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命小天师迎娶女总裁

天命小天师迎娶女总裁

妖无术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叶小天是孤儿,从小被明清道人收养,因他左眼能通神佛,右眼能通妖魔,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所以,师父带他上山,收他为关门弟子。但师父说,三十岁那年如果找不到和他有几世情缘的女人,他就活不过去这一年。终于,为了保命,叶小天下山寻老婆。没想到,他的老婆竟然是白富美,成功让叶小天过上了本是大佬,却在家吃软饭的滋润日子!

主角:叶小天   更新:2022-08-17 18: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小天 的玄幻奇幻小说《天命小天师迎娶女总裁》,由网络作家“妖无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小天是孤儿,从小被明清道人收养,因他左眼能通神佛,右眼能通妖魔,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所以,师父带他上山,收他为关门弟子。但师父说,三十岁那年如果找不到和他有几世情缘的女人,他就活不过去这一年。终于,为了保命,叶小天下山寻老婆。没想到,他的老婆竟然是白富美,成功让叶小天过上了本是大佬,却在家吃软饭的滋润日子!

《天命小天师迎娶女总裁》精彩片段

桂海市滨江路上,惨杂着各种吆喝声,充斥着整个街道,讨价还价和叫卖声混为一谈,形形色色的人们时走时停。

“美女,从你的签来看,一个月之内可能有血光之灾。”在个角落里,叶小天手中拿着竹签,眯着眼睛,故弄玄虚的说道。

在他旁边还立个牌子,上面写着:每日十卦,不准不要钱,摸扎算卦,算准也不要钱。

坐在对面的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听到叶小天的话后,顿时皱了皱眉。

“大师,那你看我该怎么办?”

“没事没事,小事一桩。”叶小天连连挥手,说话间从桌案下拿出一包苏菲,笑道:“我赐你一件宝物,此物可趋吉避凶,化解灾难。”

“九块九一包,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全棉材质,舒适清爽。”

本还满脸愁容的女人,看到他手上拿的东西,顿时拍案而起,怒吼道:“你特么的神经病吧?”

说着,女人一脚踢倒了立在叶小天身边的牌子,愤然而去。

“呦,不满意就拉到呗!咋还砸我招牌?”叶小天耸了耸肩,起身把牌子重新立好后,重新回到椅子上。

他在滨江路摆摊算卦,已大半个月了,可和自己那个有着几世情缘的老婆迟迟不出现,如果在这个月找不到她,叶小天和她都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叶小天从小被明清道人收养,因他左眼能通神佛,右眼能通妖魔,被收为关门弟子。

“小神棍,你算卦真的准吗?”

正当叶小天发呆之时,突然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他顺着声音向上看去,就看到有两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再向上看去,两个风格各异的绝色大美女站在他的摊位前。

说话的美女,大腿上包裹着黑丝袜,黑色短裙,上面白色小衫,留着干练的短发,小脸蛋上有股子英气,霸气十足。

而站在她身后的美女风格完全不同,白嫩嫩的皮肤,发髻高挽,一身职业套装,大眼睛,樱桃小嘴,满脸的傲气,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两位美女想算什么?”叶小天的口水早已飞流直下三千尺,他痴楞片刻,开口说道:“抽签占卜,摸扎算命,八字解梦,我样样精通...”

“少废话,我问你,风水摆阵你懂不懂?”短发美女不等他把话说完,直接打断道。

“懂是懂,可...。”就在叶小天话未说完之时,突然发现她身后的长发美女头顶凤鸾,身绕光芒。

叶小天没空和短发美女说话,一把拉住长发美女,问道:“你叫江婉莹?”

什么情况?

江婉莹突然被一个陌生人说出名字,感到震惊,可她脸上却是波澜不惊,只是那双美眸微微有些颤动。

“你怎么知道的?”江婉莹冷声问道。

“是你了,老婆,我终于等到你了。”叶小天大喜过望,终于等到了她。

“放手。”短发美女楚玉菲用力甩开他的手,怒目而视道:“你个死神棍,色胆包天,竟然动手动脚的。”

好不容易找到老婆,叶小天哪里能轻易放过,他一巴掌推开楚玉菲,可让他没想到是,这小妮子竟然是个练家子。

“有两下子?”

叶小天舔舔嘴唇,一个龙抓手,顺着楚玉菲的手腕推上去,直接锁住了她的肩胛骨上,笑道:“还来吗?”

“你个死神棍,快点放手,不然我一定杀了你。”

“杀我?来啊?”叶小天说话时,突然把手松开。

楚玉菲没有防备,被突然之间的放开,身体失去平衡,导致失重,一个踉跄倒在叶小天的怀里。

“臭流氓,我杀了你。”楚玉菲一把推开他,怒气冲冲的挥舞着小粉拳对准他的面部砸来。

叶小天左躲右闪,开始戏耍她。

两个人你来我去,引来滨江路上的人们驻足观看,三两下后,看热闹的人响起起哄的声音。

“好了,都住手。”江婉莹冷着脸,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上前阻止道。

她和楚玉菲好歹是豪门望族,来滨江路这种人员复杂的地方已经是破天荒了,现在还当众打架,要是被人发到网上,岂不成了笑话?

再者,看样子楚玉菲远远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今天算你走运,要不是我老婆求情,小爷我就让你出大丑。”叶小天拍了拍手,做个鬼脸说道。

“你...”

“玉菲,我们还有要紧事,走吧。”

“好,你给本姑娘等着,早晚把你的招牌砸了,让你当骗子。”楚玉菲气的胸脯上下浮动。

走?

听到她们要走,叶小天拦在江婉莹前面,说道:“先别走,我免费给你摆风水,不收钱。”

什么?

“婉莹,别相信这个骗子。”楚玉菲没好气的,继续说道:“我警告你,再不滚开,就报警找你了你个神棍。”

叶小天本来找到老婆心情大好,可没想到一再被楚玉菲破坏,顿时也来了脾气。

他眼珠转了转,顿时计上心头。

“嘿嘿,先别着急走,我保证你会改变注意。”叶小天为了让老婆相信自己,他开启眼睛,大拇指不停的在其余的四根手指上游走。

平时他的天眼是不开启的,由于双眼特殊的原因,不止能测生死,更能识破天机,所以每次使用过天眼都会招来厄运。

也因如此,叶小天都以占卜算卦为主,很少使用天眼。

这次不一样,人命关天。

“一个月前,你的车在公司楼下被外卖小哥剐蹭,引来很多人围观并且道德绑架,导致你不止没追究,还赔偿了他几千块钱。”

“二十天前,你熬夜在公司加班,电脑系统突然崩了,所有加班成果毁于一旦,可第二天修理电脑的人来了,竟然电脑什么问题都没有,只是文件丢失了。”

“十天前,你中午去高档餐厅吃饭,竟然吃出虫子,出门卖杯咖啡,喝到一半发现咖啡机上的部件在掉到了杯里,就连你去便利店买薄荷糖都能吃出塑料。”

“我说的对不对?”叶小天嘴角勾起一道弧形,继续说道:“所以,你最近厄运连连,甚至半年之内你都没消停过。”

“不过,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只要你把我带在身边,就能祛除灾难,逢凶化吉,怎么样?动心没?”


听到叶小天霹雳吧啦的把自己遇到的倒霉事,全都脱口而出,江婉莹听的目瞪口呆,她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这么厉害?

神了!

“对了,还有你。”叶小天笑了笑,目光落在楚玉菲的身上,说道:“你五天前逛商场遇到了上学时的男神,结果在交谈的时候,衣扣脱落,当场社死,捂着胸跑回家。”

“还有...”

“你给闭嘴。”楚玉菲吓的赶紧阻止了他的话,当着这么多人面前,竟然把那件最让她尴尬的事说出来。

想死的心都有了,现在她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着叶小天滔滔不绝,把两个人每件事都算的很准,江婉莹心动了。

她大半年来简直倒霉到家,无论公事或私事都没一件顺利的,因此江婉莹四处寻访高人,可都没用,听说滨江路上鱼龙混杂,才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此。

没想到,真让她遇到了。

但江婉莹不知道的是,之所以倒霉是因为她和叶小天命运绑定,两个人越晚遇到,后面的麻烦就越大。

甚至会危机到生命。

“你跟我们走吧,只要你能帮我赶走霉运,多少钱你尽管开。”江婉莹说着,示意两个跟她走。

“好勒!”

叶小天美滋滋的跟在她身后,至于那个摊位,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了。

此次来到桂海市,除了找老婆续命,还有件重要的事,就是师父让叶小天找到另外六个师哥,凑齐七星宝珠,为自己解除封印。

只有解开封印,他才能摆脱和江婉莹的诅咒,不然其中一个人死,另一个人也会丧命,生生世世循环,永远无法摆脱。

“你坐后面去。”

当三个人来到路口停车处时,叶小天毫不客气的坐在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

“切,你坐后面才对,老公当然要挨着老婆坐了,难道挨着你坐吗?”叶小天不以为然的说道。

“呵呵,真是好笑,你就是个街边算卦的,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楚玉菲气呼呼的坐在后排座,讽刺道。

“哦?”

叶小天笑了笑,打了个手响,问道:“既然你看不起算卦的,那要不要我把你从小到大的糗事,写成书,让世人都看到啊?”

“你个混蛋,看我不...”

楚玉菲是散打冠军,家室好,人又漂亮,哪里受过这种气。

她没想到,自己光辉的形象,从遇到这个神棍开始结束,不止打不过他,私事也被叶小天一览无余。

“嘿嘿,不想就给我老实点。”叶小天强忍着笑出来,他虽然不太喜欢这小妮子张扬的性格。

可还是很喜欢逗她玩,看她生气的样子的。

在两个争吵的时候,车子发动,很快就来到位于市郊的一处别墅区,这里远离都市,空气新鲜,风景宜人。

叶小天有种回到山上的错觉,要不是看到那一大片耸立的欧式建筑,他还真以为回到了山上道观中。

“老婆,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有钱?那我以后,是不是也不愁吃喝了?”叶小天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也知道别墅区的房子价值不菲。

听闻此话,江婉莹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并未开口。

他只不过是自己找来摆风水的,怎么一直老婆老婆叫着,真是个自来熟。

车子行驶到别墅区内,其中的一栋,电动门随着江婉莹的车靠近,自动打开。

“我问你们,最近有没有头疼的毛病?”叶小天跟随两个人走进别墅,皱着眉头,目光不停的在四处环视,继续说道:“而且每次头疼,都在深夜?”

“有。”

叶婉莹当即答道,她其实早就看出叶小天并非普通人,别看他没个正经,满嘴胡说,可却有着不同凡人的智慧。

叶小天点了点头,向沙发对面的展示柜走去,发现上面全都珍奇古玩,大部分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他伸手从上面拿下来一件紫铜香炉,把玩在手中,香炉竟然是汉朝开国铸造,上面雕刻着双龙戏珠,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香炉不错,别人送的?”叶小天把香炉放在鼻尖,闻了闻,脸上划过一道轻蔑的笑容。

“是我爸爸的物件,据说是花高价拍来的。”江婉莹走过来,问道:“香炉有问题?”

“不是有问题。”叶小天把香炉放回去,笑道:“是有大问题。”

他指了指展示柜上的一系列古玩,说道:“这里很多东西都被人下了蛊,而且是那种最狠毒的尸蛊。”

“不出所料的话,下蛊的人是极其恨你,但又不能马上杀了你。”

叶小天作为明清道人的弟子,对蛊是相当了解,在天师门有一件最重要的本事就是蛊,每个弟子都要学。

什么?

江婉莹难以相信,她怎么会被人惦记上?

“你怎么证明刚才的话是真的?”江婉莹冷声问道。

“好吧!那我就给你证明看。”叶小天无奈的转过头,对楚玉菲说道:“麻烦去拿盆清水来。”

江婉莹向她点了点头,楚玉菲这才转身去洗手间端来一盆清水,放在地上。

“看好了,”叶小天把刚才那个香炉拿下来,直接丢在水盆中。

顿时,浓烟四起,水盆中好像被投入一颗炸弹似的,黑烟漂浮在空气中。

三个人都捂住口鼻,躲的远远的,生怕浓烟对自己身体有什么危害。

过了一会,黑烟渐渐消失,他们三个才走过来,不看还好,当江婉莹看到黑色小蛆虫从香炉中不断爬出来时,差点吐了出来。

“怎么回事?”楚玉菲安慰着不敢直视的她,对叶小天问道:“不会是你动的手脚吧?”

江婉莹缓过神来,眉心紧锁,实在想不通谁跟自己有这么大的仇恨,居然用如此狠毒的办法害她。

“婉莹,你在家吗?”

就在叶小天处理蛊虫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他喊了两声后,直接推开门走进来。

“婉莹,你真的在家。”

走进来的年轻男人大概二十多岁,上身穿着白色pop衫,下身穿着蓝色裤子,一双运动鞋,鼻梁上卡着一副金丝边眼睛,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夏环宇?你来干什么?”


“婉莹,我是来给你送玉牌的,老板今天给我打电话,说已经修好了。”夏环宇说着来到江婉莹面前。

当他看到叶小天时,立即愣了愣。

“这位是?”

“玉牌给我,你走吧。”江婉莹并未理会他的疑问,反而冷冰冰的伸出手想接过玉牌。

夏环宇尴尬笑了笑,从口袋中拿出玉牌,递过去说道:“婉莹,玉牌我为你镶了金边,这样看上去,更符合你的气质。”

镶金边??

听到此话,江婉莹的脸上变的更加冰冷,她属于那种仙气十足的仙女类型,金镶玉这种俗不可耐的装饰,她怎么会喜欢?

“谁让你私自动我东西的?”

这块玉牌是江婉莹妈妈生前留给她的,十年来一直被她视为珍宝,前几天不小心掉落,摔掉了一角,才拿去古玩店修复。

没想到,夏环宇竟然私自决定把玉牌周边镶金边,完全破坏了玉牌原来的样子。

“婉莹,你别生气,我现在就去让老板把金边去掉。”夏环宇从小和江婉莹一起长大,两家门当户对。

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夏环宇作为桂海市鼎鼎有名的夏氏集团继承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他唯独对江婉莹情有独钟。

自然对她的话十分在意。

“不必了,你走吧。”江婉莹手中握着玉佩,心情差到了极点。

十年前父母突然出车祸离世,让她一夜之间成为孤儿,要不是江婉莹有着自强不息的性格,偌大的家产,恐怕在就被吞并了。

她之所以冷漠,也是为生活所迫罢了。

“婉莹,是我不好,你别生气。”夏环宇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他恨不得能抽死自己,竟然好心办了坏事。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婉莹。”

然而,无论他怎么恳求,江婉莹都一言不发,表情冷漠到了极点。

“好了,别再装了,大老爷们装的楚楚可怜,你不恶心,我都想吐了。”叶小天在旁边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说道。

就在夏环宇看似诚恳道歉关键时刻,突然传来不和谐的声音,顿时激怒了他。

“你是什么人?我和婉莹的事跟你无关。”夏环宇虽然在江婉莹面前卑微,可怎么说他也是大集团的少爷。

眼看着面前乡下打扮的叶小天,他哪里会放在眼中?

“你和我老婆的事,你说和我有没有关?”叶小天说话间,来到江婉莹身边,一把抱住她的肩头,说道:“本来我还想去找你,没想到你却自己送上门来?”

“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你那虚伪的假面具了吧?”

什么?

夏环宇的脸渐渐阴沉下来,他仔细打量一番叶小天,只不过一个土包子而已。

可他的手却搭在江婉莹肩头上,并未遭到拒绝?

要知道,夏环宇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僭越的举动,有时甚至都不敢和江婉莹站的太近,这土包子什么来历?

“你知道在和谁说话吗?”

“知道。”

“知道?你知道我是谁?”

叶小天噗呲一笑,摊了摊手,说道:“当然知道,不就是一个伪君子吗?”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让你付出...”

不等夏环宇把话说完,叶小天已经来到他的身边,手在他肩胛骨上用力一捏,顿时疼的他龇牙咧嘴,毫无还手的能力。

“你还敢威胁我?”

叶小天一把将他提起,直接悬在半空中,说道:“你在玉牌中给我老婆下蛊,你还敢威胁我?”

“真以为我老婆好欺负是吗?”

刚才的事,已经让江婉莹完全相信了叶小天的厉害,此时,她自然完全相信。

“到底怎么回事?”江婉莹来到他们面前,把手中的玉牌递过去,问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叶小天点了点头,单手把上面的金边扣下来,里面立刻出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

“什么味道?”江婉莹用手捂住口鼻,皱起眉头。

“蛊气。”

把手上的碎金子全都塞在夏环宇的口中,随后外一只手向前推去,他凭空飞出,重重的落在地上,惨叫声不绝于耳。

“什么是蛊气?”

“就是蛊虫磨成粉,用火烤成气体,能让人失去心智,任下蛊的人摆布。”叶小天淡淡笑道:“看来,他为了追到我老婆,真是煞费苦心。”

“不止在你家里下蛊,还想让你把蛊时刻携带在身边?”

天崩地裂!

江婉莹一双美眸顿时放大,她怎么都不敢相信,家里的尸蛊是一向看似老实的夏环宇做的手脚。

与此同时,楚玉菲也愣了,平时看这家伙斯斯文文,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小神棍,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事情关系到夏家和江家的关系,没有证据可不行。”

在江婉莹失去父母之后,一直是夏家代为搭理江家产业,他们要是想害她,何必等到现在才动手呢?

“呵呵,想要证据还不简单?”叶小天说着,直接来到夏环宇面前,一把将他的衣服撕开。

夏环宇胸前纹有骷髅图腾,只是很隐晦,不仔细看根本看出清楚。

为了让图腾显示的更清晰,叶小天随手在酒柜中拿出一瓶威士忌,浇在他身上。

很快,图腾渐渐开始发红,很明显的呈现出来。

“看到没?这个图腾就是尸蛊门的特有图案,入门规矩就是要用鸽子血在胸前纹上鼓楼。”叶小天手摸着下巴,轻声说道:“我说怎么下蛊的人不把尸虫养大,原来是功力有限。”

既然已经证实,江婉莹也容不得不信,她虽然一直对夏环宇冷冰冰的,可只是抗拒追求而已,内心中对夏家都是感恩的。

也因为这样,江婉莹明知道夏家资金链断裂,还同意和他们合作,作为报答,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江婉莹见夏环宇,不停在地板上苦苦挣扎,好像身体遭受了很大痛苦一样,于是问道。

“麻烦虎妞把他抗到车上,我带你们去夏家讨说法。”叶小天轻声说道。

虎妞?谁是虎妞?

两个美女面面相觑,不知道他在说谁,可当叶小天的手指向楚玉菲那一刻,已经惹了大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