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妈咪快逃大叔前夫超坏的

妈咪快逃大叔前夫超坏的

全小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几个月前,苏慕安在意外中听见父亲与哥哥商量,要把她嫁给一个身有残疾的男人。为了逃避这场联姻,她在鬼使神差下,与权势滔天的容景寒产生了纠葛。如今,她怀了身孕,父亲以她为耻,甚至想要把她赶出家门!但苏慕安从来都不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因为她从小便喜欢这个名义上的三叔……

主角:苏慕安,容景寒   更新:2022-07-16 03: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慕安,容景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妈咪快逃大叔前夫超坏的》,由网络作家“全小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几个月前,苏慕安在意外中听见父亲与哥哥商量,要把她嫁给一个身有残疾的男人。为了逃避这场联姻,她在鬼使神差下,与权势滔天的容景寒产生了纠葛。如今,她怀了身孕,父亲以她为耻,甚至想要把她赶出家门!但苏慕安从来都不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因为她从小便喜欢这个名义上的三叔……

《妈咪快逃大叔前夫超坏的》精彩片段

“别——别走!”

黑暗中,女孩儿疼得说话都在颤抖,眼泪簌簌掉落,可纤细的手指依然死死抓着男人宽阔的后背。

男人深邃的眸子泛出一抹凌厉,低沉的呼吸声宛如正在享受猎物的野豹……

整夜,无止尽的疯狂。

……

中年医生看着手中的化验单,又抬头审视着面前正襟危坐的小姑娘:“你怀孕了。”

话音落下,苏慕安心间泛起一阵颠荡,她呆愣地看着医生:“我,怀孕了?”

医生看了眼病历本上的信息,惊讶于小姑娘如此年轻。

她点点头,严肃地提醒道:“现在是孕初期,如果你不打算要,还能来得及药流,但不管怎么说,最好还是老

实告诉家里人。”

这样的小姑娘,医生也是见多了,年纪轻轻什么都不懂,稀里糊涂就怀了孩子,最后伤的还不是自己的身体。

她轻轻叹气:“这样吧,我先给你开药……”

苏慕安僵硬的小脸缓缓露出一丝笑容:“谢谢医生,那请问,怀孕初期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吗?”

医生:“……”

……

苏家。

苏盛远神情愤怒地掐着苏慕安的手腕,扯着喉咙怒骂道:“你这个臭丫头,背地里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居然还敢栽赃陷害给容三爷,我看你是失心疯了!”

“爸爸……”

“你别叫我!我苏盛远没有你这么不要脸、不自重的女儿!”

“到底是谁的孽种,你最好老实交代。”低沉冷漠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是苏慕安面无表情的大哥。

话音落下,大门口紧接着传来一声讥笑,是苏慕安向来毒舌的二哥:“哟,真是看不出来,我妹妹竟然连容景

寒的床都敢爬,勇气可嘉啊。”

“行了,都别废话了,马上让这丢人现眼的脏东西滚出苏家,我看着恶心!”苏慕安的三哥暴跳如雷,一边走

近,恨不得一拳头跟着砸过来。

苏盛远一声叹息,松手的同时摇了摇头:“当初,我真不该把你接来苏家,你母亲当年费尽心机纠缠我,还妄

想成为苏家的女主人,如今你又……老话说的没错,有其母必有其女。”

“既然你不肯把孩子打掉,又死活不肯说出到底是谁的野种,那就别怪我狠心了!”

听到这话,苏慕安的眸子只是稍稍暗了暗,墨黑的眼底却没有半点害怕或不安。

蓦然间——

下人急匆匆跑过来:“老爷,几位少爷,容三爷的车在外面!”

苏盛远迟疑地回过头,以为自己听错了:“谁?你说,是谁的车?”

容三爷?

容景寒来了?

这……

门口,一道极其修长挺拔的身影已经缓缓走进来,步伐沉稳有力,那双深邃的瞳孔冷若寒霜,连周遭的空气都

冷了好几度。

容景寒的视线扫过苏盛远以及苏慕安的三个哥哥,最后停留在苏慕安低垂的脑袋。

他嘴角向上轻扯,噙起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泛着隐隐怒意。

“苏慕安,给我滚过来!”


容景寒双手抄在西裤口袋,冷漠地拢了拢眼角,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命令:“给你三分钟时间,收拾好东西跟我

滚去容家。”

苏慕安抬头,胆怯而又灼亮的目光对上容景寒漆黑暗沉的眼底。

她轻轻喊了声:“三叔……”

容景寒的表情不屑一顾,张嘴便讥讽道:“我记得你从小就喊我三叔,现在却连三叔都敢算计?”

“我……”

“苏慕安,你是不是活腻了?”

听到他愤怒的质问,苏慕安眼底一怔,像认错似的,马上低下脑袋。

这场面,看呆了苏家父子几人。

苏盛远缓缓转了转眼珠子,又盯着苏慕安的肚子,随即倒抽一口气!

难不成这丫头,真的爬了容景寒的床……

他眼里压抑不住喜悦的神情,赶忙走到苏慕安身旁,他嘴里“啧”了一声:“慕慕啊,你这孩子乱喊什么!你和景

寒又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喊什么三叔!”

视线一转,他脸上又堆满讨好的笑容:“景寒啊,慕慕她只是一时改不了口,喊你三叔,是出于对你的敬畏。”

他教训道:“慕慕,小时候你可以那么喊,但现在你可不能再乱喊了,知道没有!”

“景寒啊……”

容景寒瞥了苏盛远一眼,嘴角冷笑。

不想再多废话,他迈开步子,快步离开。

走到门口,他顿了顿,恼怒地回头:“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跟上?”

苏慕安急急忙忙跟在身后……

车里过于安静的气氛,叫人如坐针毡。

容景寒转过来,高大的身躯一下子逼近苏慕安,带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那晚,是苏家人逼你的?”

凝视着她稚嫩清秀的脸蛋,他不禁想起那天晚上的画面。

虽然他当时意识不太清楚,但他清楚地感觉到,这女人分明怕得要死,可竟然紧紧抱着他不肯松手。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最后,他才失控了……

苏慕安瑟缩了一下肩膀,然后仰起头,迎上他犀利的目光。

她的声音轻细,带着一丝丝颤抖:“没有人逼我,是我自己愿意的。”

闻言,容景寒眯起眼,闪过一抹危险的冷光。

“我喜欢你……很久了。”

苏慕安说完,立刻把脸埋得低低的,她捏着拳,指尖把掌心都抠疼了:“三叔,我很小时候,就喜欢你了。”

容景寒:“……”

“几个月前,我听见爸爸和哥哥们在商量,他们想把我嫁给傅家的大公子。”

“我见过那人……”

傅家是当地显赫的大家族,有头有脸有地位,可偏偏那个傅家大公子是个坐轮椅的残疾人,而且年纪足以做她

父亲了。

她是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婚姻的。

更无法接受自己的一辈子,被爸爸和哥哥们当作一件交换利益的工具。

她咽了咽口水,轻轻缓缓的,继续开口:“那天晚上……”

“对不起三叔,我没想过自己会怀孕。”

容景寒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女人,长着一张单纯无害的面孔,想不到心思如此之深。

安静了许久,苏慕安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她伸出手,轻轻拉住他微凉的手指:“容爷爷说,容家需要有

后。我……我愿意给你生孩子。”


苏慕安被带到容家大宅。

大厅里坐着坐着好几位容家的长辈。

她视线扫过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这些人里面,她也就认得容老爷子。

容家是名门望族,可让人叹息的是,天灾难料……容老爷子这一脉,差点断嗣。

容景寒,是老爷子仅剩的血脉。

“慕慕。”老爷子笑容和蔼,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其他人,则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打量着苏慕安。

犹豫着,苏慕安往前走了两步:“容爷爷好,各位长辈好,我是苏慕安,大家可以喊我慕慕。”

她的声音不大,但也不胆怯。

冷眼看着她一副急于讨好的姿态,容陪景寒眼里充斥着讥诮。

他抓住她手腕,看了老爷子一眼:“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我累了!”

老爷子脸色微沉,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容景寒的步伐太快,苏慕安差点摔倒在楼梯上。

进了房间,容景寒粗鲁地关上门,抬起手捏住她下巴。

苏慕安被掐得生疼,眼里雾气蒙蒙的。

“看来是我低估你了。”他直勾勾打量着她,目光鄙夷。

松开手,他转身走到窗台边,扯了扯衬衫领口。

苏慕安慢慢走过去,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西装外套:“三叔,你很讨厌我,是吗?”

容景寒转过来冷笑:“苏慕安,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她漆黑透亮的眸子凝视着他:“小时候,你不是也很喜欢我吗,你还给我糖吃,抱着我荡秋千,你还……”

还救过她的命。

那双温暖的手,他温暖的怀抱,她从来没有忘记过。

容景寒有些嫌弃地甩开她的手:“苏慕安,我再警告你一次,别叫我三叔,让人恶心。”

他从衣橱里随便拿了件睡衣,往沙发上一扔。

为了迎接苏慕安……

准确的说,是为了她肚子里的那块肉,老爷子早就让人把卧房整理了一遍,还添置了许多东西。

“洗完澡滚到沙发上去,别靠近我。”

“……”苏慕安眼底逐渐变得暗淡。

她没有想到的是,他对她的厌恶,已经到了如此程度。

可她不后悔,也由不得她后悔。

……

浴室奢华的程度,让苏慕安目瞪口呆。

她琢磨了一会儿,才把热水打开。

躺在浴缸里,耳边是缓缓流淌的水流声,她闭上了眼。

直到水淹过脖颈,她才想起把水龙头关掉,可转了半天都没有反应。

水已经淌到地砖上……

“三叔!”

她慌忙叫喊。

容景寒听见浴室传来的声音,推门进去。

视线落在她身上时,他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苏慕安缩在浴缸里,甚至手里连块能遮挡的毛巾都没有……

“水,关不掉了。”

“我不知道怎么关。”

容景寒上前,轻轻触碰了一下,水声便停了下来。

他望着她扭扭捏捏想要躲藏的样子,只觉得可笑,竟敢在他眼皮子底下上演这种低级的把戏。

苏慕安的脸红得像要化开。

“我很快就好了。”在他的注视下,她说话都紧张了。

容景寒一声冷笑,走出浴室。

他刚走,苏慕安赶紧爬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擦干身体换上衣服。

连头发都来不及擦干,她便急忙走出去,生怕耽误他洗澡。

“我好了。”

“少在我面前玩这些低贱的把戏,今天我没喝酒,你以为我还会有兴趣碰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