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护花小医仙

护花小医仙

夜雨触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火车站,一个身穿麻布衣服的年轻小道士,与都市的繁华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面对他人异样的眼光,李峰完全不在意,毕竟与众不同也是一种实力!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谁,自从有记忆以来,便一直跟随师父生活在山上。此次下山的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结婚!

主角:李峰,赵雅   更新:2022-10-17 10: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峰,赵雅 的武侠仙侠小说《护花小医仙》,由网络作家“夜雨触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火车站,一个身穿麻布衣服的年轻小道士,与都市的繁华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面对他人异样的眼光,李峰完全不在意,毕竟与众不同也是一种实力!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谁,自从有记忆以来,便一直跟随师父生活在山上。此次下山的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结婚!

《护花小医仙》精彩片段

青州火车站。

一个麻衣少年,背着行囊,穿着一双布鞋,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四处张望着。

少年名叫李峰,今年二十岁,自幼无父无母,被南岳大山之中一个老道士养大。

二十年来,这是他第一次离开老道士,来到城市里面。

“媳妇我来了!”李峰深呼吸一口气,旁若无人的喊了起来。

路过的行人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纷纷露出鄙夷之色。

“呵呵!”李峰完全没当回事,他心中高兴的紧。

这次下山,是为了完成老道士二十年前和青州赵家许下的约定。

老道士二十年前游历青州的时候,曾经为还在吃奶之中的自己许下过一桩亲事。

这一次,要他下山,就是为了来履行这份亲事。

“听老头说,赵家可是青州有名的豪门望族,俺的小媳妇可是赵家的千金,应该是白富美吧。”李峰摩拳擦掌,心中窃喜。

想着肤白貌美大长腿,他就一阵激动。

李峰按照老头给的地址,一路四处问询之下,才好不容易找到赵家。

“死老头,骗小爷我,什么青州豪门啊,早就没落了。”李峰骂骂咧咧的。

老头在山上的时候一个劲地吹赵家世代豪门,可是他一路打探之下,问了好些个人才找到赵家的宅院。

赵家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破产了,目前还欠下巨额债务,基本上属于一穷二白的状态。

就剩下这赵家祖宅唯一的基业了,还听说这祖宅马上都要易主了。

看着前方这片大院子,李峰皱了皱眉头,祖宅外面停满了一辆辆豪车,还有一大群混子三五成群的站在门口,看起来像是在把守。

李峰有些惊讶,自言自语道:“老头子说赵家是名门望族,怎么会有这么多混子扎堆?”

正在他思索犹豫之际,只见一些混子从祖宅里面拖出来好几个人。

这些人都满身是血,面露恐惧之色。

“王家,你们太无法无天了,会有报应的。”

“你们休想逼迫小姐受辱,我们宁死不从!”

李峰闻言大惊,从只言片语中他猜测到,难道这赵家发生不测?

自己的未来小媳妇被人欺负了?

与此同时,祖屋里面

“赵雅,先陪我爸睡,我爸睡完和我睡。把老子一家伺候好了,赵家这笔债务可以考虑考虑!”寂静的赵家祖宅别院之中。

一名梳着大背头,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雪茄带着数名彪形大汉的年轻男子,神情举止嚣张无比。

男子的对面一名老者和一名年轻女子,老者脸色铁青,双手紧握着拳头,女子手指甲已经戳进了肉里面,紧咬着嘴唇。

“王辉,你......你们王家还是人吗?。”女子名叫赵雅,有着青州第一美人之称。

眼前这嚣张跋扈,言语极度无耻下流的人正是青州王家的二少爷王辉!。

一场变故,赵家一夕之间破产,所有家产打水漂,只留下这唯一的祖宅。

可现在就连这祖宅也要被王家强行夺去,昔日的千金小姐,变成了一穷二白的债奴。

更过分是的,王家父子两人人都是畜生,竟然要她服侍父子两人!

“呵呵!”王辉看着愤怒的赵雅,一脸的下流。

赵雅模样身材极为出众,更有着第一美人的之称。

此番王家暗中谋划搞的赵家不但破产,而且还倒欠一屁股债。

父子两人的爱好是出了名的,早就垂涎赵雅的美色已久。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错过?今天,王辉亲自带人来王家祖宅,目的就是要不惜一切手段逼迫赵雅就范。

想到这种极品美人,一同服侍自己亲爹,亲哥还有自己,他就一阵激动。

“王家!欺人太甚,老夫跟你们拼了!”赵山河再也忍不住了。

他已经年逾古稀,赵家的家业没了就没了,但赵雅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

看着赵雅受辱,这个耄耋老者彻底爆发了。

他举起拐杖就朝着嚣张得意的王辉砸去。

“老东西,找死啊!”王辉一手抓住拐杖,狠狠地一脚朝着赵山河踢了过去,将赵山河踢倒在地。

“赵老头,老子告诉你,你今天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我爸我哥看上赵雅,是你们赵家的福分。”

王辉嚣张无比,也不管赵山河年纪大了,冲上去就是拳打脚踢。

“住手,畜生你快住手,住手啊,畜生。”赵雅双眼通红,跑过去死死的拽着王辉。

王辉猛地一甩,一把抓着赵雅的手,猥琐地说道:“贱人,你想清楚了,如果你今天不答应。我马上叫人把老头送到监狱去,保管你这辈子也见不到。”

赵雅绝望了,如今的赵家彻底没落,根本不是实力雄厚的王家对手。

爷爷是她的唯一寄托,她又怎能看着自己爷爷这么大年纪了被人殴打。

王家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以王家的实力现在要把自己爷爷送进监狱关到死,真的很容易。

“小雅,不要答应,不要啊!”赵山河老脸憋的通红,喘着粗气嘶吼着。

“老东西,还嘴硬是吧,给我继续打!”王辉恶狠狠地叫嚣道。一脚踩在赵山河的身上,狂妄无比。

“住手,快住手,别打我爷爷了,住手!”赵雅哭诉着跑过去趴在赵山河的身上,护着老人。

“爷爷!”赵雅哭着,抱着赵山河泪眼模糊。

“孩子,不要怕,会有人来救我们的!”赵山河虽然须发全白,但仍然紧握着拳头倔强的说道。

“爷爷,不要,不要再说了。”赵雅哭诉着,她知道自己爷爷口中所说的人是谁。

这二十年来,赵山河没少提到那个自己素未谋面的未婚夫!

二十年前,自己还襁褓之中自己便已经帮她订下的娃娃亲。

“小雅,你要相信爷爷,他今天一定会来的,一定会来的。”赵山河坚定地嘶吼道。

二十年前,他本来身患重病,找遍了所有名医,都束手无策,宣告他命不久矣。

偶遇了一个抱着一个婴孩的老道士,老道士仙风道骨,用一根银针,引来雷电,硬是将他抢救了过来。

为了感谢老道士的救命之恩,赵山河当年要许以千金,但都被老道士给拒绝了。

老道士当时只提了一个要求,所有事情保密,并且要求他为怀中的婴孩订下一个娃娃亲。

当年,赵山河几乎没有多想,对老道士奉若神明,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替尚在襁褓之中的赵雅和老道士怀中的婴孩订下了娃娃亲。

老道士喜滋滋的离去,并再三强调,二十年后的今天怀中婴孩会一定会下山来提亲。

赵山河这么多年来,一直记着这件事。想起老道士的手段,他就心中敬畏无比。

如此想来,老道士怀中的婴孩也绝对不凡。

老道士在他眼里堪比神明,每一句话他都牢记着二十年。

今天正好是二十年的约定之日,一天都不差。

所以赵山河坚信,老道士的那个徒弟今天一定会来提亲。

“老杂毛,你还敢嘴硬是吧?”说着,王辉极其嚣张的,命人将赵山河架了起来。

一巴掌朝着赵山河扇了过去,并且恐吓道:“老狗,你听着。整个青州谁也救不了你们赵家。”

赵山河老泪纵横,他年纪大了,何时受过如此屈辱。

他紧握着拳头,刚强不屈,双目死死地盯着王辉。

“老东西还不服是吧?给老子狠狠地揍,先别弄死,慢慢玩。”王辉冷哼一声,搬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他故意要如此,就是要一点点的摧毁赵雅的内心。


“爷爷!”

“王辉,王大少求你放了我爷爷,我求你了,别打我爷爷了!”

赵雅哭诉着,这个有青州第一冰山美人之称的她欲哭无泪。

一边是自己的清白之身,一边是疼爱自己的爷爷。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她不同意王辉这畜生一般的要求,王辉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作为孙女的她,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苍老的赵山河被几个人按在地上殴打。

王辉挥挥手,示意手下先停下来,然后色眯眯地盯着赵雅,勾了勾手,道:“过来!”

赵雅神情麻木,无可奈何地走了过去。

王辉伸出手勾住赵雅的下巴,猥琐地说道:“不错,不愧是青州第一美人哈哈哈。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王家的奴隶,逢一二三跟我,四五六陪我爸,第七天让你休息,哈哈哈。”

“怎么样?本少爷贴心不?”

赵雅强忍住内心的反胃,屈辱的闭上了眼睛。

“小雅,不!”地上的赵山河怒吼着。

人世间最屈辱的事莫过于此,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疼爱的人被欺侮,却无能为力。

他双手戳进了泥土里面,一丝丝鲜血顺着苍老的脸颊滴落。

“王辉!”赵山河满脸是血,大喊道:“你敢动小雅一根汗毛,待我那孙女婿下山之日,必是你王家灭门之时!”

“孙女婿?”王辉皱了皱眉头,玩味地说道:“老东西,你是脑袋秀逗了么?就凭那个子虚乌有的什么穷道士,本少爷动动手指就可以捏死他。”

赵家曾经有着辉煌过去,关于赵家从小和一个老道士定下娃娃亲的事民间也有所传闻。

当然对于这些,王辉根本不在乎。

“是吗?”正在此时,一道冷哼声传来。

紧接着有一道矫健的身影从祖宅围墙上跳了下来,速度非常的快。

“你这个傻缺说动动手指就能捏死我?”李峰看着王辉,戏谑着问道。

“你谁啊?”王辉愣了下,上下打量着突然出现的李峰,心中有些吃惊。

赵家这祖宅至少两三米高,而李峰像是如履平地一样轻松跳了下来。

“我是你爹!”李峰冷声道。

“你找死!”王辉勃然大怒,反手就是一巴掌朝着李峰扇了过来。

李峰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在那巴掌距离自己不到五厘米的时候,他忽然出手了。

看似缓慢,实则出其不意的伸出手,死死的抓住了王辉的手腕。

“臭傻子,一点教养都没有,小爷我今天教你好好做人。”李峰冷笑着,一手抓着王辉的手腕,微微一用力。

“啊!”王辉顿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他感觉自己的手骨随时都会被捏碎。

“放开我......你他妈混哪的?知道我是谁吗?”

“哼!”李峰冷哼一声,另一只手抡起大耳瓜子狠狠地一巴掌朝着王辉的脸上扇了过去。

“你记住,小爷我叫李峰,赵家小姐的未来男人!”

“你......!”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我要你死!”王辉炸毛了。

从小到大从没人敢打他,再加上王家的权势,整个青州敢忤逆他意思的人并不多。

“小爷打你又怎么样了?”李峰可不管那么多,抡起手掌啪啪啪又是数巴掌扇了下去。

连续数巴掌扇的王辉头晕目眩,牙齿都被打掉了好几颗,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

王辉被打蒙了,刚想开口继续叫嚣,但是一看李峰扬起的巴掌到嘴边的话硬是生生的憋了回去。

“王少!”

“妈的,快放开王少!”

外面一大群混子闻讯冲了进来,恶狠狠地盯着李峰。

李峰丝毫不以为然,他一把扯过王辉,一只手掐着王辉的脖子,整个人气势徒然一变,一只手将体重一百八的王辉直接举了起来,这一幕再次看呆了众人!

“不想这个人死的话,马上滚!”李峰训斥道。

他想杀王辉易如反掌,这二十年来他跟着老道士学的一手扁鹊神针。

神针可化解一切灾厄救人,亦可轻而易举的杀人。

王辉早就吓尿了,他感觉自己呼吸困难,脖子几乎都要被捏断了,双腿离地不断的抖动着。

一大群混子不敢再靠近,要是王辉真死了,事后王国庆绝不会放过他们。

李峰看了眼面色面色惨白的王辉,将其一把扔在地上。

然后他一个箭步跨了过去,对准王辉的一条手臂狠狠地一脚踢了下去。

“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伴随着王辉杀猪般的惨叫,他痛的脸色发紫,满头大汗,恶毒又惊恐地看着李峰。

李峰淡淡地警告道:“记住,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有下次,小爷我灭你全家!”

“滚!”说完,李峰一手抓起肥胖的王辉让是扔皮球一样扔向一大群混子。

诸多混子被砸到,连忙爬起来,抬着被废掉一只手打的半死的王辉屁滚尿流的逃离祖宅。

见状李峰这才恢复人畜无害的样子,面带着三分憨笑走向了赵山河和赵雅爷孙两人。

爷孙两人早就惊呆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峰。

尤其是赵山河,虽然满脸是血,但仍然可以看地出来他有多激动。

他仔细打量着李峰,二十年还是一个在襁褓中的婴孩。

这二十年来,赵山河也时长想着李峰。

他从未怀疑过老道士的眼光和手段,二十年后的今天终于见到了。

想起今日种种,若不是李峰按时出现,赵雅完了,被畜生侮辱。

“孩子,你终于来了,终于来了!”赵山河万分的激动,双手抓着李峰,眼角有一滴清泪划过。

“哈哈哈,天不亡我赵家,我赵家有救了!”

赵山河异常激动,全身都在颤抖,突然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爷爷!”

“赵爷爷!”

“快,送医院,快!”


青州第一人民医院高级病房之中

赵山河躺在病床上,因为气血攻心,再加上被王辉命人殴打伤势严重,此时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

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赵山河仍然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青州第一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都来检查了一遍,但并未看出有何端倪。

“爷爷,您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

赵雅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六神无主,在病房内来回走动,眼泪滴了下来。

“秦医生,求求您救救我爷爷,求求您。”

病房中,一个中年医生漠然地看着这一切,并未有出手的意思。

“赵小姐,不是我不出手,是你爷爷的病我确实没法治啊,我觉得你还是另求高明吧。”中年医生名叫秦峰,不仅是一名医生还是第三人民医院的院长。

先不说他确实没法治,就算能治也不会动手。

现在谁不知道赵家今非昔比已经彻底没落了,最重要的是赵家现在正在被王家狠狠针对。

王家,现在可是如日中天,实力雄厚,他可不愿意得罪王家。

“秦医生,求您了,不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出。”赵雅苦苦哀求着,直接摘下脖子上的玉佩,强行塞到了秦峰的口袋里面。

秦峰愣了下,不过还是很欣喜的收了下来。

他摇摇头,叹道:“赵小姐,我是真的没那个能力。以我观察,你爷爷的情况恐怕只有青州第一神医吴浩然吴老能治。”

一提吴浩然,赵雅顿时面如死灰。

吴浩然乃是青州第一神医,地位极高,全盛时期的赵家想请他看病都摸不到门槛,又何况是现在的赵家。

况且,吴浩然行踪不定,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他的踪迹。

“秦院长,吴神医地位崇高,行踪不定,上哪去请啊!”赵雅绝望了,她蹲了下来握着病床上赵山河的手,眼泪直流。

“呵呵。”秦峰笑了笑,说道:“赵小姐,我只能告诉你吴神医现在就在我们医院特诊病房给某个大人物看病,至于你能不能请的动他,我就不知道了。”

“谢谢秦院长!”赵雅擦了擦泪水,收拾心情打算去请吴神医,不管能不能请到她也要去尝试下。

此时李峰站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切,他一眼便瞧了出来,赵老爷子被伤到了大脑,里面有一团气类似于淤血一样的东西堵住了大脑中枢,导致人昏迷不醒。

这种情况对现代医学来说确实极为棘手,但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只需要用扁鹊神针找准方位扎几针,将那体内的堵塞之气泄出来即可。

根本就不必要去请那所谓的吴神医,也不要去求任何人。

想到这里,李峰喊住了要出门的赵雅,说道:“媳妇,赵爷爷的是病,我能治,不用去求任何人。”

“你!”赵雅停住了,看了眼玩世不恭的李峰,心中有些厌恶。

这种时候了,李峰还是一脸无所谓吊儿郎当的样子,尤其是李峰吹嘘能救爷爷,她从小就特别讨厌说大话的人,所以让她此时对李峰好感全无,非常不爽。

对于这个自小和自己就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夫”她本来就很陌生。

如果不是自己爷爷自她记事以来隔山差五跟她反复提,她甚至不知道这么一回事。

这次最关键的时刻,确实是李峰出现救了她。

但现在爷爷生死未卜,王家危机未解除,李峰却全然没当回事,还在胡吹。

赵雅心里十分反感,但还是努力克制情绪,冷冷地说道:“李峰,谢谢你救了我,但我不是你媳妇,你不要乱喊。现在爷爷情况严重,我必须要马上去求吴神医,只有他才能救爷爷。”

“呵呵。”李峰讪笑了笑,问道:“那媳妇如果吴神医请不来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你没听到吗?我不是你媳妇!”赵雅发怒了,语气很冲的喊道。

“就算跪在吴神医面前,我也要请到他,不论如何也要救爷爷!”

“媳妇,你言重了!”李峰笑呵呵地自信道:“我没和你吹牛,赵爷爷的病我真能治!”

“你!”赵雅气的忍不住要骂人,她一把推开李峰,愤怒地训斥道:“让开!”

“你别生气!”李峰见赵雅真的发火了,赶紧收起嬉笑的心态,然后劝说道:“这样吧,你一个千金大小姐怎么能去求人呢,求人这种事让我去,你在这照顾好赵爷爷。”

说完,李峰也不管赵雅怎么想,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

按照秦院长提供的信息,青州第一人民医院的特诊病房就在六楼。

大名鼎鼎的吴浩然吴神医现在正在给某个大人物看病,李峰也没想那么多,直接来到了六楼。

他四下张望了望,见只有中间位置的一间病房外面有警卫站岗,不用多想吴神医肯定就在里面。

李峰直接走了过去,但被两个警卫拦住了。

“站住,你是什么人?”警卫厉声问道。

李峰笑了笑,说道:“我想请吴神医给我爷爷看个病。”

“嗯?”两个警卫有些吃惊地看着李峰,训斥道:“吴神医正在给封老看病,任何人不得打扰,速速离开,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李峰并没有硬闯,刚想暂时回避下,病房的门突然开了。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戴着金丝眼镜,满脸疲惫地走了出来。

“吴神医,老爷子怎么样了?”跟着金丝眼镜男出来的还有一个高大英武的男子。

这金丝眼镜男正是神医吴浩然,他看了看这英武不凡的男子,叹息道:“封老的情况很复杂,恐怕我也无能为力了。”

“吴神医,不管花多少钱,付出什么代价请你一定要妙手回春,救救我家老爷子。”英武的男子恳求道。

“哎!”吴神医叹了叹,道:“这不是钱的事,而是命啊。如果能找到传说中的扁鹊神针的话,或许就能救封老了。”

“吴神医,扁鹊神针在哪?我立刻派人去找。”

吴浩然摇摇头,苦笑道:“扁鹊神针早已失传,又岂能找到。”

此时,在一旁的李峰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没想到青州居然还有人知道扁鹊神针,这实在让他意外。

他可是扁鹊神针的第四十九代传人,如假包换!

“你笑什么?”英武的男子瞪了眼李峰,而后怒道:“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李峰笑了笑,道:“听你们刚才聊天,我觉的我应该能救你们口中的封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