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绝世强者在都市

绝世强者在都市

将军跳舞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三年前,师父突然要去云游,就把弟子苏杭丢在了罪恶之地。这是一所神奇的监狱,里面关押的都是世界顶级罪犯,各个必杀技了得。但自从苏杭进来之后,他们一个个都乖巧起来,认他做大哥,大家氛围其乐融融。终于,在三年后,老爷子突然送来一封信,要苏杭下山,一是为了一门早已定好的亲事,二是去查他自己的身世。于是,苏杭下山,在都市称王驰骋!

主角:苏杭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杭 的玄幻奇幻小说《绝世强者在都市》,由网络作家“将军跳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师父突然要去云游,就把弟子苏杭丢在了罪恶之地。这是一所神奇的监狱,里面关押的都是世界顶级罪犯,各个必杀技了得。但自从苏杭进来之后,他们一个个都乖巧起来,认他做大哥,大家氛围其乐融融。终于,在三年后,老爷子突然送来一封信,要苏杭下山,一是为了一门早已定好的亲事,二是去查他自己的身世。于是,苏杭下山,在都市称王驰骋!

《绝世强者在都市》精彩片段

罪恶之地。

这里关押的是世界上最凶、最恶之人。

一号牢房。

“杀神,过来给我捏捏腿。”苏杭坐在狱卒搬来的沙发上,冲着旁边喊道。

杀神乃是世界杀手排行榜第一的白种人,曾暗杀过一国政要。

此刻闻言,气势凛然的走向苏杭,蹲下身来:“爷,力道如何?”

“还行。听说你脾气不好,前几天把一合金的大门给砸了?”苏杭眯着眼睛。

“爷,我赔一百万美金,您看行么?”杀神打了个寒颤,连忙道。

“行。”

苏杭转头对另一白种人道:“听管理人说,你前几天和七杀打起来,把厕所都给砸了,屎尿横飞。你们也不嫌脏……”

“爷,我愿意赔一千亿美金。”

洪主是世界级军阀,入狱前,曾经还带着自己的私军与米国干过。

“打架是两个人的事,等会我找七杀谈谈,你们一人五百万。”苏杭眯着眼睛,说道:“你去擦马桶吧。”

“好的,爷!”

这位世界级的恐怖分子脱下自己的囚衣,用衣服仔仔细细的擦起茅坑。

苏杭看向唯一的亚洲人。

“爷,我没犯错,但我愿意让人给监狱投一亿美金,用于加强防护。”

破军给苏杭点了根烟,谄媚道。

“……”

这时,一名狱卒走了过来。

见到三位世界级重型罪犯如孙子般,伺候着苏杭,嘴角抽了抽,但很快就释然了。

将一份信递向苏杭,道:“苏哥,三年已到,您可以出狱了,这是您的信。”

苏杭接过信件,是老头子写的。

信上——“臭小子,二十年前我曾经路过青州赵家,给你订了桩婚事,如今时限已到,你去娶了那家姑娘吧!对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么?我在赵家留了样东西,你去了找赵山河索要,里面会有你身世的线索。”

“我的身世?”

苏杭面色突然严肃了起来。

打他记事起就跟着老头子,三年前,老头子说有事要办,给他找个地方度假,便将他丢到罪恶之地。

至于他的身世,老头子却一直闭口不谈。

如今竟然松口了,只要他去赵家娶了那未婚妻,就能获取自己身世的线索?

而旁边,杀神三人则是泪流满面。

三年了,这位“爷”终于要出狱了,他们总算可以解脱!

……

两天后,青州机场。

一架印有联合国国徽的军用飞机降落在跑道上,舱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一批肤色各异,全副武装的军人。

苏杭最后下来,抬头望天,忍不住想要吟诗一首。

“啊,蓝天!啊,白云!啊,自由的味道……”

“……”

军队中的大夏军人跟着抬头看天,旋即嘴角抽搐,这他娘是晚上,哪来蓝天白云啊?

“苏哥,真不用我们保护您么?”一名将领走上前,小心询问道。

“我的身手你们是知道的。真要遇到了危险,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苏杭撇嘴道。

“也是。”

军人们相继苦笑。

他们是五大强国精挑细选出来的超级战士,为的就是看守那些世界级的恐怖分子。

他们当中任何人去了各大国家的特种部队,都是王牌级成员。

可与苏杭这妖孽一比,的确不够看……

那些重型罪犯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只有苏杭能治得住那些人。

“那群兔崽子要是不老实,给我打电话,我回去抽他们。”苏杭冲着众人拜拜手,拿起行李箱,大步往前。

目送着苏杭离去的背影,军人们齐刷刷立正,敬礼。

三年!

在罪恶之地的三年,苏杭镇压了无数次的暴乱,不管是狱卒,还是他们,都打从心里的尊重、感激苏杭。

……

刚出机场。

一辆奥迪A7停在苏杭前面,下来一个二十五六,面容姣好的女子。

女子带着墨镜,略微低下头,用余光瞅了瞅苏杭:“你就是苏杭?”

“你认识我?”苏杭双手插在兜里,见女子叫出他的名字,不由的一鄂。

“我是赵凌烟!”

“赵凌烟?”苏杭双眼一震,老头子的信里写了,他未来媳妇就叫赵凌烟的。

想到这,他上下打量起赵凌烟来,不管相貌、身材,倒都算得上良配。

娶这么一美娇娘为妻,倒是不亏。

“照相馆我已经联系好了,我们现在就去拍结婚用的红底照……”赵凌烟道。

“行。”

苏杭没想赵凌烟如此急。

很快,两人便开车来到了赵凌烟约好的照相馆,赵凌烟的照片已经拍好了。

苏杭拍完红底照片,赵凌烟这才从包里拿出两本结婚证,直接贴上照片,把一本丢给了苏杭。

“国内办结婚证都不用两人到场了?”苏杭诧异询问。

“这是假证。”赵凌烟冷冷回道:“不知道你给我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爷爷非让我嫁给你。我不想违背爷爷,所以才弄了假证。”

苏杭之前还好奇,这赵凌烟不会染了啥病吧?

不然一上来,就上杆子嫁给自己,现在才知道,对方是拿假证忽悠爷爷呢!

“你有意见,也给我憋着……”赵凌烟见苏杭不说话,冷声说道。

“好,我憋着。”

苏杭微微一笑。

他也不喜欢被人包办婚姻,他来赵家,说白了,也是为了老头子留下的东西罢了。

等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就会离开青州,去寻找自己的父母。

而赵凌烟见自己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杭还能笑出来,更加瞧不起对方了。

这次假证的事情,也是她父亲的意思,一方面也是想要试探苏杭,而现在苏杭的表现让她也很失望。

……

很快车子就来到了赵家的祖宅。

赵凌烟临下车时,叮嘱道:“进去了别乱说话,也不许和我爷爷说假证的事,不然我和你没完!”

“懂。”

苏杭点点头。

赵凌烟这才带着苏杭进入赵家。

可刚踏入大厅,赵凌烟就感受到气氛不对劲,爷爷,父母都面沉如水。

顺着这些人的目光看去,前面还坐着一个年约五十,戴着黑墨镜,叼着雪茄的中年人。

“常乐虎!”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赵大小姐啊!”见有人叫自己名字,常乐虎转头看去。

当看到是赵凌烟,眼睛微微眯起,至于苏杭,被他直接无视了。

“这位就是小苏吧?”赵山河这时缓缓开口,道:“小苏,爷爷这还有点事情,你先和凌烟上楼。”

“……”

赵凌烟父母没有说话,但也对着自家女儿使眼色。

赵凌烟嗅到气氛不对劲,拉着苏杭,就要上楼。

“急着走干嘛?”常乐虎见赵山河要让孙女上楼,往椅上一靠,翘着二郎腿,大大咧咧道:“赵小姐,过来给我捏捏肩膀吧!”

“你说什么?”

赵凌烟美眸闪过一抹怒气,常乐虎虽然是青州地下第二的大佬,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在赵家的地盘,让她这赵家大小姐给捏肩膀?

“怎么,赵小姐身子金贵,我常某人不配?”常乐虎见赵凌烟不动作,目光一厉。

“虎爷,我们这谈那笔钱的事呢,小烟也不懂生意。”赵山河轻咳两声,为孙女解围。

“那三百万的事没得谈。”常乐虎继续说道:“赵小姐也不用懂生意,只管给我按摩就行。”

闻言,苏杭好奇的看向赵山河:“赵爷爷,常乐虎欠咱家三百万?”

赵凌烟美目瞪了眼对方,不过当着爷爷的面,她也不好说什么。

“小子,你搞清楚了。是赵家欠常某人三百万,不是常某人欠赵家三百万。”

常乐虎将手里的雪茄掐灭,狠狠的瞅了眼苏杭。

“常乐虎,我们赵家卖给你那批材料有没有问题,你心知肚明。而且就算有问题,那也是一百万,怎么就三百万了?”赵凌烟父亲,赵国梁怒道。

“我说有问题就有问题!合同是一百万没错,但我常某人的时间不值钱啊?两百万是补偿!”常乐虎转而看向赵凌烟,吼道:“还不来捏肩!”

他这一吼,把赵家人吓了跳。

赵国梁夫妻面沉如水,赵凌烟则是机灵灵打了个哆嗦。

现在的赵家已经负债累累,银行那边的贷款也迟迟没有放下来,在这时惹怒常乐虎,赵家怕会死的很难看!

这般想着,赵凌烟压下委屈,挪动着小步伐,不情不愿的走向常乐虎。

“让我老婆给你捶背?小脑斧,你也配?”可这时,苏杭突然开口。

“小脑斧?”

听到这话,赵家人齐刷刷的看向苏杭,就连赵凌烟,此时也流露出惊讶。

常乐虎眼中迸射出两道寒芒,冷冷看向苏杭:“你叫我什么?”

“虎爷别生气。我代小苏替你道歉。”赵山河见常乐虎生气了,一咬牙,道:“那三百万,我们赵家赔就是了!”

“爸!”

赵国梁心中一惊。

如今的赵家根本没这么多钱,真要赔常乐虎三百万,怕是只能贱卖家产了。

“你给我闭嘴!”

赵山河此刻只想保住苏杭,顾不得其他。

如果苏杭有啥闪失,他拿什么脸面去见那位老神仙?

“三百万你们本就该赔!至于这小子,念在这是赵家的地盘上,我只断他双手!”常乐虎则是冷冷道。

“虎爷,小苏他……”

赵山河还想在为苏杭求情。

可常乐虎的目光向他投来,那犀利的眼神让赵山河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吱声。

“小子,是你自己来,还是要我亲自出手?”震慑住赵山河,常乐虎转而看向苏杭。

“小苏,即便你废了,凌烟也会照顾你一辈子。”赵山河不敢忤逆常乐虎,只能颤抖着声音对苏杭说道。

赵凌烟很想拒绝,但看着赵山河的样子,只能将委屈憋在心中。

“那你来吧!不过我这人骨头硬,怕你打不断……”然而,苏杭仿佛没听到赵山河的话,冲常乐虎挑衅的一勾手指,说道。

“竖子,你自找的!”

听到苏杭的话,常乐虎大吼一声,右脚猛地一踏地面。

一声炸响,地面竟被他踩出个一厘米的脚印,而他的身子则快速冲向苏杭。

硕大的拳头直接砸下!

“啊!”

见状,赵家人尖叫出声,赵凌烟更是吓得闭上了眼睛。

场上要说最为淡定的也就只有苏杭。

甚至,他看着袭来的拳头,还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在常乐虎的拳头即将打中他时,这才晃悠悠的抬起了一只手,反手握住了常乐虎的拳头。

“小脑斧,没吃饭么?”

这常乐虎的拳头估计连几厘米的木板都可以击穿,但这只是对普通人来说的威猛。

罪恶之地那些怪物,他们连几米的合金墙壁都能击碎,不也被苏杭治的服服帖帖?

小小青州老虎,能掀起啥风浪?

“……”

而赵家人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原本已经绝望的赵凌烟,此刻也是不敢置信的看向负手而立,威风凛凛的苏杭。

“有点能耐!”

常乐虎没想苏杭能挡住自己一拳,眉头上挑。

“只是有点能耐么?”苏杭双眼一眯,一股比常乐虎庞大数倍的力量从掌心迸发。

“啊!”

随着苏杭发力,常乐虎惨嚎出声,头顶冒出了冷汗,那被苏杭扣住的拳头更是变成了畸形。

“就这三脚猫功夫,也敢来赵家打秋风?”苏杭声音落下,一腿向对方腹部踢去。

“你,你……”

常乐虎见状,想要躲闪,但他的手还被苏杭死死扣住,根本无法躲避。

“小苏,不可!”

赵山河此刻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喝止苏杭。

但还是晚了。

砰。

苏杭的腿已经正正好好的砸在常乐虎腹部。

遭遇重击,常乐虎喉咙一甜,一口血水吐了出来,身子向后倒飞而出。

撕!

但他的手还被苏杭抓着,苏杭手腕一发力,常乐虎的身子又向他这边倒来。

“刚刚那一脚,是踢你仗势欺人!”

苏杭声音落下,又是一腿踢出,常乐虎身子再次悬空,又吐出一口血来。

“这是踢你不尊重长辈!”

“这是踢你不尊重女性!”

“这是踢你不尊重我!”

“……”

苏杭每落下一句,手腕便是一发力,再次把常乐虎拽回来,补上一腿。


常乐虎被踢得连连吐血,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副要把苏杭撕碎的架势。

“!”

赵凌烟被惊的捂住嘴巴。

她看得出来,苏杭没有动用全力,可就算如此,青州的猛虎依旧被打成哈喽KT。

这让赵凌烟第一次对苏杭的身份感到了好奇。

“够了!”

赵山河这时才想起来,对儿子,儿媳喊道:“还不快拦住小苏?”

“啊,好的……”

赵国梁也被苏杭的手段震慑到,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死死抱住苏杭。

“虎爷,你没事吧!”赵母则伸手去搀扶常乐虎。

“滚开!”

常乐虎一把推开赵母,擦去嘴角的血,怨毒的扫视在场人:“赵家完了,我说的!”

“……”

听到常乐虎的话,赵国梁心中将苏杭祖宗慰问了一遍,但更不敢松手。

他可不认为让苏杭在这打死常乐虎,就能化解所有的麻烦。

一旦常乐虎在他们赵家出事,他手下那群亡命徒怕是会将赵家灭门!

苏杭则是心中叹气,但还是收敛了些杀气,看向常乐虎,道:“还不滚?”

“你们给我等着!”常乐虎撂下一句狠话,便是灰溜溜的逃离了赵家。

……

直到常乐虎出了赵家,赵国梁这才松开苏杭,瘫坐在地。

看着苏杭,想要辱骂,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骂些什么好了!就因为这混蛋,赵家完了!

“小苏,你……”

赵山河止不住的摇头。这孙女婿和那老神仙一样,脾气太臭了。

赵母看向赵山河,说:“爸,常乐虎不会罢休的!要不我们跑路吧?”

“你能想到的,常乐虎肯定也能想到,我们要敢离开青州,怕是会死的更快!”赵山河叹了口气。

“赵爷爷,常乐虎就算再来,我也有办法解决。”苏杭无所谓道。

“你能闭嘴么?有点身手就把你能的?你知道常乐虎手下有多少骄兵悍将么?”

赵国梁歇斯底里的吼道。

如果不是苏杭,他们赵家也不会如此,也不知道老爷子哪根筋搭错,非要自己女儿嫁给苏杭。

“……”

倒是赵凌烟,难得的没有吼苏杭,苏杭是把他们赵家逼入了绝境。

但苏杭的挺身而出也让她有些感动。

“小苏,你真有把握?没骗爷爷?”可这时,赵山河眼前突的一亮,死死盯着苏杭。

他之前一直觉得苏杭年轻气盛,做事不计后果。

但此刻他突然想到,苏杭是那位老神仙的后代,岂会是凡人?

“赵爷爷,你等我消息吧!”苏杭走到行李箱前,翻找了会,从里面拿出一个皱巴巴的本子,旋即看向赵凌烟,说:“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赵凌烟下意识把手机递给苏杭。

“小苏,你是要找人?就算你在外面认识了人,这是青州啊!常乐虎是青州的猛虎,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更别说猛虎了……”赵山河还以为苏杭有什么办法,见是要找人,不免有些失望。

“我找的就是青州本地人!”

苏杭径直出了赵家,又走了几步,这才翻开那小本子。

这本子上的电话号码是他出狱时,罪恶之地那群兔崽子给他留下的。

说是遇到事了,可以让这些人代为处理。

他们这是指望着外面的小弟把这尊爷伺候舒服了,别让“爷”回监狱祸害他们呢!

苏杭之所以想起打电话,是记得本子里有一个号码的主人就是青州这边的。

青州首富,苏万州!

这级别的人,本来是不配出现在本子里的。

但因为苏杭来青州,而苏万洲刚好是青州首富,所以才勉强入选号码名单。

……

十分钟后,一辆劳斯莱斯驶到了苏杭的面前。

一名中年男子从上面走了下来,看了看苏杭,试探着道:“您是苏杭,苏先生?”

苏杭:“嗯,你就是破军说的那人吧?”

“是的!破军爷已经和我通过电话了,苏先生有什么吩咐。”苏万洲恭敬道。

苏万洲年轻时做生意得罪了人,险些家破人亡,是破军为他摆平的,他一直记着这恩情。

所以破军通过狱卒给他吩咐的事,苏万洲也不敢怠慢。

“我要找常乐虎!”苏杭打算直接去把这麻烦解决掉,也免得赵家人担心。

“小虎?他得罪苏先生了?要不要我召集人手,把他老巢给端了?”

苏万洲眼睛一眯。

能成为青州首富,苏万洲也有些能量。

如果苏杭要对付青州地下王者,他或许无能为力,但对付一个万年老二,还没问题。

苏杭:“你送我过去就行,其他的我自己解决。”

……

乐虎会所内。

此刻聚集着两百余号人马,这些人一个个气势汹汹的样子。

“人都到齐了吧?”常乐虎左手还缠着绷带,目光扫过四周,冷冷问道。

“父亲,都到齐了,我们这是要去对付谁?”常乐虎义子,靳黑虎问道。

“我叫你们来,是要灭赵家!”常乐虎目露寒芒。

他这头猛虎纵横青州十余载,如今却被赵家一个上门女婿打成这样,此仇他不可能不报!

赵家今日要灭门!

耶稣来了也没用,他常乐虎说的!

“赵家?”

靳黑虎闻言一怔。

那些头目面面相觑,青州赵家只有一个,那就是日落西山的赵山河家族。

为了灭一个赵山河,虎爷居然把他们都聚集了起来,这让不少人觉得小题大做。

但见靳黑虎都没再多言,其他人更不敢废话。

“出发!”

常乐虎让义子坐到自己车上,其余两百多人纷纷上了各自的车子,一行车队浩浩荡荡驶向赵家。

……

可车队刚发动,一辆劳斯莱斯从远处驶来,横挡在常乐虎的车队前,车门打开,苏万洲快速下车。

“呃,怎么是苏总?”

常乐虎见到是苏万洲,连忙示意停车,带着靳黑虎从主车下来,就要上前与对方打招呼。

“苏先生,小心碰头。”

可苏万洲仿佛没看到他,恭敬的走到后面,将一名年轻人请了出来。

看到出来的人,常乐虎停住了步伐,眉头随之一跳。

苏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