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鬼医圣手

鬼医圣手

钰猫宁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到古代,成了丑颜花痴,她堂堂鬼医圣手的脸好疼!只是原主着实是被老天爷忘记的比较惨的那个,不仅是个丑颜花痴,还是个被亲姐妹陷害,被未婚夫追杀的可怜虫,如今她的到来势必不会让之前的悲剧继续发生。带着空间金手指,谷微月这个鬼医圣手开始了绝地复仇逆袭。

主角:谷微月,司容烨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谷微月,司容烨 的武侠仙侠小说《鬼医圣手》,由网络作家“钰猫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成了丑颜花痴,她堂堂鬼医圣手的脸好疼!只是原主着实是被老天爷忘记的比较惨的那个,不仅是个丑颜花痴,还是个被亲姐妹陷害,被未婚夫追杀的可怜虫,如今她的到来势必不会让之前的悲剧继续发生。带着空间金手指,谷微月这个鬼医圣手开始了绝地复仇逆袭。

《鬼医圣手》精彩片段

“你真以为本王不敢杀了你!”

刺耳的咆哮声响起,谷微月睁开眼睛,对上一张盛怒的脸。

嘶......

谷微月倒吸了一口冷气,环顾四周彻底抓狂,特马的又重生了!

身为大夏国最高医学院的博士后,在一次实验爆炸后,谷微月穿越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国,自此开启了无限次重生的步伐。

每次重生随机在不同男女的身体上,唯一相同的是,重生后只能在这个异世存活十年,十年后原地去世,谷微月不是没找过破解的方法,均以失败告终只得认命。

唉!

想起前世积攒的财富,还有前前世那些美人哥哥,还有前前前世...谷微月只能长叹惋惜。

“谷微月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子声音将她拉回现实,谷微月顿时愣住了,现在这个姿势实在是......

恩......太暧昧了...

床上的她像一只八爪鱼一般双手紧紧搂着男子的脖颈,一条腿还好死不死的搭在男人的腹部上,随着男子重重呼吸声起,身上的炙热透过薄薄的衣料只烧的谷微月老脸通红。

僧衣......和尚?

不对,这和尚怎么还有头发?

就算是谷微月厉尽重生身经百战,也有些蒙,这次又是什么情况?

她红着老脸,神色讪讪松开手脚,还不忘抚平男子僧袍上被压出的褶皱。

司容烨对着谷微月那张丑的无法直视的脸寒意顿起,若不是顾及锦江王,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

“滚!”

男子幽深的眸子满是盛怒,房内杀气顿起,骤降的气温惊的谷微月汗毛倒竖,难道原主真把人给强睡了?

不对啊,身体并未有异常,这男的为何想要杀她?

将原主平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谷微月啧啧称奇,原主真是给自己留下一个烂摊子啊。

原主也叫谷微月,锦江王原配王妃生她时大出血,直接一命呜呼,虽然出生时脸颊上带着一块手心大的黑色印记,但没有生母的庇护,还是受尽锦江王的偏爱。

随着年龄增长,脸上的黑色印记越发的明显。

别的姑娘若是这个样貌恐怕早就羞的不肯跨出家门半步,这个谷微月倒是个奇葩,让人抬着日日在街上乱窜,美其名曰就是为了看漂亮公子哥。

闹的上京稍有姿色的男子出门身边都带着一群小厮,若是晦气碰到谷微月也好遮挡一二。

为了避开谷微月,锦江王府外的大路上平日不见一人,就连长得好看的狗也不敢在此乱撒欢。

被她这么一折腾,上京是怨声四起,不少人纷纷给陛下上书,新帝是刚登上皇位不到十岁的奶娃娃,大权还都握在太后手中,太后见状直接一道懿旨下来,将她指婚给宜王司天清。

这一道懿旨直接伤了上京无数少女们的心,宜王丰神俊朗长身如玉乃是少有的翩翩佳公子,配这个丑女,想想就让人绝望。

就在大伙以为有了这道懿旨谷微月会安分待嫁,谁知这丑女不收心不说还更加变本加厉,买回多名好看的少年养在府中,美其名曰为了观赏。

听到消息的宜王以皇陵守孝三年为由,向太后提议婚事后议,谷微月的胡闹让太后颜面无光,只得同意宜王的提议。

二人的婚事就此做罢,失去了佳婿,谷微月的名声在上京彻底臭的不能再臭了。

新帝登基地位不稳,先帝去世时曾下旨让在寺庙修行的俗家弟子寒王司容烨回京辅佐幼皇。

司容烨是先帝胞弟,幼年早慧,五岁能文十岁能武,先帝登基后,他突然度入空门不知所踪,从此了无音讯。

谷微月早就听闻寒王生的是剑眉星目文武全才,听闻人要回京的消息,包下一间客栈只为提前一睹寒王风采,不成想二人见面的方式竟然是这般特别。

造孽啊,谷微月扶额长叹,恨不得两眼一翻原地嗝屁再重生一次!

“你别生气啊,我这就走,这就走......”

不对劲房内怎么有血腥味?


谷微月将目光投向床上的男子,这个人受伤了。

啧啧,怪不得这么生气也只能动动嘴巴,她瞬间打起了小九九。

寒王但此次是受命回来辅佐幼皇,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摄政王,若是救下他,以后在上京自己还不得横着走,谷微月算盘打的敞亮。

司容烨见她说着离开,脚却粘在原地不动,目光肆无忌惮上下打量自己,此时寒毒已经发作,浑身如同被蚁噬一般锥心的疼,若不是动弹不得,他定要掐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丑丫头。

回想之前,先帝托孤,等大内侍卫寻到他时已过了国丧,匆忙赶回上京不料却遭了暗算引起毒发,侍卫被打散,接应的人未到,无奈之下他只得胡乱找了一家客栈闯了进来。

房内只有一个轻纱遮面的妙龄少女,为安抚少女,司容烨将自己腰牌拿出,谁料这个女子一听是寒王,两眼放光步步紧逼。

面纱落下寒王这才看清少女的丑脸,认出此女就是令上京无数男子闻风丧胆的谷微月,奈何当时毒已经发作,被逼到床上的他眼看此女魔爪逼近也无可奈何。

而谷微月没想那么多,她闻到血腥中带着一丝甜味,这男人中毒了。

谷微月见状放下心,她唇角浮现出志在必得的笑意向床边靠近。

赤足停下,白嫩的脚丫,十个脚指渲染丹汁,分外的妖娆。

猥琐的笑,妖娆的身姿让他心头一震:“谷微月你在靠近一步,本王定要杀你!”

只可惜这么有气势的一句话,在剧毒发作的司容烨口中说出如同蝇嗡般毫无威胁可言,谷微月不受威胁的走到床边,擦啦一声撕开僧衣。

司容烨气急败坏怒吼道:“你干什么?”

“给你疗伤啊。”

侧腰一处刀伤延绵到后背,看情景男子应该是匆忙包扎,这会血已经渗出浸透布条,如红梅朵朵绽放。

刀伤加毒发滋味定然不好受,这人竟然一声不吭,是条汉子。

“放心,本姑娘还不至于对一个不僧不俗的人下手。”口中嫌弃着,双手麻利将布带解开,准备重新上药。

温热的手指不可避免的触碰到暴露的肌肤,游走间带出一连串粉色痕迹,司容烨气急败坏,这个女人,怎么敢!

“住手!”

司容烨见谷微月对自己的话充耳未闻,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最终昏死过去。

“昏了好,昏了我好办事。”谷微月手脚麻利的将布条扯开,露出狭长一条伤口。

“这么长一条伤口也不缝合,真是胡闹。”

古人根本没有缝合技术,不管多严重的伤直接上药包扎完事,所以受伤后病人存活率很低,不是因伤而亡,而是因为细菌感染。

仔细听房外空无一人,谷微月闭眼迅速走进一空间,空间内放置着一张手术台,旁边摆放着手术镊、止血钳缝合针等器械。

这是谷微月唯一和现代有联系的东西,她拿起一把手术刀,目光缠绵,这把刀在穿越前曾救过无数病人的生命,可如今只能躺在灰尘中无人问津。

“哎,明珠蒙尘啊。”谷微月情绪有些低落,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回去。

放下手术刀,谷微月迅速拿出缝合针线和消毒水走出空间,消毒后快速缝合,针线排列整齐细致,不错,手艺精湛,她满意的点点头。

再次从空间出来后,手中出现一瓶清水:“算你小子走运,喝下我这灵泉水,就是阎王来了也靠边站!”


谷微月穿越后发现随身携带空间,里面手术器械一应俱全,最为奇怪凭空出现的灵泉水。

喝下这个泉水后堪比大补药,只要不是当场断气都能抢救过来,最重要的是,灵泉水取之不尽,用完后自动会补充。

有了这个作弊神器,重生这么多次,谷微月都活的有滋有味。

撬开司容烨的嘴将灵水一股脑的灌了下去,见他呼吸均匀,这才放心。

司容烨醒来,一眼就看到坐在桌前正捧着鸡爪啃的津津有味的谷微月。

“你......”

“咦,醒了。”

谷微月随手将骨头向身后一抛,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不错不错,醒来时间比我想象的快上一些。”

这个丑女。

司容烨眸色一沉,人如鲤鱼一般挺起,手掌伸向谷微月脖子。

不知好歹。

谷微月身子后闪,抬手间一抹银色朝着司容烨身上几处麻穴刺去。

大意了。

司容烨没想到这丑女还会武功,躲闪中还是被暗器刺入腿中麻穴,飞起的身子扑通一声将谷微月压在身下。

粗重的呼吸声交织,只可惜杀机四浮。

今日这事太过巧合。

骨节分明的手掌正牢牢掐着身下丑女人纤细的脖子,司容烨眼眸中盛满怒意:“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好强悍的男人!

肚子被开了瓢,身中剧毒,还这般能打,谷微月一阵兴奋,没救错人。

“想不到堂堂寒王就是这么对待恩人的。”

丑女人不见半分惊慌,脸上反而浮现出一丝嘲讽。

司容烨这才看清,一根银针堪堪停在脑袋旁太阳穴处,刚才若是自己起了杀心,这个丑女定会下毒手。

竟然敢对本王起杀心,难道和那伙刺客是一伙的不成?

“你想干什么?”

无知的狂妄之徒。

“若不是有我在,你早就失血过多死了。”

司容烨细琢磨之下,伤处的血还真止住了,他狐疑问道:“是你救了本王?”

“不然你的伤怎么好的?”

司容烨心中的疑问更大,这个丑女会医术?鬼才信。

见他不信,谷微月决定给他下济猛药:“你身上有毒,此毒是你在母胎时中的,不好解,不过我能解。”

“你说什么?”

司容烨吃惊之下这才惊觉寒毒暂时被压制了,他骇然,身上的寒毒自幼伴随,随着年龄增长发作越发频繁,每次都会痛上三天,这次这么快就过去了,难道真是此女的功劳?

“这次只是暂时被压制住了,若是想要将你身上的毒彻底清除,需要药材。”

这好办,司容烨出身皇族,此次回京辅佐幼帝,这天下除了陛下就属他了,要什么样的药材没有。

司容烨选择暂时相信她,他倒要看看此女能耍出什么样的花招。

勉强起身,想起刚才二人姿势,他低吟一声佛号勉强压制心中翻滚的怒意。

司容烨这才看清,伤自己的分明是根根银针,银针尾端若隐若现银线牵绊,随着丑女动作,银针飞舞片刻后再无痕迹。

“给本王解毒若是治不好,该当何罪?”

谷微月就等这句话,眸光闪烁反问道:“若是我治好,王爷该当如何?”

司容烨心中一沉,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难道连佛家弟子都不放过?

他沉着脸冷冷道:“你说。”

“我治好王爷的病,若是日后我有性命攸关之际,王爷不能就见死不救。”

说话间谷微月脑海中浮现出前世遭人暗算一命呜呼的情景,那个滋味可是不好受,今生若是有一人能在关键时刻救下自己,说不定还会多活几年。

还好,还好。

司容烨明显松了一口气:“一言为定!”

这时,窗户突然被人从外打开,侍卫常风飞身进来,单膝跪在床边:“属下来迟,主子恕罪!”

“回去领罚!”

“是。”常风见他并未动怒,这才放下心。

冷眼一撇,握着短刀的手紧了紧,京城中豺狼环伺,主子刚一进京就身受重伤,这个消息不能走漏半分,房中女人不能留活口。

惊人的杀气让谷微月皱眉,刚解决一个现在又来一个,这具身体这么招人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