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返命运转折的1990

重返命运转折的1990

孤独的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李安一生都是碌碌无为,父母早早去世,妻儿远离他这个不争气的男人。他在穷困潦倒半生后,抑郁而终。再睁眼,他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回了1990年,那是能让他改变命运的一年。这时,他每位家人都健在,他完全有机会逆袭,让他们跟着他过上好日子。于是,李安在遍地是黄金的年代靠种田起家,办厂致富,成为一个时代的商业领头羊!

主角:李安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安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返命运转折的1990》,由网络作家“孤独的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李安一生都是碌碌无为,父母早早去世,妻儿远离他这个不争气的男人。他在穷困潦倒半生后,抑郁而终。再睁眼,他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回了1990年,那是能让他改变命运的一年。这时,他每位家人都健在,他完全有机会逆袭,让他们跟着他过上好日子。于是,李安在遍地是黄金的年代靠种田起家,办厂致富,成为一个时代的商业领头羊!

《重返命运转折的1990》精彩片段

“竟然真的重生了!”

李安坐在火炕上。

看着大木柜上放着的黑白照片……

好一会儿,才接受自己重生回到老家的事实。

上一世他过的浑浑噩噩。

父母在他十八岁时意外离世。

之后他一蹶不振。

女友金雅也因为他窝囊没有担当,带着身孕和他分手。

后来虽然给他生了一对龙凤胎。

可惜知道有孩子时,金雅已经离开了。

然后,他就开始了边打工,边寻找女友和孩子的流浪生涯!

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人生也一事无成。

今天,他是回老家祭拜父母,路过镇上买祭品时被车撞了。

没想到却因此重生了。

此时,看着黑白照上的父母,李安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既然重生回来了。

这一世,他绝对不能让上一世的遗憾再次发生。

“也不知道我重生回到了哪一年,这时候父母应该还没发生意外吧。”

李安环顾四周。

突然。

他目光落在老挂钟旁的黄历上。

龙夏历1990年7月14日!

二十八年前的这天。

不正是爸妈出事的日子吗?

李安清楚记得。

父母今天到县里去卖存粮,归来时两人乘坐了一辆客车,本来都要到站时,却意外遭遇了山体滑坡。

整车十七人无一幸免!

“爹,娘!”

李安双眼一瞪,大喊一声。

看了眼老挂钟,已经十点钟!

上一世十一点左右,老村正就来家里通知了父母的噩耗。

“不管是真的还是梦,都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李安翻身下床。

蹬上黄胶鞋,便飞奔出门。

……

李安家在大青山内的刘家沟村。

去镇上只有一条土路。

冲出家门的李安一路狂奔。

父母出事的地方,距离家大概有七八里距离。

一定要在出事前赶到!

不过。

在李安跑出千米左右,感觉一丝疲惫时。

从他心口位置,竟突然溢出了一道暖流。

暖流一出现,就散开到全身。

让身体的疲惫瞬间消失。

身上的瘀伤,也全部消失了。

原本还有些昏沉的脑子,也瞬间清明起来。

这么明显的异常,李安自然是发现了。

不过因为焦心父母的状况,也没有去理会。

重生这种事都发生了。

再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他都能接受。

此时。

李安只想快些,再快些!

十分钟的时间,李安狂奔着翻过了两座山。

站在一处山坡向下看去。

山脚下是一条坑洼不平的县道公路。

而山坡此时还是完好的。

顺着县道向远处看去。

正好有一辆客车晃晃荡荡的向这边驶来。

李安心里一喜!

自己赶来得刚刚好,一切悲剧还都没有发生!

他快速奔下山迎上客车。

奔出三百多米后,和那客车距离只剩几米。

“停车!”

李安直接站在路中间,双手伸展拦在了客车前面!

滴滴!

司机皱眉,停下车。

探出窗口对着李安吼道:“要坐车在路边招手,哪有你这么拦车的!”

“前面会发生山体滑坡,不能过去!”

李安这仍旧保持拦车的姿势。

“啥玩意?你是精神病啊!”

司机一愣。

这是遇到疯子了。

这条路他跑几年了,虽然多是山脚路,但是山体都比较缓。

而且最近也没下过大雨,怎么可能发生滑坡!

“我是在救你们,再往前开你们都会被埋里!”

李安这会心情激荡,脑中只想着将车拦下。

“哪来的疯子,这是诅咒我们呢!”

“是啊,真膈应人!”

“司机赶紧开车别搭理这疯子。”

靠前的一些乘客都听到了李安的话,顿时不满的叫嚷起来。

不管什么年代,坐车的人都不喜欢听这些不吉利的话。

“赶紧让开!”

司机本来就有些不爽,加上车内乘客催促,顿时爆发了。

“你们要找死我不管,但我爹娘在车上,得让他们下来。”

李安这会儿多少冷静了一些,想到刚刚自己说会山体滑坡的话,确实有些冒失了。

“少骗人了,赶紧滚开。”

“爹!娘!我是小安,你们在车上吗?赶紧下来!”

李安直接不理司机和其他对自己咒骂的乘客,加大嗓门叫了一声。

此时,客车最后一排座上。

一对满面愁容的中老年夫妇,原本没心思关注车外的异常。

当李安的吼声传进他们耳中时,两人同时一愣。

“他爹,你听到了吗?”

“好像是小安?”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连忙起身向车门处走了过去。

此时,车上的乘客还在趴着窗口对李安咒骂着。

甚至司机还故意向前移动车子吓唬李安。

“师傅别撞人,那是俺儿。”

到了车门旁的张秋香看到了李安,顿时惊呼一声。

“真是你们儿子?”

“精神病不好好看着,让他出来乱跑啥!”

车内人一听张秋香的话,顿时火气转移到夫妻两人身上。

“俺儿不是精神病!”

父亲李中元虽然性格内向老实,但是听到这些人骂李安,也闷闷的来了一句。

吱嘎!

车门这时被司机打开了。

“你们赶紧下车把人给我拉走。”

司机也不想多生事端,车上的乘客都催着呢,能让车继续开走就行!

见父母从车上下来,李安才算是彻底放心下来。

“爹!娘!”

看到父母,李安双眼瞬间泛红哽咽着招呼。

二十八年了。

李安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着父母。

父亲李中元现在五十二岁。

身材中等样貌普通,满脸敦厚老实。

母亲张秋香比父亲小一岁,身材瘦小。

一看也是那种朴实的农村妇女。

普普通通,老实巴交。

是这对夫妻两人最好的形容。

再看李安,一米八的身高。

除了微黑的肤色,却是没有一点地方像父母的。

“小安你咋了,咋跑这来了?是不是刘二他们去家里了?”

母亲见儿子一副要哭的模样,连忙上前哄着。

“娘,我没事!”

李安连忙收起了情绪。

他不能说自己重生回来,已经二十八年没见到爹娘了!

毕竟这事儿太匪夷所思了,会吓到父母。

夫妻俩要对李安说什么时。

客车门吱嘎一声关了起来,随后就向前驶去。

李安眉头一挑。

瞬间的犹豫之后。

一转身,又拦到客车前面。


“小安你干啥?快回来!”

父母一看李安的动作,顿时惊慌的上前去拉李安。

这是找事要挨揍啊!

难不成儿子的脑子真的被刘二那混蛋打坏了?

李安突然又窜过来,吓了司机一跳。

“你……信不信我真撞死你?”

司机一脚刹车之后,又破口大骂起来。

“再等两分钟,如果没事我就让你们走。”

李安拦下父母,内心的焦躁已经平复,所以也不再介意司机的态度。

同时心里计算着时间。

如果没有自己阻拦,这客车应该一两分钟就会达到出事的位置!

毕竟车上还有十五条人命。

他之前说的不管的话,也只是气话而已。

“我去了,你这小崽子真以为我不敢打你是不?”

司机彻底忍不住了,抄起顺手位置的扳手开门下车。

车上乘客有几个也跟着下来了。

“小安,赶紧躲开。”

“师傅,俺儿昨天被人打伤了脑子……”

李中元和张秋香见司机和一群人下车,顿时慌了。

拦在李安身前对一群人阻拦解释。

李安听父亲竟然说自己脑子被人打坏了,一阵苦笑。

还别说。

李中元一句话,让一群愤怒的人,火气降下来一些。

连司机都收回了扳手。

这时一名穿着西装中年男子开口道,“老哥老姐,你们孩子生病大家都能理解,现在赶紧将他拉开吧,我真的赶时间去阳城,那边有单生意等着我去签呢!”

这年头穿西装的人在乡下可不多见,而且这人的气质和周围人都显得格格不入,显然不是普通人。

“对不起啊老板,我们这就把他拉走。”

母亲一看这种穿西装的人,就下意识的喊对方老板。

说完,转身和丈夫硬拉着李安向一旁。

本来李安还想一直拦截客车到后方的泥石流爆发呢。

但是看着父母担忧的表情,还有司机和个别乘客的嘴脸,也就不再反抗父母的拉拽。

虽然躲开了,但是李安的话还是要说的。

“我已经尽力了,如果你们真出事可别怨我没提醒过!”

“小安别说话了,快走,咱回家!”

张秋香见李安还这样说,和李中元一起拉着他向前走去。

一群乘客和司机骂骂咧咧几句后,回到车上。

很快车子就继续前行。

当客车路过李安一家三口时,司机还恶意的狠按了两下喇叭。

李安眉头一皱。

“小安你到底咋了,脑子真被打坏了?”

张秋香见李安表情,怕他再过去拦车,连忙带着急切说道。

父亲抓在李安胳膊上的手又紧了几分。

“爹娘我没事……咱走旁边小路绕过去吧!”

李安摇头,这会儿他不想再解释了。

他自然不能带着父母走前面的山坡路。

旁边有条小路穿行玉米地很难走,却正好能绕过前面那段滑体的山坡路段。

“你这孩子到底咋了?”

张秋香急的要哭了,她真切的感觉到儿子和之前不一样了。

“小安,你身上的伤咋都好了?”

沉默寡言的父亲,突然看着李安的惊讶一句。

李安只穿着一件褪色的红背心,身上的伤痕消失很容易被发现。

张秋香一听丈夫的话,自然也发现了不对劲。

“这……”

李安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于是灵光一闪道:“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个老爷爷……”

他找了老祖宗托梦的理由。

只是话才说一半。

嘭!

轰隆隆……

前方的山坡上,传来一道闷雷般的响声。

随后根本不给人反应时间,整面山坡就快速向下滑落。

因为是山坡整体滑落,山脚下的县道直接就被覆盖了。

短短十几秒的功夫,滑坡山体就彻底将县道覆盖了足足几米厚。

李安看着前方的山体滑坡,算是彻底实锤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而一旁的父母惊呆到合不上嘴了。

至于那客车?

堪堪停在滑坡位置不足十米的距离!

此时。

车厢内的乘客都被吓傻了。

足足十几秒都没人出声。

看着前方足有两百多米滑坡长度。

他们一阵后怕。

如果没有被那‘脑子坏掉’的少年阻拦了一下,客车此时肯定在滑坡路段的正中央位置!

“刚刚那小伙子拦车时,是不是说这里要滑坡?”

突然那个西装中年开口问了一句。

车上所有人一愣。

说了吗?

“是,他、他是这么说的!”

司机浑身颤抖的说了一句。

“这……他救了我们所有人一命!”

“是啊,他怎么会知道这里要滑坡?”

“我们得给恩人道歉,我、我刚刚还骂了他!”

“对,对,我们都去给恩人道歉!”

车上的十五人纷纷开口。

连那个稳重的西装男子,都跟着附和了。

只不过他的眼中闪烁着比其他人更多样的光芒。

乘客们快速下车,司机却没动。

不是他不想下来,而是他的双腿发软的厉害,膀胱也感觉不受控制了……

“那少年一家人呢?”

所有人下车之后向后方看去,却发现那一家三口已经不见了踪影!

此时,李安一家子,已经走在百米外的小路上。

正好被苞米地挡着,视线看不过来。

“小、小安……”

父母张口想要继续追问。

刚刚那一幕,对他们造成的冲击太大了一些。

“爹娘,你们也别问我到底咋回事了,真的是梦到的……”

李安无法说自己重生,只能咬死这一个借口了。

父母一听再次对视一眼。

之前他们两个还有些怀疑,但是现在……

“小安你的护身符呢?”

张秋香打量着李安。

发现儿子身上除了瘀伤消失,连脖子上一直佩戴的吊坠也不见了。

此时只剩一根孤零零的发黑红绳。

“嗯?”

李安低头一看,发现护身符的确不见了。


所谓的护身符,其实是一个五彩小葫芦。

小时候李安的体质不好,总是得一些奇怪的病症。

当时还在世的爷爷,就拿出这个五彩小葫芦,说是传家宝,给李安带上了。

还别说,带上后李安真的再也没得过病。

猛然间,李安又想到几件事。

自己被撞飞之后,意识中出现过一片五彩之色。

还有醒来之后,也出现过刹那的五彩颜色!

现在回想一下,两次出现的颜色,正好和自己那五彩小葫芦匹配了!

自己的重生难道也是因为它?

“爹娘,我感觉是咱家老祖宗显灵了,不但治好了我的伤,也托梦告诉你们有危险,让我来救下你们的!”

李安眼珠一转,对着父母说道。

管他是不是!

现在这样的解释,明显是最好的。

父亲的表情微微一僵,继续抽烟。

“这……应该就是了吧,老祖宗还说别的了吗?”

母亲似乎接受了李安的说法。

“有,老爷爷……”

“别乱叫,要叫老祖宗!”父亲突然打断了一句。

李安一愣,随即点头,“是,老祖宗还告诉我,只要我们别再像以前那么窝囊胆小,就会帮着我们家发财,还能一直保证我们一家平平安安。”

夫妻两人再次对视,脸上都有些尴尬愧疚。

他们两口子一直窝窝囊的活着。

导致李安和他姐多少都随了他们的性格。

在村里都一直被村民们瞧不起。

“老祖宗显灵这事儿,回村不准乱说,否则被人带山封建迷信的帽子就完了。”

父亲一脸严肃的对李安说道。

“不会乱说的。”李安直接转移话题,“对了娘,这趟粮食卖了多少钱?”

上一世因为父母尸体都在几天后才被挖掘出来,身上的钱财并没有被注意。

“唉,只卖了八百块,加上家里这些年存的一千块,还差八百块才够赔刘二的,明天我去你姐那里看看,能不能张罗一些吧。”

一提起钱的事,母亲的脸色又沉了下来,满脸难过模样。

李安眉头一挑道,“别找我姐了,她家小柱刚满周岁用钱的地方更多,祸是我闯的,剩下的钱我来想办法。”

家里之所以这样筹钱,确实是李安惹的祸。

要不是他无意中打死了刘二家的牛,也不会被逼签下赔钱字据。

“你想办法,你有啥办法可想?”

赶车的父亲刚点上一袋旱烟,听了李安的话,顿时脸色一沉。

“我肯定有办法!”

李安十分肯定的说到。

说完不等父亲再说什么,李安就对着母亲继续道,“娘,你先给我拿一百块钱,三天内我最差也能将剩余的钱凑够。”

“你要干啥?”

一百块是比不小的数目了,他们担心李安拿钱做些别的事。

“爹娘放心,我肯定不会干坏事,我……去找一些朋友同学借一些。”

李安想说自己去赚钱,但是父母这架势肯定不会信。

反倒会担心自己。

他索性换了一个谎言。

“借钱?这……你该不会想去找金雅姑娘借钱吧?”

母亲突然一副异样表情道。

“金雅……要是其他人借不到,也许去找她吧。”

母亲提起金雅,李安的表情微微一变,有些含糊敷衍。

听到李安的话,母亲有些愧疚。

“咱家这条件,也不知道多久能让你们结上婚。”

村里几个和自己儿子同龄年轻人,都已经当上爹了。

而他们家太穷,连去提亲都不敢去。

而李安听母亲这样说,表情更加异样,还有浓浓的愧疚。

上一世的他,亏欠的人真的不少。

父母和金雅都是首当其冲的。

“钱拿着,借钱的事儿别和人家女孩提了,去看看人家,给金雅爹妈买些礼物。”

最后母亲同意给钱了,而这一番话说的,让李安心里异常感动和不是滋味。

李安也不回家了,将父亲的草帽要来带上,转身就往青山镇方向走去。

不是不想和父母多叙旧,而是在父母眼中,自己不过小半天没见而已,反正以后有大把时间。

现在着急的是解决欠款的问题。

还有就是。

李安也有些想去看看金雅。

关于金雅。

李安内心的愧疚仅次于父母。

上一世,他胆小窝囊。

金雅多次想让他去家中去见父母,他都自卑的没有勇气。

大概半个月前,李安就和金雅分手了。

至于分手原因?

是因为金雅告诉李安怀了自己的孩子,李安第一时间的反应竟然是害怕,想让金雅先打掉孩子。

这一下就惹怒了性格有些刚烈的金雅,说要去打胎,直接扔下一句分手就走了。

李安因为父母意外,消沉了一年多,一直没去找金雅。

一年后,偶然听说金雅未婚生子成了单身妈妈。

他找去金雅家,却被邻居告知,她们一家刚好在前几天搬家了。

后来李安的28年,都在悔恨和遗憾中寻找金雅的踪迹,却一无所获。

眼下既然重生回来了。

那么这辈子。

他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和孩子。

不过,李安这次决定只去偷偷看看金雅一眼。

还是先搞定赚钱的事。

等家里稳定了,再光明正大的去娶她。

回到县道上,李安还往滑坡地段看了一眼。

之前的客车已经不在了,道路不通,他们自然是绕行去别的路段了。

随后赶车路上,李安开始研究自己的赚钱计划。

凭借后世记忆,他其实有很多办法赚钱。

但是现在他需要赚快钱做启动资金。

翻找后世关于近段时间的记忆,李安很快双眼一亮。

在父母去世之后,他听说过一件事。

绝对是目前赚快钱的最佳方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