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书后我嫁给反派首辅

穿书后我嫁给反派首辅

只加酸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柒原本是一只日进斗金的貔貅精,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竟会有穿书的一天。而且,她还穿成了书中又丑又胖的圣母角色。原主省吃俭用,付出一切的供养凤凰男考上秀才,没想到转头就被他卖给了带着三个儿子穷困潦倒的瘸子。别人不知道,沈柒自己知道,这男人将来会是权倾朝野的大反派萧半朝。于是,为了自己的美好未来,她开始帮他带崽养家!

主角:沈柒,萧半朝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柒,萧半朝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书后我嫁给反派首辅》,由网络作家“只加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柒原本是一只日进斗金的貔貅精,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竟会有穿书的一天。而且,她还穿成了书中又丑又胖的圣母角色。原主省吃俭用,付出一切的供养凤凰男考上秀才,没想到转头就被他卖给了带着三个儿子穷困潦倒的瘸子。别人不知道,沈柒自己知道,这男人将来会是权倾朝野的大反派萧半朝。于是,为了自己的美好未来,她开始帮他带崽养家!

《穿书后我嫁给反派首辅》精彩片段

冰冷的海水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沈柒紧紧包围,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口鼻内涌进了咸腥的海水,窒息的痛苦让沈柒脑子里一片空白。

“救救命!”

她拼命地挣扎着,可是手脚却没有一丝力气,不受控制地往河底沉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搂住了她,沈柒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手脚并用地扒在对方身上。

“救救我”

“不想死就松手。”

男人的声音冷漠至极,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纵使沈柒此时已经神志模糊,也感知到了这一点。

见她没什么动静,对方粗暴地将她的手反扣到背后,像拖垃圾似的将她从水里捞出来扔到了沙滩上。

久违的新鲜空气让沈柒渐渐清醒了过来,几乎是同一时刻,关于原身的大量信息接连涌入脑中。

原主与书生程耀祖从小就结了娃娃亲,虽然进门后就遭了整个程家的白眼和冷落,却依旧在当圣母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她不仅贡献了所有的嫁妆,还到处做苦力养活一大家子人,硬生生供着程耀祖考中了秀才。

谁成想,这凤凰男一朝得志,就迫不及待地把原主卖给带着三个儿子的瘸腿渔夫萧冽,她伤心欲绝之下,在撒泼打滚闹自杀的作死之路一去不回头。

在第三次被救起后,萧冽终于心灰意冷地写下休书赶她出门。原主也因此被娘家嫌弃,穷困潦倒得连饭都吃不上,受尽旁人的侮辱嘲笑后精神失常,落魄地死在了猪圈里。

好死不死的,她穿越而来的这次投河,正是原主第三次自杀。

作为一只日进斗金的貔貅精,沈柒从来没想过自己一朝穿越竟会这么倒霉。她强撑着身子想爬起来,却被人劈头盖脸地扔了块布在脸上。

“拿着休书马上滚,若是还要寻死也换个地方,别死在我面前碍眼!”

说话的男子身量高大,面容英俊而深邃,完全不像个乡野渔民,正是原主的相公萧冽。

放着颜值这么高的极品大帅哥不要,反而为了个人渣寻死觅活,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沈柒翻了个白眼,暗叹原主没眼光,因为眼前的人不仅长得帅,还颇有手腕,在未来可是权倾朝野的首辅大人。

不仅如此,他的三个儿子也很有出息,父子四人硬生生顶起了朝廷的半边天,被称为“萧半朝”。

或许是因为从前受尽了冷眼,又缺失家庭温暖,这四个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心狠手辣大反派,虽说大半生都过得无比风光,最终仍落得个满门抄斩的悲惨结局。

萧冽既然能拖着瘸腿救原主三次,就说明他本性不坏,反正如今已经穿越了,还不如抱紧这唯一的救命稻草,或许还有逆天改命的可能性!

看着面前这张用鲜血在衣料上草草写就的休书,沈柒暗暗下定了决心,她见萧冽已经一瘸一拐地转身离开,站起身就要追上去。

“你等等啊!”

清澈的水面毫无保留地映出了她此刻的模样,沈柒吓得尖叫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貔貅是龙的孩子,象征着财富与吉祥,化成人后无论男女都俊美非凡。可此时的自己不仅满脸湿疹,还是个膀大腰圆的肥婆!

萧冽听到动静后以为沈柒又出了什么事,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她顾不得再看自己的容貌,拔腿就追上去挽住他的胳膊。

“萧冽,不,相公,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回家!”

回家?这女人从进门以后就寻死觅活,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现在竟然还能若无其事地说要回家?

她怎么敢!

萧冽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用力甩开沈柒的手,毫不犹豫地离开。

虽说萧冽瘸了一条腿,可沈柒根本追不上他,反而累得气喘吁吁。

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把这副笨重的身子从河里捞出来的,力气可真大!

沈柒捏了捏身上层层叠叠的肥肉,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幸好她拥有原主的记忆,总算找到了萧冽的房子。

与其说是房子,倒不如说是个用木头和瓦片草草搭起来的简陋棚子。

沈柒生怕自己的肥肉会把小木门挤坏,轻手轻脚地刚一进去,就听到一个稚嫩的童音。

“大哥,我肚子好饿,我要吃饭!”

“三儿等等,大哥马上给你拿鱼吃。”

“我不要吃鱼!”

狭小的屋内仅有一张破旧的木桌,围坐着三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个头最小的孩子此时正拼命摇头,哭得很伤心。

“鱼不好吃,吃了肚子痛,我要喝粥,喝热乎乎的粥!”

看到弟弟哭得这么伤心,年纪最大的孩子沮丧地低下了头,似乎有些无措,老二见状连忙轻声哄着弟弟。

“三儿乖,咱们垫垫肚子,等爹回来就能生火了!”

看来这三个小家伙,就是萧冽的孩子了。

三儿虽然哭得抽抽噎噎的,却还是懂事地点了点头,沈柒在一旁看得心酸,正要上前哄他,就见大宝笨手笨脚地拿起菜刀爬上灶台,扯下房梁上挂着的咸鱼就往嘴里塞。

难怪三儿说吃鱼会肚子痛,原来萧冽不在的时候他们都是吃生咸鱼!

沈柒又气又急,连忙上前把大宝抱下来,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东西。

“不能吃,会生病的!”

“你你.”

大宝瞪大了眼睛,连说话都结巴了,沈柒伸手揉揉他的脑袋,笑得温柔。

“和弟弟们去玩吧,娘给你们做好吃的。”

“娘?”

大宝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沈柒麻利生火的样子,警惕地盯着她看了会儿,拉着弟弟们跑出了屋子。

记忆里原主对三个孩子是相当冷漠的,也难怪大宝会是这样的态度,沈柒叹了口气,很快忙了起来。

萧冽是个渔夫,家里最多的自然就是鱼了,沈柒手脚麻利地淘米熬粥,又将咸鱼在温水里浸泡片刻,加了些姜丝小火慢蒸。

蹲下身收拾柴禾烧火时,沈柒注意到树枝上沾着几片淡红色的叶子,她凑近一看,顿时惊喜万分。

这叶子名叫蔓菁草,是除湿气和减肥的上好药材,要是能找到它的生长地,那自己的容貌.

“你在干什么?”

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打断了沈柒的思绪,她一回头就看到萧冽正站在门口,眸色凛冽地盯着她。


“当然是做饭啊,你一定饿了吧。”

沈柒神态自若地上前接过萧冽手里的弓箭,对他笑了笑,手脚麻利地打了热水,往外喊了声。

“回来和爹爹一起洗手吧,很快就能吃饭了!”

她的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亲切,可只有最小的三儿敢上前,另外两个孩子都躲在萧冽身后,警觉地盯着她。

看来原主给孩子们留下的心理阴影不小啊。

沈柒叹了口气,动作轻柔地为三儿擦洗着黑黝黝的小手。

“三儿肚子痛,是因为你吃了生鱼,还总是忘记洗手,只要记得饭前洗手,保证你以后再也不生病!”

“真真的吗?”

“当然,娘不会骗你的。”

“娘”这个字听起来陌生又温柔,是三个孩子从不敢肖想的称呼,三儿顿时忘了从前遭过的冷落,呆呆地盯着沈柒看了半天,突然一头钻进她怀里,抱着她不肯松手。

“我我要娘每天都帮我洗手!”

“三儿!”

二宝一看顿时急了,想上前把弟弟拉回来,却又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三儿在沈柒怀里撒娇,眼中闪过一丝羡慕,大宝则轻轻攥紧了拳头,探究地扯扯萧冽的衣袖。

“爹,她想干什么?”

事实上这句话正是萧冽想问的,从把她从河里救起来的那一刻起,这女人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她究竟是失了神志,还是在暗中计划着什么?

萧冽冷眼旁观,很想把沈柒揪起来问个究竟,可是

他不得不承认,看到三儿和她欢喜的笑脸,自己的心里也染上一抹愉悦的悸动。

也罢,既然孩子喜欢,多留她几日看个究竟也无妨。

想到这里,萧冽冷峻的眉眼舒展了几分,他沉默地接过沈柒打来的热水,融融暖意透过冰冷的手,一点一滴地蔓延到心中。

晚饭的米粥和咸鱼虽然简单,却是父子四人吃过最美味的膳食了,尤其是这鱼,原本又硬又咸,孩子们都不爱吃,可经过沈柒的烹饪,却比新鲜的鱼还要美味。

果然,打动一个人最有用的方法,就是打动他的胃!

看到三个孩子吃得正香,沈柒亲手为萧冽盛了粥。

“相公,你多吃点。”

萧冽没说话,也没伸手接碗,只是安静地看着沈柒,深邃凛冽的目光像是X光一样锐利,似乎能把她里里外外看个彻底。

不愧是未来的大反派,光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死!

沈柒被他看得头皮发麻,脸上却依旧保持着笑容,连手都不敢动一下。

“相公,快趁热喝粥吧。”

“.”

萧冽的目光在沈柒被烫得通红的手上停留了一瞬,终于淡淡地“嗯”了一声,大发慈悲地从她手里接过了滚烫的碗,慢条斯理地品尝着。

沈柒暗中松了口气,却不敢放松警惕,她知道萧冽对自己的观察和试探并没有结束,即使入夜后依旧像原主一样独自睡在柴房,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天刚蒙蒙亮就顶着黑眼圈上了山。

清晨的蔓菁草长势最佳,效果也最好,沈柒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一大片蔓菁草地,她喜不自胜地用石块将嫩叶捣碎,混合着露珠拌匀,一半进了肚子,另一边则小心翼翼地抹在脸上。

等待药效发挥作用的空档里,沈柒也没闲着,她尽可能地多做了一些药膏,用洗干净的芭蕉叶一一包好放进背篓里,又摘了许多红艳艳的果子。

正在长身体的小孩急需补充维生素,吃点纯天然野果是再好不过的了,至于这药膏嘛.

沈柒注视着河水倒影里,自己已经明显消去了浮肿的手臂和脸颊,忍不住笑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从古至今都是如此,作为一只精通医术的貔貅精,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赚钱的好机会!

下山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沈柒记挂着回去做早饭,不禁加快了步伐,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吵闹声。

“没娘的野崽子就是缺家教,瞧把我家虎子打的,要是我儿子将来和你一样成了瘸子,萧冽,老娘跟你没完!”

说话的人是村里有名的泼妇刘翠花,此时正牵着个哭哭啼啼的小胖子站在家门口撒泼。

萧冽本就性情淡漠,又是个大男人,不好跟这泼妇计较,只是皱着眉头将孩子护在身后。

“怎么回事?”

“是是虎子先骂爹和娘的!”

三儿虽然年纪小,可却毫不示弱,甚至连眼泪都不掉。

“他做得不对,大哥二哥让他向爹娘赔礼,可他不但不赔礼,还动手打我,所以我才还手的!”

正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子,看这泼妇的素质沈柒就能猜到,这小胖子骂人有多恶毒。不过大宝二宝竟然会私底下维护自己,倒让她有些意外。

她就知道,这三个孩子的本性都很善良!

“你这个小野种算什么东西,敢让我家虎子赔礼,狗都嫌弃的小杂种.啊!”

刘翠花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吃屎,狼狈不堪地在泥巴地上扑腾半天,刚要爬起来,就被沈柒重重地踢了一脚。

“想欺负我儿子,我看你是找死!”

“沈柒你这个贱婆娘,老娘今天一定.你、你的脸怎么回事儿?”

刘翠花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指着沈柒微微颤抖着,围观的村民在见到她的一瞬间,也都愣了。

眼前的女人穿着普通的麻布衣服,腰身不说有多纤细,却比之前的水桶腰好太多了,脸上的湿疹也消了大半,看着比村里大多的媳妇闺女都俊俏。

这会是沈柒,那个又作又丑的肥婆沈柒?

在一众或惊讶或嫉妒的注视下,沈柒气定神闲地走到萧冽身边,牵着三儿的手走到虎子面前。

“骂人也是你先,动手也是你先,不该给我儿子赔礼道歉么?”

“我我才不要!”

虎子的年纪和大宝差不多大,在泼妇老娘的耳濡目染下也成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

“我娘说了,萧家的三个崽子都是没娘的野种,我想怎么欺负都行,你不过是个被卖过来的破烂货,你又不是他们的亲娘!”

恶毒的话从小孩口中说出来更让人心寒,沈柒危险地眯了眯眼,突然握着三儿的手,狠狠给了虎子一耳光。

“啪!”

清脆的巴掌声让喧闹的环境骤然安静下来,沈柒摸了摸三儿的小脑袋,语气很温柔。

“三儿,咱们不惹事也不怕事,以后要是还有人欺负你,就这么打回去,懂了么?”


说这话的时候,沈柒还不忘似笑非笑地看了虎子一眼,刀子般锋利的眼神吓得熊孩子浑身发抖,不等沈柒开口,就嚎啕大哭起来。

“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人了!”

沈柒嗤笑一声,揉了揉三儿的小脸蛋,转头看向早就呆了的两个娃,挑了挑眉。

“刚才娘教的都学会了么?”

大宝和二宝对视了一眼,小小的心里升腾起前所未有的喜悦,他们一前一后地扑进沈柒怀里,颤抖的小手紧紧拽着沈柒的衣襟。

从此以后,他们三兄弟再也不是没娘的野孩子了,他们有天底下最好的娘亲!

“娘!”

小孩子软糯的哭腔让沈柒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她被三个娃搂得紧紧的,吃力地勉强站起身来,脚下不禁一个趔趄。

“小心。”

就在即将摔倒的瞬间,萧冽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沈柒的腰,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皱着眉头看向三个孩子。

“别抓得这么紧,你娘会累。”

看这意思,萧冽是认可自己的行为了?

“相相公?”

沈柒心跳如雷,试探着开口叫了一声,可萧冽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一手抱起孩子,另一只之手主动牵着她。

“回屋吧。”

男人的大手摸着很粗糙也很温暖,沈柒呆呆地被带回破旧的屋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升腾起一丝前所未有的踏实感。

她承认,一开始对萧家父子四人的好多少带着些功利心,只是为了避免重复原主的悲剧。

可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再是一只孤零零的貔貅精,而是真的和他们成为了一家人。

这场并不愉快的闹剧唯一的好处,就是让萧冽对沈柒的态度好了许多,就连她趁热打铁地提出自己想要去镇上卖药膏,对方也只是皱了皱眉头。

“果真要去?”

“孩子们渐渐大了,多攒些钱送他们去学堂总是好的,况且咱们总不能在这破地方和那帮刁民过一辈子吧?”

原主三番两次的偷跑将自己的信用度降到了零,因此沈柒格外卖力地说服着。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萧冽这次竟然非常好说话,甚至一瘸一拐地从厨房拿了两个还热着的菜团子递给她。

“带着路上吃,还有”

他不动声色地扫了沈柒一眼,语气里多了一丝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和。

“早些回来。”

“好。”

沈柒重重地点了点头,提着竹篮出门前忍不住转过头来,目光在萧冽的腿上停留了一瞬,十分郑重。

“相公,你相信我,我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沈柒计划得很周到,先通过卖美容药膏攒一些钱,然后制作更多的药材,等有了些积蓄后就举家搬离那个破村子,不仅要送三个娃去私塾,还要治好萧冽的腿。

能当大反派的人一定资质绝佳,再加上她有貔貅精的欧气护体,这小日子想不美都难!

可事实证明,她想得还是太简单了。

镇上的市集十分热闹,车水马龙间到处是卖胭脂水粉、丝绸首饰和风味小吃的小摊,对比之下,只提着个小篮子蹲在路边的沈柒存在感几乎为零。

她试图像旁边的小贩一样张罗生意,可吆喝声很快就消失在喧嚣之中,正发愁的时候,突然掀起了一阵狂风。

“啊!我的面纱!”

一位衣着华贵的女子惊呼一声,急忙捂住脸,沈柒敏锐地注意到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连忙上前询问。

“姑娘你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么?”

“我我没事.快.快把我的面纱捡回来!”

见有陌生人上前,那千金小姐死死地捂着脸,连声音都在发抖,沈柒的手指轻轻在她脖颈处的穴位摸了摸,了然于心。

“小姐!”

几个气喘吁吁的丫鬟捧着面纱围上来,将那女子挡得严严实实,她又要躲开人群又急着戴面纱,手一抖将面纱掉落在地,整张脸也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

平心而论,这姑娘的五官精致得像博物馆的仕女图,只是脸上有一块拳头大的黑色胎记,从左眼一直蔓延到鼻梁,看上去十分可怕。

“难怪大热天还蒙着脸,这不是李员外家的丑小姐嘛!”

“谁都知道这李小姐天生貌丑,不在家呆着绣花,跑出来吓唬人干什么!”

“听说李员外重金请了最好的媒婆,可谁愿意娶个丑妻回去啊!”

好家伙,这儿的人怎么都这么喜欢搞外貌羞辱这套!

见那纤细柔弱的李小姐在众人的嘲笑声中眼含泪水,连站都站不稳了,沈柒连忙大步上前将她挡在身后。

“心慈则貌美,我看你们也不是什么天仙,要是再不积口德,小心将来丑成罗刹鬼!”

貔貅的特殊体质,让这些素未谋面的人对沈柒有一丝与生俱来的微弱好感,因此大部分人虽然面露怒色,也只是通红着脸不说话,只有一个膀大腰圆的婆娘小声嘀咕了一句。

“长得丑还不给人说,指不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亏心事呢!”

“谁说李小姐丑了?”

沈柒牢牢地挡住颤抖不已的李小姐,环顾了一圈,突然笑了。

“李小姐是这镇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如今只不过是病了而已。”

难不成天底下还有“丑病”不成?

沈柒的话在众人听来十分荒唐,顿时引发了哄堂大笑,李小姐更是满面通红,泪水滚滚而下。

沈柒挑了挑眉,麻利地掏出自己做好的药膏递到李小姐面前。

“想试试么?”

她的语气很平静,与那些骗钱的黑心大夫和脂粉商人截然不同,却有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李小姐纠结地咬了咬嘴唇,重重点头。

“除了爹娘以外,姑娘是第一个待我好的人,我愿意试试!”

她一边说着,一边配合地抬起脸,沈柒便挑起一坨药膏涂抹在胎记上,另一只手轻柔地按摩着她的太阳穴。

芬芳的药香渐渐弥漫开来,带来清凉舒适的触感。沈柒停手时见李小姐双眼紧闭,紧张得满头大汗,不禁笑了笑,转头吩咐丫鬟。

“去给你家小姐找面镜子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