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黑化的俊俏反派

黑化的俊俏反派

泡泡卷1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听说俞家的瘸腿儿子娶回来个病娇娘子,大家都在猜测这对病残夫妻能撑多久,没想到这林俏刚过门便展现了她彪悍的“泼妇”属性。从那之后,村里的人便以为宋廷凡家必定会被这个“泼妇”弄得鸡飞狗跳,谁想到宋廷凡家的日子反倒是越过越红火。

主角:林俏,宋廷凡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俏,宋廷凡 的武侠仙侠小说《黑化的俊俏反派》,由网络作家“泡泡卷1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俞家的瘸腿儿子娶回来个病娇娘子,大家都在猜测这对病残夫妻能撑多久,没想到这林俏刚过门便展现了她彪悍的“泼妇”属性。从那之后,村里的人便以为宋廷凡家必定会被这个“泼妇”弄得鸡飞狗跳,谁想到宋廷凡家的日子反倒是越过越红火。

《黑化的俊俏反派》精彩片段

阳春三月,京城阳光明媚,繁华的街市,人群熙熙攘攘,孩群奔跑嬉戏。

一身破旧布衣的女子,脏烂的头巾勉强遮住了下半张脸,走路一摇一晃,双手紧抱着什么。

在人群中她格外显眼。

嬉戏的小孩瞧见她,顿时跑到她面前唱,“丑八怪,丑八怪,京城第一丑八怪,又丑又作怪。”说着还朝她吐口水。

女子原本脚就瘸了,因为躲避口水,仓皇之下摔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怀里滚出几个虫啃过的番薯。

这是菜摊不要扔的。

她连忙去捡,小孩们却踢远了,她又去捡,小孩们又踢。

周围围观的人丝毫没有人同情她,反而跟着小孩子一样无情的嘲笑。

“这丑八怪怎么又出来了,唉,晦气。”

“要我说找个湖投了算了。”

“别,别把湖水脏了,直接去乱葬岗死吧,反正也没人给她收尸。”

这时,有个调皮的孩子扯了女子的面纱,顿时脸上交叉的十字疤痕狰狞的暴露在众人面前。

她反应过来仓皇无措的抬手遮掩,却引来众人更加毫不留情的嘲笑,没有一丝同情和怜悯。

新帝上位,立新刑法,凡罪恶之人,烙脸刑。

突然一道黑影投了下来,黑色绸缎短靴出现在女子眼底。

盯着那双短靴,她愣了一下,随后猛的抬头,对上一张面具无脸男。

那双眸子阴沉幽暗。

他……

不……

她脸色顿时煞白,随后连温饱肚子的番薯也不要了,站起身一瘸一拐的往后跑。

还没行几米,就被人故意拌倒,重重摔在了地上,面上的痛色一清二楚,但她却全然不管,又站起来,狼狈的离去。

如同见到鬼煞。

……

林俏接连几天没有再梦见那个奇奇怪怪的梦,像一部连续剧一般做了一个月了。

是结局了

这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林姐,该你拍戏了。”

助理推开门喊她,然后又小声不满道:“蒋悠悠的戏份又加了,一个女二号都快赶上女一号了。”

“晚上和导演“谈剧本”谈太好了。”

女主角的林俏已经习以为常了,看了一眼镜子里明蓝色襦裙的女人,伸手弄了一下耳发,随后就走了出去。

两人到现场,蒋悠悠还在演,林俏就顶着烈日等了一会,眼看要拍她的戏份了,导演就说休息半天。

林俏从六点就起来化妆弄头发,头饰很重,三四斤左右,而且很难弄。

现在要休息半天?岂不是她还要顶半天

看着导演和女二号亲密的挽在了一起,这么多天的忍耐再也忍不下去,她拿起手机拍了几张。

导演和蒋悠悠都愣了,随后蒋悠悠道:“林俏,你干什么?”

林俏挑了挑眉,“送你们上热搜。”说完当着他们的一键发布了照片。

一旁的助理反应过来,开始头疼了,她林姐的脾气又没忍住,她连忙打了电话,“佳姐,上微博,赶紧做公关。”

电话那头的女人还在睡午觉,打了个哈欠,已经见怪不怪了,“又怎么了?”

助理小声道:“林姐把导演和女二那什么放在了网上。”

“什么!她不知道国家净网吗!”电话那头的女人以为是床照,顿时咆哮道。

助理耳朵发麻,刚解释什么,电话就挂断了,“……”

作为千万粉丝的演员,热度不是一般大,短短几分钟,几十万点赞,直接冲上了热榜第一。

酒店

“林俏,你看看你一天干什么,前天才得罪了林导演,今天又把李导演得罪了,你是不是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白色西装精干的女人对着正在吃饭看手机的林俏咬牙切齿道。

这么多年一直不改“暴躁”的性子,换个其他的女演员早就糊了。

偏偏粉丝就买她这副“拽样”,人气一天比一天高。

“佳姐,要不要一起吃?”林俏已经习惯了,她笑眯眯的递了一双筷子给她,又道:“我好几天没做梦了。”

吴佳接过筷子,坐下来不客气的吃了,对于她做梦的事是知道的,前半个月她经常吓出一身冷汗,看了好几次心理医生都不管用。

“你还想做梦?不怕了?”

“总感觉没完。”

林俏演戏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剧本结局,男女主最后没有给个交代。

吴佳看了她过分精致的脸,又气又无奈道:“我在担心你捅的篓子,你在担心乱七八糟的梦,你是不是人啊!”

林俏笑了笑,夹了一块肉给她,“没忍住,真的没忍住,他昨天晚上试图找我“谈剧本”我都忍住了。”

“他昨天还试图找你“谈剧本”?”吴佳拿筷子戳了一下饭盒,又凶巴巴道:“你该戳死他。”

“行了,吃了饭自己休息,我去解决这个问题。”

吃完饭后,林俏心安理得的补觉了,大概是今天起太早了,上床很快就睡着了。

她紧皱的眉头有些恐慌,似乎正梦见什么不好的事。

“嫂子,饭做好了。”

“嫂子,不要卖我,嫂子,我会干活,嫂子,不要,不要卖我,嫂子!”

“嫂子,救我,救我!我不要!你滚开,不要碰我!嫂子,嫂子救救我……”

“嫂子,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

画面一幕幕略过,最后停留在牢房十字架绑着的女子身上,她毫无声息的垂着,若不是微微起伏的胸口,与死人无二了。

突然一道白光出现,伴随着修长的影子,渐渐光亮又消失了,恢复之前的昏暗。

静谧的牢房,脚步声异常清晰。

十字架上原本没有生气的人,突然缓缓的抬起了头,赫然是京城的丑八怪,她嘴唇哆嗦,显然惧怕到了极点。

“呀呀呀……”

她嘴一张一合,却发不出声音。

不多时,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站在她面前,盯着她的惨样,他冷笑嗤了一声。

晦暗不明的视线下,依稀还能看见他坑洼狰狞的侧脸上。

女子发疯的挣扎,本能的抗拒面前这个恶魔。

男子低呵了一声,像嘲讽又像自嘲,他漫不经心的捏住她的下巴,阴鸷道:“嫂子,你怕我?”

“嗯?”

手中的力量一点点收紧,似乎下一瞬间就要捏碎。

……

“不要!”

睡梦中的林俏突然惊醒坐起身,她捂着胸口大口喘气,显然被噩梦吓得不清。

突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嫂子。”

好似梦中的声音,林俏刚回的魂魄,又被冲散了,她僵滞的抬眼,入目的是一名布衣的少年,大概十二三岁左右。

是他。

是梦里那个面具男。

黑化前的少年模样。

一股冷意席卷林俏全身,她张了张嘴,一时却又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少年浓眉丹凤眼,略带纯良的眼神,鼻梁恰到好处的直挺,轮廓还未分明,但已经初显俊秀了。

他不自觉的揪了揪衣服,似乎有点害怕她,没等到回应,他怯生生又道:“嫂子,饭做好了。”

声音又传入了耳里,真实到林俏毛骨悚然,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剧烈痛意并没有让她醒来。

好痛。

下一秒她两眼一闭,倒头蒙睡。

这一定是在做梦。

正当她脑子一片混沌时,有人摸了她的额头,炙热的温度让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她猛的睁开眼,对上的还是少年青涩却又过分俊秀的脸。

他乌黑清亮的眼眸怯怯的看着她,似乎又害怕又担心。

就是这副纯良俊秀的少年样,林俏心里打了冷颤,见鬼了

她反射性的给了他一巴掌,抗拒的吼道:“你滚开。”

“啪”的一声,响彻在屋子里,屋外的嘈杂的蝉鸣戛然而止。

林俏手发麻,神情也怔了,随机心里涌来巨大的恐惧感。

少年的左脸可见的红了,甚至微微肿了,他眼睛有些水润了,咬紧下嘴唇,似乎很委屈。

他低垂着眉眼,睫毛浓密卷长,收回半空中的手藏到身后,他退了一步,“嫂子,我只是怕你生病了。”

“嫂子,我出去了。”

说完他就转身跑出屋子,许是跑得慌忙,出门踢了一下门槛,身子踉跄了一下。

林俏每次听见“嫂子”二个字就感觉死亡的大刀靠近了她的脖子。

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回想起那些画面就够让她恐惧。

为什么还不醒?为什么又梦到了最开始的画面。

可这次比梦更真实,她看清楚了少年眼角下有颗黑痣,以前从未看清楚过。

还有……

她伸手捏了床单,触感明显粗糙。

她的手开始颤抖,随即身体打了个激灵,隐隐约约明白什么。

这不是梦。

梦里那些场景一幕幕清晰闪过,她离死很远,离半死不活很近。

她演戏生涯从未遇见过这样变态的剧本,整个剧本全是惨点。

女主后期惨,男主前期更惨。

男主被养黑化了,其中最大的黑化点就是被嫂子卖青楼当小倌赚钱,差点被虐死,后来自毁容貌,才逃出青楼。

后来开启了一系列变态的报复。

……

理了一下午的思绪的林俏克服心中的恐惧,踏出了屋子。

远山青绿,落日撒下半边余辉,视线拉近,破旧的院子,墙角的枣树经过一天的暴晒半死不活的耷拉着,但却结了累累青枣。

个小,干瘪。

视线往旁边移一些,入目是劈柴的少年,他高挽着袖子,臂膀线条明显,倒也健壮,不像袖子垂下的瘦弱。

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脸上有几分未脱落的稚气,但他已经没有正常孩子的天真了。

家人相继离世,寡嫂的苛待,他比同邻孩子早熟,小小年龄抗起了养家。

他其实完全可以独立门户,不管寡嫂,但现在的他却出乎意料的念情。

这反派要是一早绝情没人性,也许后面就不会经历变态的事。

劈柴的宋廷凡注意到她的视线,停下手里的斧头,怯怯的喊了一声:“嫂子。”

虽然他现在一副青涩俊逸的少年模样,但他狰狞扭曲的面孔已经挥之不去了。

林俏本能的抗拒“嫂子”二字,但又得硬着头皮回应,“嗯。”

如果这不是梦,她绝对不能造成后面的悲剧。

一想到女主被报复的那些变态遭遇,她忍不住打了个寒蝉。

但前提她要知道剧情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宋廷凡现在对他嫂子心里是什么样

她记得做梦是从某一年的炎夏开始,从嫂子暴打小叔开始。

暴打过了?还是没有

糟糕的是她没有原身的记忆。

林俏突然眼睛一亮,她记得暴打的时候,宋廷凡的后脑被木棍砸出血了,很严重。

她要证实一下。

她抬头看向少年,酝酿了一会,温和试探道:“小叔,你头发上有东西,你过来我给你捻了。”

对于嫂子的好心,少年愣了一下,随后不自然的抬手往头上乱摸。

林俏见他不过来就主动走过来,刚想抬手,宋廷凡大概是挨打次数太多了,他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神情十分抗拒和害怕。

林俏有种不好的预感了,她拉住他的手腕,随后垫脚,现在的宋廷凡比她高不了多少,大概有一米七左右。

她翻开了黑密的头发,看见头发根处的大块结疤,顿时咯噔了一声。

完了。

已经暴打过了。

宋廷凡等了一阵,没有想象中的挨打,他愣了一下,余光看着旁边的女子,好看的杏眸微微上敛,以他这个角度,黑密的睫毛根根分明。

视线微微下垂,无意落在她白皙的脖颈。

当他意识到自己在看什么,慌忙的往后移了,局促道:“嫂子,我我…自己来。”

林俏见他抗拒她,以为是留下了仇恨的种子了。

不行。

绝对不能发芽

她咬下唇,眼眸向下微敛,自责愧疚道:“小叔,对不起,我不该动手打你。”

她停顿了一下,声音带着几分哽咽,“你哥……相公去世、公婆也……我心里难受,精神不太正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小叔,对不起,是我不对。”

为了气氛到位,她抬手打了自己一巴掌,“啪”的一声,半边脸都红了。

林俏心里想,这可能是她演得最真实的一场打脸戏了。

宋廷凡没想到她会打自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摆手摇头道:“嫂子,我没怪你。”

“小叔,我知道你在怪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弥补,我跟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动手打你。”

林俏低头抹了抹眼角,很快红着眼眶抬头,“小叔,你打回来吧,不然我心里过不去。”

这句话她说完就虚了,反派给她一巴掌,她还有没有命活

十二岁的宋廷凡骨子里还有尊重长辈,长兄为父,长嫂如母的思想。

长辈不得冒犯。

后来的后来,他也没少“冒犯”。

他急急解释道:“嫂子,我真的没有怪你。”

他嘴笨又不知道再说什么,又道:“嫂子,我去给你端饭。”

他急急忙忙往厨房跑去了。

 


看着他的举动,林俏觉得可能没那么糟糕,心里安了一些。

只要她把小叔养好,享福不奢求,不用半死不活就成。

只是,养是个很大的问题。

没钱。

宋廷凡说的饭竟然是一碗稀饭,不,应该是一碗水饭,米很少。

菜估计是水煮的,一点油色都没有。

林俏再穷的时候也是一桶四块五的泡面,她拿着筷子突然沉默:“……”

她竟然有点明白原身为什么要把宋廷凡送进青楼了。

这种条件能活过今年应该算是命大了。

她立马摇出这种危险的念头,就算她去青楼,宋廷凡也不能去青楼。

她抬头看向站着的少年,剑眉星眸,鼻梁高廷,再过一两年,轮廓立体了,肯定很俊朗。

“你不吃?”

“嫂子,我吃了。”

宋廷凡大概不会撒谎,说这话的时候躲开了她的视线。

林俏明白了,这碗水饭还是家里唯一的粮食了,对着他道:“去拿副碗筷。”

唉,一碗水饭还要分着吃,这剧本也真寒酸。

不给片酬还要玩命。

“嫂子,我吃……”

宋廷凡还没说完话,林俏就打断了他的话,像哄小孩的语气道:“小叔乖,去拿。”

现在的她只比宋廷凡大三岁,但心理年龄大了一轮。

咳,可以说要是在这里,她那个年龄,估计儿子跟宋廷凡差不多大。

听见“小叔乖”三个字,宋廷凡还有点不好意思,他犹豫了一下去拿了碗筷。

林俏倒了他一半,用筷子把饭粒拨他碗里了,宋廷凡以为是把饭多留给她自己,所以当她把饭多的一碗推给他时,他神情明显愣了。

他不敢相信,怯怯的问了一句,“嫂子,是给我的吗?”

小心翼翼的模样让林俏心里都有点软了,可怕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宋廷凡是被所有人逼着成了反派。

她莞尔一笑,半调侃道:“小叔,不给你给谁?快吃吧。”

说着把碗递到了他的手上,然后就低头端起饭喝了起来。

宋廷凡捧着碗的手指扣了扣碗边,复杂的看了嫂子。

嫂子她变好了吗

林俏见他端着碗准备出去,她疑惑道:“去哪?”

“嫂子,我出去吃。”宋廷凡眼神有几分小心翼翼。

嫂子不喜欢他跟她一起吃饭,说看见他隔应。

其实真的挺隔应,原身已经看着三个宋家人死了。

是个正常人都隔应。

林俏想跟他“亲近”,肯定不会让他出去吃饭,她挪了一半凳子给他,“小叔,一起吃。”

长凳很长,两个人坐丝毫不挤。

宋廷凡犹豫了一下,还是端着碗出去吃了。

见他不自在,林俏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要慢慢来。

宋廷凡的心里阴影不小。

她端起水饭喝了起来,结果吃完跟没吃一样。

她摸了摸肚子。

宋廷凡注意到她的动作,他看了吃光的碗,有些愧疚,认真保证到:“嫂子,我明天跟大伯上山打猎,应该能猎到东西,到时候我去换米回来。”

宋廷凡的大伯对他挺好,不过大伯母有意见,所以他大伯不敢接济他太多。

好在宋家是猎户,宋廷凡会一点打猎,他大伯就带着他一起上山。

林俏现在对这里一头雾水,没有贸然说些赚钱养家的话,她点了头,随后歪头温笑道:“小叔,辛苦你了。”

对于孩子不要吝啬好话。

好话就是一个糖。

宋廷凡有些不好意思的捏了捏衣角,小声怯怯道:“嫂子,我不辛苦。”

大概是觉得今日的林俏有点不一样,他收拾碗筷的时候又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

林俏回房后,开始四处翻找,看原身有没有一点私房银钱。

没多时在床下找到一个木盒子,几块碎布下,有一块小碎银,估计半两,以及几十个铜板。

少得可怜。

不过总比没有好。

乡下的夜里虽然是炎夏但也有些凉意,林俏刚躺在床上,突然想起宋廷凡应该是睡的枯草。

原本家里是有床,后来家里没钱就卖了。

宋家是猎户世家,原本不穷,但宋廷凡的哥哥宋廷义在十四岁那年突然病重,说是什么怪病,花了好多银子。

后来宋廷凡的爹娘没了法子信冲喜,就说了林家的林俏当媳妇。

那个时候宋家还有点钱,而林家大儿摔断了腿要钱医,所以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原身其实本性不坏,也同意了这门婚事,结果她刚进门的晚上,宋廷义就死了。

还好宋家是明智,没说她克夫,甚至待她极好。

大概是宋廷义的去世对宋家两口子打击太大,没多久他爹上山打猎不小心摔死。

丧子又丧夫,他娘接连打击,郁结于心,没多久也去世了。

这里有个重点情节,卖床,卖床是在挨打之前发生,但在后来宋廷凡的睡梦中出现过。

梦里对卖床这件事刻画很细致,宋廷凡的床画了两个小人。

是宋廷凡他爹刻的。

当时这个梦给她的印象不深,现在想来会不会是从这个床开始,宋廷凡的心境就有些变化了。

想到这里,她起身翻了柜子,拿了仅剩一套的被子。

宋廷凡的屋子就在她旁边,宋家是一院三房,不算大也不算小了。

她抬手敲门,“咚咚咚……”

没有回应,她试着喊了一声,“小叔,开一下门,我给你送被子。”

结果没反应。

她看门没锁,就推开了门,昏暗的视线下,枯草垫上没人。

她正在疑惑人去哪了,宋廷凡凡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嫂子。”

这嫂子跟叫魂一样,林俏吓了一跳,“啊。”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结果碰到地上的凳子,顿时倒在草垫上,“哎哟。”

鞋子因为穿得松垮,脱落在了一边,这会虽天色灰蒙,但白皙的小脚依旧显眼。

宋廷凡自然看见了,顿时耳朵都红了,随即他转过什么,不去看她,磕巴道:“嫂子,你没事吧?”

林俏看见他的举动,有些不解,但也没有多想,她穿鞋子起身道:“没事,夜里冷,被子铺上吧。”说着弯腰给他铺开了被子。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小叔,等过段时间,我就把床赎回来。”

“小叔,你早点睡。”

她出门后,宋廷凡看着草垫上的被子,愣了一下,脑子里闪过树下抱在一起的男女。

嫂子她是不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