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跳河表白校花

重生后跳河表白校花

茴香土豆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身为百亿富豪的陆瑾,在回家途中遭遇车祸,意外去世。再睁眼,他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回了高考后的假期。这时候的他简直就是个杀马特,但胆子特别大,竟然敢跳进长江和校园女神表白。但他还是没有成功,被女神当众拒绝。如此尴尬的场景,陆瑾只想和女神把话说明白,告诉她自己不喜欢她了。岂料,女神在这时候开始粘上他,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主角:陆瑾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瑾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跳河表白校花》,由网络作家“茴香土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百亿富豪的陆瑾,在回家途中遭遇车祸,意外去世。再睁眼,他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回了高考后的假期。这时候的他简直就是个杀马特,但胆子特别大,竟然敢跳进长江和校园女神表白。但他还是没有成功,被女神当众拒绝。如此尴尬的场景,陆瑾只想和女神把话说明白,告诉她自己不喜欢她了。岂料,女神在这时候开始粘上他,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重生后跳河表白校花》精彩片段

渝城,渝万区,南岸小区。

陆瑾瞪大双眼望着天花板,喉咙发干。

灼热阳光穿透窗帘照在肚皮上,好似着了火,仅仅才过三秒陆瑾难耐猛然跳坐起来。

昨夜应酬宿醉,身为百亿富豪的陆瑾回家途中遭遇车祸,玻璃飞进半截身体。

他很确定自己绝对活不了!

当时剧痛之后,便没了意识。

此时他躲在阴凉处猫着,摸了摸脸颊,汗水浸湿。

目光所视之处是略略潮湿的瓷地板,是书架堆积成山的书本,还有满地被野兽般撕碎的书本与海报。

看着这些记忆深处里涌现的熟悉场景,陆瑾万分惊愕,茫然走到书桌前的日历,上面有红笔圈的日期。

2011年8月1日!

高考结束,志愿已报!

“我在做梦?”

呲!

薄板木门打开,一个凉拖中年男人巍峨地站在门口,如树根般的胡茬锢住几缕烟,略显邋遢,眼神微眯,宛若大仙!

“呃?”

陆瑾从喉咙里发出惊愕的声音,怵然发懵。

“啊?爸?”

压根没理会儿子的大喊大叫。

老陆倚靠在门框上,微微仰视,烟头滚烫地亮了一下。

“别怕,李夕颜父母那边老子会去帮你道歉,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听爸一句劝,你选的对象起点太高,条件太好,你可以借鉴老爸的经验,找个跟你妈一样普普通通的……成功率不就上去了吗?”

人生导师陆大仙宽慰着儿子,倏然被一只手拉离门框,人影原地消失。

快到模糊!

“老娘普通?你也不看看你撒子德行,我能看得上你那是你的福气!”

“你个哈婆娘,痛!痛痛痛!”

陆瑾一探出头去,就发现富态的渝城著名丝巾女士杨素茗正揪着陆大仙的耳朵暴揍。

从小到大,陆瑾都是家里的润滑剂。

每次老爸挨揍的时候,只要他出面,一定能缓和矛盾。

毕竟杨素茗只有两只手,一只手要揪人,一只手要打人。

那么陆瑾参与进去的时候,分散了攻击性,陆大仙就能少挨点打了。

陆瑾吭哧一气,悄悄地把门关上。

死而复生的倦怠感犹在。

陆瑾轻轻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没由来一阵惆怅。

重生前陆瑾几乎走到了常人一辈子都走不到的巅峰,尝遍世间美好。

若不是为了事业,若不是为了几个25岁的女儿。

他必定能在40岁这个年纪完婚,事业爱情双丰收。

现在这个年纪,没有以往人到中年的成熟稳重,也没有那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气魄。

有的只是一无是处的英俊!

有什么用?帅能当饭吃吗?

嗯?

陆瑾细细发现,自己的眼睑顺着往下,竟然有两道浅浅的凹槽!

嵌的这么深?

哭了?

为什么而哭?

好丢人啊!

老爸刚刚提到……李夕颜?

这名字好熟悉啊!

陆瑾记忆刺痛,重启,这才隐约记起发生了什么事!

昨晚同班同学聚会,为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减压。

自然,在推杯换盏中,众同学豪迈书生气的抒发自己的理想,互诉衷肠,表示要经常联系。

却不料陆瑾醉酒后跳上桌,大声嚷嚷跟校花李夕颜表白。

结果可想而知,李夕颜当场拒绝,直接粉碎了陆瑾从初一就开始酝酿的梦想。

于是借着酒劲,陆瑾闹着要去长江里洗洗澡,要挑战一下自由落体。

吓得父母都赶往现场,直接把场外拉练的消防八中队给激来救援。

想到这里陆瑾不禁憨笑一声,年轻的时候自己可真是憨批啊。

为女人生为女人死,完全跟未来那个拒绝无数优质女性的自己背道相向。

至于李夕颜的模样?他意识里很模糊,早就忘得七七八八了。

陆瑾拿起桌上的十八个跑马灯手机,白底黑字的壁纸亮起——

“既然青春已死,人生又还有何意义?——文字控。”

陆瑾臊的脸红,可真是憨批啊!

滴滴滴。

电话响起,亮起了一条短信,来自于陈致远!

陈致远是陆瑾的死党,从小就臭味相投。

即便是上一世大家都长大了,仍保持频繁的联系,所以陆瑾并不陌生。

【你没事吧!起来没?你妈打你没?快来地下铁我请你喝奶茶!然后去飞翔网吧打CF!】

陆瑾一头黑线,完全是缺一根筋。

昨晚老子差点跳河帅消玉陨了,死党没良心竟然只想找我打CF。

不过也好,这样就有理由离开这个家暴的环境。

推开门。

家暴已到尾声。

全国女生通用标准,老妈杨素茗打完人还一副很生气的模样,横着肩膀撇在一边不理陆大仙。

“妈,你以后别打我爸了!”

“别说话!不然连你一块打!”

陆瑾一缩,“我就说说……你别当真。”

“你又去哪里啊?马上上学了能不能就在家待着?”

“哦,我去买点商管之类的书。”

丝巾女士难得露出笑容,“买书?买书好,多买点。”

陆瑾穿上鞋子下楼,眼里是明朗晴空,街景仿佛加上一片夏日的滤镜,两旁黄葛树郁郁葱葱的被风抚摸着。

2011年的渝万区还没有受到主城的哺育,一切都还很陈旧。

是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边陲地带。

地下铁是处于渝万一中附近的奶茶店。

这里是学生党酷爱的聚集地,据说一中80%的八卦都来源于此。

隔世感缓慢与现世感重叠,陆瑾聒噪的心逐渐抚平,边走边想。

回到2011,作为一个成熟的主角,陆瑾并不像那些刚重生的主角一样马上就要苦大仇深,疯狂赚钱。

这一世,陆瑾累了。

他决定再当舔狗就砍狗头!

他决定再碰商业就是狗!

他只想安安稳稳,找个朴素点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给你一个建议,把摊位改成可移动式的小车,平日去工业区电子厂附近摆,周五周六周天去学校门口摆,绝对比你在这里赚钱。”

在暴打柠檬茶摊位前,陆瑾吮着吸管,以身为一个百亿大佬的身份向老板传授经验。

在前世,他因扶持小微企业受到年轻创业者的热爱,获得最受尊敬企业家称号。

“嗯,谢谢。”老板声音清甜,两坨红晕宛若初晨雾霭。

“我觉得我们好有缘分,你应该还在读高中吧?要开学了吧?真不容易这么年轻出来创业,如果后面有撒子不懂的就联系我。你记下我的……”

“妈。”

“哎!幺儿。”

老板冲陆瑾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转头迎向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温柔抱起。

陆瑾扔掉塑料杯转身迈去视线中不到百米的地下铁奶茶店。

什么暴打柠檬茶这么贵,要我4块钱!

陆瑾使劲地揉揉眼睛,却恍然听见有人喊——

“你没事吧?昨晚上差点被你吓死!”

顺着声音看去,店门口出现一个瘦高的黑旋风。

紧接着穿过三三两两的人群上前一把搂住陆瑾的肩膀。

陆瑾定睛打量眼前少年,年轻的陈致远少去了油腻,满是健康与淳朴,心底不由嗬呲一笑。

“你看我这样子像有事吗?”

陆瑾稳的一批,乐得逸闲的模样。

“一夜之间,你稳重了!”陈致远不可置信。

“呵,女人算什么?当然是兄弟最重要!”

陈致远流露出欣慰的模样,“是的,男人之间就应该打CF,谈恋爱什么的最没意思了!”

“话说,昨晚上我真闹的很大?”

陈致远作思索状,郑重点头,“恩,很大。我说给你买火麒麟都阻止不了你跳河。”

陆瑾臊的脸红,脸上写满了羞耻,这都是些什么虎狼对话。

“唉,都是因为太年轻,以后再也不干这样的傻事了!再跟她打交道我就是狗!”

话音刚落,一双帆布鞋落在陆瑾面前。

陆瑾顺上看去,女生的蓝白条纹校服裤如润玉,两只黑色帆布鞋上是做窄的裤脚,露出一截雪腻的小腿,清新黄桃图案的袜沿格外好看。

再往上,是一双捧着奶茶的纤细柔荑,那双愠怒的盈盈杏眼正瞪着陆瑾。

“很有意思吗陆瑾?”

“你既然知道这是一件傻事,还张口就来?显得你是真傻吗?”

“女人算什么?那你昨晚的行为是在干什么?好玩吗?”

“再跟我打交道就是狗?你以为我想跟你打交道吗?”

“真是可笑!”

陆瑾被说懵了,恍然间记忆被刺痛,瞅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迟迟来了一句,“你是……李夕颜?”

女生愕然地张开小檀口,周遭的同学嘘声一片,讥笑蔓延。

显然是陆瑾的光辉事迹传遍校园。

这陆瑾可真是为了挽回尊严不择手段啊!

疯了吧!

昨晚上哭着喊着的是谁?

陆瑾居然还装作不认识李夕颜?

瞧瞧这懵懵的样子,瞧瞧这失忆般的模样。

是喝酒把脑子喝傻了吧!

“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再也不想理你了!”


经过周围人的反应证实,这女生的确是李夕颜。

她是公认渝万一中公认的高冷校花!

因其成绩优异,常年在年级前十。

再加上家室条件优越,导致近几年暗恋人成潮,但无一人敢上前叨扰。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在你心里一直有一个人。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再见到她,就能在一瞬间满心欢喜。

我们把它称为:标准答案!

当看到李夕颜的这一刻起。

陆瑾承认,她的确有做陆大仙儿媳妇的资格。

换做以前陆瑾的心性,此时必然懊恼惋惜,赶忙上前道歉。

可是他大学毕业后在大润发杀了2年的鱼。

现在心底早已磨炼的硬如磐石。

同样的!

李夕颜此刻恨不得手撕了这狗男人。

她不过是来买一杯奶茶恰好撞见陆瑾。

没想到竟然听到自己被陆瑾在背后这样说。

既然陆瑾满脸懊悔的模样,那昨晚上还上跳下窜的表白干什么?

我不值得是吧?

这什么态度?

“哦。”

陆瑾淡淡地回应,十分坦然地多扫了李夕颜几眼。

身高172,精致的瓜子脸,星辰明眸,温润带彩小唇与高挺鼻梁相得益彰,右鼻梁那颗淡淡的青葱美人痣点缀,宛若渝城版全智贤。

嗯。

这跳河跳的还真不怨。

“陆瑾你算什么男人!”

在石化的李夕颜背后上前走出一个一米八的大高个,出离愤怒。

“就像夕颜说的,你的行为不过是在证明你傻罢了!没必要带上她!”

陆瑾十分厌烦这种言语开头。

就像领导说的……就像我妈说的,搞的好像是个无思维的复读舔狗,瞬间不服梗着脖子逆上,“你是哪根毛?”

“你……你说脏话!”

“看来你是真跳河跳傻了!我是王忠天!”

王忠天攥着拳头,脖子青筋明朗。

陆瑾人生经历坎坷,商途艰难。

身上遗传了陆大仙不着调的脾气,也遗传了杨素茗的暴躁霸气。

所以他压根不想理这种想出风头的小男生,无视就是对他的最大威慑。

转而直视李夕颜,“好歹你是我的初高中同班同学,携手渡过6个春秋,一同走过6年风雨……”

全场哗然。

这,很不要脸啊!

李夕颜气的栗色短发颤动,“什么叫……”

“好了,别闹了。”陆瑾刻骨三分地投向安慰眼神,伸手揉了揉李夕颜的脑袋。

“做不成情侣,还可以当朋友嘛。到时候去学校报道,我送送你?也算是尽到同学之谊了。”

李夕颜打开陆瑾的手,嗔怒,“谁要你送,谁要跟你做朋友?”

说完这话李夕颜愕然。

不对!

自己为什么要说这话!

这完全像是小情侣在打闹间的言语啊!

“你说的哦,可别后悔。”

陆瑾稳得一批,收敛笑容就准备拉着陈致远走。

“你!你简直无可救药!”

陆瑾顿住脚步,回望一眼,“对了,你考上了哪所学校来着?”

李夕颜听后完全懵了。

好啊!

将装傻进行到底是吧!

昨晚上哭着喊着坐在桥梁上懊悔自己没考上渝城政法跟李夕颜一起的陆瑾,现在居然不知道李夕颜在哪所学校?

“哦,不重要了。”陆瑾叹了口气,“就让它随风散吧。”

这种过山车起伏一样的态度,这种惋惜遗憾的面相,着实让李夕颜和周围的人恨的牙痒痒。

“陆瑾!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李夕颜一跺脚,愤愤不平地把奶茶扔进垃圾桶。

……

几分钟后。

飞翔网吧。

“我很过分吗刚才?”

“别说了,我都很想锤你两下!”

陆瑾手里的烟头闪烁两下,吐出大口烟雾,眼神斐然。

“不过,你真的醒悟了?我早就说了李夕颜那样的你去表白也是炮灰。”

陆瑾似笑非笑,“我谢谢你啊。”

“?”陈致远不明白,“谢我什么?”

陆瑾懒理,这好兄弟啥都好,就是缺一根筋。

对待女生永远是绝缘体模式,情商几乎为0。

也不难怪日后的陈致远会浪的飞起,毕竟他的青春,女性是空白的。

网吧的脚永远是最臭的,网吧的烟永远是最熏的。

辣到眼睛的陆瑾走出门口透透气,半眯着眼望着天空。

高中毕业后,陆瑾考上了渝城理工大学,在一所80%都是男性的大学里,孤寡挂在每个人的头顶。

要钱没钱,要女朋友没女朋友。

搜寻回忆,简直一塌糊涂!

也不难怪日后的陆瑾会浪的飞起,毕竟他的青春,都是理工汉子!

怎么办?

还是从商吧?

有着清晰的商业时间线,想赚钱不是什么难事。

不行啊,发过誓了,再从商就是狗!

而且这样的话,不就跟那些小说里的重生主角一样了吗?

陆瑾思索在三,突发奇想,脑海中出现陆大仙的身影。

对啊!

我可以给老爸递点点子,让他去投资,让他努努力!

坐在家中,望父成龙不香吗?

话说间陆大仙打来电话,开口就道,“儿子!路过菜市场的时候带两块老豆腐,你妈想吃。记得讲讲价,能少个2毛钱的。”

挂断电话,陆大仙那不着调怏死怏死的模样再次出现。

陆瑾嘴角抽搐,冲着天空,“汪汪汪!”

远处街道,盈光少女李夕颜正单影走回家,呆愣地看到陆瑾扔掉烟头还学狗叫。

想引起我注意?

不是刚刚很冷酷,很决然吗?

“陆瑾,你真没必要这样。”

“?”

见到李夕颜走到跟前,陆瑾一脸懵。

“让你受到打击我很抱歉,但同时我希望你明白,爱情是不能勉强的。况且,我打算大学毕业之前都不谈恋爱。”

李夕颜说的很诚恳。

陆瑾:?

咋这么自恋?

陆瑾懒理,转身就进了网吧。

青葱女神半咬着唇,微微摇摇头,暗道陆瑾这心理承受能力怎么这么弱,才三言两语就受不了了。

唉。

算了,高中总算是告一段落了,迎接美好的大学生活才是最要紧的。

至于陆瑾?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


陆瑾回到网吧,一屁股坐着陈致远身边的机子旁,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狗叫也叫了,从商吧!

毕竟……

陆瑾侧头瞄了一眼网瘾少年,不为自己,也得为家人,为兄弟,努力一把啊。

毕竟,以后的世道,有钱的才是王道!

“唉,回来了?墨迹什么去了?”陈致远把键盘当做烂的敲,抽了空看见陆瑾,对他吼道,“快快快,把你的黄金号登上来,这小子我干不掉,还得你来!”

陆瑾白了对方一个眼神,瞬间没理会,努力回忆今年发生的大事。

上一世,因为李夕颜告白失败,自己也就此堕落,好像没有注意到今年发生了什么大事……

算了,还是查查资料看看,或许会想起什么。

“Gameover!”

几个大字出现在陈致远面前的电脑上,他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嘀嘀咕咕地道,“陆瑾,我邀请你哈,这局你得替我找回面子。”

然后……他发现陆瑾的号依旧是灰色的。

“喂,我说……”陈致远扭过头想问陆瑾咋还不上号,却发现对方居然在看新闻。

新闻?

“陆瑾,你没发烧吧?”

吓得陈致远连忙摸了摸身边人的额头,“没发烧啊,那一向网瘾比我还重的人,竟然看新闻?”

“唉,你的政治这次考了多少分来着?”

“哈哈哈,高考都毕业了,你才看新闻,会不会有点装大爷了?”

陆瑾被他吵得不耐烦,直接将耳机塞到耳朵上。

陈致远说了几句见别人邀请自己打游戏,也没有管陆瑾的骚操作了。

陆瑾双眼紧盯着电脑上的文字,眉头微微皱在一起。

安卓手机兴起。

好像进军手机方面的商机不大啊,往后手机翻新的程度超越人的想象。

比如,你今天买了安卓最新款,明天就能出现更新的一款。

而且手机跌价也快。

陆瑾抿了抿嘴,放弃手机这条路。

不过……

这方面的利润特别大啊。

还有,电商啊!

电商还没有手机市场。

自己完全可以捷足先登。

日后,可是人人必配一部手机。

上到八十岁,下到三岁。

先做渠道,拿到货源,跟强北联动一波……挤垮线下实体店……

陆瑾光这样想想,嘴角都不由自主的上扬。

这个机会完全可以考虑!

不过,目前最要命的是本金。操作这一手需要非常大的现金流。

转眼到了傍晚。

陆瑾想起陆大仙的话,起身关掉了电脑,对陈致远只会了一声。

就先离开了网吧。

陆瑾慢吞吞的走到菜市场,看着里面吆喝声,人来人往,只觉得真不可思议。

自己又重回少年时代。

啧啧!这辈子,他绝不会像上一世那么傻了。

他要变大变强。

不过,现在还是赶紧买豆腐回家吧,不然家里的皇后娘娘可是要发火的。

铃铃……

刚走几步口袋里的手机振动。

陆瑾掏了半天,终于掏出手机。

看着老掉牙的手机,陆瑾有些嫌弃。

笨重不说,这款式也太难看了。

“喂!”

“不用买豆腐了。刚才去李夕颜家道歉,回来的时候路过菜市场顺手买了。”

陆大仙懒散的声音传来,慢吞吞说完也不等陆瑾回话,直接挂了。

陆瑾嘴角抽搐几下,这是得多么节约话费啊,多说一秒就好像会欠费。

无语的很!

陆瑾将手机丢进口袋,双手一插,头一扭,准备离开菜市场。

但……总能遇见不想见的人。

李夕颜提着垃圾,从楼上下来,恰好看见陆瑾一脸无奈的从自家小区经过。

呵!

上午对自己还是那副态度,结果呢?

居然跟踪自己来到这里了!

“陆瑾!”李夕颜提着垃圾大步走到陆瑾面前。

“你跟踪我?”

陆瑾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自己真想问问她哪只眼睛看见自己跟踪她了?

不等他说话,李夕颜一脸[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我不会答应你的告白]的表情,继续说道,“陆瑾,你的喜欢对于我来说一文不值,而且我暂时不考虑感情的事情。”

“所以,我劝你现在还是好好读书,毕竟有个优秀的文凭,才能改变自己的现状。”

“……”陆瑾差点翻白眼了。

不想听李夕颜有的没的无聊的话,他一个字都不吐的转身离开。

原本就没有啥事,等李夕颜再说一会,自己好像离开她就活不下去了一样。

陆瑾脑海里突然出现自己重生回来的那一幕,还有自己为情想不开的样子。

陆瑾打了一个冷战,那二货绝对不是他!

“喂,陆瑾!”见陆瑾不搭理自己,李夕颜觉得面子都丢光了,不服气的喊了一声。

以往,只要自己跟陆瑾说一句话,就能让他高兴一整天,这会听见李夕颜的声音,跑的比兔子还快。

身影消失在人群里,李夕颜气的快哭了。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无视。

而且还是一个暗恋自己的人!

臭陆瑾,不搭理就不搭理。

这边。

陆瑾拐了个弯,瞧不见李夕颜的地方,他才微微放慢脚步。

这个女人,是不是欠虐?

之前,自己暗恋人家,当舔狗的时候,李夕颜高冷的很。

从不会正眼瞧他,更不会追着他跟他说话。

无语。

现在自己看见她就反感,她却往自己身前凑了。

陆瑾摇了摇头,将这些事情甩出脑子里,他现在想的是要如何赚钱的。

等他有了钱,要什么女人没有?

自己上辈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辈子他才不会为了一颗树而放弃森林的。

光想着事情,陆瑾不知不觉的到了自家小区。

给他开门的是陆大仙。

他脸色不悦,狠狠瞪了陆瑾一眼。

陆瑾不明所以的摸了摸鼻子,陆大仙更年期到了?

“儿子,你赶紧过来!”厨房的方向,传来杨素茗的声音。

陆瑾穿着拖鞋,蹭蹭的来到杨素茗身边。

“报告,首长有什么活要吩咐的?”

听着儿子一本正经的开玩笑,杨素茗白了他一眼。

“今天我跟爸爸去李夕颜家里,你猜他要什么?”

“要什么?”陆瑾没兴趣知道,但配合杨素茗的问题说道。

“要你亲自去道歉!”

陆大仙不知何时站着门口。

母子俩都吓了一跳。

杨素茗顿时就骂起来了,“姓陆的,你是不是想吓死我,好重新让你再找个?”

“我陆振海的儿子,绝不可能给别人道歉的!”陆振海磨着牙齿道。

原本就没有大多的事情。

告个白而已。

如果陆瑾上门道歉,搞的像陆瑾跟李夕颜有什么关系似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