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转寿人

转寿人

我的笔名超级长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周安表面上经营着一家灵葬用品店,实则早已突破生死,是个抓鬼驱邪的厉害人物。传闻中,他手中有一支笔,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改变人的阳寿,让垂死之人多活几年根本不成问题。因缘巧合,周安救了一位富豪,富豪点名要自己最疼爱的孙女给周安做丫鬟,跟随在身边。一时间,此举跌破众人眼镜,暗地里都骂周安不配。可他本人根本不在乎,毕竟,自己干的活都不在人间!

主角:周安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安 的现代都市小说《转寿人》,由网络作家“我的笔名超级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安表面上经营着一家灵葬用品店,实则早已突破生死,是个抓鬼驱邪的厉害人物。传闻中,他手中有一支笔,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改变人的阳寿,让垂死之人多活几年根本不成问题。因缘巧合,周安救了一位富豪,富豪点名要自己最疼爱的孙女给周安做丫鬟,跟随在身边。一时间,此举跌破众人眼镜,暗地里都骂周安不配。可他本人根本不在乎,毕竟,自己干的活都不在人间!

《转寿人》精彩片段

周安,天州市白事街上,一家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店铺老板。

可就在刚才,周安却被十几辆豪车给接走。

现在,整条街道上的同行都在议论着这件事,他们都猜测,这周安肯定是接了个大活儿,这下真的是要发财了。

接走周安的豪车车队,在天州市最豪华的酒店门口停了下来,十几名身着统一黑色西装,戴着同样墨镜的人,在同一时间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并且快步的跑到了酒店门口分成两列站好。

当车门被打开,周安下了车后,两列西装男同时低头致意。

这排场着实的把周安吓了一大跳,手都不由自主的扶住了车门,但凡他们在有点儿别的举动,周安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在钻回车里去。

“周先生,请!”

突然,整齐划一的声音从这些西装男的口中喊了出来。

听完这喊声,周安反倒是不怎么害怕了,应该是有人有求于自己,所以特地把自己给请过来的。

轻咳了两声,周安装出了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背着双手走进了酒店内。

最顶层的豪华套房内。

周安看着眼前的小老头儿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

“老张头,你这么大排场的把我找过来做什么?”

就好像是来到了自己家一般,周安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有规律的抖动着,但眉宇间的那种嫌弃却是越来越浓。

在周安的对面,有一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笑眯眯的看着他,那副笑脸在周安看来,是要多贱有多贱。

而在老头的身后,站着两名国字脸的中年汉子,这两人容貌酷似,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双胞胎。

而在国字脸的斜后方分别站着一男一女,跟周安的年纪差不多大,男的金丝眼镜,头发被打理的条缕分明,手腕上的昂贵名表更是凸显着他的富贵。

至于那女的,修长的身材凹凸有致,绝美的容颜更是比天州市十大美女还要更胜一筹。

“站起来!”

“谁允许你坐下的,知道你面前坐着的是谁吗,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还没等周安口中的老张头开口说话,那年轻男子早已经皱着眉头呵斥了起来,他们都还在这儿站着,真不知道这个小瘪三是怎么好意思直接坐下的。

可紧接着,老张头手中的拐杖猛地杵在地上,回头一脸怒容的看着张永宁,也就是刚才说话的那年轻男子。

“放屁,没眼力见儿的东西!”

“这儿谁都没资格坐,就只有他能坐!!”

“能让他坐在你们面前,是你们八百辈子修来的福分,还不赶紧给周先生道歉!!!”

这一下,倒是把这一大家子人整不会了,让他们给这个周安道歉?

没搞错吧?!

他们是什么身份,大夏帝国的首富家庭,张氏企业遍布了整个大夏,甚至就连在国外,张氏的能量也不容小觑。

让他们给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道歉?

这怎么可能!

一屋子人愣愣的看着周安,他们不想道歉,但又不敢不听老张头的话。

“哎呀,行了行了老张头。”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罢了,由他们去吧。”

这老张头名叫张仲山,站在他身后的这几人都是他们张家的嫡系。

“全都给我滚出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张仲山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几人,他这一把老骨头好心好意的来带他们见见世外高人,他们可倒好,先把人给他得罪了。

“周先生不要往心里去,我这些后人没见过世面,冲撞了您真是不好意思。”

“行了行了老张头儿,你找我来做什么,我还以为要接一单大生意,闹了半天是你个老小子。”

只见张仲山在周安面前,好像个孩童似的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凑在周安的耳边轻声说了起来。

而在套房外,张家一家人早已经气疯了。

“爸,爷爷是不是老糊涂了,跑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见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最让人可气的是他居然说咱们没有见过世面,我看没见过世面的是他吧!”

张永宁用力的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能看的出来他很气愤。

“你说会不会是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们不知道,所以才会让爷爷这么特别对待?”那年轻女子说道。

“他有个屁的特殊,我早已经查过了,他就是个白事店的小老板,肯定是个神棍忽悠住了爷爷。”

“爸,等以后可得给爷爷好好说说唯物主义,不能轻信这些江湖骗子!”

套房内,周安一边听着张仲山给自己说的事情,同时也在听着门外那些人对自己的编排。

等张仲山说完后,周安眼中的那股嫌弃越来越浓。

“老张头儿,你是忘了我的规矩吗?”

只一句话,便让大夏首富张仲山遍体生寒,他怎么会忘了周安的规矩。

只是人之将死,他想着怎么也要争取一下,但现在看来,怕是有些触怒了周安了。

“周先生,是我孟浪了,还请周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张仲山一脸的诚惶诚恐,生怕周安会迁怒于张家。

在看到周安脸上的表情松弛下来了之后,张仲山在心里长出了口气。

“你们几个,给我进来。”

听到喊声的几人,立马推门走进了套房内,重新站在了张仲山的身后。

“周先生,我自知大限已到,但对于周先生的感激之情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这样,这是我的孙女张初雪,就让她在您身边侍奉着,当个端水做饭的丫鬟吧。”


此言一出,这几个张家的嫡系同时瞪大了眼睛。

他们本以为,老爷子让他们给这小子道歉就已经够看的起他了,可现在居然还要让张初雪去给他做个端水做饭的丫鬟!

疯了疯了!

老爷子怕是得了什么大病彻底的疯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张初雪,只听她突然“啊”的大叫了一声。

“爷爷,您在说什么?”

“让我去给他做个丫鬟?”

她张初雪是谁,十指不沾阳春水,向来都是别人伺候她,谁能有这个身份来让她伺候!

不仅是张初雪,现在就连张家的老二,也就是张初雪的父亲都开始不乐意了,他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怎么会舍的让她去给别人做丫鬟!

“爸,您要是真想表达感激之情,我派人来专门伺候周先生,至于小雪……”

“我看还是算了吧……”

没想到张仲山执拗的很,非要让张初雪来给周安做丫鬟。

“喂,我说老张头儿,你给我安排丫鬟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你以为是个人就能给我当丫鬟,你这孙女还不配。”

寂静。

整个套房内安静的仿佛针落地都能听到似的,谁也没想到这周安竟然会这么的口出狂言。

“你……你说什么……我不配?”

张初雪没想到,在这周安看来,自己连给他当个丫鬟都不配!

“你真是整个大夏最强的普信男!”

“你是怎么舔着脸说出这种话来的,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还我不配,你有什么资格配的上让我给你做丫鬟?”

张初雪已经快要被气疯了,她说什么也不肯给周安做丫鬟,如果她爷爷执意要这么安排的话,那她宁可去死!

可谁知,张仲山居然陪着笑附和了周安起来。

“周先生,我知道确实是我这孙女没那个资格,但还请看在我这一把老骨头的份上,收下我这个小孙女,也算是能让我瞑目了。”

“我知道周先生有什么顾虑,但我这孙女基本没怎么在国内生活过,所以国内能认的出她的并不多,并不会给周先生带来什么麻烦。”

听到张仲山这么说,周安轻叹了口气,一脸不情愿的说道:“行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她。”

“但我可要提前说好,要是她伺候的不好,我可直接把她给打发回去。”

说完,周安直接起身离开了酒店。

而总统套房内,看着怎么也不跟上周安的张初雪,张仲山大发雷霆。

“老二,我告诉你,要是小雪伺候不好周先生被打发了回来,张家的财产你们一分钱也得不到,我把那些钱全都给捐出去!”

闻言,屋子里的所有人全都慌了,纷纷开始劝解起张初雪来了,即便是在不情愿的,张初雪也只好跟上了周安的脚步。

当周安带着张初雪回到白事街时,那些同行们早就等待多时了,虽然张初雪惊为天人,但他们并没有认为她是跟着周安回来的。

“小安子,是不是接到了什么大活儿,有生意你得照顾照顾老哥啊!”

“就是就是,需要什么你尽管拿,我肯定给你最低价!”

可任凭那些同行邻居磨破了嘴皮子,周安也没有说一句话,等到周围都安静了,他才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

“我也以为是去接活儿了,没想到接了个丫鬟回来。”

丫鬟?

那些同行邻居们纷纷朝着周安的身后看去,可他的身后连个人毛都没有,更别说什么丫鬟了,至于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张初雪,则是被他们自动略了过去。

这种人会来给周安当丫鬟?

那除非是地球末日到来了。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领回来的丫鬟,张初雪。”

“初雪,给大家打个招呼。”

周安侧身一指,向着那些同行邻居们开始介绍了起来,可换来的却是一阵鄙夷。

“小安呐,咱们这行命格不硬干不了,你是不是最近出现什么幻觉了?”

“难不成是夜里经常听到什么动静,让你神经都紊乱了?”

“她要是你的丫鬟,我把我店白送给你!”

那些同行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虽然听上去实在嘲讽,但他们平常开玩笑都开惯了,并不会动怒。

眼见张初雪没什么动静,周安轻啧了一声。

这下,张初雪才极不情愿的开口。

“大家好,我叫张初雪,是……是周安的……丫鬟……”

说到最后两个字,张初雪的脸蛋通红,她恨不得眼前出现个地缝好让自己钻进去。

愣住了。

周安的那些同行邻居们全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张初雪居然承认了是周安的丫鬟。

这样的美女用来做丫鬟?

给自己当媳妇儿,睡觉都能乐醒吧?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

周安趾高气昂的带着张初雪走回了铺子,虽然在他看来这张初雪还不配给自己当丫鬟,但同时他也知道,以张初雪这个姿色,足以震撼住这些人了。

只是一进铺子,张初雪浑身都起泛了鸡皮疙瘩,因为周安的店铺里摆放着许多的纸人。

如果只是普通的纸人,那张初雪倒也不怎么害怕。

可怪就怪在,那些纸人好像是活的一般,在她走进铺子里后,好像全都扭头向她看了过来似的。

“别害怕,你先去休息休息,晚上跟我去干活儿。”


晚上去干活儿?

干什么活儿?

片刻之后,张初雪换上了一脸的嫌弃,看着周安。

“我告诉你,我只是你的丫鬟,并不是你的私人玩物,你最好给我放尊重些。”

周安抬头,一脸懵逼的看着张初雪,就是去干个活儿而已,她怎么这么大反应?

很快的,周安便反应了过来,知道张初雪是想歪了。

“放心吧,你还入不了我的眼。”

“我要是想,全球首富都会把他女儿给我送过来。”

呵~tui!

张初雪在内心轻淬一声,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

还全球首富会乖乖的送上他女儿,你这么厉害怎么会在这里当个白事铺子的小老板?

这地球还能不能装的下你?

单是看张初雪的神色,周安便知道她在想什么,只不过他也没有在意。

“我劝你还是去休息休息,晚上咱们还要去干活儿。”

“至于干什么活儿,你猜不到?”

说完,周安神秘一笑,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阴森森的,在加上他从事的工作,让张初雪喉咙处明显的有了滚动的动作。

“你……你别告诉我……是去做那些事情……”

“我不去,打死我都不去!”

就在张初雪说完之后,周安突然抬起了头,定定的看着她一动不动。

正是周安的这模样,把张初雪给吓坏了,身子不断的往后退,头也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口中一个劲儿的说着不去。

“你不去也行,那你就在铺子里跟这些纸人作伴,最多一个小时我也就回来了。”

瞬间,张初雪的眼睛瞪的比牛的都圆,让她跟这些纸人在一起待着,那还不如杀了她!

“我不,我自己会住酒店,不用你操心。”

周安也没有反驳,只是无奈的摊了摊手,只不过他还是告诫张初雪,住酒店可以,但是最好提前挑好酒店,因为有的酒店死过人,晚上也不怎么安全。

听到周安这么说,张初雪对于住酒店已经莫名的开始恐惧了起来,要知道她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

可就是周安的这么两句话,就让张初雪看什么都觉得不对劲。

当天夜里十点多,张初雪紧张的跟在周安的身后,走进了市郊区的一户人家里,这户人家还是栋二层小楼。

她终究是没敢自己住在酒店,也不敢自己待在铺子里,现在的张初雪甚至都不敢闭上眼睛,她总感觉自己一闭眼,周围就跟很多人似的。

“周……周安,你来这儿……是要干什么?”

周安回头看了张初雪一眼,向她解释道:“这户人家的女儿让恶鬼缠了身,只有在晚上的时候那恶鬼才会显形。”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那恶鬼除了。”

听完,张初雪直接愣住了。

鬼?

这世界上真的有鬼?

可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周安已经走上了去往二楼的楼梯上,因为周安得到的消息,这户人家女儿的房间就是在二楼。

“喂,你等等我。”

张初雪不敢喊出声,只能轻声的说着,但周安就好像是听不到似的,仍旧是自顾自的往楼上走。

没办法,张初雪只好快跑着跟了上去,可刚跑了两步,张初雪便停了下来,她总感觉在客厅那个阴暗的拐角处,好像有人在看着自己似的。

“看一眼,就只看一眼立马就去追周安。”

虽然害怕,但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一切。

只见张初雪停住了身子,慢慢的扭头看了过去,只一眼,便体生寒。

在那拐角处,有一个人正在扒着楼体,探出头来看着自己,原本这屋里黑漆马虎的,是没办法看到远处拐角的。

只是恰巧不巧的,外面的月亮突然照进来了一些,而这点亮度正好让张初雪看到了那人的脸。

张初雪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藏身在黑暗里的那人,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凝固了一般,一动也不动。

慢慢的,张初雪从愣神中反应了过来,一种害怕的感觉袭遍了全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头皮发麻。

她想看看周安在哪儿,想让他过去看看那人到底是谁,在干什么。

可就是一扭头的功夫,周安早已经不见了身影,在看刚才的拐角,方才探出头来的那人也已经不见了。

与此同时,厚厚的云朵将空中的月亮遮掩,张初雪的视线里只剩下了无尽的黑暗,只能隐约的看到二楼的楼梯口。

“咚……”

“咚……”

“咚……”

黑暗里,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张初雪在也听不见其他的动静,身子也开始不安的颤抖了起来。

就这样,张初雪不敢挪动步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待了足足有十分钟。

直到后脖颈子传来了一阵凉意,终于是害怕到极点的张初雪长大了嘴巴就要大叫出声来,但却被人用手捂住了嘴巴。

“别叫,是我。”

“大意了,恶鬼招鬼,这屋里不止有一只。”

“你一叫,就把它们全都吓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