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慕五爷的乡下妞

慕五爷的乡下妞

唧唧复唧唧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穿越之旅,叶晚晚多了个废柴身份,前世全能大佬的她表示非常心累。在这个设备受限设施不完善的世界,她找不到任何回去的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前世她是全能大佬,今生也仍旧能给原主叶晚晚打造一个商业帝国。就连商界霸主,帝京传奇人物慕城都已经了解到叶晚晚这号人物,甚至在知晓对方就是自己的乡下未婚妻时,表现出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主角:叶晚晚,慕城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晚晚,慕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慕五爷的乡下妞》,由网络作家“唧唧复唧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之旅,叶晚晚多了个废柴身份,前世全能大佬的她表示非常心累。在这个设备受限设施不完善的世界,她找不到任何回去的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前世她是全能大佬,今生也仍旧能给原主叶晚晚打造一个商业帝国。就连商界霸主,帝京传奇人物慕城都已经了解到叶晚晚这号人物,甚至在知晓对方就是自己的乡下未婚妻时,表现出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慕五爷的乡下妞》精彩片段

涌动着刺鼻消毒水气味的病房里,一声尖锐的讽刺划破长空。

“叶晚晚居然因为你不给她买名牌包就吞安眠药!宁佳,你这个妈做的可真失败。”

“大嫂,如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别说晚晚要一个包,哪怕要十个,我拼了命赚钱也会给她买的。”被叫做宁佳的人,语气愧疚。

可还是没能换来大嫂秦春芳的同情,只有无情的嘲讽。

“哟,还以为自己是当初的阔太太呢?别忘了,你们家早就破产了,叶晚晚为了套礼服,连你们唯一的别墅都低价卖给了我,这才多久,又开始为了个包闹自杀。”

说完,空气中出现短暂的沉默。

此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忽然声音尖利道:“行了别跟这扫把星废话了!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此人正是宁佳的婆婆,陶碧蓉。

秦春芳立刻点点头道:“对了,你手机怎么总打不通?别让我联系不上你!这周五晚上家里有点事,到时候你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一趟,记得打扮的好看点,别丢我们叶家的脸面!”

宁佳不明所以道:“大嫂,有什么事吗?”

“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到时候不就知道了!”秦春芳扶着脸色不耐的陶碧蓉道:“妈,我们走吧,这里晦气重,别过了病气给你。”

就在这时,宁佳欣喜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脚步,“晚晚,你醒了!”

叶晚晚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刺眼的白。

这陌生的环境令她头脑空白了一瞬,紧接着脑海中迅速涌入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让她回过神来。

她魂穿了!

叶晚晚原本是23世纪名震全球的科技大佬,在一次研究灵魂置换的实验过程中,由于同事操作失误,竟将她魂穿到了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原主本是深城富商叶家二房长女,从小过的锦衣玉食,人人艳羡。

然而好景不长。

三年前,父亲叶章出差,碰上飞机失事,就此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家里一下子只剩宁佳一个全职太太,带着叶晚晚和比她小2岁的弟弟——叶嘉赐。

大伯母一家趁火打劫,霸占了父亲留下来的资产和公司。

所谓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此后叶晚晚在学校被冷落、鄙夷,导致她变的虚荣、敏感、极端。

为了一个包,就能以死要挟母亲。

结果不作死就不会死居然真的一命呜呼。

而她却偏偏穿到这么个人身上,简直比戳她肺管子还要命。

看到女儿睁开眼睛坐起身,宁佳欣喜的扑上去一顿关心。

搞得还未完全适应现状的叶晚晚浑身不自在。

“哟,居然还真醒了。”秦春芳阴阳怪气道。

叶晚晚立即皱起眉头,眯缝着眼睛望向她,“怎么,不希望我醒?”

这话叫秦春芳愣了一下,眼前这个女孩分明还是之前那个娇蛮蠢笨的侄女,可不知为何眼神中竟带着令她无法逼视的冷锐。

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身上带着一股莫名的匪气,似笑非笑的望着她跟陶碧蓉。

“看来某些人还真是巴不得我就这么死掉。”叶晚晚往后一靠,环臂胸前,“真可惜,让你们失望了。”

叶晚晚说着,转动手腕活动了一下,顿时皱起眉头。

原主的身体状况简直是糟糕透顶,看来她得尽快适应这具身体才行。

陶碧蓉也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逐渐镇静下来,快速扫视着眼前这个变得有些陌生的孙女,冷不丁的嘀咕:“哼,赔钱货,能醒来算你命大。”

“说什么呢?大点儿声!”

叶晚晚当然听清了,却故意用充满震慑力的口吻问。

眼神更是像冰冷的手术刀,凉飕飕的刮在陶碧蓉脸上。

果然吓的她一哆嗦。

这个赔钱货,怎么醒来后看人的眼神这么古怪,让人发憷。

陶碧蓉最懂柿子专挑软的捏的道理,白了她一眼,转头就去欺负宁佳。

“这赔钱货丢人现眼闹得人人皆知,周五你带嘉赐回来就行,这死丫头,不许带过来!”

反正这个赔钱货已经被养废了,她们叶家才不要这么没用的废物。

说着老太太就打算走人,叶晚晚忽然开口:“等等。”


随后她在三人惊愕的目光中拔了身上的管子,取下还有一半药水的吊瓶,在手心颠了颠,接着扔棒球似的直接砸向门口。

“嘭”的一声巨响。

吊瓶爆开,玻璃、水花四溅,吓的陶碧蓉和秦春芳魂飞魄散,尖叫声都变了调。

叶晚晚无事人一样,邪肆一笑,“再敢像今天这样跑到我面前来吱哇乱叫,这东西就不是砸在门框上了。”

剩下的半截话不言而喻。

“疯子!简直疯了!宁佳,这就是你教出来的东西?要是带坏了我孙子,我不会让你好过!”

“妈,别说了,我们快走。”秦春芳拉着陶碧蓉逃也似的走了。

赶走了两人,叶晚晚火气也只消了大半,心底还是觉得憋屈。

她怎么就穿到这个小废物身上呢?!

“晚晚,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或者去拍个脑部CT?”

宁佳小心翼翼的上前,显然也是被她刚刚的举动吓到了。

印象中女儿虽然娇蛮,但是脾气并没有那么火爆,更不敢在她奶奶和大伯母面前这样,是不是这次药物影响到了脑袋?

叶晚晚嘴角抽搐了一下,她是在觉得自己脑子有病?

不过看在她目露关切,半边脸被打的高高肿起,还只顾着关心自己的份上,叶晚晚郁闷减半,淡淡的说了句。“我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

宁佳抹了把眼泪,低头不安的站在原地,手搓了又搓,看起来十分窘迫。

气氛一度尴尬。

叶晚晚也没有攀谈的欲望,按下呼叫铃,准备让护士送个冰袋过来。

“妈妈去拿就好,你躺下。”宁佳得知,怕护士不能及时送过来,准备起身。

“你坐下。”叶晚晚语气不容置喙道。

迫于女儿陌生的威压,宁佳还是听话的坐下了。

叶晚晚扫了她一眼,战术性咳了一声。

她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让这个可怜的女人如坐针毡的。

她在另一个时空是孤儿,年仅20就身居高位,所以举手投足间习惯性的带着威压,也不知道怎么和突然冒出来的妈妈辈相处。

所以她一时半会儿,恐怕没办法熟练的称呼她。

“我去拿,你坐着。”叶晚晚按了按突突直跳的眉心,还是没有叫出那个字。

“晚晚,你……”

看到宁佳的表情,叶晚晚想到什么,清清嗓子道:“放心,我不会再做傻事。”

撞上叶晚晚肯定的眼神,宁佳点点头,没再继续坚持。

叶晚晚双手插在裤兜里,视察般晃荡了会儿,走到护士站。

护士站空空如也,护士们不知道去哪里了,叶晚晚索性顺着病房的走廊找过去。

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来到了个什么地方,经过一间近乎全透明的会议室时,看到里面围坐了数名神情严肃的专家学者,正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五哥,谢晋在对讲里说找到小九了,他的腿被梁柱钢筋刺穿,余震封死了救援通道,现在两人都被困住,救援人员至少要半小时才能清理出通道。”

“操蛋的是小九被困的地方水管爆裂,谢晋说如果他们不能在二十分钟内移动到安全地方,一定会被淹死,五哥……该怎么办?”

被喊五哥的男人正端坐在主位上,灯光大亮,映照出他冷峻的五官,和那双深邃的桃花眼。

电脑屏幕里的话使他往后靠去,松了松领口的温莎结,双腿交叠,寒凉如水的眼神扫向围坐在会议桌旁的一众专家学家。


一群人立刻叽叽喳喳的开口献策。

“慕总,让谢医生一口气替九少拔出钢筋吧。”

“不行,如果强行拔出,可能会撕裂胫后动脉。”

“谢医生的救援包有便捷锯子,如果他能在二十分钟内锯断钢筋,兴许能获救。”

大家一致认同:“目前也只能试一试锯断钢筋了。”

男人指节轻敲桌面,寡淡道:“告诉谢晋,给他十五分钟,救不出人……撤出。”

电脑屏幕里的人立刻神情激动的反驳:“五哥,谢晋一走,小九必死无疑啊!”

慕城面无表情的侧首对一旁的助理吩咐:“传达下去。”

“是。”

过了会儿……

“五哥,谢晋试了,锯钢筋的方法行不通,水已经淹没到小九胸口了……”

话音落地,一众专家学家再次被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巨大压迫感震慑的冷汗涔涔,再次开始研讨方案。

只是始终都没能商议出一个既省时又能够把人命保住的方案。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之际,一道清润悦耳的女声传来——

“无法在短时间内切断钢筋,但可以在短时间内切断他的腿。”

众人的视线随着声音来源转去,只见一个皮肤雪白,披散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少女正倚靠在门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慕城的视线随之落在来人身上,两道目光相撞,在半空中无声的交汇。

一个戴着老花镜的白发老者皱着眉头看向少女:“切断九少爷的腿?且不说这个做法有多冒险,我问你,如果出现出血性休克的情况,你要怎么处理?”

听到老者的质疑,叶晚晚只是神情温淡的回视对方。

语气淡定的仿佛在谈论今天天气有多好一般,“三分钟内迅速截肢,能够把失血和疼痛降到最低,从而减少失血性休克的影响。”

立刻有人发出质疑:“三分钟,怎么可能?!”

老者喃喃道:“我记得二战期间,曾有医生做到过。”

叶晚晚挑眉:“所以希望你们口中的谢医生也能做到。”

几位专家一面觉得这的确是唯一能在短时间内保命的最佳办法,一面又担心是否太过激。

几道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到慕城身上,像是在等一个答案。

慕城的面色冷淡,扫了眼表情漠然的叶晚晚,随之不容置喙道:“按她说的做。”

助理很快按照慕城的意思吩咐下去,大概过了四分钟左右,那边传来消息,九少成功被救出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叶晚晚露出轻松的表情,转身欲走。

众人大喜过望,却见此时慕城依旧面沉如水,不免逐渐收起面上或真或假的欣喜。

只见慕城温淡如水的眼神忽然扫向身旁的助理。

助理了然的颔首,随即走到叶晚晚跟前,语气感激道:“这位小姐,我们慕总让我向您传达他的谢意,不知您想要什么报酬呢?也算作是我们慕总一点小小的心意。”

想到自己出来的目的,叶晚晚道:“哦,那就麻烦你给我两个冰袋好了。”

“呃?”

助理没想到会听到这个回答,一时没了主意,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自家老板。

慕城深邃的眼眸定定的在叶晚晚身上停顿了半秒,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起身,从旁边置物架里拿出两只冰袋,走到叶晚晚面前。

目光深沉,意味不明的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虽然浓妆艳抹,可依稀能看到对方那双清澈的眼睛,干净的不带任何目的。

叶晚晚短暂的跟男人对视了一瞬,对方眼神太过于具备压迫感,于是她的视线很快从对方英俊精致的五官,滑落到锁骨凹陷处一颗格外吸睛的痣。

很快收回视线,叶晚晚略微挑眉,伸手接过冰袋,“谢谢。”

说完这句话,丢下身后一双双或探究或好奇的眼神,转身离开。

慕城面带思索的盯着叶晚晚的背影看了两秒,对身旁的助理打了个手势。

助理很快附耳靠近,“慕总,您有什么吩咐?”

听到慕城的话,助理微微惊讶,但很快职业素养良好的收起面上的惊诧,目光从叶晚晚离开的方向看了两秒,点点头道:“好的您放心,我这就去办。”

慕城依旧端坐在原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一排排数据,有些燥热般的抬手再度扯开领口的温莎结。

转瞬,重重的往后一靠,视线又凝聚在半空中,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