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州龙婿

九州龙婿

一粒尘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隘是苏家的上门女婿,入赘三年,他受尽委屈,遭受无数白眼。不仅是他,就连妻子女儿,也因为他的存在,遭受外人诟病。没有人知道,卑微落魄的上门女婿,还有另外一层无比强大的身份。被逼至绝境时,陈隘的战神身份揭开,一朝恢复身份,属于废物女婿的高光时刻,正式开始,凡是曾经欺凌过他一家的,全都不会有好下场!

主角:苏颖,陈隘   更新:2022-07-16 14: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颖,陈隘 的武侠仙侠小说《九州龙婿》,由网络作家“一粒尘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隘是苏家的上门女婿,入赘三年,他受尽委屈,遭受无数白眼。不仅是他,就连妻子女儿,也因为他的存在,遭受外人诟病。没有人知道,卑微落魄的上门女婿,还有另外一层无比强大的身份。被逼至绝境时,陈隘的战神身份揭开,一朝恢复身份,属于废物女婿的高光时刻,正式开始,凡是曾经欺凌过他一家的,全都不会有好下场!

《九州龙婿》精彩片段

苏家家宴上,三代子孙齐聚一堂。

餐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琳琅满目,众人举杯共饮,其乐融融。

而在餐桌的一侧,却蹲着一个落魄青年,他的手里只有一个冷冰冰的馒头,显得极为刺眼与落寞。

“陈隘,你吃慢点,说不定待会儿还有剩菜呢。”桌上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面带讥讽的说道。

“就是,反正剩菜拿回去也是喂狗,还不如给你吃了呢。”

少女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块吃剩的鸡骨头,扔在了青年面前,坏笑道:“来,姐夫,把这个吃了。”

被称作陈隘的青年不为所动,仿佛习以为常。

“哼,真是块木头。”少女见状,忍不住轻哼了一声,“真不知道我姐到底看中了你哪一点,干啥啥不行,天天就知道在家白吃白喝,听说现在还是我姐养着你,是吧?”

“大男人活成这样,干脆死了算了。”

“当兵那么多年,没混上个士官就算了,连安家费都没有,你是头猪吗?当年真是瞎了眼,选了你这么个没用的窝囊废。”

桌上的人顿时哄堂大笑,赫然把陈隘当成了寻欢作乐的笑柄。

陈隘没有说话,手里的馒头却被他捏成的团缩了起来。

望着面前的这帮人,陈隘的脸上不禁浮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三年前,陈隘还是炎国一颗耀眼的明星,前程似锦,未来不可限量,乃是江城最为杰出的青年。

而苏家不过是二流世家,经营多年却原地踏步。

苏老爷子为了搭上陈隘这条船,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用尽了一切办法拉拢陈隘与孙女苏颖之间的关系。

经过苏老太爷的不懈努力,陈隘和苏颖总算是结为了夫妻,苏家小姐虽美,可在外人眼里看来,苏家还是配不上陈隘这颗新星,几乎所有人都在背地里骂苏老太爷不要脸。

可谁也没想到,结婚第二年,陈隘便被部队革职,灰溜溜的回到了江城。

外界对此传言无数,有人说陈隘是犯了严重的错误,也有人说陈隘是个投机分子,似乎所有人都想在陈隘的头上踩一脚,以此来显示自己的不凡。

但没人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一年,陈隘是炎国战域的传奇,入伍五年,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战役,且未尝一败!为炎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二十六岁,陈隘便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大帅,荣获最高荣誉国士无双的称号,负责镇守边疆,守护炎国!更是被尊称为炎国战域之魂,无尚圣帅!

同一年,边境便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摩擦,大怒之下的陈隘当即统率大军,一口气屠杀敌军八个统领、数十万入侵者!

敌军的最高统帅,更是跪在陈隘面前瑟瑟发抖,祈求原谅。

可震怒下的陈隘根本不给他丝毫机会,当着众人之面,亲手杀了这位统帅,并且放言:“犯我炎国者,虽远必诛!”

毫不夸张的说,那时陈隘的一个眼神,便可吓退十万大军!

如此戾气的举动,很快便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不满,炎国迫于压力,便暂且将陈隘革职,封锁了所有信息。

陈隘,落魄而归。

失去了地位与荣光的陈隘,顿时成为了苏家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所有人都将其视为耻辱,几乎没人在正眼瞧他。

可这帮庸俗鼠辈又怎能知道,仅仅是“陈隘”这两个字,便能吓退数十万大军呢?

想起往事,陈隘不禁苦笑了一声,他把手伸进了口袋,摸出了一块令牌,轻轻的吻了一下。

令牌通体发黑,闪烁着微微的黑色光芒。

这是炎国颁发给他的勋章,名为天王令,全世界仅此一枚。

凭借天王令,便可调动百万大军!

对陈隘来说,这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更是无尚的荣誉,功勋的见证。

“你看那傻子,在那儿亲石头呢,哈哈哈,笑死我了!”苏萌不放过任何一个嘲讽陈隘的机会,指着陈隘哈哈大笑了起来。

“傻比,亲不到女人亲石头啊?是不是小颖不让你碰你憋得慌?”

“行了。”这时候,苏老太爷挥了挥手。

他不耐烦的看着陈隘,满面阴霾的说道:“你来干什么?”

陈隘深吸了一口气,在这里蹲了一个小时,总算是有说话的机会了。

他望向了苏老太爷,恳求道:“爷爷,我女儿小若得了白血病,需要一笔手术费,我想....借您三十万。”

听到这句话,苏老太爷顿时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他怒视着陈隘,大声呵斥道:“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借钱的?”

“来我苏家这么多年,没有一丁点贡献,你还有脸借钱?”

“就是,三十万虽然不多,但你能还的上嘛?”苏萌笑嘻嘻的说道。

陈隘咬着牙说道:“我发誓,这笔钱我一定会还给你...”

“还?你拿什么还?”苏萌嘲笑道,“要不是我姐养着你,你估计早就饿死了吧?”

陈隘抬起头来,死死的望着苏老太爷,几乎带着哀求的说道:“爷爷,若儿必须马上手术,如果没有这笔钱,若儿她...”

“她需要钱,关我什么事儿?”苏老太爷打断了陈隘的话。

“她是苏颖的女儿,是你的重孙!”陈隘一脸不甘,“你可以不管我,但若儿的身体里留着你的血,她才四岁,你就忍心看着她无医可治吗!”

苏老太爷冷笑道:“小颖为了你这个废物,跟我苏家几乎断绝关系,你女儿死不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陈隘死死地望着苏老太爷,一股怒火从心而起。

他知道苏老太爷心狠,但他怎么都想不到,苏老太爷居然会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哎呀,你要是真需要这笔钱,赚钱的方式不是很多嘛。”苏萌坏笑道,“我姐那么漂亮,要是出去卖的话,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吧?”

“再说了,你怎么就确定若儿是你女儿啊?搞不好是我姐跟哪个野男人生的呢。”

桌上的人再次哄堂大笑,而苏萌似乎有意侮辱陈隘,她娇滴滴的看向了苏老太爷,撒娇似的说道:“爷爷,我最近刚看上了一辆新车,只需要三十万,您买给我好不好?”

苏老太爷看了陈隘一眼,尔后笑道:“不就三十万吗,待会儿我就转给你。”

“谢谢爷爷!”苏萌一脸兴奋的说道。

随后她还不忘瞪了陈隘一眼,眼神中尽是得意之色。

陈隘死死地握着拳头,他死死地瞪着苏老太爷,几乎不敢相信。

苏老太爷宁可把这三十万给苏萌买车,也不愿意救自己的女儿!

“哈哈哈哈!”想到这里,陈隘不禁放声大笑了起来。

“一帮攀龙附凤的势力之辈。”陈隘大吼,“当年我还在战域的时候,你们求着我娶苏颖,如今我陷入落魄,尔等却是如此嘴脸!”

陈隘放声大笑,“今日之耻,我陈隘会永远记住,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后悔?”苏老太爷不禁冷笑了一声,“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儿,就是把颖儿嫁给你这个废物!”

“赶紧滚吧,你要真有骨气,就自己去凑钱,还用得着跑这儿来啊?”苏萌白眼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陈隘没有再说话,他冷冷的扫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记住了每一个人的嘴脸,随后大步走出了苏家。

站在大街上,陈隘心里五味杂陈。

他摸出了口袋里的那块黑色勋章,恋恋不舍的说道:“为了我女儿,只能把你暂且卖了。”

这块天王令,是陈隘心底最后的底线,失去了勋章,便代表失去了一切。

可如今为了女儿,陈隘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忽然有数十辆军车浩浩荡荡的开了过来。

发动机的轰鸣,震耳欲聋,冲天的气势更是让人不敢靠近。

车径直停在了陈隘的身前,随后,便有数十个荷枪实弹的战士跳了下来,将周围彻底隔绝。

“见过陈圣帅!”众人齐声大喊,声音震天!


 

陈隘眉头紧皱,满腹疑团。

圣帅?这个称呼...似乎已经很久没人喊过了,一时间居然有些陌生。

就在陈隘疑惑之时,一个身材壮实、满面威严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老方?”陈隘顿时更糊涂了,老方是边境战域独一无二的存在,身份地位超然,同时,他也是陈隘的老部下。

按说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北方镇守边境,怎么会来到偏远的江城?

老方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激动与兴奋,他拿出了一份手令,大喊道:“陈大帅,今日我是奉炎国最高手令,前来江城,恭迎圣帅归位,恢复荣光!”

“归位?”

陈隘愣了愣,他盯着老方激动的说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短瞬之间,他的脸上闪过了无数道神情。

有吃惊,有兴奋,有激动,有心安...仿佛心里悬着的石头,落地了一般。

陈隘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了,久到他几乎已经要放弃了!

仅仅是两个字,便让陈隘的希望死灰复燃,仿佛失去的精气神,都在这一刹那回来了!

老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念道:“陈隘为国立下不世之功,位列万军之首,受万民供奉!乃是炎国史上第一人!”

“经上方研究,恢复陈隘圣帅之位,接任九大战域总统领!”

直到把所有的决定念完,老方才冲上前来,和陈隘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圣帅,三年了,您受苦了。”老方激动的说道,“兄弟们日夜期盼,总算是盼到了这一天!”

陈隘心底更是感慨万千,只是...他想不清楚,为何整整三年,边境没有一人来探望过自己?

“圣帅...”老方似乎猜到了陈隘的疑惑,“自从您离开边境后,上头便封锁了您所有的消息,将你的身份、行踪列为了SSS级文件。”

“我们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依然查不到任何与您有关的消息。”老方苦笑道。

陈隘闻言,顿时释然。

“圣帅,希望您能理解上头的苦衷,当年您在边境威名赫赫,戾气太重,退位后不知多少人想要您的命...”老方解释道。

陈隘点头,他自然能理解上头的苦衷,只是...似乎所有人都低估了陈隘的本领。

身处边境第一线,陈隘都可全身而退,如今就算孑然一身,又有何人能伤其安危?

“对了,圣帅,这是您的文件。”老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份文件塞给了陈隘。

陈隘打开这份文件,这件里面放着一张印着战域勋章的银行卡,以及一份恢复身份的通知书。

银行卡是特殊制成的,其中拥有的钱财数不胜数。

这本就是陈隘的物品,只是在离开战域时,陈隘主动放弃了。

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可以重归帅位!

随后,陈隘望向老方,眼神中迸发出一股杀气:“如今的边境境地如何?”

老方连忙打了个敬礼,“自从您一举歼灭地方数十万大军后,边境便无人敢犯!如今的边境固若金汤!”

得知边境无恙,陈隘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既然身份已经恢复,陈隘便再也没有必要忍耐下去了。

整整三年,陈隘早就已经受够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嘴角不禁浮现起一抹冷笑。

苏家,你们也该付出应有的代价了。

随后,陈隘扫了一眼四周,蹙眉道:“你们的动作太大,已经影响普通人通行了。”

“现在,听我命令,所有人,去江州战域待命!”陈隘一声大吼。

“是!”所有人对着陈隘齐刷刷的敬了个礼,喊声震天!

老方他们离去后,陈隘便收起银行卡,向着医院赶去。

医院里,原本属于陈若的病房,陈隘却发现空无一人。

陈隘眉头微皱,他拉住护士问道:“请问三号床的病人呢?”

护士瞥了陈隘一眼,不耐烦的说道:“苏小姐带着陈若去黄氏集团了。”

“黄氏集团?”陈隘脸色顿时一冷,“她去黄氏集团干什么?”

护士冷笑道:“黄总惦记苏小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还能干什么?”

“真不知道苏小姐是怎么看上你的,孩子的手术费还得靠自己老婆去陪别人睡觉...”护士一边收拾,一边嘟囔。

陈隘脸色冰冷,下一秒便消失在病房之中。

...

黄氏集团,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正色眯眯的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女人。

女人身材曼妙,杨柳细腰,脸蛋更是精致无双,有江城第一美人的称号。

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只有三四岁大小的女孩,女孩长着一对宝石般的大眼睛,脸色有几分苍白,看上去颇为虚弱。

“苏小姐,这钱嘛也不是不能给你...”黄氏集团的老总黄耀色眯眯的说道。

“不过嘛...你总得付出点什么,我也不能白白把钱给你啊,是吧?”黄耀盯着苏颖迷人的身姿,几乎要拔不下来眼了。

苏颖咬了咬牙,说道:“黄总,我女儿急着做手术,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你就当借给我的,我很快就还你,可以吗?”

为了引起黄耀的同情心,苏颖小声对若儿说道:“若儿,叫叔叔。”

“叫什么叔叔啊。”黄耀舔着嘴唇,“叫声爸爸我听听。”

若儿抿着嘴巴,大眼睛里写满了害怕。

她有几分气虚的说道:“你...你不是我爸爸...”

黄耀笑眯眯的说道:“现在不是,说不定以后就是了。”

“对吧,苏小姐?”说话间,黄耀往苏颖的身上靠了几步。

苏颖脸色难看,她当然知道黄耀的心思。

可眼下为了女儿,她找不到别的办法,只能来求黄耀。

看到苏颖这迷人的样子,黄耀顿时忍不住了,他晃动着肥大的身躯,一把便扑向了苏颖!

“你...放开我...”苏颖拼命挣扎,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是黄耀的对手,不但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反而激发了黄耀的野性。

若儿在一旁吓得嚎啕大哭,不停地大喊道:“叔叔你不要欺负我妈妈,你放开我妈妈...”

精虫上脑的黄耀,哪里顾得上若儿,他一边扒拉着苏颖,一边兴奋地说道:“跟着陈隘那个废物有什么用,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还不如跟你黄哥我,我保证你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

情急之下的小若蹒跚着身子扑向黄耀,张开嘴巴狠狠地咬在了黄耀的胳膊上。

“不许欺负我妈妈!”小若瞪着大眼睛说道。

“啊!!!”黄耀顿时疼得呲牙咧嘴,他怒视着陈若,破口大骂道:“小畜生,你敢咬我,我抽死你!”

“不要打我女儿!”苏颖也急了,她急忙扑过去挡在了若儿的身前,顺手抱着若儿,闭上了眼睛。

可黄耀的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睁眼望去,只见一个面容冷冽、身材瘦削的青年,正冷冷地抓着黄耀的手腕。


“陈隘?”望着面前的青年,苏颖顿时一愣,随后眉头便紧皱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回家里去!”苏颖冷声说道。

“爸爸...”这时,若儿忽然喊了陈隘一声,她迈着蹒跚的脚步,向着陈隘跑了过来。

方才还满面冷冽的陈隘,在望向若儿的时候却尽是柔情。

“爸爸,这个坏叔叔欺负妈妈,我害怕...”若儿小声说道。

陈隘弯下身子,一只手抱起了若儿,温柔地说道:“乖,有爸爸在,若儿不怕。”

“爸爸会保护我们的,对吗?”若儿抱着陈隘的一只手臂,嫩里嫩气的说道。

陈隘连连点头道:“有爸爸在,没人能欺负你们。”

“哈哈哈,口出狂言!”黄耀冷声大笑了起来,“你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能保护谁?我还告诉你了,苏颖我上定了!既然你来了,我就当着你的面玩你老婆!”

说完,黄耀对门外大喊道:“保安,保安!”

“别喊了。”陈隘的声音如腊月寒风,“你手下那几个废物已经被我干掉了。”

“你放屁!”黄耀破口大骂道,“你吓唬我?”

陈隘没有理会黄耀,他在若儿耳侧小声说道:“若儿乖,听爸爸的话,闭上眼睛。”

若儿趴在陈隘的怀里,乖乖的闭上了她水灵灵的大眼睛。

“嘭!”

下一秒,陈隘如闪电般的一脚踹出,黄耀的身子顿时被踹飞出去了几十米!

忍耐了三年的戾气,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苏颖望着这一幕,不禁呆住了。

今天的陈隘,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就仿佛...三年前那股睥睨天下的气质,又回来了一样!

但很快,苏颖就反应了过来。

现在的陈隘已经不是当年战域之光了,打了黄耀,不仅借不到女儿的医药费,以后恐怕还会遭到黄耀无休无止的报复!

“陈隘,你疯了吗!”想到这里,苏颖大吼了一声。

“小子,你死定了...”黄耀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他一脸坏笑道:“等我玩完你老婆,就把这对母女卖到窑子里去,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听到此话,陈隘的眼睛里瞬间浮现起一抹强烈的杀意。

迎上陈隘的目光,黄耀不自觉得打了个寒颤。

就仿佛后背被阵阵冷风吹过,通体冰凉!

“你...找死么!”陈隘一步踏出,瞬间便来到了黄耀的身前,“嘭”的一脚踹在了黄耀的膝盖上。

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黄耀的膝盖顿时粉碎!

“啊!!!”黄耀半跪在地上,痛苦的大吼了起来。

就在陈隘准备解决掉黄耀的时候,苏颖忽然跑过来,狠狠地推了陈隘一把。

“陈隘,你疯了吗!”苏颖带着哭腔的大喊,“你打了黄耀,若儿怎么办?以后我们母女怎么办?我因为你已经失去了家人,失去了亲情,难道你还想让我失去唯一的女儿吗!”

“你以为我愿意来找黄耀吗!还不是因为你!”

“结婚这几年来,你什么都不做,我们分文未有,若儿还这么小,你忍心看着她受这个苦吗!”

“难道你想永远活在过去,永远活在你曾经的荣光里吗!”

说完,苏颖便蹲下身子,失声痛哭了起来。

豆大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陈隘心里犹如被万针穿过,疼痛难当。

结婚三年,苏颖为了陈隘,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

她宁可和苏家脱离关系,也义无反顾的跟随陈隘;宁可过清贫的日子,也不肯和陈隘离婚,她宁可背负骂名,也坚定地站在陈隘一方!

哪怕所有人都瞧不起陈隘,但苏颖却依然愿意相信他,并且为他生下一子。

这些,陈隘永远记得。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对不起苏颖,唯独陈隘,不行。

看着苏颖痛哭流涕的样子,陈隘的心几乎都要碎了。

他弯下身子,伸手轻轻的擦拭着苏颖的泪光,温柔而坚定的说道:“这些年,你受累了,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瞧不起你。”

苏颖抬起头,包含泪珠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陈隘。

这是陈隘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这么多年来,无论苏颖说什么,陈隘都不为所动,像是一块木头。

但今天的陈隘,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陈隘缓缓地站起身子,脸上的温柔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冰冷。

锐利的眼睛,夹杂着几分狠戾,让原本准备放狠话的黄耀,戛然而止。

那双目光,就仿佛在注视着一个死人。

“我们回家吧。”就在这时候,苏颖忽然拽住了陈隘的胳膊。

“我想回家了。”苏颖望着陈隘,语气里带着几分恳求。

她害怕,害怕失去理智的陈隘,惹下更大的祸事!

“爸爸,若儿也想回家了。”若儿细声细气的说道。

陈隘的脸色顿时温柔了下来,他抱起了若儿,温情脉脉的说道:“好,我们回家。”

一路上,苏颖的整颗心都提着。

黄耀不仅仅是江城市有名的富豪,他的哥哥黄生更是江州战域的大人物!

靠着这层关系,黄耀在江城没多少人敢招惹!

如今陈隘打了黄耀,气是出了,可以后该怎么办?

“唉。”想到这里,苏颖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陈隘温柔的问道。

苏颖摇了摇头,随口敷衍道:“没什么...我在想若儿的手术费该去哪儿凑,实在不行,我就去求我爷爷吧。”

提起苏老太爷,陈隘的脸上不禁浮起了一抹冷厉。

“去求他没用。”陈隘摇头道,“这笔钱,我来想办法。”

既然身份已经恢复了,区区三十万,对陈隘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回到家以后,岳母孙玉梅急切的问道:“颖儿,怎么样?钱凑到了吗?”

苏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把陈隘打人的事情告诉孙玉梅。

“还没有,黄耀他...不借。”苏颖敷衍的说道。

听到此话,孙玉梅不禁狠狠地瞪了陈隘一眼。

“都怪你这个窝囊废,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也不用被苏家赶出来!”孙玉梅指着陈隘的鼻子破口大骂。

“颖儿,实在不行你就跟这窝囊废离婚吧,只要离了婚,你爷爷一定会给你这笔钱。”孙玉梅眼珠子转了转,借机说道。

孙玉梅本就对陈隘厌恶至极,如果不是因为陈隘,他们一家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

更何况,以苏颖的姿色,即便生过孩子,追她的人也一大把。

只要二人离婚,那么一切都还可以重来!

然而,苏颖却皱眉道:“我说了,我不会和陈隘离婚的。”

撇下这句话后,苏颖便抱着若儿回了自己的房间。

孙玉梅气急败坏的看向了陈隘,她指着陈隘的鼻子说道:“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赶紧和苏颖离婚!苏颖为了你吃得苦还不够多吗!”

“为了给若儿治病,她宁肯去求黄耀!黄耀是个什么货色,难道你不清楚吗!”

面对孙玉梅的谩骂,陈隘早就习以为常。

更何况,孙玉梅说的没错,自己的确亏欠颖儿乃至这一家人太多太多。

可现在陈隘身份已经恢复,正是他补偿的开始,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妈,从今天起,我会让颖儿以及您过上想要的生活。”陈隘深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的说道。

孙玉梅怒极反笑:“让颖儿过上想要的生活?凭什么?你还以为你是那个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