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楚皇九女

楚皇九女

丢了一只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那枚他珍爱的玉佩送给自己时,楚念卿以为他们的心意是互通的,可现实却让人接受不了。男人送的玉佩还握在掌心,临行前他们还是最亲密的夫妻,那么相爱那么相互熟知,谁想到最终他们的关系,竟走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主角:楚念卿,秦萧何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念卿,秦萧何 的武侠仙侠小说《楚皇九女》,由网络作家“丢了一只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枚他珍爱的玉佩送给自己时,楚念卿以为他们的心意是互通的,可现实却让人接受不了。男人送的玉佩还握在掌心,临行前他们还是最亲密的夫妻,那么相爱那么相互熟知,谁想到最终他们的关系,竟走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楚皇九女》精彩片段

楚国四十二年冬。

楚念卿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就那么僵硬的站在大殿外,满面泪水。

冰辛的冷气混着浓厚的血腥侵袭着她的呼吸,难闻至极,令她心口一窒。

那个原本应该坐着她父皇的皇位上,如今坐着的却是那个她熟悉万分,却又陌生无比的男人。

而她的父皇,楚国的皇帝,此刻已是再无声息的尸体。

一别不过数月,明明他送的玉还握在掌心,明明他走时,他们还是彼此相知的夫妻,他还亲近吻过她眉眼,唤她一声歌儿……

可现在,他成了杀她父母亲人,灭她故国乡里的仇敌!

秦萧何,那个曾看到血就发抖的男子,终究因为家国的亡败而成长。

“楚国皇室,暴政苛刑,天感百姓深受凄苦,遂临梦于朕,推翻暴君,重建盛世,今日起,改国号夏凉,世上再无楚国!”

他冷峙的声音响起,冰的楚念卿浑身一抖,霎时清醒。

“秦萧何,放了我皇兄!”

一句话,听起来硬气,却满是哀求。

“念卿,楚家的儿女,只能站着死,绝不苟且活!”皇兄气急的声音响在耳畔。

楚念卿却没有看他,只是望着面无表情的秦萧何,无声的对峙着。

“你……是在用什么身份同我说这话?”秦萧何开口了,话却让楚念卿不明。

什么身份?

她是楚国的九公主,楚皇最宠爱的女儿,皇兄最疼爱的妹妹……

同样,也是他秦萧何的……妻子?

那一瞬间,楚念卿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这是让她做选择么?

楚国的皇室遗孤不配做夏凉皇的妻子,要么,她用他们的一切换皇兄的活,要么,就用皇兄的命洗刷他秦国的怨!

“楚皇九女,楚念卿,愿以轻贱之命,只愿夏凉皇放我皇兄生路!”

楚念卿说完,大殿之上一片寂静,原本挣扎求死的楚国皇子被强制的扭站在一旁,无法出声,只能以眼神谴责着无视他心思的楚念卿。

“……楚皇九女?”秦萧何的语气森幽,带着寒意。

楚念卿听得心中一抖,耳畔里只听见,他说:“楚念卿,你的命,担不起夏凉的以后!”

如雷声轰响,刀插入血肉的声音震的楚念卿双目圆瞪,溅在脸上温热的血滴却如滚烫的沸水浇在她心上,痛彻心扉!

她怔怔的看着皇兄躺倒在地的身影,胸前的鲜血绽放出花,却如同她父皇一般,任她呼唤,再无回应。

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楚念卿笑了,尽是嘲讽。

是啊,她楚念卿一条贱命,怎么能承担放走楚国皇室余孽的后果!

可是,秦萧何可曾想过,她又怎么承受如今这一切?

秦萧何,作为秦国皇子,他自幼被送至楚国做质子,在楚国待了十四年。

楚国四十一年,楚秦交战,秦国覆灭。

作为秦国皇子必死的他,却因一道赦令苟活。

那道赦令是楚念卿求来的,她跪在雪地之中整整两日。

只是那道赦令还有附加条件,便是他秦萧何要娶楚念卿为妻!

于是在那之后不久,他便迎娶了楚念卿,成为楚国的驸马。

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喜悦冲掉了楚念卿的担忧,她以为他放下了,甚至劝说她的父皇放他们回秦国故都看看,却忘了如此国仇家恨,岂能说忘就忘?

于是在半年后,也就是现在,楚国的四十二年冬,她和楚国一同付出了代价。

呼吸之间,楚念卿将皇兄身上的短刀拔下,抬起手,狠狠捅向自己的胸口。

利器插入血肉,手臂滑落,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刀分毫不剩的没入其中,刺骨的寒凉冰的她浑身发抖,缓缓倒下……

“秦萧何,你认为楚家欠你的,如今你都亲手拿了。当年因着我,你留了一命,如今,这条命,我不要你还了……”

 


缓缓闭上双眼的时候,楚念卿只觉得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放松,却也含着失望。

秦萧何,我不后悔爱上你,只后悔……不曾拦下你……

意识消无,楚念卿最后的记忆只是他高坐皇位,半分波动也无的冷峻侧脸。

时光悠悠转转的过,已是春暖花开,夏凉皇宫却是压抑的沉闷。

整个夏凉最尊贵的皇,如今面色沉冷的站在床榻边,看着那个全无声息的女子。

三个月了,她还是不愿醒过来!

他俯下身,抬手将她鬓间一抹调皮的碎发挽至耳后。

动作一顿,秦萧何看着她紧闭的眼皮下,轻微晃动的眼珠,眯了眯眼。

低沉的声音幽幽响着,不见柔情,满是冰寒:“楚念卿,太医说你不愿醒。不过没关系,你何时死,朕何时便送你侄儿同你相聚。”

秦萧何直起了身子,放大了声量道:“朕忘了告诉你,你皇兄死时,你皇嫂已有了五月身孕,如今几近临盆。如果你不想这个孩子刚落地就身首异处,不想死后你皇兄也不原谅你,最好赶紧醒过来!”

死寂一般的沉默在殿内环绕着,原本闭眼的楚念卿缓缓抬眸,看着秦萧何。

眼前男人一身合体的朝服,黑底金龙,彰显着他尊贵的身份。

“秦萧何,我醒了,你放过皇兄的孩子。”

楚念卿的声音嘶哑,难听至极。

是的,她早就有了意识,可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深爱,却又隔着血海深仇的她的夫君!

是以她只能装作昏迷,可原来她所选择的一切,那个男人都看在眼里,如同一场戏一样。

“你在同我谈条件?”

“不,我求你。那只是个还没出生的孩子,他没有威胁!”楚念卿仰头看着秦萧何,终于说出口那个“求”字!

秦萧何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楚念卿,眸色深不可测:“可他终究姓楚。”

“……那你想如何?”楚念卿怔怔的看着这个贵为天子的男人,也深知她没有谈条件的资格,只能是等待着秦萧何,说出他的条件。

“念卿,夏凉,还缺个皇后。”

缺个皇后?

楚念卿被秦萧何的话震在了原地。她是真的看不懂秦萧何的心思了。

“秦萧何,你究竟将我当做什么?”

“重要么?”秦萧何蹙了蹙眉,面上依旧是过往楚念卿爱极了的冷色,“念卿,你莫不是忘了,如今,是你在求朕!”

一句话,霎时戳破了楚念卿所有的伪装。

是啊,如今的她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她如今求得,不就该是皇兄孩儿的平安么?

若是能保下孩儿,她如何又能怎样?

楚念卿颓然的轻呵了一声,而后慢悠悠起身,踉跄着行了福身礼,眼里一片悲默:“臣妾……见过皇上。”

封后大典定在了三日后。

那一日到来,楚念卿身着着曾经在母后身上见过无数次的凤冠霞帔,缓缓的走上高台。

秦萧何站的地方,便是她的终点。

这条路,楚念卿走过无数遍,却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般,如同刀山火海,每一步,都是钻心的疼。

“礼成……”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耳边是礼官和大臣谄媚的呼声,楚念卿恍若未闻,只是看着秦萧何道:“答应我的事,希望夏凉皇说到做到!”

 


冗杂的礼节过去,楚念卿卸下了头顶的后冠,散着发坐在床榻边。

眼前随处可见的红,恍若将她带回到她同秦萧何成婚那一日。

也是一样的红绸丝带,十里红妆,人依旧,景依旧,只是皆非昨。

“皇后娘娘,皇贵妃娘娘前来觐见,如今在偏殿候着呢。”侍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楚念卿蹙了蹙眉,却不可否认心头划过的酸涩。

皇贵妃!原来她昏迷的这三个月,秦萧何已有新欢了啊!

楚念卿起身将散落的发勾绑在脑后,依旧是那一身大红的霞帔,随意的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楚念卿站到偏殿,当那个被称为皇贵妃的女子转过身,她的脸映入眼帘时!

楚念卿满心的不敢置信,可事实摆在眼前,她只觉得无尽的恶心感涌至心头。

这算什么?

任凭她楚念卿想破了头,也从没想过,秦萧何的皇贵妃竟然会是邬沉央!

一个借助同她母亲容貌几分相像,从宫女爬上他父皇的龙床,一跃成为她父皇宠妃的女人,如今竟然是摇身一变成了她夫君的妻妾!

此时的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脏!肮脏至极!

不只是邬沉央,还有秦萧何,还有她自己……

“妾身沉央,见过皇后娘娘。”邬沉央的声音清冽,如莺啼鸟语,可楚念卿只觉得一股火萦绕于心,久久难逝。

“云妃娘娘,真是好久不见!”

云妃,是邬沉央伺候楚皇时的封号。

邬沉央脸上的笑变得僵硬,她没想到楚念卿如此直白的戳破这层关系:“娘娘记性真好,不过您得记的更清楚些,妾身如今是皇上的贵妃,同您伺候的是同一个人!”

一女侍二夫这种事情,楚念卿不知道邬沉央是如何说的这般理直气壮,甚至沾沾自得!

“你来,到底是想说什么。”

“妾身能说什么?只是好奇,九公主嫁给了自己的杀父灭国仇人,如今是个什么心情。”邬沉央说着,眼中恶意明显,“不过说起来,九公主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皇上,坐上皇后的位置,想必对这个位置觊觎已久了吧?”

邬沉央说着,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凑近楚念卿,缓缓道:“就是不知道,皇上颠覆楚国这件事,您在其中出了多少分力!”

楚念卿脸色一白,邬沉央的话将她心上好不容易愈合的疤痕撕裂,鲜血横流,痛断肝肠。

“邬沉央,你胡言什么!”

楚念卿怒目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只觉得刺目,抬手便是一巴掌挥了过去。

随着一声惊呼,看着邬沉央侧脸上的血痕,楚念卿这才猛然想起手指上还带着护甲!

她深知容貌对女子的重要,见捂着脸的邬沉央,心中浮上抹愧疚,却忽略了那人眼底的暗光。

“你……”楚念卿刚开口,身后便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楚念卿寻声望去,还未说话,只觉得脸上一阵刺痛,连带着耳中一片轰鸣,栽倒在地。

楚念卿呆坐在地,怔怔的看着那个将邬沉央揽进怀中的男人,心中涩苦,犹如针扎。

她顶着秦萧何不悦的目光慢慢起身。

秦萧何将哭泣的邬沉央打横抱起,冷声道:“这件事,朕会替沉央亲自讨回来!”

他的话重重砸在楚念卿心上,她看着男人宽厚的背影,喉中一片哽噎。

你打算如何讨回来?

楚念卿的话没有问出口,却在第二日,得到了答案。

“皇后娘娘,请吧,皇上还在明裳宫等着奴才回话呢!”太监将一把匕首扔在了楚念卿脚边,语气中满是不耐烦和催促。

楚念卿呆愣的看着那把匕首,只觉得心口犹如破了个大洞,寒风凛凛。

他以为她是故意毁了邬沉央的脸,所以要用她的脸来赔么?

楚念卿木然着脸,弯腰将匕首捡了起来,紧紧地握在手中。

而后在太监惊慌的声音中,朝着明裳宫快步奔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