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为保命她天天恶心王爷

为保命她天天恶心王爷

素子花殇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意外穿越到古代,向青柠成了一个不得宠的王妃。穿越就算了,她还招惹了一个恶贯满盈的王爷步封黎,也就是她的便宜相公。但她发现了一个能得到自由的秘密,步封黎对她反胃,只要她稍作忸怩撒娇之态,他就会呕吐。为了早日逃离王府,向青柠天天都去他面前卖弄风情,深情告白。可渐渐的,步封黎不仅不恶心了,还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主角:向青柠,步封黎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向青柠,步封黎 的玄幻奇幻小说《为保命她天天恶心王爷》,由网络作家“素子花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古代,向青柠成了一个不得宠的王妃。穿越就算了,她还招惹了一个恶贯满盈的王爷步封黎,也就是她的便宜相公。但她发现了一个能得到自由的秘密,步封黎对她反胃,只要她稍作忸怩撒娇之态,他就会呕吐。为了早日逃离王府,向青柠天天都去他面前卖弄风情,深情告白。可渐渐的,步封黎不仅不恶心了,还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为保命她天天恶心王爷》精彩片段

大燕皇朝,南庆十五年,九月九。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四王府热闹非凡,只因太后亲临,来看望刚从战场上凯旋的四王爷步封黎。

院子里,向青柠拉住一个忙碌经过的下人装扮的年轻妇人:“请问,哪位是四王爷的乳母?”

话音刚落,对方张嘴,话还未出口,蓦地“噗”一声,向青柠发现对方背心忽然就着了火,且瞬时燃向全身。

向青柠大骇,都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对方已经燃成了一个火人。

“啊!着火了,着火了!”

“快,快救人,快打水救人!”

院中有好几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到,一个一个惊慌失措,大叫起来。

见正好有一人手里端着一脸盆水,向青柠上前一把夺过,朝已被烧得乱跳乱叫呜咽哀嚎的火人身上泼过去。

却并无作用。

火势凶猛。

“倒地打滚,快倒地打滚!”向青柠朝火人喊道,末了,又急急吩咐去取水的下人:“拿床被单来!”

然,根本来不及。

火太大了!

火人倒地滚了几下,火依旧没灭,人却停下不动了。

待被单取来,打湿,盖上去将火扑灭,人已然落气,焦黑一片,面目全非。

......

偌大的院落,几百号人,鸦雀无声。

太后凤驾亲临本是喜事,谁也没料到会突发惨案———四王爷乳母被火烧死。

院中央,撑起两顶华盖,华盖下,坐着太后和四王爷步封黎,两人脸色都不好看。

所不同的是,太后是脸色黑,步封黎是脸色冷,面若寒霜。

向青柠跪在两人前面。

“皇祖母,乳母于孙儿而言,是怎样的存在,相信皇祖母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今日,这人必须死。”

步封黎眸光如刀,瞥向向青柠,最后一个死字咬得极重,从喉咙深处出来,就像是淬了冰。

太后弯唇,雍容华贵:“并非青柠是哀家的婢女,哀家就替她说话,她方才说了不是她,哀家也觉得她没有杀黎儿乳母的理由,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对吧?再说了,谁杀人会当着大家的面如此明目张胆地纵火烧呢?”

“可事实如此啊,她们好几人都看到了,”步封黎面色冷峻如初,边说,边扬手指了指刚刚在院中目击这一幕的几个下人,“就是她强行拉住乳母的,然后乳母才烧起来的,当时近旁无第三人,总不至于乳母自己烧自己吧?”

“可是......”太后又要开口,被步封黎径直打断。

“希望皇祖母能理解孙儿此刻的心情,一个下人而已,杀她十个也不足以解孙儿的心头之恨啊,被活活烧死的,可是孙儿的乳母!”

太后噤了声,低叹,看向向青柠,一副“哀家也无能为力了”的表情。

步封黎起身,“唰”的一声拔出边上侍卫腰间的佩剑,手腕翻转,下一瞬,闪着幽兰寒芒的剑尖就指向了向青柠的眉心。

全场再次雅雀无声,众人大气都不敢喘。

向青柠抬起头,眉心碰到锋利的剑尖,隐约可见一点殷红。

不偏不斜迎上步封黎寒气吞吐的视线,她笃定开口:“奴婢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步封黎眸光微微敛起,眸底滑过一丝意外,依旧声寒如冰:“证据?你有何证据?”

“请四王爷允许奴婢剪一截王爷乳母还未烧尽的衣服,只要一小块就可以。”

向青柠话落,众人莫名,不知她意欲何为。

步封黎也未立即应允,眸色转深。

静默了片刻之后,才蓦地收起手中长剑,扬手一掷,稳准插入侍卫腰间的剑鞘:“准!但你最好能确实证明,否则,再杀你本王就不会用剑了,乳母所受之痛,你必加倍受之。”

所以,也烧死她是吗?

向青柠没做声,微抿着唇,自地上起身。

步封黎吩咐边上的贴身侍卫钟力:“你带她去。”

“是。”

钟力领命,带着向青柠走向不远处的一间屋子。

乳母的尸体暂时停放在那里。

不一会儿,两人就出来了,向青柠手里拿着一块布料,确切地说,是两指钳着布料的一角。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回到刚刚所跪的地方,她环视众人:“请问,哪位能帮拿一下吗?”

如此形势和气氛,自然不会有人回应。

步封黎示意钟力。

钟力上前:“我来吧。”

“多谢,你就跟我这样拿着就好,最好是用你的剑尖挑着,对,用剑尖挑着吧,这样安全。”

钟力征询的目光看向步封黎。

步封黎略略颔首。

钟力便拔出腰间佩剑,向青柠将那一块布料的边角插在他的剑尖上:“劳烦你就这样举着。”

末了,再度转眸看向步封黎:“请问四王爷,奴婢能上那个二楼吗?”

众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是四王府的一处双层楼阁,二楼有个中心亭,亭外是很大的露天阳台,亭中和阳台上都有石桌石椅,是平素四王爷步封黎喝茶小憩或者下棋的地方,夏日晒,就在亭子里,冬日冷,就在阳台上晒太阳。

可以看到此时阳台的石桌上还放着半杯水,想来是四王爷喝的,下人还没来得及收走。

要上那里做什么呢?众人好奇。

纷纷将视线收回看向四王爷,不知道他会不会应允。

步封黎眸色转深,看不出任何情绪地“嗯”了一声。

向青柠鞠了鞠身,快步走去那里,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上了二楼。

然后也未进亭子,而是径直走向阳台上的那个石桌,伸手端起桌上的那半杯水,端详了片刻。

再将那半杯水放下,倾身下去,一会儿看向院中钟力剑尖上的那块布,一会儿回头看看天边的日头,不停移动着水杯摆放的位置。

众人莫名,包括太后。

步封黎眸色越发深邃。

所有人都仰头看着向青柠。

突然,一道强光一闪,大家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看到钟力剑尖上的那块布料“噗”地着火,熊熊燃烧起来。

全场震惊。

怎么回事?

钟力更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手中剑尖上的那一团火。

难怪她说用剑尖挑着比用手拿安全。

只是,怎么会这样?

没有任何火源,自己就烧起来了呢?

二楼阳台上,向青柠直起腰身,下楼。


向青柠回到原地方跪下。

步封黎没做声,俊美如俦的脸上依旧一片冷峻,太后先开了口:“青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太后娘娘,回四王爷,王爷乳母的衣服上被人涂了一种叫白磷的东西,白磷的燃点很低,容易着火,而透明水晶杯装上水,又有聚光的作用,高光产生高热照到白磷,白磷就会自燃。”

跟这些古人,她自是没法跟他们解释,这是凸透镜的原理,透明圆杯子装上清水,就形成了一个凸透镜,凸透镜聚光,而白磷的燃点只要四十摄氏度。

原来如此。

大家虽然听得不是特别明白,但是大概意思是懂了。

就是那杯水将太阳光汇集在了一起,刚刚闪眼的那道强光便是,照射到那什么白磷上,白磷就会烧起来,是这样吧?

“所以呢?”步封黎问,身子朝后面椅背上一靠,眸底一片玄黑。

“所以,两点,一:王爷乳母的死并非意外,是有人故意为之。那杯水放在那里可以说是碰巧,但乳母衣服上的白磷没法解释,总不可能是她自己弄的。奴婢甚至觉得事发时,此人就在二楼阳台上,因为,虽然水杯聚光,对毕竟要对好角度,要对准阳光的角度,还要对准乳母有磷的衣服。”

一语落下,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步封黎凤眸微眯:“二呢?”

“二,奴婢跟太后娘娘刚来不久,且与王爷乳母不熟,没机会给她衣服上弄白磷,更没机会上二楼的阳台。”

她的意思很明显,此事与她无关。

向青柠说完,太后就出声了:“是啊,她一直跟哀家一起呢,是哀家让她去外面凤辇里拿件披风,她才离开片刻。”

步封黎没做声,薄唇微抿,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座椅的扶手,深邃目光落在向青柠身上,又眼梢一掠,瞥向钟力的剑尖,剑尖上的布块已然烧成灰烬,最后,又抬眸看了不远处二楼石桌上的那个水杯一眼,视线收回,复落在向青柠身上。

“钟力,彻查此事!今日本王就没有上过二楼,本王的水晶杯为何会在那里,还装着水,全都给本王查清楚。”

“是!”钟力收剑领命。

向青柠心中冷笑。

借刀杀人、栽赃陷害不成,现在又贼喊捉贼是吗?

杀人凶手!

为什么她那么笃定这位道貌岸然的四王爷就是杀人凶手呢?

这事儿还得从昨日穿越伊始说起。

她叫向青柠,本是二十一世纪一名特效化妆师,在特化界享有极高盛誉,近段时间在为一部投资巨大的古装大IP剧《钩吊江山》做特效化妆。

因为第二天有场重头大戏,也是全剧的高.潮部分,就是剧中男主王爷发动宫变失败,被处以秤钩极刑,即用一杆秤的秤钩钩住受刑者的喉咙,吊着,示众的同时,让其血尽而亡。

她负责给男主演员化被施刑时的特效妆。

这种酷刑她从未见过,也从未读过这方面的资料,在剧组对着助手化了几次,她都不满意,所以,她就借了剧组的道具秤回家,在家继续揣摩。谁知道一不小心,被道具秤的秤钩划破了手指,血滴在秤上,秤盘上惊现“等值置换”四字,她就穿越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