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妻子跳楼那一天

重生妻子跳楼那一天

眼药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宋立嗜赌如命,不仅把所有家产都输光后负债累累,甚至还把女儿送出去抵债。妻子亲眼目睹他丧尽天良的一面,也知道自己的后路会是抵债,于是,她从高楼一跃而下,彻底解脱。此后,宋立开始了他漫长的内疚,自己妻亡子散,都是他活该。意外重生回妻子跳楼那天,宋立发誓,他既要挽救家人,又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前世的罪孽,他今生赎!

主角:宋立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立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妻子跳楼那一天》,由网络作家“眼药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宋立嗜赌如命,不仅把所有家产都输光后负债累累,甚至还把女儿送出去抵债。妻子亲眼目睹他丧尽天良的一面,也知道自己的后路会是抵债,于是,她从高楼一跃而下,彻底解脱。此后,宋立开始了他漫长的内疚,自己妻亡子散,都是他活该。意外重生回妻子跳楼那天,宋立发誓,他既要挽救家人,又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前世的罪孽,他今生赎!

《重生妻子跳楼那一天》精彩片段

“有人跳楼啦!”

两千年,东北江城一小区的楼顶。

一青年女子站在边缘,眼泪止不住的流,两个小时前,她还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公宋立,可得到的回信依然是杂乱的打牌声……

她放不下这个世界,但没有办法,或许从这里跳下去之后,才能真正的解脱,这一切都是被逼的。

……

宋立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睁开眼,心里却是传来一阵阵抽搐。

可笑,怎么会梦到二十多年就跳楼的妻子,是假酒喝多了吗。

奇怪,自己怎么倒在路边了,明明刚才还在水里救人。

难道自己被冲上岸了?

他的目光在四周巡视,这环境非常的熟悉,但总觉的哪里不太对劲。

熟悉的街口,还是那条江水,路边的行人依然络绎不绝。

不对。

宋立发现周边的环境怎么如此的怀旧。

他习惯性的摸了下自己的裤兜,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嗯?这不是二十年前用的西门子么?

一瞬间,宋立的脑海里闪现出许多画面。

他前半生的经过历历在目,难道自己回到了二十年前?

此时他才二十五岁。

宋立的电话响了。

“大立,快点来郭子家,三缺一,就差你了。”

宋立的脑子嗡的一下。

他又重新看了下手机的时间,

2000年4日14日!

这不是自己的妻子跳楼自杀的日子么?

当初,他也是在这个地方,因为整夜的打麻将喝酒,身体严重透支倒在了路边。

起来之后也是这帮狐朋狗友打来的电话,自己去打麻将,最后因为欠了赌债,把自己三岁的女儿都押上了,最后被高利贷逼得妻子沈晓倩跳楼自杀。

这事儿之后,他独自带着女儿乐乐生活了二十年,父母因生气得了重病相继离世,岳父岳母也因此事一夜白头,最终也没活的长久,最后连女儿都不认自己了。

他也曾多次想着改变自己的人生,但他只能整日以酒麻醉自己,最后落得个酒鬼的名声,靠低保度日。

宋立听见电话里还在叫他,他长出一口气,这是老天给他再活一次的机会,他绝对不能让过去再度上演。

“大立,听没听见,你女儿可还在彪哥的手里呢,今天或许运气好,能把女儿赢回去。”

“好,你们等着。”

宋立清晰的记得,当初彪哥就是贪图妻子沈晓倩的美色,才在牌上做了手脚,最后自己连妻子都输出去了。

曾经的自己真不是人。

他揣好手机,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乐乐给接回来,从此以后发奋图强,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妻子不能死,孩子不能有事,家人们不能有事。

他从路边捡了块砖头放进了包里,脚下的步子加快,渐渐的奔跑了起来。

到了郭子家,彪哥嘴里叼着烟,女儿乐乐还在他的怀里。

“来乐乐,给彪叔笑一个,叔叔给你糖吃。”

宋立不自主的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眼眶有些湿润。

他是多么想念自己的女儿,当初自己怎么就能……

“爸爸!”乐乐叫了出来。

彪哥脸色沉了下来。

“小兔崽子,老子给你那么多好吃的,让你叫一声叔叔你不叫,见到你爹可知道张嘴了,他已经把你卖了你知道吗?”

宋立轻声道:“彪哥,麻烦你放下孩子。”

“怎么,心疼了?当初你欠钱的时候想什么了。来吧,今天彪哥的心情好,再借你两千块,咱们打十圈。”

宋立压低了声音:“彪哥,对不住了,今天我不想玩了。”

“输怕了?你家里不还有个媳妇么,一遭押上,彪哥再多借你叁仟。”

彪哥又拿出叁仟扔在桌子上。

“彪哥,还是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吧。”

“还给你?咱们可白纸黑字的写了合同,再说了,孩子还给你,你欠我的钱怎么办?”

“我还,一定还。”

现场一通大笑,根本没有人看得起他。

一个整天就知道跟媳妇要钱,出来吃喝打麻将的人,还指望他还钱?还不如把媳妇交出来滚蛋呢。

宋立记得,当初就是因为玩上了牌,才把妻子给输掉了,他今天绝对不能碰桌子上的牌。

彪哥顺手拿出一份合同。

“看好了,一共五千块,你签个合同,咱们就可以开始了,赢了钱,把欠我的还上,女儿带回家,咱们以后还是好朋友。”

宋立看了看桌子上的钱,点了点头。

大笔一挥把合同签了。

彪哥看了沾沾自喜。

宋立即可伸手道:“请把之前的合同拿来。”

彪哥等人愣住了。

“你什么意思?”

宋立拿起桌子上的五千块钱。

“之前我跟彪哥借了三千块,把女儿押给了你,现在这有叁仟先还给你,还差你五千。”

宋立的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想把女儿先保护起来,放在自己手里。

这样一来,起码自己的妻子不会选择跳楼。

彪哥拍了拍他锃亮的脑袋,噗嗤笑了。

“你小子还挺会的,拿着我的钱来算起你的帐了?”

“难道彪哥不讲信誉?咱们白纸黑字写的,还钱就得交人。”

“那你的意思是说,这五千还不上,你媳妇也得交给我了?”

“当然,你彪哥讲信誉,我宋立一样讲信誉。”

彪哥的脸色很难看,眼珠子不停的乱转,似乎在考虑接下来的事儿。

在他身后的跟班猛地喝了句:“宋立,你小子少在这空手套白狼,赶紧坐下打牌,痛快的把钱输光了。”

宋立不言语,他知道彪哥惦记的是自己的媳妇,乐乐他一定能还。

彪哥用手指点了点宋立笑道:“行,算你小子有种,敢跟我耍,那老子就陪你好好耍耍,把孩子给他,让他坐下,今天不打够十圈不让他出这个门。”

乐乐被宋立接到手里,他紧紧的把孩子抱在了怀中。

想想前世彪哥是如何把自己打成废人的,他不禁的发起狠来。

“孩子的帐咱们平了,欠你的钱三天后还你,今天的牌我不打了。”

轰!

现场炸了锅,谁都没有想到宋立会来这么一出。

彪哥的手在抖,他从来没被人这么耍过,眼睛里在冒火。

“王八羔子,把人给我摁住,他要走就让他从六楼窗户走。”

“砰!”

“啊!”

彪哥的脸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现在的宋立如同杀神一般,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手里的砖头上还滴着血。

彪哥身旁的两个跟班要往上扑。

宋立厉喝一声:“都给我站住,你们也想跟他一样么?”

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宋立现在就是那个不要命的。

他指着彪哥狠道:“今天,如果你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我宋立奉陪到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做了多少手脚,从我手里骗走了多少钱。”

“打电话叫人!”彪哥这时候还不忘找人。

“别费劲了,我来的时候已经报警了,待会警察就到,如果你们现在离开或许没什么事儿,如果晚了,我至少告你个勒索。”

“你还打人了呢,还欠老子钱怎么不说。”

“打人?我认了,无非进去蹲个几天,你就不一样了。把你的老底儿都翻出来说说怎么样?”

彪哥在这一带可以说无恶不作,只要翻翻,随便拿出一样就够他判的了。

宋立不想拖得太久,紧跟了一句:“想好没有?想好了就让他们闪开,我要回家。”

彪哥捂着自己的脑袋,血还在流。

郭子小声说:“彪哥,这小子今天不对劲儿,弄不好他说的都是真的,你看……”

“行,你小子有种,咱们日后算账,让他滚。”

宋立要离开的时候,门口的两个跟班还要动手,见了他手里的砖头,他们主动让开了道路。

离开郭子家,宋立一刻不敢停,他知道彪哥这个人随时都有可能找人来报复。

但他最着急的就是赶紧回家,拦住想要跳楼自杀的沈晓倩。

半路上,宋立的电话响了。

“宋立,你还在打牌吧。”

“没有,我马上到家。”

“你不用骗我了,以后你也不用骗我了,家里还剩下几百块钱就在枕头下边,你拿去赌吧,让你的那些哥们对乐乐好点。”

“晓倩,你等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切等我回去再说好吗?”

“宋立,我不会再相信你了,乐乐都让你输了,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我了?”

宋立的心好像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在当中,都要挤出血了。

但他还是强行放平心态,一字一句的说:“晓倩,请你相信我,我现在正往回跑,乐乐我也接回来了,等我,一定要等我。”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

宋立急呀,前世他没接妻子的电话,逼着她跳了楼,当时也是挂断了电话。

他顾不上那些,半路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飞奔。

他们家在顶楼,进了家门,发现晓倩不在。

宋立急忙又往楼盖上跑,不远处一个身穿蓝色纱裙,扎着马尾辫的女子站在楼盖的边缘,不时还会传来一阵阵的哭声。

没错,这是自己的妻子,曾经的零零种种,让宋立再也安奈不住内心的压抑。

他放声喊道:“晓倩,我回来了。”

女子哭的更厉害,不再说话,而是一步步往边缘走去。

“我知道都是我不好,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去赌了,请你相信我,我一定给你们娘俩一个美好的生活。”

哭声停了,接下来的却是一阵带着颤音的笑声。

“算了吧,每次从我这拿钱你都会这样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每天都说,我不会信你了,让你朋友对乐乐好点,再也不见吧。”

说话间,沈晓倩的一只脚已经悬空,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要离开这个世界。

在她的身后突然传来奶声奶气的动静。

“妈妈,爸爸打坏人!”

这是沈晓倩心里的结,是治疗她内心创伤的灵药,也是夺去她信仰的强盗。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这一副药起效了,那个强盗回来了。

沈晓倩的内心不知觉的出现了一股暖流,让她之前冰冷刺骨的身体开始回暖,心跳在不停的加速,希望的血液又重回她的大脑。

“乐乐!”

因为太过激动,沈晓倩伸出的那只脚没有着力点,身子侧着就要往八楼下边倒。

宋立顾不上别的,两步冲了过去,一把将沈晓倩抱在了怀中。

那张粉白细嫩的脸蛋,跟着宋立这些年不知遭受了多少风霜。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知倾泻了多少泪珠。

那张已经无法闭合的红唇,已经僵住了。

沈晓倩这三年,几乎没有感受过如此的温暖。

她每天都在期盼这种富有安全感,且让她能如其他女人那样幸福的怀抱,这一刻……

可眼前这个男人,给她的三年时光,却是彻寒透骨的忽略。

她张开红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宋立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下去。

疼,宋立却只能感觉到无比的回味与愧疚。

沈晓倩咬的累了,一把推开了宋立。

她发泄完了,但她知道今天放弃了轻生的念头,是因为乐乐的回归。

可接下来的日子,眼前这个男人会变好么,他还能像两个人刚结婚的时候,那么积极上进么?

乐乐站在沈晓倩的身边,小手拉住了她的手指。

“妈妈,爸爸那里好吃么?乐乐也要。”

沈晓倩一把将乐乐抱起,平复了下心情。

“乐乐乖,咱们回家了,爸爸一会还要出去。”

宋立站在那里,久久不能动弹,肩头还在滋滋啦啦的疼。

每疼一下,他的心就会滴一滴血,就会为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感觉到一份愧疚。

他即刻转过身去,跟着沈晓倩进了家门。

家里的一切,让宋立再次感慨万千。

这个房子是他们租来的,屋里连像样的家具都没有,除了一张床跟一个长凳子之外,就只剩下锅碗瓢盆了。

“晚上我们吃素面,还有一个鸡蛋留给你吃吧,吃完了你好跟你的哥们去喝酒。”

说话间,沈晓倩摘了两颗菜叶,接了一锅清水开始下面。

宋立想哭,但他不能,他是个男人。

“晓倩,鸡蛋留给孩子吃吧,我出去。”

沈晓倩愣住了,刚才的温暖虽然还在,但自己的男人什么样她心知肚明,他说要出去,接下来就一定是跟自己要钱。

所以,她主动的从枕头下边拿出了两百块钱。

“这是家里唯一的积蓄了,你拿去吧,本来是留着交房租的,我自己想办法吧。”

宋立摇了摇头。

“留着吧,我一会就回来。”

宋立推门离开。

沈晓倩傻愣愣的站在门前,望着宋立远去的背影,感觉这人怎么突然变了?

“妈妈,爸爸打坏人,好厉害。”


沈晓倩摸着乐乐的脑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晚上妈妈要去上班,待会咱们吃了饭就走。”

锅里的面煮好了,沈晓倩给乐乐端了一小碗,把唯一的两个菜叶夹给了乐乐。

这样的生活沈晓倩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久,她看着碗里的面条,双手紧紧的攥起了拳头。

压力,难过,感情上的痛让她开始变得麻木。

“咣咣咣!”

这声音明显的一副拆门的架势。

“开门,知道你家里有人,快点。”

“谁呀?”沈晓倩放下心情。

“房东,来收租子。”

沈晓倩看了眼手里的二百块钱,虽然不舍,但没办法。

她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位吨级肥婆。

“张姐,这个月这么早?”

张淑芬双手抱在胸前,白了眼沈晓倩。

“哎呀,你没死呀?刚才看你跳楼,我还以为我的房租没处要了呢。”

沈晓倩不语,手里的二百块都快攥出水了。

张淑芬一下子看到了钱,顺手就抢了过去。

“咱们可有合同,交租一交半年,这是你之前欠我两个月的,这个月开始一交半年。”

沈晓倩有点傻了,半年一交岂不是要赶自己走。

光凭一个月四百块的工资,怎么可能付的起。

“张姐,你看我是你们家的老房客,咱们能不能缓缓?”

“缓缓?你这今天要死要活的,明天再吃药自杀的,谁敢留你在这,你让我以后怎么把这房子再租出去?”

“张姐……”

张淑芬大肥手一把伸到了沈晓倩跟前。

“打住,老娘听不得你求我,还要下跪什么的,之前借你的二两肉还没还,这先不说,看在咱们这关系,我给你找一条活路怎么样?”

乐乐胆怯的躲在沈晓倩的身后,双手不停的扯着她的裙边。

“你这孩子也不小了,得了这么个爹,换成谁也受不了。我们家有个远方亲戚,是个手艺人,干活吃饭没得挑,就是年岁大点,一条腿瘸了,媳妇去年死了,我把你介绍给他,带着孩子一起过去,也算是咱们姐妹一场,帮你一把。”

如果说沈晓倩条件不行,这样的人对付着过了也就算了。

可这么一个貌美如花,漂亮的年轻妈妈,在厂里也是厂花级别的人,怎么可能嫁给那样的人。

沈晓倩眼泪流了下来,她低声道:“张姐不要再拿我开玩笑了,我月底就开工资了,到时候跟亲戚朋友借一点,一定把房租交上。”

“不行,你今天交不上,我明天就带人过来看房,你们全家都得滚出去。”

这哪里是让她交房租,摆明了就是要赶他们走呀。

看着张淑芬得意的样子,沈晓倩实在没办法了,双手抱在膝盖上蹲在了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这是无助到了极点。

乐乐拉了下沈晓倩的手:“妈妈,她是坏人,爸爸打坏人。”

张淑芬一听乐乐的话,满是肥肉的脸刷的沉了下来。

一巴掌推倒了乐乐。

“小兔崽子,跟你那个不着调的爹一样,还什么我是坏人,就你爸那个德行,烂泥巴扶不上墙的废物,还打坏人,你让他来呀。”

乐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周围的邻居也出来看热闹,但是没有一个人帮着沈晓倩他们说话。

“你说谁是废物?”一个声音从张淑芬的身后传进她的耳朵。

她惊得猛地转过身去,慌张的拍了两下胸脯。

“么得,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宋立呀,你回来正好,刚才我都跟你家晓倩说了,不交房租,你们明天就得搬出去。”

宋立手里拎着一条鲤鱼,一些鸡蛋、肉、菜,还有一瓶白酒。

他将沈晓倩扶起来,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她。

“先把东西拿屋里去。”紧接着宋立一只手抱起乐乐,看了看已经哭花了脸的孩子,不停的抚摸她的脸颊。

“乐乐不哭,爸爸回来了。”

“爸爸打坏人。”

“好,爸爸打坏人,爸爸是正义的使者奥特曼!”

乐乐被宋立哄笑了。

宋立掀开乐乐的头帘,发现他的额头被张淑芬拍出了红印。

转过头,他低声问了句:“不知道张姐今天来,除了要房租还有别的事儿么?”

张淑芳正在看沈晓倩手里拿着的东西,心中泛起合计,这小子赢钱了?怎么买这么多好东西?听见宋立问才缓过神来。

“当然有事,看你买这么多好东西,我们家都吃不上,你既然有钱了就把房租交了,还有我那二两肉一遭还了。”

宋立笑着点头:“好好,这一定,您先把合同拿来,咱们签完我立马给钱。”

算好房租,宋立把钱交了。

张淑芬起身要走。

宋立问了声:“张姐这就走了?”

“昂,你还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刚才二两肉还没还。”

张淑芳看了眼桌子上的鱼,嘴里的口水开始泛滥了。

“二两肉都这么久了,是不是得加点利息,把那条鱼给我吧。”

“鱼?”宋立回头看了眼笑了:“那可不行,肉是肉,鱼是鱼,欠什么就得还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宋立的眼神突然间变了,变得凶光外露。

张淑芬也感觉到了压力,眼看着宋立一步步向她靠近,她本能的向身后退去。

宋立突然间又笑了:“对了,房钱我给完了,刚才好像你推了我的女儿,这算不算你欠我的?”

张淑芳肥硕的身体有点撑不住了,她瞪着牛眼问道:“你要干什么?还想动手不成?”

“啪啪!”

非常清脆的声音,张淑芬的脸上多了两个大红手印。

宋立还是满面笑容,一只手掐住张淑芬的下颌,左右看了眼。

“嗯,力道正好,待会你脸上肿起来,就能多出二两肉了。”

这两巴掌可算是把张淑芬打懵了。

“好了张姐,你的二两肉我已经还了,如果不够我再给你加二两。”

张淑芬浑身哆嗦,转身就要跑。

宋立一把拉住了她。

“我欠你的还了,你欠我家乐乐的,是不是也得还了?”

“我我我,我欠她什么了?”张淑芬喘着粗气,真的被眼前的宋立吓得够呛。

宋立的声音立刻变了腔调,发狠道:“一个大人推了三岁的小孩,还骂了人,你不觉得害臊么?给她赔礼道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