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首富楚七爷

首富楚七爷

卓卓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结婚的时候,放荡不羁的楚七爷曾公开对新婚妻子说“敢碰他一下,就让她碎尸万段”!离婚之后的楚七爷,却并没有重回交友圈,更没有多么开心,反倒和丧家犬一般,守在老婆娘家苦苦追妻。

主角:童画,楚承骁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童画,楚承骁 的武侠仙侠小说《首富楚七爷》,由网络作家“卓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的时候,放荡不羁的楚七爷曾公开对新婚妻子说“敢碰他一下,就让她碎尸万段”!离婚之后的楚七爷,却并没有重回交友圈,更没有多么开心,反倒和丧家犬一般,守在老婆娘家苦苦追妻。

《首富楚七爷》精彩片段

“童颜回来了,我们离婚吧!”

沙发对面的男人气质斐然,精致的俊脸,眸底是掌握世间一切的凛然之气。

童画面无表情地点头。

楚承骁将离婚协议推过来,尽管对面坐着的人画着夸张的烟熏妆烫着爆炸头,杀马特味道浓厚,但他的视线依旧漫不经心。

“你看一下,没有异议就签字吧。”

男人性感的嗓音没有任何温度可言,如这枯燥无味的三年婚姻生活。

“好。”童画连看都没看,拿起笔直接签名。

她和楚承骁只是契约婚姻。

现在他的白月光回来了,她也该把楚太太的位置让出来了。

童画已经花费三年的时光在楚家,终于有时间可以继续研究她喜欢的医学了。

律师将签好的协议书收好,楚承骁起身。

“今天是奶奶的八十大寿的寿宴,我会公开我们离婚的事情。”

童画点头:“我会尽快整理好行李的!”

楚承骁原本要娶的是他的白月光童颜,无奈楚老太君不同意,偏偏看中了一无是处的童画。

父母早逝,是楚老太君含辛茹苦将他养大,她让他往东,他决不往西。

而童画则为了报答当年楚承骁的救命之恩,和他签下协议。

一旦童颜回国,她必须立刻把楚太太的位置还给她。

楚家庄园。

今天是楚老太君的八十大寿,一大早整个庄园便热闹非凡,门口的豪车一辆接一辆地停下,贵客云集衣香鬓影。

楚家乃是Z国第一大家族,掌握着整个国家百分之八十的经济命脉,涉及的经济领域涵盖最基本的工农建筑业之外,甚至连军工都有所涉及,在Z国几乎是一手遮天般的存在。

楚家客厅。

宾客们拿出看家本领,将楚老太君哄得眉开眼笑。

因为他们知道,只有楚老太君笑了,楚承骁的脸色才会好看,也才能令自己入他的眼。

楚承骁这个站在高位的男人,可是传说中的煞神,十八岁凭一己之力,用血腥手段镇压楚氏内乱一举成名,黑白两道的人见了他,都要称他一声“楚七爷”。

“七爷来了。”

刚刚还欢声笑语不断的客厅,瞬间落针可闻。

楚承骁站在门口逆着光,英俊的容颜染着淡淡的金光,气质金贵优雅,可周身萦绕的冷硬气息,却始终透露着一股拒人千里的意思。

“小七来了?”

也只有楚老太君敢这么称呼楚承骁,她冲他招手:“画画呢?怎么一整天都没看到她?”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荧光绿套装,粉红色爆炸头,画着夸张烟熏妆的女子就进来了。

其他人看到的瞬间差点被吓出心脏病。

唯独楚老太君跟没事人似的和她招手:“画画快过来,奶奶都等你半天了。”

整个楚家都视童画为粪土,只有楚老太君跟宝贝似的疼她。

众人都说楚老太君老糊涂了,放着童颜那么漂亮优秀的女孩不要,却为楚承骁找了这么个鬼见愁,怪不得楚七爷这三年来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童画乖巧地走到楚老太君身边,率先把话说开。

“奶奶,我是来和您告别的。我和楚承骁离婚了,从今天开始我会离开楚家。”

听完,楚家所有人都露出开心的笑容。

“太好了,童画这个丑女终于肯离开了。”

说话的是楚承骁的六姐楚红薰,为了表示虔诚她还双手合十,对着老天拜了拜。

三姐楚红双也学着楚红薰的样子对老天爷拜了拜:“小七可算苦尽甘来了。”

其他人和者两人差不多,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在他们看来,楚承骁太出色太优秀,不应该配童画这种一无是处的女人,要配也得童颜那种优秀漂亮的女孩子才适合。

唯独楚老太君听到这句话之后,眼眶蓦地红了,这才注意到童画背后还拖着一个小得可怜的行李箱。

“画画,好端端的,你怎么和小七离婚了?他哪里对不起你,你和奶奶说,奶奶帮你收拾他。”

童画苦笑,但心里暖暖的。

楚家三年的生活里,她被所有人唾弃嘲笑,唯独楚老太君将她捧在手心里。

可她和楚承骁从不是对方的良人,楚老太君的好意她怕是要辜负了。

“奶奶,祝您生日快乐长命百岁。我和楚承骁结束了,今后您一定要好好的。”

“要滚快点滚,别再在这里碍眼,我们还要为奶奶举办生日晚宴呢!”

楚红熏开始赶人了。

“都离婚了还死皮赖脸赖着干嘛?我要是你的话我现在就找条地缝钻进去。”

“大概还想吃顿晚饭再走吧!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像童画这么不要脸的。”

在谩骂声中,童画仰起那张画着夸张妆容的脸,眸底是令人住摸不透的冷静,安静地看着楚承骁。

这些人这么当着楚承骁的面就这么骂她,而他始终处在默认的状态。

从另一个层面说,楚承骁打从心里和这些人想的一样,都认为她童画什么都不是。

楚承骁的病已经被童画暗中治好,童画对楚承骁仁至义尽了。

“楚承骁,后会无期。”

童画终于拖着行李箱消失在楚承骁的视线里了。

楚承骁依稀看到童画转身时露出了一抹惊艳的笑颜。

心脏依旧在跳动,可楚承骁好像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从他的生命中消失。

……

童家。

“妈,二姐下午回国,楚七爷亲自到机场接她,您看我穿这条裙子如何?会不会拉低我们家的档次?”

姚淑芬笑着道:“怎么会呢?我们嘉嘉穿什么都好看。”

童宁宇穿着崭新的西装,也跟着童嘉显摆:“妈,那我呢?我怎么样?”

看着一双出色的儿女,姚淑芬乐得合不拢嘴。

“都好看,都好看。”

这时一旁的童正初忽然想到了什么。

“童颜这次回来还走吗?”

这个女儿太优秀,年纪轻轻便被世界著名大学纽顿学院破格录取,常年拿着全额奖学金,是所有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一直都是童正初和姚淑芬夫妻两人的骄傲。

更何况,童颜还是楚七爷心尖上的白月光。

能搭上楚氏这样的巨轮,童家指定能蒸蒸日上。

姚淑芬得意不已:“七爷都要亲自到机场接她了,你说呢?”

童嘉也跟着得意:“就是,楚七爷是什么人?那可是说一不二的人,他没把握娶二姐,他会亲自到机场去吗?”

“那童画怎么办?”童宁宇好奇。

“大喜的日子你提这个人做什么?”

童嘉面露不屑,眸底厌恶的光都快从眼眶溢出来了。

“童画就是我们家一个笑话,也只有楚老太君那种老糊涂才会觉得她好。”

姚淑芬赞同地道:“就是,她只不过是我们家的一个养女,我们把她养这么大,她不知道感恩就算了,居然还妄想占领颜颜楚太太的位置。”

楚承骁和童画的婚姻,在童家人看来就是童画贪心不只感恩。

“像这样的白眼狼,让她死在外面算了。”童正初做了最后的总结。

童画拉着行李箱刚到门口,就听到童家人这一番言论,嘴角不免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

她一直都知道,在这个家她一直是多余的。

“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我回来了,还离婚了。”

童家人往门口望去,只见那里逆着光站着一个人,杀马特的发型为她增添了不少气势。

 


听到声音,童家一家四口齐齐往门口望去。

看到鬼见愁童画的瞬间,眸底均露出厌恶之意。

他们是巴不得童画和楚承骁离婚没错,但离婚还回来,可就是童画不懂事了。

“你离婚了,还妄想我们放鞭炮欢迎你回来不成?”

“都被扫地出门了,你怎么还敢回来?”

童家没有一个人安慰童画不说,还集体对她冷嘲热讽。

只不过这些童画早已习惯。

谁叫她在童家只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养女呢!

童正初和姚淑芬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所以才去儿童福利院收养了童画。

可童画刚到童家,姚淑芬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想将童画退还给福利院,可双方已经签下领养协议了。

院方不再接受童画,童家又有了自己的骨肉,童画变得里外不是人。

幼年的童画只能小心翼翼地活在童家人的阴影下!

“不好意思,又要让你们失望了,我不但回来了,我还打算住下!”

童画说着,拉着行李箱就要进门。

童嘉立刻拦住。

“回家?你想得倒挺美的,这是你家吗?”

童画面不改色:“不是我家,那你们怎么敢答应把我嫁到楚家去?”

没有童家的允许,楚家敢接受吗?

当初本是童颜要嫁过去的,可楚老太君看上了童画,童正初攀上楚家能得好处的想法,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同意了。

可谁知道童画根本讨不了楚承骁的欢心,现在还被扫地出门。

姚淑芬被气得七窍生烟:“这么没教养的话,你也说得出口?我们家怎么会出现你这种东西?”

“是啊,我从小被扔在乡下,能有什么教养!”

童画一句话直接让姚淑芬闭嘴。

童嘉突然心生一计,这童画也不是不能留下。

“妈,她想留下就留下吧。”

童嘉突然望向童画,眼神歹毒。

“正好我们要到机场去接二姐,你也一起来吧。”

有童画做对比,才能衬托出童颜的高贵与美丽。

……

机场出口处。

童家人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人山人海。

除了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之外,还有好多举着铭牌的粉丝,正疯狂地呐喊着什么。

被这群人围在中央站着的女孩,手捧鲜花,淡蓝色碎花长裙,白色针织外套,海藻般的长发披在背后,精致的五官画着无懈可击的妆容美艳无双,正温柔地笑着回答问题。

童颜这一次不仅学成归来,而且还获得三年一度的国际航天科技奖。

这是华国人史上第一次获得这个奖项,童颜同时也作为唯一一个亚洲人进入决赛。

载誉归来的同时,童颜已经是国内各大航空科技公司争抢的人才。

而且她早就开通了个人认证微博,因为年轻漂亮能力强吸粉无数,成了很多年轻男性的女神。

此刻的童颜就像天上耀眼的星星,万众瞩目令人骄傲。

“爸爸妈妈……”

“颜颜!”

“姐姐!”

童家人抵达现场,兴奋地拥抱在一起!

“童总童夫人真是厉害,居然培养出童小姐这么出色的女儿。”

“我要是有这么优秀的女儿,做梦都会笑醒的。”

“他们家可不止童颜一个优秀的孩子,其他两个孩子也非常出色。”

被恭维的童正初和姚淑芬,头挺得老高了,犹如战斗胜利的公鸡。

童颜又一一为记者和粉丝介绍了父母和弟妹,而后她才像是刚看到童画一样,面露尴尬:“画画,你怎么也来了?”

童画回答:“他们让我来的!”

童颜听了温柔一笑,作势也要和童画拥抱:“你能来,我很高兴。”

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童颜的眸底划过一抹狠厉。

下一刻童画果然和她想的一样,为了避开她的碰触,身子猛地往后一躲。

童颜动作僵硬地杵在那里,漂亮的眼眸里立刻涌出一阵水雾,楚楚可怜极了,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童画只是单纯地厌恶和其他人的肢体接触。

没想到童颜却小题大做,现场演起了小白莲。

被倒打一耙的童画,皱眉看着童颜,眸底一片幽深。

有些人,还是这么爱给自己加戏。

“我去,这杀马特是谁啊?这么嚣张,连拥抱都不给一个?”

相比一个个穿得光鲜亮丽的童家人,一身杀马特装扮的童画,就像一只鹌鹑落进了孔雀堆,和所有人格格不入!

“她你都不知道?”

“她谁啊?”

“她不就是童家大名鼎鼎,丑人多作怪,抢走了童颜的心上人楚七爷的那个养女。”

“原来她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啊!”

经过这三年童家人的有心引导,童画早就成了凤都城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个一无是处还处心积虑忘恩负义的贱/人。

不远处二楼贵宾室里,窗边坐着两个男人,视线同样集中在出口处。

坐在窗边的男人,五官精致如雕刻,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一根半燃的香烟,虚无缥缈的烟雾令人无法看清他的眼神。

身着高定的私人订制西服,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一颗扣子,莫名地给人一种冷肃又禁欲的感觉。

虽然没办法看清他的眼神,可他身上那股傲视天下的气势实在让人难以忽略。

而他旁边的男子,长相同样精致贵气,原本慵懒散漫的态度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

“卧槽,童画来干什么?都离婚了,怎么还是阴魂不散的?”

作为一个破坏别人姻缘的第三者,在被扫地出门之后,应该要有自知之明,赶紧离苦主远远的,找个地方吃斋念佛,为自己这些年不要脸的行径赎罪才是。

可童画倒好,上午刚离婚,下午就敢在苦主童颜跟前蹦跶!

男子越想越气,冲身边的另一个人道:“七哥,和童画离婚,真的是你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了。”

像童画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当初就该直接拒绝娶她,楚承骁和童颜也不至于蹉跎了三年。

说话的人叫向星河,是云都有名的纨绔子弟,这段时间被家里丢到凤都历练来了。

“童颜太可怜了,被童画抢走心爱之人远走他乡之后,回国的第一天居然还要继续看到童画那张丑陋的脸。”

楚承骁抿唇,精致的五官带着冷肃的意味,烟雾散尽后,鹰隼般的眼神犀利且深幽,视线不着痕迹地往镇定自若的童画那边扫了一眼:“嘴巴不想要的话,可以捐出去!”

男人的声线三分凉薄七分威严,向星河吓得赶紧闭嘴。

另一边,童颜终于开口了,语气哽咽:“画画,我们一家一直把你当成亲人看待,你为什么要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取得了今天的成就,难道你就不为我开心吗?”

 


童画忽然笑了。

童颜这是在以退为进,把她如今的惨状全部归咎到她自己身上。

“哦,五岁把我丢到乡下,十五岁就让我辍学,十八岁就把我嫁人了,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亲人的?”

童画此话一出,童家人的脸色五彩缤纷十分精彩,却让他们无言以对。

因为童画说的都是真的。

童颜以为站在道德至高点牵制住童画,就能让她落下风。

可没想到,童画居然把事实说出来了。

这还是小时候那个木讷不爱说话的童画吗?

“不是吧,童家的条件这么好,居然让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辍学?”

“自己亲生的女儿却送到国外留学,养女估计连字都认不全。呵,就这样还敢说把她当成亲生的看待。”

“童颜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我被这么区别对待,我也不想和她拥抱。”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童颜慌了。

她可不能被童画牵着鼻子走,只有弱者才值得同情,所以她立刻握住童画的手。

“画画,那些都过去了,现在我回来了,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

姐妹握手言和的这一幕,不仅感动了现场的人,而且连向星河也感动得快落泪了。

“童颜是不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啊?她怎么能这么善良?童画都这么对她了,她居然还这么帮她。”

闻言,童画双目放光:“真的?”

童颜表面点头,但内心对童画无比鄙夷。

这乡巴佬还当真了?

像童画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又能提出什么要求呢?

她无非就是想要钱罢了。

可童画接下来的话,直接让童颜傻眼了。

“既然这样,那你把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给我吧。”

什么?

童画这是异想天开吧?

不要脸!

现场的人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童画,想不通为什么有人这么贪心。

看着童颜逐渐煞白的脸,童画却笑了:“怕了?怎么?舍不得?”

童颜脸色煞白,手握成拳头紧紧攥着,直勾勾地看着童画。

童画再次冷笑。

都这样了,还敢说什么都满足她?

童家人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要脸!

“别紧张,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

童画那双画着夸张烟熏妆的眸底划过一抹讥讽,声音愈发清冷。

“瞧你,吓得脸都白了?记住,办不到的事情永远不要轻易承诺。”

童画原来只是和童颜开了个玩笑,大家这才知道,原来她不是所有人想象中那么贪心。

反观童颜,刚才在童画说出她的请求之时,那表情恨不得当场将童画撕碎了。

“噗,我还以为她说得那么真切,好像连命都能给童画似的。”

“命?你刚才难道没看到童颜的表情吗?吓得我以为她当场要将童画弄死呢!”

童画三言两语,让大家看清了童颜虚伪的嘴脸。

姚淑芬气得鼻子都歪了,童颜所有的努力被童画这个贱/人三言两语就给败个干净。

她刚想像以前一样臭骂童画,却被童颜及时制止。

“妈,画画就是和我开个玩笑而已,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现在这个场面,童颜颜面尽失,再支撑下去,只是徒增笑点罢了。

这本来是属于童颜的高光时刻,却被童画的出现变成了笑话,童家人弄死童画的心都有了。

童正初狠狠剜了童画一眼,带着妻儿率先走了。

看着童家人逃也似的背影,童画邪肆地吹了一声口哨,跟着一起离开了,动作竟是说不出的潇洒。

他们还想像以前那样控制她?

没门!

只是在转身之际,她忽然觉察到一道危险的视线正在凝视着她。

童画突然转身,视线突然盯在机场二楼贵宾室。

二楼贵宾室,楚承骁突然立马收回视线。

和童画相处三年,他第一次觉得童画不简单。

“七哥,你刚才……刚才是笑了吗?”

原来楚承骁也会笑的吗?

向星河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楚承骁没有回答,向星河却一本正经地开始为他刚才那个一闪而逝的笑容解释起来。

“是啊,童颜都回来了,你的眼睛也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算是苦尽甘来了。”

感慨完,向星河又突然对楚承骁说:“走吧。”

“去哪儿?”

向星河啧啧两声:“当然是送你的未婚妻回家了。”

楚承骁可不记得自己答应过这件事。

见他不为所动,向星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他。

“你怎么这么不会来事?童颜都回来了,作为她的未婚夫,难道不应该亲自接她回家吗?我都帮你答应好了。”

楚承骁起身,向星河欣喜,以为他终于开窍了。

可谁知道楚承骁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谁答应,谁就去接她。”

……

童家。

“童雅,你死哪儿去了,我们都回来了,也不知道端茶倒水。”

一进门,姚淑芬就将火气全部撒在别人身上。

七爷没有亲自来接童颜就算了,童画那个小贱/人居然还抢了童颜的风头,气死她了。

童画拖着行李箱,刚进门就看到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孩子,端着一个托盘,一瘸一拐地从厨房出来。

“哥,嫂子,你们回来了?”

女孩子帮童家人一一将茶水放好,“颜颜,你终于回来了,真的太好了。”

童颜连笑都没有,微微点头,算是回答。

还没来得及将托盘收好,童嘉又开始指使她了。

“姑姑,我要吃火龙果!”

童宁宇立刻跟着说:“我要吃哈密瓜。”

童雅来不及喘口气就转身回厨房:“好!”

童画皱眉,童家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现在居然连童雅都使唤上了。

要知道童雅虽然是童老爷子的私生女,但老爷子在世时,可是将她视为掌上明珠的。

六年前老爷子去世,童雅在童家的地位也一落千丈,和童画有得一拼。

“姑姑!”

童雅抬头,这才看到童画也在,顿时欣喜万分。

“画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童画刚想说话,童嘉那边等得不耐烦了。

“你们到底要说到什么时候,我要吃火龙果,你难道没听到吗?”

童嘉的态度极其恶劣,根本不像一个小辈在对长辈说话,她对童雅的态度,甚至连对一个普通的佣人都不如。

再看童正初和姚淑芬,两人正低声和童颜说着什么,根本没觉得童嘉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因为他们平时也是这么对待童雅的。

童画蹙眉,“姑姑,平时他们都是这么对你的?”

童雅支支吾吾,连看都不敢看姚淑芬那边,拉着童画就往厨房走。

“画画你刚回来,想吃什么告诉姑姑,晚上姑姑给你做。”

童雅这样的举动只能说明,平时童家人对她的态度有多恶劣。

“姑姑,你在害怕什么?”童画突然抓着童雅的手臂不让她继续前进,“有什么苦衷你可以和我说。”

不待童雅开口,姚淑芬却坐不住了。

“童画,我劝你少管闲事。你要不想在这个家待下去可以滚,别带坏童雅。”

“一个残废,吃我们的住我们的,让她干点活已经算看得起她了,她还想怎么样?”

童嘉双手环胸站起来,加入姚淑芬的战线,冲童雅得意地挑眉:“别说让她干活了,我们就算让她做更过分的事情,她也不敢反抗,谁叫她只能赖在我们家呢?”

听到这母女的话,童雅的脸色顿时煞白,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