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傅总的假千金是马甲大佬

傅总的假千金是马甲大佬

花未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孟锦笙是孟家收养的假千金,又丑又胖,从小就是用来陪衬高贵典雅的真千金,是对方的对照组。在真千金成人礼上,孟锦笙被设计失贞怀孕。十月怀胎,她九死一生生下孩子。五年后,当涅槃重生的她带着女儿归来时,她报复渣女虐渣男,不再隐藏自身光芒,活得恣意潇洒。只是她没想到,孩子父亲在这时找上门来了!

主角:孟锦笙,傅寒沉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锦笙,傅寒沉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总的假千金是马甲大佬》,由网络作家“花未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孟锦笙是孟家收养的假千金,又丑又胖,从小就是用来陪衬高贵典雅的真千金,是对方的对照组。在真千金成人礼上,孟锦笙被设计失贞怀孕。十月怀胎,她九死一生生下孩子。五年后,当涅槃重生的她带着女儿归来时,她报复渣女虐渣男,不再隐藏自身光芒,活得恣意潇洒。只是她没想到,孩子父亲在这时找上门来了!

《傅总的假千金是马甲大佬》精彩片段

桐城,天上皇大酒店,正在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宴会,今天是陆家千金孟芷瑶满18岁的成.人礼,全城的名门贵族近乎都来了。

“不愧是桐城第一千金,孟芷瑶可真漂亮,而且她还是个才女,上个月的全国钢琴大赛,她还拿了奖呢。孟家养女孟锦笙跟她一比,就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可不是吗?孟锦笙又胖又丑又有病,那满脸的黑痘哪怕擦了十层粉都遮不住,据说这些年一直在乡下养病。要我说孟芷瑶可真善良,听说她特意从乡下将孟锦笙接回来,参加她的成.人礼的呢。”

两者对比,云泥之别。

坐在角落里的孟锦笙仿佛没有听到这些话,只是在她们说到钢琴大赛的时候,微微抿了一下嘴唇。

她一杯酒下肚,突然感觉头有些晕。

孟锦笙站起来,揉了揉晕胀的太阳穴,脑袋有些昏沉的走向洗手间。

众星捧月中的孟芷瑶看到她离开,唇角轻轻的勾了勾,突朝某处示意了一下,隐约可见一个中年男人放下了酒杯,也朝某个方向走去。

十分钟后……

孟锦笙只感觉身上一沉,隐约觉得有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眼在盯着她,他带着灼热温度的双手,让她止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她想反抗,却浑身使不上一点儿力气。

孟锦笙不断的在心里叫骂着,越来越不受控制的身体,她只能跟着一起沉沦。

半昏半沉之际,她听到男人附在她耳侧,说:“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她不需要!

结束后,孟锦笙完全清醒过来,在男人捏着她下巴询问名字的时候,她一掌劈晕了男人,落荒而逃。

另一边,孟芷瑶正接着一个电话,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就见她脸色一变,大声指责了起来。

“你说什么?那死胖子昨天没出现?废物,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孟锦笙分明喝下了她加了料的酒,她能跑哪里去?

挂了电话,孟芷瑶气得大摔东西,丁佳怡丁佳怡进来差点被砸了个正,见她在发脾气,连忙哄了起来。

“我滴小祖宗啊,这是谁把你给惹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孟芷瑶火冒三丈:“还能有谁啊,还不是那乡下来的死胖子吗?我们孟家白养她这么多年,她也是时候报答我们了,本来想让这死胖子、丑八怪跟野男人鬼混,以衬托我的高贵圣洁、一尘不染,结果这贱人竟失踪了!我连查监控都查不到!”

丁佳怡安抚:“别着急,这贱人中了药,没有男人肯定不行,监控没有就没有了,等一个月过后,这贱人怀孕了,那就更能体现你的冰清玉洁了。放心吧,那药效很强,而且能助孕,只要死贱人身体没毛病,准能怀上。”

孟芷瑶撇嘴:“就是可惜了助孕的好药了。”

而母女俩的期待,在一个月后还真的实现了。

一个月后,孟锦笙果然怀上了陌生男人的孩子,她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也记不清孩子父亲的长相。

她成了桐城的笑话,也给孟家蒙了羞。

孟安韬大发雷霆,逼着孟锦笙去打胎,但孟锦笙死活不肯。

她不舍得这个孩子,而且有人说过,她是很难怀孕的体质。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不想像亲生父母一样,抛弃自己的孩子。

而且,有人说过,她是非常难受孕的体质。

为此,孟安韬一怒之下,不顾孟芷瑶母女俩假腥腥的劝阻,将孟锦笙打回原形,丢回乡下自生自灭……

同年12月,怀胎十个月的孟锦笙在乡下的一间卫生所里生产。

没有好的医疗设备,没有好的医生,连止痛针都没打……生产的时候,还大出血。

但孟锦笙硬是凭着自己超强的意志力生下了孩子。

生完孩子,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孟锦笙非常的虚弱,她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隐约之间,她仿佛听到:“……老天真是不公平,我天天给人接生孩子,自己却没得生,可这女人竟生了对龙凤胎?什么神仙运气啊?”

孟锦笙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孩子,但身上的力气耗尽了,她最终没能抵挡住困意,睡了过去。

当她醒来,她才发现自己做了一场梦:原来,她不是生了两个,而是一个,一个皱巴巴的女娃儿……

……

五年后,国际机场。

一个气质非凡的女子,手里牵着个精雕玉琢的女娃娃,一大一小身穿亲子服,戴着同系列的帽子和墨镜,两人在出口处停住。

“妈咪,这里就是你说过的桐城吗?好热闹。”

女子容颜清尘绝美,她低低笑了声:“当然,确实……会很热闹。”

这里的人,都好吗?

久违了!

孟锦笙半蹲下交代道:“豆豆,你先站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取一下行李,有事找警察,别惹祸也别乱跑,知道吗?还有……别乱认爹。”

说完,将墨镜给她拉了下去。

瞬间,孟豆豆大半张脸都被遮严实了。

孟豆豆扯了扯帽子,又推了推墨镜:“我知道啦,妈咪你就放心吧,我不会乱认爹的……长得帅的除外。”

孟锦笙无语,转身去取行李。

孟豆豆很乖很听话的站在那里等,可当看到一个英俊不凡、气场强大的男子从机场走出来时,她的眼睛瞬间一亮。

哇!好帅!好眼熟!

像极了爹地的样子!

于是,孟豆豆流着口水,小身子猛地就蹿了上前,一头扎进那男子的怀中。


孟豆豆昂着小脸:“叔叔,你缺闺女吗?”

傅寒沉低眸瞅了眼戴着夸张墨镜的小女娃,薄唇冰冷的吐出:“不缺!”

家里那个小哭包已经够让人头疼了,再来一个?

这小孩子,一看就是个烦人精,不要!

孟豆豆撇了撇嘴:“我很聪明的……”

“聪明的更加不要!”

孟豆豆睁大了眼睛:“那你喜欢怎么样的?”

傅寒沉:“反正不像你这样的。”

孟豆豆:“……”

傅寒沉见小奶娃委屈的模样,心情突然大好,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孟豆豆盯着他的背影,郁闷得很。

过了一会,孟锦笙取行李回来了,拍拍行李:“豆豆,我们走吧,先回去找地方吃饭。”

孟豆豆眼睛一亮:“我要吃红烧猪蹄!”

“行!”

母女俩走出机场,回头率那是高达百分之百的,更有人还拿出手机拍照,认为她们是哪对明星美女呢。

机场外,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站在一辆豪车前一边朝着站内张望,一边打着电话。

“……我知道的,就孟锦笙又胖又丑,加上满脸黑痘的模样,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五年过去了,她只会比五年后更丑!好……你放心,我一会见到她,一定会好好的羞辱……”

话还未说完,皮管家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疑惑的回过头去,只见眼前站着一个惊为天人的美女,他瞬间眼睛都直了。

这、这也太美了吧?

比他在电视上见过的电影明星,还要美。

皮管家发现自己竟不会跟人交流了:“这位小、小姐,有什么事吗?”

孟锦笙笑了笑:“没人告诉你,光天化日之下说人坏话,会老得很快吗?”

皮管家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人早就走远了。

电话里头,不断的传来恼怒的声音:“喂,皮管家你在听吗?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你刚才在跟谁说话?”

皮管家这才一惊,连忙换上谄媚的口吻:“大小姐,对不起,刚才遇到个问路的,没事了。大小姐请放心,等见到孟锦笙这个丑八怪后,我定会让她难堪的。”

电话那头:“最好是这样!”

“啪”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然而,皮管家在站外一等就是几个小时,这几个小时里,他伸得脖子都酸了,愣是没有见到一个符合他心目中孟锦笙模样的人,倒是看到好几个令人想入非非的美女。

难道,那丑八怪自己打车先回去了?

皮管家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想了想,从兜里拿出了一个记录的号码,对照着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一个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喂,谁啊?”

皮管家愣了愣:“孟锦笙?”

她的声音有这么好听?

孟锦笙这会儿正在酒店里,她刚洗浴完,正披着大浴巾半躺在沙上接电话,勾唇:“是我。”

皮管家又愣了一下,心里蹿出一连串的疑惑,随后想到自己等了好几个小时,十分的生气。

“二小姐!你在哪?”

“我在哪,当然在地球啊,难不成还在火星?”

皮管家气急败坏:“我是问你,你现在在哪里?我还在机场站外等着你呢!”

孟锦笙:“哦,那倒不必,我已经在酒店了,你回去吧。”

皮管家沉着脸,怒得直跺脚:“你怎么自己去酒店了?你不知道我在机场外等你吗?我们大小姐分明是通知过你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把大小姐放在眼里吗?”

孟锦笙冷笑一声:“皮管家,自己眼瞎还怪我没给你点灯?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我实在是佩服!我在机场外等了这么久没等来人接,难道我还要像傻子一样等下去?万一你放我鸽子呢?毕竟皮管家你不是没做过这么缺德的事!”

当年,她怀孕被重新送回乡下的时候,孟家安排了皮管家送她,但皮管家半路把她扔下了,并扔给她十块钱让她坐拖拉机回去。

这个耻辱,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皮管家想不到孟锦笙一个唯唯喏喏的养女,竟然敢直接跟他叫板,气得头顶都冒烟了,正要回嘴两句,但孟锦笙这边已经挂电话了。

这边,孟锦笙不屑的挂了电话之后,将手机一扔,拿起风筒吹头发。

孟豆豆软呼呼的小手捏上她的肩膀,奶声奶气的哄道:“妈咪,是不是哪个人渣惹妈咪不开心了?别生气,豆豆给你捏捏,捏捏捏。”

孟锦笙心头一软,将肉嘟嘟的小奶娃搂了过来,大大的亲了一口:“妈咪的大宝贝,可爱死妈咪了。”

吹干了头发,孟锦笙换了一身衣裳,交代了孟豆豆几句就出门了。

酒店门口,一个高大挺拔的冷酷男子正边走边打着电话,立体的五官、入鬓的剑眉、犀利的双眼,浑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

男子拿着手机,剑眉死死拧成一道结:“……于老神医不愿意出关?说他的徒弟百草在桐城?我知道了……”

孟锦笙与男子擦肩而过,而在男子说到百草的时候,脚步顿一顿,一不小心就与他碰撞了一下。


傅寒沉手机一时没拿稳,从地上掉了下来,他冰冷的眸子扫了孟锦笙一眼。

瞬间,孟锦笙盯着那双眸子,有种熟悉感。

傅寒沉隐约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很淡很浅,仿佛在哪里闻过一样。

在孟锦笙出神的时候,傅寒沉嘲讽的声音响起:“用这方法引起我注意?”

孟锦笙愣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巧笑倩兮。

孟锦笙媚眼如丝:“是,用这种方法引你注意,那你被注意到了吗?”

那股熟悉的气味越来越浓,傅寒沉一时竟有些恍惚,意味不明的低眸瞥了她一眼:“你说呢?”

孟锦笙抬眸对上了他轻蔑的双眼,心里一闷,正要反驳几句,却见他已迈开笔直的大长腿走了。

“大庭广众之下勾引傅少,这女人以为她是谁呢?人家傅少连当红的影后都不放在眼里呢。”

“高冷、禁欲、不近女色,简直太帅了,不怪这女人想要爬床,我也想爬。”

“想勾引傅少,被笑话了吧?活该!”

孟锦笙:“……”

高冷?禁欲?不近女色?

切!这种男人说得好听一点是不近女色,实际上就是不行!

孟锦笙没理会周围的窃窃私语,走了。

而酒店外的迈巴赫上,傅寒沉坐在车里,双手微微扶着额头假寐。

姜池启动了车子,从后视镜上看了傅寒沉一眼:“傅少,直接回公司吗?”

傅寒沉点头。

过了一会,傅寒沉又道:“姜助理,替我查一下于神医的徒弟百草,尽快把他的资料给我。”

姜池:“傅少,你打算让于神医的徒弟给老夫人看病吗?”

傅寒沉倏地睁开了眼:“不,我还不至于把奶奶的命交到一个小徒弟的身上,但如果利用徒弟引出于神医,也不是不可以。”

姜池:“我明白了。”

……

孟家,随着一个烟灰缸被狠狠的砸在地上,怒骂声也紧随其后。

“岂有此理!小野种反了不成?回了国不回家,侮辱打击皮管家不说,人还跑去住酒店?反了,反了!”

孟安韬已经在皮管家添油加醋中了解了情况,气得不轻。

丁佳怡连忙安慰:“老公,你别生气了,或许锦笙是离开了家五年,她怕不习惯,所以才决定先去酒店的吧。我一会就去酒店,把她亲自接回来。”

孟安韬板着个脸:“接什么接?那小野种当年乱搞男女关系,把自己的肚子搞大了,出国躲了五年还不知道长进!她爱住酒店就住酒店,还要去接她,我给她脸了吗?”

丁佳怡软绵绵的手轻轻的按在他的肩膀上,柔声安慰:“老公,五年都已经过去了,现在锦笙那丫头回来了,虽然生了娃,但怎么说我们也养了她这么多年,一些事情我们也该放下了,就先接她回来先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孟安韬臭着脸。

丁佳怡声音软了一个度,突满脸心疼的提议道:“老公,你最近公司进展不是不太顺利吗?和罗家的合作也一直拿不下来,我也是想为老公你分担分担嘛,锦笙这丫头回来了,正好可以给她物色门亲事,说不定公司的麻烦也一并迎刃而解了呢。”

耳旁风一吹,孟安韬就答应了,心情也好多了。

他疲惫的揉揉额角,将她的手轻轻拿了下来:“夫人,还是你懂我。”

丁佳怡温柔笑笑:“那当然,我可是你老婆呀。”

当下,丁佳怡就让人查了孟锦笙下榻的酒店,带着皮管家一起出发去酒店。

酒店内,孟锦笙刚做完一张自制的中药补水面膜,脸上水润润的,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

门铃响了。

孟锦笙懒得动,开口就叫豆豆去开门,却突然想起豆豆被她干妈接去玩一天了。

无奈,只好拍了拍脸蛋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一开门,孟锦笙就看到两张熟悉的、令人厌恶的脸。

不等孟锦笙开口,丁佳怡就皱紧了眉头:“你是谁?孟锦笙呢?”

这女人长得不错,她和孟锦笙是什么关系?

皮管家探头往房间里头看去。

孟锦笙一挑眉:“我就是孟锦笙,有何贵干?”

丁佳怡一听,冷冷开口:“我没时间和你开玩笑!你既然在孟锦笙下榻的酒店里,想必是她朋友什么的,她人呢?躲哪里去了?”

皮管家盯着孟锦笙,深深被她美貌吸引,笑得很友好:“美女小姐,你还是别和夫人开玩笑了,孟锦笙是什么人啊,她又胖又丑,还长了一脸黑痘,是一个比鬼还可怕的丑八怪,她怎么能跟美女小姐你比呢。”

孟锦笙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怎么?只许皮管家你变老,就不许我变美?什么道理?”

皮管家瞧着孟锦笙突然感觉越瞧越熟悉,特别是那精致的五官和眉眼。

皮管家眼皮一跳:这不会真的是孟锦笙吧?

丁佳怡这会儿也觉得孟锦笙熟悉,看了好一会儿后,也认出了孟锦笙。

她心里暗暗惊讶,想不到孟锦笙这养女,五年不见竟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大美人?

就这脸蛋、这皮肤、这气质,走出去绝对是压芷瑶一头的。

丁佳怡当下生出了一种威胁之感,心里也暗暗盘算什么。

这孟锦笙现在是一个大威胁,严重的威胁到芷瑶桐城第一名媛的地位,看来,她得尽快拔除这个威胁。

而拔除这个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嫁人,嫁给一个肥腻的老头,经过婚姻的磋砣,美女只会变豆腐渣。

不过,现在孟锦笙变漂亮了,那身价也会水涨船高,到时候说不定她还能得到不少的好处呢。

丁佳怡不屑的目光瞥过孟锦笙:“没想到五年不见,你竟还学会了整容。”

孟锦笙不冷不热的笑了笑:“那是,我不止学会了整容,我还学会了如何区分人和狗呢,我一直以为狗只分两种,一种是咬人的狗不叫,二种是叫得厉害的狗不咬人,我现在又多认识了一种,既会叫又会咬人。”

丁佳怡面色一沉:“你什么意思?你在骂我是吗?”

孟锦笙挑眉:“你若要对号入座,我也不反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