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王爷王妃她带崽虐渣惊动天下了

王爷王妃她带崽虐渣惊动天下了

我爱吃香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身为华夏特工组的神医,沐倾鸢在执行完最后一个任务后,竟然莫名其妙的穿越了,魂附到一个小包子的娘亲身上,开局就面临着被继母和继妹欺负的状况。想她堂堂一天才特工神医,怎么可能任由这些人欺负自己,至此,开启了逆袭模式,带着小包子走向了逆袭的巅峰人生路。途中意外救下一男子,此时沐倾鸢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会发生逆天转变……

主角: 沐倾鸢,沐于渊   更新:2022-07-16 04: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 沐倾鸢,沐于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王爷王妃她带崽虐渣惊动天下了》,由网络作家“我爱吃香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华夏特工组的神医,沐倾鸢在执行完最后一个任务后,竟然莫名其妙的穿越了,魂附到一个小包子的娘亲身上,开局就面临着被继母和继妹欺负的状况。想她堂堂一天才特工神医,怎么可能任由这些人欺负自己,至此,开启了逆袭模式,带着小包子走向了逆袭的巅峰人生路。途中意外救下一男子,此时沐倾鸢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会发生逆天转变……

《王爷王妃她带崽虐渣惊动天下了》精彩片段

“呜呜呜……不许你碰我娘亲!我娘亲还好好的呢!娘亲,你快起来啊!”

小孩子一下扑在沐倾鸢身上,不让那妇人接近。

妇人冷了脸色,声音也跟着冷冽:“哭哭哭,就知道哭!你娘要是没死,就赶紧起来干活!挨千刀的,一天天就病蔫蔫的,就像个丧门星!把我们家里风水都给弄坏了!”

小孩的哭声与女人的咒骂声不断在耳边缭绕,沐倾鸢忍不住皱眉。

怎么回事?组织里什么时候让小孩和这么不懂规矩的进来了?

“就是你!整天让娘亲干活,娘亲这才累着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家里这么多张嘴都要吃饭,你是喝西北风长大的么?”

吵死了。

沐倾鸢忍不住了,憋了口气,费力的睁开了疲惫的双眼。

蓦地,愣了。

目之所及,是残破的土墙,不少地方还嗖嗖冒着冷风;房檐也参差落了不少残缺,土灰扑扑的往下掉。

这是哪?

沐倾鸢不是这里的人,她属于华夏国07特工组特工神医官,在执行完生涯最后一个任务后准备休息时,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

“娘亲,你终于醒了!呜呜呜......辛辛以为娘亲再也......”小孩的哭声停了一下,哭得更凶了。

沐倾鸢无奈,正要撑起身子哄一哄小孩,却听熟悉的妇人的声音怒骂道:“没事了就滚下来干活!没空伺候你们两个丧门星!”

闻言,小孩哭声一噎,没了先前的果敢,缩着瘦小的身体往沐倾鸢身边靠,清澈的眸子里透着害怕。

沐倾鸢眉头皱起,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心里突然一悸,脑海中,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翻涌而来。

此时是大陈王朝,原身与她同名同姓,还是丞相府嫡女,不过从小不收宠爱。

宫宴后几个月,原身查出怀有身孕,丞相为保相府名声,让人将原主带到此处,并对外声称大小姐病重,去乡下养病去了。

如今已过四年,除却每年差人过来送银两之外,丞相府再无人问津,于是李桂兰夫妇大了胆子差遣她做苦活。

李桂兰还在那边骂骂咧咧,沐倾鸢眉心蹙起,不满地看向妇人:“你吓到小孩了。”

“不过是个野种,还吓到。”李桂兰更是不屑,“跟你一样是个懒货!”

她看向那小孩,凶神恶煞道:“赶紧给我滚出去给猪喂猪草去!”

见小孩没动,李桂兰‘啧’了一声,索性直接上手去扯,“耳朵是聋了吗!”

脑中闪过以往这妇人也是这般对待的孩子的场景,沐倾鸢眸色一沉,对准李桂兰手腕猛地出手辖制,只听‘咔嚓’一声,李桂兰的手腕脱臼,杀猪声也应声而起。

“啊——!”

疼痛感骤然而至,疼得李桂兰脸色煞白冷汗直流,身子不由自主的痉挛。

李建国一听,顺手抄起手边木棍,骂骂咧咧道:“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推门进去,李建国就看见沐倾鸢抓着李桂兰的手。

正想要上前,却见沐倾鸢扭头看来,那冰冷的目光似极具有穿透力,贯穿至全身,让他动弹不得。

沐倾鸢冷冰冰的盯着李建国,咧嘴一笑,伸出冻的皲裂的手,在自己的脖子处慢慢划过。

李建国吓得双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去。

这哪里是将死之人的目光?这分明就是地狱里的鬼的目光!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这死丫头三天没吃饭一直做苦力,累的半死不活,都喘不上气来。

明明应该已经死了,可这躺了一天,人就又活过来了。

看着动作,还挺有活力。

真特娘的不是个东西!丞相府不要就是对的。

李建国冷汗直流,只觉背脊发凉。

“你个傻婆娘,没事跟她角什么劲,醒了就行了,吃个饭就去干活!哪来的那么多的事!”

李建国不敢多待,趿拉着鞋子就往外跑。

李桂兰看着自己脱臼的手腕,正要说些什么,可对上沐倾鸢那双眼睛,也顾不得许多,跟着李建国就往外走。

一场闹剧结束,沐倾鸢这才拍了拍沐子辛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

沐子辛点点头,乖乖依偎在她身边。

沐倾鸢躺在床上,看着这破败的房子,脑子里满满的都是无奈。

原主怀有身孕,定然是有人故意陷害。

可如今丞相府不闻不问,想要回去犹如登天。

何况还有这么一个孩子。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如今最为要紧的,是赚钱,换个好一点的生存环境。

最主要的是,要脱离李桂兰的‘照顾’。

“咕噜噜——”

沐子辛一听,急忙从炕底下拿出一枚鸡蛋:“娘亲,你吃。”

李桂兰那么抠,还能让沐子辛给拿到鸡蛋?

不过眼下这具身体的确太弱了,确实需要大补。

沐倾鸢微微闭眼,起身下床,拿了刀子将鸡蛋一分为二,“你一半我一半,娘亲再带你去吃好吃的。”

小孩乖乖地点头,牵着沐倾鸢的手跟着往外走。

娘亲醒来后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可是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

不过娘亲对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

原身和孩子的房间是最小最破的一个房间,出去就是茅厕,味道难闻。

刚醒来时注意力不在这儿,还没觉出来,如今出了房间,那味道简直能把她给送走。

不过此时也不是说房间的时候,她得先让孩子吃饱肚子。

要去厨房,得路过夫妻俩住的正屋和堂屋。

此时夫妻俩正在堂屋坐着,面前还摆了一桌饭菜。

李建国正在给李桂兰包扎。

看到沐倾鸢牵着小孩往厨房走,李桂兰眉头一皱,声音陡然拔高,大声喝道:“你干什么去!”

沐倾鸢脚步一顿,索性带着孩子进了堂屋,然后看到了堂屋桌上摆着的丰盛菜肴。

说是丰盛,也只是比她和孩子吃的好些、新鲜些、量多些,绕是如此,那也是原主和孩子几年都享受不到的好吃的。

小孩也看到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见他这模样,沐倾鸢心疼不已。


“看什么看?!这没你们娘俩能吃的东西!赶紧滚出去干活去!一天天的好吃懒做,等着让全家都喝西北风么!”妇人瞪了两人一眼,整个人却不自觉的往后退与沐倾鸢拉开距离。

刚刚这个小贱人弄的她手腕脱臼现在还疼,回头还得去找李大夫瞧瞧。

又是一笔开销!

再看沐倾鸢跟沐子辛傻傻的站在这,李桂兰心里更加不乐意了。

“王婶儿,我看你是忘记刚刚的痛苦了。王叔,你是不是也想尝一尝?”沐倾鸢眸色一沉,带着冷意直勾勾的盯着两人。

李建国是个没脾气的,眼见着如此,当即就拉了拉李桂兰:“那个,也不是什么大事,孩子想要吃点,就吃点吧。”

毕竟丞相府那边的银子从来都没有晚到过。

李桂兰听到这话,不愿意的甩了手,“这么多嘴就指着你跟我两个人干活么?”

不过一个被抛弃的人,有什么可豪横的!

李桂兰嗤笑一声,算准了距离确定沐倾鸢不会扑过来,这才冷笑着开口:“你爹都不管你了,你还搁这儿装什么大小姐?赶紧干活去!”

沐倾鸢脸色一黑,声音沉如寒潭:“我叫你二人一声叔婶是敬你们年纪大,而非我怕你们。我是不是被抛弃的用不着你来置喙!只要我沐倾鸢还活着,哪怕是一天,我都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你且记着。”

“何况丞相府每年都准时送银子过来,从来不晚,你说你这家徒四壁,无我与小宝的用度……分明是你手脚不干净,脏了我相府的银子!”

那气势,根本就不像三天没吃饭的人!

李桂兰吓得浑身一哆嗦,心里直犯嘀咕。

这丫头今天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可嘴上的功夫倒也没忘了:“你这丫头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身上穿的,嘴里吃的,手上用的,不都是钱?能剩下个什么?”

“就是,你这丫头也不知道体谅我俩。”李建国也搭话。

看来,今天这俩人是铁了心的不让自己跟小宝吃东西了。

那好叭,她吃不到,那就都别吃了!

‘砰’!

沐倾鸢两手一掀,桌子应声倒地。

李桂兰与李建国登时起身。

李桂兰眼珠子瞪的溜圆,想也不想伸手就要指着沐倾鸢的鼻尖骂,可看到沐倾鸢的眼神,举到半空中的手又缩了回来。

“今儿我吃不上,大家都别吃了。”

李桂兰眼珠一转,撒开腿就往院子里跑。

不等沐倾鸢反应过来一屁股股坐在院门口的地上。

“哎呀!我的命可真苦啊!给人操心又掏心的,鞍前马后,一把屎一把尿伺候着,到头来连口饭都不让我吃啊!”

这一嚎,周围在家里的都出来了。

村民们不明所以,对着李桂兰指指点点。

“我倒是听说过,这个带孩子的,是京城里大人家的孩子。”

“这京城大户人家的孩子不都是挺讲究的么?怎么到了李建国这里,就不行了?”

“都说她是京城的大户人家小姐,可是这么多年了,连带着送过来的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人啊,早就被抛弃了。倒是可惜了李桂兰,平时虽然抠了点,但是对他们娘俩也算好的,奈何一顿饭都不让吃,还直接掀了桌。”

周围人的话悉数进了沐倾鸢的耳朵。

沐倾鸢冷笑一声。

穷乡僻壤出刁民。

原主性子也忒懦弱了,才让李桂兰这么胆大包天,蹬鼻子上脸。

既然李桂兰自己不觉得丢人,那这场戏就继续下去好了,左右亏的也不是她。

思及此,沐倾鸢红了眼,双目含泪,声音委屈巴巴的,与刚才的沐倾鸢一个天一个地。

沐倾鸢也学着李桂兰的动作,直接坐在地上,“我的天呐!这还有没有王法啊!当年我爹把我送过来养病,不是让我过来受欺负的啊!”

“当年过来的时候,我爹可是派人将这周遭的地全都买下来了,还有这房子,本是我爹买来给我住的,可是,王婶你说我是个扫把星,不能住在主屋,将我与小宝赶去那又破又小的小房间!动辄打骂,我这身上的伤……”

说话间,沐倾鸢掀起自己的衣袖,那青紫青紫的痕迹暴露无遗。

沐倾鸢对着沐子辛使了个眼色,沐子辛‘哇’地一声就哭出来了,瘦小的身子极尽可能的往沐倾鸢身边靠,奶音撕裂般的喊:“呜呜呜,辛辛知道错了,婶娘别打了!别打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与反差令李桂兰不知所措。

刚才沐倾鸢不是这样的!

她才是那个受害者啊!

周遭人算是看明白了,李桂兰今天这顿饭就不应该吃!

“你别说啊,我之前就总能听见李桂兰家里传来小孩的哭声,没想到这李桂兰这么心狠手辣,这样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是啊,拿人钱财,就要忠人嘱托,李桂兰怎的干出这种勾当!前些日子还跟我家的哭穷,说他们俩夫妻睡得房子屋顶都破啦,如今看来,是假的!”

周围人你一言我一语,顿时将先前的所有说辞全都给翻了个遍。

“我……”

眼看着李桂兰还要狡辩,沐倾鸢嘴皮子溜到飞起:“我也知道王婶照顾我不容易,只是我爹每年都会派人送钱过来,我身为这钱的使用者,查看一下这账目,总行吧?”

话一出,李桂兰心里咯噔一下,连带着哭都忘了。

这小贱蹄子今儿是怎么回事?

“王婶是不想给么?”

“到底是人家家人给的,人家想要看一眼,应该也不算什么吧?”

“是啊,就算这大小姐不说,李桂兰也应该主动给拿上去才是。”

火烧不到自己家里,大家伙都乐意看戏。

自己的手腕还隐隐作痛,原本想要吃了饭再去找大夫的,现在看来,得快些去了。

“你们别听这个死丫头胡说八道!我这手,就是被这个死丫头给弄的脱臼的!”

沐倾鸢倒吸一口凉气,湿漉漉的眸子满是无辜,连带着声音都委婉了不少:“王婶,你在说什么啊!这不是你自己干活伤到的么?就算您想让我给您出了医药费……也不能这么冤枉人啊。”

演戏谁不会。

这话一出,看戏的人都议论纷纷。


“李建国做的也太过了,明明是京城里大官的女儿,看看被这两个人都养成了什么样子!”

“就是啊,这丫头分明是尊敬李建国两口子的,怎么李建国还能做出这种事!”

这话一出,李建国脸上羞红,一句话也不知道怎么说。

李桂兰干着急,可眼下这情况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只能干巴巴的将所有的委屈全都给咽到肚子里。

“不用你来付!我们自己付!”

要的就是这句话。

眼看着李桂兰两人要离开,沐倾鸢立即开口:“王婶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我要这个房子的地契,以及从我来以后家里开支的细节。”

这小贱人,就不能等她回来再说么!

“要是王婶现在拿不出也没关系,我就等着让村长过来看看。”

村长来了,这就不是小事了。

李桂兰哑巴吃黄连,“没有账本!只有余下的银子!”

“那就请王婶将余下的银子拿出来吧。”

李桂兰猛地抬起头来,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甘。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还会吞了你爹送过来的银子么?

“我可没这么说,但是有多少还是拿出来多少,我跟辛辛没有饭吃,也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眼看着冬日来临,总不能把自己给冻死。”

这话一出,众人这才看向沐倾鸢与沐子辛。

两个人身上的衣服还是衣服么?

那就是一个布料套在身上的。

根本不能遮风挡寒。

李桂兰是想让两个人全都被冻死么!

“大人也就算了,小孩子年纪还小,怎么能穿这么单薄的衣服。”

“是啊,我前几天还看见过李建国和李桂兰给自己买了衣服呢,怎么就没给这两个孩子买一件?好歹人家家里也不曾亏待李桂兰啊。”

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令李桂兰无地自容。

李建国也跟着受苦。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啊!

这个小贱人刚刚在屋子里的时候,可不是这个表情!

“这事怎么解决,咱们进去说。”

沐倾鸢微微一笑,倒也不怕李桂兰夫妇再耍花招。

“行啊。”

旁边的邻居心里还牵挂着沐倾鸢,一个女人,一个孩子,李建国真要发起狂来如何能招架的住?

他们也对李桂兰夫妇做的这些事所不齿。

眼看着沐倾鸢被人拉进去,那人开口说道:“我家就在旁边,丫头,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就喊一声!”

沐倾鸢点点头,看了那邻居一眼,似乎是姓程来着。

“知道了,多谢程婶。”

进屋后,三人坐定,沐倾鸢率先开口:“辛辛,你先去里间待着。”

沐子辛点点头。

看着人离开,沐倾鸢这才扭过头来看向李桂兰夫妇:“我知道我爹过来的时候已经把周围的房子都买下来了,我也知道王叔王婶是村子里土生土长的人,沐倾鸢感念王叔王婶的照顾,只是这样的照顾实在是不必要,所以沐倾鸢觉得,账清走人。”

这种人欺软怕硬,实在叫人不齿。

她忍了他们四年,先前贪过的,都该还回来了!

“丫头,你这话……”

这个贱人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

“你个贱丫头,当真以为我们怕了你是吗!”李桂兰心中不满,凭啥就要还回去!他们两个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

说完这话,李桂兰作势就要冲上去要收拾沐倾鸢。

沐倾鸢神情淡淡,视线有意无意的划过李桂兰的手腕,令李桂兰步伐瞬间就慢了不少。

李建国头脑一发热,当即冲上前。

见他如此,沐倾鸢眼里划过一丝冷意,在李建国冲到自己面前时,脚下灵巧的一转,避开了李建国的拳头,随手提了旁边的凳子做武器,狠狠砸在李建国的头上。

重击之下,李建国只觉得一阵头晕眼眩,踉跄跪倒在地。

“当家的!”李桂兰尖叫一声,扑到李建国的身边,看到李建国后脑勺上的血手都颤抖了起来。

“你这丫头,好狠的心!”李桂兰瞪着沐倾鸢,一副她是白眼狼的样子,“亏我和当家的照顾你这么多年,你居然......”

“钱、房契、地契,还给我,别让我说第三遍。”沐倾鸢的眼神犹如一道利刃,狠狠刮在李桂兰的身上。

李桂兰瑟缩了一下,竟是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了。

病了一场,这丫头,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看着还躺在地上后脑勺流血的李建国,李桂兰不敢再说其他,起身去取了一个木盒子回来推到沐倾鸢面前,“都在里面了。”

沐倾鸢也不怕李桂兰使诈,打开木盒子,就见里面装着三四两碎银和几张纸,想来是房契和地契。

“银子就这些了?”沐倾鸢看向李桂兰,眼神冷厉。

“其他的……用掉了。”李桂兰不敢看沐倾鸢,低着头。

“既然你们擅自用了我的银子,那就打个欠条吧。”沐倾鸢语气虽淡,但其中皆是不容置喙。

李桂兰也确实不敢反抗,拿了纸笔给沐倾鸢写欠条,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连昏迷中的李建国都没放过,按了手印。

做完这些,沐倾鸢又把夫妻二人赶去原来她与沐子辛住的小屋子,进主屋去看小孩。

小孩睁开了眼睛,眼神里还有一些害怕,“娘亲……”

奶团子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听得沐倾鸢心都软成一片,“辛辛别怕,人已经走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辛辛了。辛辛肚子饿了吧?娘亲带辛辛去抓鱼怎么样?”

这家徒四壁的,再吃那些野菜,嘴里都要淡出鸟了。

她要吃肉!

要补身子!

要尽快找到回去的方法!

“要!”小孩揉着眼睛慢吞吞地爬起来,自己穿好了衣服,乖乖地牵着沐倾鸢的手跟着她出去。

小溪边,沐倾鸢给沐子辛加了一件衣服避寒。

这天实在是越来越冷了。

沐倾鸢自制了个鱼竿,放在那边钓鱼,自己的视线被旁边的草药给吸引过去了。

牛蒡子,治疗风寒的一种材料,与生姜、薄荷、蝉蜕、桑叶、桂枝、麻黄等放在一起能治疗风寒。

以前在野外出行任务的时候,队里有人生病,她也经常用手边草药为之诊治,效果还算不错。

待会还得去大夫那边再拿一些紫苏叶与香薷。

然而就在这时,沐子辛的声音传来:“娘,鱼竿动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