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哥哥们喜欢扒我的小马甲

哥哥们喜欢扒我的小马甲

狸子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上一世,阮新伊听信身边人的谗言,害喜欢自己的傅御琛成了残疾。一场绑架,她亲眼所见自己的哥哥们为了救自己,一个个被那个坏女人害死。最终,就连坐着轮椅的傅御琛,也同她一起死于一场爆炸。再睁眼,阮新伊重生在了前世被骗之前,这一次,她势必要擦亮双眼,不要重蹈覆辙。只是,今生与前世不同的是,她的哥哥们热衷于扒她马甲,就连前世爱她不得的傅御琛,也喜欢扒她马甲!

主角:阮新伊,傅御琛   更新:2022-08-17 18: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新伊,傅御琛 的玄幻奇幻小说《哥哥们喜欢扒我的小马甲》,由网络作家“狸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阮新伊听信身边人的谗言,害喜欢自己的傅御琛成了残疾。一场绑架,她亲眼所见自己的哥哥们为了救自己,一个个被那个坏女人害死。最终,就连坐着轮椅的傅御琛,也同她一起死于一场爆炸。再睁眼,阮新伊重生在了前世被骗之前,这一次,她势必要擦亮双眼,不要重蹈覆辙。只是,今生与前世不同的是,她的哥哥们热衷于扒她马甲,就连前世爱她不得的傅御琛,也喜欢扒她马甲!

《哥哥们喜欢扒我的小马甲》精彩片段

公海。

蔚蓝的海洋上,一艘轮船在海浪缓缓行驶。

船头,阮新伊以一个扭曲的姿态倒在血泊里,她的两个膝盖骨被硬生生敲碎,十指被折磨的不成型。

“嗬——”

阮新伊用血肉模糊的手掌撑着地缓缓坐起身,下一秒......

“砰”

高跟鞋踹到头上,她头撞回地面发出“砰”的一声。

温热的血加剧从额头流下,将她的视线模糊。

她瞪大眼看向不远处,一个苍白冰冷的尸体。

那是赶来救她的三哥......

最后一个哥哥,也因她而死。

“啊——”

她崩溃怨恨嘶吼。

“哈哈——”

“阮新伊,你也有今天。”阮洁儿抬脚落下,高跟鞋鞋尖狠狠踩进阮新伊手背的肉里。

“啊啊......”阮新伊惨叫声沙哑的不成人样,惨白的脸色与满脸刺目的血像极了‘女鬼’。

“为,为什么......”

“蠢货、贱人!”阮洁儿狰狞一笑,脚下用力的碾踩,换来阮新伊的几声惨叫。

她嫌弃的松开脚,阮新伊本能的匍匐的朝远处爬去,带起一道触目惊心的血道。

阮洁儿‘欣赏’着她的垂死挣扎。

“阮新伊,你不会以为还会等到傅御琛来救你吧。”

缓缓爬行的阮新伊微微一顿。

不会了,不会有机会了。

她害得他那么惨。

“哈哈!我真该谢谢你,如果不是傅御琛出车祸双腿截肢,我还一直不敢动你呢。”

阮洁儿说着又是一阵大笑。

笑罢,阮洁儿眼中扭曲的狰狞,举刀朝阮新伊逼去。

“凭什么!凭什么你这个蠢货可以得到所有的人疼爱!”

“啊!我哪里比不上你!”

刀落下,阮新伊脸上又多了一道口子。

痛,她已经没有力气叫出声了。

“傅御琛是我的!”

刀高高举起,朝阮新伊心口扎去。

“轰——”

直升机的声音。

阮洁儿顿住,抬头,一辆直升机停在轮船的上放。

阮新伊满眼猩红往上方看去......

一道模糊的身影从绳索上调下来,她看不清,可她知道,他是傅御琛。

“啊!为什么要来,阮新伊到底有哪里好!”阮洁儿崩溃失声尖叫。

马上,她马上就要杀了阮新伊了!

她脸上的疯狂扭曲,狰狞一笑,刀尖狠狠扎进阮新伊的身体里。

傅御琛的轮椅还没下来,见到这一幕,惊惧的摔倒在地。

“阮阮——”

他双手往阮新伊爬去,朝阮洁儿威胁,“你敢杀她,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傅御琛......”阮新伊挣扎着最后一丝力气朝傅御琛爬去。

曾矜贵冷傲的人,如今却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了。

看着他如此狼狈的模样,阮新伊心疼的如刀割。

傅御琛的人很快从直升机上降落,阮新伊被搂在他怀里。

“阮阮......”

傅御琛薄唇颤抖着,不,他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他卷缩着手指,不敢碰她血肉模糊的脸。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眼泪不受控制,语气哀求,“求你,求你不要离开我......”

“傅御琛…啊琛......”阮新伊吐出一口血,“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如果不是她,傅御琛依旧是那个不可一世的财阀。

“阮阮,我求你了。”

“阿琛…如果有来世,我定不负你......”阮新伊能感觉体内的力气渐渐的流逝。

“不,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我的!”傅御琛依旧的霸道:“我不允许,你死也不可以离开我!”

只是,他的声音在颤抖。

“哈哈......”一旁的阮洁儿癫狂的大笑。

“傅御琛,你不该来的。”

“你不该为了这贱人来的!”

“她阮新伊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为她这么付出。”阮洁儿无视傅御琛杀人的眼,走过去朝阮新伊道:“蠢货,你要害死傅御琛了,让他给你陪葬,你满意了吧。”

“你是将傅御琛吸引过来的诱饵,我们一起死吧!”

阮洁儿说着,疯了般哭哭笑笑。

傅御琛手下人反应过来,安排傅御琛立马离开,傅御琛将阮新伊放在担架上。

“不......”阮新伊强忍着最后一口气。

提升至半空......

“嗡——”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傅御琛!”

阮新伊从担架上翻身,轮船爆炸一片海火,她凄惨一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往火海一跃。

傅御琛对不起......

她还是害死他了。

恨!

好恨!

......

......

“呜呜…傅御琛......”

“不哭不哭,伊宝不哭。”

耳边轻柔的安抚声,丝丝低沉,有些磁性悦耳。

阮新伊茫然的睁开眼,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伊宝,做噩梦了?”

“三,三哥?”阮新伊坐起身,死死搂着眼前的人。

心好痛,好难受。

死了,她还可以梦到三哥。

她有愧与他们,她即便下地狱也无脸见他们。

阮新南皱眉,安抚的轻拍着阮新伊的背,“不哭不哭,是不是傅御琛欺负你了,三哥这就去教训他!”

听到傅御琛三个字,阮新伊心口猛得一痛。

反应过来......

卧室是她记忆中的卧室。

是重生吗?

她五官因激动而微微扭曲。

这一切不是梦吗?

死人不会做梦的。

这时,一旁响起阮洁儿的声音。

“三哥,新伊说,她想离婚。”

刷——

阮新南一个冷眼看过去,警告道:“不要试图挑拨伊宝的婚姻。”

“我、不是的......”阮洁儿掉泪,“我只是心疼新伊过得不......”

“管好你自己。”阮新南冷冷打断她的话。

这个心思深沉的私生女,不知道伊宝怎么就跟她那么要好。

此时,再次见到阮洁儿,阮新伊眼底渗人的寒意闪,若不是重生知道阮洁儿面目,还真看不出她一脸担忧的真假。

“新伊?”阮洁儿隐隐的感觉到阮新伊的目光。

阮新伊低头,将眼中的戾气恨意掩下。

记得前世这时候,她受到阮洁儿挑拨和傅御琛吵架闹离婚,一气之下回了阮家,着实把傅御琛一顿折磨。

阮新南诧异的看着沉思的妹妹,两眼泪汪汪的盯着他看。

心一软,无奈道:“好好,不说她了。”

还以为,她是在心疼阮洁儿。

“大哥二哥他们呢?”阮新伊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们。

“大哥出国出差去了,二哥赶通告去了。”阮新南摸了摸她头,“是想他们了吗?”


正说着,门外佣人敲门。

“少爷小姐,傅先生来了。”

傅御琛。

阮新伊浑身颤抖,掀开被子鞋也没穿的往外跑。

“伊宝......”阮新南愣了愣,怎么伊宝这反应不对呢。

将拖鞋提手里,往外走。

阮洁儿听到傅御琛的名字,眼中闪过痴迷也跟了过去。

大厅处。

傅御琛正欲往楼上走,一个身影箭一般从楼上冲出扑进他怀里。

“呜呜…傅御琛......”阮新伊死死的抱住傅御琛,才能让冷下来的血液有了温度。

画面里,傅御琛的身影葬在那场爆炸而腾起的大火里。

明知道,她就快要死了,还是把生的机会给她。

“阮阮......”傅御琛僵住,沙哑道:“对不起,我不该向你发火的。”

他只是无法忍受,她想离开他。

“咳咳。”阮新南下楼,眯眼瞪着着欺负妹妹的‘渣’男。

“不要......不要说对不起。”是她对不起他们,阮新伊哭得不能自已。

楼梯上。

阮洁儿望着傅御琛的侧脸,眼中满是痴迷。

那样矜贵的男人,是她心之向往的。

可惜,刺眼的是,他怀里搂着别的女人,而不是她。

该死!

她指甲掐进肉里。

阮新伊这个贱人,为什么还不跟傅御琛离婚,凭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她!

贱人!贱人!

她目光痴痴的盯着傅御琛,她要把阮新伊拥有的全部抢过来!

眼中狠色闪过,故意脚下踩空,“啊”的一声从楼梯上滚下来。

阮新伊被惨叫声惊了下,低头就见阮洁儿额头撞出血滚到脚边。

“疼,好疼......”阮洁儿仰起一张苍白精致的脸,抓着傅御琛的裤腿,泪眼婆娑中透着楚楚可怜。

是那种让男人看了生怜的模样。

阮洁儿眼中深处带着一抹期待。

期待傅御琛弯腰将她抱起,期待他眼中的那一抹心疼......

可现实是。

傅御琛不悦的微皱起眉,脚往后移动,裤腿从阮洁儿的手中挣脱。

反而发现阮新伊赤着脚,拦腰抱起,“怎么不穿鞋?”

一旁的阮新南觉得他手里的拖鞋多余了。

阮洁儿被无视,嘶哼几声。

阮新南皱眉上前将阮洁儿扶起,对身边的人道:“送她去医院。”

“我,我没事。”阮洁儿娇弱道,朝傅御琛瞥了一眼。

没有,他没有抱起她,也没有在他眼里看到一丝的怜惜。

他冰冷的眼仿佛只有看到阮新伊才有温度。

可她......

更想要得到他了。

她不会认输的。

傅御琛此时满心满眼都是阮新伊,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哭成这样。

“跟我回家好不好。”他柔和道。

阮新伊搂着他脖子点头。

傅御琛抱着她往外走。

阮洁儿心里一急,跟上前道:“新伊,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傅御琛低头看阮新伊,阮新伊眨了眨还沾着泪水的睫毛。

“新伊心情不好,我陪着她,她会开心一些。”

往日,她这样说,阮新伊都会依着她的话。

一旁的阮新南眸子寒了寒。

“不要。”阮新伊撒娇,“阿琛,我们回家。”

几人都是一愣。

阮新伊什么时候对傅御琛这么依赖了。

“好,我们回家。”傅御琛眸子温情一片,心被女人的一声阿琛贴的暖暖的。

“三哥,我改天来看你。”阮新伊做再见,傅御琛抱着她往车上走。

她眼底森寒的看着阮洁儿,俩人的视线无声中碰撞。

车开走了。

“不要去打扰他们。”阮新南冷冷瞥她一眼,“嫌无聊,可以去国外看走秀,我阮家短不了你这点钱。”

说罢走了。

阮洁儿捏着拳头,在原地站了良久。

她要的是傅御琛,是阮新伊拥有的一切!

到别墅了。

阮新伊抱着傅御琛不撒手,在佣人的目光下被抱上二楼。

“去你的房间,还是......”

“你的。”

傅御琛眸光加深,抱着女人进了卧室。

成婚半年,阮新伊闹着不跟他同房,搬去隔壁房睡觉。

阮新伊躺进满是傅御琛气息的被窝里,浴室洒水的声音。

“要不要…今晚就把他睡了......”她脸颊滚烫,在被窝里翻滚两圈。

想她前世,因某次被阮洁儿暗示,为让傅御琛讨厌她,跑去夜店找男模。

把他彻底惹怒,那晚他一气之下强要了她,过程极不友好,她越发的恨起傅御琛,天天找事折磨他。

正想着,傅御琛裹着浴巾出来,阮新伊瞪着眼,瞧见男人的人鱼线有水珠滑落。

“咕”她有点口干舌燥。

某些记忆在脑海中打开。

傅御琛就见她脸上越来越红,走到床边伸手一探。

“发烧了。”他目光一沉,欲打电话就让送药来。

“没、没有啦~”阮新伊羞得一把扯过被子盖脸上,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光是想想曾经跟他......

她整个人就像要烧起来了一样。

然而,被子上全是男人身上的味道,阮新伊羞得又立马掀开。

“关,关灯啦。”她脸红得不像话。

傅御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眸色变暗,她是在害羞?

见她又羞的要往被窝里钻。

傅御琛略显僵硬的关了灯。

屋里视线暗下,只有微弱的光线。

阮新伊呼了口气。

黑暗中,傅御琛微微动了动,见女人没什么反应,试探性的掀开被子,缓缓的躺上去。

傅御琛怕他吓到她,硬是僵着没敢靠太近,可即便如此,她身上的香味还在往他鼻子里钻。

阮新伊等了等,都没等到男人下一步动作。

“阮新伊,你到底在打什么注意?”

黑暗中,傅御琛语气微冷。

阮新伊越是反常,他越是不安。

“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跟你离婚。”傅御琛说着,欲起身离开。

最近,阮新伊为了离婚,五花八门的手段用尽了的。

有时候过分,几天不洗澡,就为了不让他靠近她。

察觉到男人的动作,阮新伊身体比脑子快,一下子抱住男人。

俩人皆是一怔。

“阮新伊。”傅御琛语调暗哑,蕴含警告。

“老公~”

傅御琛心口一滞,有瞬间以为自己幻听了。

良久,傅御琛紧搂着她,平复体内情绪。

还没搞明白女人为何如此主动,他不敢这般轻易的要了她。

即便,他已经忍得整个人快炸了。


清早,阮新伊醒来,床上只剩她自己了。

进浴室洗漱,挑选了件连衣裙穿上。

下了楼。

早在楼梯口候着的佣人小心翼翼的迎上去,“阮小姐,早饭想吃什么?”

见她小心翼翼的模样。

阮新伊摸了摸鼻子,她可没少折磨这些人。

“阿琛今早吃什么了,我就吃什么。”说罢,她走到餐桌边坐下。

佣人因她一句“阿琛”愣了好一会,发觉她今早没发脾气,松了口气赶紧去安排去了。

尤其是阮小姐跟傅先生才吵了架,今天居然平心气和的跟她说话。

阮新伊吃完饭不久,就收到阮洁儿的信息,问她怎么样了,话里话外是想过来看她。被她无视掉。

等她再享受几天跟傅御琛的生活,她会让阮洁儿领会到什么叫痛苦的!

她回房间精心打扮了一番,让佣人把她的东西搬回傅御琛的卧室。

等快中午时。

她叫上司机朝傅御琛公司而去。

傅氏集团。

阮新伊进了电梯,略整理了下头发。

自从跟傅御琛结婚,她就没怎么打扮过,时常故意失态来丢他的脸。

办公室。

“哎呀,傅总我不是故意的......”

“滚!”

傅御琛黑了脸。

他没想到,刚来的助理胆敢如此大胆,心思不纯,将水倒在他胸口上。

“傅总,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女助理伸手朝傅御琛胸口摸去。

她姿色身材都不错,不信傅御琛会拒绝送到嘴边的肉。

“咔嚓”

门推开,阮新伊正准备给某人一个惊喜,进来就看到......

“阮阮。”傅御琛愣了下,女人的手就落到胸膛上。

他眸光一寒,抓着女助理的手“咔嚓”一声扭断,女助理惨叫一声。

傅御琛起身,略紧张的朝阮新伊走去。

“你怎么来了?”

又是来大闹公司给他添堵来了?

“哼,我来是打扰你们了。”阮新伊吃味。

“滚出去!”傅御琛朝女助理瞥去,“我会跟其它公司打招呼,你被这行业永久的封杀!”

女助理苍白的脸又是一变。

她听闻过傅御琛的不近女色,偏偏不信邪,自己作死。

“滚!”

连续三个滚,可见傅御琛气得够呛。

女助理还想求情,在傅御琛寒眸下,灰溜溜的欲走。

手刚握上门把,阮新伊叫住她。

在女助理的惊诧的目光下。

阮新伊勾着傅御琛的脖子,垫起脚尖吻了上去。

傅御琛反应微呆的。

她又一次的主动吻他。

阮新伊两耳发烫,松开傅御琛,朝女助理道:“你记住了,他是我的男人!”

女助理不甘的开门走了。

傅御琛不是不近女色,而是他心中有人......

门关上。

阮新伊一颗心狂跳。

办公室里寂静的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你说......”男人声音发哑,朝女人逼紧,让她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下。“我是你的男人。”

阮新伊满面飞霞,娇羞的不敢去看男人的眼。

他视线炙热的仿佛能将她融化。

“嗯?”他尾音深沉磁性。

阮新伊哼道:“你不是我的,还能是唔......”

他扣住她后脑勺,不管不顾的狠狠吻上去。

良久。

阮新伊因缺氧快窒息了,他才不舍的松开她。

“我们去吃饭吧。”阮新伊微微推他,嘴都要被亲肿了。

“想吃什么?”傅御琛眼中的探究一闪而过。

只有小时候,她会这般乖巧的跟在他身后......

昨天,她回阮家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她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吃你喜欢吃的。”

“哦,我喜欢吃的......”傅御琛深邃的眸子意味深长。

阮新伊莫名就明白他的言外之意。

她红脸轻捶他,傅御琛抓着她手放嘴边亲了亲。

外面,因为阮新伊的到来已经随时做好准备。

“咔嚓”办公室门开。

特助等人就见自家总裁挽着总裁夫人一脸春光的走出来。

他们的反应就跟见了外星人似的。

“嗨,大家辛苦了。”阮新伊笑着打了声招呼,人美声甜,笑起来甜甜的。

那跟之前的‘泼妇’有半点关系。

傅御琛冷眼看了眼自家手下,阮阮只能跟他笑得这么甜。

等俩人进了电梯。

特助等人这才惊讶的议论起来。

都快怀疑,是不是换了个总裁夫人。

十几分钟后,餐厅。

傅御琛刚点好菜,来电话走到一旁接电话去了。

阮新伊盯着对面楼的广告招牌,上面是二哥阮新辰代言的广告牌。

她犹还记得,二哥被全网黑,第二日就收到他自杀的消息时,她有多痛苦。

她二哥那么阳光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自杀就自杀了。

半年后,她因跟傅御琛闹得厉害,忽视了大哥公司被内鬼出卖,资金链被端,还惹上官司。

她一次离家出走被绑架,是大哥为了救她而死。

三哥也因她而惨死在阮洁儿手上。

更是因为利用她这个软肋,傅御琛多次死里逃生,到最后,她还是害死了他。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下。

阮新伊紧紧按在胸口,每每想起,她都刀割般的生痛。

时至今日,她都想不明白,怎么会落到那样的下场。

她一手好牌怎么就打成那样了。

傅御琛接了电话回来,就见到女人盯着窗外,哭到不能自已。

眼泪像雨点砸落,滴滴砸在他心上。

他拳头紧攥,阴恻的眸子。

他才离开一会,她便演不下去了么。

阮阮,我到底要怎样,你才能接受我?

他转身离去。

昨晚她送上的吻,像是掺杂了砒霜的糖。

阮新伊哭够了,压在心底的戾气暂时得到疏解。

发现已经半个多钟了,傅御琛接电话怎么还不回来?

打电话过来。

“阿琛你......”

“在忙。”彼端顿了下,“我让司机在门口等着,你吃完了他送你回去。”

然后,然后就挂了电话。

阮新伊愣了愣,她这是被傅御琛放了鸽子了?

也没多想,给二哥打电话。

没人接。

她就发了条,【想你了二哥】信息过去。

前世,二哥的死给他们打击很大,她只知道,大哥为了二哥的事到处奔波,三哥那段日子也沉默寡言。

她还记得,找傅御琛帮忙找出真相,不过两天,她就将情绪发泄在他身上,将失去二哥的痛苦怪在他身上。

至死,她才隐隐知道,这一切都跟阮洁儿有关,跟她背后的人有关。

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就回了别墅。

她回应前世所有认识的人际关系中,仍旧没找到怀疑的对象。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