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觉醒来我成了大佬前妻

一觉醒来我成了大佬前妻

来一碗粗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商业联姻,将素不相识的两人绑在一起,余疏疏成了名义上的师太太,也成了师瑾最厌恶的女人。结婚后,师瑾发誓不会爱上她,盼着她早点离婚,纠缠了一段时间后,两人签下离婚协议,解除了婚姻关系。没想到,离婚后的余疏疏性情大变,一改往日的形象,成了众人仰慕的明星设计师,不仅专业能力强,还长得漂亮,一时间,她成了风口浪尖的人物,师瑾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前妻竟然这么受欢迎。

主角:余疏疏,师瑾   更新:2022-07-16 06: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余疏疏,师瑾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觉醒来我成了大佬前妻》,由网络作家“来一碗粗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商业联姻,将素不相识的两人绑在一起,余疏疏成了名义上的师太太,也成了师瑾最厌恶的女人。结婚后,师瑾发誓不会爱上她,盼着她早点离婚,纠缠了一段时间后,两人签下离婚协议,解除了婚姻关系。没想到,离婚后的余疏疏性情大变,一改往日的形象,成了众人仰慕的明星设计师,不仅专业能力强,还长得漂亮,一时间,她成了风口浪尖的人物,师瑾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前妻竟然这么受欢迎。

《一觉醒来我成了大佬前妻》精彩片段

 “醒了?”

耳畔传来男人低沉又慵懒的声音,原本还睡眼惺忪的余疏疏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身侧躺着的男子。

男子脸庞棱角分明,五官立体精致。一双深邃的眼眸,鼻梁高挺,薄厚适中的嘴唇。

再往下,好看的锁骨,看起来很结实的胸肌……余疏疏咽了咽口水。

“看够了吗?”男子再次开了口,声音有些不耐烦。

余疏疏又盯着男子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感觉有点熟悉,想要说出他的名字,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

男子似乎感觉到了余疏疏的异常,不再说什么,起身穿上了衣服,离开房间。

余疏疏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打量四周。

周围的一切都让她感觉非常的熟悉,可却又想不起来这是哪里。

自己一觉醒来竟然是在一个男人的床上。而且自己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适或者是奇怪。

肚子传来咕咕响声,余疏疏打开房门下楼,刚才的男子已经在客厅了,而且他的旁边还站着一名西装男。

西装男似乎对男子在说什么,模样非常的恭敬。他看到余疏疏,朝其走了过去。

“余小姐您好,我姓张是您的主治医生,如果方面的话,您可以跟我交谈一下吗?”

余疏疏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男子,他低头翻阅着杂志,并没有说话算是默许。

余疏疏也很想要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的熟悉,但是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跟张医生走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张医生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余疏疏,并说到:“从师总那边了解到,余小姐的情况似乎又开始恶化了。这是您之前的相关资料,您看一下会对我接下来跟您说的事情有所帮助。”

余疏疏接过文件后,张医生再次说到:“半年前,您发生了车祸,虽然身体外伤痊愈但是脑子里却出现了小血块压迫神经,造成了您的记忆力变差的后遗症。

最近一个月您逐渐开始出现更严重的后遗症——失忆!您这个月以来忘记了很多很多事情,刚才师总告诉我,余小姐似乎不记得他了。”

张医生在说话的时候,余疏疏翻开文件,丈夫那一栏写着一个名字:师瑾。

这应该就是张医生说的师总,也是自己床上的男子。

“我……”余疏疏指了指不远处的师瑾,奇怪的问道:“他是我丈夫?我,我结婚了?”

张医生看着余疏疏疑惑的样子并不奇怪,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道:“是的。您和师总在三年前就结婚了。

至于您的病情……因为您脑子里的血块很小,并没有固定位子,就算做手术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十。您之前的选择是保守治疗,我回去重新给您开药,您按时吃可以缓解您的失忆症状。”

对于张医生说的事情,余疏疏既熟悉又陌生,她感觉自己好像是经历过,但又似乎没有记忆。

“按照医生你那么说,那我以后会忘记所有的事情吗?”余疏疏有点接受不了。

她只是感觉自己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不仅结婚了而且还出过车祸,现在脑子里还有小血块,导致自己忘记了很多事情。

医生见状,安慰道:“您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缓解心情会对病情有所帮助。”

这话说的还不如不说呢,无疑就是对余疏疏宣告了“死刑”。

管家送走了张医生,余疏疏愣愣的坐在原地,努力在消化自己刚才所了解到的事情。

师瑾走了过来,将一份文件丢在余疏疏面前。

余疏疏抬头看了师瑾一眼,眼前这个帅气的男子就是自己的丈夫。

他的确很帅,帅到足以让人犯花痴。但是这完全不是自己的菜啊,余疏疏就奇了怪了,自己三年前怎么会嫁给他?

拿起面前的文件,只见上方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

她一脸不确信的看向师瑾:“你……要跟我离婚?不是,不是你让我缓缓,我头疼。”

余疏疏懵了,这一早上的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师瑾弯下腰凑近余疏疏。他的眼眸真的很好看,让余疏疏有一瞬间的晃神,结果下一秒他捏住了余疏疏的下巴,冷哼一声道:“早知道这样,你就应该死在半年前。”

余疏疏的下巴被捏的生疼,她抬手拍开了师瑾的手。师瑾的不礼貌让余疏疏有些不悦,道:“长得倒是人模人样,说的话那么恶毒。请问我是怎么你了,用得着那么诅咒我吗?”

余疏疏的反应让师瑾有点奇怪,他皱了皱眉,不过很快恢复正常。

“忘记以前做过的那些恶心事情,你失忆的还真是时候。”他摸了摸衣袖,语气清冷道:“十二点之前搬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说完,他转身离开。

余疏疏看着手中的一份自己的病例,一份离婚协议,想要努力的去消化这些事情。

她压根就不知道师瑾说的恶心事情是什么,她感觉自己应该不会做什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但是看师瑾的样子,也不像是说假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管家拉着一个行李箱走到了余疏疏的旁边。

管家朝余疏疏微微欠身示意,道:“余小姐,少爷的脾气您是知道的,您还是早点……离开吧。”

十分钟后,余疏疏拖着行李箱站在别墅门口,一辆跑车停在了她的面前,驾驶位摇下车窗,里头的女人探出头来。

“没等很久吧,我路上有点事情耽搁了。”

女人下车,帮余疏疏将行李箱搬上车。她面容姣好,一头清爽的短发显得非常干练。

准备上车的时候,余疏疏犹豫了一下,坐在了后座。

女人有点奇怪不过也没说什么,通过后视镜看着后方的余疏疏,随口问了一句:“昨晚药效如何?”

“什么药?”余疏疏奇怪。

“你不是说要给师瑾下药,两个人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吗?”

“我给师瑾下药!”余疏疏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我给他……下药了?”


 难道……这就是师瑾刚才说的恶心事情?

虽然余疏疏有些记不清了,但是她和师瑾可是法定夫妻,为什么两个人还得给他下药啊?

女人正在开车,并没有注意到余疏疏惊讶的神色。她嗤了一声没好气道:“也就你那么喜欢师瑾,那种自以为是的男人有什么好的。三年前他求着你救师老爷子的时候可不是现在一副自负的嘴脸,我真是越看他越心烦。”

三年前……

听到这个,余疏疏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些画面:

急救室门口,师瑾拉着自己的手一脸哀求的看着自己……一扇大门缓缓打开,自己穿着婚纱走上T台,在T台尽头,是一身深蓝西装的师瑾……

余疏疏突然头痛欲裂,她双手抱住脑袋,一脸痛苦。

短发女人见状,急忙在路边把车子停了下来,转身查看余疏疏的情况。

“疏疏你怎么了?”

余疏疏勉强抬起头看向女人,嘴里憋出两个字:“唐棠……”

唐棠这才注意到余疏疏似乎有点不对劲,她忙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仔细想想你刚才就很不对劲了,一般来说你都是坐在我的副驾驶位的,今天突然坐后面……”

说到这里,唐棠意识到了什么,她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

“我……我只是有点想不起来。”余疏疏舒了口气,平复了心情后头疼有了缓解。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师瑾的妻子,而且他似乎很讨厌我,要跟我离婚。我……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余疏疏越说越觉得奇怪,自己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唐棠听完之后更加生气了,不过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们去医院……去医院。”虽然唐棠现在恨不得杀到师瑾面前去要个说法,但是余疏疏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她再一次发动车子,掉头朝医院方向开去。

“你,刚才叫我名字,应该还记得我吧?”唐棠有些紧张的问道。

余疏疏点了点头。

这才让唐棠松了口气,接着她说到:“三年前,师瑾的爷爷发生事故需要输血,老爷子是熊猫血正好跟你血型匹配,师瑾求你并承诺娶你。事后你们的确是结婚了,但是他对你非常的冷漠,还有他那个不要脸的妹妹也处处针对你!”

唐棠说话的时候,抬眸看了一眼后视镜,余疏疏的表情非常的茫然,一脸状况外的模样。

“要不是师瑾,你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他把你害成这样还想要离婚,我真的是……”唐棠越想越生气,抬手狠狠的拍在方向盘上。

突如其来的喇叭声把余疏疏吓得一激灵。

“好了没事的,我也不能说完全忘记,只是忘记了一点点。”余疏疏嘴角挂上笑容,说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现在对师瑾也没什么感情,按照你说的他并不喜欢我,那离婚就离婚呗。我以前怎么会喜欢上那样的人啊?奇怪了。”

唐棠欲言又止,她似乎想要什么,不过并没有说出口。

两人很快来到医院,唐棠有朋友是脑科医生,两人打了招呼之后便乘坐电梯上了八楼。

两人刚走出电梯,迎面就走来了一个熟悉的模样。

是个长发女人,她看到余疏疏的时候有片刻的惊讶,不过很快露出嫌弃的神色。

余疏疏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心里非常的厌恶。旁边的唐棠没好气的提醒了余疏疏一句:“她就是师瑾的妹妹,乔星辰。”

脑海中再一次闪过一些画面,还不等余疏疏深究,乔星辰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余疏疏,真巧啊。”

唐棠一看她就是来找茬的,把余疏疏护在身后,昂起下巴用鼻孔对着乔星辰,一脸不屑道:“你有事吗?”

乔星辰冷笑一声,好看的小脸充满了鄙视:“这才几天没见,你倒是多了一个传话人了。余疏疏你哑巴了吗,我跟你说话呢!”

刚才脑海中的画面让余疏疏记得眼前这个人是谁。

余疏疏抬手指了指挂在走廊上“禁止喧嚣”的牌子,露出客套的笑容:“请问你是不识字还是没素质?”

“你!”乔星辰想要反驳,但是看到周围路过的人似乎对自己有点指指点点的,便将声音降了下来,“余疏疏,你一个被我哥讨厌的女人,哪来的脸来指责我?”

余疏疏对乔星辰是有点印象的,她看着眼前生气的乔星辰,眼眸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并没有反驳乔星辰的话,而是顺着乔星辰的话茬,说了下去。

“是哦,我可不敢指责你。毕竟我跟你哥之间还得多亏了你,要不然也不会生活的那么幸福。”余疏疏说着脸上露出笑容,俨然一副很满足的模样。

“你装什么呢!你和我哥之间叫幸福?三年前可是你威胁我哥说要他娶你,要不然就不救爷爷。我哥那是被迫的他根本不喜欢你。”乔星辰一脸的鄙视,语气也是充满嘲讽。

自己逼师瑾娶自己?

这跟唐棠告诉自己的,似乎不一样……余疏疏下意识的侧头看向唐棠。

乔星辰觉得说的并不过瘾,继续喋喋道:“就你这样恶毒的坏女人根本不配在我哥身边,现在爷爷没事了,我哥就不用受你的威胁了。我劝你赶紧滚蛋,不要让事情变得太难看。”

原来离婚,是因为不需要自己了啊。

余疏疏这心里莫名难受,虽然她也说不上来自己在难受什么,只是觉得好像被利用了。

余疏疏从乔星辰这边了解到了一些事情,自然也比要装了,便很直接的说到:

“我和师瑾之间什么样,你一个外人更没资格指指点点。你你觉得你会比我更了解一个躺在我身边三年的男人吗?没有人教你少管闲事吗,你现在的嘴脸真的很丑陋。”

听到这话,乔星辰的小脸一下就沉了下来。

“你敢骂我!你居然敢骂我,要是被我哥知道了,你明白是什么样的后果。”乔星辰说着瞪了余疏疏一眼,一副等着余疏疏给自己道歉的骄傲模样。

余疏疏轻笑道:“且不说我现在跟你哥离婚了,就算没离婚,也轮不到你对我说三道四,懂吗?”


 乔星辰上下打量了余疏疏一番,怪不得这个余疏疏今天敢那么跟自己说话,原来是离婚了啊……

乔星辰难以掩饰嘴角的笑意,太好了!哥哥总算跟这个女人离婚了!

“小唐你来了啊。”

身后走来一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他朝唐棠招了招手,走到了几人面前。

还不等唐棠说话,旁边的乔星辰立马摆出一脸笑容的跟男子打招呼:“谷医生您还记得我吗?我之前跟您预约过,想要您去给我爷爷看看病。您一直说没时间,所以我特意登门,想要问问您……”

“不好意思,没时间。”不等乔星辰说完,男子很直接的打断了她,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小唐我都等你半天了,赶紧过来吧。”

“早就到了,只是遇到了恶心东西,马上来了。”唐棠说着拉上余疏疏的手,准备跟着男子走去。

“谷医生。”乔星辰叫住了男子,她一脸不解还带着些愤怒的问道:“我约了您很多次您都说没时间,我还以为您多忙呢,原来是给这样的人看病……”

“这样的人”,说的自然是余疏疏。

唐棠真的是无语,嘲讽了一句:“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说这种话。”

原本的好心情荡然无存,乔星辰的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但是毕竟谷医生还在旁边,她尽量露出和善的模样:

“我是想要说,谷医生您是不是得给我一个说法。我上个月就开始想要预约您,但是您现在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很忙。”

谷医生这才回头看了乔星辰一眼,他平时很少管这些预约不预约得时候,所以对乔星辰根本就没有印象。

“你认识?”谷医生问唐棠。

唐棠立马摇头。

谷医生一脸冷漠道:“人没有贵贱之分,我给谁看病是我的自由。你对我病人不满就是对我有意见,既然如此你去找配得上你的医生。”

“谷医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乔星辰想要解释,但是余疏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乔星辰侧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余疏疏一副无所谓的笑了笑,道:“真不好意思,我呢朋友多面子大,这会儿有事情要忙了。你呢,就慢慢去约吧。至于能不能约到,我看悬呢……加油哦。”

唐棠看到乔星辰吃瘪的样子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哼了一声拉着余疏疏走开了。

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乔星辰暗自跺脚,余疏疏你给我等着!

诊疗室里,谷医生看着余疏疏拍的X光片,脸色并不算好看。他拿起手边的一支笔,指着片子上的一处小白点,说到:

“这里有血块,而且这旁边就是记忆神经。这是造成你失忆和记不得事情的罪魁祸首,但是眼下并没有任何的办法,而且我作为医生,不建议你做手术,因为动手术成功率很低很低,而且就算成功,也会伴随其他的症状。”

这些话之前从张医生那边已经听说了,余疏疏再一次听到的时候显得很平静。但是坐在旁边的唐棠一下子就紧张了,她没想到事情居然那么严重。

“那就没办法了吗?疏疏的记忆一天比一天少,她会不会有一天忘了我们所有的人?”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很难说。基本只能保守治疗,像是药物或者是心理。”谷医生道:

“很大程度上,是否会失去记忆取决于本人的意志。简单来说,如果某一时间里发生的事情让我产生非常不愉快,没有人想要活在痛苦当中,我们的大脑会选择性的去忘记这些事情。余小姐现在就是这种情况,选择性失忆症。

也许她明天就能想起来,也许永远想不起来。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建议余小姐放松心态,去享受当下。既然你的大脑选择忘记,那么说明那些过去让你并不开心,忘了可以重新开始。如果你想要记起来,我这有个心理医生可以推荐给你。”

这话倒是说到余疏疏心坎上了,她真的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嫁给师瑾,而且师瑾讨厌自己的理由又是什么?

唐棠刚才告诉自己,是自己的血救了师瑾的爷爷。可是乔星辰说的却是自己逼迫师瑾娶自己。

余疏疏很奇怪,为什么这两个人的说辞有着那么大的不同。不过同时,她也下定了决心。

只是她刚要说话,却被唐棠打断。

唐棠抓着余疏疏的手,“疏疏,谷医生说得对,忘记就忘记了呗。没必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把自己后半生赔上。”

余疏疏想好了,唐棠的话让余疏疏的想法更加坚定:“不,我想知道。我想要知道我究竟忘记了什么事情,车祸,我什么嫁给他,还有师瑾,我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

“疏疏啊真的没必要,我……”

唐棠原本还想要阻止,敲门声响起,一名女护士推开门走了进来。

“谷医生,院长叫您去会议室,说是有贵宾到了。”

谷医生闻言,不悦道:“不去,没时间。”

护士面露难色:“您一定要去,来的人是师老爷子。”

虽然谷医生非常不想要见什么贵宾,不过他明白如果自己不去,那么会出现其他的麻烦。只能不耐烦的点了点头,“行了知道了,我马上去。”

谷医生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余疏疏,道:“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不错的心理医生。余小姐若是决定好了,可以联系他。”

说完,起身跟着女护士走了出去。

余疏疏将名片收好,准备离开的时候,唐棠却拉住了她的手。

“你不是想要知道你跟师瑾之间发生了什么吗?你去见一个人,就明白了。”

余疏疏还以为唐棠会带自己见什么朋友之类的人,没想到居然把自己带到了医院的会议室,去见了师老爷子——师越。

虽然头发白了一半,但是精气神非常的好,他的模样跟师瑾有着三分相似。

师越看到余疏疏的时候,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神色。他的旁边站着乔星辰,看来这位所谓贵宾的到访,并非巧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