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小姨请自重

小姨请自重

山外小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江南母亲早亡,他自出生起就跟随两个师娘生活在山上。这几年来,两位师娘传授给了他毕生所学,如今江南看似与寻常少年无异,其实一身技艺早就出神入化!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位师娘狠心放他下山去历练,就这样,江南带着一份婚书,来到了花花都市。他要去找其他七位师娘,美好的小日子就在不远处招手!

主角:江南,苏小冉   更新:2022-07-16 03: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南,苏小冉 的武侠仙侠小说《小姨请自重》,由网络作家“山外小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南母亲早亡,他自出生起就跟随两个师娘生活在山上。这几年来,两位师娘传授给了他毕生所学,如今江南看似与寻常少年无异,其实一身技艺早就出神入化!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位师娘狠心放他下山去历练,就这样,江南带着一份婚书,来到了花花都市。他要去找其他七位师娘,美好的小日子就在不远处招手!

《小姨请自重》精彩片段

牛家村一栋孤零零的院落外。

一名光着膀子的少年,被人五花大绑,倒吊在歪脖子老槐树上。

“说!到底有没有偷看张寡妇洗澡!”

树下站着两名美女,其中一位穿着牛仔热裤,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晃得人眼睛生疼,上身则穿着件紧身迷彩小背心,将完美的S型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

这位如同军训教官打扮的美女,手里握着一根足有三米多长的牛皮鞭,正神色严肃的审问着被倒吊在树上的少年。

少年名叫江南,面对美女的审问却一点都不害怕,甚至嬉皮笑脸的回答道:“三姨,我真没偷看张寡妇,就她那松松垮垮的身材,哪能跟您比,我就算要偷看,也是看您和二姨啊。”

没错,树下站着的两位美女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二姨洛云初和三姨李佳妍。

因为这小子偷看张寡妇洗澡被人抓住现行,才把江南吊起来教训。

她们跟江南的母亲是义结金兰的姐妹,打从十几年前江南的母亲死后,二人便把他带到了牛家村,将他抚养长大。

李佳妍挥舞着皮鞭,似笑非笑的问:“照你这么说,我和你二姨洗澡的时候,你小子也有偷看过?”

“没有,绝对没有这种事!”江南赶紧铿锵有力的表态,眼神却偷偷瞄向二姨,小声嘟囔道:“就算偷看,也是偷看二姨,跟你有什么关系……”

“什么!你个小混蛋是说我身材不如你二姨好?!”李佳妍瞬间大怒,侧头看向二姐洛云初。

洛云初倒是没什么表情,一身素白的长裙,心中暗暗得意的说道:“本来就是。”

论身高,她比李佳妍高半个头,将近一米七五,论气质,她丝毫不比那些女明星差,言谈举止更像个大家闺秀。

这时江南也嘿嘿笑着评价:“对,你没二姨大。”

李佳妍看了看自己的上围,又望了望二姐洛云初,咬牙切齿的说道:“臭小子,我看你就是欠抽!”

“别看啦,如果二姨是柚子,你顶多是个苹果,根本没有可比性。”江南挤眉弄眼的笑着,丝毫没把三姨的威胁放在眼里。

李佳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凶巴巴的说道:“本来今天没拜关二爷,老娘不准备跟你动武,可是你非要找抽,就别怪三姨下手没轻没重了!”

说完高高举起牛皮鞭,啪的一声脆响,用力抽在了江南背上!

“让你说我小!我让你说!”

啪!啪啪……

雨点般密集的鞭子持续不断的抽在江南身上,可他并没有发出半声惨叫,反而很欠揍的问:“三姨,你是不是没吃饭啊?我在咱家后厨的笊篱下面,给你留了两个木瓜,很补哦~!”

“气死我了!补你个大头鬼啊!”

持续几百次的疯狂抽打,牛皮鞭不堪重负的断成了四截,连江南的裤子都成了破布片,可他身上却连半点伤痕都没有。

这一幕把李佳妍和洛云初都看呆了,这小子也太抗揍了吧!

忽然间,李佳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讶的问:“你…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已经进入铜皮铁骨境了?”

她心中带着狂喜,恨不得马上印证自己的猜测。

江南也没让她失望,嘚瑟道:“嘿嘿,用了足足八年才到铜皮铁骨,资质愚钝,给三姨丢脸了啊,哈哈哈……”

李佳妍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要知道她从小学武,练了足足二十多年都没到铜皮铁骨境,而这小子一边学医,一边练武,又偷奸耍滑,又调皮捣蛋,没想到才仅仅八年,就反超自己这个师父了?

还有没有天理了!

洛云初也很吃惊,但却冷哼一声道:“怪不得你有恃无恐,越来越胆大妄为!既然你已经铜皮铁骨,刀剑难伤,那不妨尝尝我最新配置的化骨散的滋味!”

说罢小手一抬,一股白色烟尘从她袖子里疯狂涌出,朝着半空中的江南飞去!

这噬心穿肠散是她手中最厉害的毒药,刚才洒出的分量,足以把一头大象腐蚀成白骨!

当然,以这小子铜皮铁骨境的体魄,断然不至于下场那么惨,只是会皮开肉烂吃些苦头罢了。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江南居然呸呸呸的吐着嘴唇上的毒粉,说了句让她也惊掉下巴的话。

“二姨,别白费功夫了,这招对我没用,早在去年我就把你那本万毒经学完了,现在已经是万毒不侵之体,就算再给我灌五斤砒霜都不好使,哈哈哈!”

洛云初:“……”

扭头看了看李佳妍,也是一样震惊错愕的表情。

铜皮铁骨,外加万毒不侵之体……

天呐,大姐生的这个儿子莫非是个妖孽?


十几年来,洛云初和李佳妍把自己的看家本事都教给了江南,眼看徒弟已经超过师父,简单的皮鞭教训已然失去作用。

在两女无可奈何的目光中,江南一个鹞子翻身,便向上伸手抓住了捆在脚上的绳子,轻松解开从树上跳了下来。

看着身上比乞丐还破的裤子,他笑眯眯的调侃道:“二姨三姨,以后再想看我身体何必这么麻烦,我脱给你们看不就完了?”

“呸,你小时候每次都是我给你把尿,早就看腻了。”李佳妍仍旧没从震惊中走出,没好气的揶揄道。

江南厚着脸皮凑过去,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促狭的望着她的眼睛问:“三姨,你老实交代,当年有没有逗过我兄弟?”

“呵呵!”李佳妍递给他一个你自己猜去吧的眼神,转身离去。

这种话江南可不敢跟二姨说,从小他就知道二姨性格比较冷清,而且身上藏了不知多少剧毒,一不小心就会着道。

只会抡鞭子打人的三姨,自然跟他关系最好。

可是二姨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江南愣在了当场。

“是时候让你离开牛家村了。”洛云初平静的说道。

“二姨,啥意思?是不是我偷看过你洗澡,惹你生气了?”江南惊慌失措的问。

他从小在牛家村长大,这里有他熟悉的一切,他不想走。

见二姨不说话,江南心急的向没走远的李佳妍喊道:“三姨,你快帮我求求情啊,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洛云初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牛家村太小了,容不下你,你应该去外面的世界闯荡闯荡,一会儿就收拾行李滚蛋吧!”

江南眼珠子一转,嬉皮笑脸的问:“那……二姨让我去哪儿啊?”

他虽然对外面的花花世界心神向往,可惜外面的世界再好,也没有二姨三姨陪在身边安心。

“去临江市,你六姨那里。”洛云初神色落寞的说道:“正好你母亲生前给你订了一桩娃娃亲,也在临江,顺路去看看那女孩子合不合心意。”

“啊?娃娃亲?”江南惊讶的问道:“我才高中毕业呢,结婚会不会太早了点?”

这时李佳妍也走了回来,笑着打趣道:“怕什么,又不是让你现在就娶媳妇。再说你不是还要去临江读大学吗?校园里的小姑娘多的是,不比村里的张寡妇漂亮多了?”

上个月江南刚参加完高考,为了时常回来看望二姨三姨,就报填了临江大学作为第一志愿,结果当然是轻松录取。

原本还有一个多月才开学,他还想留在村里继续玩一阵子,哪想到二姨居然要赶自己走……

不过,三姨刚才说的话好有道理,校园里的美女当然比张寡妇好看,只是肯定没二姨三姨好看!

回到家里后,江南路过镜子时,看到自己身后露着半边屁股,赶忙说道:“那个,我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趁着江南离开的功夫,李佳妍满脸不舍的问:“二姐,真要送他去六妹那里?”

“牛家村这种小水洼,养不出翻江倒海的龙。”洛云初面色沉静,仿佛自说自话回应道:“让她去老六那里学学经商赚钱也好,省的他在村里跟那些村痞流氓学坏。”

“也是,村里那些野丫头,可配不上咱家江南。”

李佳妍说完,面带担忧的感叹道:“只是……希望这小子能低调点,别被他们发现了。”

洛云初沉默了片刻,目光坚定的说道:“放心吧,他们绝想不到大姐还留下了血脉,只要给江南足够的成长空间,将来那些人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到时大姐的大仇就有希望了。”

两人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同时陷入了沉默。

殊不知江南早把她们的谈话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朵里,只是他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嬉皮笑脸的问:“二姨三姨,你们在聊什么呢?”

洛云初冲李佳妍使了个眼色,后者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微笑着说道:“在聊你那个娃娃亲的事。”

“啊?这有什么好聊的。”江南志在必得的说道:“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可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瞧把你能的!”这回李佳妍难得没拍他后脑勺,而是没好气的训斥道:“你还想学韦小宝,娶一群老婆呀?”

“不行吗?得不到就下药,二姨的本事可不能在我手上埋没……哎呀二姨别拧,我错了我错了!!”

洛云初大力拧着江南的耳朵:“教你用毒的本事,不是让你去嚯嚯小姑娘的!让我知道你去祸害普通人,绝不饶你!”

江南揉着通红的耳朵,赶紧说道:“嘿嘿,我刚才是说着玩的,外面的小姑娘哪有二姨三姨漂亮,就算下药……三姨,快放下拳头,有话好好说……”

李佳妍冷哼一声,催促道:“就知道臭贫,赶紧收拾东西下山,我跟你二姨要去山上采药,就不送你了!”

其实江南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几件简单的换洗衣服,都没装满半个旅行包,其次就是一部崭新的手机,大学录取通知书,两张写有地址的纸条,以及他在包里夹层发现的一根手指粗细的金条。

不用说他都能猜到,肯定是三姨偷偷塞到他包里的。

虽然从小到大三姨揍他最狠,但也是最疼他的,这不禁让他有些惆怅,这一去,恐怕很长时间都见不到二姨三姨了。

半小时后。

望着山间小道上那个年轻的背影,两个美女久久凝视无语。

看到李佳妍牵挂的目光,洛云初轻笑道:“你若不放心,可以暗中跟着。”

“算了,臭小子都铜皮铁骨境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李佳妍自嘲的笑了笑:“但愿他能顺利成长起来,亲手替大姐报了血海深仇,让大姐在九泉之下能够安息……”

“等大姐大仇得报,我们姐妹九人怎么办?难道真给大姐做儿媳妇?”洛云初神色复杂的问,像是在问李佳妍,也是在问自己。

李佳妍脸色一变,沉声提醒道:“二姐,别忘了咱们姐妹九人在大姐坟前发下的毒誓!”

她话音刚落,下方半山腰的牛家村里,突然锣鼓声天,响起了阵阵鞭炮声和欢呼声,那场面简直比过年还热闹。

洛云初:“……”

李佳妍:“……”

江南小混蛋这是造了多少孽啊!


开往临江市的火车上,江南双手抱在胸前,正闭目养神。

回想起在山脚下听到的鞭炮声,他就心里暖呼呼的。

乡亲们真是太热情了,看到他下山离去,居然还放鞭炮欢送。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发现对面竟然坐着一个大美女。

这美女估计是上一站刚上来的,留着一头浅棕色的长发,宽领露肩T恤,刚好露出了傲人的事业线。

下身则是条到黑色短皮裙,两条雪腻的大长腿交叠在一起。

精致的瓜子脸,弯弯的柳叶眉,一双桃花眼仿佛会说话似的,只怕所有男人看到她,都想跟她深入交流一番。

此时苏小冉正在照着小镜子涂唇彩,面带对自己相貌极为自信的微笑,

忽然间,她发现对面的男人正在盯着自己的大腿猛瞧,在打量了江南几眼后,立刻换上一副凶悍的表情呵斥道:“看什么看!乡巴佬!再看戳瞎你的狗眼!”

城里的女人这么凶吗?看看都不行?

可惜这点威胁根本吓不到江南,他嬉皮笑脸的反问了一句:“咋滴?穿成这样还怕人看啊?那你穿条裤子不就完了?”

“切!要你管!你个臭吊丝,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苏小冉翻了个白眼,赶紧调整了一下坐姿,改朝过道方向,似乎看一眼江南都觉得恶心。

她和江南同坐在靠里面的座位,在挪身体的时候,膝盖碰到了坐在身旁正在打瞌睡的中年大叔,随后大叔悠悠转醒,问了句:“到站了吗?”

“没呢大伯,还早呢。”

苏小冉贴心的帮大叔把盖在身上的大衣重新裹紧,但此刻大叔却没了睡意,看到坐在斜对面的小伙子在好奇的打量着自己,便随意搭讪道:“去哪儿啊小伙子。”

“临江市。”江南如实回答。

苏振勇感慨道:“临江是个好地方啊,看你的年纪,是在那边上学?”

“嗯,刚被临江大学录取。”

“不是九月份才开学吗?现在才七月底,你这么早过去干什么?”苏振勇好奇的问。

江南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妈给我定了桩娃娃亲,女方家里也在临江,想顺便去看看那姑娘好不好看。”

这时苏小冉突然轻蔑的笑了起来:“这乡下出来的癞蛤蟆,品种就是不一样呢,竟然还想吃城里的白天鹅,再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呢,真是可笑!”

“小冉,你怎么说话呢!”苏振勇板起脸教训了一句,随后对江南解释道:“小伙子别介意,我侄女口直心快,但心地不坏,咳咳咳……”

好在江南不想跟她一般见识,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苏小冉看到大伯咳嗽起来,连忙从随身小皮包里抽出纸巾递过去,随后便看到大伯咳出了一小滩血,吓得她惊呼道:“大伯,怎么办呀,万一我们找不到那个张神医……”

看到苏小冉要用纸巾去擦那大叔嘴角的血迹,江南立刻出声提醒:“千万别碰到血!”

说着便伸手去拉她的胳膊。

“滚开,别碰我!”苏小冉转身试图甩开江南的手,却发现这家伙抓的很紧,情急之下立刻伸腿去踢江南:“你个乡巴佬,不知道自己有多脏吗?快把你的爪子拿开!”

这时,苏振勇有气无力的说道:“听他的,别碰我的血,有毒!”

“啊?”苏小冉吃惊的愣住,最终选择了听信大伯的话,旋即又看了看被江南抓过的胳膊,立刻嫌恶的用纸巾擦拭了起来:“噫~恶心死了!”

被连番羞辱,饶是脾气再好的人也受不了。

江南脸色阴沉的说道:“本来我还想帮你大伯解毒的,既然你这么爱干净,你自己想办法吧!”

“切,就凭你?还解毒?我呸!”苏小冉反复擦拭着肘部被抓过的部位,冷笑着讥讽道:“一个土里土气的乡巴佬,你知道我大伯中的是什么毒吗?这可不是乡下赤脚医生能解的!”

江南自信满满的瞄了她一眼,开始侃侃而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大伯身上同时中了南疆血蟾、湘西花蜈蚣的毒,同时还有尸毒、灭魂散,以及金环蛇的神经毒素。”

“这五种剧毒刚好维持着一个巧妙的平衡,如果不懂毒理的人贸然出手解毒,就会打破这种平衡,让你大伯当场暴毙!”

苏振勇眼神精光绽放,急忙问道:“小兄弟,你知道如何解毒?”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对江南的称呼已经从“小伙子”变成了“小兄弟”。

因为江南说的全对!

他和苏小冉一直在被仇家追杀,前不久饭菜里被人下了剧毒无比的五毒散,刚好苏小冉来了大姨妈没胃口,而他却不幸身中剧毒,只能前往临江寻找一位张姓神医救命。

江南不屑的冷笑道:“这五毒散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苏小冉见他如此说话,马上催促道:“那你快给我大伯解毒呀。”

“凭什么?刚才你一口一个乡巴佬的叫我,现在又让我解毒?我咋那么听你话呢?”江南无语的问她。

如果不是有这个傻哔女人在,江南说不定就顺手帮这位大叔解了。

毕竟他已经练成万毒不侵之体,区区五毒散,不过是耗费一滴血的事。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既然口口声声说能给我大伯解毒,现在又不肯,那你充什么大尾巴狼呀!”苏小冉气呼呼的骂道:“我看你就是个骗子!”

“小冉,你住口,不得对小兄弟无礼!”苏振勇是个明白人,仅凭自己咳出的血,就能辨认出自己是中了五毒散,还把每种毒都说了出来,必然是个行家里手。

现在自己命在旦夕,如果挺不过去的话,以后就没人护佑小冉这任性的丫头了。

因此他郑重抱拳,对江南施了一礼,恳求道:“小兄弟,求你出手救我一命,将来我金陵苏家必有重谢!”

苏小冉见大伯竟然对江南弯腰行礼,急忙阻拦道:“大伯,你别听他瞎扯,这混蛋才高中毕业,懂个屁呀,我看他就是个大骗子!”

“我骗你钱了,还是骗你色了?”江南轻蔑一笑:“就你这种货色,就算脱光了爬我床上,我都得一脚踹下去!”

“你个臭吊丝!乡巴佬!神经……”

不等苏小冉骂完,苏振勇忽然举起手,啪的一声抽在了她的脸上,表情严肃而不容置疑的命令道:“马上给这位小兄弟道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