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阅读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全集阅读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长篇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男女主角陆令筠陆含宜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周大白”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的茶,闲谈八卦了许多杂事,还说起了不少关于陆含宜的事。听说陆含宜这段时间在李家与她妯娌处得不是很好,她嫂子掌着家,对李二院子一直克扣,陆含宜连着吃了几次暗亏,她告到婆母那儿,万金油的婆母连秦氏都不如,秦氏好歹会向着她,而且大方。她那婆母就是一个人精,每每打着太极把她忽悠回去,直气得陆含宜憋屈又没地方发火。“不过陆含宜也不敢去找她相公的茬,说来也怪,陆......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4-13 03: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阅读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长篇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男女主角陆令筠陆含宜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周大白”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的茶,闲谈八卦了许多杂事,还说起了不少关于陆含宜的事。听说陆含宜这段时间在李家与她妯娌处得不是很好,她嫂子掌着家,对李二院子一直克扣,陆含宜连着吃了几次暗亏,她告到婆母那儿,万金油的婆母连秦氏都不如,秦氏好歹会向着她,而且大方。她那婆母就是一个人精,每每打着太极把她忽悠回去,直气得陆含宜憋屈又没地方发火。“不过陆含宜也不敢去找她相公的茬,说来也怪,陆......

《全集阅读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精彩片段


“谁说花的侯府的钱?”陆令筠松开杯子,眼底都是狡黠。

王绮罗这时讶异,“不是侯府给的钱,谁能填那么大的窟窿?”

“外面传着谁的名字就是谁填咯。”陆令筠靠近王绮罗,在她耳边小声耳语一声,“所有物料钱都是压的。”

王绮罗的眼睛逐渐瞪大,错愕半瞬后,她豁然开朗,“真有你的!”

一天亏四五十两,二十天便是一千多两,哪家能给邢代容压这么多的钱。

侯府不出的话,这些人势必要告的啊!

到时候谁的名字叫得最响,谁就得出来还钱!

王绮罗是彻底对陆令筠放心了,她在她院里和她饮了一下午的茶,闲谈八卦了许多杂事,还说起了不少关于陆含宜的事。

听说陆含宜这段时间在李家与她妯娌处得不是很好,她嫂子掌着家,对李二院子一直克扣,陆含宜连着吃了几次暗亏,她告到婆母那儿,万金油的婆母连秦氏都不如,秦氏好歹会向着她,而且大方。

她那婆母就是一个人精,每每打着太极把她忽悠回去,直气得陆含宜憋屈又没地方发火。

“不过陆含宜也不敢去找她相公的茬,说来也怪,陆含宜那等窝里横的人怎么不逼她相公去理论?还对他软言细语,伺候得可好了。”王绮罗八卦道。

陆令筠轻轻一笑,看来她那妹妹还盯着明年的登科状元呢。

两人悄悄话说到暮色渐合,王绮罗一个未出阁女子不便在侯府待得太晚,在她嬷嬷第三次提醒下,便止住了今日话题。

陆令筠与她约着三日后一起去街上逛逛,便送着她出府。

经过侯府花园的时候,迎面便遇上满面春风的程云朔邢代容两人,他们俩身边还跟着几个程云朔的朋友。

“世子。”

陆令筠停下来行礼。

王绮罗戴着斗笠,在后面跟着行礼打招呼。

程云朔同陆令筠一直都是相敬如宾,更是会极有边界感的保持一定距离。

他冲她点点头,目光落在她身后戴着斗笠的女子身上。

不消问,陆令筠便道,“我闺中密友,过来看我。”

程云朔身边还有几个外男,陆令筠便连王绮罗的门户都不报。

程云朔点点头,带着与其他人相谈甚欢的邢代容往宴客厅去。

他身后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倒是开口道,“这位姑娘瞧着像王将军家的小姐。”

陆令筠听着他报名号微微蹙眉,程云朔这时介绍道,“他们二位都是我朋友,这位是新晋大理寺少卿之子,罗恒。”

听到大理寺少卿之子这七个字陆令筠顿时掌心一紧。

另一边,罗恒自来熟般开口道,“是王小姐吗?我是罗恒,三月前与父亲在郊外见过你和王将军。”

罗恒生得温润如玉,彬彬有礼,说起话来便叫人心生好感。

陆令筠登时心下紧张一片,是这个人了,一定是这个人了。

上辈子娶了王绮罗,却将她虐待致死。

“相见即是有缘,不如我们同在云朔这儿用个饭?”他继续道。

程云朔这时也道,“大家都认识吗?既然都认识,就一起吃饭吧。”

陆令筠身后的王绮罗并未着急开口,陆令筠这时赶忙道,“不了,时候不早,姨母嘱咐过我送妹妹早点回去,她毕竟未出阁,不便在我这儿用饭。”

陆令筠推脱得极有条理,她摆着手,只叫王绮罗不要发出一个声音。


小花厅里,候着不少人。

府里几个大管家嬷嬷照例来找陆令筠汇报家里事物,秋姨娘坐在她旁边哭哭啼啼。

陆令筠一边听着哭诉,一边用算盘划拉着账目。

她指尖顿了顿,在一本账目前顿住。

“修个墙要一百两?”

“对,少夫人,还是按照之前修这堵墙的价格算的。”

陆令筠更是来了神,她忙冲旁边的秋姨娘摆摆手,叫她先别哭,“这堵墙之前也修过?”

她今儿收到管事嬷嬷过来汇报,家里西边一堵墙塌了。

管事嬷嬷过来跟她来汇报修墙的事儿。

原先这些事都是跟秦氏汇报的,如今秦氏去休养,只要不是顶大的事都是交给陆令筠来处理。

她一眼就瞧出这修墙的事儿有猫腻。

“回少夫人的话,三月前下大雨,冲坏了,修过一遭,就是一百两。”

陆令筠听到这儿,“把上回负责修墙的人带着当初的账本给我过来!”

“是!”

大嬷嬷走了,陆令筠又吩咐霜红,“你去西边看一眼这个断墙,再带几块碎砖头回来。”

“是!”

很快,大嬷嬷先把当初负责修墙的管事和账本过来。

那管事姓崔,是府里的家生子,爹娘以前都是伺候老侯爷了,不过如今去庄子上养老,他在府里负责采买业务,府里人都叫他一声崔大。

崔大一脸嬉笑的走过来,见着陆令筠,讨好道,“少夫人吉祥,少夫人万福金安。”

“先不用嘴甜,崔大,我且问你,西边的墙三个月前是你负责修的?”陆令筠柔声问道。

陆令筠的声音很温和,瞧着便是好说话的。

再加上她进府快一个月,一直都是好脾气的做派,连世子爷房里那位舞到她面前,她都不曾责罚过半分,只叫崔大放松警惕,“是我,少夫人,你且放心,这一次我一定还把墙修好,叫你满意。”

陆令筠继续温声细语,“上回修墙的账本给我看看。”

崔大浑然不觉的递上一本账本。

陆令筠翻着上面狗爬的字儿,念着,“青花砖五文一块,你买了一万块?”

“对,少夫人有所不知,那青花砖可是最好的砖,结实耐用。”

“工人请了十个,工期一个月,工钱三十两?”

“对,那堵墙十几丈长呢,修慢点,慢工出细活吗。”

“打灰拌料杂七杂八的花了二十两?”

“是的,夫人你有所不知,这些杂料可贵了。”

崔大一脸真诚,笑嘻嘻的眼底全是精明,扯起谎来半点都不心虚。

就连秦氏这等经验十足的老主母,都不可能看出这种事的猫腻,陆令筠一个养在深闺年纪又轻的大小姐,哪知道墙啊砖啊的价格。

底层采买,专项款这种东西是最好贪墨的,他们报多少,只要有明目就绝对能批。

他这般嬉笑的应付过去,下一秒那一本账本啪的就摔在他脸上。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陆令筠倏的站起,往日温柔的好脾气一下子就变了,目光凌厉的盯着跪在下面的崔大,“给你一次机会,上次修墙你到底贪墨了多少钱!”

崔大看到这儿,立马心虚,可他还是抓不住陆令筠到底知道多少,“少,少夫人,我没有啊......”

“哐当”一声,几块烂砖头就砸了过来。

陆令筠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告诉我,这就是最好的青花砖?我怎么瞧着像最普通的青土砖?”

“少夫人......”崔大脸色一白。

陆令筠继续道,“市面上这种青土砖一文钱两块,就连青花砖也不过三文钱一块,更别提要得多,有优惠,你在砖上到底给我贪了多少钱!”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心满意足从柳氏屋里出来。

用一匣子东西换了满满一堆添妆。

她最后那句每一样都登记是特意说给外人听的。

东西在柳氏手里,说到底给多少都是她说的,可她说每一样都记下来,那就是说给那些送礼的人听的。

他们都会知道他们有东西给了陆令筠。

凭着陆令筠要嫁进侯府,日后是侯府夫人,谁都想跟她这落点心意。

这样,柳氏送来的东西,就算不能做到对半平分,也足够面面俱到都给一些。

日后少不了在陆令筠面前说句,当年你大婚我们也是添过东西的。

上一世,陆令筠不想在这些地方跟陆含宜争,她一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各自收各自的添妆就是了。

这一世,叫她知道那些龃龉,就别怪她下手了。

要做好当家主母,第一件事就是,算计她的,一定要反击。

如水东西往陆令筠小屋里送。

很快,就临近婚期。

大婚前日,侯府的聘礼家里的嫁妆摆满了陆令筠的院子。

足足一百零八抬嫁妆。

陆家自诩清流,绝不昧女儿家聘礼,还得返相当一笔出去当嫁妆。

为了一视同仁,每个女儿给了二十抬。

外加上添妆差不多添了两抬。

陆令筠自个儿的,生母留下来的六抬,一共一百三十六抬嫁妆。

而陆含宜七加八加总共一百抬嫁妆。

李家不过六品侍郎,给了六十八抬,陆家给了二十抬,亲戚们添了三抬,还有柳氏的私库九抬,总共也凑了一百抬。

样子上没太输陆令筠。

当然,陆令筠的嫁妆每一抬都实得紧。

陆含宜的嫁妆里不少虚抬。

装一床被子也算一抬,几条板凳也算一抬,七八个瓷盆都算一抬。

这点陆令筠是最知道的,光是李家送的六十八抬里一半都是虚的。

这辈子,嫁妆方面,陆令筠远超过上辈子。

真真是足够从生花到死,若是换算普通市井人家,都够一百户人家花一辈子!

再就是陆家还派人在侯府和李家打了口新井。

这年代大户人家嫁女,除却十里红妆将女子一辈子的吃穿用度都备上,还有不少体面人家会去婆家单独打一口井。

为的就是说日后他们家姑娘就是喝的用的水都是娘家准备的。

一辈子用到的东西,娘家都包了。

新井,陆家也打好了。

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备齐后,陆家还给她准备了几个陪嫁丫鬟。

陆令筠原本有一个贴身丫鬟芷染,一个粗使丫鬟霜红,还有一个被她派在庄子上看着活计的奶嬷嬷张氏。

柳氏又给她挑选了两个俏丽的头面丫鬟,四个粗使丫鬟,以及两个嬷嬷。

俏丽的头面丫鬟其实就是陪嫁丫鬟了。

日后若是想抬姨娘,就是从她们中抬。

豪门大户们一般都是如此,自家带去的人,不管是做姨娘还是做管家,总归是放心些。

可鸡贼的是,柳氏并没有给陆令筠这些人的卖身契。

陆令筠看着面前送来的几个丫鬟,“你们叫什么?”

“奴婢春杏。”

“奴婢春禾。”

两个俏丽丫鬟仰头道。

她们俩模样长得不错,红唇皓齿,眉眼清秀,皆是十六七岁,正当年的好时候。

剩下四个粗使丫鬟全都低着头,年龄在十三左右,长相都很普通,她们分别叫小薇,小琴,小悦,小蕊。

而那两个嬷嬷其中一个是柳氏身边跟了好多年的万嬷嬷,另一个是新招来的,叫安嬷嬷。

“姑娘,夫人叫我们跟着你,日后给你把关,定然不叫你在侯府受委屈。”万嬷嬷道。

陆令筠笑着冲她们点了点头,“好呀,你们既然跟了我,以后就是我的人,只要好好做事,我定然不会亏待你们。”

“是,小姐。”

陆令筠叫芷染给她们分别包了红包,打发她们下去。

退下的时候,万嬷嬷眼底是止不住的得意。

一副十拿九稳,稳稳拿捏住陆令筠的模样。

“小姐,那些人定然是夫人派来监视您的眼线。”

人走后,芷染道。

陆令筠淡淡一笑,红唇只吐出两个字,“不怕。”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

可除了春杏和春禾,其他人和上辈子赏给她的人一模一样。

她对她们早已了若指掌,更是知道她们全部把柄和软肋。

不得不说重生真好,就跟开了天眼一般,一堆人在她面前无所遁形。

春杏和春禾上辈子没给她,大抵是这辈子她要嫁的是小世子,姨娘也得找个好看的。

见陆令筠依旧是这般风轻云淡,芷染只觉得自家小姐最近又变了不少。

她家小姐是不是太佛系了。

这样真的能行吗?

会不会被人欺负呀!

不行,她日后得多看着点,多仔细点,决不能叫人欺负了小姐!

大红的喜稠结满陆家,宁阳侯府以及李家。

婚前杂七杂八的事儿全都落了地,夜深后陆家却更加的热闹。

因为正式准备婚嫁了。

陆令筠只小眯了几个时辰便被喜娘们叫起,浣面开脸,喜婆用两根细线绞着陆令筠脸上颈上的显着稚气的绒毛,开出光滑的皮肤。

开面意味着以后不再是黄毛丫头,是一个真正的成人了。

陆令筠看着镜中柳眉杏眸,肤凝如玉的自己,不禁莞尔。

她竟又嫁人了。

开面过后便开始上妆挽发髻,七八个喜娘忙碌着,从凌晨一直忙到鸡叫。

待得天亮,她已着最艳丽的大红喜服,满头沉甸甸着满珠翠盖上喜帕静坐在屋里,在繁复的流程和一声声的祝福下,迎来了接亲的喜轿。

陆令筠由与她几分相熟的庶弟背着上了轿。

接亲,上轿,下轿,跨火盆,过门,拜堂......送入洞房。

可惜,这一次她全然没有第一回的悸动和小儿女的期待。

她跟玩偶一样被摆弄了一整天,待得一声礼成,总算送入了洞房。

侯府里热闹非凡,嘈杂的声音一直到了半夜才歇下来。

陆令筠的房门也终于被推开了。

陆令筠还盖着红盖头,烛火悠悠,在有限的视野里,她看到一双大红男靴。

“你就是陆家的?”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算算日子,邢代容也该是这段时间受的孕。

陆含宜难得好心的提点了陆令筠。

一是她抢了她完美人生,到底有两分亏心,给她提个醒,就当还了她了。

再就是她还憋着坏,也想看看陆令筠知道邢代容怀孕了她会怎么做,要是被气得跳脚牙根痒痒那就再好不过了。

陆令筠听到陆含宜这个提醒非常意外,她起身站在门边看着眼底倨傲骄矜的陆含宜,“要入冬了,你如今有孕,今年提前备些炭火吧,别受凉。”

她大抵是知道陆含宜告诉她邢代容这段时间会怀孕存的什么心思,不过到底给了她一个重要信息。

陆令筠一惯是有仇必报,有恩情也会记得的人。

她既然提醒了她这个,那她就提醒她多备些炭火吧。

上一世她怀着孕在这个冬天落下不少病,也叫孩子难以生下来。

讲真,陆令筠这个人冷心冷情,但她是发自真心喜欢孩子。

陆含宜要是能顺顺利利生下孩子,也是好事。

她回给她一个重要提醒。

“切!”陆含宜不屑冷哼一声,全然不在乎。

陆令筠这时想起,她也是重生的,也是经历寒冬的,只是因为上辈子她是生活在侯府,根本不缺炭火,意识不到这话什么意思,才不会在乎她这样的提醒。

所以这......

“我们走吧。”

陆令筠不再多说了。

回了侯府,陆令筠第一时间问着邢代容和陆含宜的消息。

“邢姑娘怎么样了?”

“在摇光阁待了一整天。”

“世子呢?”

“世子一大早就去都尉府当差了。”

“他们俩还没和好?”

“没有。”

陆令筠听到这儿,眉头微微皱起。

还没和好。

想来也是,他们俩这一次可是闹了个大决裂。

平常小打小闹,邢代容撒个娇便哄好了。

这一次是真真伤着陆含宜的心。

陆含宜不想再像以前一样哄着她,势必是要冷战一段时间。

可是吧......

孩子怎么办?

侯府子嗣单薄,陆令筠研究了很久,她能确定是老侯爷一脉子嗣都艰难,要不得他那么多位妾室一个都没所出的。

重生一遭,她挺相信命的,命里要是这段时间有孩子,大概率孩子是真的会来。

比如说陆含宜,也是在她上一世这个时候左右怀的。

陆含宜要是和邢代容一直冷战,那么孩子怎么办。

侯府一定得要有子嗣,是不是她生的都无所谓。

反正都是她的孩子。

陆令筠想了很久,“把秋姨娘叫来。”

没一会儿,秋姨娘便风姿绰约的走过来。

陆令筠跟她简单寒暄几句之后,便跟她道,“进来身子可好?”

“好得很。”秋姨娘满面春风,自打邢代容吃瘪,她一天比一天开心。

“我前些日子去香积寺求签,签上说,咱们府上未来有福运麟儿降落。”陆令筠慢慢敲打着她。

“真的?”秋姨娘眼睛一亮。

“你得抓紧点。”陆令筠意味深长道。

秋姨娘一脸欣喜,“我懂!”

临别的时候,陆令筠将秦氏当时给她那些求子的东西一股脑都给了秋姨娘。

当天夜里,陆含宜回了秋姨娘的秋香院。

秋姨娘换上她以前做丫鬟的装束,一颦一笑全都叫陆含宜回忆起从前,只叫陆含宜越发想起从前,就在秋姨娘趁势要把陆含宜留下的时候,秋香院外传来了剧烈的拍门声。

“世子!世子!大事不好了!”

秋菱听到秋葵的声音气得牙根痒痒,她第一次觉得把院子选在摇光阁旁边一点不好。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会什么呀?”秋菱扬着眉梢。

邢代容这时目光一凛,故作深沉道,“衣食住行,我方方面面改变整个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秋菱笑得前仰后合。

“有什么好笑的,”邢代容看着她这个样子,就跟看猴子一样,“你等着看吧!到时候我成了青史留名,让你仰慕都够不到脚尖的人,你就知道你现在有多好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秋菱捂着肚子大笑不止。

邢代容跟看猴子一样睨了她一眼,带着人往前走,“走,我们去看看我的自助餐厅!”

府外,东街。

邢代容带着人到聚福楼的时候,康平已经在里面接待程云朔。

“云朔!”

“代容,你来了。”程云朔看到她来,微笑着,“你看看是不是按你的想法来的?”

邢代容高兴的走进去,入眼就看到她要求的摆放各种瓜果点心的点心区域。

“这水果怎么这么少?”邢代容只看到一些西瓜,桃子,梨子,红枣,果干还有一些手工面点,“没有香蕉菠萝榴莲吗?”

“嗯?”程云朔和康平皆是不解。

邢代容这时自言自语道,“对了,这个时代还没有,算了算了,那就多放些点心吧!用点心把这儿堆满,太少了不好看。”

康平听到这儿皱紧了眉。

我的姑奶奶啊,点心多贵她知道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

邢代容瞧见他皱眉模样就不高兴。

“姑娘,点心成本不低,如今红糖价格还在涨,点心一斤成本能合算到三十多文钱。”康平老老实实答着。

这年头点心就是稀罕物,点心所需要的红糖都是南边运来的,价格浮动高地大,十几文到二十几文不等,京城这等全国最富裕的地界儿,普通的酒楼伙计一个月工钱不过二钱到三钱银子,也就是二三百文,普通人有几个吃的起点心的。

一进门就把成本如此贵的点心要他堆满,这绝对是要亏死他!

“你懂什么呀,吃自助餐有谁光吃点心的!”邢代容眉一横,一脸嫌他小家子气模样。

旁边的程云朔看她这生气勃勃的样子只顾着笑,宠溺道,“就听代容的。”

康平不说话了,点着头把活计记下。

另一边邢代容往里继续走,很快就到了她要求的冷菜区。

冷菜一共准备了十二个大瓷盆,每个前面都标了名字。

有煮茴香豆,煮毛豆,煮花生,煮扁豆,凉拌茄子,凉拌豆芽,凉拌豆腐,水煮萝卜,凉拌莴苣,凉拌菠菜,凉拌白菜,凉拌冬葵。

旁边还有各种主食类蒸红薯,蒸南瓜,蒸馒头,蒸糙米。

邢代容瞧见这么多凉菜和主食,满意点头,“你刚刚说点心成本高,这些凉菜成本不就拉低下来了吗?自助餐本来就是样样数数的吃,又不会光吃贵的,你眼光就是狭窄。”

康平:“......”

他眼光狭窄,先不说这些凉菜成本也不低,就是你叫人放开了吃,荤素不忌,大家是真的只吃好的贵的,谁吃些便宜的啊!

这个时代有多少能吃饱饭的人呐!

很快到了荤菜区,按照邢代容的要求,荤菜除了常见要有的红烧扣肉,蹄髈,炒肉,烧鸡,烧鸭之外,还得加一个新奇的烧烤。

提前腌制好的羊肉猪肉串成大串儿,在火上烤,烤得滋滋冒油后加上辣酱和特意寻来的西部小众佐料孜然,烤得是香气四溢。

这烧烤确实是叫康平开了眼界,他当时一听说烧烤只觉得他们店可以专门引进这道菜做招牌菜,再改良一下口味,走精良路线,绝对能俘获上层食客。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周大白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这本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并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51章 再次求程云朔,写了512661字!

书友评价

真是新娘新娘,新的亲娘。女主嫁过来,世子妈的戏份都少了,成了女主阶段性胜利的颁奖NPC。 世子是个什么破篓子,人家筛查出来不要的幺蛾子,都被他装回去了。说下预感吧,阿若会因为世子不和他圆房,一直闹腾,然后出个意外或使个手段,圆房了,怀孕了,世子觉得自己不忠贞了,冷落阿若了,然后阿若开始听女主话了。

文笔极好 是我看过的同类小说里面最好的了

我只能说,我看这么久了,作者你是一点真心评论不看,全去看那些阅读不超过三十分钟的评论了[捂脸]全文就是高开低走

热门章节

第169章 不准罚阿若

第170章 求签

第171章 请御医

第172章 还是杜若有本事

第173章 边关老家来人

作品试读


“你也嫌弃我了?!”

“我不是嫌弃你,难道你不想跟我光明正大走出去,听到别人认真介绍你?”

“所以你叫我做你妾!”邢代容红着一双眼睛恶狠狠怒瞪着他,“程云朔,你混蛋不混蛋!”

“代容,”程云朔长叹一口气,“我依旧向你保证,此生此世,我只爱你一人。”

“呵呵,呵呵呵!”邢代容冷笑的看着他的保证,“那你把陆令筠休了,名正言顺的娶我啊!”

她这话落下,只叫程云朔脸色一黑。

休陆令筠,绝不可能。

且不说陆令筠未犯一条七出,他没法休她。

就是休了陆令筠,凭邢代容的身份也不可能做侯府的世子夫人。

再就是,程云朔打心眼里认可陆令筠。

陆令筠做的事,桩桩件件,他都信服。

若说主母之位,除了她,不可能有别人。

“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把她休了娶我,那也名正言顺啊!你现在就去把陆令筠给休了!”

程云朔脸色一冷,皱眉道,“代容,你不是跟我说过,你和我在一起根本不在乎名分吗?”

“所以你叫我做妾!”邢代容怒极反笑,“你还说自己不是骗子!”

“代容,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程云朔还在耐心哄着。

“除非你现在把她休了,别的我一概不听!”邢代容捂着耳朵,蒙起被子,重新躲回被窝。

程云朔看她这油盐不进的样子,长叹一口气出了屋。

今夜,他没去秋香院,就在摇光阁的书房里睡了一整夜。

第二天去看了一眼邢代容,得到的还是她一样的话,想了想,便出门当值去了。

他离开侯府之后,邢代容从屋里出来了。

“邢姑娘,你起来了?”秋葵见她出来,不免松了口气。

刚想上前问问她怎么样,就见她大步往外走。

“邢姑娘,你去哪里!”

“陆令筠那儿!”

邢代容怒气冲冲的去陆令筠的院子。

秋葵听到这儿,只觉得冷汗涔涔,我滴个亲娘,她又去主母院子干什么啊!

陆令筠在院子里浇花。

她近来养了一大盆花,不同类型的花不同类型的美。

刚浇到刚寻来的夜昙花时,邢代容直接闯了进来。

“邢姑娘,你干什么啊!”

“我们还没通报!”

小薇几人跟着邢代容一起进来,见到她来,陆令筠将水壶一放,“邢姑娘来了。”

“少假惺惺!”邢代容一脸愤怒的瞪着陆令筠,“全府最可恶的人就是你!”

“我又怎么得罪你了?”陆令筠淡定微笑的看着她。

“你为什么一定要嫁过来!”

陆令筠好笑的看着她,“邢姑娘,你问了我好几遍这个问题,那我再回你一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是经过三媒六聘,十里红妆抬进侯府的。”

“你根本不爱程云朔,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我不懂你说什么。”

“我说你没了男人你活不了了吗!”邢代容歇斯底里大喊。

她经过一晚上想通了,她的敌人不是秋菱,是陆令筠!

若不是她占了主母的位置,程云朔怎么会叫她做妾!

程云朔不肯休妻,她就来说,让她滚蛋!

“你真是放肆!还不来人把她拿下!”霜红经过这段时间历练,有了眼色,叫人把邢代容抓起来,都这个样子了,还惯着什么!

而这时,陆令筠轻轻摆摆手,叫所有人退下,她看着愤怒中的邢代容,依旧淡然微笑道,“邢姑娘,你说我没了男人活不了?”

“难道不是吗?你既然都不爱程云朔,为什么一定要霸着这个位置!你们这个时代的女人能不能有点尊严!”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什么事呀!”

“邢姑娘她病倒了!”

邢代容发了烧,冷战中的两人立马和好了。

程云朔衣不解带的照顾了她一晚上,第二日还请假了金吾卫的差事,在家全心全意照顾她。

经过上一次大闹,邢代容性子转变了不少。

一改之前的嚣张轻狂,再不跟他肆意发脾气,对着程云朔温柔了许多。

这叫程云朔不禁心疼,想到之前对她做的那些冷待心里就愧疚,更加温柔对她。

可两人中间到底是隔了些什么,大家都不挑明,就当揭过,这般和好下直叫两人感情空前的好了起来,听得摇光阁的人说,程云朔现在把邢代容当手心里的宝疼。

任谁都不能欺负了她。

陆令筠对此倒是无所谓。

孩子是谁生出来的对她都一样,反正孩子都是记在她名下养。

邢代容与别的女子不一样,可她生活的时代和所有人都一样,她改变不了大局。

陆令筠觉得她若是能找得准自己位置,她一点不介意喝她一杯妾室茶,给她一个体面的姨娘待遇。

到底,她和邢代容秋姨娘所争的东西不一样,她要的是整个侯府后宅,她们抢的是男人。

邢代容也好,秋姨娘也好,在她眼里都一样,她们从来不是她敌人,只是她棋子。

听着邢代容病了,她还差人给她送去大夫和药品。

她不急,秋姨娘却急得要命。

主母说近期有福运麟儿降来,这从她肚子里出来跟从邢代容肚子里出来是不一样的。

她只是姨娘,还没有主君恩宠,再连个孩子都没有,时间长了根本没法在侯府立足。

她天天瞧着摇光阁的动静,恨不得直接过去抢人,可她心知这没用。

她又不是邢代容,一个眼神就能把男人勾走。

一晃三天,摇光阁里甜如蜜,秋姨娘心急如焚。

今儿总算是寻到程云朔带着邢代容在院子里溜达,秋姨娘忙露脸的凑上去。

“世子。”

“秋菱姐姐。”程云朔见着她,冲她点点头。

秋菱这段时间一直陪他,两人关系亲近了不少,就算程云朔再没跟她同房,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刻意疏远冷对。

到底都是曾经亲密服侍过自己的人,能一起好好生活,程云朔是觉得再好不过。

程云朔对自己的态度叫秋菱眼前一亮,更叫秋菱意外的是邢代容对程云朔这态度,没像以前一样炸开锅。

邢代容只是微微皱眉,也不跟秋菱争风吃醋。

见此,秋菱大胆的迎上去,“邢妹妹,你身子怎么样了?”

“谁是你妹妹。”邢代容睨了她一眼,极为不耐烦道。

不闹腾归不闹腾,决计是不可能跟秋菱好脸色的。

秋菱看到这儿就知道邢代容还是个醋罐子,性子变了里子还没变,她心里已然有了个主意,她上前刺激着,“咱们都是侯府伺候世子爷的,就算妹妹在府里没有名分,也总归是姐妹。”

果不其然,邢代容听到这句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你有完没完!”邢代容压着怒火。

秋菱顿时两眼委屈,“世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还是该给妹妹一个在府里的名分,也好叫我们互相照顾。”

给个名分?!

这不就是往邢代容头上跳吗!

再一再二又再三,加上那茶味十足,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发现你就是一个绿茶婊,人家好好走着你非要舔个脸上来找骂,我都不搭理你了,你还这么贱干什么!非得惹人骂你你才痛快吗!”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男声清朗,光听声音就知是一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只是语气全是冷漠和不耐。

她温顺的颔首点头,“妾身陆令筠。”

“我不管你叫什么,你只是我母亲娶回来的,不是我娶来的。”

面前男人的声线依旧冷硬,就连红盖头都没给陆令筠揭开。

陆令筠盯着面前的红靴子,没半点异常的应了一声,“嗯。”

“我这辈子都不会接纳你,你别想在我得到什么!”

陆令筠:“嗯。”

“我绝不会碰你,更不会跟你生孩子!”

陆令筠差点要笑出来,“嗯。”

她这般乖顺,只叫程云朔那强硬的气焰敛了敛,想要再发出的怒火都停了停,再发脾气都显得是他无能。

说到底,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他不愿意娶陆令筠,陆令筠也没有愿不愿意的选择。

他没法拒绝父母,陆令筠也没有办法。

今儿若是娶个脾气差的,与他顶撞几句,他今夜便有足够的理由与她撕破脸,拂袖而去。

可陆令筠这般好脾气,一点都不违逆他,叫他一时间再难与她发难。

但叫他今夜接纳陆令筠,这是万万不可的。

程云朔久久的盯着她,转了转语气,朗声道。

“我已经答应了代容,此生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我绝不会再接纳其他女人,日后你若是安分一点,便是这府里名义上的世子夫人,我也给你几分脸面,若是不安分,别怪我不客气!”

陆令筠耐耐心心听完他的话,再应了一声,“好。”

这一声,应的陆令筠是心满意足。

因为,她要的便是如此。

陆令筠心间傥荡,语气谦逊恭顺,只叫程云朔眉头紧了紧。

他更加仔细的看着面前安安静静的红盖头,半晌,道,“我不会在你这过夜,这是我答应代容的,盖头你自己揭了吧!”

说罢,他拂袖而去,头也不回。

大婚当夜,新郎落下一堆警告就直接走了,这已然是摆明了新夫人不得宠。

可陆令筠知道,她这开局已经是赢了一大招。

上一世,陆含宜嫁进侯府。

程云朔依旧如此,陆含宜那被娇惯着的性子当夜与他大吵大闹起来。

新婚夜婚房摔碗砸盆,程云朔顺势与她彻底撕破脸,事后秦氏问责,他都有缘由底气责骂陆含宜是泼妇,叫唯一能给她撑住腰的秦氏也没那么足的底气。

三日后的回门程云朔摆脸子使脾气的不去,秦氏没招。

而她就不一样了。

她可不曾刁难程云朔,叫他为难,程云朔仍旧走了只叫他在她面前气势都多两分亏欠。

秦氏那边的好感和底气更能拉满。

这个家里,她要攻略拿下的人从来不是程云朔,而是她婆婆秦氏。

“收拾一下,准备睡吧。”

陆令筠自己揭下红盖头,伸了个懒腰,对着屋里大气不敢出的众人们道。

次日一早。

新郎大婚当夜不在新房过夜的消息已然传遍了全府。

还有一则花边热点。

程云朔直接去了爱妾代容那里,还被代容闹了半宿。

据说程云朔哄了她一夜,才将爱妾哄好。

陆令筠在梳洗时听着芷染传来的消息,不由好笑。

“小姐,你怎还笑......”芷染那个替她生气呀。

陆令筠看着铜镜里芷染那气鼓鼓的模样,摇了摇头,她目光落在后面春杏春禾身上。

“芷染,等下你留在屋里,春杏,你陪我去给公婆奉茶。”

芷染从小陪在她身边,是一心为她好,但同样太过上心了。

看到她受委屈,第一个跳出来,上一世,在李家那种被兄嫂压得死死,处处被人使阴招还不好叫人发难,芷染那直爽性子直接说出来很有用。

可在侯府这儿,完全没必要。

事儿都在明面上,她的人太跳,反而叫秦氏烦。

她得调整调整她身边的人,把芷染派出去。

“小姐......”

芷染一听陆令筠不要她跟着,立马红了眼睛。

“行了行了,你在屋里给我清点库房,这事儿更重要,懂否?”陆令筠给她一个眼神,芷染那简单的脑子立马止住了。

对对对,如今小姐身边就她一个真正自己人,家里的东西还要人看着。

“是,小姐!”

一旁被点名的春杏也施施然欢天喜地站出来,“是,少夫人!”

“安嬷嬷,你也跟着我去吧。”陆令筠扫了一眼两个嬷嬷。

“少夫人,还是让老奴跟着吧,昨儿您在侯府受了天大的冤屈,侯府这般欺人,就是完全不把您和陆家当回事!这件事老奴一定得为您讨个公道啊!”万嬷嬷插嘴道。

陆令筠淡淡瞥了她一眼,“万嬷嬷,我受了冤屈家中长辈不委屈?一口一个不把当回事,说得是家中长辈欺我,你存的什么心思?”

万嬷嬷听此脸色一变。

陆令筠继而道,“万嬷嬷,你是娘家跟我嫁进来的,我知你是怕我受委屈,可我们进了侯府,侯府便就是我们家,在自己家,有事便说事,哪来那么多不当回事,你说是不是?”

万嬷嬷这时已经不敢再顶嘴,再说一句那不就是假意护着陆令筠,而是挑拨两家关系了。

她忙点头,“是是是。”

“你在屋里拾掇拾掇,安嬷嬷,你跟我走吧。”

“是,少夫人。”

陆令筠领着春杏和万嬷嬷离开。

宁心院,秦氏的院子。

“她当真这么说?”

“是的,夫人。”秦氏身边的嬷嬷满眼赞许。

陆令筠还没来,她早上在屋里说的那些话就传进了秦氏耳里。

秦氏在听到陆令筠那句不是长辈欺我顿时眼睛一亮,她捻着手上的祖母绿佛珠不由点头,“这还真是个懂事识大体的孩子。”

这时,屋外传来丫鬟声音。

“夫人,少夫人来奉茶了。”

秦氏直接起身,“快快让她进来。”

陆令筠领着人进屋,迎面秦氏直接向她走过来。

“母亲。”

陆令筠想行礼,秦氏一把握住她的手。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

秦氏直接摸上她发鬓,满目长者怜爱的看着她。

一开始,她对陆令筠只有三分喜爱,更多的是她对媳妇的敬重,今儿这正式见面,她已然是带着些真心疼爱她。

这儿媳妇,明达知事,懂礼恭顺,比她期望的好上太多。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