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夏爷娶了个小娇娇

夏爷娶了个小娇娇

九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温言没想到自己这个声名狼藉的破落女,居然真的有人愿意帮忙!她与夏衍夜本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男人帮助自己报仇虐渣,夺回所有,她则是给他一个听话的夏太太。这场交易进行的十分顺利,温言声名狼藉没有多久,便摇身一变成了人人艳羡的夏太太。

主角:温言,夏衍夜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言,夏衍夜 的武侠仙侠小说《夏爷娶了个小娇娇》,由网络作家“九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言没想到自己这个声名狼藉的破落女,居然真的有人愿意帮忙!她与夏衍夜本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男人帮助自己报仇虐渣,夺回所有,她则是给他一个听话的夏太太。这场交易进行的十分顺利,温言声名狼藉没有多久,便摇身一变成了人人艳羡的夏太太。

《夏爷娶了个小娇娇》精彩片段

温言和夏衍夜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慕兰会所。

 

她新认识的小姐妹夏意涵过生日,准备在慕兰会所庆祝一下。

用她的话,毕竟这是自家夏氏集团下属的,不用花她的的私房钱。

 

结果两人还没等来会所特制的蛋糕,一个男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男人不虞的脸色,夏意涵乐不可支的小脸立刻紧绷了起来。

 

“小……小叔,你怎么在这?”

 

本来按照今天的日程安排,夏衍夜是要去里士满出差的。不过客户那临时变动,没飞成,就改了来慕兰会所应酬。

 

刚坐下没一会儿,慕兰会所的经理就来汇报他的侄女来了。

 

夏衍夜没接夏意涵的话,语气中带着薄怒的道:“谁允许你来这种地方的?”

 

“小叔……人家今天不是过生日嘛!再说这也是咱家的会所,肯定安全呀……”

 

夏意涵上前,娇滴滴的挽着夏衍夜的胳膊撒娇。

 

“那也要先跟我说一声!”

 

夏衍夜严厉的语气,让夏意涵不由得吐了吐舌头。

 

温言看着这对相处和谐有爱的叔侄女俩。

 

这个男人身姿修长挺拔,上身浅蓝色的高定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恰到好处的露出线条完美的锁骨边缘,成熟的男人韵味透着让人无法抵挡的吸引力。特别是那双淡薄的眸子,看着平静无澜,可却透着强烈的锐利感,仿佛一眼就能看透人的内心。

 

“这是我闺蜜温言。小叔,她可是我们学校的学霸校花呢!”

 

看到自家小叔注意到温言了,夏意涵赶忙介绍。

 

夏衍夜点了点头,把会所经理叫了过来,多安排了几个保镖保护后,就准备回楼上去。

 

“小叔你留下来陪人家过生日嘛!”

 

“楼上有客户在等着。”

 

“那好吧!小叔你少喝点酒……”

 

夏意涵挽着夏衍夜的胳膊,嘴上的话那叫一个贴心。

 

夏衍夜环顾包厢一周,视线落在了始终都没说话的温言身上。女孩温婉的站在沙发前,乌黑的长发自然的散落在肩头,五官很精致,白衬衫格子裙的校服穿在她纤瘦的身子上,非但不显朴素,反而透着一股纯欲的韵味。

 

只是……似曾相识?

 

这时助理过来,提醒他客户还在等着。

 

夏衍夜把手从夏意涵的臂弯中抽了出来,还没忘了嘱咐一声,声线磁性稳重:“不要玩太晚。”

 

夏意涵仿佛小猫咪一般乖巧点头。

 

等夏衍夜走后,才长舒一口气,坐回沙发上时直接成了葛优躺,仿佛刚才说的那短短的一会话,已经让她脱力了。

 

想着之前在微博才看过的这个男人,温言看似随意的道:“你很怕你小叔?”

 

“可不是,我从小就怵他。”

 

夏意涵小脸皱巴的像苦瓜似的。

 

“他会教训你?”

 

“那倒不会。”夏意涵把一杯百香果汁递给温言,一幅很能理解成年人不容易的样子道:“小叔就是话很少,平时太严肃了,看着有点吓人,其实还是挺宠我的。不过想来当老总的都得这样,不然怎么驾驭下属?”

 

“说来还是言言你的日子自由啊!我看你家里人从来不管你……”

 

看着夏意涵满脸羡慕的眼神,温言感受着兜里一直在震动的手机,笑的有些牵强。

 

自由吗?

 

她若是今晚不来给夏意涵过生日,要去的地方,可就是老男人的相亲宴了!


晚上十点,温言回到陈家别墅。

 

刚一进门,一道身影就气势汹汹的过来,“啪”的一声脆响,耳光声响彻在别墅的客厅里。

 

“温言,你翻天了!竟然敢放李总的鸽子!”

 

“说话就说话,打孩子干嘛!”

 

陈建南快步走过来,把他老婆于晓雯拉到了一边。

 

于晓雯冷笑:“你还拿你的宝贝干女儿当孩子啊?人家可没拿你当爹看!为了能搭上李总,我求爷爷告奶奶找了多少关系,才得了这个相亲的机会!李总条件多好啊!五十多了正当壮年,一双儿女也都在国外留学。温言嫁过去,那就是妥妥的阔太太!可她呢?根本就不知我的情,就这么给人家李总放鸽子了!让人家在包间里整整等了三个小时……”

 

于晓雯骂骂咧咧的,还想动手。

 

温言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毫不意外,这会脸上肯定有五个通红的手指印了。

 

她直视着于晓雯,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清冷:“妈,你让我去吃饭的时候,可不是说相亲的,而是说给我找了个辅导功课的老教授。而且就算是相亲,那也是你情我愿的吧?就他那把年纪了,你觉得老牛吃嫩草合适?”

 

如果不是陈建南说叫干爸干妈太生疏,她奶奶还需要靠陈家人治病,温言这辈子都不想叫的这么亲昵。

 

没有血缘的亲情关系,就像一个笑话。

 

“你……”于晓雯被温言怼的一时无言,只能转头瞪着陈建南道:“陈建南你听到没?这就是你的好女儿,咱家让她白吃白喝还供着上学这么多年,就算她当年进去了都还想着办法捞人。结果她就这么回报咱们!”

 

“别说了。”陈建南脸色也不太好看。

 

“凭什么不说?跟李总相亲的事,你不也点头了吗?李总那么有钱,还不嫌弃她那些肮脏事,已经够大度了!不然就凭她在白城的烂名声,谁会看得上她?乘早打消了野机变凤凰的念头吧!”

 

“妈这么喜欢李总,要不就让姐姐离婚,跟李总在一块?那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自然要给她最好的……”

 

“你个小贱种,你说什么呢?李总怎么配得上我女儿!”于晓雯气的蹦高,抓起鞋柜上的鞋子就砸向温言。

 

“你和你妈真是贱一窝去了!出轨生了你这个贱种把你爸活活气死,又把你丢到我们家去找了下家!早知道这样老娘当年就应该把你丢出去自生自灭!”

 

“够了!你闭嘴,滚回房间去!”

 

陈建南隐忍到了顶点,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一把将于晓雯推出去。

 

于晓雯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建南:“陈建南,你推我?老娘和你拼了……”

 

于晓雯张牙舞爪的冲了上去,就要和陈建南拼命。

 

温言没劝架,因为这些事在陈家,是家常便饭,她抬步回房。

 

进了卧室,关上门还是能听到楼下于晓雯的大喊大叫声。

 

温言放下书包,躺在床上刷微博,微博里消息提醒有新回复。

 

她点开,扫了眼在她热评下乐此不疲的中二少女,目光又移回了这条半年前的微博。

 

标题是甜歌女王陆思曼夜会金融巨鳄夏衍夜。

 

下面是一张配图,在夏氏集团刚开发完的白城顶级科技别墅区天玺府一期,一男一女前后走进了小区。旁边还配了几张放大拍的侧脸图,虽然模糊不清,但是也大致能让人判断出这一男一女的身份。

 

温言手指无规律的放大缩小着独属于男人的那张照片,脑海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正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来。

 

“言言,能跟你聊几句吗?”

 

“请进,爸。”

 

温言关掉微博,把手机息屏,从床头柜拿起来一本高数开始看。

 

从陈建南的角度,刚好进门就看到她大晚上还在认真学习,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孩子很聪明,可惜命不好,而且陈家都这个样子了,他也确实没办法……

 

“这是消肿的药,你快抹抹。刚才你妈脾气太急了,说错了话,你别怪她……”

 

陈建南上来就关心和道歉,态度无懈可击。

 

温言也点滴不漏的接着,等着陈建南说本意。

 

果不其然,陈建南很快就耐不住性子道:“你也别怪你妈,她是为你好。今晚李总给她打电话,对于你没去跟他相亲,他觉得很遗憾。他看过你的的照片,特别喜欢你。不过你若是不喜欢他,爸也不逼你,我们再找就是了。只不过爸还得劝你一句,这年头有钱的男人那是抢手货,出现在相亲市场上就会被一抢而光,爸不希望你错过……”

 

温言安静的听着,手指轻轻翻页,没有说话。

 

陈家的情况她是知道的,当年父亲去世的时候,把温家的资产大半都给了陈建南,就是希望他能照顾自己长大。严格来说,陈建南这些年做的也毫无纰漏,而且在商界也混的风生水起。只可惜这几年大环境不好,陈家赖以生存的连锁珠宝店被网销冲击,关掉了大半,资金链也是入不敷出,眼看着再这样下去,就要倒闭了。

 

所以于晓雯就想拿她商业联姻,换一笔钱注资公司,度过危机。

 

陈建南看温言没有应声,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是不是快考试了?家里的事你不用管,安心学习就好。你奶奶那病情还算稳定,今天我又去交了二十万。这样就算家里真出事了,未来几个月她的医药费也够了。”

 

温言捏着书页的手猛地用力,书页都被她几乎搓破了。

 

房间里陷入压抑的沉默。

 

片刻后,她轻声道:“爸,李总的事,给我点时间,我想想,可以吗?”

 

陈建南满面愁容有所缓解,他点了点头,也知道温言的性子不能逼得太紧,便退出了房间。

 

温言放下书,下床习惯的把房间门反锁,仿佛这样心里的安全感才会落地。

 

她转头,看着落地镜里映着的自己。冷白皮高鼻梁,鹅蛋脸大眼睛,精致的面部线条,透着满满的胶原蛋白,正是在最好的年纪。

 

而于晓雯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李总,五十多岁了,秃顶,啤酒肚,因为酒色过度,脸上都有老人斑了。

 

并且于晓雯为了赶紧拿她出去换钱,还带李总去学校看过她。温言对李总当时的眼神记得很清楚,就像在欣赏货物一般,那赤果果的目光,极度的猥琐下流。她毫不怀疑,要是换个地方,李总都要把她就地办了。

 

温言心里乱,惆怅的在微博里搜索了“夏衍夜”三个字。

 

很快,关于这个男人的信息就蹦了出来。

 

夏氏集团最年轻的总裁,科技行业的明日之星,上任后把夏氏集团的资产扩大了十倍。绯闻不少,最近的就是和甜歌女王陆思曼,……

 

还真是个站在白城巅峰,足够招蜂引蝶的男人啊!

 

温言感叹着往评论区滑,接着就看到了一条评论。

 

“你们懂个屁啊!夜爷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戏子感兴趣?不过是天玺府公关部的一场营销罢了!让咱白城的有钱人知道夜爷会在那住,这样大家就会争相去买天玺府二三期的房子了……”

 


翌日清晨,周天。

 

温言下楼的时候,就看到陈家人正在吃早餐。

 

不多不少,正好两份,陈建南和于晓雯的,没有她的。

 

“起床了?苏姐,再去做份早餐。”

 

陈建南冲厨房喊了一声,却没人回应。

 

他还要再叫,于晓雯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他:“别喊了,苏姐上楼收拾我房间去了。”

 

接着她还不屑的嘟囔:“给家里一点贡献都不做的人,有脸吃早餐吗?”

 

陈建南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眼看着气氛要变味了,温言轻声道:“不用了,爸,我有事出去,在外面早餐摊买点好了。”

 

“你要去哪?让司机送你。”陈建南道。

 

而于晓雯的声音又一次适时地响起。

 

“司机被我安排去保养车了。”

 

显然完全不打算和温言虚与委蛇了。

 

看着温言出门,陈建南阴沉着脸把手中的叉子放下,看着餐桌对面于晓雯保养得当的面容,沉声道:“你怎么回事?言言说到底还是个孩子,你对她就不能多点耐心吗?”

 

“啪”的一声脆响。

 

于晓雯直接把手里的汤匙摔在了餐桌上。

 

她抬头看着面前总是优柔寡断的丈夫,语气中满是怒其不争:“又不是我的种,我管她吃喝就不错了,还要怎么样?陈建南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贱人呢?她都二婚了,连孩子都不要,有多薄情你心里总该清楚了,乘早打消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你胡说什么!温大哥把一多半的资产都给了我,我照顾好温言不是应该的吗?”

 

“是,可你这些年在温言身上花的钱还少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了把她送进白实高中,直接捐钱给那建了一栋楼。还有她那个病痨子奶奶,我们付出的精力是钱能比的吗?你说,你昨晚进她屋,是不是又给钱哄她了?”

 

陈建南脸色涨红,手上更是青筋暴起,眼看着一场争吵又要爆发。

 

而咆哮完的于晓雯,却像是没事人似得用餐刀切着盘子里的面包。

 

“公司现在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昨天李总那,我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了,他没有生气。不过若是再有下次,恐怕他对咱的注资,就要打水漂了。到时候后果……你比我更清楚。”

 

想到这个月员工工资都还没着落,陈建南本来挺直的身子,顿时委顿了下来。

 

温言出了陈家,步行到一公里外的公交车站,坐车先去了白城市立医院。

 

她去了奶奶平时住的单人病房,却发现里面竟然换了人。

 

一问之下,才知道昨天奶奶被换到了楼下的八人病房那。

 

温言赶紧下楼,一进病房,就看到奶奶躺在铁架床上,脸色苍白,眉头紧皱,旁边没有护工的身影。虽然是八人病房,但是面积却一点都不大。

 

陪护的人马扎子小凳子摆了一堆,很多病人下不了床,只能在床上吃喝拉撒,可想而知病房里的味道有多大。

 

这对于爱干净了一辈子的奶奶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