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医仙出狱英雄救美

医仙出狱英雄救美

疲惫的游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孟云轩的父亲发生车祸,肇事者酒驾,应该负全责。可对方不仅没有被抓,冒险查案的孟云轩竟被凶手坑害入狱。肇事凶手家世不凡,能在当地一手遮天,孟云轩被冤枉至此,却无能为力。在狱中期间,他有了奇遇,得到医仙传承,从此医术精妙天下。不仅如此,他武功也登峰造极,神功能抓鬼除妖,无所不能。待他出狱之日,就是他为自己,为父亲报仇雪恨之时!

主角:孟云轩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云轩 的武侠仙侠小说《医仙出狱英雄救美》,由网络作家“疲惫的游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孟云轩的父亲发生车祸,肇事者酒驾,应该负全责。可对方不仅没有被抓,冒险查案的孟云轩竟被凶手坑害入狱。肇事凶手家世不凡,能在当地一手遮天,孟云轩被冤枉至此,却无能为力。在狱中期间,他有了奇遇,得到医仙传承,从此医术精妙天下。不仅如此,他武功也登峰造极,神功能抓鬼除妖,无所不能。待他出狱之日,就是他为自己,为父亲报仇雪恨之时!

《医仙出狱英雄救美》精彩片段

锦河监狱!

监狱长带领所有下属,几个阶层领导,全部睁大眼紧紧瞅着监狱门口,好像在恭迎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不一会,一个身穿劳改犯衣服的青年,迈着六亲不认步伐走出。

孟云轩,虚岁二十四,大众脸,双目慵懒无神,身上却有种浩然气势,让人心旷神怡。

他一出现,监狱长陈四眼等人连忙恭敬上前,“仙医,恭喜您,终于出狱了!”

“恭喜孟医仙出狱!”众人整齐划一声响起。

孟云轩翻白眼,没好气说,“净扯没用的,以后都叫我老弟,谁再瞎叫,下次看病我就给谁加点巴豆,诸位老大哥,有缘再见!”

说完转身看向满脸笑意的陈四眼,“陈哥,大恩不言谢,这一年多要不是你帮忙,我不可能提前一年半出狱,请受老弟一拜!”

陈四眼连忙扶起他,“臭小子,见外了不是,老哥命都是你从阎王爷那抢来的,别娘们了,赶紧和那些兄弟们告个别吧,车就要来了!”

孟云轩的那些兄弟,是整个监狱的管事和劳改犯,三百七十多人,一年半的时间里,基本上所有人都被他治疗过。

胃病、心脏病、肺结核,肿瘤甚至是脑瘫,被他治好的病人数不胜数。

他们对孟云轩只有无尽感激!

除了他们自己,就连他们家人也受过孟云轩的恩惠,对方的医术给他们就一个感觉,“出神入化,医中仙人!”

一群哭天抹泪的劳改犯和管事们站在放风操场,看到孟云轩出现,齐齐弯腰哽咽吼叫,“欢迎回家!”

孟云轩刚感动抹把眼泪,听到这话,转瞬破口大骂,“滚犊子!回你妹的家。”

欢送仪式在一众闹骂中结束,管事的眼见差不多,就把他们全部赶回了牢里。

最后留下送别孟云轩的就只剩下陈四眼和几个阶层领导。

“孟老弟,你这次走,咱们恐怕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以你的本事不可能再回到这,记住,这里就是你的家,出去后万一遇到什么困难,就给老哥打电话,能帮的,兄弟们绝不推辞。”陈四眼哽咽中抹了把眼泪。

孟云轩鼻子忍不住一酸,“老哥放心,以后我肯定会来看你们,之前给你们开的药千万记得吃,少抽烟喝酒,忍几个月,老弟包你们活蹦乱跳的。”

陈四眼一年前得了窒息性肺结核,经常陪他打牌的几个管事人也被传染,是孟云轩施展旷世医术硬生生把几人从阎王爷手里抢了回来。

对于孟云轩,几人除了感激,真心把他当弟弟。

“老弟放心,哥几个绝对按照你的吩咐吃。”

走出监狱门,陈四眼大手一挥,其他三个小领导连忙上前每人递给孟云轩一张银行卡。

孟云轩惊愕,“给我钱干啥?”

陈四眼也掏出一张卡笑说,“老弟,钱不多,请你一定收下,这十万是我们和那些犯人对你的一点心意,权当给你摆出狱宴了,以后要是结婚生娃记得叫我们吃喜酒。”

孟云轩心里一阵感动,陈四眼在别人心里是陈扒皮,可对他却真是掏心窝子。

没有客气,一把接过四张银行卡。

陈四眼又连忙塞给他一张小纸条,“老弟,千万收好,这是一位房地产富豪的联系方式,我托很多关系弄来的,他女儿得了一种怪病,你要是能治好她……咳咳,我听说他女儿贼漂亮。”

他说完还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眼神。

孟云轩哭笑不得中收下字条,“哥哥们,代我跟里面那群家伙们道个谢,我走了。”

四人恋恋不舍连忙挥手相送!

走出监狱封闭路口,拦下辆车直奔客运站。

随着车子发动,孟云轩看着窗外久别的景色,眼中流露思念和仇恨。

他的记忆不由得回到一年半前……

那时他是一名大四学生,在整个学校医学系都是出类拔萃,许是天妒英才,横祸降临,他父母在去工地干活的路上被一辆豪车超速撞飞,父亲当场死亡,只有母亲活了下来。

豪车主人是个富二代,叫张世美,车祸发生时,对方不但超速,而且还酗酒、嗑药。

但是,他家人在锦河市权势滔天,大把钱财撒下去作假证后,公法把七成责任判给了孟云轩死去的父亲身上,最后只赔偿五万就草草了事。

张世美撞死人后,家里花钱找人美容顶缸坐牢,依然在外面逍遥快活。

孟云轩当初碰巧看到对方花天酒地,愤怒下,发誓要给自己父亲讨回公道,结果查证时却被一群手持片刀的黑西装大汉截杀,逃跑时把对方一人砍成重伤。

他惊惧中被砍了六刀,鲜血四溅,射在了胸口祖传白玉牌上,激活了里面的医仙传承,还有一道隐藏其中的神秘身影。

对方出现后给他交代了一些事,又给他开启了一双能够透视世间万物的“白光仙眼”。

最让孟云轩震惊的是白光仙眼的另一个逆天能力,它竟然能够看到除了人类外的其他生命形态,仙、佛、妖、鬼等等。

他呆如木鸡瞅着医仙传承和仙眼,懵逼中被抓了。

结果不言而喻,张世美家再次砸下大笔财富伪装证据,公法以伪证为由,打架斗殴,故意伤人,双罪共判孟云轩三年零五个月!

进了监狱,孟云轩压下心中仇恨,开始拼命研究医仙传承和白光仙眼。

三个月时间他就把传承中的武道、医术融会贯通,成了整个监狱的医仙。

相比较医术,他更厉害的是武功和道法,只不过在监狱里一直没机会施展。

半年后时,就连监狱外面的很多人也来找他求医,孟云轩治病从不收钱,收的所有东西全捐赠监狱,只为减刑。

他和陈四眼也是从那时成为了朋友。

“妈,老妹,我孟云轩回来了!”

“童玉恋,你等了我近两年,这辈子我一定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

“张世美!撞死我父亲,做伪证坑害我入狱,你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孟云轩脸色狰狞低吼。


出租车司机见他脸色狰狞,自言自语,还以为他是神经病,想要轻生,一路上各种教导模式,把孟云轩说的一愣一愣的。

临下车时还给他留下电话号,“老弟千万别想不开,有事打电话!车费免了!”

孟云轩满脸懵逼接过纸条!

随便找了家银行,把所有卡里的钱转进自己的卡,算上陈四眼和管事们凑的十万份子钱,他身上已经有近三十万。

买了坐票,随便找了个位置,开始闭目调息修炼!

医仙经这部功法分为后天、先天、超凡、虚渡四个阶段。

凝气、炼气、筑基统称为后天境界!

孟云轩现在就处于凝气初期,大脑空灵,随着经脉真气运转,血管血液开始加速循环,身体灼热的让他忍不住想要叫唤两声!

这时,一股沁人馨香突然传进他鼻子里。

连忙睁开眼,只见一个身材窈窕的绝美女人不知何时竟然坐在了他旁边。

美女年约二十二三岁,翠彩发峨眉,白皙如玉般的琼鼻,挺拔弹性的脸颊,给人一种视觉冲击。

尤其是她的一双美腿,膤白,柔嫩,笔直修长,配上圆润小腿肚,让人忍不住去浮想联翩。

孟云轩在监狱呆了一年半,早已忘了女人是什么滋味,现在看到这么个极品大美妞,哪能受得了,顿时口干舌燥起来,不知不觉间,竟然开启了仙眼模式。

随着女人衣服和裙子消失,一副美人坐山图顿时展露在他眼底。

鼻子瞬间一股火热,他连忙移开眼神,真气止住鼻孔,生怕鼻血流出在美女面前出糗。

他刚扭头,就发现自己胳膊竟然被人搂住了,连忙扭头看去,不是美女还能是谁?

“老公,咱们什么时候到你家啊?咱妈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么?”

孟云轩发现对方说话时,美眸里竟然满是哀求色。

他心底哑然失笑,连忙抬头四下看去。

果然在美女身后竟然站着两个流里流气的小痞子满脸婬邪盯着她。

看到这,他哪能不明白怎么回事。

挣脱美女手臂,就在美女心底一沉以为旁边这个青年不打算帮她时,她娇躯骤然一紧,只见青年竟然用力把自己搂在了怀里。

美女脸颊羞涩,美眸嗔了孟云轩一眼,小脑袋瓜顺势靠在了对方肩膀上。

站在美女身后始终观察的两个小痞子看到这一幕,脸色阴沉发黑。

他们在客运站时就盯上了这个极品货,更是特意去买了特殊药水想要轮番玩弄,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有个男朋友。

两人不死心,连忙挤上前,长相凶神恶煞的粗犷男人斜眼瞪孟云轩,“小子,你的妞挺漂亮啊,大哥想要请她吃个饭,不如你方便一二?”

他的目光满是警告,“小子,识相的就点头同意!”

旁边另一个浑身刺青的小痞子这时还拿出一把锋芒匕首摩指甲盖。

孟云轩眉毛一挑,嘴角露出讥讽笑容,“我马上就要下车了。”

两个痞子听到他这话顿时面露喜色,给了他一副“算你小子识相”的眼神。

美女心底则是咯噔一声,苍白小脸扭头怨恨瞪着孟云轩。

她生气就要挣脱对方的搂抱,这时汽车突然停了,司机师傅大喊,“大洼县交叉口到了,有没有下车的?”

孟云轩的家就在大洼县城,他立刻嚎一嗓子,“我下车!”

他顺手拉起美女,“媳妇,发什么愣呢?下车啊,咱们到地方了!”

美女和两个壮硕痞子齐齐一愣。

看到车外周围全是荒地草野,美女心里有些胆怯,可看到孟云轩嘴角温柔笑容时,银牙一咬还是跟着下了车。

两个凶神恶煞的地痞子相视一眼,钢牙紧咬也跟了下去。

客车伴随着马达轰鸣声,逐渐消失。

“妈的,小杂种,老子让你别多管闲事你听不明白是不?黄毛,给他两刀子让他长长记性。”粗犷男人凶狠怒骂。

旁边的黄毛抓着匕首就恶狠狠地捅向孟云轩。

孟云轩冷眼盯着两人,“我劝你们还是早点滚蛋好,我出手向来没轻没重。”

两个痞子愣了,下一秒两人疯狂大笑,“我操,你这个逼装的厉害啊,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老子的刀厉害。”

说着,两人拿刀就冲了上来。

孟云轩冷哼上前,还没等两人近身,两个大耳刮子猛烈甩出,伴随着两声惨叫,俩痞子门牙落一地。

身体即将砸落时,孟云轩身体再次快冲出,一人一脚踹断了他们几根肋骨。

两人冷汗如同筛子滑落,身体蜷缩成大虾,满脸痛苦哀嚎着。

孟云轩干完活瞪着他们,“就你们这猥琐样还好意思劫色?给我记住,再让我看到你们,见一次打一次,我没带电话,自己叫救护车吧!”

话落,扭头看向美女时连忙换成微笑,“媳妇,你家在哪?”

美女从震惊中惊醒,嗔了他一眼,“讨厌,谁是你媳妇,不过,真的谢谢你。”

孟云轩猛摇头,“举手之劳,不客气!”

“那个……我,我好怕,你去哪能带着我一起?”

孟云轩懵逼,“带你干啥?”

“讨厌,人家现在心惊胆颤的,想随便找个地方散散心,你就好人做到底嘛!”

孟云轩一想觉得也是,对方毕竟是女孩子,刚经历这种事任谁心里也得恐慌一阵。

“那好吧!这样,我要回大洼县,你先跟我回去,到了那咱们再商量。”

眼见他同意,美女连忙点头,伸出白玉般小手,“我叫赵小雅,你叫什么?”

“孟云轩!”孟云轩握住她的白嫩小手。

两人向着县城刚步行了几分钟,就遇到了一个好心的电驴子。

孟云轩家在大洼县东郊路口边缘的新立村。

骑电驴子的老大哥明显是个热心肠,说什么也要把孟云轩两人送到家。

孟云轩一下车就看到家门口堵着一大群匪里匪气的小混混,他们正开着小抓冲向自己家院墙,而门前竟然摆着自己和父亲的黑白照片和一堆花圈糕点。


案子前站着一个哭的撕心裂肺无助的妇女,她就是孟云轩的母亲杨萍。

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全是血迹,头发凌乱的看起来几天没整理过。

“啊……呜呜……我求求你们,别再欺负我们娘俩了,我们最后就剩下这个老窝了,那几万块钱你们抢就抢了,放过我们吧……”杨萍根本不管眼前是不是小抓,扑在铁抓子上就嚎啕大哭。

这时,人群里冲出一个寸头青年,对着杨萍就是三拳两脚,连扯带拽怒骂,“老帮菜,老子说的话你听不明白是吧,既然你他妈想死,老子就成全你。”

他出手极重,两脚下去,杨萍就气喘吁吁瘫趴在地,脸色痛苦的连哭都顾不上。

可即便这样,她也还是躺在小抓面前死死抓住铁爪子。

孟云轩刚下车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双目喷火,睚眦欲裂,仰天嘶吼,“我操你们大爷——都他妈给我住手!”

场中随着他这充满愤怒的咆哮声,瞬间一震,众人目光齐齐看向他。

孟云轩暴怒下,身体化箭,留下一道残影,眨眼间就出现在惊呆的杨萍身前。

“妈!我回来了!”他虎目流泪对着杨萍大叫。

杨萍今年四十七,可却已经两鬓斑白,看起来就像年迈七十的老人一样。

自从孟云轩和父亲出事,家里一切琐事就全被她一人扛起,心率憔悴,抑郁寡欢,仅仅两年就衰老至此。

“云,云轩,你,你还活着?你不是在监狱里被打死了么?啊!我的儿啊!”杨萍喜极而泣抱住孟云轩就嚎啕大哭。

孟云轩心底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件事的时候,连忙为母亲擦抹眼泪,“妈,你放心,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咱们!”

话落,把杨萍放在椅子上,走向开小抓那群混混。

踹杨萍的人他认识,名张天虎,村包工头张天豹的儿子。

初中打架要了别人家孩子的命,奈何年纪太小,没判刑,管教了两年放了,后来就开始混社会,孟云轩小时候没少被对方熊钱欺凌。

孟云轩想杀人,他救人数千,可现在恨不得把殴打他母亲的这个狗东西碎尸万段,但是他知道这是法律社会。

强行压下心里的杀念,冷眼盯着张天虎,“你要挖我爸坟?推倒我家房子?”

张天虎被他冷眼盯的心里直发毛。

他知道对方进了监狱,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活着出来了。

傻子都知道在监狱里面混过的人没有好惹的!

可想到自己身后站着的人,心里一横,扎刺指着坟包,“村子要评选,你爹的坟包和房子太影响咱们村容,必须推倒,而且你家房子破旧几十年头,连房照都没有,根据规定,危房必须拆除!”

紧接着他厉色喝到,“孟云轩,你冷眼看我也没用,我这是在为咱们村做事,你要是敢跟你妈一样妨碍咱村发展,乡亲们就告你去!”

孟云轩冷笑,“呵,我们当然全力支持全村发展,不过……”

“不过什么?”张天虎脸色一怔,他没想到孟云轩这个监狱货竟然这么孬种好说话,心里充满不屑。

“不过我家这房子是老东西,你也知道,这上了年头的东西,都有灵性,我啊,劝你们最好别打它主意。”孟云轩老神在在比划着。

“放屁,你蒙谁呢?什么老东西,神比叨叨的,老子现在就推,看看它到底有什么灵。”

张天虎说完,转身就冲进小抓驾驶室。

孟云轩目露寒芒,抬手射出真气,打进张天虎后脑勺穴道,对方连半点感觉都没有。

这时刚刚抬起的大铁爪子骤然停顿,只见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张天虎,竟突然翻白眼,口吐血沫从驾驶室跌出窗外。

众人看到倒地抽搐的张天虎顿时大惊失色,有几个不信邪的青年撸起袖子同样冲进驾驶室。

孟云轩再次隔空打出几道真气。

伴随着几道惨叫声,五个青年全部跟张天虎一样陆续翻白眼,口吐血沫,倒地抽搐不起。

他们再看向孟云轩家房子的眼神满是惊惧。

孟云轩立刻喝道,“赶快送医院,老东西邪性,送晚了人命就没了。”

剩下强拆闹事的被吓的再也不敢动,连忙冲出十几人,心惊担颤扛着抽搐的张天虎等人冲向村诊所。

杨萍满脸茫然,“难不成是孩他爸在天保佑?”

孟云轩摸着母亲脸上的伤,疼在心里,凶狠的眼神看向张天虎等人离去的方向,“妈,你放心,所有敢伤你的人,儿子一定会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

杨萍被吓得连忙抓住他的手,猛摇头,“儿啊,别再惹事,你活着就好,妈没事,就一点皮外伤。”

“妈,这到底咋回事,谁跟你说我死了,还有,他们为啥要强拆咱家房子,别人家房子咋没动?”

杨萍愁容满面,“你入狱三个月时,你妹妹一个同学说在监狱有人,可以帮忙打点一下,可他们回来时却说你已经死了,我们马上去找监狱质问,可大门都没进去就被三个人硬撵了出来。”

“从那以后,那个同学就天天找你妹妹说出去调查这件事,今天一大早又去了!”

“妈,你确定撵你们那三个人是监狱的?”

杨萍点头,“他们都穿着管事衣服。”

“那扒房子呢?”孟云轩沉声问。

杨萍叹气,“县里评选新农村典模,咱们这边所有村子都在竞争,评选人员检测说,危房要么重建要么推倒,不能影响村容,有房照的房子如果重建,他们会给补贴一部分,没有房照的野户就得自掏腰包,可咱家哪有钱重建。”

“唉!张天虎他们父子的工程队让我先交部分定金,把房子重修装装样子,你爸赔偿的那五万我就给了他们,可谁想到,他们是骗我的,后来你妹妹听别人说那父子竟然是张世美的远房亲戚,我才回过闷!”

孟云轩气的浑身哆嗦,目露寒芒,钢牙紧咬怒骂,“这群王八蛋,你们给我等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