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五级钳工

五级钳工

那时花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时空穿梭,待他再次恢复意识,人已经身处在《情满四合院》中,作为四合院力的一员,李川已经把娶秦淮茹当成目标。只是这秦淮茹虽然是没嫁人,对自己的求爱表现的十分厌烦,还招来了邻居们的嘲讽……五年之后,终于觉醒系统的李川,开始了自己的逆袭人生,一点点努力,他也升到了五级钳工。

主角:李川,秦淮茹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川,秦淮茹 的武侠仙侠小说《五级钳工》,由网络作家“那时花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空穿梭,待他再次恢复意识,人已经身处在《情满四合院》中,作为四合院力的一员,李川已经把娶秦淮茹当成目标。只是这秦淮茹虽然是没嫁人,对自己的求爱表现的十分厌烦,还招来了邻居们的嘲讽……五年之后,终于觉醒系统的李川,开始了自己的逆袭人生,一点点努力,他也升到了五级钳工。

《五级钳工》精彩片段

京城,寒冬腊月。

天才刚蒙蒙亮,红星轧钢厂内上班的铃声就准时响起了。

这年代,想好好活着不容易,好不容易得了份正经工作,没人愿意弄丢了去。

一幢三进四合院里的住户们也在这刺耳的铃声中逐渐清醒。

同时被闹铃吵醒的还有在床上翻来覆去好几遭的李川。

五年前,李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

不仅如此,还买一赠一得了个系统。

而且,李川自打来的那天起就发现了,他现在所处的是《情满四合院》的世界!

可惜啊,一朝穿越,完全没机会大展拳脚。

谁让他这系统五年来不声不响,除了日复一日提醒他签到之外就没别的功能呢?

李川长叹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准备去上班。

不大结实的窗户艰难的抵御着屋外的寒风,同时也传入了不少说话声。

起床最早的一大爷易中海朝手心呵了口气搓了搓:“这天儿可真冷!”

“可不是么?”二大爷刘海中.出门倒洗脸水,顺嘴接了一句:“贾东旭怎么样了?”

“老样子,不好也不坏。”一大爷看着不太想提,二大爷索性也不多问。

这幢不大的四合院熙熙攘攘住了十几户,一共有三个管事大爷。

一大爷易中海住中院,为人正直公平。

二大爷刘海中住后院,这是个官迷,脾气还挺暴躁的一小老头。

至于前院么,则住着三大爷阎埠贵,又被四合院里的人叫做阎老西,他最精于也最善于算计。

李川住在后院,除了他之外,还有许大茂和刘海中一家。

这么小的地界住了这么多户,想也知道安分不到哪里去。

好在李川来的时候孤家寡人一个,系统也没给他安个太离谱的身份。

父母因病过世,他则是轧钢厂的学徒工,唯一的房产便是这四合院内小小的一间屋子,可以说是家徒四壁。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呐!

于是李川啥也没顾上,这五年铆足了劲在轧钢厂干活,终于成功成了五级钳工。

轧钢厂的五级钳工,每个月工资稳超五十块,妥妥的高收入人群!

李川捂紧了厚实的外套出门上班,不料迎头撞上了一人。

那人也没想到有人会突然出来,踉跄了两下,好在李川眼疾手快拉住了。

等站定之后,李川才发现和他撞上的居然是秦淮茹。

秦淮茹撞得头晕眼花,一时靠着李川才能站稳。

她生的好看,眉清目秀不说,身段也是一等一的好,想当初也有那么好几个追求者。

咳,所谓好几个,就包括了李川在内。

当然后来秦淮茹对比了李川和贾家之后,仍旧选择了贾东旭。

只可惜,贾东旭半年前出了点意外,这让贾家的情况瞬间急转直下。

原本的贾东旭是轧钢厂一级钳工,每个月工资二十五块五,条件确实不错。

可他这一倒下,贾家瞬间就没了顶梁柱。

贾家老太太上年纪了,每日照顾儿子孙子都费力,更别提挣钱。

于是秦淮茹咬了咬牙顶上了贾东旭的岗位,当然了,只能从学徒做起。

再撞上当初也表露过好感的李川,秦淮茹莫名有几分赫色。

李川却没多想,见人没事就放了手,转头出门上班去了。

这天寒地冻的,秦淮茹一大早从外面跑回来,想也知道又是那心眼实诚的傻柱偷偷塞了早餐给她带回来养活一家老小。

“傻柱”何雨柱,四合院鼎鼎有名的“傻子”,轧钢厂的食堂大师傅,想到这个人,李川也每每叹气。

说他傻吧,他又顶聪明,之所以会被这么叫,还是因为太死心眼。

这个年代,像何雨柱这种好人,人们背地里都觉得他傻。

同为秦淮茹的追求者之一,傻柱借着职务之便给秦淮茹一点方便再正常不过了。

李川不知道的是,秦淮茹站在门口楞楞的看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

当初的李川不过是轧钢厂的学徒,还父母双亡,论条件哪里比得过已经是一级钳工的贾东旭?

她会如此选择再正常不过,可谁知道五年过去,贾东旭不进反退,倒是李川的职位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劲的猛窜!

五级钳工啊!

秦淮茹咬了咬唇,抱着还热乎着的馒头回屋了。

贾家。

贾张氏给躺在床上的贾东旭喂了点水,见秦淮茹进来脸一下便耷拉着老长。

“拿回来了?”

“……傻柱说,今天剩的不多,只有这些了。”

秦淮茹将手里的一个半馒头递出去。

贾张氏一看就不大满意,但还是迅速接过来小心的喂着贾东旭,嘴里仍在嘟囔。

“傻柱怎么着也是厂里大师傅,怎么可能只剩这么点,别是自己私藏了!”

说着,越发觉得有这个可能,当即冷笑两声:“知人知面不知心呐,呵!”

秦淮茹动了动嘴,好似想说什么,最后在婆婆尖酸刻薄的语气中又缓了下去。

看,这就是为什么李川在几乎整个四合院都接济过贾家的情况下仍旧视若无睹的原因。

这儿的人呐,天生就带着自私自利的特征!

傻柱帮的够多了,不也没讨着好?

李川父母留给他最有用的就是这城市户口,这就代表着他有粮本,每个月有指定的定额,可以买到粮食和食用油。

这年头,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东西。

别说粮食了,米面糖油,布醋酱茶,就没哪样不要票的!

下班的时候,李川第一时间拿着票去买了粮食扛回家,这寒冬腊月不吃顿好的哪里对得起自己?

中院,贾张氏碰巧和秦淮茹正在说话,见李川扛着布袋子进来,眼珠子轱辘一转,损话张口就来。

“哟,又买粮呢?咱们这就你家日子过得最好,也不知道接济接济大家伙,狼心狗肺的东西!”

李川步子一顿,微微一笑:“对,那又怎样?”

贾张氏气息一滞。

这年头的人,讲名声,重信义。

最怕的就是背上不好的名声,哪有像李川这样直接应了的!?

李川见这老太婆不再言语,挑衅的朝她扬了扬眉,回自己家了。

自打李川出现就一直盯着他的秦淮茹攥紧了拳头,听着耳边婆婆的咒骂和埋怨,心里最初那点微弱的想法愈发强烈。

 


俗话说得好,冬天就得吃的好!

李川特地买了羊肉,又从家里倒腾出来一个锅子,亲自动手做好了一锅涮汤,美滋滋的在自家涮羊肉。

“好家伙……这味儿,涮羊肉啊!”

“咱们这大院儿就只有一个人吃的起涮羊肉,啧……以前没看出来,李川这小子家底还挺厚啊。”

一大爷易中海拢了拢衣领,狠狠吸了几口空气中传来的羊肉味儿,就当过过干瘾。

贾张氏从门口路过,听见这话径直冷笑一声。

“羊肉多金贵的东西,李川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票啊?别不是坑蒙拐骗,坏了咱大院的名声!”

知道贾张氏自打他儿子瘫痪在床以后就总带着股尖酸刻薄,而且愈发看不惯原本比不上贾东旭如今却把他远远甩在身后的李川。

一大爷易中海笑了笑,没接茬。

上回贾东旭从医院回来,四合院家家户户多少都意思了一下,唯独李川没掏钱,贾张氏瞅他不顺眼很正常。

李川自己都恁在意这些,一大爷当惯了和事佬,更不会和贾张氏闹口角。

一大爷易中海不接茬,不代表贾张氏心里就不气了。

端着篮子回到家,闻着门都挡不住的羊肉味儿,贾张氏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呸!”

对着李川家的方向狠狠吐了口唾沫,贾张氏一把扔下篮子。

秦淮茹赶紧迎上来打开篮子,这可是他们一家人今天的晚餐。

几个粗粮窝窝头,拌上贾张氏做的咸菜,就是一餐了。

要是没对比,这平常都吃惯了的东西,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但偏偏今天这空气中老是飘着一股让他们无法忽视的味道。

秦淮茹的儿子棒梗吸了吸鼻子:“妈,好香啊……”

话刚出口,就见贾张氏一把将碗拍在桌上!

她自然不会挑自家大孙子的错,只会往死里踩儿媳妇的脸。

贾张氏看着秦淮茹,脸拉的老长道:“你是做什么吃的?没看见我孙子饿着吗!动作这么慢是想饿死我们一家老小!?”

躺在床上的贾东旭也饿了,闻言恶狠狠瞪了一眼秦淮茹:“丧门星!你一进门,咱家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还不赶紧过来伺候我吃饭!”

秦淮茹正在乘窝头的手顿了顿,强行憋住眼泪,低低应了一声。

恶毒的婆婆,暴躁的丈夫,一眼望不到的日子。

这,都是她咎由自取!

谁让她当初拒绝了李川,选择了贾东旭,如今落到这个下场,四合院不知道多少人背地里看她笑话。

秦淮茹红着眼框咬紧下唇,伺候着一家老小吃完饭,这才端起自己那份。

这数九寒天,她那份窝头早就凉透了,吃下肚只觉嗓子生疼,整个人犹如提线木偶般不知苦痛。

后悔吗?

她当然后悔!

刚嫁过来一个月不到,秦淮茹就发现贾东旭完全不是她所想像的那般,贾张氏更不是好相与的,这几年她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事到如今,这一家子只能靠她舔着脸每天从傻柱那儿蹭来多余的粮食糊口,何其可笑,又何其可悲!

……

……

贾家晚餐时分的闹剧李川不清楚,也不感兴趣。

他美滋滋的吃了顿涮羊肉,只觉浑身的寒气都排了出去,忍不住舒爽的叹了口气。

“这日子……爽!”

要是再来两口小酒就更好了,可惜现在这世道,酒不是这么容易能搞到的。

为着一口吃的铤而走险没那个必要。

吃饱喝足,李川手脚麻利的收拾了碗筷,直到睡觉之前才慢吞吞打开系统,心中默念一声:“签到!”

不怪他这么不上心,拖到晚上才签到,实在是这五年来他的签到就没断过,可惜系统除了自动回复之外从来没给过别的回应呐!

【叮——签到成功!】

熟悉的自动回复,李川挠了挠后脑勺,准备掸掸被子睡觉。

突然,又是清脆的一声!

【叮——恭喜宿主签到五年整,成功激活系统!获得猪肉二斤,棉花票五张,金钱一百块!】

李川一个激灵,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他、他没听错吧!

一个鹞子翻身从床上起来,直到亲眼看见系统给的奖励才敢确定这是真的!

李川激动不已。

五年了,五年呐!

他的系统终于活了!

试问哪个穿越者混的有他惨,人家开局一把西瓜刀从南天门砍到北天河,他呢?开局轧钢厂学徒,给的系统有和没有一样!

要不是深夜时分担心扰民惹来麻烦,李川真想仰天长啸三声!

猪肉就不提了,他现在一个月工资五十六块五完全买得起。

棉花票可是好东西啊!

本来李川还想着这天儿越来越冷,他从别的地方想想办法,买点棉花做件新棉衣防寒。

他身上这件,还是三年前的,洗过之后薄了不少,如今只能套好几件才能勉强御寒。

更别提白到手的一百块,相当于多给了俩月工资!

这下好了,瞌睡了系统送枕头,李川高兴得不行,心里粗略计划着自个儿的小日子该怎么过才能更舒坦。

“眼看着要过年了,要不干脆做两件棉衣算了,煤炭也得再买点……”

李川开心了,同一个院子的傻柱则开心不起来。

何雨水望着自家明显少了一部分的晚餐叹了口气:“又帮贾家那几个了吧?”

贾家可怜,她知道,可她哥管的太多了,何雨水担心院子里有人说闲话。

毕竟人贾东旭还在家躺着呢!

一大活人在那,她哥以前吧又好像对秦淮茹有点好感,何雨水这个做妹妹的看得清楚分明,却不得不多提醒两句。

帮,可以。

但是要注意分寸。

世人的嘴,就是杀人的刀。

何雨柱闷闷应了一声:“我知道,赶紧吃饭吧。”

是,他怎么不知道秦淮茹平日没少找他说话是为了什么,人人都说傻柱傻柱,他又不是真傻!

何雨水叹了口气:“你知道就好!”

傻柱喃喃道:“那不是看他家还有三个孩子可怜么,你放心,哥有分寸。”

棒梗还不懂事,小当更是个黄毛丫头,槐花就不提了,这才俩月呢!

秦淮茹一个女人撑起一个家确实不容易!

 


昨天终于得了系统奖励,今天一大早,李川就醒了。

生怕昨天就是系统给的周年庆奖励而不是彻底激活,李川人还躺床上呢,就忙不迭完成签到。

“签到!”

【叮——签到成功!获得自行车票一张。】

好家伙!

李川喜不胜收。

自行车!

这年头,自行车、手表和缝纫机就相当于后世的名车名表海景房,拥有其中一样,那就是有本事的证明呐!

更让李川高兴的是,今天系统也给了签到奖励!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昨天系统所说的激活便是彻底激活了,以后每天的签到都能领取奖励。

这可是比得了自行车票还要振奋人心的消息!

于是乎,一大早麻木着脸在寒风中前行上班的队伍中,唯有顶着笑脸的李川格外显眼。

他年纪不大,又生的好,笑起来就更加吸引人的目光,特别是周围那些年轻女人们,不少都会偷着看两眼。

秦淮茹拉紧了脖子上的旧围巾,远远瞅着李川走过来,扬起笑脸:“早啊!”

刚才有好几个女人偷看李川,她瞧见了,心里颇不是滋味。

当初要是答应李川就好了,秦淮茹再一次升起了这个念头,又很快按下。

只不过眼睛仍旧盯着李川,迫不及待的想和他多说几句话,让那几个女人看看,李川和她的关系。

虽然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可秦淮茹知道,只要李川应了,那几个女人多少也有数了。

只要她们不缠着李川就好,秦淮茹想。

谁知李川只是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径直绕开她,进了厂子。

秦淮茹脸上的笑容僵住,心里不免生出了几分怨气。

“秦姐,这么早啊!”

傻柱来的早一些,这会儿做好了早饭,正准备出来喊开饭,看见秦淮茹就顺道打了个招呼。

谁知道秦淮茹这回不像往常那般,温软弱弱的和他多说几句,反倒是跺了跺脚扭头就走。

秦淮茹刚被李川落了面子,脸上挂不住,自然不会给傻柱好脸色。

傻柱挠了挠头,不知道她闹什么脾气,但还是在秦淮茹来打饭的时候,偷偷多给了一点。

秦淮茹瞧见了,脸色好了些。

傻柱也就放心了。

排在后面的李川瞥见他们这番眉来眼去没忍住抽了抽嘴角,就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他反正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傻柱甘愿让秦淮茹挂上来吸血,但这是人家的自由,他没必要也没兴趣指手画脚。

至于李川对秦淮茹那点兴趣么……

她结婚之前,唇红齿白明眸皓齿,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小美人,谁不喜欢?

追求过,被拒绝了,李川也不觉得丢人,当然更不会像秦淮茹以为的那样,被她拒绝了仍旧对她掏心掏肺的好。

摸了摸肚子,李川排在队伍里慢悠悠望天。

呀,饿了,待会儿晚上吃点什么好呢?

吃了饭,又一头钻进车间工作,李川再次错过了秦淮茹望过来的视线。

秦淮茹心里有几分说不上来的感觉。

她和傻柱说说笑笑,李川居然一点表示也没有……

要是李川知道她的想法,八成只会翻个白眼然后继续琢磨晚上吃什么这种大事。

伸了个懒腰,结束一个上午的工作,李川擦干净手和主任请了假。

“有点私事要办。”

“你小子还能有什么私事?”车间主任笑骂道:“行了,早去早回,别耽误太久。”

对李川,车间主任还是很满意的。

认真好学又聪明的工人,哪个领导不喜欢?

“得咧!”李川笑着应了,揣着刚到手的自行车票,直奔供销社!

自行车可是抢手货,要不是早上实在腾不出手,他一大早就跑去买了!

秦淮茹不小心看见这一幕,好奇的打听了两句:“主任,李川这是干嘛去?”

车间主任摆了摆手:“不清楚,这小子卖关子呢!”

中午出去,必然得请假,倘若不是什么大事,一般他们都会在厂里待到晚上下班。

秦淮茹心里一紧。

莫不是……去和哪个女人相亲?!

“主任,我能不能也请个假……”秦淮茹有些着急的想要跟上去看看。

谁知道车间主任这回反倒是皱了眉,满脸不赞同。

“小秦呐,不是我说,你呢,本身够不上咱们轧钢厂的学徒标准。”

“这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如今还没法正式上手,我看你还是趁着这会儿的功夫多学点,别关心其他的事儿了。”

秦淮茹的工作是顶了贾东旭的职位,还得是一大爷易中海特地说了情才得以保住,这厢想和李川一般请假出去?

门儿都没有!

秦淮茹只得作罢。

只在心里打定了注意,下了班就赶紧回去看看李川在不在家。

再说那头,李川出了轧钢厂大门,三两下就窜到了供销社门口。

这年头,买什么都得靠票,供销社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之一,虽然还是上班时间,却也人头攒动。

好在自行车票太过稀有,一听他是来买自行车的,供销社的人立刻换上了更加热情的笑脸:“买自行车呢?嗬,那你可来对了!”

“咱们这儿啊,刚到货几辆新自行车,瞧瞧看——”

市的“永久”、“凤凰”,T市的“飞鸽”、“红旗”,Y市的“白山”,不愧是年轻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供销社果真应有尽有,这几大牌子的自行车一字排开,那叫一个敞亮!

李川看的心痒,很快看上了一辆崭新的永久牌二八大杠!

这年头,国内的自行车模仿的都是国外流行使用直径为28英寸的轮子,人家简称为二八“洋车,国内稍作改动,车架设计为三角形,车把与车座之间有一根钢梁,人们也就习惯地将这种自行车称之为“二八大杠”。

过票,盖章,给钱!

钢戳砸下,小金库瞬间没了一百八十块钱,合算下来就是他三个多月的工资,不过对如今的李川来说,这点钱完全花得起!

前世没能买得起宝马,今天他决定了,就要骑着这二八大杠绕一大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