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疯批上司的心尖宠主角(裴月席砚琛)

疯批上司的心尖宠主角(裴月席砚琛)

高贵狂野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席砚琛是只手遮天的商界传奇,俊美如斯,杀伐决断。人人都说,裴月见了席砚琛,就像老鼠见了猫。但男人却在外放肆宣扬,“她才不怕我,她说要养我的时候,嚣张的很。”裴月是怕过他,因他们的身份,为他们的周身围上了的囚笼。没人知道,她其实与他初见时,就对他暗里着迷,并野心滋生——她要夺走他的心。

主角:裴月席砚琛   更新:2023-03-19 10: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月席砚琛的女频言情小说《疯批上司的心尖宠主角(裴月席砚琛)》,由网络作家“高贵狂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席砚琛是只手遮天的商界传奇,俊美如斯,杀伐决断。人人都说,裴月见了席砚琛,就像老鼠见了猫。但男人却在外放肆宣扬,“她才不怕我,她说要养我的时候,嚣张的很。”裴月是怕过他,因他们的身份,为他们的周身围上了的囚笼。没人知道,她其实与他初见时,就对他暗里着迷,并野心滋生——她要夺走他的心。

《疯批上司的心尖宠主角(裴月席砚琛)》精彩片段

裴月舔了舔发麻的唇,连忙换了称呼:“席总裁,您......怎么突然吻我?”

“我睚眦必报。”男人道,“报昨晚你亲我的仇。”

裴月心脏狂跳,“可昨晚,你还......”

男人轻笑,“我还怎么了?”

裴月别开了头,不好意思说。

席砚琛把她的脸又给板正,“嗯?我怎么了?”

裴月被迫与男人对视,捕捉到了他幽黑凤眸里的邪魅妖冶。

故意提及昨日,就是在释放暧昧的信息。

裴月有点心猿意马,抬手大胆的盖住了男人那双欲念涌动的眸子,低声说,“昨晚我喝多做了傻事,那席总裁是出于什么心情,对我下了手的呢?”

“昨晚您的种种行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就像从未认识过您一样。”

话似乎说的见外,但又明显在帮助他一起回忆昨晚的旖旎。

不过是欲拒还迎罢了。

此间的气氛,就像那雕栏玉彻中郎有情妾有意,但分不清这情与意,究竟几分真几分假。

席砚琛抬手从眼前拿来她的手,动作极为缓慢地摩挲着她的手指,唇角勾起的淡淡弧度,不答反问,“你所谓的大开眼界,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裴月心脏狂跳,他的掌控力很可怕,从各个方面。

她悄悄咽了咽,口是心非:“不喜欢......”

突然,车突然猛地刹住了,并时还传来了席骁的叫嚷:“裴月!”

而车内,探头在裴月面前说话的男人顺着车停的惯性,贴在了裴月的身上,唇碰到了她的脸颊。

在裴月心跳近乎骤停时,男人却微微侧头,不顾席骁步步紧逼,又一次吻上了她的唇!

裴月先是一愣,然后开始推搡!

席骁那种疯批,有理智的时候会懂得审度形势,惧席砚琛这个少家主几分,但如果冲动上头,就和疯狗似的,天王老子也拦不住。

她还不想死!

可席砚琛也向来不是吃素的,她越推,他吻的越放肆,在她的双膝也开始挣扎时,男人突然往下......

霎时,脖颈间蔓延出钻心的疼,待那疼痛逐渐麻木后,席砚琛才放开了她。

裴月瞳孔地震,拿出手机打开相机照了照,脖子右侧赫然一个紫红色的暧昧痕迹!

这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裴月心慌意乱的拽衣领想要遮住,而男人却直接降下了车窗。

席骁已经过来了,裴月来不及遮住,便把头埋在了膝盖上,然后为了逃避心虚,开始假哭。

席骁走了过来,与席砚琛对上了视线。

但马上席骁就把目光放在了裴月身上,身材娇小的女人伏着身子,不肯抬头,肩膀还在轻轻耸动。

这一刻,席骁那双充满暴怒的眸子平息了。

他清楚的记得,裴月刚出现在他生活里的那一天。

她穿着一条黑色的裙子,墨发上戴着白色的发夹,那是悼念她父母的装扮,却依旧盖不住她青涩动人的美。

说实话, 见到裴月的第一眼,他内心是悸动,是明媚的。

但很快,这种雀跃就完全消失殆尽了。

眼前的美丽姑娘是利益的交易品,抱着清晰的目的要做他以后人生的陪伴,甚至还知道他因车祸有了隐疾。

那一刻他的悸动、明媚,甚至是尊严,全部化为了泡影。

过去他本无所谓家族的利益争夺,更恨多此一举的父母,只是当他满脸的恨意被裴月看见,让她那张漂亮的脸也生出畏惧后,他有了一种奇怪的满足。

后来的九年里,他每每情绪烦躁,不能控制自己搞破坏的时候,父母总会派裴月来安慰他。

她低声下气,温柔耐心的样子让他很舒服,可是又一想如果不是他的父母胁迫,她也不会对他好,就很生气。

他伤害过她很多次,她不敢忤逆他与他的父母,只能忍着找个地方偷偷地哭。

每次发现她哭的委屈,他都会愧疚。

今日,是他第一次在人前扇她巴掌。

他从未那么难受愤怒过。

裴月是他的人,竟然背着他和其他男人苟且!

可是现在,看她委屈的样子,他心里又......

在他走神时,席砚琛低沉冷漠的开了口:“做什么?”

席骁的喉结滚了滚,没有看席砚琛,而是对裴月道,“我现在冷静了,裴月你下来我们谈谈。”

裴月的肩一僵,“不去,有什么要说的骁少可以给我发邮件,我有时间了会回复。”

“裴月!”

席骁的脾气又来了,一是因为她拒绝,二是因为她对他的称呼生分了,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是生疏的,是生气又焦虑的。

但看席砚琛还在身边,他压住脾气,说:“你要从我名下撤走,还有在签订新的协议之前,我们两个的账得先算清楚!”

算账?

席骁虽疯,但也很有能力,如果让他来和她算账,一定会给她折腾出更多的欠款!

就在裴月气的不得了的时候,突然背部被一只温热的手掌轻轻的拍了拍,就像记忆里小时候被父亲安慰一样。

本来装哭的裴月,泪腺倒真酸了。

同时,席骁也露出了错愕。

席砚琛轻拍裴月背部的举动,看起来温柔的要命。

男人敛起那双狭长墨澈的凤眸,淡凉地道,“既然要算账,那就带上你的团队,去集团总部。”

席骁又看向裴月,“既然都要去总部,那你把裴月给我放下来!”

席砚琛眉梢一扬,把隐私挡板收了起来,对助理道,“走。谁再挡路,直接撞过去。”

席骁被这句话又挑起了怒火!

纵然席砚琛也有血性,但少家主的身份可以让他在宁都翻云覆雨,也会限制他做很多事!

“你敢!”席骁叫嚣一声,快走几步拦在了车前!

但下一秒,只听“砰、呃”的两声,裴月震愕地抬起了头,便看到席骁被车撞出了一道抛物线,狠狠摔在了地上,难以起身。

而席砚琛却慢条斯理地又点了一支烟。

车从席骁身边经过时,席砚琛把拿烟的手伸出去,烟灰飘在了席骁的脸上。

车内的男人微微歪头,长眸睥睨,“席骁,你别以为,所谓少家主的身份,能困住我。”

“不妨给你透露个秘密,我在守护一份至宝,为了那份至宝可以腾焰飞芒,任何事,我都敢做。”

言毕,车扬长而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