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刚成反派又让他洗白

刚成反派又让他洗白

苏幕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自从穿进了这本奇幻玄幻小说中,龙元昭这个非常正牌的人,开始按照系统的要求,努力的修炼成一个大反派。就在书中即将结局,自己这个大反派也被打败了之后,系统又出幺蛾子了,让他这个大反派再洗白回来,目标是个大英雄。

主角:龙元昭,权凝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龙元昭,权凝 的武侠仙侠小说《刚成反派又让他洗白》,由网络作家“苏幕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穿进了这本奇幻玄幻小说中,龙元昭这个非常正牌的人,开始按照系统的要求,努力的修炼成一个大反派。就在书中即将结局,自己这个大反派也被打败了之后,系统又出幺蛾子了,让他这个大反派再洗白回来,目标是个大英雄。

《刚成反派又让他洗白》精彩片段

战争即将结束、四周冲天的火光将黑夜照成白昼,天基龙脊的士兵一个接一个战死,作为天基龙脊之主的龙元昭抬头看见了,象征着自己的帝星暗淡了,“我作为反派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吗?”

龙元昭已经不记得自己何时穿越到这本书中的了,只记得系统承诺到,只要他饰演反派将剧情推完,就可以拿着一亿rmb回到现实世界中。

为了这个目标,这些年来他当牛做马、兢兢业业进行伟大的反派事业,每天工作十二小时,节假日从不休息,五个女主被他害得要多惨有多惨,次次将主角林霄逼入死境却不杀他,硬生生将原本五百年的剧情,缩短成三百年就结束了。

此刻,主角林霄领着五位女主站在他面前,林霄得意道:“龙元昭啊龙元昭,你做梦都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咳咳!”即使到了结尾,龙元昭依然不忘表演,他装出一副不甘的表情道:“哼!奸诈小人,若不是我将一半的兵力放在边疆镇压妖族,岂会败给你?”

林霄鄙夷道:“龙元昭,亏你还是一方霸主,难道连囊坝决水、半渡而击的道理都不懂吗?”

龙元昭咬碎了牙齿望向林霄,五位女主中的权凝率先站了出来,她扬起手掌狠狠给了龙元昭一耳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睛才会嫁给你,我父亲如此信任你,你却害死了他,还联合外人吞并了我权家的地盘。”

龙元昭捂着脸大笑道::“骂的好,权凝要怪就怪你太蠢了,才会喜欢上我。”

“你……。”权凝恼羞成怒举剑就要刺死龙元昭。

龙元昭表面惶恐,内心却欣喜若狂:“对,就这样一剑杀了我,为你的父亲报仇。”

听到龙元昭提起自己父亲,权凝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深深的仇恨如火焰般在她身体里燃烧,一双眼睛变得猩红,她彻底失去了理智,举剑就要将龙元昭砍成两截。

这时另一位女主宁瑶站出说道:“权姐姐请住手!”

权凝已被仇恨冲昏了脑子,见有人阻止她,立刻便将剑指向宁瑶道:“你要为龙元昭求情?”

“哈哈哈……!”宁瑶捂嘴轻笑,她有着倾国倾城的绝世容貌,声音也酥酥软软如仙音般悦耳。可她望向龙元昭时,那张绝世的容貌却因仇恨而变得扭曲,她啐了一口道:“我怎会为他求情?我是怕姐姐你一剑将他刺死太便宜他了。”

权凝思索片刻收回了宝剑,“宁妹妹说的对,这样杀了他确实太便宜这王八蛋了。”

龙元昭大惊失色心道:“难道我真要像原书中写的被千刀万剐后才能拿着一亿rmb回到现实世界?”

他脑海里吃瓜的系统忽然说道:“宿主,系统突然出现了一点问题,你现在不能返回现实世界了。”

“为什么?”倒霉事一桩接一桩,龙元昭怒道:“系统你她娘的在玩我吗?”

系统淡淡道:“我忽然想看你成为正派的模样。”

“放屁!坏事我都做尽了,你现在才说这种话,我用汰渍也洗不白了。”

“不用担心!系统即将为你开启一个功能。”

龙元昭才不吃这套呢:“我信你个鬼,你坏的很,赶快按照约定送我回去。”

“我不管!”系统宛如霸道总裁般说道:“你要是死了,我就宣布你游戏失败,你什么也别想得到。”

龙元昭在内心狂骂:“你这个无良奸商!”

另一边权凝正在和宁瑶商量该用什么酷刑处死龙元昭,权凝道:“不如我们把他埋在地下,露一个头出来活活晒死他。”

宁瑶摇头道:“权姐姐不愧是大家闺秀,折磨人都想不出歹毒的法子。”

“那你有什么办法?”

宁瑶冷笑道:“把他丢尽毒蛇群里,让他被毒蛇活活咬死。”

龙元昭头皮发麻,要不要这么狠?

林霄拍手笑道:“这个方法好,凝儿要不我们就按瑶瑶的方法来吧!”

这时,第三位女主剑神苏雪如睁开微闭的眼睛站了出来,她冷漠的瞄了龙元昭一眼,当年苏雪如心爱的未婚夫就是被龙元昭用一招黑暗湮灭打得魂飞魄散,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她早就想好了该如何处置龙元昭,“被毒蛇咬死算什么酷刑?”

宁瑶和权凝齐齐望向苏雪如道:“你有更好的法子?”

苏雪如道:“我会一套灭魂术,可以活生生将人的灵魂抽出,然后一点点如蜡烛般烧尽,他把我未婚夫打得魂飞魄散,我也要让他尝尝这灵魂湮灭之苦。”

龙元昭听得冷汗直流,苏雪如你撒谎,我当年可是看完了整本书,你明明不会灭魂术的。等等……龙元昭忽然想明白了什么,“系统又是你搞得鬼。”

“不不不,不是我,宿主我很了解你的心情,但不要随便冤枉人。”

“明明就是你,你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我脑海里痴笑。”

系统干脆直接沉默了,龙元昭对苏雪如道:“要杀便杀、要刮便刮,我堂堂天基龙脊之主岂能让你们这般侮辱?”

苏雪如冷笑一声:“这可由不得你了。”她一步步走向龙元昭,伸手按住了他的天灵盖,“魂起!”

龙元昭只觉一股巨力要将自己的三魂七魄打碎,然后吸入苏雪如掌心中,这种滋味比把骨头敲碎还要痛,他紧咬着牙关忍受,保留了反派的最后一丝尊严。

苏雪如大喝一声,猛地把手掌提起,龙元昭的灵魂就这样被生生揪出,她看着那团白色光团嘲讽道:“没想到你这种黑心肠的人,灵魂也和别人一样是白色的。”

宁瑶迫不及待道:“雪如,快把他的灵魂点燃。”

苏雪如撇了宁瑶一眼:“你不说我也会做。”旋即将灵魂点燃,龙元昭往日的记忆随着消散的灵魂一一展示在众人面前。

底下士兵看到这幕惊奇道:“这就是大魔头龙元昭的记忆吗?”

“我倒要看看他这辈子做了多少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本应该死去的龙元昭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失去意识,而且一点也不痛:“这是怎么回事?我没有死?”

系统出现解释道:“当光团彻底燃尽你才会死。”

“那我不还是要死?”

“宿主不用担心,系统已经为你开起了一个特殊的功能,能够让你绝境重生。”

龙元昭才不信狗系统的话,系统的嘴骗人的鬼:“有屁快放。”

系统道:“这个功能叫做记忆编写功能。”

“记忆编写功能?”龙元昭皱了皱眉头:“那我直接把自己改成男主不就可以吗?。”

“那不行,编写的内容,只能让你随意更改自己的记忆,而被你改过的记忆都会变成现实,但是发生过的事情是不会变得。”

系统话让龙元昭陷入了沉思。

他看向剑神苏雪如,头又痛了起来,当年按照系统的要求,他可是假扮成贪图苏雪如美色,然后因为嫉妒杀了她的未婚妻剑圣程星度,这种深仇大冤咋洗白?

“有了!”龙元昭忽然想到了什么。

 


神龙大陆著名导演龙元昭,手忙脚乱开始编辑著名影片《大英雄龙元昭的前半生》。

这出戏刚开幕就让底下众人看呆了,“这个女人看起来好眼熟。”

“她长得好像苏剑神,但气质却截然相反,苏剑神平日里安静且温柔,可这个女人眼神凌厉,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苏雪如也好奇的盯着龙元昭记忆中浮现的人,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个人长得和我好像,这世界上怎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画面中那个和苏雪如样貌几乎一样的女人,光着脚走在满是碎石的地面上,身后的路已然被鲜血浸满,解差像是故意刁难她般,渴了不给水喝、饿了不给饭吃,只不停催促她赶快赶路,女人咬着牙凭借着所剩无几的灵力强撑着,她走着走着,记忆里出现的景色令众人越来越熟悉。

“这不是悬空城吗?”

“是龙元昭居住的悬空城!”

众人猜测道:“这个和苏剑神很像的女人肯定是反抗龙元昭的义士,可惜被龙元昭这狗贼给抓住了。”

“哎!落到龙元昭手里还能有个好?”

苏雪如狠狠瞪了龙元昭一眼,不知为何她对那女人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她悄悄拔出宝剑,心想要是龙元昭敢对女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她立刻就砍下龙元昭的脑袋。

画面来到龙元昭居住的明煌宫,那女人再也坚持不下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她抬起头希翼地望向龙元昭,只见龙元昭端坐在王座上铁青着脸,女人一颗心顿时跌落谷底凄然喊道“师尊!”

众人大惊:“这女人居然是龙元昭的徒弟。”

“好个龙元昭,连自己的徒弟都不放过。”

苏雪如见龙元昭如此绝情绝义,对他的恨意又加深了几分,

画面中龙元昭默然不语,一双眸子散发出森森寒意,伫立在他右边的大长老龙景山冲女人喊道“李忆霜你可知罪?”

李忆霜低下头应道:“属下贪功冒进中了敌人埋伏、致使数万将士惨死、罪当处死。”

龙元昭闻言猛地一拍座椅站起来愤怒道:“为什么不在拿下绿城后停下来修整?谁命令你继续进攻的?”

龙元昭的话语如尖刀般刺入了李忆霜心里,她一脸痛苦道:“天妖族比弟子想象中还要弱小,弟子轻轻松松便拿下了绿城,本以为……。”

“本以为……本以为……。”龙元昭大声打断李忆霜道:“你本以为只要一用力就能将天妖族全部都拿下是吧?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其他妖族势力前来帮忙该如何收场?”

“在这之前我们天基龙脊在天妖族面前就像一只收起利爪的猛虎,他们虽然知道我们强,但摸不透我们究竟有多强,可能还带着一种:也就比我强些许、天基龙脊不敢随意对我出手的轻蔑想法,可你鲁莽的行为彻底将我们实力暴露在他们面前,现在天妖族已经和海妖族形成了真正的联盟,我们再想进攻妖族越过这两道钢铁防线。”

龙元昭诘问道:“李忆霜你跟着我南征北战数百场,难道连这种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李忆霜哭泣道:“弟子明白,可马上就到师父您的生日了,我本想在师父生日前彻底拿下天妖族为师父贺寿,谁知……。”

龙元昭长叹一声无奈道:“李忆霜,总而言之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作为惩罚我要摧毁你的身体、夷灭你的三族你可有异议?”

李忆霜十指深深插入大腿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弟子全听师尊发落。”她那副瑟瑟发抖、柔弱无助的可怜模样一下子让龙元昭回忆起二人相遇时的情景。

画面转到从前,龙元昭在视察悬空城时,一位小女孩忽然出现摔倒在他面前,大长老龙景山见状,脸瞬间一黑,上前就要把小女孩丢到一旁雪地里。

年幼的小女孩望向龙景山害怕极了,她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昨天由于乞讨惹怒到一个贵妇,被狠狠教训了一顿,而今天因为饿的走路都没力气了,所以才不甚跌倒在这里,看着自己又要被打,她害怕的哭了出来。

龙元昭见李忆霜可怜阻止了龙景山,他将年幼的李忆霜抱入怀中,用手掌拂去她脸上的血污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忆霜望着龙元昭温柔的脸庞情不自禁道:“李……李忆霜。”

“李忆霜,好名字,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龙元昭露出温柔的笑容对她说问道。

李忆霜见他没有打自己,反而还对自己笑,便放下了警戒心,稚嫩的说道,

“爹爹,娘亲都被山贼杀死了,我一直跟着城里的土丐帮,每天只有偷到钱,他们才会给我饭吃,如果偷不到,不光要挨打,饭都没得吃,但是霜霜真不想偷东西,呜呜呜……”

龙元昭李忆霜脸上的泪水擦了擦,温柔道,

“别跑,以后霜霜再也不用偷东西,每天也会吃得饱饱的。”

李忆霜有些不相信的眨了眨眼,

“真的吗?”

龙元昭没有说话,而是笑着将转头冲龙景山道:“这孩子与我有缘,我要把她留在我身边收做徒弟。”

龙景山连忙阻止道:“至高者大人万万不可,此子资质平庸血脉低贱怎能做您的弟子?”

龙元昭坚决道:“我意已决,大长老无需多言。”

龙景山无可奈何长叹一声:“遵命!”

事后确实证明了龙景山说的对,李忆霜虽然资质平庸但比任何人都要努力,竟成为她那一代第一个修炼到渡劫期的天才,连龙景山都态度大变赞叹道:“至高者大人果然慧眼如炬。”

龙元昭与李忆霜几乎形影不离,就连用食都跟龙元昭在同一桌子上。

在当时,能跟龙元昭一同用食的,几乎没有。

在别人看来,两人不像师傅,更想一对道侣。

看完这段回忆众人都有些感慨,多好的一对师徒呀,谁知结局竟会变成这幅模样。

看着哭的像小孩般伤心的李忆霜,龙元昭不由得想起二人第一次见面,她也是被龙景山吓得大哭,那颗坚硬的心忽然软了下来:“哎!李忆霜你是我唯一的徒弟,这些年来我一直将你当成我的继承人来培养,没想到你居然会犯下如此大错,是我教导不周。”

李忆霜闻言顿时慌乱起来不停为龙元昭辩解道:“不、不、都是弟子的错、是弟子资历平庸让师尊失望了,师尊身为至高者绝不会犯错、绝对不会。”

“你犯下如此大错我若不杀你、如何服众?”龙元昭幽幽道:“忆霜你会恨我吗?”

李忆霜闻言泪如雨下抽泣道:“无论师尊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恨师尊,师尊就像冬日的阳光,照耀在被冰雨打湿全身的我的身上,遇到师尊那天我以为自己看见了神明,不……师尊就是我的神明,我将生生世世跟随在您的身边。”

说完李忆霜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额头清清一点,她眼神中重新有了光亮,她天真烂漫的望向龙元昭说道:“师尊,我怕我转世后再也遇不到您,所以在额头点下血咒,我诅咒自己生生世世都忘不了您,若是您遇到一个生来额头有红痣的女孩,那便是我回来找您了。”

龙元昭心如刀绞可还是做了一个统治者该做的事情、他颤抖着示意侍卫将李忆霜带下行刑,不久宫殿外便传来李忆霜已被处死的消息,龙元昭忽然觉得自己心中少了什么空荡荡的,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冲他撒娇了,大长老担心的望了龙元昭一眼道:“至高者大人,我知道您亲手处死自己的徒弟很伤心,但……。”

龙元昭回道:“不用担心我,现在我只想静一静。”

“是!”大长老恭敬的应了一声,内心为龙元昭感到心痛,这些年来龙元昭为了保护神龙大陆人族的安危,实在付出了太多太多。

众人用奇怪的眼神望向苏雪如,因为她额头上恰好有颗红痔。

苏雪如慌乱的摸了摸额头:“我是李忆霜的转世?哼!就算我是又如何?这不过代表龙元昭又欠了我一笔血债。”

林霄愤怒的喊道:“看什么看,雪如绝对不是那个助纣为虐的李忆霜。”

 


龙元昭得意的勾起嘴角,“好戏还在后头呢。”

画面随之一转,来到了个陌生的竹林里,众人疑惑道:“这里是哪?”

苏雪如眼神忽然一凝,她惊恐的发现自己认得那个竹林。

龙元昭和侍卫龙决走在竹间小路上,一阵大风吹过竹叶纷纷落下,如雪般落满了龙元昭肩膀,龙元昭轻轻拂去,然后问龙决:“你确定忆霜的转世在这里?”

龙决道:“我确定,至高者大人还记得忆霜大人死前曾给自己种下血咒吗?”

龙元昭回忆起从前:“我记得。”

“那个女孩头上有颗红痔,所以我一眼就看出她是忆霜大人的转世了。”

“她……她叫什么名字?”

“苏雪如!正是前面山村一对普通夫妇的女儿。”

底下众人一片哗然:“苏剑神居然真的是李忆霜的转世。”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在苏剑神没有像李忆霜一样被龙元昭哄骗,看吧,等下龙元昭一定会出来引诱苏剑神加入天基龙脊的。”

“他引诱过我吗?”苏雪如捂住额头,她脑海里根本没有关于龙元昭的记忆,但她断定按照龙元昭卑劣的性格,肯定对自己做过这种事情,只是当年她没有上当。

龙决领着龙元昭来到苏雪如居住的茅草屋旁,年幼的苏雪如正在院内捉蝴蝶,龙元昭看见苏雪如一不小心跌倒在菜园内忽然笑了起来:“她还像前世一样调皮,我记得她小时候最喜欢冲我撒娇了,可我公务繁忙总抽不出空陪她玩……。”

龙元昭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龙决看着陷入回忆的龙元昭问道:“至高者大人你不去和忆霜大人见一面吗?”

“对!无论如何我总要和她见一面。”龙元昭从纳戒中掏出披风与面具,将自己的模样遮住,龙决不理解龙元昭为什么这样做,但也学着他遮住了面目。

众人喊道:“看吧!龙元昭接下来就该引诱苏剑神为他效命了。”

“真是无耻,连这么小的女孩都骗。”

苏雪如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难道当年的真相居然是……。

龙元昭悄然无声来到苏雪如面前,年幼的苏雪如忽然看见一个陌生人好奇道:“叔叔你是来找我父亲的吗?”

“不是,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苏雪如挠了挠头,“叔叔找我做什么?”

“就是……来看看你。”

苏雪如盯着龙元昭忽然笑了起来:“叔叔,我好像认识你呢。”

“什么时候认识的?”

“不记得了,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

龙元昭蹲下身子抚摸了下苏雪如额头上的红痔,他知道苏雪如记得自己是因为,李忆霜在死前诅咒自己永生永世忘不了龙元昭。

龙元昭叹了一声转身离开了,正如他和龙决所说的一样,只是来看看。年幼的苏雪如望着龙元昭离去的背影,由于这一幕实在太短,很多年后她都不记得,某个清晨曾有个男人来看过自己。

底下看客纳闷道:“龙元昭怎么没让苏剑神做他的手下?”

“这肯定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苏雪如握紧剑柄暗道:“龙元昭,就算我前世是你徒弟又如何?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杀了我未婚夫的。”

燃尽的灵魂化作光点消逝在天际,这意味着龙元昭脑海中已经没了这段记忆,画面中龙决正向他询问:“至高者大人您为什么不带走忆霜大人?”

龙决的话道出了众人的心声,按他们所想,龙元昭此次前来,肯定是为了忽悠苏雪如,继续为他卖命呀!

龙元昭压抑着感情低吼道:“我带走她干什么?难道忆霜为我付出一世还不够吗?我难道还要让她这一世也为我南征北战,最后战死沙场吗?”

他声音一转温柔道:“就让她在这个小山村里,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吧!”

龙决感动不已,自己的主人真是温柔且有力量,他再望向龙元昭,更坚定了要追随他一生的决心。

林霄脸色变了变,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他观察了下苏雪如,见苏雪如脸色平静没有表现的特别在乎龙元昭,他当即放了心,杀夫之仇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化解的。

走了很久后,龙元昭回过头依依不舍回头望向远处山村,他知道自己恐怕要几年、十几年后才有时间再来。

这时,山村上空慢慢冒出一缕白烟,不久便连成一片火海,起初龙元昭还没在意,

但越看越不对劲,

“不好!”

龙元昭知道肯定出事了,连忙朝村落奔去。

到了村里后,他环顾四周但见村内茅草屋都被点燃、火光冲天,被推倒的房门、躲在笼里乱叫的鸡,几个无头尸体横在道路中间,远处隐隐约约还可听到妇女、小孩微弱的哭泣求救声。

龙决向龙元昭问道:“至高者大人,这么一会儿就破坏成这样,这好像不是普通劫匪所为。”

龙元昭没有理会龙决,他来不及思考是谁所为,立刻冲进了苏雪如的家里,在一片火光中,龙元昭看到苏雪如倒在地上,而她的父母则已经被歹人砍掉头颅。

龙元昭连忙将苏雪如抱起,伸手探向鼻间惊喜的发现苏雪如还没死。随后他将苏雪如带出草屋,望着那张脏兮兮的脸蛋,龙元昭又想起和李忆霜初见,不由得心痛道:“哎!忆霜你为什么每一世的命运都这么惨?”

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群身穿黑衣的神秘人,他们每个腰间都别着几颗头颅,其中一人高兴道:“老大,有这一个村落的人头,我们总算凑齐给邪神大人的祭品了。”

“嘿嘿!邪神大人见我们办事得力,肯定会大大奖赏我们的。”

龙元昭眼神闪过一抹凶光,原来是邪修杀的人!他握紧拳头,愤怒到了极点,几百年了,从来没有人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作恶,这群邪修今天一个也别想活了,旁边的龙决同样怒发冲冠抽出了兵刃!

龙元昭怒目圆睁大喝道:“都给老子站住!”

众邪修被龙元一声怒喝给吓住了,不自觉往后退了退,“你……你是谁?”

首领见手下如此脓包,气愤道:“你们怕什么?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什么强者?给我一起上,砍死他!”

众邪修一想,确实如此,便掏出武器将龙元昭围住。

龙元昭冷笑一声“螳臂当车!”

他缓缓抬起手掌,用力一握,众邪修的身体顿时被捏得粉碎,死前甚至来不及叫喊,邪修头头眨了眨眼睛,根本没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意识到自己遇到了狠角色,立刻脚底抹油想跑,龙元昭一个闪身便来到了他面前:“你想往哪里去?”

那首领色厉内茬道,“我是邪神的手下,你杀了我邪神不会放过你的。”

“哦?原来你是孙定老不死的狗,看来当年我没有杀他,倒成了我的过失了。”

那首领见龙元昭直接道出邪神名字惊骇不已:“你……你敢直呼邪神大人名讳!等等……敢直呼我家邪神大神名讳的人这世界上只有一人,那个人就是……。”

头头目光缓缓往下移,看见了龙元昭怪异的纯黑色右手!

“擎天之手……你是……你是天基龙脊之主大陆第一强者龙元昭!”首领吓得神当即浑身一僵、眼球外突,直接吓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