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最强太子妃

最强太子妃

蒜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刚穿越便遇上了大女人的渣男,苏溪儿管他是什么本王不本王的,非要给他上一课才行。前世的她,作为世界级的最强医师,什么场面没经历过,什么大人物没见识过,如今成了可怜的太子妃,被太子欺负,还被太子的其他女人挑衅折磨;拿她太子妃是吃干饭的,新仇旧恨清算了之后,苏溪儿拿着求来的和离书,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去了。

主角:苏溪儿,闻人乾   更新:2022-08-17 18: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溪儿,闻人乾 的武侠仙侠小说《最强太子妃》,由网络作家“蒜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刚穿越便遇上了大女人的渣男,苏溪儿管他是什么本王不本王的,非要给他上一课才行。前世的她,作为世界级的最强医师,什么场面没经历过,什么大人物没见识过,如今成了可怜的太子妃,被太子欺负,还被太子的其他女人挑衅折磨;拿她太子妃是吃干饭的,新仇旧恨清算了之后,苏溪儿拿着求来的和离书,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去了。

《最强太子妃》精彩片段

太子府内,张灯结彩,屋内红烛通透。

今日乃是太子闻人乾娶亲之日,太子妃与侧妃同日入府。

“贱女人!你别给本王装傻!”

闻人乾怒视着身下之人,一巴掌甩她脸上,直接将苏溪儿从床上踹下,迅速将衣裳套上,走到她身前,抬脚踩在她的腹部。

若不是疼痛难忍,苏溪儿此时易不知自己还活着。

没能躲过枪决,还有命活下,她倒想看看哪位高人救下自己。

苏溪儿睁眼,映入眼帘的男人,对她仿佛持有怨意,戾气布满全身。

闻人乾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脚下力道又重了几分,怒斥道:“贱人,你敢给算计本王!”

还不等她反应,闻人乾的手掌已捏住她的喉咙,手腕微微用劲,她便觉得呼吸困难。

苏溪儿出自本能的想要反抗,谁知下一秒,她头像是炸开一般,一段段记忆涌入脑海中。

她本是苏府嫡女,因儿时娃娃亲,一道圣旨嫁入太子府中。

谁知闻人乾心中早已有她人,便是抗旨不成便将二人一同娶入府,她为侧妃,在两人喝两杯酒后,闻人乾原先要离去,却没猜到她会在合卺酒中下东西,才成了这等事。

苏溪儿眼神冰冷,原主愚蠢,闻人乾也是个渣男,可她没那么好欺负,堂堂医药大师,怎能被个古人欺辱了?

“若是再看,本王便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闻人乾怒斥后,直接甩开苏溪儿。

嘶……

苏溪儿体内的余力还未过,身体软弱无力,被踹一脚,更是疼的后槽牙都快咬碎。

“太子娶我不愿,便与皇上去说,取消婚约便是,欺负弱女子算什么男人!”苏溪儿怒怼道。

这苏溪儿什么时候敢如此同他说话?

从前为了嫁给他,处处讨好,难不成嫁入太子府,就暴露了她的秉性?

“本王是不是男人,你不是体验过,最好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闻人乾鄙夷的眼神,透露出他对苏溪儿的不屑。

若不是苏府的苏老将军对皇上有恩,曾救他一命,也不会有这门娃娃亲。

“体验过,也不怎么样,太子殿下恐怕要再努努力。”

说罢,她还不慌不忙的从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一番散落的衣裳后,拍掉袖口上的灰尘。

“苏!溪!儿!”

闻人乾道出她名字,一字一句都想将她弄死一般。

“太子殿下何必动怒,做都做了,要说吃亏的还是我,你那点体力活还享受,如今却气愤的拍拍屁股要走,我还没生气呢,你怎的还破防,像是吃了个大亏。”苏溪儿话音刚落,闻人乾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杯,没多想就扔向苏溪儿的脸,这手劲可用了十成力。

好在苏溪儿早已感应到他的一举一动,及时避开。

苏溪儿拍了拍胸膛,小眼神眨眨,像是惊魂未定般说道:“刚才太子殿下可是要杀了我?”

“动你只会脏了本王的手,从明日起,禁足府中半月!”

闻人乾甩甩衣袖,留下这句话便离去。

苏溪儿心想,这是着急要去陪他的太子妃?

苏溪儿并没拦他,人走了正清闲。

整理好思绪,卧躺在喜床上,腰间还有些微微泛疼,这闻人乾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

苏溪儿看着手中的戒指发愣,医药系统竟然跟来,如今她所想,便是既来之则安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翌日。

苏溪儿还在美梦中,却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侧妃娘娘,该晨起去向太子妃请安。”

苏溪儿轻柔眼角,看着还未全天亮,心想着,这古人的规矩可真多。

从屋外入内的丫鬟乃是她的陪嫁,之夏与入春,亦是一同长大的三人。

两人伺候她盥洗,换上一身浅蓝的衣裳,头上也是简单发饰。

“昨夜太子殿下在清风阁留宿,侧妃娘娘怎么不久留一些,还惹得太子殿下发怒禁足了娘娘,怎的会如此。”

之夏突然提嘴一句,像是在打听昨夜之事的经过。

毕竟旁人不知为何,实属正常,闻人乾怎会将自己被算计之事告知他人?

“主子的事,下人还是少打探。”苏溪儿冷言道。

之夏微微点头,不敢再议论,扶着她出阁楼,往雪院而去。

从原主记忆中,苏溪儿也了解到闻人乾对柳依依的偏爱,这雪院就是专门为她而造,连成婚的日子,也是两人相识的那一日。

闻人乾那个渣男,还懂得这些浪漫,果然是对不喜欢的人,便更多敷衍。

苏溪儿也想去见见,闻人乾的心肝是什么样的人。

……

徒步走到雪院,费了不少脚力,苏溪儿也反应过来,清风阁是多偏,闻人乾这区别对待不要太明显。

雪院外还有丫鬟在清扫落叶,见苏溪儿前来,放下扫帚,侧身行礼。

“太子妃在屋内候着,侧妃娘娘里边请。”

原是早就等她多时,这柳依依看来也迫不及待要见见她。

还未进屋,窗外透过的烛火,便知屋内灯火通透。

之夏伸手将帘子拨来,待苏溪儿入内,便放下帘子,同那丫鬟候在屋外。

屋内。

柳依依坐在主位,有一丫鬟正提着蒲扇轻轻煽动。

“我可以唤你溪儿妹妹吗?”柳依依率先开口,言语柔和,并未针对她的语气。

“自然可以,姐姐位分本就在我之上,姐妹相称未有不妥。”

苏溪儿微微点头,柳依依便面露桃笑,招了招手,让东芝前来。

“快给溪儿妹妹赐坐,站着可是累了。”

“侧妃娘娘还未敬茶呢,太子妃。”开口的人是柳依依身旁那位,怕是这院里的管事姑姑秋分,一看便精明能干,定是她的得力助手。

苏溪儿如今位分低了一些,需得在成婚后翌日给柳依依奉茶。

“我倒是忘了这事。”柳依依轻言一笑,眼神中露出歉意。

苏溪儿未曾开口,看了一眼东芝,她正去前桌将茶水端来。

侧身弯腰,要将茶水送到苏溪儿手中,还未等苏溪儿上手,东芝便脱手。

苏溪儿察觉到茶水要翻,瞬间又缩回手,茶水直接从东芝手中洒下,这溅得老高,还烫到柳依依的玉指。

“你……”柳依依这要开口。

谁知苏溪儿转身怒斥道:“东芝!你这怎么回事,是想烫伤太子妃不成?”

东芝没曾想,这锅竟落在自己身上。

瞧着柳依依的眼神,东芝连忙跪下。

“还请太子妃明鉴,奴婢并未松手,侧妃娘娘方才接住茶杯,还故意打翻,如今还怪罪在奴婢身上,真是冤枉!”


苏溪儿眉头微皱,她还没喊冤枉,东芝倒是先开口。

这东芝方才明明想将茶水故意泼在她身上,可如今却成她要祸害柳依依,这东芝只是一个婢子,怎敢轻易挑衅她。

看来其中少不了柳依依的吩咐,定是她安排下来,东芝便依照此计行事。

本以为柳依依是个好相处的,却不知竟也在背后搞小动作。

果真是容不得她,同原主一样。

只是柳依依人前温和,这人后不知闻人乾可见识过小手段。

“妹妹若是不愿,大可不必敬茶,也不用刻意烫伤我。”柳依依说着,已经泪眼婆娑,模样倒是委屈极了。

也难怪闻人乾宠着,柳依依这么惹人怜爱,方能让男人起怜惜之心。

“姐姐说错了,我并未做过,怎会有不愿意的说法?”苏溪儿面无表情说道。

她此番只是想试试柳依依接下来还有什么举动。

“侧妃娘娘必然不会承认,但这府中谁人不知,侧妃娘娘因太子殿下要娶太子妃,曾去柳府大闹几回,还扬言要弄死太子妃,今日之事,指不定侧妃娘娘早就想好要动手,只是碍于没有机会罢了。”东芝言下之意,苏溪儿就是动过手,才想要推卸责任,毕竟从前苏溪儿就对柳依依极大的意见,还真是一张能说会道的嘴。

柳依依这边从主座起身,径直走向苏溪儿身侧。

她的眼神黯然,长吐一口气,道:“妹妹若是真做了,承认又有何妨?以后不必日日请安,我定不会怪罪,以后也会与妹妹好生相处,今日这事便过去,不再提起。”

柳依依这般,就是要让苏溪儿承认这莫须有的事儿。

她未曾做过,自然不会轻易认下,怎能被柳依依轻易拿捏。

“太子妃这么笃定是我所为?”苏溪儿眼神冰冷,语气平缓,如此冷静的她,倒是让柳依依觉得奇怪。

若是换作平常,怕早与她动手,这也是柳依依预想,可现下苏溪儿的态度,着实让她摸不透。

“东芝是我亲自调教出来的婢女,自然不会害我。”

“防人之心不可无,嫁给太子殿下,少不了有婢女想飞上枝头,自个做主子。”

苏溪儿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故意试探柳依依的嫉妒心,此时却让东芝着急,赶忙立下誓言。

“奴婢绝不会对太子殿下有任何不合规矩的想法,若有此事,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苏溪儿冷笑,是个护主的奴才,不过柳依依心中会不会多想,就是另一回事。

可她一句话,才之事未解决,柳依依轻咳一声,提醒着东芝继续开口。

“那侧妃娘娘呢?想对太子妃动手,为何不敢认?难不成连奴婢都不如,不敢大大方方的承认吗?”东芝抓住空隙,再次将错怪在苏溪儿身上。

这次苏溪儿也不打算再与她们打回合制,低身捡起了地上已经破碎的茶杯,靠近柳依依。

秋分见状,急忙挡在柳依依身前,就怕苏溪儿伤害她。

“侧妃娘娘就算不想承认,也不能动太子妃,太子殿下若是知晓,定不会轻饶。”秋分警告声,便是让苏溪儿别再靠前。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动她?只是想证明我并没有泼了那杯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