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靠病娇少爷成锦鲤

我靠病娇少爷成锦鲤

清水无色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木桃夭是桃源山村的小神医,她有一个十分著名的病人,叫白昊渝。虽然两人为医患关系,但木桃夭无数次想下毒把眼前这个容貌绝艳,性情病娇的病弱男子毒死,埋在师父捡到自己的那棵桃树下当肥料。让她无语的是,白昊渝这种作精能活到二十多岁,靠的就是他帝都少爷的身份,不然早就因为毒舌嘴欠被人打死了。可骂着骂着,木桃夭发现,他看她的眼神不对劲了!

主角:木桃夭,白昊渝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木桃夭,白昊渝 的玄幻奇幻小说《我靠病娇少爷成锦鲤》,由网络作家“清水无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木桃夭是桃源山村的小神医,她有一个十分著名的病人,叫白昊渝。虽然两人为医患关系,但木桃夭无数次想下毒把眼前这个容貌绝艳,性情病娇的病弱男子毒死,埋在师父捡到自己的那棵桃树下当肥料。让她无语的是,白昊渝这种作精能活到二十多岁,靠的就是他帝都少爷的身份,不然早就因为毒舌嘴欠被人打死了。可骂着骂着,木桃夭发现,他看她的眼神不对劲了!

《我靠病娇少爷成锦鲤》精彩片段

木桃夭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一棵开满了粉色桃花的大树底下横躺着。

很难得的懵了一下,又黑又亮的眼珠子转了一圈,除了这棵开了满枝丫粉花的桃树,四处皆是高大到遮天蔽日的林木。

她不仅没死,还成了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小婴儿,连说句话都是啊啊啊的!这让她一个做了二十年最高上位者的人情何以堪?

不过,现在也来不及想自己为何会变成小婴儿出现在这个密林里,因为她迫切需要如厕!!!

木桃夭挥动着小手臂,踢着小脚丫,试图把裹在身上的襁褓掀开。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像小婴儿一样直接尿!

折腾出一身汗,却只把外面的那层小被子弄开,里面的衣物任她怎么挥胳膊踢腿都不散。

因为是平躺着,所以她得努力低头把小眼珠儿往身上瞧去,看到了上半身的衣物,非常怪异。

这不是她中洲大陆天月王朝的服饰!

女帝二十年,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却是没见过这样的衣物!

啊啊啊,快憋不住了!!!

这小手小脚软趴趴的,连翻个身都做不到,更别提坐起来了。

此时,远处的一声狼嚎,直接把她三急中的内急给嚎出来了!

一泄千里!

不仅尿出来,还有屎跟随……

啊啊啊……

木桃夭女帝差点被自己的一泡屎尿弄疯!

可怕的是,拉过后的她感觉饿了!

在屎尿的臭味中饿肚子,呕……

远处的狼嚎虎啸声越来越清晰,还有各种动物的叫声和四处逃命流窜奔跑的声音。

木桃夭女帝恨不得一下子就长大,即便能长到可以走路的年纪也好!起码可以找个地方让这具小身躯先躲一躲!再给自己清理一下身子!

若是她原来的躯体,不管什么龙潭虎穴狼窝蛇窟她都能横着走!从来只有那些畜生躲着她的份!

而现在,她只能避。

但是,她连爬都做不到!

可能还没被自己脏死臭死饿死,就要被动物踏死?或者吃掉?

这也太悲惨了!

木桃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远处发生什么事,她从动物的吼叫声中也能猜出个大概。

动物的世界很简单,无非就是争食物争地盘。

它们的领地意识很强,不会随便跑进别的动物的地盘去抢夺,估计是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了狼和虎打架?

木桃夭的脑子高速运转,想着怎么把这具小身体动起来换个地方先躲一躲。

要不,用滚的?

“哎呀,这里怎么会有个粉团子?”

肩上背着一个巨大的背蒌,形象邋里邋遢的老头儿好奇地蹲在地上盯着木桃夭。

不过几秒钟,他就捂着鼻子远离了一些,却还是伸长脖子看着粉团子说:“小东西,你怎么比我这个几天都没洗澡的人还臭!”

木桃夭女帝又气又羞!

啊啊啊……朕是婴儿,不能自己控制三急!

你个糟老头子太可恨了!专戳人心窝子!

“嘿,小家伙,你是在生气吗?还听得懂我说话不成?看你这样子应该才出生一个月吧!这深山老林里怎么会有一个小婴儿?会不会是只小桃花妖?”

说完还煞有介事地抬头看了看这一树开得正艳的粉色重瓣桃花。

啊啊啊……朕不是妖精!

木桃夭很愤怒!

她最讨厌妖魔鬼怪这种无稽之谈了!因为她母后就是被妖道以魔怪之污名给活活烧死的!

虽然不清楚自己死后的灵魂为何不在地狱而是在这具小躯体里,但她绝对不是那妖物魔物!

脏兮兮的老头儿好似感觉到她的气怒,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口整齐的大白牙闪闪发亮。

“小东西,你是不是被故意抱到这里来扔掉的?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需要拿你一个小婴儿出气哦!”

啊啊啊……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我们炎黄国最大的原始森林!里面猛兽凶兽、毒虫毒草无数!除了我就没人敢跑到这里来……”

老头儿对着小婴儿絮絮叨叨地吹嘘着自己有多厉害多能干。

木桃夭女帝大喊:来人啊,给朕把这个糟老头子叉出去!

然而,出口的声音却是——

啊啊啊……

“所以,你这个小东西真走运……”

糟老头子没完没了地夸自己,还不时伸手戳一戳木桃夭白白嫩嫩甚是肥美的小脸蛋。

啊啊啊……

放肆!

木桃夭忍无可忍地伸出小手去抓老头儿再一次戳到她脸上的食指。

你个糟老头子,是不是有耳疾啊!听不到虎狼的叫声越来越凄厉愤怒了吗!

自古以来,央及池鱼的事情还少吗!

还不赶快把朕抱走!

“哎,反正你都被人丢了,留在这里也只能给老虎狮子当点心,不如把你捡回去当关门弟子随便养养得了。”

啊啊啊……

朕才不要拜你这个喜欢自吹自擂的话痨老头为师!

不过,她尚未能自理,跟着老头儿起码不会饿死?

在她的记忆中,中洲大陆并没有叫一个炎黄的国家,但作为女帝,她懂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会有国外国也不稀奇了。

木桃夭女帝的接受度很高。

“哈,你这小东西,好像真听得懂我说话似的!我说一句你回一句!难道是老天爷可怜我这个糟老头子后继无人才特地送了个天赋异禀的徒儿来?”

(八个亲传弟子:我就不是人……)

啊啊啊……

肯定不是可怜你!而是朕命不该绝!

这次糟老头子好像听到她的心声似的把她抱了起来。

虽然动作一点都不娴熟,但也不算粗鲁。

木桃夭有些意外。

“小东西,作为古医门的第1000代掌门的关门弟子,你的身份可以在炎黄国的权贵圏里横着走……”

此处又省略几万字的自我吹捧。

木桃夭听得直想翻白眼,但没多久她就昏昏欲睡了。

“所以,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使劲欺负回去,我原野的徒弟可不是……咦,小东西,你怎么睡着了?为师还没有说到门规呢……”

糟老头子抱着木桃夭一边走一边说,就算聊天对象睡着了也丝毫不影响他的说话欲望。

“我看看你是男孩女孩……”

老头儿找了块大圆石,把小婴儿放下,解开衣服,还有纸尿裤。

“唔,原来是个丫头!粑粑拉了一身,又脏又臭!作为女孩子,你要讲卫生!为师先找个地方给你清洗一下,免得小PP都泡烂了……”


中间木桃夭醒来一次,身上已经干净清爽,心里总算对这话痨糟老头子有了一丝的好感。

啊啊啊……她好饿!

糟老头子本来在背对着她做着什么,听到叫声,赶紧转身。

“哎呀我家小夭夭醒了,饿坏了吧?等师父晾凉了开水就化个营养药丸给你先喝着,再走上几天咱们就能走出森林了,到时给你买奶粉。”

木桃夭怔了一下。

这个糟老头子为什么会叫她夭夭?

还有,奶粉是什么东西?能吃吗?朕要奶娘!

“对了,为师在桃树下捡到的你,所以就给你取名木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是不是很好听?是不是很满意?”

木桃夭眨了一下黑亮的眼睛。

这么巧!

或许她死而复生变成婴儿来到这个炎黄国本就是个机缘?

“哈哈,我就知道!我可是有大才之人!根本不可能会有人不喜欢我取的名字!”

木桃夭的心思被糟老头魔性的笑声拉回到现下场景。

“夭夭,你有八个师兄师姐。本来九个的,但有一个功利心太强,心思不纯正,不适合学医。最主要的是他还使毒伤害到了无辜之人,所以为师就把他逐出师门了……”

啊啊啊……糟老头,我饿!

“嘿,你这小东西,我说话你都能回应,果然天资过人!我真是走大运了!幸好我平生时常积德……”

夸她一句,然后再夸自己一百句……这老头也太不要脸了!

木桃夭用又黑又亮的眼珠子紧盯着这个强行收徒的糟老头子,表情很有些一言难尽。

她一出生就是公主,极尽受宠,后来母后被害,她韬光养晦,护着还是婴儿的幼弟暗地里成长,最后以铁血手段登上帝位,身边无数人簇拥,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像糟老头这样的人……

“小夭夭啊,为师问你,你是想去帝都城生活还是去江都城?或是去我们古医门的大本营越都城?”

啊啊啊……在哪都行,只要朕能平安长大!

等她长大了就扔了这个话痨!

“帝都城和江都城虽然是政治、经济中心,但这座原始森林里,有着无数珍贵、甚至珍稀的药材,为师实在舍不得……”

滔滔不绝地用几万字来表述他对这座原始森林的不舍。

“小夭夭,要不咱们师徒就留在森林外面的小山村过日子吧。它还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桃源山村。跟你的名字很配哦……”

糟老头使劲对小婴儿推销那个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的小山村。

啊啊啊……

你个糟老头子,能先给朕吃饱肚子吗!

从她睡醒到现在都多久了!再不吃她又要进入下一轮的睡眠了!

“哈哈,小夭夭你同意了!那我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啊啊啊……谁愉快了!谁同意了!你不要乱揣摩朕的心思!

“来来来,咱们先吃饭,一人一碗药丸营养水。我先喝了再慢慢喂你。”

老头儿从他的大背蒌里拿出一个非常古朴的檀木盒子,打开,取了一颗小小的黑色药丸放入一边用碗晾凉的开水里。

药丸入水即化,清香四溢。

木桃夭闻到这股香味,便知糟老头子的医术不俗。先前对她各种吹嘘自己,也是有底气的。

糟老头在木桃夭的目光中端起碗咕噜几口喝完营养水,转身在石锅中用大勺子舀了一些水放进碗里,再端起来喝一点试试水温,觉得可以喂婴儿,便再取一颗小药丸掰了三分之一放进水里。

“我就只带了一套餐具进入森林采药,你可不能嫌弃。”

一边说一边抱起木桃夭,拿着小汤匙一点一点喂她喝水。

木桃夭一边喝一边分辨药水所用的药材。

想不到小小的一颗药丸,竟然蕴含了几十种珍贵药材。甚至还有几种连她都分辨不出来是什么。

这糟老头果然身怀奇术,难怪敢只身进入这个他口中所说的危险重重的原始森林。

“喝水一点都不带撒的!连嘴巴都不用擦一下!不愧是我原野的关门弟子!”

木桃夭像看什么神奇物种一样看着这个便宜师父。他怎么什么都能拐到自己身上来的?

“小夭夭,要拉粑粑了你得说一声,不然再弄脏衣服可就没得换了。因为接下来的两天可能没有什么水源,连喝的水都得从植物身上找,洗衣服洗PP……”

木桃夭又在叨叨声中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重复着吃喝拉撒。

当他们从森林里走出来的时候,桃源山村的村民对这个抱着小婴儿、形似乞丐的老头儿非常的同情。

善良淳朴的村民很少见到有外人到他们这个与世隔绝的山村里来,乍一见这个老的老幼的幼的从森林里走出来,还以为他们爷孙是被家人遗弃的,这都落魄到要去那么危险的林子里找吃的了。

幸好没有被野兽吃掉!

夭寿哦!

以村长为首,村民们非常热情地把爷孙俩邀请进家里洗漱、吃饭。

现在正是黄昏,家家户户炊烟袅袅,人间烟火正浓。

木桃夭被村长媳妇洗干净后,乌黑清亮的眼晴从抢着抱她的村妇的衣着、话语中判断,这个炎黄国确实不是她天月王朝时期的任何一个国家。

她是个打过仗,见识过民间疾苦的女帝,知道普通村民的生活状况,那是愁苦都摆到脸上的。

而这里的村民个个面色平静、慈祥和蔼,是不为生活所累,没有烦恼忧思的体现。

“看看这小家伙,眼珠子滴滴溜溜地转,多活泛!”抱着木桃夭的村长媳妇笑着跟大家说。

“是啊。看她爷爷那么邋遢,倒是把孙女照顾得很好。这小脸儿肥嘟嘟粉嫩嫩的,太好看了!”

村妇、村姑们七嘴八舌地对着村长媳妇怀中的木桃夭又逗又笑。

木桃夭女帝感觉自己像个猴子。

“走,去我家,我家的牛刚产下小牛犊,牛奶多了去。我煮点喂她。”

“喝什么牛奶!我家儿媳妇的奶水太多,婉婉都吃不完,就让这小家伙跟着一起吃吧。”

村长家的小孙女木婉刚刚两个月,正好一起奶。

众人点头。牛奶肯定不如母乳的。

“你们都回去吃饭吧,小丫头吃饱了要好好休息,想看她的明天再过来,到时问一下她爷爷有什么想法,要不要留在咱们桃源山村。我们这虽穷,但也比他带着小婴儿四处流浪的好。”

听了村长媳妇的话,村妇们全都脑补了一出老幼被赶出家门的苦情大戏。


木桃夭师徒就这样在桃源山村村长木森的家里暂时安定了下来。

糟老头,嗯,现在已经不是糟老头了,洗干净收拾妥当的原野神医是个相貌极好,风度翩翩的中年美男子。

师徒俩在村长家住的时候,顺手就把村长儿媳妇生孩子落下的毛病给治好了。

后来,村民有个头疼脑热、摔断腿、被蛇咬什么的都找他看。

原野觉得这是搞好村民关系的重要手段,不仅给免费看病,还附送草药。

村民们很快就把原本的同情转变成了感激。

全村人一起商量着从村里划一块地帮着起房子。

村长还特别贡献出自家的老房子给原野做成炼药房。

住房与药房挨在一起,很方便。

师徒俩的生活彻底稳定了下来。

这样时间一晃就过去一年。

村长家一岁两个月的小孙女木婉每次哭闹,村长媳妇就把她抱到木桃夭这边来教训。

“你比夭夭妹妹还大上一个月,可妹妹从来不哭,还能自己吃饭、洗澡、上厕所,你看看你!”

木婉小包子见到木桃夭就自动止哭,还朝她张手,奶唧唧地说:“抱抱。”

木桃夭严肃着包子脸看着木婉伸出的小胖手,也奶声奶气拒绝:“抱不动。”

村长媳妇噗哧一声笑出来。

抱着木婉端下身子,腾出一只手捏了一下木桃夭白白嫩嫩的肉包子脸,说:“我们小夭夭怎么这么可爱!早餐吃了吗?”

“吃过了。谢谢奶奶。”

在这一年里,木桃夭已经了解到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不叫皇帝,而是称呼为“君主”,实行的是君主立宪制。

她之前所在的中洲大陆上几个国家皆是君主专制,当皇帝的拥有无限的权力,把国家和人民当做私有财产。

这里的文明程度也是中洲大陆远远不能企及的。

比如她没见过,就连想象都完全想象不出来的手机、电视机、汽车、飞机、轮船……还有那高到伸手即可摘星辰的高楼大厦……

还有戏子,在这里称之为“演员”,居然是极受人追捧的。

她的思想,还有说话、做事方式都在慢慢改变,尽可能快地让自己融入到这个世界当中。

所以,对村子里的人时不时就捏一下她的脸也不生气。

木桃夭一心两用,一边思绪飘忽,一边和村长媳妇说话。

这时原野从旁边的炼药房过来,身上斜挎着一个布袋和水壶,肩上背着采药用的大背篓,背篓里放着小锄头。

“三思和小婉过来了。我正准备把小夭夭送你们家去让她跟小婉玩呢。”

即使从外表看起来差不多的年纪,但实际上原野快七十了,因为辈分高,所以他喊村长那一辈的人都是直接叫名字的。

“原医生这是要进山采药吗?”

“是的,有些药草快用完了,得备上一些,以防不时之需。”

“好。那我把小夭夭带家里去。”

木桃夭抓着原野的衣角,奶奶地说:“师父,我也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次特别想跟着去采药,所以遵从本心。

原野蹲下身子,摸了摸木桃夭的小脑袋:“你在家跟小婉姐姐玩,等长大点再带你去,到时候教你辨认草药。”

木桃夭抿了一下粉红的小嘴唇说:“要去。”

她不想跟木婉玩。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子。

“师父今天要进深山,中午不回来,你还小,要睡午觉。你和李奶奶回家跟小婉姐姐玩,中午就在奶奶家里吃饭。”

“去。”肉呼呼的包子脸上一脸的认真严肃。

原野把她养这么大,自然很清楚她的性子,说要的就绝对要,任他说上十万字也不能改变她的主意。

人小鬼大!

“那你去厨房把你的小碗小勺子拿出来。”

木桃夭蹬蹬蹬地跑去厨房。一岁一个月的孩子步伐虽然小,但很稳健。

村长媳妇李三思很无语。

宠孩子也不是这么个宠法吧?深山多危险!

“三思带小婉回去吧,我背着小夭夭进山。”

“原医生,夭夭还那么小……”

“没事的,她很听话。”

村长媳妇不由得点头。全村的孩子就没有一个有小夭夭听话好带!

木桃夭拿着自己的小木碗小木勺出来递给原野。

原野把她的碗勺装进布袋子里。

“既然原医生带着小夭夭去,那就不要进入深山了。找不到的草药可以下次再找,安全最重要。”

原野点头。

他有各种药物,还有非常不错的身手自保,倒是不怕的。不过他也不会拂了乡亲的好意。

村长媳妇带着木婉,跟着原野师徒出了门,一往东,一往西。

往西是进山。

牵着木桃夭的小手,原野开启了话痨模式:“夭夭,累了你就跟师父说,师父抱你。入山后不能离开师父的视线,不要随便摘果子吃,不许玩蛇……”

前两天带她去田梗上摘马兰头,一个错眼没看住,她就抓了一条小蛇玩得异常高兴!

好在那蛇没毒,不然给咬一口就有得苦吃了。

一路念到入山口,话痨师父把肩上的背篓卸下,小锄头拿出来,抱了木桃夭放进去,再背起。

接着说:“夭夭,你怎么跟小婉不一样?跟别的孩子也不一样?我给你检查过身体,脑子也是好好的,没有傻……”

背篓里的木桃夭用小爪爪捂着小耳朵。不听不听,师父念经!

这个便宜师父的话真的不是一般多!能不能给她换一个!

直到进入森林里见到了药草,原野才停止荼毒木桃夭这株小幼苗。

不过还是一边挖一边对木桃夭讲解这是什么草药,能治什么病症,应该怎样炮制成药,也不管她能不能听得懂。

虽然木桃夭对这些平常的草药没啥感觉,但对于炮制成药丸、药膏、药剂这些内容非常有兴趣,所以她很认真地听着,并且记在心里。

原野对这个乖乖的小徒弟很是满意。

当太阳烈起来的时候了,原野就抱着木桃夭往里再走一段,越往里越清凉。

找了一棵食物藤砍了一段,把里面清甜的汁水倒进木桃夭的小碗,化开一颗小药丸,给她自己端着喝。

“小夭夭,你乖乖在这里坐着,师父去方便一下。”

木桃夭点头。

小徒弟超乖的,所以原野很放心地再往里走了一段路。

等他解决完内急回来时,乖徒弟就不见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