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成首辅娇妻后养娃忙

穿成首辅娇妻后养娃忙

可乐柠檬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意外,现代护肤专家苏悦穿越到古代,竟然成了好吃懒做的村姑。原主浑身上下都是缺点,狠毒贪婪,自私自利,好吃懒做,负债累累,家里穷得叮当响。幸好,苏悦带着空间而来,还有回旋洗白的余地。于是,她救回被原主卖掉的儿子,重拾护肤事业,还债、赚钱、养娃同时进行,逐渐建造自己的化妆品帝国。可这时,她那个高冷的老公竟然看上她了!

主角:苏悦,顾子安   更新:2022-08-17 18: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悦,顾子安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成首辅娇妻后养娃忙》,由网络作家“可乐柠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现代护肤专家苏悦穿越到古代,竟然成了好吃懒做的村姑。原主浑身上下都是缺点,狠毒贪婪,自私自利,好吃懒做,负债累累,家里穷得叮当响。幸好,苏悦带着空间而来,还有回旋洗白的余地。于是,她救回被原主卖掉的儿子,重拾护肤事业,还债、赚钱、养娃同时进行,逐渐建造自己的化妆品帝国。可这时,她那个高冷的老公竟然看上她了!

《穿成首辅娇妻后养娃忙》精彩片段

“苏悦,别以为你死就能躲过去,你赶紧说你把孩子卖去哪里了?你这个蛇蝎心肠连畜生都不如的女人,连自己儿子都卖,你还配当人吗?可怜我那命苦的小孙子啊……”

暴怒又尖锐的的嚎哭声在苏悦耳边炸开,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稚嫩呜呜咽咽的哭声。

她慢慢的睁开眼睛,被眼前一张狰狞的老太太的脸吓得心脏差点飞了出去,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耳边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回归了安静。

她只记得前一秒自己还在研究室帮妈妈改善家里公司最新研发出来的面霜,突然眼前一黑,就不醒人事,没想到再睁开眼人已经换了地方。

就在这时头上传来剧烈的疼痛,眼前发黑,一时没撑住又倒在了床上。

紧接着一些陌生的记忆涌入她的脑子里,就像洪水冲闸般,一发不可收拾。

消化完记忆后,她直想骂人,无缘无故穿越就算了,竟然还穿在一个连自己亲生儿子都能卖的人身上,简直刷新了她对人性的认知。

苏悦惶恐不安的睁开眼,视线迅速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越看心下越觉得凉凉,这也太穷了吧!

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突然她眉心微皱,视线定在了离床边不远的男人身上。

哪怕对方只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头发微蓬乱,一身洗得发白,满是补丁的衣服也无法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那男人之前一直低垂着头,在她看过去的时候视线如利箭般朝她射来,男人对她深恶痛绝与充满杀意的眼神毫不掩饰!

这一眼,不但吓得她心肝胆颤,同时也狠狠惊艳到她,这个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如果记忆没错,这位帅哥就是原主的老公顾子安了。

原主当初是看中顾子安的才气与长相,当年仅十五岁就考中了童生,长得更是俊,一表人才气宇轩昂,为了嫁给顾子安,她使了不少手段。

但嫁进顾家后,又瞧不起顾家的人,不但没有尽过当媳妇的本分,还整天作天作地,说话阴阳怪气,在顾子安没考中秀才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后来在得知顾子安被征去当兵了后,原主又是一顿闹,在他出发的那天更是指着他骂让他死在战场,从此别再回来。

顾子安走了后她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如果不是大夫说落胎会有风险,她怕连孩子也不想要。

哪怕孩子生下来,她对孩子也不好,三胞胎怀着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她把所有气都发在孩子身上,对孩子一直是非打即骂。

如果不是顾家人死防着,说不定孩子早就被她折磨死,好不容易熬了几年,顾子安回来了。

却是被人抬着回来的,双腿断了,无法行动,还不知道要多少银子才能调理好身子,哪怕调理好身子,他这双腿也无法行走,成了残废之人。

原主更无法接受,以前顾家也穷,但因为顾子安是顾家的长子,她又为顾家生育了三个孩子,哪怕她再闹,甚至把顾家两个闺女卖进大户人家当丫鬟,拿了银子只顾自己吃喝,顾家人也不敢说她,只敢在背后偷偷擦泪哭。

但是现在她很嫌弃顾子安每天在家怨天尤人,指着躺在床上无法行动的顾子安骂废物,窝囊废,垃圾,几个儿子更成了她的累赘。

更打着给顾子安买药的名义,四处跟人借钱,村里的人几乎被她借了个遍,借来的钱花完后,又心生歹念把主意打到自出生后身体就不好的小儿子身上。

跟大家说带孩子去镇上看病,然后五两银子把自己亲生儿子卖了,拿着卖儿子的银子买好看的衣服和胭脂。

谁知道钱刚到手就被人盯上,争抢过程中脑门被敲了几下,当场晕死过去。

如果不是被人发现的早,现在怕早就是一具尸体了,不对,原主就算被抬回来也死了,换成了她。

为了活命,为了完成任务每天跟丧尸拼个你死我活的苏悦。

“娘,以后我们不吃饭,都给你吃,你能把弟弟带回来吗?”

突然,一道稚嫩带着哭声的声音在苏悦耳边响起。

苏悦侧过头,才发现床边站着一名瘦骨伶仃,身上披着一件破旧不合身垂到膝前的衣服,眼里含着水光忐忑不安的看着她哭道。

在小男孩子身边,还站着一名同样痛点骨伶仃的男孩子,只比哭着的男孩子高一指,眼神却很锐利,像头随时扑过来撕咬的小狼崽。

小狼崽眼睛充红,紧抿着唇,却没有哭出声来,在听到小男孩的声音后,他吓得瞳孔一缩,迅速捂住小男孩的嘴巴。

警惕的看着苏悦。

同一时间被苏悦醒来吓得摔倒在地上的老太太也扑过去,把两个孩子抱进怀里,同样瘦弱无比的三人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恐惧不安的望着苏悦。

气氛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苏悦无语的想遁地消失,原主作的什么孽啊,瞧把这家人吓成什么样子。

想她苏悦21世纪化学博士,虽然不是什么大慈大善之人,却也从来没欺负过人,怎么就穿到这种人身上!

这样的落差,让她一时难以接受!

就在这时,椅子上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开口说话了,“娘,你带他们出去,我跟她说几句话。”

“子安啊,娘让你弟弟他们过来,把你抱出去,你什么也别说知道吗?”顾母心里急得不行。

之前以为这个女人快要死了,她才让老二和老三把老大抬进来,商量一下这女人的后事怎么办。

趁着她没死,从她嘴里问出把小宇卖到哪里去,谁知道小宇没问出来,这个女人反而越来越精神,她担心儿子和孙子会被这个女人打骂,恨不得马上把儿子和孙子全抱出去。

苏悦静静的看着他们几人,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特别是对上顾子安那双冷若冰霜充满杀意的眼睛时,她更难以启齿。

在原主的记忆里,顾子安这个男人一开始是非常温和开朗健谈的,变成现在这样阴沉冷漠,沉默寡言,时不时冒出杀气的性格都是原主的功劳啊!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声响,还有急匆匆的步伐声,“娘,大哥,大奶奶不愿意把她准备的那副寿枋借给大嫂用,说大嫂这样的坏人不配用她的寿枋,用席子包裹住往后山一扔……”

剩下的话在对上苏悦的视线时,吓得生生往回咽下了喉咙,只是脚步没刹住,又紧张害怕过头,左脚拐到右脚,人直直往墙上撞去,好一会才倒在地上躺着一动也不动。

顾母尖叫一声,扑了过去,哭着对两个小孙子说,“不好,你们二叔晕死过去,快去帮奶奶喊人来抬一下他。”

“奶奶您别急,我们这就去。”稍微高点的小男孩回头看了眼椅子上的男人,虽然不放心,但还是拉着弟弟跑了出去。

顾母也没闲着,抓住顾子居双脚拼命往外拖。

没一会儿,门外又跑进几个少年,视线慌张的朝床上的位置看去,又连忙收回,几人七手八脚的把人抬出去。

眨眼之间,又冲进来,连人带椅不管顾子安的反对,把他也抬了出去。

整个过程快到苏悦都反应不过来,做人做到人人神共愤这地步,原主真是厉害。

听着外面传来窃窃私语,她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醒来这一会儿,她已经弄明白,即将面对的不但是卖儿子之罪!

卖小姑子之罪!

还有应付那位时不时对她散发杀气的便宜老公!

还有原主在外借的一笔大款!

还有大家对她恨之入骨恨不得她死的讨厌!

更更更重要的是这家人被原主害的一贫如洗,每天只能靠啃野菜喝水来裹腹……

真是好惨……

人家小说里的穿越人士好歹有个金手指,但是她呢……

才想完,突然发现眼前的环境变了,苏悦眨着眼睛,脑子里有个大胆的想法,捂着快破皮而出的心脏。

她打量着四周,空间不大,一间小木屋,木屋边上一排过的药柜子,她拉开几个瞧了瞧,里面空空如也,不知道其他的是不是也空空如也,小柜子太多,暂时先放下回头再看看。

从小木屋出来,还有一亩左右的黑土地,一口一眼就望到底的水井,这水井只有脸盆般大小,里面的水却很清澈,让人看着就想渴上几口。

望着黑土地上长得比她人还快要高的草,她叹了口气,看来回头还得学会耕种才行。

不知道是不是像小说里写的那么神奇,如果真是那样,那以后的生活倒也不会太惨,至少不会饿肚子了。

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到底没忍住,也不管这水井里的是什么水,捧了几捧大口喝下,顿时觉得整个人精神不少。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哭腔的骂声传进她耳里,她赶紧躺回床上,尽量面无表情的望着冲进来指着她鼻子骂的妇人。

“苏悦,你个丧失天良的东西,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坏,不但卖小姑子,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卖,你说你怎么这么狠心,我当年怎么生下你这么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你快说小宇被你卖到哪里去了,你不说出来我今天拼了这条命也要掐死你……”

苏悦活动了下手腕,妇人竟然吓得往后退了几步,门外冲进两道小身影,紧紧护在妇人面前,紧张的盯着苏悦。

“……小宇的事我会解决,娘你这么远过来,吃了没有?”苏悦摸了摸肚子,她饿的不行,醒来后连口水都没人端给她,怪惨的。

“你又想做什么?吃?”

不等苏悦开口,苏母语气迅速的紧接着道,“我跟你说,家里没钱了,早就被你借光,为了你欠了全村人的债,全家人每天早出晚归,没命的给人干活,就是为了帮你还债,你还有没有良心?”

“你每天吸着娘家和婆家的血,只顾着自己过的舒服,你的心是被狗啃了吗?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畜生啊!”

苏母说着伤心欲绝的放声大哭起来。

苏悦:“……”

竟然觉得苏母的话很有道理。

“亲家母,子安请你过去商量点事,要不你先过去?”这时,顾母匆匆走进来,拉着苏母不给她挣扎的机会,直接把人拉了出去,两个孩子紧紧跟在她们身后。

苏悦再次无语,她是吃人的魔鬼吗?

有那么可怕?

外面的人还在商量着怎么找孩子,在她拉开门出来的同时,声音戛然而止,十几双眼睛齐齐朝她看来。

苏悦莫名心慌了下,很快就定下来,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开口,谁知道人家比她动作更快。

只见其中一位中年男人站起来对另一位中年男人道,“家里最近也实在是困难,钱的事帮不上忙,但其他事我们能帮都会帮,你们商量一下要怎么做,要是确定去镇上找人,我就去安排人一起找。”

顾里正有些着急,没想到这毒妇好的这么快,不赶紧走人,万一她又开口问借钱,他是借还是不借?

有钱倒也无所谓,问题是没有钱,全都被这女人骗光了,说是给子安买药,谁知道她是拿去自己吃喝买衣服胭脂,简直气死他了,偏偏这事他还不敢对家里人说,憋屈死了!

“好,辛苦大家忙了半天,大家快回去吧。”顾父也站起来,连声对大家说。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院子里的人像被鬼追一样,全跑光了,只剩下顾家一家人,其中顾父轻咳了声,顾母马上道,“老二,赶紧带你弟弟他们去找吃的,全待在这里喝西北风就能饱了是不是?”

顾子居暗暗瞪了苏悦一眼,跟顾子乐一人抱一个孩子,带着顾子业步伐匆忙的往外面跑去。

苏悦:“……”

要不要做的这么明显!

“你也快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在呢。”顾母对顾父说。

顾父回头看了眼儿子所在的房间,嘴巴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深深叹了口气,背着手步伐沉重的离开。

家门不兴啊!

他好好的儿子,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亲家母,你……”

“我留下跟她说几句话,亲家母你先回去吧,我知道你们为难,但我不一样,她是我生的,她也不敢拿我怎么着,我今天不把小宇的下落问出来,是不会走的。”苏母语气坚定的说。

苏悦心想我一直想说来着,但是你们一直没给我机会,趁着现在这个机会,她赶紧道,“小宇就在镇上城东桥园街姓高的人家里。”

她这么爽快的说出来,反倒让顾母和苏母怔了会,好在两人很快就回过神来,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同时跑了出去。

小宇自小身子就不好,她们真担心去晚了孩子还在不在,所以一刻也不敢耽误。

都快走了门口了,屋里传来重物落地,与顾子安焦急的喘呼声,“娘……”


“我的儿啊,你怎么了?”顾母扑了进去,一眼就看到摔倒在地上狼狈不看的儿子,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这个儿子曾经是他们顾家的骄傲,小小年纪就考得童生,全村对他寄与厚望,大力支持他读书,可谁曾想娶了媳妇后,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每次见到儿子,她的心就像被刀刮似的,恨不得替他受这些罪。

“娘,你拿这个去……去卖了,把小宇带回来。”顾子安艰难的从怀里抽出一块玉佩,这块玉佩是他砍杀了一百名敌军人头,将军送给他的,他早就想拿出来了,但想到那个女人,就算拿出来换了钱,也会让她挥霍完,所以才藏着等紧急关头才用。

“儿啊……”顾母握着玉佩的手颤抖着,眼泪流了一脸。

苏母叹了口气,都是她的罪,如果她把闺女教好,就不会把顾家祸害到这种地步。

“亲家母,我们先把子安弄回床上去,再去高家问问。”

“那个……要不要我帮忙?”苏悦站在他们身后,瞧着他们挺可怜的,不由出声问。

她的话刚落下,突然感觉到浑身空气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更有一道凌厉的视线朝她射来,她打了个冷颤,正好对上顾子安那双阴冷的眼眸。

“你要是敢抢了这块玉佩,我必杀你!”顾子安哪怕此时模样很狼狈,但说出来的话还是很有震慑力。

苏悦:“……这是你的东西,我抢你的干嘛,不需要我帮忙就算了。”

她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而且她不敢说自己不是原主,不然这些人当她是妖怪,把她拉去烧了,她岂不是死的很冤枉!

苏母一把抢过顾母手上的玉佩,盯着苏悦咬牙切齿的道,“如果你敢抢,老娘就把你扫地出门,我们苏家没你这样的人。”

苏悦:“……”

这样的环境,其实她是想离开的,但又不能离开,这里对女人太不友好,出门要有路引,她无钱无权无势,离开这里人生地不熟,死的更快。

“随便你们,我去做点吃的,然后再出发。”苏悦扔下这句话,转身就离开。

出了门后,按着记忆找到了厨房,厨房里的摆设很简单,用土泥彻成的火灶,旁边堆放着零星几根柴火,还有一些引火用的小树叶。

在火灶对面,还有一个用来放碗筷的柜子,柜子旁边是一张断了两根脚的桌子,桌子前放了三张矮小的小板凳,应该是三胞胎平时的坐椅。

除此之外,真是比脸还干净,什么也没有。

她来到柜子前,发现还上着锁,捂了捂头,转身回房间,再出来时手上拿了一串钥匙,找到柜子的钥匙开了后,发现里面放着两个瓦罐,一个装着半瓦罐的精米,一个装着小半白面粉。

这些东西都是原主独有的,也只有她才能吃,孩子们是想也别想。

她把米全倒出来准备全煮了,面粉留着,别的不说,她快饿死了,必须先吃一口热饭,不然她会成为第一个因为饿死的穿越者。

她准备洗米的时候发现家里一滴水也没有,这时她想起门外放着四个小小的木桶,又想骂原主。

把米放下,她出去拿起还不到她小腿高的两个小木桶,准备去村中打点水回来,还得看看谁家有菜,要是能借点来吃就好了,不然光吃白饭,也不得劲。

“你要干什么?你个死人,是不是想连小睿跟小宸挑水用的桶也卖了?你赶紧给老娘放下来。”苏母一出来就看到她拿起两个水桶,冲过来就抢了过去对着她就骂。

苏悦:“……我只是想去挑点水回来做饭。”

她算是明白,哪怕她现在打个喷嚏都是错的!

得,水别打了,饭也别指望吃了,好在刚刚喝了两口空间里的水,现在也还能熬得住,一切等苏母走了再说,毕竟她吵不过苏母,也担心一开口解释就暴露自己跟原主的不一样。

只能不耐烦的道,“行,现在你们商量好了没?是现在去高家还是什么时候去?要是去就赶紧去,我没那么多时间陪着你们。”

“现在就去!”苏母拉着顾母先大步走在前面,不拉着顾母,她担心苏悦那死丫头又作妖,亲家母太善良,被这个死丫头欺负惯了,现在想立也立不起来。

真是愁死人了,她也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家里还等着她回去坐阵,不然那几个儿媳妇能上天!

外孙这里又放心不下,苏母真恨不得一分为二,一个留在家里,一个留在这边照顾几个小孙孙。

现在高家那边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所以并没有通知顾里正他们,从大良村到良西镇走路要一个多时辰,苏悦以前经常跟朋友一起去登山跑步,倒也没觉得有多辛苦。

就是肚子饿得呱呱叫,头顶上的太阳也大,连水都没喝上一口,她怀疑再走一会,自己都能冒烟了。

就在她快绝望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城门,城门外竟然也有人在摆摊,她喊住顾母和苏母两人。

“咱喝口茶再进去吧?”走了这么远的路,她们不觉得累吗?

“喝什么喝?不用钱啊?有那个钱不如留着多给孩子买口吃的,不是娘说你啊,你真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你要再这么下去,娘第一个让子安休了你,把你扫地出门!”

这是苏母今天第二次说这句话了,可想而知她对苏悦的所做所为有多失望。

苏悦学原主的模样撇了撇嘴同时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别再罗嗦?家里是开不了饭了我才不得不把小宇卖了,那是我生下来的孩子,我能不心疼吗?”

“呵呵!”苏母翻白眼的动作跟苏悦一模一样,还冷笑了两声。

进城要一人要交一个铜板,顾母在身上摸了摸,才想起她没有钱,前几天二儿子干活拿回去的钱她拿去给儿子还药钱了。

苏母马上从怀里拿出两个铜板,本来不想给那败家丫头出那一铜钱,但又怕她直接不管事,跑回去,她跟顾母找高家更费时间,只好咬了咬牙,把她那个铜板一并给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