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修道之人的情欲劫

修道之人的情欲劫

半卷红旗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都说这修道之人有七个劫难,情欲劫当属其中最难的一个了。那一年,陈逍遥的小师妹为救他而死,仿佛一夜之间长大的他,再也没有了单纯的笑容;留下了心魔的陈逍遥,迟迟没有渡劫成功。

主角:陈逍遥,苏清鸾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逍遥,苏清鸾 的武侠仙侠小说《修道之人的情欲劫》,由网络作家“半卷红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说这修道之人有七个劫难,情欲劫当属其中最难的一个了。那一年,陈逍遥的小师妹为救他而死,仿佛一夜之间长大的他,再也没有了单纯的笑容;留下了心魔的陈逍遥,迟迟没有渡劫成功。

《修道之人的情欲劫》精彩片段

“喂,臭老头!你死哪里去了,还把老子的钱偷光了,老子画圈圈诅咒你!”

不周山深处的小木屋内,陈逍遥对着手机怒吼道。

“咳咳,为师感到突破在即,出门寻找机缘去了,而且哪有偷光你的钱,不是给你留了两百块么?”

“再说要不是为师传你一身本事,你能挣到这么多钱?”

看着月饼盒里仅剩的两张毛爷爷,陈逍遥的心在滴血。

他辛苦几年,在国内外执行了上百次任务,酬劳高达十位数,老头子居然就给他留两百块?

这个混账老头子!

“对了,修道之人有七劫,你已经渡过了前面两劫,是时候下山去渡情意劫了。”

听到这里,陈逍遥沉默下来。

老头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叹了口气。

“小师妹已经死去多年,你该放下她了……”

“前些年我给你安排了一桩婚事,婚书就在盒子底下,你今天就出发吧。”

“好了,我点的技师……啊不,机缘到了,不跟你说了,拜拜。”

陈逍遥忍着骂娘的冲动,拿起了盒子下的婚书。

青州,苏家?

他都不知道老头子啥时候给他安排的婚事,估计是特意给他渡情劫准备的吧……

叹了口气,陈逍遥收拾起行李来。

他对婚约没兴趣,还是尽早去退掉吧,别耽误了人家。

……

两天后,青州。

火车站门口,苏清鸾站在车子旁边,看着人来人往,心里有些烦躁。

“真不知道爷爷发什么神经,居然说给我安排了一桩婚事,还让我来接他!”

苏清鸾作为苏氏集团的总经理,不但肤白貌美大长腿,更是商业奇才,追她的人数不胜数。

今天爷爷却说她有一纸婚约,并且对方已经从山里出来,特意让她迎接。

苏清鸾拗不过,只好来了。

不过她打定主意,一会儿见到对方就直接摊牌,让他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

片刻之后,火车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苏清鸾看过去,只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年轻人出来。

年轻人不知做了什么,群众呼声很热烈,不少人甚至给他磕头拜谢,搞的跟邪教一样。

随后,年轻人跟群众道别,往四周扫了一圈,直直的朝苏清鸾走来。

他看了一眼苏清鸾手里写着他名字的牌子,露出洁白的牙齿。

“你好,我是陈逍遥,你是来接我的?”

他第一次来青州,有人迎接,想必是老头子跟苏家的人打了招呼。

苏清鸾愣了一下,这个神棍就是她的婚约对象?

眼前这人穿着一身素色的道袍,背着一个布包,头发束了起来,还插了根簪子,既另类又土气。

再想到刚才他被群众膜拜的情景,苏清鸾猜测这家伙大概率是做了什么骗人的事。

她对陈逍遥的印象瞬间差到极点,当即皱起眉头,开门见山。

“我叫苏清鸾,首先我不知道这桩婚事,其次我也不同意这桩婚事,你死了这条心吧!”

陈逍遥闻言也不生气,虽然眼前这个女人美貌与气质俱佳,但是并未在他心中泛起多少涟漪。

他心里最重要的位置,还是由已故的小师妹霸占着。

不过既然来了,就要把事情解决掉。

他拿出婚约,说道:“没问题,你也把婚约拿出来,我们当面撕掉,这婚约就无效了。”

这下轮到苏清鸾傻眼了,她本以为陈逍遥会死缠烂打的,没想到这么干脆。

倒是个明白人。

苏清鸾有点欣喜,只要能摆脱这桩婚事就好办!

“婚约应该在我爷爷手里,我带你回家拿!上车吧!”

陈逍遥欣然上车。

路上,苏清鸾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刚才出站的时候,怎么那么多人围着你?”

“也没什么,我坐火车的时候闲着无聊,帮他们解决了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

“算命啊,治病啊,看相啊等等。”

“你怎么会这些?”苏清鸾狐疑的看着陈逍遥。

“我师傅教的,要不要给你算一卦?”陈逍遥半开玩笑的说道。

“大可不必。”苏清鸾果断拒绝,越发觉得陈逍遥是个骗子。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给人看相算命?

治病就更不靠谱了,陈逍遥撑死就二十岁,能有啥水平?

陈逍遥却是看着苏清鸾,一副煞有其事的表情。

“苏小姐,你眉头有黑光,近期恐怕有灾祸,出门的时候最好小心一些。”

“是吗?我会留心的,多谢提醒。”苏清鸾压根没当回事,只认为陈逍遥想引起她的注意而已。

陈逍遥笑了笑,也不解释。

就在这时,后方忽然窜上来一辆商务车,车头一摆,悍然撞上苏清鸾的车!

“啊!”

苏清鸾吓的大叫,强大的撞击力让她的车翻了一半,她控制不住车子,眼看就要翻车。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握住了方向盘,猛的一打方向,车辆稳稳落地。

苏清鸾及时踩死刹车,车子急停而下。

她一脸的惊魂未定,同时心里很震惊。

陈逍遥前脚说她有灾祸,后脚就遇到这种事,也太巧了吧?

“没受伤吧?”陈逍遥问道。

“我没事……”苏清鸾摇头,这也多亏陈逍遥出手及时,要是翻了车,她肯定要受伤。

“那人是怎么开车的,我要找他算账!”

苏清鸾以为是单纯的车祸,说着就要下车,却被陈逍遥按住肩膀。

苏清鸾一把拍开他的手,不悦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吃我豆腐?”

陈逍遥翻了个白眼,不是说好的高冷女总裁么,怎么他感觉苏清鸾有点逗比?

他无奈的指了指窗外。

只见那辆商务车的车门打开,走下来四五个男人。

“手脚麻利点,最好能活抓那女人,不能的话就地格杀!”

几人拿着钢管和棒球棍,径直走了过来。

苏清鸾终究是个女人,见到这个阵仗不由有些害怕,但是脑回路很新奇。

“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火车上骗人,人家来找你算账了?”

陈逍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着,胸大果然无脑,这群人明显是冲着你来的啊姐姐!


几人很快来到车旁,二话不说,抬起钢管就砸车窗。

没几下,车窗就碎裂了。

苏清鸾吓的惊叫连连,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陈逍遥眼睛一眯,这些人眼中闪烁着浓烈的杀意,显然是想杀人灭口。

虽然不知道苏清鸾跟他们有什么过节,但是眼下救人要紧。

他顺手抓住几块玻璃渣子,隐蔽的一挥手。

玻璃渣子像是长了眼睛似的,透过车窗激射而出。

其中两块甚至诡异的拐了个弯,丝毫不差的击中几个男人。

玻璃没有入肉,只在他们身上弹了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呜!”

几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闷哼,随后觉得腹部剧痛难忍,冷汗哗哗的流,连站都站不住。

“还不走?”陈逍遥提醒道。

苏清鸾这才反应过来,猛的一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许久之后,几个男人才缓过来,个个心有余悸。

“妈的,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肚子疼?是不是副驾那个小子搞的鬼?”

“搞个锤子!那小子啥也没做,一定是昨晚的麻辣烫不干净,以后别去那家店吃了!”

“我擦,这么好的机会都错过了!回去怎么跟虎爷交代?”

……

滨江帝景,青州高端的别墅区。

苏家大宅就坐落在这里。

苏清鸾一路不停,回到别墅楼下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她还不忘埋怨陈逍遥,“你以后别去坑蒙拐骗了,迟早会出事的,这次就算了!”

陈逍遥实在忍不住了,正想解释。

这时别墅里匆匆忙忙跑出一个仆人,连哭带喊的道:“大小姐,不好了,老爷他……他不行了!”

“什么?!”苏清鸾脸色一下就白了,急忙冲进别墅。

陈逍遥跟在她身后,上了二楼。

房间中,躺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须发皆白,面容安详,不过没了气息。

“爷爷……爷爷!”

苏清鸾猛的扑到床边,使劲摇着老人的手臂,但是老人没有一点反应。

旁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者叹息一声,道:“苏小姐,我已经尽力了,请你节哀。”

“不……爷爷不会死的,他说要看着我结婚生子的……”

苏清鸾哭的梨花带雨,情绪彻底崩溃,看的人无比心疼。

她知道爷爷身患暗疾,但是没想到她出去一趟的功夫,就天人两隔了。

陈逍遥却隐隐发现不对劲。

床上的老人虽然气息全无,不过体内有一股微弱的真气,紧紧护在心脏周围。

正想说话,忽然走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穿着仆人的服装,眉宇间却有一股得意之色。

在她身后,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提着公文包,像是个律师。

“大小姐,老爷已经去世了,请你节哀顺变。”

“老爷生前有交代,他去世后就公布遗嘱,我把律师带来了。”

苏清鸾还沉浸在悲痛中,大手一挥。

“我现在不想听什么遗嘱,你们先离开!”

女人却没理她,朝后面的律师使了个眼色。

律师会意,掏出一份文件,当场念了起来。

“立遗嘱人:苏江河,我知自己命不久矣,特立下这份遗嘱。

我苏家生意虽然做的大,但是人情淡泊,我患病卧床多时,儿子儿媳和孙女却只知挣钱,未曾对我有半分照顾,未曾喂过一次汤药,实在令人心寒!

相反,保姆何娇对我关怀备至,让我在弥留之际感受到最后一丝温暖!”

听到这里,不光是苏清鸾,就连陈逍遥都感到不对劲了。

果然就听见律师继续念道。

“我苏江河决定,将苏氏集团的所有股份以及资产,全部无偿转赠给何娇!”

这话一出,房间里静默了一会儿。

苏清鸾反应过来,腾的站起身,满脸怒容的冲女人吼了起来。

“爷爷怎么可能立这种遗嘱!何娇,我苏家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伪造遗嘱,侵吞我苏家的家业!”

何娇一脸轻蔑,道:“伪造?苏老爷子立遗嘱的时候,黄律师在场,他可以作证,并且遗嘱有老爷子的手印,还在公正处登记过,怎么可能作假?”

“这份遗嘱是有点出人意料,不过大小姐你只能接受,哪怕打官司,赢的也是我!”

“你……你无耻!”

苏清鸾气的浑身颤抖,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保姆,居然做出这种趁火打劫的事!

何娇只是一个外人,哪怕老爷子昏了头,也不可能将苏家产业全部交给她,一分都不留给自己的子女。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趁老爷子神志不清的时候动了手脚!

何娇冷笑一声,又道:“这份遗嘱从苏老爷子去世之时生效,换言之,现在就具有法律效力了!”

“苏大小姐,我给你一个小时,从这别墅搬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何娇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苏清鸾意识到,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

但是眼下她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先向爸妈求救。

“何娇,你别得意,这件事不会如你所愿的!我这就叫我爸妈回来!”

何娇呵呵一笑,说起了风凉话。

“我已经通知过他们了,但是遗嘱写的很清楚,他们回来了也没用!”

“苏老爷子都病入膏肓了,他们还有心思去谈项目,难怪老爷子会寒心!”

苏清鸾被噎个半死,她父母其实很关心老爷子,只是最近有个项目关乎集团的生死,他们只能亲自去谈,没想到给了何娇可趁之机。

苏清鸾越想越气,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猛的朝何娇扑了过去。

“何娇,你胡说八道,我跟你拼了!”


苏清鸾还没碰到何娇,就被黄律师挡住,一把推了开去。

黄律师严肃警告道:“苏小姐,请你认清现状,如果你对何女士动手,构成故意伤害罪,是要坐牢的!”

这话一出,苏清鸾顿时僵住。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黄律师和何娇,这两人以前对她唯唯诺诺的,现在居然狼狈为奸对付她!

一旁的老医生看不下去,上前拉住了苏清鸾。

“苏小姐别冲动,这种事情回头慢慢调查,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老医生也知道这是何娇等人做的局,还做的滴水不漏,苏家以后恐怕要变天了。

苏清鸾一下子颓软下来。

爷爷尸骨未寒,苏家的家业就被人霸占,她却无能为力,豆大的泪珠滑落下来,我见犹怜。

“不会的,爷爷不会立这种遗嘱的......”

何娇得寸进尺,嘲讽起来。

“大小姐,你有时间怀疑遗嘱的真假,倒不如麻利的收拾行李吧!这别墅可不是你们苏家的了!”

苏清鸾握紧了拳头,却不知如何反驳。

就在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

“既然怀疑遗嘱的真假,鉴别一下不就行了?”

话音刚落,众人齐刷刷的朝陈逍遥看去。

苏清鸾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你会鉴别遗嘱的真假?如果是真的,我答应嫁给你!”

她倒不是爱慕虚荣,而是不甘心将苏家的家业被人不明不白的抢走!

何娇听到这话,顿时知道了陈逍遥的身份。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你就是老爷子给大小姐指腹为婚的对象啊?”

“一个乡巴佬而已,不过跟家道中落的苏大小姐倒是般配,哈哈哈!”

陈逍遥没有理会何娇,而是看着满怀希冀的苏清鸾,道:“我不会鉴别遗嘱......”

苏清鸾一听,希望立马破灭了。

既然不会鉴别遗嘱,那他说个啥?

何娇笑的更大声了,“哈哈哈,吹了半天牛逼,原来啥也不会啊!”

“不过就算你会我也不怕,因为这份遗嘱就是真的!”

陈逍遥瞥了她一眼,悠悠说道:“真不真你说了不算,他说了才算。”

说着,指了指床上的老爷子。

众人一愣,苏老爷子都嗝屁了,他怎么说?

陈逍遥走到床边,经过近距离的观察,更加证实了心中所想。

“你们都以为老爷子去世了吧,其实不是,还有的救。”

听到这话,老医生不高兴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苏老爷子呼吸脉搏都断一小时了,哪怕是大罗金仙来了都救不活!”

闻言,何娇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陈逍遥就讽刺。

“听到了吗?这位是青州著名的大夫沈老,他都下死亡通知了,你一个乡巴佬还说没死?”

陈逍遥还是不理她,问苏清鸾道:“你不介意的话,我就动手了。”

“万万不可!”

老医生站出来反对,“苏小姐,老爷子已经故去,就让他入土为安吧,别再折腾死者了!”

苏清鸾其实也不抱希望,但是看着陈逍遥清澈的眼神,她鬼使神差的点头同意。

反正再差也不会比现在差了,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陈逍遥将苏老爷子的上衣撩起,手掌缓缓印在他的腹部,将真气过渡进去。

老爷子体内的真气像是感应到什么,立即反抗,可惜太过微弱,一下就被陈逍遥的真气覆盖住。

随后,陈逍遥用力一按,老爷子的“尸体”本能的弹了弹,但是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何娇见状,讽刺声更大了。

“苏清鸾,你还真是个好孙女啊,你爷爷死了还不肯让他安息!”

“如果苏老爷子泉下有知,一定会死不瞑......”

目字还没出口,何娇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她看见苏老爷子猛然张开口,“噗”的吐出一大口黑血,随后双眼缓缓睁开。

竟然醒过来了!

“啊!诈尸了!”何娇和黄律师哪里见过这场面,立即惊恐的退后。

就连沈老,一时间也愣在了当场。

“咳咳!”

苏老爷子短促的咳嗽声打破了诡异的气氛,他转眸一看,看到苏清鸾时,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小鸾,你回来了,让你去接人接到了吗......”

“爷爷......呜哇......”苏清鸾再也忍不住,一把扑倒在苏老爷子身上,放声大哭。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苏老爷子抚摸着苏清鸾的后背,问道。

苏清鸾哽咽着将何娇谋夺家产的事说了一遍,老爷子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

他慢慢坐起来,双目如电的盯着何娇和黄律师,厉声道:“你们两个,好手段啊!”

老爷子毕竟在江湖打拼了一辈子,气场强大,何娇和黄律师吓的瑟瑟发抖,本能就想逃跑。

陈逍遥早有预料,先一步把门关上,饶有趣味的看着他们。

“苏老爷,我们一时财迷心窍,请你放过我们这次吧!”

见逃跑无望,两人当即跪在地上求饶。

他们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苏江河会起死回生!

现在事情败露,遗嘱作废,他们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苏老爷子拿过遗嘱看了一眼,的确是他的签字和手印,但是他并没有立过这份遗嘱。

“把苏家基业全部无偿转赠给你?何娇,你还真敢想啊,当我是苏大强么?”

苏老爷子冷笑一声,“说说吧,你们是怎么操作的?”

何娇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这......我和黄律师先起草了遗嘱内容,然后趁老爷神志不清,手把手让你签字画印......”

苏老爷子点点头,扫了两人一眼,语出惊人。

“光凭你们两个,是吞不下苏家产业的,是谁在背后指使?”

何娇和黄律师大惊,没想到苏老爷子眼光如此毒辣,一眼就看穿所有。

但是想到背后之人的凶残手段,两人不寒而栗,居然不敢供出来。

何娇咬牙道:“没人指使,是我们见财起意,才做了这个局!”

“不说?没关系,我有大把手段让你们开口!等着被严刑拷问吧!”苏老爷子冷哼道。

听到严刑拷问四个字,何娇和黄律师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凶光。

下一瞬,两人猛的站起,何娇一个跳跃将苏清鸾扑倒在地,黄律师则掐住了苏江河的咽喉!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