楚风又把笑意收了起来。

宋念转头看后背,“是我身上沾了什么东西?”因为他们经常这样玩,趁人不注意就给别人后背上贴纸条。

看也看不到,宋念曲手往后摸了摸背,楚风看她这个样子实在可爱,笑意又浮了上来,他伸手去拉她,“没东西。”

宋念看他笑意更深,有点不信,“真的?”

楚风看他刚刚拉过的手又去端酒,不露痕迹地捻了捻自己的指尖,“真的。”

宋念将信将疑,带他走到宋时回那边。宋时回正跟许井然和陆许聊着天,见他来了,提前结束话题跟楚风打招呼。

宋念在一旁拉了拉许井然的衣袖,许井然条件反射地微微躬身,因为身高差距,他总是喜欢低着头听人说话。

宋念凑到他耳边说,“你给我看看我后背是不是沾了什么东西?”

许井然往后仰了仰身体,仔细看了一圈,对她摇了摇头。

陆许不明所以,凑到两人面前,“说什么?”

两人都笑笑不回话。

楚风把这副场景看在眼里,跟宋时回答话都慢了几秒,对方随着他的目光一看,心下了然,当即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摆在脸上。

楚风一看这熟悉的表情就无语,这两年多被他带着这副表情揶揄过无数次。

这一次也不例外,宋时回道,“要不要我帮你?”

楚风明知他不安好心,却依然向他投去了“愿闻其详”的目光。

宋时回喊了一句站在对面的宋念,“念念,你等会儿领楚风去我家睡。”

宋念:“?”

宋时回对自家妹子解释道,“之前来的时候没让他订酒店,没成想是在你这边过生日。”

时回过生日,宋念也算半个主人,寿星发话,她虽不情愿,但也不想起争执,便点了点头。

许井然想反对,却没有身份,只得安慰宋念道,“那等会儿我们一起走。”

陆许闻言看了看许井然,又看了看宋念,默默地喝了一口酒。

后来离开的时候,因为大家都喝了酒,只能喊专车过来接;陆许是家里的司机来接,先走了。许井然拉开后座门,扶宋念坐进去,楚风在旁边不经意地扫了许井然一眼,便坐进了副驾驶。

因为提前退场,大家又是闹惯了的,临走的时候宋念被起哄吹了两瓶啤酒才脱身,楚风和许井然因为是客人逃过一劫。喝得急,这会儿宋念只觉得天旋地转,仰在座椅上难受至极。

许井然体贴地帮她摇下了点车窗,小声埋怨道,“平时宋哥都拦着,今天反而没了声。”

宋念含糊道,“没事。”

许井然看她难受,又不知道怎么转移她的注意力,只能没话找话,“我下周要去出外景,你要不要来?”

宋念拢了拢眉,“文恺也去?”

许井然知道她和文恺合不来,说,“他不去才轮到我。我听人说,他请假休息几天,公司已经批准了。”

见她不答,许井然又说,“是在北越市的芦苇荡。”

她一直想去,念叨了好几次。

宋念唔了一声,“再说吧。”半睁开眼,正好看到前排楚风侧颜,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小井,我难受,你别跟我说话。”

许井然嗯了一声,果然一路无言到下车,默默关注前排楚风,发现他始终一动不动,就连他下车,对方的脑袋都没转一下。

宋念一路昏昏沉沉,最后还是听司机开口问话,她才勉强坐直身体。他说这小区豪车太多,怕刮蹭,能不能把他俩放在小区门口就结单。

楚风转头看她,发现她已经醒了,宋念说,“行,就在门口吧。”

下车的时候,楚风去拉后车门,手都已经伸了出去,宋念却自己把着车门出了来。他悻悻地收回手,跟司机道了声谢便关了车门。

下了车,迎面吹来一阵冷风,给宋念酒醒了两三分。她似乎没考虑过让楚风搀扶,独自摇晃走在前。

他在后,看着宋念的背影,开始回忆,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起她的背影……

大概是从大二那年开始……

当时她已经缠了他三年,从高中的买奶茶送球鞋,到大学的买礼物寄零食,她没有在他身边,却渗透进了他的生活。即使他从没有跟任何人介绍过她,但他周边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她的名字,知道有一个叫宋念的女孩子喜欢他喜欢得发疯。

他也因为她是宋时回的妹妹,从没有对她说过什么重话,但他自认为他的表情和行为语言,已经强烈地传递出了他不喜欢她的信息。但她偏偏置若罔闻,有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让她误会了什么。

直到那天,她来学校找他。

恰巧在前一天,他刚得知父母离婚的真正原因,一颗郁结的心无处发泄,整个人烦躁得快要爆炸!

当听舍友说,宿舍楼下有个美女举着他名字的牌子的时候,他想也没想,第一反应就是宋念。

那是他第一次对她说那么多话,可都不是些好话。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她愣住的样子,眼眶泛红,一双桃花眼拼命眨,硬是没有掉出一滴泪。

不管他骂得再难听,她始终没有打断他。

中途还有看不过去的人替宋念抱不平,劝她赶紧走,说他不值得,但她硬是等他发泄完,才说第一句话。

她说,“楚风,是不是我从来在你面前笑,你就不知道我会哭?”

说完她忍不住啜泣了起来,但也只站在他面前哭了一小会儿。

最后哽咽道,“你骂完了就回去吧,我也走了。”

她虽带着哭腔,语气却异常平静,他垂眼只看到她的发顶。

看着她的背影他才惊觉,他把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给了她。他不满第三者插足父母的婚姻,他厌恶第三者的倒贴,也愤怒父亲的不自持。他没有机会对小三说出的话,借此机会指桑骂槐,全部都对宋念说了出来。

她转身的同时,他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可他没有当即叫住她,侥幸以为她还会再来找他。

但是后来,却一直没有等到她,问宋时回才知道,她已经出国了。

“今天是专程从美国飞回来的?”宋念随意找了个话题。

楚风看她晕得厉害,两个步子稍微迈得大些,与她平行,以保她摔倒的第一时间扶住她,“还有工作原因。”

宋念因为他的接近,心里漏了一拍。脚下一步踩在树枝落在地上的阴影里,一步踩在明光里,顺着他的话说,“工作还好吗?”

楚风淡淡地嗯了一声,问,“你呢?”

宋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就是个无业游民。”

看楚风不信的样子,宋念强调道,“是真的,没骗你。”

宋念目前确实没有工作,当模特都是帮朋友忙,做主持也是偶尔去串场,非要说个职业的话,勉强算个网络作家。

楚风顿了一下,接着她的话说,“挺好的。”

宋念带着笑意瞟了他一眼,“胡说,你明明觉得混吃等死最没意思。”

楚风勾起嘴角笑了一下,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两人回了家,宋念安置好他,才回自己房间洗漱。在他回忆里她还是那个莽撞直接、会闹脾气的女孩子,虽然在一起的时候她也细心周到,但她现在似乎只剩对他细心周到了。

洗漱完他特意到客厅喝水,无人的过道里,他视线停留在她紧闭的房门上。在她门前停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开了。正把着琉璃台喝水的时候,一串手机铃声响起,应声看去,不知道是从她包里发出的,还是从她外套口袋里。

他的心情又好了些,喝完水站了会儿,听铃声歇了又响起,手机主人却始终没有出现。叹了一口气,正打算回房时,她终于走了出来。

宋念也是口渴,想到客厅倒杯水,刚拉开房门,就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房间隔音太好,在屋里她完全没有听到。

从包里翻出手机,抬眼看到楚风站在对面的琉璃台边,打了个招呼便接起了电话。

楚风没想听她讲电话,但屋子里就两个人,即使她声音不大,也清楚地传到了他的耳里。

她接起来第一句话说的是,“已经到了,刚洗漱完。”

不知那边说了什么,她回,“没看手机。”又说,“刚刚吐了一次,好多了。”

后来她好似笑了一下,声音里也透着笑意,答应道,“好,挂了。”

挂了电话,她拿着手机摆弄了一会儿,看样子是在回信息。

看她指尖在手机屏幕上快速地敲打着,他的手指也无意识地在杯沿划了一圈。

他试探着问,“宋时回?”

宋念边打字边朝他的方向走,按下发送键后锁屏,把手机放在台子上,也倒了杯水喝,这才问他,“你刚刚说什么?”

楚风没作声。

宋念反应过来,说,“不是,是许井然。”说完又想不起来今晚到底有没有向他介绍过,补充道,“就是跟我们一起坐车的那个。”

楚风点了点头。

她举杯喝水,同时琉璃台上的手机屏幕亮了,是一条微信。楚风垂了垂眼,屏幕上的备注是“许井然”,内容是“晚安”。

宋念看了一眼信息,自然地滑动屏幕,点了清除。

楚风被她发现眼神落在她的手机屏幕上,也不慌张,大方问道,“你男朋友?”

宋念摇头,“我目前单身。”

楚风点了点头。

宋念问,“你呢?”

楚风盯着她不言语。

宋念与他对视,眼神平静,“跟张艺画在一起了?”

楚风抬了抬眉,“为什么会提起她?”

宋念无所谓地笑笑,“没什么。”

又喝了半杯水,看楚风没有回房的意思,她把水杯放进水槽,“那我睡觉去了,你也早点睡。”

本来想的是他随便回她一句,她再说晚安,可是他没回应,宋念也把这句话烂在了肚子里,自顾自地回了房间。

刚上床,就听到敲门声,她又下床去开门。

楚风也不知道自己敲门是为了什么,但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见她开了门,他眼神游离了一下才落在她的身上,“你以为我跟张艺画在一起?”

宋念满头问号。

楚风又肯定道,“我没有。”

宋念哦了一声。

楚风手握拳放在嘴边假咳了一声,别扭地说,“我也单身。”

宋念听到这一句便笑了,双手环胸靠在门框上,“你就为了跟我说这个?”

楚风看她的表情,直觉自己说错了话。

又听宋念说,“你在邀请我追你?”

楚风惊讶她的直白,不过这才是他印象中的她,对待感情飞扬跋扈、无所畏惧,但狠心决绝起来也是说不联系就不联系的。

本来想说肯定的话,看到她表情略微轻佻,甚至可以说带点戏弄,便呛了她一句,“你刚刚也是这个意思?”

哦,对,她之前也对他说过她是单身。

宋念半真半假回答道,“是啊。”

楚风噎了一下。

宋念看他吃瘪的表情,夸张地笑了起来,又开始解释道,“骗你的,看你被吓的!”

楚风:“……”

她在脑海里排练过无数次,再次见面一定要把他当做普通朋友对待,她自认为今晚自己表现得完美无缺,却不想,他莫名的一句话就让她彻底破防。

楚风,这个她最最最喜欢的人,总能轻而易举让她心生波澜。

起初,她只是觉得他长得好看才想亲近他。后来,他对她爱搭不理,便激起了她的征服欲,特想让他对她另眼相看。她变着法儿地讨好他,即使他冷眼相待她也毫不介意。

真正醒悟是她出国前去找他的那一天。

他一腔愤怒,对她说了许多形容词,比如“厚颜无耻”、“死皮赖脸”、“令人作呕”等等,她才惊觉,他是真的厌恶她。

那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整天纠缠于一个讨厌自己的人,换位思考,她要是楚风,恐怕早就发火了。

而他看在宋时回的面子上,总是对她一再容忍,她却以为他在欲拒还迎。

所幸她已经申请了留学,也算无意中做了一件对的事情。

后来他发邮件来道歉,宋念本抱着一辈子都不再打扰他的心态,这么一来,两人又联系上了。本以为两人的交集仅限于此,或许因为楚风心中内疚,在后来的一段时日他偶尔会主动发邮件关心她,一来二去,两人竟比在国内时联系得勤快些。

他的文字不像他说话冷冰冰的。加上互发邮件有来有往,不至于是独角戏,也不像面对面交流那样迫切需要对方给回应。

后来他在国内毕了业,又报考了耶鲁大学的商学院,她自作多情地想,有没有一点原因是因为她。

两人同校之后,关系更近了些,一个学期后,她终于跟他表白了。

她还记得他当时的反应,眼神四顾,薄唇微抿,然后郑重地回答,“我不会谈恋爱。”

一语成谶,他是真的不会谈恋爱。

分开是必然的。

两年后的现在,她依然这样认为。

**

宋母邓玲珑看宋念耷拉着头,精神不济的样子,数落道,“昨天干什么去了?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宋念本打算今天的正宴不来,也跟宋时回说好了的,没想到父母夺命连环call,硬生生把她喊了来。昨晚喝得多,加上睡眠不足,她现在不仅头疼,心里还有点犯恶心。

见她不回应,宋母手上便用了三分力道,在桌下打了她一下。

宋念吃痛,埋怨地看向宋母。

邓玲珑瞪她一眼,宋念便自觉地坐直了身体,强行调整自己的状态。

临近开席时间,各位宾客在服务员的引导下纷纷落座。宋父宋立业和大伯宋家成也往主桌这边走,走近来,宋念先喊了大伯,宋家成笑着点了点头;又喊了一声爸,宋立业脸色严肃,没有回应。

宋念正疑惑谁惹到他了,一转眼就看到大伯母李暮和宋时回走在后面,在时回旁边的正是楚风。

宋念惊了一下,心里大概明白她爸为什么这副表情了。

李暮眼神瞟过来,带点窃笑,宋念偏头去看她妈,只见邓玲珑神色自若。

不知怎么的,她心里居然有点慌。

宋时回安排好楚风坐下,便走开了,其他人的目光也随着时回移动,纷纷转向看台。

邓玲珑借着掌声雷鸣,问宋念,“你们又在一起了?”

宋念急急否认。

邓玲珑探究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再问。

后来在饭局上才知道,楚风已经确认回国发展,负责花旗银行在中国的资本市场。

他居然回国发展了……

宋念夹了一口菜吃,偷偷抬眼看他,正好对上他的目光,她心虚却固执地不肯移开目光,好似谁先错开眼神谁就输了一样。楚风不甚在意,若无其事地继续用餐。

饭后邓玲珑拉着宋念说话,虽然时回已经给她打过预防针,但听到自家妈妈让她去相亲,她心里依然颇为烦躁。

“你不要摆脸色给我看,我又没有强迫你非要跟他有什么。”邓玲珑不悦道。

宋念瘪了瘪嘴,“我没有摆脸色。”她只是状态不好。

邓玲珑说,“我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让你去见!再说了,对方家庭不比我们差!男的叫高漠,开了一家网络游戏公司,效益可观,人也长得不错,你去见见,看得上就加个微信聊一聊。”

宋念不说话。

邓玲珑看她,“还是你心里有别的想法?”

宋念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正是明白,才觉得头痛欲裂。她无奈道,“没有。”

邓玲珑看了她一会儿,说,“以往你随便拉个人来做男朋友,我当不知道,但是这次你不准胡闹!”

宋念拧着眉,不言语。

邓玲珑又改变攻势,语气转柔,“妈妈不是逼你,但这次是别人主动,不好拒绝。”

话说到这儿,宋念心里大概明白了点。

邓玲珑看她脸色放缓,继续说道,“你看之前,哪一次你拒绝妈妈逼迫过你,这一次就去见见,成不成另说。嗯?”

宋念听自家母亲语重心长,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邓玲珑看她答应,趁胜追击,“那下个星期?”

宋念回,“下个星期我要去一趟北越市。”本不打算跟着许井然出外景,可是到了这个份儿上,能躲一天是一天。

邓玲珑虽然知道她在使拖延战术,却也随了她,说,“那你回来给我发信息。”

宋念嗯了一声。

等邓玲珑走开,宋念靠着墙,透过玻璃看楼下花园里的绿植,被冷风吹得左右摇曳。

她突然觉得有点感伤。

树叶由风,她不由己。

楚风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幅场景,她站在长廊的另一头,半边身子靠着墙,单指在玻璃上画着什么。他脚下一转朝她走过去,刚走到一半,她就站直了身子准备往回走。

两人的眼神不期而遇。

宋念礼貌地笑了笑,并没有要等楚风过去的意思,依然抬步往回走。楚风方寸不乱,仍旧朝那边走,两人错身而过时,他捏了捏插在西裤里的食指和拇指,这才发现手心薄湿。

走到她之前的位置站定,他看向窗外,发现她在冷气凝聚的玻璃上写了一个名字。

转头看来路,却早已不见她的踪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