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被废弃皇子捡走的炮灰女配

穿成被废弃皇子捡走的炮灰女配

小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叶柒穿越,成了游戏中的炮灰女配。她不仅被一个废弃无权的皇子买走,还无痛当妈,有了两个小萌娃。原本以为自己被包办婚姻了,却没想到,夫君宠她,娃娃宠她,老天也宠她。加上锦鲤命的加持,叶柒很快就成了富贾一方的商女。渐渐的,因为自己的福运体质,她和夫君一起惩治恶人,为夫杀敌,走上皇妃之路!

主角:叶柒,云渡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柒,云渡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被废弃皇子捡走的炮灰女配》,由网络作家“小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叶柒穿越,成了游戏中的炮灰女配。她不仅被一个废弃无权的皇子买走,还无痛当妈,有了两个小萌娃。原本以为自己被包办婚姻了,却没想到,夫君宠她,娃娃宠她,老天也宠她。加上锦鲤命的加持,叶柒很快就成了富贾一方的商女。渐渐的,因为自己的福运体质,她和夫君一起惩治恶人,为夫杀敌,走上皇妃之路!

《穿成被废弃皇子捡走的炮灰女配》精彩片段

南国六四年,田水村,一个人趁院中无人,溜进房间,看到躺在床上的人,笑得猥琐。

田贵昨天下午碰巧见云渡把人买回来,立刻就惦记上了,细皮嫩肉,比自家村花妹妹可好看多了。

云渡不在家,这可不是便宜了自己嘛。

“嘿嘿,美人儿……”

感觉到游走在腰上的手,叶柒瞬间炸毛,自己化形成人了,这可不是撸猫,是吃豆腐。老子挠死你!

叶柒猛地睁眼,伸手给了身上人一爪子,但本应出现的猫指甲没有出现,只有指尖搭在他的手臂上。

叶柒瞪圆眼睛,对上一张圆润油腻脸,皱紧眉头,提膝,直中要害。

油腻男呼痛,后退,跌坐在地。

叶柒迅速爬起来,上前又是几脚,人直接昏倒了。

“你在干什么?”

门被推开,手持镰刀的男人,像是博物馆出逃的雕塑,一样的帅,也一样的没表情。

叶柒伸手一指:“他非礼我!”

雕塑男看倒在地上的男人,走近,像拖垃圾一样把人丢出门外。

“人丢出去了,我会教训,不用担心。”出门前又留下一句:“衣服穿好。”

叶柒赶忙低头,果然衣衫凌乱,但是,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环顾四周,土坯墙,茅草顶,木门木窗,刚才躺的床,也是个土炕,满眼望去,一股子石器时代的建筑风格,简陋。

下一秒,脑海被庞杂的陌生信息淹没。

叶柒作为21世纪,稀缺猫妖,历经百年化形成功,却一朝穿越到了游戏里!

她穿的是一款叫《帝后》的角色扮演游戏,游戏女主叫乔雀,基础身份设定为重生者,农家出身,但不甘于此,渴望成为人上人。

第一世,凭借美貌做了县令的妾室,很快怀上男孩,却因被正室嫉妒,下毒致使难产,一尸两命。

重生后,认识到想要出人头地,不能靠男人,需要靠自己!

游戏通关攻略里写:乔雀凭借重生优势,知道妹妹会考上县里最好的书院,然后会在同年,被天下闻名的文学大家乔清夜收为徒弟,改名乔雀。

因此,她等妹妹考完后,将其骗出,推入悬崖,顶替妹妹入学,依靠重生记忆,在乔清夜前来讲学时,复刻前世妹妹的对答和诗文,成功被收为弟子。依仗乔清夜之名,嫁给太子,成为皇后。

妹妹掉下悬崖,大难不死,但被人贩子捡走,养好后,卖给青楼,不堪折磨,跳井自杀。

踩着亲妹妹的尸体上位,乔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认为为达目的,必须不择手段。

也正因如此,这游戏被质疑三观有问题,被举报,还上了热搜,否则叶柒根本不会知道游戏内容。

而自己,居然就是那个女主倒霉催的妹妹!

叶柒眼角抽抽,老子好不容易化形成功,妖界刚奖励的大别墅,还一天没住呢!

门再度被推开,雕塑男在空空的桌上放下两个碗,窝窝头和菜。

“吃东西,吃完去干活。”

“你是谁,这是哪儿?”

“云渡,田水村。”

“我怎么会在这儿?”

“你是我买的下人。”

“穷成这样还要下人伺候?”

“……”

云渡看她掰开窝窝头,把菜夹在中间,吃得挺香,觉得自己买回来个麻烦。

今天下午回村路上,遇到她夺命狂奔,身后有人坐牛车追赶叫骂。她见躲不掉,直愣愣冲到自己脚边跪下求救,不知怎么懂了恻隐之心,花掉了今日去镇上赚的钱,把人买了回来。

“你说给我做媳妇,才买的你。”

叶柒噎住,眼睛瞪得圆溜溜。

云渡收起两个碗,起身出门。

“我还要进山,你留在家照顾孩子。”

叶柒咳嗽出声,给人做媳妇就算了,咋还有孩子要养?

追到门边,云渡手拿镰刀,出了院子。转头,另一侧门里,两个小脑袋怯生生的。

叶柒对上萌萌哒的两双大眼睛,前一秒的抱怨一扫而空,蹲下身,朝两小孩勾勾手。

两小孩对视一眼,手牵手跑到叶柒面前,站定,脆生生地喊:“娘亲。”

“我不是你们娘亲。”

“可爹爹说你是,娘亲是不是嫌弃我们?”

村里人都说自己和哥哥是爹爹的累赘,否则爹那么能干,早就娶亲过上好日子了。

小女孩儿垂下脑袋,话带哭腔,男孩儿也蔫儿了。

叶柒赶紧改口:“逗你们玩儿呢,是娘亲,那先告诉娘亲你们的名字,好不好?”

“我叫云小圆。”

“我叫云小团。”

小圆,小团,这两名字取得,可真够敷衍的。

叶柒正吐槽,突然灵光一现,云渡,这不是五皇子回宫前的名字吗?

游戏里,后期和太子争夺皇位的就是五皇子,可惜选择了逼宫,失败,被当场射杀。

叶柒依稀记得云渡似乎是个杀伐果断的残暴之人,护短且记仇,回宫后,把曾经伤害自己和孩子的人都找出来,杀害了。

那如果自己跑了,不会被他记恨吧?那样岂不是要完!

“娘亲,你怎么了?”

叶柒摇头,揉了揉小团的脑袋,决定暂缓逃跑计划,而且从刚才挠人无果来看,自己无法使用妖力,就算跑,也寸步难行。

“娘和你们打听个事儿。”

“娘,你说,我们都告诉你。”

“刚才被你爹丢出去的那个人,你们看见没,他是谁?”

“看见了,是村东口的田贵。”

小团话一下就秃噜出去,小圆没拦住。

“娘要去找他?”

叶柒看得出两小孩应该是不希望自己去,可能是云渡的意思。

摇摇头:“不去,就问问。”

接下来,小圆和小团拉着叶柒说了好多话,把家里和村里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叶柒感叹:原来皇子流落民间的日子,居然在山沟沟里当农民。

叶柒没去找麻烦,田贵得知云渡出门,又带着人找上门来。

“小贱人,给我滚出来,竟然敢打我儿子,今儿不给个说法,我就把这儿砸了!”

一个穿粗布衣的妇人叉腰站在院门口,身后跟了四个男人,见蹲在屋门口的叶柒抬头,都眼神发直,这云渡买回来的姑娘还真是好看。

听见动静,左邻右舍都出来看热闹。

叶柒站起身,把小圆和小团推进屋内,视线扫过五人,停留在田贵身上。

“怎地,我这断子绝孙脚,还想再来一次?”

田贵本能双腿加紧,但见自己人多势众,又挺直腰板。

“你个贱人,从青楼出来的女人装什么假矜持,我愿意和你玩玩儿,是看得上你,别不识好歹,云渡不在,可没人护着你,当心把你送回去!”

一听这话,周围的人窃窃私语,男人门看叶柒的目光更是赤裸。

“这小姑娘是从青楼出来的啊?”

“不过也是,云渡拖着俩孩子,正经姑娘谁愿意跟他过。”


“不许你们说我娘!”

屋里的小圆突然冲出来,挡在叶柒面前,捡起地上的石头扔田贵他娘王春华,神色甚是不满。

“嘿,你个小兔崽子,敢扔我,看我不抓你去卖钱!”

云渡把两小孩捡回来时,王春华就不乐意,她可是老早就看上云渡做自家女婿了。家里没人,就没负担;人高马大,能干活挣钱。

可多俩孩子,就多两张嘴,还是光吃不干的那种。

王春华说了好几次,让他把小孩送走,就把女儿嫁给他,都被当耳旁风。

“快去,把俩小的给我抓起来,两个光吃不干的废物,家都让你们吃穷了!”

王春华给了大儿子田才和二儿子田富,一人一脚,指使他们去抓人。

叶柒低头看一眼,小圆身子小小的在发抖,眼圈都红了,怒从心生。

把小圆塞回屋,抄起放在门边的扫帚,大步流星,迎面向田才和田富打去。

叶柒身手灵活,劲儿也还挺大,抽得他俩嗷嗷叫唤。

“敢骂我儿子,找打!”

王春华见状骂得更大声了,叶柒就连她一块儿抽,五人被逼出院子。

“你儿子敢闯进家来,占我便宜,被打怎么了,再敢来我家撒野,腿打断,滚!”

王春华不服气,还准备叫骂,被人一脚踹到地上,摔个狗吃屎。

叶柒看去,是拎着两只野兔的云渡。

“女婿啊,你这……”

王春华男人田向,也是早认下云渡是女婿,嘴一秃噜,直接就喊出来了。

叶柒拿扫帚给了他一巴掌。

“喊谁女婿呢,这是我男人!”

听见叶柒直白的话,云渡眉毛一挑,看她的眼神有些戏谑,但又瞧见后面,扒住门框往这儿看的两孩子,脸沉下来。

“滚!”

扛在肩上的镰刀甩下来,落在王春华脸旁边,吓得她当场失禁,被儿子提溜起来,落荒而逃。

“你回来啦,今晚吃兔子肉?”

云渡看她放下扫帚,仰脸看自己的模样,和刚才判若两人。

“爹爹,娘亲!”

小圆和小团跑出来,一人一边,扒住叶柒的腿,也仰脸看她。

叶柒揉揉他俩的脑袋。

“刚才吓坏了吧,别怕,以后娘保护你们,谁欺负你们,娘打死他。”

小圆和小团感动得要哭出来,他们也有娘了,不用被人欺负了。

叶柒抬头,见云渡坐在一边开始处理兔子,凑过去蹲下。

“怎么做啊?”

“一锅炖了。”

“浪费食材,你闪开,我来处理。”

叶柒把云渡挤开,拿过他手上的刀,开始就轻驾熟地处理。

“你会做饭?”

“那是当然,我可是大厨水准的。”

作为吃货,考上大学后,抽空去学了厨师,自己可是拿了证的人。

“把毛保存下来做什么?”

“兔毛皮虽然小点儿,但冬天给两个孩子做个坎肩正合适,暖和还好看。”

两张皮被完整地剥下来,递给云渡。

“去把里面洗洗,晒起来。”

云渡拿去洗,小圆和小团也蹲在他身边,小小声和他讲话。

“爹爹,娘亲说冬天要给我们做衣服呢,那她是不是不会走啦?”

“你们喜欢她?”

“嗯嗯,娘刚才保护我们,可帅了。”

“那就把她看住,不让她走。”

“嘀咕什么呢,进来烧火。”

这个时代调味料稀缺,极大限制了叶柒的发挥,但还是变着花样的做出一桌菜。

隔壁家正吃饭,闻着味儿,香得流口水,就着味儿,感觉手里的窝窝头都好吃了些。

叶柒看爷三风卷残云地吃完一整桌菜,作为厨师,很有成就感。

晚上,安顿好俩孩子后,叶柒自觉地先爬上床,睡在了里面。

“一人一半,别越界。”

“你是我媳妇。”

“没成亲,别乱说。”

“孩子叫我爹,叫你娘,没成亲,你也是我媳妇。”

“别废话,晚上你要敢动手动脚,和田贵一个下场。”

叶柒翻身向里,留一个后脑勺给云渡。

半夜,云渡睁开眼,睡前划清界限的叶柒这会儿已经滚进自己怀里,睡得正香。

云渡借一点月光看她,白白净净的,也很小只,但会做饭,孩子喜欢,二十两值了。

第二天,叶柒睡到日上三竿,醒来时,别说云渡,连小圆和小团都不在家了。

昨天小圆说他们白天会在田里干活,反正没事做,不如去田里给爷三送饭。

抱着碗,一路问到目的地,一眼认出云渡,走到他身边。

“休息下呗,吃饭再干。”

“送饭?”

“对啊,我一个人在家没事做,小圆和小团呢?”

“附近山里,摘野菜。”

“我去找他们。”

叶柒顺着云渡指的方向走,突然听到小团在哭,小跑过去,见小团抱着小背篓坐在树边,小圆在和人打架。

“小团,怎么哭了,受伤了?”

小圆咬了那人一口,回跑到叶柒身边。

“张大宝推小团,还抢东西。”

“娘亲,脚痛。”

叶柒看了看小团的脚踝,有点红肿,应该是崴到了。

“小团别哭,娘亲呼呼,痛痛飞走,我们去看大夫。”

叶柒背起小团,牵住小圆,看了一眼身旁的人,领两个孩子往外走。

“云渡,村里大夫在儿呢,小团脚崴了。”

小圆往叶柒身后躲了躲,怕爹爹怪自己没保护好妹妹。

云渡没说话,接过小团自己抱着,往村里走,叶柒牵着小圆跟上。

……

“娘,我是不是很没用,害妹妹受伤。”

“不是你的错,小圆今天保护小团很勇敢。”

“哥哥今天超帅!”

小圆破涕为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妹妹的。”

叶柒记得,游戏里,小圆是威震匈奴的大将军,最后却以通敌叛国之罪,被折磨致死。

而他会选择从军,就是因为妹妹死于匈奴人手下。

叶柒和云渡商量,让他明日去镇上,买一些猪骨回来,好给两个孩子补补身体。

云渡点头后,又让他买一些纸笔,她心中有一个赚钱的计划,需要实践。

入夜,叶柒再次不知不觉中滚进云渡怀里,云渡拥住她,像个抱枕,睡得正香,门外有喧闹声……


叶柒眉头微皱,不自觉地往云渡怀里藏。

大半夜吵什么?

好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大,两人不得不起身,推门而出,见一群人聚集到院门口。

“你把我儿子弄哪儿去了,我跟你拼了!”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冲出来,凶神恶煞。

叶柒脑袋蒙蒙,从旁人七嘴八舌中,摸清楚状况。

张家张小宝丢了,到处找,有人说,下午在田那边的树林看见叶柒和张小宝在一块儿。

于是一群人半夜不睡,乌泱泱冲来讨说法。

“不是被卖给人贩子了吧,她一个外面来的,不会是来我们村拐小孩儿的吧?”

“她肯定和人贩子是一伙儿的,哪有姑娘能从青楼跑出来,肯定是演戏的。”

……

王春华混在人群里大声议论:“我们把这个骗子抓起来!”

“你们胡说,是张小宝先打人,还抢东西,娘只是把我们带走,根本没碰张小宝!”

小圆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冲出来站在叶柒身前,声音稚嫩但调高,暂停议论声。

“我的脚就是张小宝弄伤的。”

叶柒看小团瘸腿蹦出来,赶紧过去把她抱起来。

张小宝她娘披头散发,双眼猩红,看样子是认准了叶柒,找不到人就要拼命。

“就算小宝有错在先,你也不能把他卖给人贩子啊,她只是伤了腿,我儿是一条人命啊!”

叶柒满满的起床气,语气冷漠。

“这位大姐,就因为我见过张小宝,你就一口咬定是我干的?他这一天见多少人,你怎么不每个都怀疑呢?”

王春华高声反驳:“我们都是村里人,谁会伤害小宝,只有你是外面来的。”

云渡上前一步,将叶柒和小团挡在身后,霸道地说。

“她是我媳妇。”

见云渡人高马大,表情不善的模样,看热闹的人群不自觉缩脖子,议论声小了很多。

只有王春华还在滔滔不绝,一口一个“青楼”“人贩子”,仿佛丢的是她的孩子。

叶柒把小团塞给云渡,满脸不耐烦,语气暴躁。

“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人贩子,如果我找到他,陪小团医药费五两!”

“疯了吧,医药费五两,把张小宝卖了都不值五两!”

人群中立刻有人大声叫嚷起来。

叶柒循声音,眼珠一转,一眼横过去,那人仿佛被掐住脖子的鸡,没了声音。

“不同意算了,你们继续找去吧,别打扰我们一家睡觉!”

打个哈欠,转身要在走,被张小宝她娘急切地喊住。

“你,你真能找到小宝?”

叶柒转头看她,一脸骂人的表情,头顶似是顶了一行字:信就给钱,不信就滚。

妇人一咬牙,说:“好,只要我儿找到,我,我给你五两。”

叶柒深呼吸,迈开步子往外走,身后一群人跟着。

云渡跟在她身边,眼神询问:真能找到?

叶柒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夜晚的凉风中走几步,清醒许多,已经开始算计五两该怎么花了。

小团和小圆之前说想吃糖葫芦,可以来两串。

一群人绕了个圈,走到了张小宝家。

叶柒戳戳趴在云渡肩上,昏昏欲睡的小团,示意她喊一声。

于是,一声脆生生的“张小宝!”惊醒沉睡的麻雀,传来“呼啦啦”的拍翅膀声。

无人应答。

王春华阴阳怪气:“都说了张小宝走丢了,你在他家门口喊,指望谁答应你呢。”

叶柒径直走到柴房门口,推门而入,挪开堆在角落的木板,张小宝正缩在后面呼呼大睡。

张小宝他娘立刻扑上去,一把紧紧地抱住他,眼泪直流。

张小宝睡得迷糊,被拽出来,被抱之后,挨了他娘一顿板子,才支支吾吾解释。

把小团弄伤,还和小圆打架,他怕叶柒去找自己娘告状,到时候肯定会被打,所以他害怕,不敢面对娘,就一直躲在柴房里,躲着躲着,就饿到睡着了。

“说了和我无关,拿来吧,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对田水村人,是巨款,但张小宝他娘进屋,很干脆地给了叶柒五两银子。

“别说我坑你,去了县里,多提防你大嫂,好好保护你儿子。”

隔天,县里来人,说小宝过世的父亲是县里张员外走丢的儿子,接小宝娘俩回家。

正因为张小宝他娘记得叶柒的话,后来便躲过好几次大嫂对张小宝的伤害,而后她就明白,当初的五两银子,不亏。

但此刻,回到家。

“你怎么知道他在柴房的?”

“下午看他眼神就知道了,小孩子嘛,心思好猜得很。”

叶柒的确是下午看见张小宝就预见今晚的事了,但不是通过眼神,而是脑子里突然出现的游戏界面。

互动游戏,出现两个选项,打张小宝或不打。叶柒选了不打,然后就看到了这个选项下的剧情,和今晚一模一样。

第二天,叶柒早起,目送云渡去镇上,两个孩子还没起,自己坐在门槛上发呆。

这个家太穷了,全靠云渡支撑,现在又多一个人,小圆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得找点赚钱的活计。

不知道云渡买到纸和笔没有……

两声奶呼呼的声音,喊回叶柒的思绪。

“娘~”

“哎,小圆,小团醒了,洗漱吃饭,然后我们去外面玩儿。”

吃完饭,收拾好,三人一块儿出门,往昨天摘野菜的小山上走。

小圆背着小背篓,被叶柒牵着走,听她讲讲今天要做的事,仰脸问她。

“草药?”

“对啊,就是昨天敷在小团脚踝上的东西,就是草药,做成香囊,可以拿到街上卖。”

“那我们多摘一点,娘做好,拿去卖,赚钱咯。”

叶柒没有反驳,自己做香囊固然能赚钱,但还是太少,自己先做一些成品,送到店里卖,再和店铺合作,提供配方,自己抽成,这样省事还钱多。

向山深处走,发现一大片长有迷迭香的地方,小圆和小团在一旁采摘,叶柒四处看看。

这里很适合迷迭香生长,可以批量种植。

这是个不错的发现。

云渡下午回家,发现家里晒满了草。

“这是在干什么?”

叶柒和他说了自己的计划。

“你下次去镇上,也带上我吧。”

云渡看她满眼期待,点点头,拿出从镇上买的零嘴,小圆和小团开心得不得了。

“娘亲,吃。”

“啊——”

小团把手上的糖喂给叶柒,听她说好吃,又给小圆喂了一个。

叶柒见云渡看两个孩子眼里的温柔,也给他剥了一个糖递去:“喏。”

云渡看伸到眼前的手,张嘴,如愿被投喂后,笑得眼睛弯弯,也像个孩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