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胎双宝薄少的天价逃妻

一胎双宝薄少的天价逃妻

厉擎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安家破产,一夜之间,家破人亡。为了五百万,安小萌被迫在离婚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成全了薄嗣丞一直想要的自由,然后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消失不见。五年后,安小萌带着孩子,强势归来,再见面时,薄嗣丞红了眼睛,天知道,她离开后,他有多么的茶饭不思,多么的失魂落魄……

主角:安小萌,薄嗣丞   更新:2022-07-16 15: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小萌,薄嗣丞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胎双宝薄少的天价逃妻》,由网络作家“厉擎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安家破产,一夜之间,家破人亡。为了五百万,安小萌被迫在离婚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成全了薄嗣丞一直想要的自由,然后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消失不见。五年后,安小萌带着孩子,强势归来,再见面时,薄嗣丞红了眼睛,天知道,她离开后,他有多么的茶饭不思,多么的失魂落魄……

《一胎双宝薄少的天价逃妻》精彩片段

轰隆隆!嘶吼的雷鸣声不断。

医院门口,淅淅沥沥的雨中,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前赫然出现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她不顾死活的张开双臂将这辆疾驰在雨中的豪车截住!

一阵急促的刹车不及,轮胎抓地,激起一阵猛烈的水花将安小萌被撞倒在地,她的身体瞬间被地上的沙石搓破,顿时鲜血淋漓。

司机脸都吓白了,“薄先生,是夫……安小姐。”

车内后座静坐的男人眼皮都没有掀,声音平静清冷,“走。”

车子重新启动,全身狼狈不堪的安小萌顾不得身上的伤口,迅速的跑上前疯狂的拍打着车窗,“薄嗣丞,求求你!给我一百万,我弟弟他得了白血病,再不做手术就活不长了!”

手臂上伤口沁出的鲜血拍在缓缓移动的黑色车窗上,又被雨水冲刷去……

安小萌眼底满是绝望,她拼命的抓着车窗沿,但车速越来越快,“别走,薄嗣丞!别走!我同意离婚!我同意离婚!只要你给我一百万!”

“停车。”

清冷的声音从车里传来,黑色的车子猛然停下。

黑色的车窗落下,安小萌脸上的笑容还没有绽放,就对上了一双熟悉的、冷若冰霜的眸子。

这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爱了十年的心上人。

但看她的眼神,却比仇人还要恨。

一瞬间,各种复杂交错的感情涌上心头,苦涩了眼眶。

“薄嗣丞,我同意离婚,你给我一百万,以后我们再无瓜葛。”安小萌手紧紧抓着车窗,声音满是苦涩。

“一百万?”薄嗣丞的话夹杂着无尽的讽刺和嘲弄,“你配吗?”

安小萌:“……”

“安小萌,你是忘了当初你怎么嫁给我的?”薄嗣丞眼神如冰,看得人浑身冰凉,“如果不是你设计我,成了我的人,你以为我会娶你?!”

“你拿着从我这偷来的东西和我谈条件。安小姐,这个世界上可没有比你更会谈生意的人了!”

“不……不是的……”安小萌焦急的反驳道:“是安然!是她,她就是个卑鄙无耻的……”私生女。

话音未落,安小萌被人猛地一拉,整个人被迫贴在车门上。

薄嗣丞骨节分明的手指死死掐着安小萌的脖子,冰凉的雨水顺着安小萌因呼吸困难而涨红的脸颊落在男人黑色西装袖口,晕湿了一块,但男人丝毫未察觉到,只一双怒眸死死的盯着她。

“安小萌!你根本不配提小然的名字!”

“安氏破产,你父亲本该判无期,是小然来求我,让我给安氏填了五个亿窟窿才让你爸减刑。”

“小然把你当亲姐姐,你却一次又一次的污蔑她!”

安小萌酸涩的眼泪从眼角落下,积怨已久的怒气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她用尽了身体所有的力气用力嘶吼道:“薄嗣丞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一次!”

“相信你什么?够无情无义,够无耻?!”

薄嗣丞的话像刀子一样狠狠割在安小萌的心上,连呼吸都是痛的。

但脑海里一想到还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弟弟,安小萌忍着眼底的痛楚,继续恳求道:“薄嗣丞,我弟弟他还只有十三岁,他还只是个孩子,我求你救救他……”


“呵。”薄嗣丞薄唇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你弟弟死不死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救他?凭他之前侮辱安然的那些话,我恨不得他死!”

“薄嗣丞!”安小萌瞪大眼睛,脸色愤然,他怎么可以这么说。

薄嗣丞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猛地收紧手指,“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安小萌脸色发白,被紧紧掐住的脖子让她呼吸困难,连说话的空气都变得稀薄,她红着眼困难的张嘴,“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

薄嗣丞冷漠的看着她,直到她脸色涨得通红,眼神涣散才狠狠将人一把甩开。

安小萌重重的摔在地上,铺天盖地的咳嗽声猛烈得像是要将心肺都咳出来,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流进嘴巴里咸的发苦。

她手脚上本来就受伤的皮肉再一次撕裂开来,血混着雨水大片大片的流下,地面上很快形成一滩血泊。

车上的薄嗣丞视若无睹,他坐在车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狼狈至极的安小萌,冷漠开口,“安小萌,我可以给你一百万。”

安小萌顾不得自己的狼狈,抬起头惊喜的看着车上高高在上的矜贵男人。

“一百万,签下离婚协议书,外加你一个肾。”

“什么?”

“安然需要肾源,我匹配过了,你和她相配。”

他的语气平静而冷漠,像不是在要一个肾,而是一样可有可无的东西似的。

天边猛然炸开一声惊雷,一道闪电劈开漆黑的黑幕,也照亮了安小萌惨败如灰的脸色。

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冷血无情,像是在看路边的阿猫阿狗,不带一丝的感情,甚至是人情味。

夏天的雨并不冷,但此刻安小萌却觉得浑身冰冷,全身都在微微发抖,“薄嗣丞,你早就算计好,是不是?”

男人淡漠的用纸巾擦着刚刚碰过她的手,“同为亲人,你对小然见死不救。既然你们不心疼她,那只能我心疼。”

“我不会给她配的!”安小萌手指死死抓着地,愤怒的道:“她里应外合弄垮安氏,让我安氏百年基业毁于一旦!陷害我爸入狱,害我家破人亡,我不会救她的!你别想我救她!”

薄嗣丞脸色越来越冷,如同千年寒冰一般,直到安小萌话说完,他嘴角勾起一个残忍的笑容,“安小萌,我不是跟你商量。你同意,我让医生救你弟弟。不同意,你弟弟的治疗现在就会被切断。”

安小萌怔怔的看着他,“薄嗣丞,你是想逼死我吗?”

男人置若罔闻,没有回答。

说着说着,安小萌就笑了,笑得惨烈。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人。

是她错了,是她爱错了人,咎由自取,落得如此下场,怪不得别人。

十年的感情付之一炬。

安小萌看着男人熟悉俊逸的脸,忽然间,眼底的颜色像是缺了一样,再没有了之前的光彩。

“好,我如你所愿。”安小萌努力抬着下巴,挺直了背脊,“但我要五百万!”

安小萌倔强的目光直迎而上!她从来都没怕过,她会拿着钱带着安辰烨消失在他们眼前。


不就是一个肾吗?丢了又不会死,既然他们这么想要,自己给他们就是了,安辰烨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随时都会垮掉,她不能再等了。

薄嗣丞眼底闪过一抹深深厌恶,果然,她最后还是贪得无厌,就如同当初使尽手段跟自己结婚一样。

蓦然间,他内心说不上来的烦躁感,像是不想再看到安小萌一眼,冷冷撇开视线关上车窗,冷漠的留下一句话,“明天十点前,我要在医院看到你。”

车窗缓缓关上,男人一点点消失在安小萌视线里,就像消失在了她的心里一般。

大雨瓢泼,安小萌擦干净脸上的泪,五百万,够弟弟出院后的调养费了,等弟弟好了,她就带弟弟租个房子上学。

安小萌为了不让安辰烨担心看到她身上的伤担心,第二天还特地穿了一件长袖的长裙遮盖,装作不着痕迹。

来到医院,安小萌刚推开弟弟的病房门,就看到一个不不速之客鬼鬼祟祟的站在弟弟病床前。

安小萌脸色一变,上前猛地一把抓住那人的手,“安然不准用你的脏手碰我弟弟!”

安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稳住脚猛地甩开安小萌的手,皱眉揉了揉自己的被抓疼的手腕,语气冷漠道:“是你啊,安小萌。”

安小萌护在病床前戒备的看着安然,“你来我弟弟病房想干什么!”

病房里的吵闹声惊动到了外面的护士,护士赶紧走近病房。

见到有人靠近,安然脸色一变,立刻表现出一副柔弱到人畜无害的模样,“姐姐,我来医院复诊,听说辰烨也在这所医院就来看看他,你用不着对我这么凶,他也是我的弟弟啊。”

“你住口,谁是你弟弟?!我妈从来没有生过你这样的女儿!”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也是爸爸的孩子啊……”安然都快委屈得哭了。

护士走进病房,打断两人的话,“怎么回事?!别在病房里吵!打扰到病患休息谁负责啊!”

话音未落,身后就传来一阵冰冷机械的滴滴声,安小萌心头咯噔回头,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安辰烨,“辰烨,辰烨,你不要吓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姐姐马上就要拿到钱了,你有救了!你不要吓我……”

安萌萌疯狂的摇着处于昏迷中的安辰烨,只见他的脸色苍白得可怕。

医生护士蜂拥而进,将安萌萌拉开,把安辰晔推了出去。

安然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方才还可怜楚楚的脸色悄然消失。

安小萌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安然,一双眼睛犹如地狱恶鬼,她上前抓住安然的领子,怒声道:“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恶毒!他才十三岁!他还是个孩子!安然,你还是不是人!”

说完话,安小萌怒不可遏,一巴掌甩在安然脸上。

安然被安小萌这一巴掌甩得措手不及,脸都打偏了,脸上火辣辣的疼,她眼底闪过一抹阴狠,刚要发作,却看到转角一抹黑色西装,立刻捂着自己红肿的脸颊泪眼婆娑起来,声音可怜卑微,“姐姐,你误会我了,我只是来看看辰烨怎么样了,我真的没有做什么……护士也说了,是我们说话打扰到了辰烨……”

“辰烨也是我的弟弟,我怎么会像你口中说的那样恶毒呢,呜呜呜……”

安小萌上前还要找安然说清楚,还没有碰到人,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掌伸过来,握住她的手臂,将她狠狠甩开,安小萌脚下不稳,身体朝着一旁歪去,腰狠狠撞在铁制的床架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