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不是冒牌神医

我不是冒牌神医

秋水星月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赵晨风原本和蒋家有婚约,但蒋家大门大户,以为他出生农门,十分瞧不上他。于是,一场卑鄙的仙人跳,赵晨风被人打了一顿后丢到街头。他是天医一脉的唯一传人,却被蒋家认为是乡间野医。如今遭人设局陷害,他便孤身在这都市泥潭中行走。他以自己震惊四座的医术,权势通天,美女蜂拥,权贵称臣。一个小小的蒋家,根本不会入他的眼!

主角:赵晨风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晨风 的玄幻奇幻小说《我不是冒牌神医》,由网络作家“秋水星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晨风原本和蒋家有婚约,但蒋家大门大户,以为他出生农门,十分瞧不上他。于是,一场卑鄙的仙人跳,赵晨风被人打了一顿后丢到街头。他是天医一脉的唯一传人,却被蒋家认为是乡间野医。如今遭人设局陷害,他便孤身在这都市泥潭中行走。他以自己震惊四座的医术,权势通天,美女蜂拥,权贵称臣。一个小小的蒋家,根本不会入他的眼!

《我不是冒牌神医》精彩片段

别墅内,蒋涵雨面色潮红,额头满是汗水。

赵晨风手指在汇海穴上一点,然后劝道:

“你的习惯是要改改了,不然每个月大姨妈来的时候,会一次比一次疼。”

蒋涵雨像是解脱般,长舒了一口气。

“你到底会不会医术,怎么一进门就让人家脱衣服?”

赵晨风指了指,眼睛上缠着的纱布。

“挡着呢!另外,拓穴之法,必亲肤而为之。”

“流这么多汗,你很虚啊?”

蒋涵雨的语调,有些不怀好意。

赵晨风闻言,抬手擦拭汗水。

感觉身体酸软无力,颇为无奈的解释道:

“前段时间,自己试针误伤了身体。现在的体能,连之前十分之一都没有。不过问题不大,最多半个月就能恢复。”

蒋涵雨突然挽住赵晨风的胳膊,饶有兴致的问道:

“你真的一点力气都没了?”

玩味的语气,让赵晨风眉头一皱。

接着蒋涵雨突然尖叫了起来。

旋即房门被人撞开了。

赵晨风心里“咯噔”一下。

本能的想要揭开眼前的纱布,腹部却传来一阵剧痛。

整个人也跟着倒退了好几步。

李子豪一脚踢完,抓着赵晨风衣领。

“我就知道你是个畜生!骗了蒋老爷子,现在还对自己未婚妻的妹妹下手。”

赵晨风脑中,瞬间蹦出几个字。

这特么的,是仙人跳?

三下五除二,卸掉纱布。

眼前的景象,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蒋涵雨眼眶红润,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

肩膀以下虽然包裹在被子里。

不过这场面...

怎么看,都有点让人浮想联翩的节奏。

“豪哥...我就是肚子疼,让他帮我看个病。结果...他就对我...呜呜...”

蒋涵雨说到伤心处,顿时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赵晨风知道自己是解释不清了。

于是两手一摊,问道:“你们闹这么一出,应该不是为了钱?那么...就是想赶我走?”

“赶你?你也配?”李子豪一伸手,“婚书呢?涵焉不可能,嫁给你这种畜生。”

赵晨风摇了摇头。

“其实,如果涵焉不同意,直说就好了。你们这样做,有点太卑鄙了。”

“呸!涵焉也是你叫的?”

李子豪话音刚落,门外立刻走进数名身高马大的保镖。

人一多,李子豪气势更足!

“老子耐心有限,婚书呢?”

蒋涵雨从床头柜上,把赵晨风的包拿了过来。

“找到了!”

李子豪眼睛一亮,拿过后撕了个粉碎。

“行了,在麻烦你最后一件事。”

说着,他顺手拿起桌上的烟灰缸。

“嘭!”

烟灰缸砸在赵晨风头上时,轰然碎裂。

李子豪拍了拍手上的粉末,看着躺在地上的赵晨风,吩咐道:

“衣服给我扒了,然后扔大街上去。”

身后的保安,立刻行动了起来。

李子豪提醒道:“对了,找个闹市区啊!敢跟老子抢女人...我呸!”

蒋涵雨建议,干脆直接扔到郊外。

以后赵晨风如果还敢出现在江滨,见一次打一次!

李子豪阴鸷的笑了笑。

“那岂不是便宜他了?我要让他这辈子,都记住跟我斗的下场!我要让他没脸当个男人,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听了这话,蒋涵雨也觉得解气。

爷爷用二十年的时间。

让蒋家从一个生产假花的小作坊,摇身一变成了拥有数十亿资产的大集团。

也正是这个原因,自己和姐姐成了,江滨那些富家公子哥的仰慕对象。

可就在一个月前,爷爷突然拿出一张婚书。

对方居然是,一个小山村的无名小卒!

这可把蒋涵雨给气坏了!

要是姐姐嫁给这样的人,那以后别人会怎么说蒋家?

怎么说自己?

就凭蒋家现在的财富和地位,什么样的女婿找不到?

非要找个村里来的废物?

可爷爷对这门婚事,却很坚定。

无奈之下,蒋涵雨才找到了,姐姐众多追求之者之一的李子豪。

两人一商量,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现在,只要李子豪娶了姐姐。

那自己就会成为,云豪科技的副董事长!

这样姐姐后半生幸福了,自己也得到了好处。

两全其美啊!

江岭广场,一辆货车缓缓靠边。

车厢门打开,一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被人从车上扔了下来。

闹市区原本人就多,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立刻吸引了眼球。

不少人拿出手机拍照。

也有好心人,上前查探情况。

赵晨风慢慢恢复意识。

弄清楚眼下处境后,目光深处一丝愤怒转瞬即逝。

恩将仇报,也不过如此了吧?

好心人递上一件衬衣,赵晨风本想拒绝。

可就现在自己的装扮,估计走不了多远,就会被人当成变态抓起来。

将衬衣绑在腰间,赵晨风道了声谢。

就在他顶着路人怪异的目光,朝回走时。

身后不远处,跟着一辆黑色奥迪。

副驾上,一个妆容精致,气质华贵的女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赵晨风。

驾驶位一个带着墨镜,体型彪悍的男人,说道:“张总,会不会弄错了?他...看着实在不像,有本事的人啊?”

张雅倩绣眉皱了一下。

从手机翻出一张照片。

很老,像素很低。

拍摄的年代,也有些久远。

照片上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长相和眼前的赵晨风十分相似。

“应该不会错。赵晨风是天医一脉唯一的传人,当初要不是他救了爸爸,张家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

男人鼻子里发出闷哼。

显然对这话有些不赞同。

张雅倩想了想,不由笑了。

“看来,赵神医是被蒋家人摆了一道。”

男人脸上的高傲消失了,认真提醒道:“要真是这样,那赵晨风和蒋涵焉的婚约应该也毁了。现在过去找他帮忙,应该有机会。”

“是呀....”

张雅倩声音有些无奈。

她知道自己的麻烦有多大,不过....这个赵晨风好像连自身都保护不了,他有能力帮自己解决麻烦吗?

指了指前方,张雅倩示意加快车速。

到了赵晨风身边时,她摇下车窗。

“请问,是天医赵晨风吗?”

“呃...你是?”

看着车内的美女,又想到自己现在的装扮,赵晨风实在觉得有些尴尬。


“我是天门集团的张雅倩,赵先生医术了得,我有个好友身患重病,希望赵先生能够出手相救。”

驾驶位的邢勇,看见张雅倩如此恭敬。

心中有些不乐。

之前听说这个赵晨风,医术厉害的不得了。

天门集团用尽了人脉,寻找此人。

最后反馈回来的消息,几乎让邢勇大跌眼界!

所谓的赵神医,其实是个孤儿。

自小在牛家庄跟随一个江湖医生长大。

别说赵晨风了,就连他那个师傅,打小都没读过几年书。

还有那个所谓的天医一脉。

邢勇也花了大力气调查。

这回倒好,压根连查都查不到了。

这样的师徒俩,与其说是神医,倒不如说是江湖骗子更能让人信服。

就在邢勇考虑,要不要提醒张雅倩,别抱太大希望的时候。

赵晨风一句话,差点没把他气吐血。

“我可以救你朋友。但是你们要先帮我买身衣服。”

这特么不是骗子是什么?

神医的诊金就是一身衣服?

真特么‘贵’!

邢勇刚想发作,张雅倩却笑着答应下来。

上了车,她问道:“赵先生,您刚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没事,遇到几条野狗而已。”

蒋家这种不仁不义,恩将仇报的做法,赵晨风打心眼里看不上。

如果对方就此作罢,这事也就过去了。

可要是蒋家还盯着自己不放,那他不惜花点精力,让他们体验到得罪天医一脉的下场。

毕竟,医能救人,也能杀人!

张雅倩很客气的提醒道:

“赵先生,如果有其他需要帮忙的,您可以随时开口。”

“不用了,先随便买身衣服,然后带我去看病人吧。”

另一边,耀天集团顶层。

蒋耀天一身唐装,正在书房挥墨泼毫。

蒋涵雨和李子豪走了进来。

“涵雨啊,来的正好。看看爷爷这几个字,写的怎么样?”

李子豪看着‘以德服人’四个大字,竖起大拇指。

“真是字如其人呀!蒋爷,您这墨宝不输那些书法大家啊。”

“你是...?”

蒋耀天放下毛笔问道。

蒋涵雨上前,挽住爷爷的胳膊,介绍道:“他叫李子豪,麻省的高材生。专门研究生物医疗方面,现在是云豪生物公司的老板。身价几亿,最近还和天门集团,达成了新项目的研发。”

李子豪谦虚的笑了笑。

“目前生物医疗这个方向很热门,我有信心在天门集团资本的支持下,三年内成为全国顶尖的生物公司。到那个时候,公司的价值就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了。”

见蒋耀天点头,李子豪话锋一转。

“蒋爷,不满您说。我之所以回国发展,多半是因为涵焉的缘故。”

蒋耀天脸色微变。

盯着李子豪看了半晌,随即摇头道:“抱歉!涵焉的婚事已经定了,这点没法改变。”

“是和那个穷小子的婚约吧?”蒋涵雨嬉笑,“要是因为这个,爷爷可以放心。我已经把那个穷小子的婚书撕毁了。”

“什么?!”

蒋耀天身体一颤,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

李子豪客气的解释:“来您这之前,我们找到了赵晨风先生。他知道我和涵焉事情后,决定主动退婚。”

“胡闹!胡闹!”

蒋耀天气的一拍桌子,接着将那‘以德服人’四个打字撕得粉碎。

“这婚事...你们....”

说着,他一口气堵在胸口,两眼一番晕死了过去。

此时的赵晨风,已经换身了一套新衣服。

车辆刚停在一幢别墅前,屋内就走出来一个贵妇。

虽然已年过四十,但保养的极好。

整个人都透露着,一种成熟女人的性感。

不过她眼眶有点红润,像是刚刚哭过。

张雅倩见状,赶忙上前。

“邱姨,安安怎么样了?不会又发病了吧?”

邱月梅有些机械的摇头。

“还能怎么样?严重的抑郁加上精神分裂,想要让她不伤害自己,就只能把她绑在床上。可是...我这个当妈的...不忍心啊...”

这时,楼上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

邱月梅听见这个声音,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赵晨风突然开口:“控制行动虽然能防止,病人伤害自己。但是这样却会大致病情加重,可谓治标不治本。”

邱月梅有些疑惑。

“这位是...”

张雅倩赶忙将,赵晨风的身份说了一遍。

听闻,这个年轻人是专门来给自己女儿看病的。

邱月梅的眉头皱了起来。

眼中有些轻蔑。

不过看在张雅倩的面子上,她还是没问什么。

将三人请进屋。

“安安正在房间治疗呢。那些心理医生大多都是让吃药,但那些药副作用太大了。所以你董叔专门请来了一个中医,希望能让安安的病情不在恶化下去。”

几人刚来到屋外,就见一个中年人和一个老者从房间走了出来。

光看两人的脸色就知道,进展并不怎么顺利。

“老董,雅倩帮安安找了位医生。”邱月梅道。

董在升目光,在赵晨风身上一扫而过。

旋即朝张雅倩点头致谢。

不过嘴上的话,可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

“安安的病,那么多专家都无能为力,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安安休息了。”

这明显没把赵晨风放在眼里。

恰巧此时,屋内又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

就像是被困住的野兽一般。

听着让人不寒而栗。

一直站在董在升旁边的老者,摇着头说道:

“哎,这种十分严重的心理疾病,还是不要指望中医了。这样下去,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赵晨风歪着头,仔细听了听。

随即开口道:“邪火攻心,你们是不是又把病人绑住了?应该放开她,这样才不会加重病情。”

平淡的一句话,让鹤长春讥讽一笑。

“小伙子,你不知道情况就不要胡说。董女士的病情,只能如此。”

“不不不...她的病不严重。多半是治疗不当,才导致现在的情况。”

赵晨风一说完,不光鹤长春脸上难看了。

就连董在升和邱月梅,目光都有些不满。

这年轻人,太不只轻重了。


“嘿嘿...这么说你医术很高了?”

鹤长春感觉自己权威受到了挑衅。

于是上前一步,站在赵晨风对面。

“敢问,你是哪所名校毕业的娃娃?”

“我不是专科,但是和师父学过几年中医。”

“哈哈....”鹤长春先是大笑,然后笑容猛的收敛,“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赵晨风摇头。

鹤长春怒目而视。

“中医就是被你们这种江湖骗子,把名声给糟蹋了!会点皮毛就敢说自己会中医?”

屋内的吼叫声还在继续。

赵晨风有些于心不忍。

“我真能治好她,你们就忍心让病人这么痛苦下去?”

董在升有些为难。

一边是张雅倩的面子,一边又是鹤长春。

不管怎么做,都要得罪一头。

正为难之际,鹤长春却突然让开一步。

“好!你可以去看!但你想好,想当着我的面行骗,可没那么容易。要是治不好,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董在升心里松了口气。

开门前,提醒道:“我先告诉你,安安是重度抑郁加精神分裂。行为...很暴力。要是一会伤了你,我们也没办法。”

鹤长春笑道:“小娃娃,现在走,不丢人!”

赵晨风一扭把手,门开了。

屋内,一个少女头发凌乱,双眼血红。

虽然被五花大绑在床上,但仍然拼命的扭动身体。

赵晨风走到窗前,与安安四目相对了片刻。

然后淡淡说出两个字。

“解开。”

没人动。

董云安此时那疯狂发狠的模样,就连邢勇这种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看着都有点心虚。

赵晨风叹了口气,说道:“行了,既然你们帮不上忙。都出去等着吧!”

鹤长春冷笑一声。

“好!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要是治不好,我立刻报官抓你。”

张雅倩眉头一皱,这话无意是给赵晨风判了死刑!

别说治好了,就连让董云安情绪稳定下来,估计这点时间都不够吧。

可赵晨风居然点头答应了。

董在升见状,示意大家离开。

出门前,还顺手将房门关上。

赵晨风伸手,在董云安肩颈处使劲一点。

瞬间,那狂躁的情绪就被平复了下来。

接着赵晨风给董云安松绑,将人翻转了过来。

捆绑董云安的布条,也没浪费。

赵晨风全都缠在了自己脸上。

凭借感觉,退去董云安上衣。

手指每落在一处穴位上,董云安就闷哼一声。

不消片刻,董云安就大汗淋漓。

十多分钟后,赵晨风长长的舒了口气。

顺手在床上一摸,将被子盖在董云安身上。

此时的董云安就像睡着了一般,呼吸平稳面色平静。

赵晨风将缠在眼前的布条去掉,起身开门。

“诶呦...这么快就出来了?装不下去了?”

鹤长春得意的问道。

“小声点,病人在睡觉。”

赵晨风提醒。

鹤长春朝屋内一瞧,怪笑道:“你不会是把她打晕了吧?”

董在升夫妇,走进屋内。

看着床上女儿的睡衣,邱月梅立刻感觉到一丝不对。

接开被脚一看,邱月梅震怒无比。

“赵晨风!你干了什么?”

邱月梅满脸通红,走过去一巴掌打在赵晨风脸上。

董在升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沉着脸对张雅倩说道:“你找来的人,我给你面子。但是,这畜生居然做出这种事。你也不能怪我了。王虎!”

董在升大喊一声,王虎带着两名保镖快步跑了过来。

“把这个畜生带下去!给我好好‘招待’。”

看着赵晨风被粗暴拉了出去。

张雅倩有些着急。

“董叔...”

刚开口,邢勇就制止了她。

然后朝卧室内指了指。

那件睡衣,就赫然的放在床上。

张雅倩的脸,腾一下红了。

屋内,董云安的声音突然响起。

“爸...妈...”

董在升和邱月梅,像是触电了一般。

身体不约而同地,都是一颤。

自从女儿患病以来,他俩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听见,这样的称呼了。

董在升一个健步冲进屋内。

“安安...你...你认识我?”

邱月梅也跟了进来,看着女儿眼眶不由的红润了起来。

董云安浅浅一笑。

“爸,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妈,你别哭了。我...我有点饿了。”

“好好!妈这就去给你做!”

邱月梅掩面跑了出去。

“安安,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董在升激动地,声音都在颤抖。

“爸,对不起。之前让你们担心了。现在我没事了...”

这时王虎去而又返。

“董总你放心吧,那小子我已经安排人,好好照顾了!什么时候快打死了,什么时候完事。”

董在升蓦地一惊!

转头吼道:“快!快住手!那是真的神医啊!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人给我带来啊。神医要是有一点闪失,你们都给我滚蛋。”

王虎也是一愣。

反应过来后,又匆忙的跑了出去。

此时赵晨风被绑在椅子上。

张胖子手里拿着钢棍,嘴上叼着烟。

趾高气昂的说道:“小子,有点本事啊!敢来董家找麻烦?”

赵晨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提醒道:“你最好别动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哦?”张胖子冷冷一笑,“那看看咱俩谁先后悔。”

说完,抡起钢棍就朝赵晨风头上砸去。

此时王虎刚跑到门口,想要制止已经晚了。

就在钢棍快要砸到赵晨风头上时。

几声崩裂的声音传来,接着就见张胖子手中的钢棍倒飞了出去。

赵晨风坐在椅子上,但是身上绑着的绳子,已经掉落在地。

此时他正微笑的看着张胖子,表情有些玩味。

不过额头上出现了一层汗珠。

“你命好!要不是我身体不适,刚那一脚就能震碎你的手腕。”

被踢飞了钢棍,张胖子不惊反怒!

顺手拿起椅子,就要朝赵晨风砸去。

“住手!”

王虎赶紧冲到两人中间。

“董总发话了,要是敢伤害赵先生,咱俩立刻滚蛋。”

张胖子被说懵逼了。

不是董总让教训的吗?

这才一根烟的功夫,就改注意了?

不过看王虎紧张的模样,他只好悻悻的放下凳子。

赵晨风笑嘻嘻的问道:“怎么?人醒了?”

王虎一点都不敢怠慢,先是恭恭敬敬的道了个欠。

然后带着赵晨风,重新回到了董云安的房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