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她相公才不愚孝

她相公才不愚孝

明涓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都知道这有了后娘之后,爹也不亲了;可怜的她,穿越成了“后爹”也死了,被后奶后婶卖了换钱的林小婉。原主是一头撞死的,如今换成她可不会这么傻,不管她的死活可以,但是想卖了她没门,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主,真以为她是软柿子了。

主角:林小婉,赵继科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小婉,赵继科 的武侠仙侠小说《她相公才不愚孝》,由网络作家“明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知道这有了后娘之后,爹也不亲了;可怜的她,穿越成了“后爹”也死了,被后奶后婶卖了换钱的林小婉。原主是一头撞死的,如今换成她可不会这么傻,不管她的死活可以,但是想卖了她没门,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主,真以为她是软柿子了。

《她相公才不愚孝》精彩片段

熬夜会猝死!

以前嗤之以鼻的话,林小婉现在相信了。

一刻钟之前,她还是一名苦逼的预算师,熬了个大通宵,等吃了中饭趴在办公桌上睡过去,再醒来,场景就换了。

破旧的土坏房,凹凸不平的泥巴地,一张老旧得桌脚要垫石子的木床,一个老掉漆的柜子和老旧的梳妆台。

她刚迷瞪着爬起来,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太太就冲过来揪着她的衣领子破口大骂,“你个小贱蹄子、克父克母的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爹娘不算,如今连我儿子也被你克死了,老娘心好不跟你计较,还给你找了个吃香喝辣的好归宿,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就是了,我们老赵家哪一点对你不起了?你竟然要寻死?!”

老太太旁边一个眉眼下垂长得一脸苦相的妇人连连点头,末了又说道,“你来运叔平素最是疼你,总舍不得你吃一丝苦,如今他去了,我们没他那个本事让你吃饱穿暖有花戴,所以费尽心思帮你寻了这门好亲事,保你一天能有三顿白米饭加肉,你这白眼狼,不仅不知道感恩还要撞墙,是想触谁的霉头呢?!”

林小婉一脑子浆糊,要说她在做梦吧,额头上的痛又提醒她这一切有多么真实。

她闭上眼睛,决定重新‘醒来’一次。

脑海里闪现一幅幅面画,让林小婉泄气的垮下肩膀,她不愿意承认自己莫名其妙地穿越了这个悲伤的事实。

拽着林小婉衣领的老太太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撒开拽住她的手。

“是你自己撞的撞子,死了可怪不得谁!”见林小婉软趴趴的倒下地,老太太丢下一句话,急匆匆的走了。

她一走,苦相妇人‘啐’了林小婉一口,连忙追着一起离开。

其他几人对视一眼,也都不敢久留,一窝蜂的走了。

“不会真的死了吧?”还有人小声嘀咕。

另一人嗤笑,“死了也是她活该,她要寻死,谁拦得住她?”

“我这不是可惜了周员外家那二十两银子么?”

“……这倒是真的。”

声音逐逐渐远去,世界终于安静了,躺在地上装尸体的林小婉脑海中的记忆逐渐清晰明朗。

身体的原主人和她同名同姓,是个十三岁的小丫头。

刚才的老太太和苦脸妇人是原主的便宜奶奶老孟氏和大伯娘孟氏,两人是姑侄兼婆媳。

为什么说是便宜奶奶和大伯娘呢?

原主的爹夜猎死了,继母许秀娥并没有给林父生下个一儿半女,没几天就有人上门给她说媒,半年后许秀娥带着原主嫁给了老孟氏的三子赵来运。

原主的身份很尴尬,赵家的亲人也很极品,奈何后继父太霸气,原主这个拖油瓶甚至都没有成为乐吉村众多‘赔钱货’中的一员。

虽然平时也要干些家务,农忙时一样要帮忙做些活,但从她来没有饿过肚子,时不时的还能有新头绳、新绢花戴、衣服没有打补丁更不是用谁的衣服改小的,生活水平隐隐超过赵运来的儿子赵继科,而且哦,她依旧姓林。

村里的闲言碎语不少,同村的小姑娘们对她更是羡慕嫉妒恨。

一个跟着继母嫁到继父家讨生活的人,活的比她们这些亲爹亲娘养着的人还要好,她们不服。

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恶毒诅咒实现了,两年后,许秀娥难产死了,原主原本就尴尬的身份更尴尬了……

乐吉村的小姑娘暗暗解恨,心想你林小婉的好日子到头喽。

但是她们等啊等,一直没有原主被卖或被虐待的动静传出来,她依旧有新头绳和绢花,日常只多了项带弟弟的活,生活水平依旧不比她的便宜哥哥赵继科差上一分。

但是!但是!原主不知道哪辈子在老天爷的茶里吐了痰,五天前,赵来运上山打猎时,为了救人猛兽给咬死了。

这回可真如了某些人的愿了。

赵来运的头七没过,赵家另几房就和赵老太太嘀咕上了,养大赵继科兄弟俩他们都难了,还要养一个与赵家没有一丝血缘关系的外姓女?

镇上的周员外六十岁了,婆娘死了好几个,妾也抬了一个又一个,就是没能生下一个带把的,赵老太太她们几番商议,就将‘屁股大好生养’的林小婉以二十两的价钱推销出去了。

今天收到了五两定银,她们兴奋过头了,被林小婉撞见,这才引发了一场原主以死明志,她这个林小婉猝死魂穿……

 


林小婉冷笑连连。

原主与赵家无亲无邻,他们容不下她很正常,只不过他们打着卖了她的主意,还给她挑了个年纪比赵老太太年岁还大的老头卖她?呵……

赵继科去村里送各家借来办丧事用的桌凳碗筷回来,看到林小婉蜷着身子缩在侧屋的地上,愣了一下。

林小婉听到声音抬头……,四目相对!

“怎么回事?”林小婉头上的血窟窿很刺目,赵继科眉眼微动。

“寻死。”

林小婉冷笑一声,她已经缓过来了,能活着谁还想死啊?既然穿过来了,她就会代替原主活下去,许秀娥与赵来运对原主是真心好,如果可以,他们的儿子会是她唯一的亲人。

对于这个便宜哥哥,林小婉没有找到太多的记忆,原主和他基本上没什么交集。

只知道他今年十五,在县城的学院里读书,书好像读的还不错?

赵继科盯着林小婉看了两眼,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林小婉突然鼻子一酸……,呸!酸什么酸,又不是亲哥哥。

眼泪不听话,她越想克制,越控制不住。

呜呜……

赵继科出去打发了堂弟赵六虎去请村里的张大夫来,折返回来还没进门就听到侧屋那边传来压抑如小兽受伤的呜咽声,他顿住脚步,仰头望天……

“你这个化生子!谁让你去请大夫的?”外面响起赵老太太尖锐的声音。

赵继科沉了沉肩,转身朝外走去。

越哭越伤心的林小婉也被惊醒了,抹了把泪,挣扎着爬起来。

她一个自强不息的社会小精英,不习惯以弱示人。

院子里,赵老太太气的想去揪赵六虎的耳朵,赵六虎猴一样的灵活躺开她的魔爪,大叫着解释,“奶奶,小婉姐姐受伤了,科哥叫我去请张大夫的。”

“我呸!她一个赔钱货、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爹娘,又克死了你三叔三婶,死了正好!”赵老太太刻薄的大骂,心里却又松了口气,林小婉没死,周员外家的银子没飞。

“就是!是她自己撞墙想死,凭什么要给她个丧门星浪费啊?我们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孟氏在一旁帮腔。

赵老太太一听到银子,冲着张大夫挥手,像赶苍蝇一样的大叫,“滚滚滚,滚出去,老娘这里没你的生意……”

张大夫气的满脸通红,也不与这泼妇纠闹,从赵六虎上抢回药箱就往外走。

你们老赵家的人以后最好都别有什么病痛,否则自己去镇上的医馆请坐堂大夫吧!

“张大夫……”赵继科出来,连忙叫住张大夫,拱手朝他深深的作了个揖,满怀歉意的说道,“我妹妹撞伤了头,还请张大夫帮忙看看,您放心!该给的诊金不会少的。”

张大夫眉头紧锁的盯着赵继科,心里暗叹一句:可惜了!

可惜了他们乐吉村这甲一的好苗子啊,赵来运这一去,赵继科铁定是读不成书了的,如今一看赵老太太的作派,怕是以后的亲事都难哟。

“张大夫,有劳。”赵继科再次一揖到底。

张大夫心里唏嘘,伸手虚扶了他一下,“带路吧!”

见赵继科领着张大夫去了三房,赵老太太尖着嗓子嚷嚷,“先声明,老娘可没请你,谁找你来的,你找谁要诊金,别想从老娘这里要一个子儿。”

 


林小婉勉强爬了起来,却没办法收拾脸上、身服上的血迹,顶着能直接去鬼屋上工了的鬼样子迎来了大夫。

赵继科是个话少的,张大夫也是闷性子,一进来就默默的帮林小婉清理伤口,包扎好交代了几句,就收拾东西离开,赵继科付了诊金送他出门。

半透明的林小婉目光一路追着他们的背影出去,等看不到人了,她才眨巴眨巴眼睛,这个便宜哥哥其实还挺好?

赵老太太等人看着赵继科将张大夫迎进来送出去,先前可惜林小婉死了少一笔收入的周氏垂了眼,幽幽地感叹,“怕是三哥平日里没少私藏银子呢。”

赵老太太眼睛一跳,撸起袖子就往三房冲,孟氏等人连忙跟上。

周氏勾了嘴角,一扭腰跟在后面。

林小婉刚回到里屋躺下,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就是一阵翻箱倒柜,没一会她的房门也被推开。

来人对上林小婉的眼神,顿住。

“哼!”一甩头,赵月秋冲到破旧梳妆台,抓起头绳、绢花就戴,剩了都揣兜里,然后又冲向柜子,也不论有什么,直接抱起来就往外走。

林小婉:……

特么当她是死的么?!

挣扎着试了试,发现根本起不来,她暗叹一声,行吧!好汉不吃眼前亏,她暂时就是个死的。

抱了林小婉的衣裳往外走的赵月秋临出门时回头瞥了一眼在床上挺尸装死的林小婉,高高地昂起下巴,轻蔑的嗤笑一声扭头出去了。

林小婉无语扯着嘴角笑了笑,真是可怜,连衣裳都要抢别人穿过的……

“科哥,这些都是三叔买的。”赵月秋很快又退了回来,站在门口,很是不服气的样子。

“嗯,你若想要,尽管叫二伯帮你买。”赵继科堵在门口,悠悠地说道。

赵月秋:“……!”

她爹要是愿意给她买,她又何必抢林小婉穿过的?!

在林小婉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赵月秋愤愤地将抱着的衣服都塞回柜子,双手捂着脸跑走了。

喂!还有头绳和绢花……

林小婉严重怀疑赵月秋是故意装羞愤跑走的,就是为了不给她机会说出头绳和绢花的事。

不知道赵继科是怎么办到的,反正外面并没有吵起来,晚饭时,他端来了干的白米饭,林小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谢谢。”

赵继科一声没吭,扭头出去了,林小婉挠了挠后脑勺,她吃不准这个便宜哥哥的想法。

她猛猛地扒一大口饭进嘴里,管他呢,当个饱死鬼,总好过当饿死鬼。

饭刚吃完,房门又响了。

赵继科闷声提着两个桶进屋放下,顺手收了碗筷,又是一言不发地走了。

林小婉看着两桶热水,热泪盈眶。

她还想着等忍一晚,明天恢复些体力了,第一时间就去烧水洗澡呢,赵继科竟然帮她烧了热水,还配好水温提了进来……

呜呜,这哪里是便宜继兄啊?根本就是闷油瓶子亲大哥吧?!

从角落里滚出澡盆时,林小婉再次发出感叹,许秀娥简直是国民好继母。

澡盆在乐吉村来说,可是微奢品,而原主独享一个。

小心翼翼地洗了脸和头发,然后舒服的擦了个澡,林小婉只觉得一身轻松。

她一边笨拙的绞着头发,一边在屋里绕圈圈,然后惊讶的发现,原主还是个识字的。

仔细一回想,她无声的咧了咧嘴,‘她’本该是个才女呢。

林父从小就教原主认字,后来还给她请了先生,可惜没半年他就出事了。

林小婉故意忽略了女红,这是继母许秀娥教的,也是原主擅长的……但是!她不会。

绞干头发,林小婉就心大的睡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没什么好担心的!

要是实在没路,那她就自己开出一条路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