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顾爷心尖撒野

在顾爷心尖撒野

知不知寒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林若瑶从来不敢想,自己的婚礼竟会像笑话一样滑稽。大堂之上,自己的爸爸被新郎送进监狱,自己的好闺蜜和新郎换了戒指,互相约定余生。此时,满身是伤的她慌忙从婚礼现场逃出来,转身就被残疾大佬顾霆夜捡回了家。从此,顾霆夜成了她人生导师一样的人物,教她在感情上断舍离,教她在事业上力挽狂澜。很快,小姑娘成长为女总裁,可顾霆夜要的是她以身相许!

主角:林若瑶,顾霆夜   更新:2022-08-17 18: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若瑶,顾霆夜 的玄幻奇幻小说《在顾爷心尖撒野》,由网络作家“知不知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若瑶从来不敢想,自己的婚礼竟会像笑话一样滑稽。大堂之上,自己的爸爸被新郎送进监狱,自己的好闺蜜和新郎换了戒指,互相约定余生。此时,满身是伤的她慌忙从婚礼现场逃出来,转身就被残疾大佬顾霆夜捡回了家。从此,顾霆夜成了她人生导师一样的人物,教她在感情上断舍离,教她在事业上力挽狂澜。很快,小姑娘成长为女总裁,可顾霆夜要的是她以身相许!

《在顾爷心尖撒野》精彩片段

乌云密布的天色低沉,一声闷雷砸下,一袭破损婚纱的林若瑶颤着身子,趴在地上尖叫了一声。

绑着婚庆鲜花的车从她面前毫不留情的驶过,车上的陆宁轩还穿着新郎的西装,她的好闺蜜得意的笑着坐在她未婚夫的腿上。

身上的婚纱被车轮溅起的泥染脏,脚下满是被石子划出的血迹,曾经高高在上的精致不再,哭花的妆容爬在林若瑶的脸上,泪水晕开的眼线显的格外可怖。

明明一个月前,陆宁轩还牵着她的手,在湖边草坪上单膝跪地向她求婚。

一个月后的今天,她的确如愿穿上了婚纱。

可婚礼上,大屏幕却放着她爸爸因非法集资而被人戴上手铐的一幕。

她的好闺蜜夏子霜从身后走来,当着她的面,牵上了陆宁轩的手,众目睽睽之下,与陆宁轩交换了婚戒,相拥,亲吻。

一日之间,她从无数人羡慕的林家大小姐,变成了整个江城的茶余谈资,酒后笑话。

人们说她自以为是的痴情,人们说林家落得这个下场罪有应得。

婚礼上,所有人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朝她刺来。

嘲弄,讥讽,挖苦的取笑声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

她想冲上去问个明白,可却被陆宁轩用闯入别人婚礼疯子的名义,让保镖把她扔了出来。

沥青路的石子尖锐,身子在上面滚了一圈,擦伤的口子渗出道道血痕。

倒在烈阳下的她,窘禁落魄根本无处可躲。

很痛,但不如心痛。

林若瑶爱了陆宁轩整整三年。

那个从来不会对她说一句重话的翩翩公子,会包容她所有小脾气,会温柔轻摸她头的陆宁轩,今日就好似一场从不存在的梦,和无数次祝福她的好闺蜜,在婚礼上一起给了她重锤一击,狠狠的砸碎了所有幻境。

可是她不甘,她真的不甘!

无力的躺在地上,目光所至猩红的天忽然变了颜色。

周遭变得安静,天空阴沉下来,眨眼间乌云密布。

雨落下,从几颗小雨点,转瞬变成倾盆大雨。

自上而下灌到林若瑶的身上,把她从头到脚浇了个透。

又是一道闷雷,林若瑶无助又寒冷的蜷缩在路中央。

远看像只皮毛脏污血肉模糊且已经死掉的白狐,只在雷声降临时,微不可察的颤抖两下。

一辆低调的暗影不知何时停在了路边。

车内,后座上一个清冷矜贵的男人正撑着头,目光定在躺在路中央不停瑟瑟发抖的白色身影。

清隽的眉宇间,染着几分思索。

远处驶来一辆破旧的面包车,顶着大雨停在路边,距离了无生气的林若瑶只有几步。

车上下来几个瘦猴一样的混混,最后一个在车上露了头,是个肥头大耳脸上带了条疤的男人。

他们先是撑着两三把破伞围着林若瑶转了两圈,轰鸣的雷声中,几个人眼神交流似乎在猜测顾霆夜的车上有没有人。

“大哥,这女的一看就在这躺的挺长时间了,那车上要有人早下来问问了,我看应该没人。”


“没错啊大哥,这么冷的大雨天谁把车停路边不打着火开空调啊。”

“大哥,咱赶紧把这女的带走找个地拍了片子交货吧,早点拿钱今晚咱哥几个快活快活去?”

车下的几个瘦子说着搓起手淫笑了起来,车上嘬着烟的胖子看着顾霆夜的车,目光阴狠着沉默不语。

车内的顾霆夜望着胖子,脑中思绪流转。

密如相连的雨幕隔开两人的目光,似乎在对视,似乎又不是。

“艹!把这娘们绑到车上来!让那边开好房准备好机子和道具,赶紧拍了拿钱跑路。”

那胖到出油的男人终于还是不再犹豫,朝地上淬了一口大手一挥,扔到地上一圈被盐水泡过发白的麻绳。

他的几个手下欢呼着扔掉伞,抻了抻绳子骂骂咧咧的朝林若瑶伸过了手。

正当一双指甲里都是泥垢的手就要抓上林若瑶的肩膀时,地上一直一动不动的林若瑶猛的睁开眼,眸中凶狠愣是直至吓停了那个混混。

“你小子愣什么呢!”

身后的同伴见他不动了拍了他一巴掌,结果地上的女人突然窜起来,红着眼推的他们两个都往后趔趄了一步,下意识咒骂一声。

林若瑶在地上蜷缩着快要昏迷时,突然听到有汽车的动静。

本来心如死灰想躺在地上装死等车过去,可没成想车停下了,那些凌乱的脚步声朝自己走来,再接着就是那些肮脏的筹谋。

此时听到他们要动手,下意识,她起了活下去的欲望。

推开那两个混混,确定了他们说的那辆车的位置,林若瑶提起邋遢的裙摆跌跌撞撞跑去。

浑身被雨浇透冷风吹的早就虚弱无力了,好不容易跑到顾霆夜的车外,脚下被残破的婚纱裙摆一绊,扑通一声膝盖直直磕在了石子上。

疼痛使她险些没当场昏过去,身后传来惊慌的骂声。

对生的渴望使她强撑着眼皮,一拳一拳用力拍着顾霆夜的车门。

雨打在她的睫毛,冲进她酸涩的眼里阵阵刺痛,单向镜膜使她只能看到狼狈的自己,和身后冲过来的那些混混。

连拍了好几巴掌车内都不见动静,林若瑶眼中溢满了绝望。

那些混混说绑走她要拍片子,要玩她,她都懂是什么意思,哪怕先前万念俱灰,这一刻她也不想自己被随便糟践。

肩膀爬上了三四只肮脏的手,林若瑶惊恐的转过身奋力挣扎。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求求你们了,别绑我,我有钱,我给你们钱你们放过我!”

“我,我有性病!我还有艾滋!我身上到处都是血,你们别碰我!”

林若瑶惊声尖叫着,疯了般挥舞着双手,混乱中抓起地上的泥土混着擦伤的鲜血抹到自己脸上,希望自己丑陋些能让这些人暂时犹豫离自己远一些。

可事不尽人意,大雨泼下来一般冲刷着她。

除了白皙的手臂伤口更显凌虐美感之外,那双惊恐万分的小狐狸眸子和那张纯欲恰到好处的绝色小脸更加明显的映在几个混混眼中,生生刺激着他们内心深处的恶念。


“来吧小美人,哥哥不怕你有病,这么水灵的美人,哥哥死了也值啊哈哈哈哈哈!”

令人作呕的淫笑充斥在林若瑶耳边,绝望蔓延在心头,无助使她本就没力气的手渐渐挥舞不动了。

“臭娘们敢拿爪子抓我!”

伴着一声巨雷,林若瑶脸颊上扇来一道掌风。

耳中嗡鸣,连着两声的巨雷,被扇飞两三步的她,终于再没能爬起来。

泥水混着血迹染进双眼,视线的最后是打横的沥青路面上,那辆车的副驾驶开了门。

程助理撑着伞,手中拿着拎着一个皮箱,目光只在林若瑶的身上停留了半分,便直直看向那几个混混。

“几位,这是两千万,行个方便。”

几个瘦猴一听,眼睛都冒了光,相互对视一眼,一个跑回了面包车。

不多时,那个混混又跑了回来,揣着不怀好意的目光要求开箱验钱。

程助理挂着金牌秘书的微笑抬手递了过去,“请便。”

那几个瘦猴搓着手拽过箱子,刚想问锁怎么开,一抬头迎面就是一记直拳,鼻子里有什么温热喷涌而出,再然后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不远处面包车上的胖子老大一看,咒骂一声拉上门面包车颤颤巍巍的逃窜离去。

程助理面不改色的整了整衣领,捡起刚刚扔开的手提箱和伞,走到林若瑶面前将伞撑在她的头顶。

“林小姐,我家顾总有请。”

林若瑶迷迷糊糊中睁开眼,费力的抬起头。

低调的暗影车后窗没有开,但一道无形的压力让她知道,后座上的男人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手臂艰难的撑起身子,林若瑶紧咬着牙摇摇欲坠的爬了起来。

程助理见她起身了,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可车内却传来一声内敛的低沉。

“让她坐后面。”

程助理一愣,但良好的素养使他很快反应过来,引着林若瑶到了车另一边的后座。

林若瑶踉跄着脚步跌进车,车门拍上后,面前递来一条干净的毛巾,拿着毛巾的左手食指上套着一枚银亮的指环。

顺着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扭头看去,那是一张沉定内敛却十分硬朗的英俊面容。

她隐约记得好像曾在纽约的经济杂志的封面,见过这个男人。

是谁来着?记不清了。

道谢之后接过了毛巾,林若瑶一边心不在焉的擦着身上的泥,一边大脑飞速的思索着男人的身份。

刚刚绕过车尾时,她留意了一眼车牌号。

0-8006。

零开头的身份都不一般,但后数为八的在江城从没出现过。

副驾驶的助理说姓顾,能上纽约经济杂志封面的华人,那该不会是……

脑中一个不可思议的身份呼之欲出,林若瑶一脸惊异的看向身旁的男人。

顾霆夜轻轻抬了抬嘴角,望向她的目光带着温柔。

林若瑶心中一跳,下意识错开了目光。

“你……你是……”

“林小姐,您的座位下面有个医药箱。”

“啊?”林若瑶还没问出口就被程助理打断,“哦哦,谢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