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想致富却成了权臣

想致富却成了权臣

漫山红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穿越,将李素带到了架空王朝,原主的家里一贫如洗,还刚刚死了个哥哥。如今就剩下一个寡嫂要养活,李素撸起袖子加油干,说什么都不能让把他当亲弟弟的嫂子受苦。利用现代知识,李素努力的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主角:李素,刘三娘   更新:2022-08-17 18: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素,刘三娘 的女频言情小说《想致富却成了权臣》,由网络作家“漫山红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将李素带到了架空王朝,原主的家里一贫如洗,还刚刚死了个哥哥。如今就剩下一个寡嫂要养活,李素撸起袖子加油干,说什么都不能让把他当亲弟弟的嫂子受苦。利用现代知识,李素努力的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想致富却成了权臣》精彩片段

“快来看啊!”

“李家嫂子又在给李素洗澡了!”

贞观十年春。

苏州吴县,安平村。

大雪下了半月,整个村子都被蒙上了一阵阵白霜。

村里的孩童在外追逐打闹,上了年纪的老人抓了一把栗米洒在门前,露出一脸慈祥。

而在村子南边的一间破败茅屋内。

一群半大的小子兴奋地爬上屋檐,两眼直溜溜地盯着往里晃荡。

只见茅屋内,一个约莫二十之龄的女子,正在病榻前,给一名少年来回仔细的擦拭着身子。

虽然女子穿着粗布素衣,但在她的容光映照之下,却比灿烂的锦缎更显耀眼。

尖尖的脸蛋,双眉修长。

看着病榻前紧闭双眼的少年,女子眼中又是怜惜,又是羞涩。

“小素,怎么你身上的冻疮又多了些?”

“怪嫂子,嫂子该早点给你抹药的。”

“你也别嫌羞,不抹药不行啊,到时侯再冷点该烂肉了……”

女子喃喃自语。

“哎,我说李家嫂子,你天天给一个废人擦什么擦。”

“孤男寡女,你是真不害臊啊!”

“要我看,你可真辛苦。”

“年纪轻轻守活寡不说,还得贴身伺候你那废物小叔子,真是可惜你那一副好皮囊喽!”

屋檐上,吴家小子大壮看到刘三娘红着脸拿着湿手绢擦试李素的身体时。

忍不住吹了个口哨,满脸调笑。

“是啊李家嫂子,我说你这是图啥啊?”

“你男人都死两年了,你天天照顾着你家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小叔,又是喂饭,又是洗澡。”

“不如你跟了我,我会种田,会劈柴。”

“我家里还有好几块田地,跟了我以后,你就好好的享福吧!”

一群半大小子连忙开口附和,那开了荤腔的口,收都收不住。

只因这刘三娘不但生的貌美,十里八乡都有名。

而且还是个小寡妇,村里的男人都想跟她厮混一番。

可偏偏这个刘三娘还清高的不行,以为自己能守住那块牌坊,居然对其他人的追求视而不见。

听到屋顶吴大壮几人的戏谑,刘三娘耳根子一下子红了,气得手一抖。

顿时羞得娇躯轻颤连连,随即恼羞成怒,掐着腰就对着屋顶娇骂一通!

吴大壮几人都是村里半大的孩子,当然是有贼心没贼胆。

过足了眼瘾和嘴瘾之后,拍拍屁股从屋顶上跳下来,猫着腰骂骂咧咧走了。

而刘三娘则是又羞又恼,她丢掉湿手帕,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李素,忍不住掩面哭泣起来。

“小素,嫂子自从嫁进李家来,一直兢兢业业操持这个家。”

“你大哥死了,你又瘫着,可嫂子既然嫁进了李家,那就生是李家的人,死也是李家的鬼。”

“你放心,嫂子会服侍好你,等你哪天好了,嫂子再嫁人!”

话音落下。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刘三娘哭诉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李素却缓缓睁开了眼睛。

“嘶,我这是在哪儿,还有……是谁在哭?”

李素有些懵逼。

想四处打量一番,却发现一张绝美的脸庞映入了眼帘。

柳叶长眉,杏眼粉唇,肤若凝脂,不施粉黛。

头发随意的挽成了起来,几缕碎发落在眸前,清纯诱人。

尽管身穿粗布衣服,可身材前凸后翘,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

“小素,你,你怎怎么醒了……”

“那……那什么,你的冻疮又复发了,嫂子在给……给你抹药。”

刘三娘没想到李素会突然清醒过来,眼神还直勾勾看着自己,俏脸顿时红的能滴血。

以前李素就很抗拒自己帮他擦身体,所以她都是趁着李素睡着的时候再擦。

如今李素突然醒过来了,她也只好豁出去脸面解释。

“小素,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嫂子……你大兄他不在了,就剩下咱们叔嫂两人相依为命。”

尽管脸红羞臊,说话都结巴了。

可刘三娘还是咬了咬牙,又将李素的里衣一把脱了:“若是不给你长冻疮的那些地方涂上药,等天气更寒冷些,就该烂肉了……”

等等!

什么嫂子小叔子的?

我不是二十一世纪一个扑街网络作者吗?

难道我……穿越了?!

李素头部顿时一阵剧痛,一大片记忆像是不要钱似的卷席而来。

是的,他穿越了!

穿越到唐朝,苏州吴县的一个穷苦小村子。

前身也叫李素,从小便父母双亡,和大兄李文相依为命,娶了一个嫂子叫做刘三娘。

只可惜命运弄人,大兄赶考死在了外边。

而嫂子刘三娘虽然守了寡,但念着对大兄的情意不愿改嫁的同时,又留在了李家担负起了照顾李素的责任。

至于前身……

早年间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这一瘫就是好几年,全靠着嫂子刘三娘撑着而活……

李素都要哭了!

别人穿越成为皇帝太子,而自己穿越,就这???

容不得的李素叹气,身上传来的酥麻,顿时让他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刘三娘拿着帕子,在他身上来回擦拭。

那柔弱无骨的触感,让李素不禁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虽然穿越成了一个病秧子,但一上来就被这样一个美人摸来摸去。

“嫂,嫂子,我想尿尿……”李素闭上眼,为了逃脱尴尬处境,编了个瞎话。

呃……

刘三娘俏脸更红,拍了拍自己烫呼呼的脸,低着头软糯糯地说了一句:“是嫂子疏忽了,忘记给你拿盂桶了,嫂子现在就去拿。”

说罢,刘三娘细腰轻扭,飞快跑出去,似乎要逃离屋里的暧昧气息。

李素用余光撇了眼那极度婀娜诱人的身影,心中感叹。

这个穿越的开局也太刺激了点……

而门外,刘三娘俏脸还红扑扑的。

“哎呀,臊死人了……”

她羞得轻拍了拍自己的脸,轻吐出一丝热气,顺手拿起盂桶。

正要给李素送进去——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叫喊。

“三娘,三娘……”

闻言,刘三娘顿时一愣,诧异的往院子里一看,只见乌泱泱走来了一群人。

破旧的小院子里,也顿时因为这群人的到来,显得狭小又拥挤。

待看清来人是谁时。

刘三娘立马就吓的将手里的盂桶都跌落在了地上!


“冯......冯,冯大少爷,您怎么来了?那租钱,前几日不是刚交过吗?”

刘三娘糯糯的嗓子,让冯岳平听的心里很痒痒。

他想这个美娇娘俏寡妇太久了!

“哈哈三娘,本少爷在村东头遇见了吴大壮,他说你又给你家那躺床上的废物擦身子呢,还一脸春风荡漾。”

“这不,小爷,我这不赶紧来了吗?”

“有没有破坏你什么好事儿啊?”

这个冯岳平,是整个安平村地主冯家的长子。

很多人,包括李家,都是他家的佃户!

他身高虽然七尺,但一脸横肉又矮又胖,一点儿不像富贵人家的少爷,反而像长高版的武大郎。

素日里,刘三娘一直防着他,不然早就被欺负了。

“胡说八道!”

听着他嘴里的污言秽语,刘三娘忍不住,咬唇娇骂了一句。

“我胡说八道?”

“呵呵......听说你和那李素平日里没少苟且。你还一副总是拒绝本少爷千里之外的模样。”

“感情三娘你是有厮混的主儿啊!”

“今儿被爷撞见了吧?爷倒是要看看你这浪蹄子到底是有多泼辣!”

冯岳平简单粗暴,摆了摆手就让身后的家丁过来桎梏住了刘三娘。

而后,一双色迷迷的眼睛,贼溜溜大胆地落在刘三娘那上下起伏的胸口上。

对于他这种地主大少爷来说,强迫一个女人又能算得了什么?

反正我爹有钱!

大不了等到事后用钱摆平就行了。

能有多大点事?

“你无耻,我没做过那种事!”刘三娘被两个家丁捆住手,挣脱不掉,带着哭腔。

“没做更好!”

“爷知道,三娘你守寡也有好几年了,对于你这种小寡妇来说,有个男人不是更好吗!”

“不管怎么说,爷至少也比那窝在床上起不来的废物强吧?”

“你陪爷,咱俩一起快活快活岂不美哉?”

冯岳平一脸淫笑,开始步步逼近刘三娘。

若换到平日,他还真不会在大白天就干这种欺男霸女的勾当。

毕竟地主家也要脸面。

可架不住刚从县城喝完花酒,几斤猫尿下肚,色胆包天,就觉得整个苏州都是他的......

“啊,不!不要!”此刻,刘三娘别过头,不停地挣扎。

“呵呵......”

“还特么装!”

“本少爷阅女无数,早就看出来了你是个骚娘们。”

“今儿个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我冯岳平想得到的女人,还没有失手过呢!”

说罢,冯岳平趁着醉意,直接上前一步猛掐住刘三娘的脖子:“怎么着?你还盼望你那废物小叔子从床上爬起来,来个英雄救美吗?”

“只要你从了爷,以后你李家的佃租不但免了,说不定爷一开心,还能送你几分良田!”

“今年这雪下得,田里的谷子也坏了吧?若是没有我冯家帮衬,看你们叔嫂俩怎么熬过这个冬天。”

“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刘三娘因为窒息和耻辱,脸色通红,眼泪也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这一刻,她几乎绝望了。

她根本不是冯岳平口中的荡妇,嫁给夫君后不久,夫君便客死他乡。

她和夫君甚至都没来得及圆房!

“冯少爷,你再逼我,我就......我就咬舌自尽!”

刘三娘气得面红耳赤,胸口上下起伏着。

殊不知,这一幕被冯岳平看到之后。

更觉刘三娘身材曼妙,眼神又多了几分淫欲。

“哈哈哈!”

“威胁我?往些年光景不好的时候,你找我冯家借了不少粮食,换成银钱,加上利息,也有两贯钱左右。”

“没还就想死?门儿都没有!”

“若不用身体抵债,那就抓上你家那躺在病床上的小叔子来做奴还债!”

冯岳平凶神恶煞,那猥琐的笑和邪恶的眼神,越发肆无忌惮,一双手径直伸向刘三娘胸口。

刘三娘吓得大喊,可身子却被人死死抓住,只有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

此时此刻,她多希望有个男人可以站出来,救自己于水火。

可想到小叔子李素躺在床上病怏怏的模样,心情顿时绝望到了谷底!

就在这时——

“住手!”

“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对一个弱女子动手,不就是两贯钱吗?我来替还我嫂子还!”

一道洪亮有力的声音响起,震得刘三娘娇躯一颤。

“谁?”

“刘三娘,你这个婊子,家里竟然还藏了男人?”

听到声音,冯岳平顿时一愣,手上的劲儿却是松了。

只是他左顾右盼看不到人。

有点慌......

“是我,你嘴里那个躺在床上的病秧子!”

突然,门帘被掀开,只见李素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满脸戾气。

“李素?这......这......见,见鬼了?

待看清了来人是谁,冯岳平居然被吓得一个踉跄,左脚绊住右脚摔倒在了地上。

小厮见状,连忙松开刘三娘去扶人。

而刘三娘也愣住了,两行清泪挂在绝美的俏脸上。

李素重病缠身,瘫痪在床,怎么会突然起来了?

“嫂子,我来晚了。”

李素看了眼惊慌失措的刘三娘,上前一步扶住了她。

“好啊李素!其实你一直没病对吧?”

“你是装的,就是为了好跟这臭娘们在夜深苟且?”

冯岳平终于回过神来,顿时大怒:

“你他娘还真会玩!”

“今天可被本少爷逮到了,正好你醒了,走吧,去我们冯家做牛做马还债。”

“给我上!”

冯岳平鼠眼一眯,脑补了一番之后,就开始满口芬芳。

“睡你大爷,闭上你那猪嘴!”

见冯岳平嚣张的样子,李素顿时就气坏了。

两世为人,他还真没遇上过这种人物。

要打架是吗?他可不怕!

上辈子他可是跆拳道三级业余选手,干一个死肥猪冯岳平,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一旁的小厮们听见冯岳平下了命令,几人围堵而上。

不料几下,就被李素用不知名的招数打倒在地,痛得嗷嗷直叫......

众人惊了,不可置信的看向李素。

这病秧子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李素的速度非常快,一旁的刘三娘都没反应过来。

面对众人的一脸懵逼,李素不停地摩拳擦掌,眼神里也带着狠戾。

“不服?”

“要不要再来过几招?”

“这……”

冯岳平看着自己带来的人,竟然都被李素这小子打倒了,心下顿时一慌,结结巴巴的开口: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还敢动手?”

闻言,李素轻蔑一笑:“我没说不还。”

“不就是两贯钱吗,给我三天时间,必会如数奉上,届时两清!”

“但是你们要是敢在这三天之内,再来找我李家的麻烦……”

“反正老子就这一条命,干不过你们又怎样?大不了放火烧了你全家,带着我嫂子亡命天涯!”

冯岳平:“……”

“少爷,这小子疯了……”小厮傻眼了。

“你闭嘴!”

冯岳平气得咬牙切齿,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个道理他懂!

李素刚才打人那凶悍的模样,还真让他有些犯怵。

只得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指着李素:

“好,李素,算你狠!”

“三天就三天!”

“三天后,如果还不起,那就去衙门见!”

“到时候看你还嘴不嘴硬。”

“走!”

撂下一通狠话之后,冯岳平阴沉的看了李素一眼,便带着那一群家丁迅速离开。

李素病好了,突然站起来了,仿佛还浑身是劲儿的样子。

刘三娘捂着嘴,瞪大了眼睛,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小素,你……你,你病好了?

此时,她语无伦次,上前拉着李素的手,左摸摸,右看看,忍不住哭了出来。

“好了嫂子,我没事了,你看,弟弟好着呢!”

李素连忙将刘三娘给扶起,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刘三娘喜极而泣。

可不到片刻,她的黛眉突然就紧皱起来。

“小素,嫂子知道刚才你是不忍心看到嫂子被人欺辱,可你还是太意气用事了。”

“两贯钱呢,咱们家怎么掏得出?”

“别说三天时间了,就是三个月,也弄不来啊,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刘三娘急得眼泪又快掉下来了。

闻言,李素无奈一笑,也明白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想收回来岂有那么容易?

刚才光顾着找场子,完全没意识到,在这个家徒四壁的家里,三天弄来两贯钱,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

于是李素伸出了手,将柔弱无骨,还在地上哭的成了泪人的刘三娘拉了起来。

“嫂子你就别管了,弟弟自有办法。”

刘三娘也是哭累了,顺手就把手搭上了去。

刘三娘闻言只是垂下眸子,点点头。

随即站稳身子之后,她快速的抽离了自己的手,在襦裙上擦了擦,背了过去。

其实,她还有点儿不适应恢复正常的李素……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气氛确实有些尴尬。

可是他大兄李文已经去了,自己就只剩李素这一个亲人了。

毕竟亲人之间,发乎情止于礼,谁也说不到哪去!

就算有人说闲话,那也得把目前的光景继续过下去不是?

“小素,这些年给你灌了那么多的汤药,也不见你好。你到底怎么好的呢?”

“害,瞧我糊涂了不是,不管怎么好的,好了就成。”

“对了小素,你饿了没?”

“你才大病初愈,嫂子这就给你生火做饭!”

刘三娘的脸上虽然很忧心,但却要比以往多出了不少的神采。

这下好了,我也算是对得起你大兄了!

很快,俩人回到了屋子里,李素坐在床边,不由开始打量着屋内的家具陈设。

说实话,就算上辈子李素上大学时打暑假工,去工厂打螺丝,也没在这种破败的房屋里面住过……

不但如此,就在离床边不到几步距离的米缸,居然还破了一个洞。

看样子,应该是很久没有装过大米了……

“老天爷啊,我不就是发了稿费买了点东西,凭什么你就让我在睡梦中穿越了?”

“你这是在搞我!”

李素欲哭无泪。

时间慢慢的过去。

没过多久,厨房顶上的烟筒,也开始冒着袅袅炊烟。

很快,刘三娘小心翼翼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小素,快趁热吃吧,嫂子没用,家里唯一的好东西,也只有鸡蛋了……”

刘三娘将两个剥了壳的鸡蛋都放进了李素碗里,自己端着一碗糊糊。

这女人……

柔弱善良的让人心疼。

李素端起碗,将一个鸡蛋夹到刘三娘碗里。

“一人一个,嫂子你也得补补。”

“小素……”

刘三娘还想说什么,不过看到李素眼里的坚持,也就没再推辞。

一顿饭简单而又温情。

虽然伙食清贫,但李素已经很满足了。

借着余光,他忍不住一直偷偷打量着刘三娘。

只见她的嘴角一直扬起,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一样,似乎是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看来,今日怕是嫂子这两年来最开心的一天!

吃完了饭,李素打量了这家徒四壁的茅草屋,心里终究还是忍不住骂了一万句……

老天爷,太狗了!

可无论他再怎么郁闷,此刻都得面对现实。

先在这个时代赚到钱,把这个烂光景的家给操持起来。

要知道现在可是大唐,繁华盛世,商机遍地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