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玄学大佬重生后名扬京城

玄学大佬重生后名扬京城

顾回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阮灵被人蒙骗,一无所有后含恨而终。她死后魂魄进入夜寻的扳指之中,亲眼所见他为了给她报仇,一步步登及帝位,把自己活成魔鬼,最终牺牲了自己。万念俱灰之时,阮灵意外重生回十五岁。这时,她和夜寻都还健健康康的活着,她也没有被渣男欺骗。于是,为了弥补前世的遗憾,阮灵一边算命赚钱,一边赚积分去救她的病娇王爷!

主角:阮灵,夜寻   更新:2022-08-17 18: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灵,夜寻 的武侠仙侠小说《玄学大佬重生后名扬京城》,由网络作家“顾回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阮灵被人蒙骗,一无所有后含恨而终。她死后魂魄进入夜寻的扳指之中,亲眼所见他为了给她报仇,一步步登及帝位,把自己活成魔鬼,最终牺牲了自己。万念俱灰之时,阮灵意外重生回十五岁。这时,她和夜寻都还健健康康的活着,她也没有被渣男欺骗。于是,为了弥补前世的遗憾,阮灵一边算命赚钱,一边赚积分去救她的病娇王爷!

《玄学大佬重生后名扬京城》精彩片段

天上乌云密布,雷声滚滚,琉璃瓦,朱红墙,巍巍皇城延绵数十万里。

太极殿外最大的那片空地上,此刻香炉里烟雾袅袅,狂风裹挟着枯枝树叶四下飞散,空地正中间一伙道人正在做法,几张黄符在半空中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在飞舞,仔细看,却发现香炉前一股无形的飓风在缓缓上升。

身着玄色华服的男子五官清冷俊冽,他一步一步向那无形的阵法走去,寒眸溢出一丝柔情,嘴角亦有浅浅笑意。

“阿灵,我来救你了。”他一脚踏进阵法里,义无反顾。

“不要!”阮灵尖声大叫,可是无济于事,她只是一个被困在他玉扳指里的灵魂,任由她喊破了喉咙他也听不到。

她的灵魂被困在他玉扳指里十年,这十年里,她看着他步步为营,踏着累累白骨登上帝位,为她报仇雪恨,如今大仇已报,他却不顾自己的性命要走进那阵法里,剔掉自己的龙骨以求让她复活!

她不想复活,她只想要他好好活着啊!

“夜寻,你为什么要那么傻?你为什么要那么傻啊?!”阮灵声嘶力竭的哭着,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踏进那阵法里。

耳边风声猎猎,狂风卷着他的衣袂翻飞,夜寻脸上开始出现痛苦之色,却坚定又执拗的看着那伙道人说道:“你们答应过朕的,只要取出龙骨就能让阿灵复活,朕以自己的命换她的命,你们定要让她活过来!”

道人答道:“陛下放心,只要取出龙骨,我们就一定能让阮姑娘活过来!”

“那便好。”

狂风呼啸着,每一阵袭来的风都像带着无数的刀剑直往身上扎,夜寻疼得脸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水,他感觉到身上的骨头在缓缓脱离身体,那种痛无法用言语形容。

可是他不后悔,只要他的阿灵能活过来,多痛他都能忍。

......

不知过了多久,那阵风终于停了,四下里一片死寂。

阮灵哭得哀痛欲绝,身着玄衣的男子倒在地上已没了声息,他身下的血汩汩流淌,竟像是一条鲜红的河流。

一根精巧的龙骨落到了那些道人手里,阮灵亲眼看到那伙道人瞬间就变了脸,拿着那根从夜寻身上剔下来的龙骨哈哈大笑:“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拿到天生龙骨了!夜寻这个疯子,为了他心爱的这个女人可真是丧失理智不顾一切啊!若不是咱们抓住了他这个弱点设了这样一个局,怕是还不能这样轻易得到他的龙骨呢!”

说完,那群人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走远了。

天上下起了雨,连绵不绝的雨丝兜头泼下来,将玄衣男子身下的血冲刷着流出去好远,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地上,早已没了声息。

随着夜寻没了气息,玉扳指失去灵气开始碎裂,阮灵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她不敢置信。

那伙道人是骗子,他们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骗夜寻的龙骨,复活她只是假的。

夜寻死了,玉扳指碎了,她也要魂飞魄散了。

……

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像是春木兰的味道,淡淡的,悠久回肠。

真好闻啊。

阮灵用力吸了吸鼻子,吸着吸着,她猛然怔住!

等等…….春木兰,花香味?

她怎么会闻到味道的?!

她死后化作一抹冤魂跟在顾清言和苏明月身边跟了一年多,又在夜寻的玉扳指里待了十年,前前后后加起来十一年的时间里,她无知无觉,能闻到味道还是十一年前她还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她却能闻到春木兰的香味?!

阮灵一个激灵,猛的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装饰精美华丽的屋子,和她死前的房间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阮灵睁大眼睛不可置信。

“叮!”她的脑袋里突然响起一道软软萌萌的提示声,“系统已成功绑定宿主!欢迎进入魂灵系统,宿主你好哦,很高兴认识你哦!”

阮灵懵了,“啥情况?我这是死了还是活着?”

“宿主,你还活着哦!”自称系统的小东西软萌萌的回答她,“简单来说就是,宿主你现在重生到你十五岁的时候了,不仅如此,你还意外获得了一个地府系统呢!”

她重生了?重生到了十五岁的时候?

阮灵愣了片刻,随即欣喜若狂,几乎要忍不住惊叫了。

真是苍天有眼,叫她重生了,还是在十五岁的时候!

十五岁,还是她年华最好的时候,夜寻还没有死,她还没有嫁给顾清言,一切,还来得及!

她捂着眼睛痛哭出声,心中却皆是欢喜。

哭了许久,待她情绪好些了,这才想起来有个系统,于是便问道:“我拿系统来有什么用?”

软萌萌的声音回答道:“宿主,系统的作用可多了!你可以做任务,获得阴魂感激,然后获得积分,这些积分可以兑换好东西。比如说,你想要毒死谁,可以用积分兑换一颗五毒散,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毒死!”

阮灵先是蹙眉听着,对毒死人并不感兴趣,但是积分可以兑换好东西却让她眼前一亮!

“那,我可以兑换什么药物来治好夜寻的病吗?”前生她知道夜寻的身体不好,若是能兑换什么好东西,她最想要的就是夜寻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无忧无虑好好的活一辈子。

“可以!”系统回答她,“宿主只需要做任务,攒够九万积分就可以兑换一颗定魂丹,夜寻吃了这个定魂丹就所有病都好了,保准他百岁平安!”

百岁平安。

阮灵听着这个回报,心里动了。

这正是她想要的。

“那我要怎样才能获得阴魂感激?一个阴魂感激又能获得多少积分,九万积分,何时才能攒够?”阮灵又问。

“宿主,阴魂感激就是你要帮助那些屈死的冤鬼重入轮回,至于一个阴魂感激能获得多少积分,是系统根据不同的情况给予不同的报酬,就像卖菜,你卖出大白菜和卖出猪蹄子获得的利润是不一样的!”

这样一说,阮灵就明白了。

她顿时点头,“好,这个做任务的系统,我要了!”

不就是九万积分吗,只要能让夜寻好好活着,多少积分她都做!

才刚刚跟系统达成一致,外面就响起丫鬟的声音:“小姐,您醒了吗?公主府今儿遣人送订婚礼来了。”

公主府,订婚礼。

阮灵眸色猛的一凛,唇边浮起一丝冷笑。

重生一世,顾清言,你以为你还能娶得了我吗?


前世的所有浩劫便是从嫁给顾清言开始的。

那日她掉入冰冷的湖水中,被顾清言送回府里,她以为是顾清言救了自己,一腔少女心事尽付了此人,吵着闹着也要嫁给他。

在她的努力下终是如愿了,顾清言决定要娶她。

然而她这好端端的身体,在嫁入公主府之后却是每况越下,一天比一天虚弱,一个月后竟是咳血而死。

那时她什么都不知道,却是满腔不甘,冤魂无法入轮回,于是她的灵魂跟在顾清言和苏明月身边跟了一年多,正是这一年多,让她明白了自己为何而死。

前世她傻乎乎的以为苏明月真是她父亲阮世诚从乡下带回府里的侄女,一直无条件的信任那女人,对她是一点防备都没有。直到后来她死在那个女人手里,灵魂跟她身边,才知道那女人其实是阮世诚跟别的女人在外面的私生女。

这个私生女从一开始接近她就带着满腔怨恨,觉得是阮灵夺走了属于她的一切,所以早早便接近顾清言,处心积虑要阮灵死。

前世她确实是达到目的了。

她得到顾清言的一颗真心之后便骗他,说是自己活不过十六岁,需要找个替死之人来代替她死,这样她才能平安的活下去,而她跟阮灵的八字最像,这个替死的最佳人选就是阮灵。

顾清言听信了她的话,即便自己再讨厌阮灵,也还是忍着厌恶娶了阮灵进门。

阮灵进门后,在他们的精心布局下,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咳血一日比一日厉害,顾清言给她准备了无数条手帕,每次咳的血都在那些手帕上,顾清言一条一条的收集起来。

一月之后,她咳血而死。她死之后,顾清言便将她的尸身及她的所有私人物品,还有那些沾了她血的手帕全部焚烧,之后装进一个画了符文的瓶子里,埋进一棵百年榆树下。

那是世间最毒的诅咒,她的灵魂日日被灼烧,痛苦不已,却无法入轮回。

彼时她才知道,那日落水救她的根本不是顾清言。自己这一生的悲惨,不过是咎由自取,她以为的情深似海,不过是个笑话,报恩却是报错了人。

从始至终顾清言都是为了他心爱的苏明月,而苏明月,则是为了置阮灵于死地,夺走阮家嫡女的地位。

她的灵魂跟在他们身边的一年多,她见到他们是如何恩爱缠绵的,这两人的情爱却是踩着她的白骨,丝毫没有半点愧疚。

重来一世,不报此仇,她如何对得起上天给她的这一次机会?

订婚礼么?顾清言的订婚礼,可进不了她的门!

阮灵唇边浮起一抹笑,淡淡的,仿佛风吹皱了的水面,风一停,便消失无影,只余下那深不见底的寒潭藏在眸子里,静候着时机一到便将人吸入潭底深处,永世不得翻身。

……

阮府待客的正厅里,此刻喧喧嚷嚷一大堆人,公主府送订婚礼来,众人都很高兴。

今日盐课老爷阮世诚不在,是由府里张管事接待公主府的人,阮灵到的时候张管事正一面招呼着众人将送来的礼物堆放整齐,一面招呼着公主府送礼来的人喝茶。

公主府的人是看不上这阮府的,即便盐课老爷这位置是个肥差,可公主府的主人是皇室血脉、是当今圣上嫡亲的妹妹,区区一个阮府跟公主府的差距那可不是一星半点。

若不是他们的世子爷执意要娶这阮小姐,他们这些人这辈子都不会来这种鬼地方。

领头那个是公主府的执事,姓金,这金执事看着阮府一干人笑得一副终于攀上高枝的脸,眼里浮现浓浓的讥讽,“如今订婚礼已经送进阮府了,你们家小姐尽可以放心了,这公主府啊,她是终于能如愿进去了!”

言语中的讥笑一点都不掩饰,他就是在嘲讽阮灵削尖了脑袋要往公主府钻。

张管事笑得有几分尴尬,毕竟谁都知道,确实是他们家小姐想尽了办法要嫁给世子爷的。

“公主府乃皇室宗亲,我等寻常人家实在是高攀不起。”正当气氛微妙的时候,冷不防传来阮灵清泠泠的声音,“诸位将东西都带回去吧,这订婚礼,阮灵不敢收,也不能收。”

突然的一番话将在场的人都震懵了,张管事急忙来打圆场,“小姐莫不是又在说任性话,东西都送来了,你让人带回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是要悔婚啊!”

金执事眯着眼睛看着她,等着她收回刚才的话,还要给他赔个不是这事才能算了。

岂知阮灵一双眼睛澄澈坚定,却是无半点松动,她一字一顿道:“没错,就是悔婚。这亲,我不成了。”

说罢,她做了个请的姿势,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摆明了就是要亲眼看着他们将东西带回去,一点都不许落下。

金执事不知她为何突然要悔婚,冷笑一声:“阮小姐,你可想清楚了,今日悔婚,他日要想再嫁世子爷,可不是像先前那样死皮赖脸去公主府求一求就能成的!”

阮灵也不恼,笑了笑,反唇相讥:“金执事放心,那样的地方我阮灵‘高攀’不起,也不会再去攀。”

那前生被人用阴谋诡计夺了性命的地方,她连听到都觉得污了耳朵。顾清言,苏明月,不好意思,你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金执事冷哼一声,吩咐下人将东西悉数清理,全部带回去。

阮府的人都被阮灵这番操作给搞懵了,明明闹着要嫁给世子爷的是她,如今悔婚的又是她,婚姻大事岂可儿戏,那公主府又岂是拿给她消遣的?

阮灵不做解释,她回到自己的院子,静静等着某些人。

突然的悔婚,某些人的计划没法顺利完成,想来现在正急得跳脚呢!

果然,订婚礼才刚刚退回去两个时辰,她的院子里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妹妹。”一道娇柔的声音响起,这娇柔中带着点甜腻,一听便知道声音的主人是个柔弱惹人怜爱的女子。

一阵香风吹过,身着鹅黄色对襟百水裙的少女款款走来,她容貌娇俏,肤如凝脂,瓜子脸,挺翘鼻,一双丹凤眼颇有风情,是个长得十分美貌的姑娘。

细看之下,她的眼睛里全是浓浓的焦急。

这便是苏明月,阮灵父亲阮世诚的——“乡下侄女”。

阮灵站在院子里,她穿着件月白色百褶如意裙,梳着飞天髻,裙子更是衬得她凝肤如雪,眉眼清冷,嘴角那抹似笑非笑淡淡的,仿佛风一吹就散了。

事实上苏明月也没注意到那抹笑,她心里焦急,一上来就拉着阮灵的手,问道:“妹妹,听说你把公主府送来的订婚礼退了,可是发生了何事,为何要退订婚礼?”

阮灵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去,“没有发生何事,我想退就退了。”

苏明月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看阮灵的神色,明明人还是那个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面前的阮灵有点陌生。

她心里着急,便也没有多想,若是阮灵不嫁给顾清言了,她所有的计划就要泡汤了,当即便又拉起阮灵的手,有些急切的看着她,“妹妹可知道,退了订婚礼就等于是退亲了,妹妹那么喜欢世子爷,为何要退亲?”

阮灵眼里浮起浓浓的厌恶,这一回却是毫不留情的把苏明月的手拂开,淡淡道:“从前眼瞎,如今不喜欢了便不嫁了,有什么问题吗?”

想起来,她的心里便是一阵冷意。

若不是错把顾清言当做救命恩人,她又岂会爱上那样一个男人?前生愚蠢,当真是嫁给了那个人,最终被他害了性命,重来一世,她只觉得无比恶心,又怎么可能还会喜欢他?

闻言苏明月错愕的睁大眼睛,谁都知道前些日子阮家大小姐为了嫁给世子爷可谓是费尽了心思,怎么如今竟说不喜欢了?

她没注意到阮灵眸底的冷意,试图劝她:“妹妹为何突然就说不喜欢世子爷了?世子爷翩翩公子,容貌才华皆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家世背景亦是优越,多少姑娘想嫁他都不能呢!”

阮灵轻飘飘扫了苏明月一眼,这一眼十足的冷意,苏明月莫名其妙的心里一哆嗦,那种觉得阮灵判若两人的感觉又来了。

眼前的人分明是一样的眉眼,可好像又不太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

正愣神间,便听到阮灵轻笑一声:“既然世子爷那么好,那姐姐自己去嫁吧,何苦白白便宜了他人?”

苏明月愣了好半晌。

顾清言是好,可对她而言也仅仅只是用来对付阮灵的一把好刀,她要是嫁了,这刀还如何发挥到极致?

苏明月眼珠子一转,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是妹妹喜欢的人,我与妹妹情同手足,怎可夺妹妹所爱?那样的事我是万万不会做的。”

阮灵在面前的石桌旁坐下,层层裙裾铺展开来,她笑得像那绽放到极致的花,“如今我不喜欢了,就让给你了,姐姐都说了世子爷是世间少有的好儿郎,可千万要好好把握,别错失了如此良缘佳偶啊!”

苏明月脸色红了又青,又怕阮灵再继续错点鸳鸯谱,笑着道了句“妹妹说笑了”就急匆匆的走了。

阮灵的贴身丫鬟月芜奇怪道:“这苏小姐怎么看着不甚高兴的样子?”

阮灵笑了笑。

苏明月当然不高兴,她顺顺利利的计划因为自己的退婚而一下子被打乱了,她能高兴得起来才怪呢。

以她对苏明月的了解,只怕是不会死心的,这女人还会找其他法子的。

......

黄昏十分,阮灵的院子里又来了个人。

她猜得不错,苏明月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她自己说不动阮灵,找了顾清言来。

走入院子里的男子风姿翩翩,五官清秀俊逸,如他的名字,若清风明月,浑身气质皆是不俗。

按理来说,一般外男是不能随意进入女眷内院的,需得通传,可因为从前阮灵待顾清言特殊,之前就吩咐了府里的小厮们不许拦顾清言,给了他随意进她院子的特权。

一进门看到阮灵,顾清言便急忙问道:“阮灵,你为何要退婚?”

阮灵后退两步,和他保持着疏远礼貌的距离,笑吟吟道:“阮灵思来想去,觉得世子爷既然对阮灵无意,便不强人所难了,所幸你我还未订婚,退了婚你我婚嫁自由,世子爷也好娶自己心仪之人,如此不好吗?”

顾清言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头。

从前她都是唤他清言哥哥,现在却唤他世子爷,迫不及待要和他撇清关系似的。

换做以前,他当然是巴不得赶紧和她撇清关系,但是现在不行。

明月眼看就要十六岁了,她说过的,若是十六岁之前没有找到和她换命之人,她就得死,而阮灵是跟她八字最像的人,除了阮灵再没有更合适的换命之人了。

若是不将阮灵娶进门,换命的计划就没法完成,那他的明月怎么办?

他就算再厌恶阮灵,如今也得低下头来先把她哄进门再说。

顾清言暗暗握紧手心,脸上缓缓扯出个温和的笑来,道:“你说的什么话,我何时对你无意了?娶心仪之人进门,可不就是娶你进门吗?别闹了,明日我再命人将订婚礼送来,咱们定了婚,马上便成亲,那样咱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阮灵差点就要笑出声来了。

为了他心爱的苏明月,这男人可真是眼睛都不眨的说谎啊,怪恶心人的。

她唇角微微勾起,漫不经心笑道:“可是我不心仪你,我不愿意嫁给你。”

顾清言的笑容一僵。

“你说什么?”他不敢置信的问了一遍。

“我说,我并不心仪你,更不想嫁给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阮灵也毫不客气的回答一遍。

顾清言眸中尽是震惊,一贯温润的脸有一瞬的痉挛,“当初不是你死缠烂打要嫁给我的吗?如今说这种话你也不觉得脸疼?况且,那日若不是我救了你,你如今怕已是阴间一孤魂了,对救命恩人如此出尔反尔,阮灵,这便是你报恩的方式吗?”

“报恩?”阮灵脸上笑意顿时敛起,浮出一层冷意,她看着顾清言的眼睛,一字一顿,“你确定,救我的人真的是你吗?”

顾清言又是一震。

阮灵逼问:“救我的人真的是世子爷吗?当日在水塘边可不止你一个,只要有心,叫两个人来问一问,答案自会知晓!”

顾清言有些惊慌,也有些愤怒,是阮灵自己把他当做救命恩人的,他为了苏明月才将计就计,谁知如今她竟然知道了那日救她的人不是他!

他看着阮灵,一时间各种情绪在心里翻涌,叫他面上羞愧发红。

不管怎么说,冒充人的救命恩人是件丢人的事情,如今他还拿着这“救命恩人”的砝码来要挟人家,就显得他更可笑了。

阮灵也没给他台阶下,笑得讥讽的看着他:“世子还要用这‘救命之恩’来要挟我吗?只怕到时候脸疼的就该是你了!”

顾清言气急,“就算没有救命之恩,昔日你对我的那些情谊也是真的,怎的如今说变脸就变脸?”

“阮灵感激的不仅仅是救命之恩,更是仰慕那救人的英雄。”身着月白裙裳的女子浅浅一笑,百媚生花,“像世子爷这样冒充英雄的,是为人所不齿的。”

顾清言的脸“刷”一下全红了,一直红到耳朵根,一时间他脸上皆是羞愤。

“世子爷请吧,就不送你了。”阮灵站起身往屋里走,声音清冷,又含着点意味深长的笑意,“以后若是不得已要相见,还是按规矩来,这样擅闯女子的院子,终归是不好的。”

顾清言看着她的背影,手不知不觉就握紧了,温润柔和的脸上竟出现了一丝狠厉。

她说的“不得已要相见”,意思就是她根本一点都不想见到她,除非迫不得已;而那句“还是按规矩来”,便是在说他这个公主府的世子不懂礼节不守规矩!

如此伶牙俐齿说变脸就变脸的女人,实在是可恨得很!

果然跟他的明月没有一丝一毫的可比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