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不止有亿点点的糟糕

不止有亿点点的糟糕

茶荼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唐糖遇上倒霉的穿书事件,虽然多了个奇葩人设身份,但好在是能重活一回。勉强接受这炮灰女配的身份,唐糖开始致力于推翻原著剧情,做回自己的行动中;原主作死好吃懒做,欺辱女主,人见人恶,最终因为害的女主落水,而被反派弄死了。如今唐糖再不去奢求那些不属于她的,好好赚钱,过她单身自由的生活,不香吗!

主角:江元依,萧拓,唐糖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元依,萧拓,唐糖 的武侠仙侠小说《不止有亿点点的糟糕》,由网络作家“茶荼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糖遇上倒霉的穿书事件,虽然多了个奇葩人设身份,但好在是能重活一回。勉强接受这炮灰女配的身份,唐糖开始致力于推翻原著剧情,做回自己的行动中;原主作死好吃懒做,欺辱女主,人见人恶,最终因为害的女主落水,而被反派弄死了。如今唐糖再不去奢求那些不属于她的,好好赚钱,过她单身自由的生活,不香吗!

《不止有亿点点的糟糕》精彩片段

哗啦——

一盆腥臭的水浇下来,把躺在地上的唐糖浇了个透心凉。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咳了两声,下意识地抬手抹了把脸上的脏水。

怎么回事?

她不是遇上飞机失事了吗?

莫不是掉到海里被浪冲了上来?

唐糖一骨碌从地上坐起来,环顾四周,顿时瞪大眼睛。

夕阳金黄的光线下,低矮昏暗的红砖房,剥落的白色泥灰,地上铺的是凹凸不平的红砖。

四方的小窗户,木窗棂,上面挂着一挂玉米棒,像极了唐糖在电视上见过的八九十年代的样子。

这是什么破地方?

她被拐了?

“江月圆,醒了?!”

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唐糖这才意识到屋子里还有人,循着声音望过去,双眸一滞。

好帅!

她自认见过各色类型的帅哥,能得她称赞的少之又少。

但眼前这个,看上去十八九岁,一头利落的板寸,标准的剑眉星目,山根高挺,眼窝深邃,一双桃花眼映着西天云霞的金光翻出通透的浅棕色。

他双眸却死寂如深潭,一片漆黑,幽远无波,眉眼之间隐隐透着一股沉郁之色,薄薄的嘴唇紧抿,唇峰锋利,给他增添了几分侵略性。

这样一张脸竟然没有星探发掘到?!

江月圆?

这个名字好熟悉。

谢承恩见江月圆对着他发呆,平静无澜的眼底划过一丝深深的厌恶,“江月圆,你处处欺负欣然,可有想过会有今天?”

欣然?

李欣然?江月圆?

唐糖双眸骤然瞪大,她穿书了?

穿到了一本年代文里下场凄惨的恶毒女配江月圆身上?

那本年代文里,原书女主李欣然和江月圆是表姐妹,李欣然母亲早年嫁到农村,后来离婚带着女儿回来。

江月圆是江家小辈里唯一一个女孩,从小娇生惯养,冷不丁多了个姐妹分走了自己的一部分关注,还是个只有初中毕业的农村泥腿子,自然无法接受。

又因为青梅出马的原书男主李家远对李欣然一见钟情,让江月圆心生恨意,开始想各种法子欺负李欣然。

而眼下这个情节……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的那天正好大雨,江月圆因为嫉妒李欣然考了高分将李欣然约到了河边,两人争执之下李欣然落了水,以致她当晚就发了高烧。

男配谢承恩暗恋李欣然,为替她报仇,用李家远的名义把江月圆约了出来。

唐糖低头看了看浑身湿透的衣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试探的开口,“谢承恩?”

谢承恩沉沉的双眸望过去,眼底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感觉,“今天,我要让你尝尝欣然受过的苦!”

唐糖浑身僵住。

她真的穿成了江月圆。

当初看书时,她对男女主没感觉,却对谢承恩这个阴沉腹黑绿茶最后黑化的男配记忆尤深。

谢承恩家境贫困,但脑子聪明,靠着学校的补助才能继续读书。

自小他性子沉闷阴郁孤僻,无人与他来往,刚从乡下来的李欣然不知,善心地帮了他一次。

就让自小没受过温暖的谢承恩情根深种,从此只要李欣然被人欺负,他私底下就会百倍奉还。

唐糖心下一沉,按照原书的剧情,她是被谢承恩推到水里,差点淹死。

现在她是刚被捞出来的状态,全身衣服湿透,接下来她会被困在这小破屋里一夜,九月底的晚上寒气逼人,晚上被冻得发烧,病得比李欣然还重。

她一抬头,谢承恩已经拿着锁准备锁门了。

唐糖,不,江月圆飞快起身扑过去,“等等!”


谢承恩眼疾手快,拿着锁闪到一边,双眸阴恻恻地盯着她,舌尖狠狠地抵上齿根,“你今天跑不掉的!”

浑身凉意袭入骨髓,江月圆打了个哆嗦。

若是就让谢承恩这么走了,她可是要在这里遭罪了!

她眼珠子一转,“谢承恩,你,你不就是想要为李欣然报仇吗?如今仇也报了,你放我离开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只要她不招惹我,我也绝不欺负她,而且这次她落水我也不是故意的……”

原书中江月圆确实不是故意的。

她虽然对李欣然跋扈嚣张,却也胆小,不敢将李欣然推下去害她的命的。

谢承恩心思缜密阴沉,做事干净利落,原书中江月圆最后可是被他整得很惨。

自己既然穿书了,只要李欣然不主动找事,自己自然也不会欺负她。

“是吗?”谢承恩薄薄的唇角一弯,一扭头便看到了她那双湿漉漉有些可怜的眼神。

他怔了一下,复而眉眼间皆是厌恶,“现在我不过是将你推下了水而已,欣然所受的罪,你还没有受!你想走,门都没有!”

今天的江月圆,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以前,江月圆很是看不上谢承恩,每次见到他便一副鼻孔朝天,高高在上的模样。

江月圆见谢承恩这么一副柴米油盐不进的模样,心里有些绝望。

她抬头,看着他洗得发白,还有些补丁的衣裳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忙道,“谢承恩,你不是缺钱吗?只要你将我放了,我可以给你五块钱。”

谢承恩的弟弟生病了,没有钱看病。

谢承恩抽空便会去码头上做苦力,却也赚不到几个钱。

见谢承恩没有说话,她又道,“而且今天的事情,要是我告到警察局去了,对你影响也不好,你学习成绩好,以后可是要考大学了,要是有了案底可会影响你的前途的。只要你放了我,我不仅给你五块钱,这件事情我也会烂到肚子里去,不会告诉任何人!”

江月圆这么一番威逼利诱让谢承恩垂下眼眸,思量着她的话。

思及江月圆已经在河里走过一遭,也算替欣然出气了,谢承恩退了一步,阴着脸色开口,“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若是再敢欺负欣然,我必不饶你!”

说吧,他把锁收了起来,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不见,江月圆长长地舒了口气。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发愣,解决了危险之后,穿书这回事,又袭上她的大脑,有些难以接受。

在现代好不容易从偏远的农村出来,一路奋斗到房车尽有,终于有时间休个年假去旅游,却遇上了鲜少概率的空难!

书的背景是八五年,没有手机电脑,空调冰箱洗衣机买不起,江家生活算是不错的,有个黑白电视机,收音机缝纫机,还有风扇。

江月圆头大,她得想办法挣钱才行!

而且,还要给谢承恩五块钱。

那家伙记仇得很,答应他的事情一定得做到才行,不然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她可还记得原书中炮灰王红莲和刘昌的下场。

王红莲是江月圆的一个小姐妹,双职工家庭,李欣然刚来县一中上学时,王红莲瞧不上她,出言讽刺几句,没多久她爸突然就被工厂开除了!

刘昌是县里的一个无业青年,某天在李欣然放学的路上调笑了两句,没几天进了监狱,被判了二十年。

这可都是谢承恩暗地里做的,得罪了谢承恩便等于是得罪了恶魔!

飞机都只剩下碎片了,她“身体”肯定也没了,穿回去可能性不大。

既来之,则安之吧。

“阿嚏——”

一阵冷风过来,吹醒了她的深思,忍不住抱紧双臂来回摩擦,小跑着往家里赶。


这时候商品房还没兴起,江家家境算是不错的,厂里分了两套房,一套在三楼一套在四楼。

江月圆的父亲江春生在县一中当老师,排行老三,和江爷爷江奶奶一起住三楼。

大伯家和二伯家住四楼。

江月圆噔噔跑上三楼,一进屋子,顿时一股暖意袭来。

她浑身冷的厉害,已经开始流鼻涕,看到江奶奶几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话,只说了声“我回来了”就往屋里去换衣服。

让她一来就叫刚见面的陌生人“奶奶”“妈”等,她还开不了口。

江月圆妈妈尚梅周六没上班,一眼就看到闺女的衣服湿了,想起她早上一脸娇羞的出门,也不知去见了谁,正想着关心一下,话未出口,就被尖锐的声音打断。

“江月圆,你给我过来!我有话问你!”江文文声音不大不小,冷着脸扫向江月圆。

这是李欣然的母亲,江月圆的小姑。

书里女主李欣然的父母自然也是重要角色。

作者用了很大篇幅描写出了女主母亲的偏执和父亲亲戚的奇葩极品。

江文文年轻时候便心高气傲喜欢攀比,在李家常年遭受家暴,离婚回来后更是偏执敏感,总觉得哥哥嫂嫂看不起她。

为了争一个脸面,要求李欣然各方面都不能输给江月圆,偏偏江家人不在乎。

也没有因此高看她和李欣然一眼,照样宠着江月圆,江文文就时常挑江月圆的刺。

“文文,你要问不能等一等?没看见圆圆衣服湿了吗?万一感冒了怎么办?”不等江月圆说话,尚梅就直接开口反驳。

“圆圆,快,赶紧回去换衣服。你二伯的朋友送来几个蟹子,给你留着呢!”江奶奶笑着说,不把江文文的话当回事。

年轻时江文文本可以嫁一个县里有正式单位的后生,却不知怎么看上了农村的李根,不顾父母阻拦非要下,把江奶奶气得住院,三个哥哥都是孝顺的,在她嫁去农村后就断了往来。

时隔多年江文文离婚回来,到底是亲女儿,江奶奶不可能把她赶出家门,但要像以前一样亲密无间也不可能。

江文文双眸沉下来,双眸锋利的像刀子,“妈——”

那蟹子中午她和欣然才吃了一个,却给江月圆留了仨。

“我知道了奶奶。”

江月圆打断江文文的话,赶紧回房换衣服别感冒才是要紧。

这回她是发自内心喊的一声奶奶。

书里曾写,江奶奶最疼江月圆,但原主不争气,各种作妖惹祸,加上李欣然的对比和讨好,江奶奶慢慢厌恶了原主,渐渐将李欣然当做最疼爱的孙女。

原主真是个蠢货。

以后就由她来照顾江家亲人。

家里就江月圆一个女孩,给她单独弄了个小卧室。

一张木床,白色蚊帐,一张木桌一把木椅,还有一个衣柜,虽然很简陋,但这个时候她能有个闺房便不错了。

江月圆打开衣柜,衣柜里的衣裳件件都很时髦,布料不差,看来江家人真的很宠原主。

她一转身,瞥见桌上的镜子,顿时张大嘴巴。

不愧是是恶毒女配,长了一张最容易被人骂狐狸精的脸。

巴掌大的小尖脸,樱红色肉嘟嘟的小嘴,高鼻梁,柳叶般的弯眉,黑压压如小扇子般的浓密长睫。

上挑的桃花眼,眼尾是桃花般的嫩红,琥珀色的眼瞳波光流转,水汪汪湿漉漉,浅笑嫣然,这样的眼神最容易勾人,也最得男人喜欢,一颦一笑都是风情。

江月圆再次感叹,这样的容貌身材家境,原主找谁不好,非要和李欣然抢李家远,一手好牌打的稀烂。

……

客厅里江文文见江月圆头也不回的进屋,眼底渐渐浮现怨毒之色,如一条毒蛇在吐着蛇信子,“妈,三嫂,你们就是这么欺负我们娘俩的?她把欣然的笔记扔到雨里,还将欣然推到水里导致欣然发烧!她就湿了个衣服,一点事没有,你们未免太偏心了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