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神医娘子携崽炸京城

神医娘子携崽炸京城

慕容妃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孟昕悦是家中嫡女,可因为妹妹陷害,她成了与人私通的卑贱女人。随后,未婚夫退婚,她被逐出家门。因为她名声尽毁,母亲也被逼得以死谢罪。五年后,孟昕悦带着儿子涅槃归来。此时,庶妹不仅成了嫡出,还是位高权重的秦王侧妃。可孟昕悦一点不怕她,她这次回来,就是要让她和渣男付出代价。复仇之路漫漫,孟昕悦竟被王爷宇文晟认出了儿子!

主角:孟昕悦,宇文晟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昕悦,宇文晟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医娘子携崽炸京城》,由网络作家“慕容妃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孟昕悦是家中嫡女,可因为妹妹陷害,她成了与人私通的卑贱女人。随后,未婚夫退婚,她被逐出家门。因为她名声尽毁,母亲也被逼得以死谢罪。五年后,孟昕悦带着儿子涅槃归来。此时,庶妹不仅成了嫡出,还是位高权重的秦王侧妃。可孟昕悦一点不怕她,她这次回来,就是要让她和渣男付出代价。复仇之路漫漫,孟昕悦竟被王爷宇文晟认出了儿子!

《神医娘子携崽炸京城》精彩片段

黑云翻墨,大雨倾盆

尚书府门口,孟昕悦跪在大雨中,狼狈万分。

“父亲,女儿真的是被陷害的,求求您让女儿进去吧。”

她本是尚书府的嫡女,可眼下却是连门都进不了。

额头的血顺着雨水往下淌,孟昕悦的苦苦哀求却连门口的守卫都未能打动。

守卫面色冷凝,看着孟昕悦的眼中甚至带着些许鄙视。

在他们看来这孟昕悦纯属活该,谁让这位大姑娘不知检点,与人私通。甚至还让她的未婚夫,当朝五皇子抓了个正着。现在,皇上亲自下旨解除婚约,尚书大人更是气的直接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逐出家门。

眼下,大姑娘这般实乃自作自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风雨中的孟昕悦,哭的嗓子都哑了,实在是有苦说不出。

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自马车上下来一女子,衣衫华丽,步摇轻曳。

“孟悠柔!”一见此人,孟昕悦的眼中几欲喷火,怒目瞪着此人几欲将她撕碎,“是你害我,都是你害我如此的!”

此人正是尚书府的二小姐,她的好庶妹孟悠柔。

“呵呵,”孟悠柔带着轻笑走到孟昕悦的面前,“长姐这是什么话,昨日咱们去庄子散心,是你耐不住寂寞在房中与人苟且,被赶来的五皇子抓了个正着,眼下怎么又怪起我来了?”

“我没有!是你在我的饮食中下了药,是你让那个男人闯入我的闺房,是你陷害了我!”

“是又如何?你有证据吗?”孟悠柔凑近孟昕悦,得意的笑,“没有证据,你现在说出来又有谁会信?现在被退婚的是你,被赶出家门的还是你。长姐对我费心找来的那个乞丐,可还满意?”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孟昕悦看着她悲痛万分,“我自问对你不薄!这么做,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完了,我才能成为尚书府的嫡小姐,而不是什么低人一等的庶女。再者说了,外界传言你为人木讷。五皇子和丽妃娘娘早就不满这门婚约了。我不过顺水推舟而已。”

孟昕悦只觉得心痛的无以复加,以前她竟未发现孟悠柔有这般野心,“你做梦!就算我名声尽毁,我母亲也不会同意你做什么嫡小姐。”

“哈哈哈~”孟悠柔笑的肆意,顿时让孟昕悦的心中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预感。

“父亲早就厌弃了你们母女,若没有父亲授意我怎敢如此?”孟悠柔凑近她的耳边,“你说,你母亲死了,下一任尚书夫人又会是谁?”

还不待孟昕悦反应,尚书府的侧门就忽然打开,一个小丫头从里面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正是母亲身边的珉儿。

“大姑娘,”珉儿跪在孟昕悦的身前,哭道,“夫人刚刚羞愤自尽了。”

犹如一声炸雷,在孟昕悦的耳边响起,让她几欲摔倒。

“不,不会的!”她猛地起身,扑向一旁的孟悠柔,揪着她的衣领吼道,“是你,你做了什么?是你害了我的母亲!”

旁边的侍从上前来一把将孟昕悦推倒在了地上。

孟悠柔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心中满是畅快,“你还是快去护城河边看看你的幼弟吧,父亲今日接他回京,想来也快到了,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失足落水啊?”

“孟悠柔!”孟昕悦目眦欲裂,一口银牙险些咬碎,“你好狠的心,文儿才不过五岁!”

“呵~”孟悠柔直接嗤笑一声,转身往府内走。

孟昕悦却丝毫不敢迟疑,立刻向护城河跑出,孟悠柔心狠手辣,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的?不行,她不能让幼弟孟弘文再出事。

尚书府中正在张罗着夫人的丧事,孟悠柔来到自己的娘亲柳姨娘的身边,冷眼瞧着有条不紊的下人。

“堂堂尚书夫人的丧仪,竟这般冷清?”话虽这么说,可言语间却满是嘲讽。

柳姨娘嗤笑,“她养出那般不知廉耻的女儿,还能入孟家的祖坟已经是老爷对她的厚待了。”

看了眼女儿,柳氏又道:“眼下的事情虽了结了,可你的任务还很重,以后可要多进宫,去讨丽妃娘娘和五皇子的欢心。”

“母亲,”孟悠柔已经换了称呼,对着柳氏喜道,“女儿现在有了更好的人选。”

说着,她凑近柳氏,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柳氏的眉头不由的蹙了起来,“你说什么,三皇子秦王?”

“没错!那个小贱人真是好运,我找的乞丐还没到,就被秦王误闯了她的房间。”

那秦王是什么人物?辰国的战神,威名赫赫!即使同为皇子,那分量也不是五皇子能比的。

“一路上回来,我已经听说,秦王殿下在偷偷的寻找他的救命恩人。”孟悠柔眼中满是嫉恨,怎么那贱人就这般好运。

“你是想?”

“屋内漆黑,未必看的清楚。”

柳氏缓缓点头,算是认可。见孟悠柔转身欲走,又连忙唤住她,

“等等,那孟昕悦的左边肩头,有一个特殊印记,是一朵奇花?”

“母亲放心,女儿知道该怎么做。”孟悠柔回道,她早就想到这一点了,也早已经找好了精通刺青的人。

“还有,”柳氏又道,“既然要去,为防万一,不如一步到位。”

孟悠柔不解的看着柳氏,柳氏勾唇笑道:“若是你有了身孕……”

毕竟还是女儿身,孟悠柔一惊,有些羞涩,“可昨夜那人……”

“昨夜那人,就是你。”柳氏打断她的话,肯定道,“那秦王府又多难进,你不是不知道,皇上亲自赐婚,那秦王都不应。为防万一,咱们只能如此,皇家血脉可不能流落在外。”

“可是……”孟悠柔犹豫,她一个大姑娘,去哪里怀孕啊!

柳氏却是勾唇一笑,“你那表哥不是一直喜欢你吗?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

望着柳氏志在必得的模样,孟悠柔最终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孟昕悦,必不能留。”

城北护城河边,孟昕悦一眼就看到了河边那只鞋,顿时气血翻涌,差点儿晕倒。

“文儿!”

他才五岁啊,还那么小。望着湍急的河水,孟昕悦无比心惊。

“啊!”身后猛地一个大力袭来,孟昕悦一个不察,脚下打滑,就直直的落在河水之中,湍急的河水很快就淹没了她的身影。

城东恢复了宁静,似乎,从没有人来过。


五年后,京城的锦光楼

“哇!好漂亮的衣裳!”

一声惊叹,吸引大多数人的目光。

这里是京中最大的首饰衣衫店,也是京中权势富贵家太太小姐们最爱来的地方。

此时,店中央最亮眼的那件衣裳一角,正握在一个五岁女娃的手中。

女娃眼中满是惊艳,模样更是生的乖巧可人,直惹得众人纷纷侧目。而她身旁还站着同样大小的一个男娃,两人一样的粉雕玉琢,让人一见就喜欢。

这正是第一次到京城的孟楚楚和哥哥孟楚屹。

孟楚屹拉下她的衣角,悄声在她耳边提醒,“你可别忘了咱们瞒着娘亲偷跑出来是为了什么。”

孟楚楚小脸上顿时满是纠结,她自然没有忘记。

当年,娘亲被坏女人陷害,害她们连亲生爹爹是谁都不知道。而娘亲也是在离开京城后,才在贴身衣物中发现了一枚墨色龙形玉佩。

听舅舅说,这锦光楼是京城权贵小姐们最喜欢来的地方,她和哥哥会溜来这里也是为打探消息而来。不过……

“哎呀,反正爹爹都丢了这么多年了,不急这一时嘛!”孟楚楚嘿嘿笑着,只一瞬就做了决定。

她正要招手唤人来取衣裳。就觉眼前一花,一道鞭子迎面向她袭来。

孟楚楚大惊,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孟楚屹猛地一拉。

“小心!”

鞭子堪堪贴着她的手擦过,眼见着孟楚楚的小手当即肿起了高高一片!

孟楚屹顿时怒意横生,这一鞭子若是真落在了楚楚脸上,那楚楚岂不是毁容了?

是谁这么恶毒?他看去,只见一漂亮女娃,正颐指气使的看着他们,满脸傲慢之色,“这是我母妃的衣服,哪里跑来的臭丫头,你也配碰?”

孟楚屹盯着那丫头,眼神冰冷刺骨。

“这锦光楼的都是样品,即便看上也得量体裁衣,怎的就成你的了?”孟楚楚也气愤的反驳。

“呵!笑话!”宇文芸瑶颇为傲慢,“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本郡主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哦?是吗?”孟楚屹年纪虽小,气势却不一般。尤其是发狠的模样,那双眼睛犹如小豹子一样,便是宇文芸瑶都不由心头一颤。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宇文芸瑶走去。

“那,那当然了!”宇文芸瑶嘴硬道,“我可是……啊!”

话未说完,她竟是一个不稳就摔了个狗吃屎。

“你,你们……”

原是孟楚屹趁她不注意,踩上那鞭子,再用一个巧劲儿让她摔在了地上。

见状,孟楚楚更是捂着嘴偷笑。

一妇人打扮的女子闻声赶来,身后婢女仆人跟了一大堆。那女子穿着华丽,看着就不像普通人家。

“瑶儿,你没事吧!”

“母妃,”宇文芸瑶这一跤摔不轻,正疼的直流眼泪,“这两个臭小孩欺负我,还摸我给母妃看好的衣裳。”

孟楚屹开口刚要反驳,就被一旁的好心围观者拉住了,“孩子,这可是秦王府的侧妃和小郡主,千万不要得罪啊,快认个错。”

秦王侧妃?孟楚屹瞬间睁大了双眼,那不就是那个害了娘亲的坏女人?一时间,孟楚屹脸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孟楚楚也是瞬间变了脸色。

孟悠柔眼色不善的打量着两个孩子,随即轻蔑一撇,“哪家的野孩子,这么无礼,没教养!”

“我要你们两个跪下来求我!”宇文芸瑶恶狠狠的道,她今日受的委屈,定要讨回来。

不愧是坏女人的女儿。孟楚屹嗤笑一声,看向孟悠柔道:“是她蛮不讲理,上来就对着我妹妹就挥鞭子的,这么多人都看到了,您不会是要是非不分吧?”

“放肆!”见眼前男孩儿不卑不亢,孟悠柔眼神一变,她才不管是谁的错,敢和她宝贝女儿叫嚣就是最大的错,“来人,将这两个贱种给我拿下!”

眼见她身后跟着的仆人就要上前,孟楚屹小小眉头微蹙,显然没想到这孟悠柔竟会直接动手。

不过就这些仆人,他也未必会吃亏。这样想着,他一闪身将孟楚楚护在了身后。

“何人敢在我锦光楼撒野?”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清冷的女声骤然响起,不怒自威,让人遍体生寒!

众人循声去看,就见一白衣女子正站在楼梯处,她面上带着纱巾,让人看不清样貌,只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如刀似剑。

传言,锦光楼的老板是一年轻女子,却从未露过面。

更传闻,那神秘老板的背后,乃是长公主府在撑腰?

众人不禁惊诧,眼前这人,莫非就是锦光楼那位神秘老板?而她,竟和长公主府有关系?

要知道,长公主身为当今皇上的唯一胞姐,那地位可是不一般啊。

此时,站在楼梯处的孟昕悦的视线正穿过层层人群,直直的看向了孟悠柔。她的眼底闪动着无尽的恨意,这个逼死母亲,害了弟弟,更是毁了她一生的女子,竟会让她在回京第一日就遇到。

还是在这人又欺负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这次,她绝不会轻易放过。

“孟侧妃好大的威风。”

孟悠柔看着这人,眉头微蹙。这女子,怎会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你就是锦光楼老板?”孟悠柔上下打量了女子片刻,轻蔑一笑,吩咐道,“来的正好,这两个贱种本妃带走了,若是他们父母来寻,就让他们去秦王府登门赔罪!”

“这个,怕是不行呢。”

孟昕悦开口,声音铿锵有力。她扫视了眼四周,并未立即以娘亲身份维护孩子。人性向来是同情弱者,她不想生些无谓争执。好在两个孩子也是聪慧的,并未吱声。

“堂堂秦王府侧妃,当着这么多人面,如此欺辱两个孩子?不太妥当吧?”

这话直接让孟悠柔变了脸!

“你说什么?”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些年来,只怕是没有人敢这么同她说话。还一口一个侧妃,这简直是往她心口上戳刀子。想她费了那么大劲,即便生下两个孩子,却还只能居于侧妃之位。

“来人啊,将这女人连同那两个小贱种,一同给本妃拿下!”

孟悠柔简直是气急败坏。

随从正要上前,孟昕悦却是一声冷笑飞身上前,只见衣衫闪动,还未瞧见她动作,就见那些随从都不由自主的向后摔去。

“好功夫!”有人叹道。

在看去,孟昕悦已闪身挡在了两个孩子跟前,将他们护在身后。

孟悠柔气的浑身发抖,她可是秦王府的人,这女人竟这般大胆?


“你,你以下犯下,该当何罪?”孟悠柔指着孟昕悦,到底还是有些忌惮她的武艺,“来人,给本妃砸了她的锦光楼!”

孟悠柔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脸,是定要找回颜面的,否则日后岂不是人人可欺?再说,她早就旁敲侧击的问过了,这锦光楼虽顶着长公主的名号,但和皇家却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眼前这个女人,更是让她无端的升起一抹怒火。

反观孟昕悦面色一沉,却并未阻拦,反而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由着恶仆打砸。

“素来听闻秦王府规矩森严,秦王侧妃更是出身大家,却不想侧妃竟是如同市井泼妇一般,呵!还真让人大开眼界啊!”

“你……”

话未说完,就听门口响起了一声嗤笑。

“什么出身大家?不过是尚书府庶女出身罢了。”

这话更是让孟悠柔怒火中烧,眼神如刀似剑般射向门口。

人群让路,就见两位男子,一青衫一玄衣结伴走了进来。

怎么,怎么是他们?孟悠柔瞬间睁大了双眼。

青衫乃是长公主的爱子,小侯爷沐辰逸,而玄衣的冷面男子,只看那周身气势,除了她那夫君三皇子宇文晟,还能有谁?

而说话的人,正是沐辰逸。别看他常日里总是一副嬉笑模样,可真严肃起来,也很是摄人的。

他在一进门的时候,就将视线投在了孟昕悦的身子,见她无碍才放下心来。随即视线扫过店内的凌乱,眼神瞬间变冷。

“表哥这位侧妃,还真是与众不同啊!”声音颇冷,还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

众所周知,沐辰逸和宇文晟的关系一向和睦,而他这般说话……

众人不由将视线投到了孟悠柔的身上,看来这位自称秦王府唯一的女主人,也并非看起来那么风光啊。

这些目光让孟悠柔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煞是好看。

可偏偏此人是沐辰逸,她万万不敢得罪。就更别说旁边还有个宇文晟了。她和宇文晟虽成婚多年,可见面次数却是寥寥无几,对宇文晟她有一种莫名的惧怕。

不过孟悠柔反应也是极快,她一把扯过身旁眼睛通红的宇文芸瑶,就对宇文晟哭诉,“殿下,是那两个小贱,小孩子,故意让瑶儿摔跤。您可要为瑶儿做主啊!”

“才不是!”孟楚屹忍不住反驳,气愤道,“明明是她先用鞭子打了妹妹!”

“我不过是看了下这件衣裳,这位小姐姐就非说楚楚动了她的东西。”孟楚楚也连忙开口,将被鞭痕划过的小手举起来给众人看,一张小脸上布满委屈。

这让孟昕悦的眸子再次冷了两分。

“堂堂秦王侧妃,不分黑白,仗势欺人,对两个稚子更是肆意辱骂,一口一个小贱种,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你!”孟悠柔气愤,可宇文晟在跟前,她也只能暂压脾气,“殿下,是妾身想要买下这件衣裳,那女娃去摸,瑶儿也是护母心切,情急才出手的。”

孟昕悦冷笑,一丝情面都不留,“锦光楼中出售衣衫,向来是客人看中款式,咱们量体裁衣。怎的侧妃却是要直接买下?这般做派,锦光楼可不敢做侧妃的生意了。”

一旁,沐辰逸也帮腔,“生意做不成也就罢了,可孟侧妃却是将我锦光楼砸成这般,又该如何算呢!”

这让众人皆惊了眼,这锦光楼的背景竟真是沐小侯爷?长公主的爱子?

“小侯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孟悠柔大惊失色,“我,我是无心之失……”。

“无心之失?呵!侧妃的无心之失,就砸了锦光楼,若是有心,又会如何?”孟昕悦步步紧逼。

“你!”孟悠柔气的心口疼,她眼角余光扫过宇文晟,随即换了一副模样,对着孟昕悦委屈道,“姑娘未免也有些太咄咄逼人。我刚才只是冲动,现在亲自向姑娘赔罪可好?”

孟昕悦却理都不理,“秦王殿下威名赫赫,更有‘战神’之称,不知今日之事殿下如何看呢?”

这个自从进来,就一言不发,只冷眼旁观的男人。直到此刻,才抬起眸来,清冷的视线落在孟昕悦的身上。

视线相撞,孟昕悦心头一怔,竟莫名有一种熟悉。

“倘若此事真的是芸瑶的错,那……”宇文晟话还未说完就被一道稚嫩声音打断。

“不是倘若,是事实!”倔强的声音,让宇文晟挑眉,亦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他抬眸,就见那小小孩童,孟楚屹的脸上满是倔强之色,此时正像一个小豹子警惕的看着他。

宇文晟微怔,这模样莫名让他想到了儿子,那个体弱多病,在别苑休养的宇文君屹。

“既是芸瑶有错,本王自会罚她,让她向你们道歉!”

“殿下?”孟悠柔满脸不可置信,他,他怎么可以为了旁人罚自己的女儿?

宇文晟却恍若未闻,只一招手,唤过宇文芸瑶。

对于这个父亲,宇文芸瑶向来不怎么亲近,更是有着一种天生的惧怕。

她诺诺的上前,所有脾气荡然无存,“对不住了。”

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孟楚屹懒得理会,哼了一声将头转向一边。

而孟楚楚年纪虽小,却很明白眼下的形势,只道:“你下次不要这样了。”

这么说,算是接受了秦王的处理方式,但却并未完全接受宇文芸瑶的道歉。

这番话,便是宇文晟都不由的注意到了她,这个直接的受害者。

女娃生的乖巧可爱,尤其是现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他忍不住心头一片柔软。

仔细看去,这女娃的模样和自己的儿子似乎也颇为相像?

宇文晟眉更紧了,若不是自己这些年只有过孟悠柔一个女人,而她又生下了君屹和芸瑶这对龙凤胎,只怕眼下便是说这女娃是他的,他都不会怀疑。

这女娃模样让孟悠柔心头也是一慌,她刚刚竟是没有发觉。

“殿下……”

宇文晟收回思绪,视线一一扫过在场众人,声音冷冽而沉稳,“秦王府处事,向来公平公正,不徇私不包庇。今日锦光楼的损失,秦王府一律承担。孟侧妃行为不端,罚跪三日。”

“殿,殿下?”孟悠柔更加大惊失色。

孟昕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来孟悠柔在宇文晟心中的地位,也不过如此。

旁边沐辰逸更是换上了一副笑脸,“常听母亲说表哥处事公正,果真如此!多谢表哥了。”

宇文晟也不多言,直接转身就向外走去。

这般,孟悠柔便也只能恨恨瞪了孟昕悦一眼,急急的跟随宇文晟而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孟悠柔眼中冰冷一片。

“引我们过来的人,是你派去的吧。”沐辰逸走到孟昕悦身边,声音小的只有两人能听见。

孟昕悦并未开口,答案却是昭然若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