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玄武圣手

玄武圣手

束山有草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为了报答师父十多年的栽培养育之恩,秦阳同意了师父定下的婚事。实际上他就是下山退亲的,毕竟他和女方素未谋面,对方也未必看得上自己,这种多少年前的结婚方式早已经不流行了,只是当他看到女方不仅是个绝色女总裁,还一下子出手三千万的聘礼,秦阳承认自己多多少少犹豫了。

主角:秦阳,林霜舞   更新:2022-08-17 18: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阳,林霜舞 的玄幻奇幻小说《玄武圣手》,由网络作家“束山有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报答师父十多年的栽培养育之恩,秦阳同意了师父定下的婚事。实际上他就是下山退亲的,毕竟他和女方素未谋面,对方也未必看得上自己,这种多少年前的结婚方式早已经不流行了,只是当他看到女方不仅是个绝色女总裁,还一下子出手三千万的聘礼,秦阳承认自己多多少少犹豫了。

《玄武圣手》精彩片段

天江省云阳市。

碧水御华府的八号别墅内。

秦阳把手中半块玉佩递出,女孩儿拿了过去,看了看,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阳。”

女孩儿五官精致,脸蛋白净漂亮,穿着尺寸合适的连衣裙,勾勒出纤细的腰肢以及丰满的前身。

她那双仿佛含着桃花的眼眸打量着秦阳,黛眉微蹙,露出几分不满并且极为嫌弃的神色。

爷爷曾说过,将来某一天会有一个人拿着半块玉佩来家里,而自己得嫁给这个男人。

她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呢,结果今日一见,这男的哪有半分配得上她的地方?

她堂堂林氏集团总经理,难道要下嫁这个不明来历的吊丝男?

想到这,她就没有半点跟秦阳多说一句话的兴致。

林霜舞不想搭理秦阳,不过他也不在意,他是奉师命来找这户人家替家里老头报恩的。

而报恩的方式,就是让自己娶了人家孙女!

不过这一家明显是大户,有钱的很。

就这,老头也敢说让自己来娶了人家孙女来报恩?

他承认老头本事通天,教给他的本事也都了不得,但这种话也太不要脸了点...

等会儿怎么说?

我替我师父来报恩的,所以我要娶了您的孙女?

怕不是要被人乱棍轰出去吧...

“你先在这等着吧,不要乱碰这里的东西,否则任何一个东西损坏了你都赔不起。”林霜舞说完,也不理秦阳,上楼去了。

不待秦阳回话,林霜舞就不耐烦地上楼了。

秦阳点了点头,片刻后听见了楼上的动静,似乎人都在楼上的某个房间里。

这时,秦阳感受到了楼上传来的真气,只是,这一丝丝真气,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上楼了。

二楼的一个房间大门敞开,秦阳走了过去,刚好听见了里面的谈话声。

“赵神医,我父亲他怎么样?”一个有些急切的男人声音响起。

“放心,林老的病症只是小问题,他不过是暗疾复发,只要我施几针为他顺了气便没问题了。”一个老神在在的苍老声音随之传来。

“那还请赵神医赶紧出手,我爷爷已经昏迷两天了!”开门让秦阳进来的女孩声音响起。

之后,那名为赵神医的人,似乎在施针,秦阳走到门口,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白发老头甩出几根银针,刺在了床上老人的不同穴位。

只看了一眼,他便看出了问题!

床上的这位,应该就是林养浩老先生了吧?当年帮了老头的那个人?自己可不能让人迫害他致死!

秦阳毅然开道:“这几针下去,老爷子的寿元至少缩短三年。”

唰!

秦阳突兀的声音,让房间里的几人都是一震。

“谁让你上来的!”

开门让秦阳进入别墅的林霜舞脸色大变,叱问道。

在她旁边,还有一对中年夫妇,中年男人戴着眼睛,斯斯文文的,女人面色有些憔悴,但依旧不掩其姿色。

“哼!”施针的赵神医冷哼一声,面露不满。

中年男人急忙呵斥道:“闭嘴!赵神医可是天江省的名医!救人无数,岂是你一个黄毛小子能质疑的?”

林霜舞也愤怒的道:“这是我家,你随便上楼,你有礼貌吗?”

她十分生气,这个叫秦阳的,真没教养!

林云河沉声道:“赵神医,他就是个无知小儿,没有必要因为这种小孩子生气!”

说罢他扭头对林霜舞道:“带他下去!别在这里影响赵神医救你爷爷!”

然而,白发苍苍的赵神医淡然道:“不必!让他留下来看!”

他超然自信的瞥了一眼秦阳:“既然有人质疑,那我自然是要让他亲眼看到我如何将林老治好的。”

林云河狠狠的瞪了一眼秦阳,然后回头客气道:“我父亲就拜托您了!”

赵神医神色淡然,手中拈住一根银针,在不同的穴位刺探。

秦阳看着,眉头紧皱,这个人也许真的有本事,但是却用错了方法!

这几针下去,只会导致林老的气血变弱,哪怕人醒了,身体也会更差!

几分钟后,赵神医施针完成,淡淡道:“好了,最快六个小时,林老便会醒过来了。”

林云河激动难耐:“多谢赵神医相救!”

这时,秦阳手指一动,一根细细的银针飞出,刺进了林老爷子小腿的一个穴位。

赵神医冷漠的瞥了一眼秦阳,语气傲然:“小事而已,就是有的年轻人,不要在自己不懂的领域乱嚼舌根。”

林云河闻言,也是面色微沉,带着几分不快的看向秦阳。

正准备训斥,就听林霜舞欣喜的喊道:“爷爷...爷爷醒了!”

林云河一怔,赵神医也是有些猝不及防,惊异的看向床上的林老!

果然,原本呼吸微弱,双目紧闭的林老,已经转醒!

赵神医有些懵,这...怎么可能?

秦阳则是看着病床上的老人,露出一抹笑容。


林老爷子不仅醒了,而且精神了一些。

林云河激动得不行,“赵神医不愧是天江名医!简直如华佗再现!”

赵神医也有些懵,林老爷子这就醒了?他也没料到!

不过这种涨脸的事情,他自然不会主动说穿,当即淡淡的道:“看来林老的情况比我预料的还是要好一些,几针下去,效果立竿见影。”

“咳咳咳...”林养浩咳嗽了声。

林霜舞急忙上前问道:“爷爷,您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不知为何舒服了许多...”林养浩看向赵神医,感谢道:“多谢赵神医,否则我这把老骨头说不定要入棺了。”

“林老言重了,有老夫出手,定不会让那种情况出现!”

说话间,他看到了门口的秦阳,有些疑惑:“这位小友是?”

林云河眉头一皱,林霜舞也是露出厌恶的神色,然后道:“爷爷,这个人拿着半块玉佩过来的,叫做秦阳。”

此话一出,林老脸色骤变,似乎有些激动,但动作一大,就疼得咳嗽了起来。

“你,你师父可还好?”林老情绪激动的问道。

秦阳回道:“我师父挺好的,命我过来找您。”

说罢,他上前将信封递给林老爷子。

林老爷子颤抖的打开信封,看完之后,喜上眉梢:“好,好,好啊!”

下一刻,他语出惊人。

“秦阳小友,明日你就跟我孙女林霜舞领证,一周之内办酒完婚!”

“爸!”

“爷爷!”

林云河跟林霜舞父女二人大惊失色,老爷子这是疯了吗?!

竟然让霜舞跟这个不知来历的毛头小子结婚?!

林养浩眉头一皱:“怎么?我说的话不顶用了?”

林云河脸色难看,“爸,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

“丫头,你不听爷爷的话了?”林养浩不理他,直接看向林霜舞。

“爷爷,我...我...”林霜舞十分委屈,她很想拒绝,可是想到爷爷的身子不太好,又怕伤了老人家的心。

秦阳也是有些错愕,他本以为林养浩会大怒,然后把他赶出去呢。

没想到,老人家竟然语出惊人,上赶着让自己娶他孙女?

秦阳不由地看向林霜舞,年轻,漂亮,有钱,身材一级棒,娶她的话,倒也没太吃亏...

林霜舞委屈得都快哭了,尤其是看到秦阳盯着自己,更是气得想把他轰出去,这个臭流氓!

“就这么定了,明天你们就去领证。”林养浩不想多说,他动了一下腿,似乎是准备撑起身子半躺着。

但就是这一动作,让秦阳方才刺进他小腿的那跟银针偏离了一些角度。

忽然,林养浩的脸色微微一变,全身剧痛,脸色也是瞬间煞白,豆大的冷汗从他的头上冒出往下掉。

这一幕,令林霜舞他们脸色大变。

“爷爷!您怎么了?”林霜舞紧张的哭了:“我答应您,我跟他领证,您不要吓我!”

“赵神医!”林云河惊惶的喊道。

赵神医急忙上前为林养浩诊脉,他神色微变,有些慌乱:“怎,怎么会?林老的气血乱了!”

此番变故,他没料到!

毕竟,他本来就预测林养浩醒过来至少也是六小时之后的事情!

他连忙开始施针,可是不论他怎么做,林养浩的情况都没有好转,而后,林养浩忽然吐出一大口鲜血。

“爸!”林云河夫妇也有些慌乱了,若不是现在不合适,他真想大吼质问赵神医。

赵神医头上冷汗直坠,不断的做补救措施,可都是无用功。

林养浩的身体剧烈抽搐了起来,犹如癫痫一般。

“对,对不起...老朽...老朽无能为力...”

赵神医脸色煞白,他知道,今日之后,他的一世英名,将会毁于一旦!

医者便是如此,不可失手,一旦失手,便会面对无数人的嘲讽和谩骂。

这时,秦阳说道:“赵神医,你可将银针先落在林老的内关穴试试。”

“闭嘴!”林云河怒吼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林霜舞也怒目而视:“你不要瞎指挥,赵神医行医数十年,难道还没你懂吗!”

秦阳淡淡道:“反正横竖都是个死,赵神医大概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试试呗!”

“你敢咒我爷爷!”林霜舞站了起来,虽然精致的小脸上挂着泪痕,但却有种我见犹怜之感。

赵神医却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咬了咬牙,把银针落在了秦阳说的内关穴上。

出乎预料的,原本剧烈抽搐的林老爷子,竟然逐渐平静了下来。

“这...”赵神医脸色震惊,不明所以。

竟然真的有用!

“小友,下一针要落在何处?”赵神医按下心中的震惊,虚心的看向秦阳请教道。

这一幕,让大怒的林云河神情凝固!

林霜舞也是一脸吃惊的看着他。

秦阳见这姓赵的神医听取了自己的意见,点了点头:“第二针关元穴、第三针阳陵泉...”

按照秦阳的指示,赵神医不断施针,连下五针,林老爷子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躺在床上呼吸平稳。

赵神医心中大骇,转身看向秦阳,叹道:“多谢小友指点!”

若非秦阳,今日他恐怕会在这里声誉尽毁。

一旁,林云河跟林霜舞皆是满脸震惊,竟然真的有用?赵神医还对这小子这么客气!


连赵神医都对秦阳如此客气的请教了,林霜舞自然也是不敢再说什么,眼下,秦阳似乎是唯一能救她爷爷的人了。

秦阳倒是极为平静,其实这个赵神医还是有本事的,只是用错了方法。

他走上前,来到林老的身边,淡淡道:“林爷爷应该是年轻的时候与人交手受了伤,部分脏器被对方气劲冲击。”

“并且,这股气劲没有消失,而是一直留在他体内伤害他的脏腑。”

“只要将这股气劲抹除,并且吃几服调养气血的药就能恢复了。”

说着,他微微一顿,道:“赵神医的方法也是可行的,只是将这股气劲分散到全身各处无法根除,终究是没办法让林爷爷痊愈。”

“暂时的压制,后续气劲也会犹如被挑衅了老虎一样,反而变得更加狂暴。”

赵神医明白,秦阳这是在为他挽回颜面,心中也是极为感激。

秦阳拈起两根银针,再次落在两个穴位之上。

赵神医仔细端详,而后震撼的哆嗦道:“秦,秦小友,你这套针法是...”

“七绝神针。”秦阳也没瞒着,淡淡道:“这股气劲不算太强,七绝神针可封堵绞杀。”

他在楼下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不正常的真气,就是在赵神医的刺激下有些发狂然后从林老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真气。

“林爷爷年纪大了,七绝神针太过霸道,不能直接用这套针法来消除这股气劲,不过也已经被削弱到了一个极点。”

秦阳说完,看向林霜舞:“能给我纸笔吗?”

林霜舞怔了怔,然后道:“我,我去拿...”

片刻之后,秦阳在纸笔上写下了一副药方。

“赵神医,劳烦您去帮我拿一下这些药。”

“好!”赵神医自然不可能再说什么。

赵神医转身看向林云河等人:“今日实在抱歉,多亏了秦阳小友,老夫先去拿药,尽快送来!”

“赵神医言重了!”林云河自然不敢怪他的。

房间内,气氛有些尴尬,直到秦阳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有些憔悴的林母喜笑颜开:“小秦饿了吧?我下去给你做点吃的。”

看得出来,她确实很担心林老爷子的安危。

“谢谢阿姨。”秦阳感谢了一声,这两天他只吃了两碗面,的确是有些饿了。

林霜舞杵在一边,黛眉紧蹙,有些忸怩尴尬。

倒是林云河,笑了笑,朗声道:“秦阳,你会医术?”

秦阳点了点头:“我师父教过我一点。”

“你师父是...”

秦阳摇头:“师父不让我说他的名号。”

“好,那我就不问了。”林云河仿佛不记得之前对秦阳的态度,问道:“我父亲多久能醒?”

“睡一觉,三四个小时吧。”

而后,三人都下楼,过了一会儿,林母端着一碗面条走了过来。

比他这两天吃的要香多了,秦阳吃得饱饱的,正好赵神医也把草药带过来了。

“有药壶吗?”

“有的!”林母是个温婉的女人,她起身去厨房给秦阳拿了过来。

秦阳配好药,让林母拿去熬。

约莫过去三个半小时,林养浩醒过来了,他的精气神都好了许多。

喝下熬好的药汤之后,林养浩灼灼的盯着秦阳,果然是那位高人的弟子,否则不会有如此厉害的医术!

“丫头,明天一早,你就跟秦阳去办结婚证!”

林霜舞沉默了下,然后道:“好,我听爷爷的。”

哪怕是林云河,也没再反对什么,林母更是没说话,她好像十分满意秦阳,看着秦阳的时候,总是带着笑容。

赵神医名为赵忠扬,他艳羡道:“林老,秦小友可不是一般人啊,若不是你捷足先登,我都想把我孙女介绍给他了。”

林养浩骄傲的道:“那可不行,你没机会了!”

“今日失手,着实惭愧,还有事情要处理,便不多留了,你的伤势有秦小友在,根本用不着我这半桶水。”

“赵神医言重了!”林养浩正色道。

赵忠扬罢了罢手,看向秦阳,客气道:“秦小友若是有空,可去我的万药堂坐坐!我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赵神医盛情邀请,不敢推辞。”秦阳笑道。

吃过晚饭之后,秦阳被安排在了一间客房,第二天一早,已经能下床的林老爷子,七点多就把秦阳和林霜舞喊起来催他们去领证。

秦阳无奈,师父究竟怎么做到的?‘娶人家孙女报恩’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发生!

秦阳本以为林养浩会以治好他为报恩的条件,然后打发自己离开,没想到这老爷子绝口不提。

臭老头又没说当年欠下的人情到底多大,他自然也没办法主动提起。

只能是跟林霜舞去领证了。

大概是因为提前打好招呼了,领证的速度非常快,随着那大章落下,秦阳和林霜舞,就成了法定上的夫妻了。

林霜舞好像对此并不抗拒。

不过,回到别墅后却发现,秦阳睡的客房已经重新收拾了,他拎来的几件衣服也被拿到了林霜舞的房间去。

林老爷子说道:“都领证了哪有分开睡的道理?去去去,没事别出来!”

林霜舞没说什么,秦阳只好跟着进入她的闺房,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入女孩子的房间,有一种特有的清香,粉色居多,色调偏暖。

关上门之后,林霜舞脸色一拉,跟秦阳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她冷冷的看着秦阳:“结婚证是假的,我希望你不要告诉爷爷,他身体不好,若是知道了真相,他肯定会气到。”

秦阳诧异,看了看手里的结婚证,原来是假的啊,咱就说嘛,她为什么没有太抗拒...

无所谓的笑了笑,他道:“可以,我不会强人所难。”

林霜舞松了口气,还好这只癞蛤蟆有自知之明,不然事情还真难办。

“那么接下来我要与你约法三章。”

“第一,我不在家,你不可进入我的房间;第二,你不许上我的床动我房间里的任何东西;第三,尽可能的不与我出现在同一个场合。”

“还有,你有谈恋爱的权力,我也有,前提是不能让熟人看到!”

秦阳无所谓的道:“可以,我答应。”

他留下来,是打算报恩的,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林霜舞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旋即语气冷淡的道:“就这样吧,现在你可以出去了,这是我的房间,请你尽量不要进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