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迹少夫人的马甲好多

迹少夫人的马甲好多

一条小暖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江泊烟被迹寒当做玩物,替身,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很好掌握,毕竟是他将她从那片泥沼之地带出来的。江泊烟从来就不是任人拿捏的简单角色,她身披无数马甲,拥有多重身份,以猎物的身份出现在迹寒的世界里,只是在静待时机,时机一到,她便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拿下!

主角:江泊烟,迹寒   更新:2022-07-16 08: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泊烟,迹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迹少夫人的马甲好多》,由网络作家“一条小暖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泊烟被迹寒当做玩物,替身,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很好掌握,毕竟是他将她从那片泥沼之地带出来的。江泊烟从来就不是任人拿捏的简单角色,她身披无数马甲,拥有多重身份,以猎物的身份出现在迹寒的世界里,只是在静待时机,时机一到,她便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拿下!

《迹少夫人的马甲好多》精彩片段

业岛,是Z国边境的一座孤岛,人们更喜欢称它为禁区。

因为被流放到这里的,全都是孤苦无依的老人、不能自理的重度残疾,以及会危害社会的精神病人。

这里没有日常生活所需要的任何东西

没有法律管控,更没有道德底线。

堪称人间炼狱。

幽沉阴暗的天空翻滚着雷云,像黑幕般笼罩着整座岛屿。

枯枝盘虬的老树下,一个年轻女孩抱着膝盖蜷缩在那里,长发随着裙摆一起铺在地上,巴掌大的小脸上还横着一道血痕。

她坐在树下,一对眼珠淡漠地看向海岸边。

有人在歇斯底里地哭喊;

有人抱着石头不分敌我地乱砸;

有人从礁石上跳下去,任海水吞没了自己。

如此混乱的场景几乎天天都在上演。

从她三年前被养父扔到这里来后,就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

她是江家的养女。

三年前,她才知道养父收养她,是听了一个算命先生的话。

这算命先生替江家还没出生的大小姐江定幽算过一卦,说江定幽生下来就会命运多舛,多病多灾,到了十八岁那年更是会横遭不幸,死在异乡。

只有找到一个同年同月同日生,并且同是女孩的人,将厄运转移到她身上,江定幽才能逃过这一劫。

而她江泊烟,就是那个人。

从小到大,养父总会给她吃些稀奇古怪的药,让她病痛不断。

到了十八岁那年,她更是被强行送去和一个老男人订婚。

她豁出命去反抗,一刀将那个七十多岁的老男人捅了,却还是没能逃掉。

养父派人抓住她,将她送到了业岛。

她在这里一待就是整整三年。

她知道,江家人想让她死在这里,可惜,她并没有如他们所愿。

“轰轰!”

空中的雷云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紧接着,又一阵更加刺耳的声音响起。

江泊烟抬眼望去,只见岛屿上空浩浩荡荡地飞来了数十架直升飞机。

是军队吗?

江泊烟皱皱眉,娇小的身子往树底缩了缩。

而另一边,直升机已经降落在岸上,巨大的动静瞬间吸引了岛上其他人的注意力,他们疯狂地挤上前去,将飞机团团围住。

就连那些没有任何行动力的人,都拖着自己的断腿扭曲地往那边爬去,远远望着,好像丧尸围城一样。

“砰砰砰砰!”

伴随着几声震耳欲聋的枪响,丛林上空惊起一群飞鸟,挤在最前面的人却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被他们的脑浆和血溅到,尖叫声顿时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江泊烟眯着眼睛仔细看去,只见一群黑衣人从飞机上下来,个个腰间都别着枪。

她将身体蜷得更紧,缓缓抿起了嘴唇。

国家终于忍受不了这座岛的存在,要把他们全部毁灭了么?

她终究还是逃不过吗?

那她活了这二十一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就只是为了替江定幽挡灾?

她不甘心,她怎么能甘心?

她想活下去,她要报仇!

“迹少,禁区里弱肉强食,海边的这些基本上都是被岛上的其他势力驱逐过来的弱者,不是精神病就是重度残疾,都活不长了。”

伴随着说话声,一排黑衣人率先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江泊烟攥紧拳头,这里没有任何遮挡物,她根本避无可避。

一行黑衣人气势万钧,黑洞洞的枪口像是宣告死亡的出音口。

她低下头,看着一双切尔西短靴从她面前走过。

落叶被踩出脆响,但那声音却突然停了下来。

那靴子的尖头调转方向朝向了她。

江泊烟抬起头,正对上了皮鞋主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霸道又强烈的压迫感逼得她喘不过气来。

而男人那冷如寒冰的声音带着得天独厚的高贵,仿佛强电流一般直直地从她的耳朵蔓延到了整条脊柱。

他沉声问道:“她也是精神病人?”

男人话音刚落,就立刻有人行动了起来。

“滴”的一声。

一个黑衣人抓起江泊烟的手,扫了一下她手腕上的条形码。

每一个被送往禁区的人都会在手腕上纹上身份信息。

为了顺利把她送入禁区,江家给她安排的身份是一个精神分裂者。

那人仔细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信息,确认道:“迹少,是精神病。”

男人点了点头:“还有呢?”

“她叫江泊烟,三年前被流放入岛,今年21岁,被诊断为有自残倾向的精神分裂患者。”

“三年。”

男人将目光投向了江泊烟,“这种留在世界上只会玷污人类基因的女人居然18岁才被送进来。”

“……”

什么叫玷污人类基因?精神病也分先天和后天好吗!真是莫名其妙!

江泊烟虽然缩成一团假装有病,但还是在心里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男人那双修长的腿往前迈了一步,又从容弯下。

下一秒,男人骨节分明的手猛地扣住了她的下颌。

她痛得一个激灵,被迫抬起脑袋,对上那双寒潭似的双眼。

面前是一张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的脸,浓黑色的短发下是一副俊美绝伦的长相。

他肤若白雪,剑眉入鬓,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却显得整个人锋利尖锐,美得极具攻击性。

而此时,这个男人更是抿紧了他一看就十分薄情的嘴唇,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江泊烟。

他什么都没说,漆黑的瞳仁中倒映着江泊烟毫无波澜的脸。

这场心理博弈持续了整整三分钟。

江泊烟始终都木然地看着对方。

禁区的生活让她早就学会了隐藏自己,即使有情绪也只会在心里默默吐槽,从不显山露水。

男人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女孩,看着她清澈的眼睛,苍白的脸蛋,还有脸上那道不知道被什么划出来的血痕。

他眼底闪过一丝玩味。

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样直视着他的眼睛了。

而这个女人,虽然长得清纯无害,但被他掐了这么久也不见慌乱,更没有发病。

最重要的是,这张脸……和她的一模一样。

“就她了。”

就在所有人都屏息的当口,男人突然捏了捏江泊烟的脸,站起身来。

他身旁的保镖闻言立刻递上了擦手的湿巾:“迹少,这才刚上岸,您不再挑挑了吗?”

“不挑了。”

男人接过湿巾漫不经心地擦了擦手,将湿巾扔回给保镖,就转身离开了。

江泊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一把拽了起来。

她不动声色地顺从着,毕竟那么多枪口对着她,反抗也是不现实的。

走了一段路,右边架着她的那个黑衣人突然问了句:“晏助理,迹少特地来禁区一趟,就为了挑个精神病回去吗?”

江泊烟也跟着竖起了耳朵。

那位姓晏的助理却转身往他们这边斜睨了一眼:“迹少的事你也敢管,活腻了吗?”

只是这么不痛不痒的一句话,就让保镖立刻闭上了嘴。

江泊烟却通过这些人的反应,揣测出一个令她心脏怦怦乱跳的事实。

这个迹少是个大人物,所有人都惧怕他,而现在这个大人物挑中了她。

是挑中,不是杀了她。

她能离开这里了!

而另一边,业岛中心区域的一处楼顶,几个看起来很正常的人凑在一起看着江泊烟的背影。

“哎,以烟姐姐的实力,卸了他们的枪再杀几个人逃跑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乖乖地跟着他们走?”

一个黝黑的小男孩趴在栏杆上一脸茫然地看着已经起飞的直升机。

他身上穿着大号的囚衣,拿手肘拐了拐身边的人。

那人笑了笑。

“首先,她一直都想离开这里,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她没理由放弃。”

“还有呢?”

“还有就是……她很聪明,一眼就看出带她走的那个男人不好惹。”

那人晃着腿,眯着眼睛望向了重新恢复平静的海滩。

“他的名字叫迹寒,如果有一天你也幸运地离开了这里,记住一定不要惹上这个人。”

“哦……”小男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即又皱眉问道,“可是烟姐姐孑然一身,她出去以后要怎么生存啊?”

那人闻言低笑了一声。

江泊烟只在炼狱般的禁区待了三年都能称王称霸,有这样的能力,在哪不能生存?

真正要害怕的,恐怕是当年把她丢进禁区的那些人吧。


Z国首都。

江泊烟蜷缩在二楼阳台的秋千吊椅上慢悠悠地晃着。

阳光洒在院子里,给满院粉白的芙蓉花都镀上了一层金边,让人怎么也看不够。

她手指绕着发尾,看着这满院的美景。

这里是芙蓉园。

迹寒将她接出禁区后就一直把她关在这里,偌大的一座园子,就只有她和两个佣人住着。

两个女佣非常普通,没有武力也没有枪械,所以在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她就想过离开,但刚出院门,她就被十几个手持枪械的黑衣保镖挡了回去。

因此她现在只能吃饭睡觉荡秋千,思索着逃出去的办法。

她回来可不是为了赏花的,好不容易从禁区出来,她肯定要先给江家人一份大礼!

秋千轻飘飘地荡出去,她撑着下巴发呆,但注意力却集中在了下面。

阳台下,修剪花枝的两个佣人正在聊天。

“哎,你知不知道,前几天小胡因为上菜的时候不小心洒了点菜汤在地上,就被少爷一脚给踹进医院了!”

“这还算大事吗?上次老爷找少爷拨款,被少爷晾在外面四个小时才进去。”

“是啊,我觉得要不是因为这层血缘关系,少爷还不知道要把老爷怎么样呢……”

江泊烟安静的听着,可能因为她是个精神病的缘故,所以两个佣人聊天从来没避讳过她,她也通过这两个女佣,对迹少这个人已经有了一个大体的认识。

他名叫迹寒,今年才24岁,是国家顶级财团的掌门人。

就在去年上半年,他带人持械闯进了自己父亲的办公室,亲手将他从神坛上赶落,自己接手了迹家所有产业。

他行事果决且极有魄力,以狠辣的手段迅速肃清内部,将集团高层全都换成了自己的亲信。

在他的经营下,迹氏财团短短半年就在国内有了不可撼动的地位。

靠准这棵大树的人都赚得盆满钵满,但恨他妒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一年来,他所遭遇的暗杀不计其数。

但只要被他揪出幕后的主使,他就会把那人加诸在自己身上的手段千倍百倍地还回去。

毫不夸张地说,他就是个蛇蝎心肠,有仇必报,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的人。

这种人的可怕程度,是一般人连想都不敢想的。

“这么说来,我们被安排到这里来已经算是很走运了。”

其中一个佣人庆幸道:“那位小姐虽然有精神病,但平时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咱们只要不让她饿着渴着就行。”

“是啊,伺候她比伺候其他主子家的猫猫狗狗都轻松。”

另一个人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她抬起头,正要看看江泊烟的情况,却感觉头顶一暗,就好像有个人影从楼上飞扑出来了一样。

再看那秋千上,哪还有江泊烟的影子?

“啊!”

两个佣人同时惊叫出声,慌忙抬手去接。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推开,两排黑衣人鱼贯而入,站在了道路两边。

迹寒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来,身上一派肃杀之气。

然而刚走了没两步,他突然觉得眼前一黑。

众人立刻持枪想护在他身边。

他本能地一伸手,身材娇小的女孩就被他接在怀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